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第二章?游园惊美
本章来自《隋末风云录》 作者:臭字母
发表时间:2010-11-14 点击数:1821次 字数:
  第二章?游园惊美
  ??
  接下来的一些日子,杨素好像浑然忘了张昱此人,不曾再接见他,倒是杨玄感对张昱变得很是亲近,时不时的邀请张昱到洛阳出名的一些酒店、青楼寻欢买醉,倒也让张昱有机会结识洛阳城内许多纵酒高歌的王孙贵胄。
  这些人大都和杨玄感一样,有着显赫的家世,整天只知道变着花样来取乐,张昱对这种纸醉金迷,醉生梦死的生活极不习惯,心中很是不耐,但他也不便违拗杨玄感一番好意,凭空使这个公子哥不快。、
  张昱天性深沉,对杨素的态度虽然疑惑难解,仍克制住探问的欲望,他预感到杨素不会就这样忘记自己,否则杨玄感对自己不至于如此热心笼络。
  这一日,住在王府后院的张昱一觉醒来已是巳时时分,敢情昨夜与杨玄感一道纵酒过了头。看着室外明媚的阳光,他不禁怔怔出神,心中的压抑感无比强烈起来。
  自己不辞辛劳前来投靠杨素,为的就是博取功名,不负一身所学,追求的绝非眼前这种锦衣玉食,花天酒地的生活,男子汉活于世上“纵使不成霸王业,亦将挥剑主沉浮”,不料杨素行事出人意料,难以测度,把自己晾在这里不再过问,想到这里心中愈发不快,索性不再去想,拿起挂在壁上的宝剑,来到院中。
  张昱看着掌中这把授业恩师所赠的锋锐宝剑,宝剑在日光下耀眼生花,他低喝一声,挥舞起宝剑,使出师传独门剑法,但见寒光闪闪,时而如飞燕回旋,时而如闪电凌空,一颗心也随着剑势而跳跃不已,紧接着就见张昱将手一扬,掌中剑有如出海白龙,呼啸而出,恰恰插进挂在一侧树上的剑鞘之中。他试了试额头汗水,似乎心情好了许多。
  忽地从远处传来一阵若有若无,飘渺不定的琴声,张昱不禁大奇,这些天他对杨素父子已经有了初步了解,这两人都是杀伐决断之人,绝非抚琴弄萧之辈,这王府中乃是何人在弹奏呢?
  想到此处,好奇之心大盛,当下循着琴声信步寻觅,想要看个究竟。不觉转过几个院落来到一袭凉亭前,只见亭中正坐着一位黄衣少女,此时正背向着他抚琴,修长优美的娇躯包裹在曳地的长袍中,张昱不敢造次近前,害怕落个唐突之名,于是静静在一旁倾听。
  只听琴声悠扬,有若天籁,轻灵空寂,一时间张昱好像被琴音带到了江边春夜,天上一轮清寒孤月伴随潮声袅袅升起,极目四顾,清冷的月光宛若水银流动,为万物披上一层薄薄的轻霜。
  一时张昱心神完全为之所夺,竟生出抛却凡世俗务,享有清风明月般淡雅生活之念。
  ?不知不觉一曲奏毕,余音袅袅,复归寂寥。张昱犹自沉浸其中,过了半响不禁抚掌称绝。
  亭中少女受此惊吓,猛地转过身来,只见满头乌丝如瀑布般随意披散,玉骨冰肌,眉目如画,濯濯如春日柳,滟滟如水芙蕖,真是神光离合,让人不敢逼视,整个人如同她的琴声一般素雅高洁,仿佛深谷幽兰又似仙女谪落凡尘。
  张昱此时方回过神来,深恨自己孟浪,不知此女乃是王府何许人物,自己擅入女子栖身庭院之中,还大声叫嚷,与登徒子何异?真是枉读诗书。此女很有可能便是杨氏父子之家眷,此番事情若被他父子二人知晓,肯定鄙薄自己,甚至勃然大怒,毁了自己大好前程。
  正在患得患失之间,就闻少女脆声问道:“不知公子驾到,小女子失礼了。”张昱顿时面红耳赤,绕他心性再如何深沉,毕竟还是一介少年,初见如此美艳动人的少女,一时也是讪讪的说不出话来,心中涌起一种自己也没法说清的情绪,一种从未有过的情绪。
  少女看到他的窘状不禁噗嗤一声轻笑了起来,娇嗔道:“敢是小女子粗鄙琴声污了公子法耳,还请公子原谅则过。”
  张昱此时已经恢复平静,微微一辑道:“在下孟浪,被姑娘通神入化的琴音吸引,以致一时失态,还请姑娘恕罪。”
  黄衣少女刚欲言语,这时匆匆跑来一紫衣少女,老远就大喊:“红拂,你这丫头又跑这来了,王爷着你速去前厅为客人弹奏。”
  张昱心中顿时如同被铁锤狠狠击打了一下,眼前这位清丽绝俗的玉人竟然只是一个歌妓,一个低贱的歌妓,少年心中的美好向往顿时轰然倒塌,一时呆若木鸡。
  黄衣女子将张昱变幻的神色看在眼里,似是明白他此刻心中所思,顿时脸罩寒霜,冷冷道:“看阁下仪表非池中之物,没料到也是这般凡俗之人。”言罢看也不看张昱一眼,与紫衣少女匆匆离去。
  张昱心中泛起惆怅悲凉的感觉,他深吸一口气,压下自己波动的心境,勉强令自己冷静下来,恍惚间回到自己住处。
  此时王府一小厮在正在门前守候,面露焦急之色,看到张昱回来后喜出望外,迎上前来言道:“张公子,越王千岁有贵客来访,正设宴相迎,特令小的前来请公子赴宴,烦请公子快些,千岁已经等候多时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臭字母
对《第二章?游园惊美》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