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玄幻小说
第四章:不是一个层次的人
本章来自《悲鸣》 作者:贾宏伟
发表时间:2010-11-10 点击数:1999次 字数:
  农历八月十五的前几天,林翊独自一人在河边没有草丛的地方散步,手里拿着这些日子赶写的诗歌,不停地研读,那是他专程为了何紫写的,他想在八月十五邀请何紫一起出去吃饭,可上次何紫的反应很剧烈,甚至和他提出分手,虽然林翊知道何紫说的都是气话,可他了解自己的女朋友,没有诗歌,这个倔强的女孩是不会原谅他的。
  他不想让何紫失望,尽管有时候并不赞赏何紫的性格和言谈,但自己很爱这个漂亮聪明的女孩,林翊总是觉得,当今这个社会,如果还能够拥有如此一个漂亮而且痴情的女人,已经是他几世修来的福分了,因此,林翊不由自主的倍加珍爱这个女子。
  盛秋的来临并没有淡褪多少炎夏的炽热,花镇街道的两边生长着挺拔的白杨,这倒给腾着热浪的水泥街道降下了不少火气,也为人们自然的提供了一处处乘凉的好地方。吃过午饭,不喜欢午休的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各找各的“领地”,聚集在白杨下的青石上,围坐在一起打着扑克;有的地方拥有宽敞阴凉的地方,人们甚至端出家里的圆桌,支起来,四人围在一起打麻将,偶尔微风吹来,孩子们绕膝奔跑,不时怒嗔那些孩子,感觉倒也惬意。
  林翊在这方面的性格很像自己的父亲,林舍贵就不喜欢,从没学过打麻将,扑克倒是会,可也不怎么玩,具体原因听说是因为年轻时候喜欢打扑克,有一次林翊的外婆生病,来到花镇的医院住院,林舍贵因为打扑克没有及时去探望,被林翊的外婆训斥了一顿,从此,他就很少再打扑克,久而久之,这种习惯居然发展成了反感那些活动的根源,可以说很是厌恶。
  林翊整理完自己的诗稿,给何紫打了一个电话,约好地点,挑选几篇自觉满意的,去了大桥旁的凉亭里。
  这个凉亭是专为等班车的乘客修建的,面积不大,却很精致,四角微微翘起,颇像中国古代的建筑。实际上,人们侯车是很少在这个凉亭里的,因为那个大桥到这里还有些距离,只是可以看见桥面的车辆罢了。林翊与何紫每次见面都会在这里,不过,他们更喜欢在这里见面的气氛。
  远远的,林翊就看到何紫一个人坐在凉亭木椅上,洁白的连衣裙直到小腿,头发拉直了,简单的散在身上,偶尔随着暖风轻轻飘动。今天这打扮,第一眼就让林翊感觉亲切了很多,不像上次那么跋扈,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林翊感觉远处的何紫很像传说中的仙女,他喜欢这样的女孩,如果归纳起来,林翊认为自己还是属于传统类型的,他是个诗人,很是崇尚梁祝之类的爱情,所以自己的审美观和习惯不由自主的接近古典一点。
  何紫也早就看到了林翊,却故作没有发现,等林翊走进凉亭,何紫背过身,冷冷的问:“你不是没有新的诗稿吗?干吗还打电话找我?”
  林翊赶紧走上前,紧挨着她坐在面前,何紫又转过身,背对着他。
  林翊说:“何紫,上次听了你说的话,我也感觉自己太没志气了,所以呢,这两天认真思索出几篇诗歌,这才敢见你嘛,你给我评价评价吧。”
  何紫没有说话,心里却豁然开朗,开心的很。
  “看看嘛,何紫……”林翊用手轻轻碰了碰何紫的身体。
  何紫偷笑一下,继而一本正经的转过身盯着林翊,语气认真地说道:“你总是这样,不说你,你就不知道上进,那天我没别的意思,只是为你着急,我也想让你早日走出去啊,哪怕你只是个县里的名人我也知足,所以你必须要争气,多写出一些好的作品,我知道你的诗歌发表了不少,可也不能满足啊,以后要出诗集,还要走得更远才行,那才是我喜欢的林翊呢。”
  “呵呵,知道,知道你对我好,你说得对,我一定努力,不会让你失望的。”
  何紫笑了,轻轻打了林翊一下:“这才对嘛,拿来,我看看。”
  林翊微笑着赶紧把诗稿捧给何紫。
  “这次写了这么多?”
  “嗯,你的话我敢不听吗?”
  “又来?”
  “嘿嘿……”
  何紫摊开诗稿,细细的品读着,林翊坐在她旁边,看到何紫认真的样子,感觉她真的很美,心里禁不住升起一种幸福的感觉,他欣喜的望着远处的溪水,眼神里透露出无比的自豪。
  “你这次写的比上次还好。”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我喜欢就是好的!”
  “这些稿子我准备寄出去,然后联系联系文化部门,像你说的,决定拼一拼,发展得更好一些。”
  “真的吗?!那太好啦!你早该这样,你知道吗?这些话我等了好久,小翊,我支持你!你一定会成功的!”听到这几句话,何紫突然显得非常激动,说话的速度也加快了。
  林翊笑起来,伸手把何紫搂在怀里。何紫也像只温顺的小羊,静静依偎在他怀里,贴的紧紧地,头发轻轻蹭着林翊的胸膛。
  “小翊,我感觉越来越离不开你了,每天见不到你就特想你,怎么办?”何紫娇声说道。
  “我也是。”
  “如果你以后成名了,会不会不要我了?”何紫忽然离开林翊的怀抱,担心的问。
  “何紫,你说什么呢?我恨不得现在娶你过门,我一辈子都不离开你!”
  何紫笑起来,双臂又一次紧紧搂着林翊的腰,把脸贴在他的肩膀上:“你敢离开我,我就杀了你。”
  “除非你离开我。”
  “我也不会,我早就是你的人了,你别想甩掉我。”
  林翊感受着何紫身体的温暖,这幸福如此真实的触摸着自己的思维,让他无法抗拒,甘心情愿的陶醉其中。
  爱情就是在那甜蜜的光阴里,一切都不再重要,彼此的眼中只有对方,那种力量可以让英雄都无情的醉倒臣服。
  “对了,明天八月十五了,晚上来我家吃饭吧,我亲自给你做几个好菜,然后我俩一起赏月。”
  “可是你妈……”
  “你来不来?”何紫不喜欢听到林翊提及自己的母亲,样子恼怒地说。
  林翊也了解何紫的脾气,他知道,此时已经无法拒绝:“好,那你可要多给我准备几个好菜,我喜欢吃你做的菜,在一中上学的时候就没吃够,看来这辈子都上瘾了。”
  “那当然,你不吃我做的菜吃谁做的?我是谁啊,是你老婆嘛。”这话刚一出口,何紫的脸就红起来,害羞的低下了头。
  “哈哈……”林翊开心地笑着,他实在觉得何紫这模样太可爱了。
  “你还笑?哼,不理你了。”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打闹起来。
  外面炽热得让人有些急躁,凉亭里却充满了一阵阵的清凉……
  次日傍晚,天已擦黑,自太阳偏西开始,何紫就里里外外张罗着,她亲自把家里的卧室、厨房和客厅收拾得整整齐齐,然后又把地板用墩布反复擦了三遍,才去菜店和肉铺买菜,回到家又是一番炒菜前的各项准备,她想林翊来了以后一切都准备就绪,这样可以很快共进晚餐。
  钱淑凤看到女儿今日格外殷勤,直到何紫买菜回来才笑嘻嘻的问:“宝贝女儿,今天怎么了?吃错药了?怎么这么懂事儿啦?”
  “妈,晚上小翊来咱家吃饭,。”何紫一边切菜一边开心的通知着。
  “哦,是吗?……”听到林翊要来,钱淑凤的脸上没有了笑容,可今天是传统的团圆节,她又深知自己女儿的性格,所以并没说什么,继续帮何紫洗菜。
  林翊去的时候特意在家换了一身整洁的西装,又从商店买了一些月饼和水果,挑选的都是花镇上最新鲜贵重的,可他心里还是有些忐忑,唯恐这个未来的岳母将他拒之门外,直到何紫开门的时候,他还觉得自己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的拘束僵硬。
  “你先坐会,饭都做好了,我去炒菜,今晚很丰盛哦,妈,林翊来了!”何紫让林翊坐在沙发上,把电视放开,然后在腰间系了一条蓝格的围裙后,看着林翊笑笑,去了厨房。
  钱淑凤走出卧室,招呼道:“小翊来啦。”
  “阿姨……”林翊赶忙站起身,礼貌的回答。
  “坐吧坐吧,从小就看你长大,还这么客气,呵呵。”一边说一边倒了一杯热茶,随后坐在了林翊对面的椅子上。
  林翊双手接过茶水,毕恭毕敬的坐在沙发上。
  “小翊,有些日子没来了吧。”
  “也不敢总是打扰您,所以就没过来。”
  “没事,有时间就过来玩嘛。”
  “呵呵,叔叔没回来吗?”
  “他啊,忙着呢,没时间回来。”
  “哦,呵呵。”
  彼此寒暄了几句,沉默下来。
  “你现在做什么工作呢?”钱淑凤明知故问。
  “我还没有工作,只不过在家写点东西。”林翊最担心何紫的母亲问他这个问题,因为他还真的没什么工作。
  “写的什么?”
  “就是一些诗歌。”
  “哦……”钱淑凤轻蔑的笑了笑,问道:“小翊,阿姨不懂什么诗歌,说的不对地方你别生气啊,那个东西有什么前途吗?”
  这个问题就像一把利刃,无情的刺进了林翊的心脏,他感到脸上微微发烫,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嗯……这个,这个主要是创作,如果可以写出好的东西来,以后可以出版诗集的。”
  “如果?那不是还没准吗?这么说现在也没什么收入呗?”
  “嗯……”林翊勉强笑笑,没有回答,因为他不知道怎么回答。
  “小翊,阿姨心里憋得慌就想找你妈聊会,可是家里活忙,就没抽得身过去,在阿姨心里你也是个懂事的孩子,唉……”
  “怎么了?阿姨。”
  “俗话说的好: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你看现在这社会,找份工作真不容易,可是不找工作,一家老小又没法生活,你叔叔这几年拼死拼活为的是啥啊?”钱淑凤一脸愁容,摇着头。
  “是啊,现在这社会花钱比挣钱容易多了,几千快钱看不到什么东西就没了。”
  “你说的没错,可这还不是最困难的,让我头疼的是生活不仅艰苦,孩子还不听话。”
  林翊有些意外,她指的孩子自然就是何紫了:“阿姨,何紫怎么了?”
  “还是小翊你懂事,阿姨一说就明白,你说何紫都二十四了,也不出去找个工作,这年龄上都成老姑娘了,我说让她找个好人家嫁出去,她就是不听,给她介绍也不看,你看看她,天天在家待着,脾气还不好,真让我操碎心了,唉……”
  林翊恍惚明白她的意思,坐在那里一句话没有,脸上憋得通红。
  “何紫你们俩从小长到大,在我心里你就像他哥哥一样,那丫头的倔脾气你也知道,小翊,要不有时间你劝劝何紫,别让她那么死心眼,我想她会听你的话,你是个懂事的孩子,她要有你这么懂事就好了。”钱淑凤一副担心的样子。
  “阿姨,我……”
  “小翊,你比何紫大一岁吧,其实你也应该找个工作,总这么下去终究不是事啊,你们家也不富裕,这阿姨是知道的,阿姨劝你一句,快别写什么诗歌了,赶紧找个工作吧,写诗终究不是什么长久之计啊。”钱淑凤没等林翊说完,就接过了话茬子。
  难怪今天这位未来的岳母如此客气殷勤,此时林翊才完全明白她的意思,可心里却充满了无尽的委屈:“阿姨,谢谢您,我明白了,我妈他们还等我吃饭,我先回去了,今天是八月十五,就是过来看看您。”
  “怎么?在这吃饭吧,还回去干嘛?”钱淑凤故作惊讶地说。
  “不了,团圆节,就该回家吃嘛。”说着,林翊站起身准备要走:“阿姨,祝您中秋快乐!我先走了。”
  钱淑凤赶紧起身,轻声招呼道:“小翊,那有时间过来玩啊。”
  林翊微微一笑,离开了何家。
  何紫做好几个菜,来到客厅准备通知他们吃饭,却不见了林翊,赶忙问母亲:“妈,林翊呢?”
  “走了”钱淑凤也不抬眼睛,磕着茶几上的瓜子,轻淡地说。
  “什么?!他怎么走了啊!?”何紫急了:“妈,你是不是和他说什么了?”
  “我说什么啊?谁知道他怎么走了。”
  “你!哼!今天是八月十五,你还真敢说!这叫什么事儿!以后我的事你再管,我就和你断绝关系!”何紫解下围裙甩到沙发上,转身跑出了家门,她就知道一定是母亲说了什么,因为何紫了解母亲就像钱淑凤了解自己一样清楚。
  “何紫!你给我回来!”
  何紫早已消失在犹如银霜的月色中。
  走在回家的路上,林翊心里很不是滋味,早知道是这样的结局,他今天说什么也不来了。
  就这个农村妇女,她懂什么?什么诗歌没有前途?他懂什么是艺术吗?知道什么是理想吗?满脑子就知道金钱、地位,一堆垃圾!林翊心里嘀咕着,越想越生气:难道我的命就是如此了吗?难道我的想法错了?不!不可能!我有我的理想,有我生存的价值,她那种人和我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生那种气,根本不值得,她不配和我谈诗歌!更不配合我谈什么长久之计!哼!想到这里,林翊又暗暗笑了起来。
  “林翊!你等等!”
  走到大桥上的时候,何紫追了上来。
  林翊停住脚步,并没有回头。
  “我辛辛苦苦刚炒完菜,做了那么多,你怎么走了啊?”何紫一把拉过林翊,气喘吁吁的问,她是跑着追来的。
  “问你妈去!”
  “她和你说什么了?”、
  林翊无语。
  “说啊,她和你说什么了?”、
  “说让你嫁人,还让我劝你!”林翊大声的嚷道,然后转过头不想看何紫。
  “嫁给谁?你?”
  林翊冷笑一声:“嫁给我我会走吗?”
  何紫气愤的跺了一下脚:“她怎么这样?!”
  林翊也不看何紫,还是无语。
  沉默了一会,夜风吹来,并不冷,两人的心情渐渐平和一些,何紫轻轻问道:“你要我嫁给别人吗?”
  “你说呢?”林翊反问。
  忽然,何紫紧紧搂住林翊,趴在他怀里,什么也没说。
  十五的月亮格外明亮,照射的大地上好像铺了一层雪白的银光,晶莹透彻。
  何紫不想回家,林翊陪她来到凉亭,两人欣赏着夜空上圆润的月亮,说着很多关于理想和未来的话题,彼此充满了向往和激情,林翊又劝了劝何紫,最后把她送到何家门口,何紫才依依不舍的回家了。
  林翊到家以后,父母都睡了,他回到自己房间,疲惫的躺在床上,脑子沉沉的,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起床后,林翊感到全身酸懒,头脑发胀,他想很可能是昨晚着凉感冒吧,洗了洗脸,也没吃饭就出门了,安玉萍问他去干吗,林翊说去药店买点感冒药。走到冯三嫂子家外面的时候,莫老三站在大街上,双手插在裤兜里,嘴里叼着烟,阴沉着脸,几个老太太坐在旁边的青石上,一句话不说的盯着他。林翊知道莫老三又在蛮横不讲理,他瞟了一眼,匆匆的离开了。
  莫老三是花东有名的光棍,中等身材,瘦瘦的,突出的眼睛,平时说话就像张不开嘴一样,声调不高含糊不清,和人聊天也像自言自语,有时候坐在那里一句话自己不停的重复好几遍,这让林翊很多年来都认为他精神有问题。莫老三是高中毕业,有些文化,会做木匠,也算心灵手巧,可就是他的脾气,犯起浑来没人管得了,六亲不认,也正因为这个,四十多岁一直没能成家,很小林翊就看过莫老三站在大街上骂骂咧咧的样子。
  莫家一共哥儿六个,哥几个平时说话一个个都生硬低沉,就是好话从他们哥们嘴里说出来,听上去也像训人的样子,众多哥们中听说只有老大可以震住老三,可惜老大年轻时候有一次给杨树穿枝子的时候,从树上掉下来摔死了,从此也就没人再管老三,而老四生下来不久也夭折了,至于其他几个兄弟,成家以后为了糊口,每个人村里的房子都闲置着,一个个举家常年在外打工,村里只有老三一人伺候着八十多岁的母亲,他的房子就在冯三嫂家对门,两家中间是条胡同,老三娘俩有时住在这里,有时也去村东头他大哥死后留下的房子居住。不过据说他生起气来连老太太都骂。
  林翊买完药回来,老三果然骂起来了。
  “都他妈不是人养的!堵我门口!”他说话本来生硬,总像别人都欠他二百元钱似的,平时让人听起来就心情不悦,此时骂起人来,虽然话语不多,就那么几句翻来覆去,可还是让林翊感到有些恐惧。
  街上几个过往的人都不理他,并不是害怕,而是不值得理他。那几个老太太也没有走,还在看他。‘
  “混蛋王八蛋!堵我门口!什么东西!敢欺负三爷?!”老三一边说,一边用扫除清扫自己门口的垃圾,他是个勤快人:“这人,别一个个装腔作势!谁他妈还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人面兽心,都是站着走的畜生!哪天老子高兴把你们都捅死!”
  听到这里,林翊懒得多看,哪怕多看一眼,他心里都会有一个想法:你不配!于是,低着头走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贾宏伟
对《第四章:不是一个层次的人》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