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第九章 无法填补的虚空
本章来自《爱痕》 作者:一缕清风
发表时间:2010-11-10 点击数:1893次 字数:
  醒来,阿辉只觉得腰部和双肩都无比疼痛。他记得一位老中医说过,睡醒后体内的血液流动会比较缓慢,根据中医“不通则痛,痛则不通”的原理,那些受伤的部位此刻只会更加肆无忌惮地纠结着。
  每次练完跆拳道,队员会给彼此放松身体。阿辉自己在家练的时候,总是先冲个温水澡,然后让小枝给他做简单的按摩,以松弛紧张的肌肉。
  纤柔的小枝力道不够,像是在拿捏一件泥做的艺术品。阿辉只觉得施加在自己身体上的力度游走于皮肤的表面,而非到达肌肉。有时他的腰背痛得厉害了,就让小枝双臂支撑在他的后背上,然后双腿跪在他的腰背位置,用膝盖抵着背部,用力下压。
  如果还是感觉力度不够,他干脆让小枝单腿跪在自己的背部。让小枝这一百斤左右的重量,统统集中在单膝的位置。有微微的痛,有酸胀感,有那种消灭所有痛楚与纠结时的撕裂感,有种自虐的快感。
  是啊。就像是冬日里喝下暖暖的咖啡,闻之有草药的异香,入口有苦涩的浓烈,而咽下后浓郁的香味又绕齿不绝,且胃里亦是温热舒服的。
  也只有这种变化的感觉,这种混杂的味道,才能让人迷恋难舍。而非幼时只喜欢喝一些甘甜的果汁,生活本身亦不会如此甘甜纯一到让人生厌的地步。
  然而,有一次小枝在给阿辉按摩时出了点意外。
  她单膝跪在阿辉的尾椎部位,顺着脊柱的走向,在一侧向头部一点点按下去,但是在肩胛骨的位置,她抬起的左腿再次按下时,只听阿辉“啊!”的喊叫了一声。
  小枝由于是单腿跪在上面,刚刚落稳,阿辉这一叫,让她有些不知所措。她本能地向别处挪开,但是阿辉的背部总不会比地面平坦。小枝没有站稳,一下从床上跌倒在地。
  小枝双眼噙满热泪,很是委屈,责怪着阿辉。阿辉不顾肩膀的疼痛,赶紧下床扶起跌坐在地上的小枝。“小宝宝,你没事吧?都是老公不好。”
  听阿辉这样一说,小枝觉得更委屈了,眼泪止不住地纷纷坠下。阿辉也只能继续哄下去。他知道,有时说话随意甚至不负责的小枝,内心总是如此温柔与脆弱,或许是幼时经历的缘故吧。只是每每提及,小枝总是眼含泪水,阿辉也不忍心再问下去。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过去的不愉快,何苦又要重温一遍,何苦又要背负过往的种种去过活呢。阿辉想。
  其实那次最受伤的不是小枝,她只是被吓到了。后来一位中医说,那次重压,正好按到了肩胛骨上的穴位,而那个穴位很脆弱,用那位中医的话说:“我用一只手指都可以把你弄伤。”而阿辉所承受的,却是整个人的重量。
  从此以后,阿辉的肩膀就像不定时的闹钟一样,时不时的疼一阵,仿佛生怕阿辉忘却了自己一样。
  骨头、软组织、韧带等等,一旦受伤,很难恢复如初,甚至带上一辈子,这样说并不夸张。三年来,阿辉总是这样痛着,在电脑前打字过久,练武用力过多,出差坐车时间太长,还有就是每天早晨醒来。
  小枝未离开前,阿辉只是偶有提及,关于这些疼痛并没有说太多。虽然这种慢性病容易让一个人变得易怒且烦躁。他也不想让小枝有愧疚感,再说,说了也不能减轻自己的病痛。
  谁说的,把自己的痛苦与人分享可以减轻痛苦。很多时候,别人除了有一种“感同身处”的痛苦之外,还可能增加一些不必要的痛苦,而对痛苦本身的叙述,也不过是让自己温习一遍的痛苦的全过程,让自己再重新痛一次,让自己对痛苦的记忆更加深一层罢了。尤其是想得到对方的安慰而不得时,更会让自己难堪。
  毫无意义的游戏。
  伸展一下四肢,起身。阿辉皱着眉头,微微咧着嘴,张开双臂上下挥动,扭了扭臀部,做一些诸如“小鸟飞”、“鱼游泳”之类的动作,以舒活筋骨,加速血液循环,告诉身体,又是一天,或快乐,或苦痛,都要努力捱过的一天。
  打开电脑,流淌出音乐,洗漱完后,阿辉照例坐在电脑旁。电脑桌上,还放有吃了三分之一的热狗,两袋饼干以及牛奶。一个人的日子总是显得随意自由,随便吃点什么,就能哄骗自己的肠胃。
  登上QQ后,阿辉进入梦若游离的空间。曼妙的身材,漂亮的面孔,温文尔雅喜欢做饭的老公,殷实的家资。别人的幸福与甜蜜,总会衬托阿辉的落寂与孤单。只是阿莉的美,让他忍不住去欣赏去陶醉。
  他喜欢任何形式的美,尤其是那种带有感情的美,更有内涵,更有迷人的气质。阿莉美丽明丽的眸子里,时常透出一种忧郁的淡淡的感伤,像是一层没有退去的云雾,一种欲说还羞的心情。
  这种透出情感的美丽虽不像钻石那样耀眼,却如同阳光那样无孔不入,不经意间,那种无处不在的温暖与柔和就将你包围,不离不弃。
  阿辉不明白为什么会从阿莉的眼中看到这些,似乎这幸福的表面包含着更多隐忍难言的东西。
  的确,我们总是在乎别人的目光,总是努力把自己的光彩耀眼的一面绽放于人前。而这些表面之下的东西,总是越来越糟糕,让人无法接近,无法卒读。所以很多彼此吸引而结合的人,最终在越来越懂对方时,都选择了离开。
  然而离开又能如何。阿辉记得自己的一个文友说过,和谁好都一样,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有让人无法忍受的臭毛病。
  阿辉浏览着她的相片,吃着面包。或许是阿莉秀色可餐的缘故吧,阿辉觉得挺有食欲,而他这种边吃饭边做事的习惯,在高中就养长了。不为别的,只为能节省时间。
  照片是个好东西,阿辉想。它总能留住我们无法挽留的青春与美丽,能留着沿途稍纵即逝的动人风景。
  可笑的是,我们都努力的拍照、录像,忙着修饰、整理,刻成光盘珍藏起来。待你努力做这一切的时候,不经意间挥霍掉了自己的青春,你看到的只是通过照相机看到的风景,你回忆的,只是相片里的内容,你永远无法再用自己的眼球去真实的过活一遍,去再好好的看看那些生命中仅有一次的风景。
  阿辉是懂得这个道理的,所以他不喜欢拍照,好像自己的眼睛一眨,就把所有的景色定格在自己的脑海里了。
  打开阿莉的日志,看到了最新的一篇:
  “喜欢风的安静、干净和不慌乱的儒雅;喜欢他在宽敞明亮的厨房里娴熟地飞舞着手中的勺子;喜欢他和音乐融合在一体时陶醉的神情;喜欢他对我的照顾、爱护的温情……
  我们的生活平淡无奇,安静而惬意。这本是生活的原型,再多的热烈与新鲜都会过去,再多的光辉与明丽都会黯然无光。我只想我们能这样终老一生,安安静静的,平平淡淡的。
  这样就很好,现在就很好。或许我不该太多的奢求。可是,我总觉得风对我的爱更像是朋友间的情谊与亲人的关怀。
  他会每天给我做好多好吃的,会给我买很多很多的零食,不让我做家务,尽量满足我的需求。可是他却对我少有亲近。看电视时,会像刚恋爱那样,与我保持适当的距离,一起出去会肩并着肩,不牵我的手,而他的理由是,“感觉怪怪的”。夜晚,他也不会与我相拥入眠,总喜欢背对着我睡觉,他说这样才能睡得着,否则感觉对方总是在注视着自己的,“感觉怪怪的”。每次半夜醒来,总是看到他宽大冰冷的后背,像一堵墙,隔着爱的温度;他也越来越少跟我有肉体上的亲近。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了,想问,却又不想勉强他什么。我总喜欢一切自然的东西。
  很多时候,我都很害怕,害怕风会真的像风一样从身边飘过,无声无息,不留痕迹。也许是我多虑了,可是我的感觉总是能如期实现,而我预见的,多是一些不好的东西。在这些事物实现之前的等待,是那样的折磨人心,让人难受。
  我知道,很多不错的爱情,总让对方过分地呵护着,维系着,结果搞得彼此都太紧张,太累,而不得不分开。所以,我更愿意静静地陪在风身边,不管怎么说,他还是属于我的,属于我一个人的。爱情本身就是霸占嘛,能拥有我的风,能享受他的关爱就很好了……”
  这段日志验证了阿辉的感觉。看后,他心里亦有些小小的波动。或富有或贫穷,或光艳或平凡,每个人总有自己纠结之处。看了阿莉的日志,再去看她的相片时,阿辉突然觉得那种美丽光艳的外表总显得有些虚假与恍惚,仿佛刻意做出来的一样,而他也更懂得那迷离而涣散的目光。
  保持一定的距离,给彼此多一些空间,终是一种聪明的做法。你了解得太多,就会背负太多的主观与感情,你再去看那个人时,总无法简单,无法轻松,更无法单纯。
  
下一章: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一缕清风
对《第九章 无法填补的虚空》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