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第五章 受了点伤
本章来自《爱痕》 作者:一缕清风
发表时间:2010-11-10 点击数:1979次 字数:
  很多动物昼伏夜出,夜晚深不见底的黑暗,成了它们的保护色。它们睁大眼睛,潜伏在不易被察觉的隐秘处,一旦时机成熟。就会冲出来,把你扑倒在地,咬向你的脖子,吸干你的血。
  黑夜就像一桶永远倒不完的油漆,不管你有怎样的劣迹,只要用它一泼,一切都会归零。那些不知有潜在危险的动物,依然悠哉乐哉地在暗夜的海洋里游曳,草丛深处锐利贪婪的眼睛,仍旧散发着幽幽的暗光。
  当黑夜迎来黎明的新娘,一切都被拂晓的清风吹落散尽,一切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雯雯她们,也是这种动物。白日里,她们像是会见光就死一样,躲在暗处休养生息。到了夜晚,她们舞动着肢体,摇晃着脑袋,发出最为激动人心的喊叫。这亦是一种美,不管你说颓废也罢,纸醉金迷也好。她们就是那么年轻,那么有朝气,那么性感,那么迷人,那么激情如火。她们有着把任何一个男人给燃烧掉的炽烈。
  此刻,雯雯她们正在糖果商务二楼的表演大厅里秀脱衣舞。只有彩色的灯线四处逃窜,打倒脸上,还没有看清一张张过于激动而扭曲变形的面孔,灯光在嘈杂的音乐与喊叫声中,随着震动的空气又很快逃向它处。
  她们扭动着蛇一样的身体,恰如其分地露出敏感的部位,欲说还羞的双眼,充满了魅惑与挑逗。伴随着动感的音乐,她们自然地舞蹈,伴随着台下吹口哨的男人,唾沫和啤酒一起下咽到便便大肚的男人,她们一层层脱去自己的衣服,好像蛹从茧里退去那粗糙和丑陋的外壳,剩下的是最美丽妖娆,动人心弦的美丽。
  她们用手臂护着自己的胸部,惟一遮羞的,也只是下身的丁字裤。待到她们脱去下身衣裤的瞬间,所有的灯光突然灭掉了。
  然后又是一阵野性的叫喊与骚动,因为雯雯她们的内裤都丢下了舞台。男人们发疯了一样去抢夺。当灯光再次亮起时,台上已经没有人了。
  很完美,浅尝辄止,点而不破。待你的情欲被拨动到高潮的时候,戛然而止。让你在荡气回肠中,回味刚才似梦如幻的一切。
  是啊。也许说到底,人们追求的,也不过是精神的满足。不管这种精神的满足是通过肉体切实地感受,还是通过视觉听觉等达到的臆想,总之,最终需要的,还是精神的刺激与满足。
  雯雯她们都是穿着肉色的道具的。在那种声音混杂,光线迷乱的情况下,很难辨别真伪。当然,真假都不再重要,能达到了预期的效果,真的假的,又有什么关系呢。
  
  七楼的窗外渐渐变得黑暗,那暖色的黄昏好像是自己沉下去的,沉到地下,融入大地的血脉之中,第二天生长出黎明。黑,逐渐变浓,像疾病一样蔓延,逐渐淹没了整个城市。
  电视里男女主角在潮湿的路边,彼此接着伤疤,淅沥的小雨朦胧着画面,昏黄的灯光打在两人身上,影子交织在一起,在晚风中轻轻飘摇。
  阿辉此刻躺在床上,有心无心的看着电视,然后拿起沙发旁茶几上的手机,百无聊赖地胡乱拨弄着。
  看到通讯录里有个名字“小妖精雯雯”,阿辉想起了两天前晚上与雯雯到了糖果,后来好像自己回来了,印象有些模糊。
  他拨通了雯雯的电话,“这个城市太会说谎/爱情只是昂贵的橱窗/沿路华丽灿烂陈列甜美幻象/谁当真谁就上当/竟然以为你会不一样但凭什么你要不一样/因为寂寞太冷/虚构出的温暖/没理由能撑到天亮……”
  阿辉感到很吃惊,虽然他听出了这是阿桑的歌曲《受了点伤》,但是之前听的,只是阿桑那略带伤感沧桑的舒缓的幽情,却从没有认真听里面的歌词。这种灵活恰如其分的表达,让他颇有震撼之感。
  “辉哥,想我了……喂。喂。我说辉哥怎么打通电话不说话呀?”
  阿辉这才被电话那头已经接过的雯雯拉回现实。
  “哦。没事,你的手机铃声很好听。”
  “呵呵。是嘛。那是阿桑的《受了点伤》,回头我唱给辉哥听啊。”
  “好啊!”
  “辉哥没事吧。来玩嘛。我们姐妹几个正说要吃夜宵呢,辉哥请客好不好?”雯雯电话那头带着几分撒娇的语气。
  “没有问题。十分钟之后见。”说着,阿辉坐起身来,准备动身前往糖果。
  “好的!辉哥!爱死你了。嘛!”雯雯电话那头使劲儿亲了一口。
  
  阿辉最喜欢在糖果KTV前的复兴路走,道路宽敞平坦,两旁多为饭店、咖啡厅等供人们吃喝玩乐的场所。靠近路的位置,是两排两米高的合欢树,温顺的叶子,柔和的花朵,树枝上缠着有很多带着彩灯的电线。通电后,这些灯发出紫色的亮亮的光,好像很多穿在一起的紫蓝色星星。在暮夜时分,异常美丽,又带着几分魅惑,很是迷人。
  雯雯和姐妹们已经站在路边了,除了雯雯还有小薇、安琪。她们穿着短牛仔裤,吊带衫,浓妆艳抹却又和自己恰当的融合,很到位,看来她们早就习惯了这些东西,知道该怎么粉饰自己,把那种夸张的美发挥到极致。
  安琪性感、两个特夸张的耳环晃动着,呼之欲出的胸部,随着安琪的动作,像两只小白兔一样跳动;小薇穿得最为裸露,长相精致,略显疲惫,修长的手机夹着女士香烟,指甲很长,双色彩绘。她长长地吸了一口,然后努起粉红透亮的双唇,吐出一个烟圈。烟圈扭曲着斜斜地飞向天边,越来越大,越来越淡,最后白色的烟雾稀释在茫茫夜色里,无法寻见。
  
  雯雯指着路边,兴奋得喊:“辉哥来了。瞧,那辆就是辉哥的车。”
  阿辉下车。雯雯拉着阿辉的手臂给双方介绍,“这是我的好姐妹,安琪和小薇。这是阿辉,辉哥。哦,对了,那晚喝醉,我记得辉哥说自己还是个作家来着,牛逼吧!”
  “辉哥好!”
  “你们好!”
  安琪打量了一下阿辉,然后到他身边,一只手臂搭在他的肩膀上。把脸凑上去,“辉哥。一会儿给小妹写首小诗怎么样。我他妈就喜欢诗人。写不好小妹可不放过你哦。”
  阿辉笑着把车门拉开,“上车吧。一首诗歌,小意思。等月明星稀时,我给你们吟诗。”
  
  雯雯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小薇和安琪坐在后面。
  “辉哥。我们去哪吃?”雯雯道。
  “你们说。”
  “我们跑远一点,附近都吃腻了。找个安静地方,也好让辉哥给我们吟诗啊姐妹们!”安琪说。
  “那就去城郊的‘暮色山庄’吧。听说那里的野味很不错呢。还有什么穿山甲。”沉默的小薇说话了。
  “好的!加速前进,‘暮色山庄’。”
  安琪也点了支烟,“我说,小薇。你他妈怎么那么虚弱啊。说到吃才来劲儿。”看着蜷缩在车门角落里的小薇,安琪道。
  “你说我能不虚弱嘛。黑豹今晚肯定又吃药了。足足做了两个多小时,愣是趴在老娘身上不下来。”
  “这个黑豹真不要脸。”说着安琪靠近小薇,伸长脖子,凑过去,右手的食指勾着小薇的下巴,耳语道,“谁让我们的小薇长得那么标志呢。”
  “去你的。”小薇打开安琪的右手,“我们的安琪才是最性感迷人的呢。是吧辉哥。”
  “可不是嘛。我第一眼就看上我们安琪了。”阿辉打趣道。
  安琪站起身,从后面搂着阿辉,用力的亲了一口,“辉哥真好!今晚小妹好好侍候辉哥。”
  “去你们的!辉哥是我的。你们谁都别想抢。”雯雯怒道。
  “哈哈。我们的大姐大生气了。我们只是逗辉哥玩嘛,怎么敢泡您的老公啊。”安琪说。
  “那是那是。像辉哥这种成功的才子王老五,也只有我们的雯雯姐才配得上是吧。”小薇也在一旁助威。
  “去去去!越说越离谱,你们爱泡谁泡谁,我才懒得管呢。”雯雯本是说笑,不想突然有些不好意思了。
  爱情本身,更多的也许只是在于想象。一旦面对比钢铁还要冷硬的现实,一切都变得没有意思了。
  车子在复兴路快速地行进,和前后的车辆摆成长龙阵,一条条道路,就像这所城市的血管,流动的车辆就是红色的血液,它们支撑着城市的生机。
  夜晚的都市,各种流动的灯光,高耸大厦的住户发出的暗光,夜总会投出的光束,善于伪装的霓虹灯,那些枝头发着绿光和紫光的树木。
  一切欢心悲喜,一切声音,都显得微弱,显得微不足道,在这茫茫的夜色里,在这怪异又充满童话色彩的都市里。
  
  “姑娘们,放首小曲听听怎么样?”阿辉今天的心情也不错。
  “好啊。”她们齐声说。
  “有没有阿桑的‘受了点伤’?”安琪问道。
  “是啊!是啊!那是雯雯姐最拿手的歌曲。”小薇一听,似乎又有了精神,“唱得真好!要不是阿桑去世了,恐怕还会吓到别人呢,真是太像了。尤其是那沧桑的味道,与沧桑中略显高亢的部分,真他妈传神!”
  “真的吗?”阿辉也被她们吊起了兴趣,他伸手拿出CD,我这里还有一张她的专辑呢,“正好让我们的雯雯一展歌喉。”
  阿辉把声音调到最大,随着车子的快速前进,舒缓的音乐流出。雯雯的嗓音真的和阿桑不无二致,很是享受。第二遍的时候,他们一起高声唱:
  “……前进转弯我跌跌撞撞/在这迷宫打转/死心失望会比较简单/却又心有不甘/这个城市太会伪装爱情就像霓虹灯一样/谁离开之后却把灯忘了关让梦作得太辉煌/以为能够留你在身旁但是谁肯留在谁身旁/一首情歌都比一个亲吻更长/这就叫做好聚好散/别说你对我感到愧疚别说你会永远想念我/我很知道孤单这条路怎么走/请你不要安慰我/mylove,晚安别放在心上/我只受了点伤/只是受了点伤……”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一缕清风
对《第五章 受了点伤》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