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产科医生2》第十八章
发表时间:2016-09-11 点击数:785次 字数:

第十八章

 

在伊利莎娜医院,曲院长请了长假,长假过后,赵新问他家里有什么事儿。曲晋明也不在隐瞒,告诉了赵新,曲兰一直在伊利莎娜产科工作,赵新对她也不陌生,下班后,他约上林娜,和曲晋明一起去看望曲兰。

赵新和林娜带上礼物,到了曲院长家。

曲兰支开了父母,卧室只有三个年轻人。曲兰说:“前一段我一直在进行抗病毒治疗。效果不错。现在在进行一般性治疗。”

“那就好。”

曲兰又说:“娜娜,你是我唯一的好姐妹。我要对你说一些真心话。你不要生气,好吗?”

“咱俩从小一起长大,有啥不能说。”

“那我开门见山了:其实我一直暗恋赵新。”

赵新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轻声说:“不要拿我逗乐了。”

“我是认真的,林娜,你生气吗?”

“这说明赵新优秀,我很有眼光。我很高兴。”林娜还是有一些醋意。

“当然,赵新很优秀,而我还患有艾滋病。我配不上他。”

“我们都是平等的,没有配上配不上一说。只有合适不合适。”赵新说。

“当然,我们两个是好姐妹,我对赵新这份爱,只能埋藏在心里。”曲兰继续说:“即使我没这个病,即使我更优秀,我也不会追赵新的,因为他是你的男朋友。而你是我的好姐妹。”

林娜和赵新都没有吭声。

曲兰看着赵新说:“我有一个愿望,你能答应我吗?”

“什么愿望?”赵新问。

“如果有来生,你是否愿意和我在一起?”

赵新思索着,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你不要敷衍我,不要看我病了,就拿好话哄我。我要你说真心话。你是否愿意,来生和我在一起?”

赵新沉吟片刻,看了看曲兰,又看了看林娜,认真的说:“如果有来生,我愿意和你做兄妹。我希望和林娜生生世世在一起。”说罢,赵新拉着林娜的手,又拉起曲兰的手。

曲兰和林娜都点点头。

 

赵新和林娜离开后,林娜问道:“刚才你说的,是真心话吗?”

“有一半是真的。”

“好你个赵新。人家曲兰让你说真心话。你却敷衍她。”

“我不是敷衍她,而是安慰她。”

“哪一半是真的?哪一半是假的?”

“来生和你在一起是真的,和她做兄妹是假的。”

“你也太绝情了,来世不做夫妻,连兄妹都不想做。那你更希望谁做你妹妹。”

“朱爱萍!”赵新坚定的说。

“好你个赵新,还牵挂着朱爱萍。”林娜又说:“对了,你对何晶有什么想法?来生的。”

“何晶都已经结婚了,你还不放过她呀。”

“你当初不是追过她吗?可惜,没追上。”林娜用戏谑的眼光看着赵新。

“至于何晶嘛,我希望她还能做我的同事。”

“同事,你昔日心中的女神,你来世居然只想与她做同事。虚伪。”

“其实对于何晶,很早以前我就捋清楚了。我对何晶的情感,跟朱爱萍对肖程一样。仅仅因为是对她工作的认可,对她的尊重。而误以为这就是爱情。”

“恩。”林娜点点头:“这还差不多,这应该是真心话。”

“这个问题,你以前就问过我。”

“我以前问过吗?我怎么记不清了。”林娜念头一转,对赵新说:“小新新,你知道吗?我马上要做主任了。”

“真的假的?”

“真的,是袁院长和魏主任共同的决定。她们两个让我做第七产科的主任,何晶做副主任。”

“院领导批准了吗?”

“肯定批准,我爸就是院长。”

“你不了解你爸吗?”

“我当然了解,我爸是:公事上,讲制度,讲规矩;私事上,讲人情,讲道理。”林娜得意的说:“无论是公,还是私。都没问题。”

“这么自信?”

“你看我:最高学历,硕士研究生;第一学历,三江医科大学本科,是一本。年年拿奖学金。职称:副高级职称。年轻有为。第七产科主任,肯定是非我莫属。”

“如果我是林院长,我不会批准让你做主任的。”

“为什么?哪有当爹的跟亲生女儿过不去的?”

“我说三点:一学历,职称,都没问题。二医术,虽然还有一点点差距,但有你大产科的两个专家做后盾,也能应付。三……”赵新故意卖个关子,停顿了一下。

“我样样行。三是什么?快说!”

“三是,不够沉稳。院领导还没批准,你就说你肯定作主任。你沉稳吗?”

林娜被赵新一棒打醒:“老公,我确实不够沉稳。”

“你叫我什么?”

“老公。”林娜把头偎依在赵新怀里:“其实,从那一天起,我心里就一直把你当成我老公了。”

“哪一天?”赵新明知故问。

“就是癞蛤蟆吃到天鹅肉的那天。”林娜像温顺的小绵羊一样,偎依在赵新怀里。

 

在三江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会议上,林院长讲话:“现在外科搬进了新建的外科楼。我院的妇科、产科、儿科都增加了很多科室。现在由李院长宣布新建科室的主任任命。”

李院长说:“根据各大科室主任的推荐,又经院领导研究,决定以下任命:

由袁丽颖担任生殖研究中心主任。同时,袁院长还兼任大产科主任。第四产科由刘诗蓝担任主任,第五产科由于明担任主任。第六产科由罗书婷担任主任。第七产科,主任职务暂时空缺。”

李院长讲到此处,林娜先是一愣,真的没自己的名字。林娜已有心里准备,魏丽丽和袁丽颖却不知情,魏丽丽起身问道:“李院长,第七产科的主任任命,您能再念一遍吗?”

“好。”李院长放慢语速,提高音量,字正腔圆的说:“第七产科,主任暂时空缺。”

袁丽颖起身,质问道:“李院长,我们大产科提交的任命名单中,是由林娜担任第七产科主任,何晶担任副主任。怎么被你们否了。”

“是的。”

“大产科是由我和丽丽两人负责,下辖各个科室主任的任命,也应该由我们两个决定。这是惯例。”

“不是我的决定,而是林院长的决定。”

袁丽颖没想到,自己提交的人事任免,居然会被林院长否掉,并且否决的是林娜。这时,林娜轻轻拉了拉她的衣襟,用食指晃了一下,示意袁院长不要再追问。

袁院长坐下后,魏丽丽又问:“李院长,那第七产科没有主任了。”

“麻烦魏院长兼顾一下第七产科。”李院长又说:“大产科由从前的四个科室,增加到八个科室。所以,我和林院长、蒋院长商议之后,决定,产科增设一个大护士长,袁院长和魏院长,你们有合适的人选吗?”

魏袁二人不约而同的说——周慧英。

“好,周慧英。”李院长看了一眼林院长,林院长点了一下头。李院长补充上了周护士长的名字,说:“我宣布,任命周慧英为大产科护士长。”

周慧英起身致意。

李院长说:“周护士长,从明天起,你既要负责第一产科,又要负责其他几个科室。担子很重呀。”

“我一定努力工作。”

李院长又问:“产科各个科室人事的任命,还有什么问题吗?”

“暂时没有了。”

“下面我宣布,新增儿科各个科室主任的任命……”

 

会议结束后,袁丽颖和魏丽丽来到院长办公室,问道:“林院长,即使林娜做了科室主任,也没有人说闲话的。我院的全体医护人员都很敬仰你,都知道您的为人——举贤:外不避仇,内不避亲。”

“她是否姓林,我没考虑过这个因素。”

“那你为什么否了林娜。她学历,职称,技术,能力都不错,可以胜任主任的职务。”

“娜娜我了解。她每样都不差,唯独缺乏一份沉稳。”

袁丽颖如梦方醒。

“袁院长,再过些时日,林医生多了一份沉底。你再任命她,我肯定赞同。”

魏丽丽说:“林院长说的也对,林娜做主任,技术上欠缺一点,咱俩可以做后盾。但沉淀不够,不够沉稳,这一点我们是无能为力。”

魏丽丽又问:“那何晶了?她的副主任职务也被你们否了?”

林院长又说:“否决林娜,是我一人的决定。否决何晶,是全体领导的一致决定:何晶只有本科学历,而且是二本。上个月才刚刚晋升主治医师。第七产科,一百张床位,以后会配备几十个医护人员,所有医生学历都比何晶高,她怎能服众。”

魏丽丽和袁丽颖哑口无言。

“作为科室主任,娜娜如果再沉稳一些。何晶学历和职称再高一些。我们肯定批准。”

袁丽颖说:“好吧,我们产科当然尊重领导的决定。不过我话先说在前面,再过个一年半载,林娜沉稳了一些,我要提拔她做第一产科副主任,你们领导可不能再否决呀。”

“好,下次你们两个做主。”

魏丽丽又问:“对了,林院长,现在第七产科主任的位置,就这么一直空着?”

“你们有什么想法?”

“我正要和你商量。市第一人民医院的产科副主任张静有意来我们附属医院。”

“简单说一下她的情况。”

“张静硕士学历,副高级职称,今年三十三岁,医德医术具佳。”

“我对她不了解,由你决定吧!”

“好,那就让她来做第七产科主任吧。”

 

两人回到了袁院长办公室。袁丽颖问道:“张静的情况介绍一下吧。”

“她以前的丈夫是市一医神经内科主任,公公是院长。结婚后,还生了个女儿,本来幸福美满。结果她老公出轨。她就离婚了。”

“贾天舒第二呀。”

“别哪壶不开提哪壶。”

“丈夫给她跪了三天三夜。公公和婆婆亲自鞠躬道歉。她就不原谅对方。”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最后双方协议离婚,她丈夫把房子,所有的钱都给了她。每月拿出一半工资里做孩子的抚养费。”

“净身出户呀。”

“这还没完,她还改了孩子的姓,要离开市一院。”

“丈夫,公公,婆婆都道歉。希望张静可以不原谅丈夫,但为了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不要离婚。但张静坚持一个观点。”

袁丽颖耐心的听着。

“谁不知道,出轨会对家庭,对妻子,儿女造成多大伤害吗?禽兽也知道疼爱自己的女儿。她丈夫连畜生都不如。公公婆婆没有教育好儿子,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说的也对。出轨的男人,千万别说自己是多么爱儿女。太虚伪了。”

“谢院长肯求张静让孩子改回谢姓。最后张静扔下一句话:要孩子改为谢姓,只有一个办法——丈夫和公公婆婆三人自裁谢罪。”

“太狠了吧。”

“张静当初可是市第一人民医院的第一美女。外表柔弱,内心刚烈。”

“回头我要见识一下这个张大美女。”

 

下班前,魏丽丽在第一产科宣布了各个新科室主任的任命。大家都为第一产科小于的晋升鼓掌。

下班后,肖程来到公寓,对何晶说:“过一段时间。我们入住新房了。我再去美国,把小丹尼佛接来。到时候我们再雇个保姆。”

“啊?雇个保姆,那需要多少钱呀?我们还要还房贷呀。”

“没问题,我们两个的住房公积金就可以还房贷了。雇个保姆也没多少钱。”

何晶感叹道:“我学历和职称太低了。在所有产科医生中,我学历最低。”何晶还是自卑。

“你可以继续努力,考研呀。”

“我一定要考研。”

 

魏丽丽接到附属医院前任院长的电话:“请问,是魏丽丽吗?”

“是我,是王院长呀!”

“退休了,早就不是院长了。叫我名字就可以了。”王院长说:“有个熟人,是副局长。求你帮个忙。”

“只要王院长开口了,没问题。”

“等会儿他会给你打电话,你就叫他谭局长吧。”

“好。”

“我挂了。”

没过几分钟,魏丽丽接到电话:“您好,请问,您是附属医院的魏院长吗?”

“你好,我是魏丽丽。”

“魏院长。我姓谭。”

“是谭局长呀,有什么事儿,只管说。”

“魏院长,我是久仰你大名,慕名而来呀。请您帮个忙。”

“没问题。”

“我女儿快生了,能让她住贵院的VIP病房吗?”

“我们医院产科没有贵宾病房,不过有单间。一张病床,一张陪护床,还有独立卫生间。”

“好好,就住单间。”

“没问题。不过现在没有空闲的单间。你女儿离预产期还有几天?”

“还有十天。”

“没关系,我给你搞个特殊,加个队。”

“好好,谢谢魏院长了。我希望你能亲自给我女儿接生。”

“好,没问题。”

 

曲晋明休了几天假后,开始逐渐接受现实。他唯一欣慰的是,肖程和何晶没有感染。他继续去伊利莎娜工作,带徒弟。

 

没过两天,魏丽丽接到电话:“魏院长,你们产科的单间病房,产妇有没有出院?”

“对不起,还没有出院。您放心吧,我已经打过招呼了,只要有一个出院的,就让你女儿立即入住。”

“好好,麻烦魏院长了。”

“没事儿。”

 

第二天,谭局长又打来电话,问有没有病房。魏主任说:“有一个单间,病人昨天作了手术,过几天就能出院了。”

“几天?”

“大概三到四天。您放心吧,我给你夹个队。她一出院,直接让你女儿入住。”

“干脆,让提前她出院,直接让我女儿住进去。”

魏丽丽闻得此言,怒火中烧:“谭局长,你女儿的命就比别人的金贵吗?我是看王院长的面子,才让你夹队的。你以为你是谁呀!”“啪”魏丽丽愤怒的摔了电话。

不一会儿,电话再次响起,魏丽丽拿起电话:“对不起,对不起,我的魏大院长。刚才是我不对。一切都听你的,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和我一般见识。”

魏丽丽听到对方赔礼道歉,自己也赔不是:“谭局长,刚才我态度也不好。”

“刚才是我不对,你批评的很对。我们共产党员,就应该接受批评,知错必改。”

“我觉悟没您高,我就是普通群众。”

“对于党外人士,我们要容得下尖锐批评。魏院长,一切都听您的,都听您的。”

“好吧。只要有产妇出院,第一个让你女儿住进来。”

“好好,谢谢魏院长了。麻烦你了。”

 

附属医院心外科三十六床入住了一位42岁的女患者,四年前,因风湿性心脏病,在当地医院作了二尖瓣置换术。两年后,常常感觉疲劳,胸闷,呼吸困难。检查后发现,二尖瓣瓣周漏。当地医院建议她来三江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心外科治疗。

蒋正向林院长汇报了三十六床病情。林院长建议,采用经皮穿刺左心室入路封堵二尖瓣瓣周漏手术。

蒋正说:“林院长,左心室是开心手术的禁区。国内没有成功的先例。您有把握吗?”

“我有把握,你作我助手吧。”

林娜听闻附属医院即将开展全国首例经皮穿刺左心室入路封堵二尖瓣瓣周漏手术后。灵机一动:如果能让赵新担任麻醉师。那伊利莎娜的声誉就会大幅度提高。

林娜来到袁丽颖办公室,求她帮忙。袁丽颖说:“手术的主刀是你爸,你为什么不直接找你爸。”

“我不想找他,第七产科主任的职务,他都把我否了。”

“心外科,是蒋正负责。你可以找他。”

“你带我去找他吧。”林娜用略带撒娇的口吻说。

“我的小乖乖,你真麻烦。走吧。”

袁丽颖与蒋正约好,去办公室找他。二人来到蒋正办公室。李院长也在。

林娜说:“求两位院长帮我一个忙,谢谢了。”林娜向二人点头致敬。

“林医生,有啥事儿,只管说吧。”

“听说我院要开展全国首例经皮穿刺左心室入路手术。”

“对。”

“让赵新担任此次手术的主麻醉师,可以吗?”

“这台手术由你爸爸主刀,你直接给他说就可以了。”

“你们两位领导不知道情况,爸爸对女儿的要求,想拒绝就一口回绝了。对于亲生女儿,他什么都不需要顾及。我说的对不对?”

“是这么回事儿。”李院长微笑着说。

林娜眼珠一转,继续道:“但是,院长对于两位副院长的建议。他就不能随意回绝了。而是要认真的斟酌考虑一番。”

“说的也是。”李院长说:“林医生,你小心眼儿真多呀。小瞧你了。”

林娜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两位领导,现在赵新虽然在伊利莎娜作院长。可档案还在我们医院,他依然是我们附属医院麻醉科的副主任。让他做本次手术的主麻醉师,名正言顺。”

“对对,名正言顺。”

“好,我们两个一定会向林院长建议。至于他听不听我们的建议,那我们就无能为力了。”

“谢谢两位领导,我走了。”

林娜走后,蒋院长和李院长商议。李院长说:“蒋院长,一定要让赵新作本次手术的主麻醉师。”

“你这么卖力的帮林医生?”

“赵新去伊利莎娜后,伊利莎娜焕然一新,蒸蒸日上。他有两种可能:一是永远留在伊利莎娜了,过些时就把档案转过去了。对于我们附属医院,可是一大损失呀。”

“对!”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赵新帮伊利莎娜渡过难关之后。还可能重回我们附属医院。前提是我们对赵新认可,依旧把他当成附属医院麻醉科副主任。只有我们认可了他,他才有可能回来。”

“对。李院长说的很对。如果我们都把赵新当外人,他就是想回来,也有些尴尬。”

“那我们怎么表达对赵新的认可?怎么让赵新觉得,附属医院依然把他当成本院的一员呢?就是让他以本院麻醉科副主任的身份,参加全国首例经皮穿刺左心室入路封堵二尖瓣瓣周漏手术。并且担任主麻醉师。”

“李院长说的太对了。我们把这一层说到。林院长一定会同意的。”

“咱们的用意,千万不能让林医生知道。否则她会恨死我。”

“您是怕林娜骂你?”

“现在林院长回来了,林娜乖多了。要是没有林院长镇住她,林医生知道我处心积虑挖伊利莎娜墙角。她敢砸我办公室,你信不信。”

“你还别说,她还真敢。”

“有林院长这尊如来佛。这个小妖精就掀不起风浪。”

“恩。”蒋正点点头。

林娜聪明反被聪明误,她想让赵新参加全国首例经皮穿刺左心室入路手术,一是让自己爱人风光一下,提高他在伊利莎娜医护人员心中的地位。二是与电视台联系,采访伊利莎娜的院长参加全国首例经皮穿刺左心室入路手术。

省电视台的记者唐娜是林娜的高中同学。虽然两人算不上闺蜜,由于重名的缘故,也颇为熟悉。林娜求她帮忙。作一个名医风采的专栏节目。第一期的主角就是赵新。

唐编辑向领导建议后,获得支持。电视台的意思是,先作一期,如果收视率高,名医风采的节目会每周一期的继续做下去。

赵新离开附属医院后,很多医护人员以为他已经辞职。若整个附属医院都把赵新当做辞职的外人。那赵新再重回附属医院就没那么顺理成章了。李院长让这次手术,成为赵新重回附属医院的起点。

第二天,李院长电话通知林娜:“林院长已经同意,由赵新担任此次手术的主麻醉师。”

“谢谢李院长了。”林娜眉飞色舞。

 

三十六床的手术最终由林院长主刀,蒋院长作助手,赵新担任麻醉师。省卫生厅,各大医院的领导都参加观摩。林娜以伊利莎娜董事长的身份参与观摩。林院长借助胸腔镜的新技术,成功实施了全国首例经皮穿刺左心室入路封堵二尖瓣瓣周漏手术。

在新闻发布会上,林院长、蒋院长和赵新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林院长向大家介绍道:“这位是我们三江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麻醉科的副主任赵新,担任此次手术的主麻醉师。”

电视台采访赵新:赵新是三江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麻醉科副主任,同时也是伊利莎娜妇产医院的院长。赵新担任了此次全国首例经皮穿刺左心室入路封堵二尖瓣瓣周漏手术的主麻醉师。然后采访赵新和他的伊利莎娜。

省电视台办了专题节目:名医风采。第一季是《赵新和他的伊利莎娜》,共三期。第一期前半段,讲赵新参与全省首例子宫外产时手术和全国首例经皮穿刺左心室入路封堵二尖瓣瓣周漏手术。从第一期后半段开始,讲赵新加入伊利莎娜,以及给伊利莎娜带来的变化。第二期采访伊利莎娜医护人员和患者家属对赵新和伊利莎娜的看法。

电视台的节目播出后,又被传到网络上。赵新和伊利莎娜一时成为三江市的明星。。

 

第一产科收治了一位重症患者,入住二十一床。由林娜负责主刀。通过剖腹产,分娩出一名女婴儿。林娜走出手术室。告诉家属手术十分顺利,母子平安。

家属感到很欣慰。

林娜还没回到办公室,护士打来电话,说二十一床不行了,正在抢救室。林娜赶紧来到苏醒室。护士说:本来好好的,突然心脏骤停,血压为零。护士正在为二十一床做心肺复苏。

林娜赶紧抢救:“多巴胺50毫克,间羟胺100毫克入液。”“多巴胺50毫克,间羟胺100毫克入液。

“肾上腺激素2毫克,静推。”“肾上腺激素2毫克,静推。”

“林医生,患者房颤。”

“准备除颤,二百二十焦。”“二百二十焦。”

“心电呈直线。”

“肾上腺激素4毫克,静推。”“肾上腺激素4毫克,静推。”

 “三百焦。”“三百焦。”

“心跳停止。”

几次除颤,一直没有效果。林娜说:“三百六十焦。”“三百六十焦。”

患者最终确定死亡。

“怎么会这样?病人一切都正常,怎么说不行就不行了。”林娜不敢相信:“难道是隐性心脏病?”

当家属听闻产妇死亡后,大闹医院,要找林娜算账。

袁丽颖让林娜和魏丽丽来到自己办公室,讨论第二十一床病情。林娜把病例交给袁丽颖和魏丽丽。林娜详细说了孕妇的病情。

林娜沉吟了良久,以商量的口吻问道:“患者的心电图完全正常。会不会是隐性心脏病?”

“我也这么认为。”魏丽丽和袁丽颖异口同声。袁院长又补充道:“这只是我们的初步判断,具体死因只有通过尸检才能确定。”

林院长打来电话,问情况。袁丽颖简单明了的说了情况。并说:“林院长,您是林娜的父亲,暂时还是不出面为好。”

“恩。”

魏丽丽、袁丽颖、李院长和医务处董主任四人商议,如果死者家属同意私了,就补偿50元的慰问金。主要由董主任和魏主任负责与家属沟通。

董主任和魏丽丽与家属商谈如何善后。魏丽丽简明扼要的说了一下患者的病情,并称:“医护人员没有任何失误,采取的抢救措施准确及时。”

“那我女儿为什么会死?”死者母亲又哭了起来。

女婿赶紧安慰道:“妈,冷静一下。”

“我和袁院长对孕妇的病情做了详细分析。初步判断是心脏病。”

“你胡说,我女儿从来就没有心脏病。”

“是隐性心脏病,心电图等各项检查,都查不出来的。当然,这只是我们的初步推测。如果你们有异议的话,可以做尸检。”

“做尸检?是不是要把人大卸八块?让我女儿死了也不能安息?”

“尸检能够确定死亡原因。”

“不行,我不同意尸检。”

这时,医务处的董主任说:“那我们医院和你们协商解决。支付给你们20万的抚恤金。你们也不再追究。”院方给出的底牌是50万,董主任肯定不会亮出底牌。

听闻此言,死者的丈夫发话了:“你是说慰问金金,还是赔偿金。”

“是慰问金。因为对于患者的死亡,我们医院没有完全责任。”

“人死在你们医院了。你们却说完全没有责任。”妈,我们走。

董主任拦着了他们,说:“冷静一下,听我一句劝,和我们医院协商解决,是对你们最有利的。”

“好,我冷静。我说句实话吧。我媳妇突发疾病。你们的医护人员也尽力抢救了。但是没抢救过来。不能说我媳妇死了,全部责任都让你们负。但是要说你们一点责任也没有。那也不行。”

“那你有什么条件?”

“赔偿金100万。是赔偿金,不是慰问金金。”

“只有出现医疗事故,我们医院才会给患者赔偿金。我院医护人员在治疗和抢救过程中,没有出现任何过失。我院可以给予一定的慰问金,绝对不会给赔偿金。”

“慰问金,是可怜我们。我们不要你们可怜,只要赔偿金。”

“现在如果想彻底查清死因,就是做尸检。”

“我们不做尸检。”“妈,不行我们就做尸检。”

 

第二天上班时,患者家属已经拉来了三江晚报的记者。记者追问林娜是不是把好好的人给治死了。魏丽丽把林娜护在身后,先简明扼要的说了一下患者的病情。以及抢救措施。然后又说:“我院医生的抢救措施,没有任何失误。”

“没有任何失误,那病人为什么会死的?”记者追问。

“根据我的经验,初步判断可能是心脏病。”

“你胡说八道。我老婆从来就没有心脏病。”“你胡说八道,我女儿从来没有心脏病。”

记者继续穷追猛打。

魏丽丽对记者说:“我是这个科室的负责人。我们初步判断,死者患有隐性心脏病。如果想确诊病情,就做尸检。在孕妇死因和责任确定之前,你们记者不要添油加醋,更不要捕风捉影,做不实的报道。”

谁料想第二天,报纸头版头条就是“三江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产科治死孕妇”的报道。内容完全凭空想象。

还有人把此视频上传到被网络。一时闹的纷纷扬扬。

卫生管理部门称,要请上海大医院的专家以及司法部门的法医共同对死者做尸检。

尸检很快出了结果,患者死于心脏病。但患者家属坚称,女儿从来没有心脏病。专家表示,这是隐性心脏病。第一产科的医护人员的抢救措施,非常及时,没有任何失误。

最后确定,林娜和医院没有任何责任。

这时,袁丽颖和董主任一起约谈患者家属,董处长说:“即使我们医院没有任何责任,但依然出于给予家属3万元的慰问金。”

“怎么3万,当初不是说20万吗?”死者妈妈问道。

“你们当时肯私了,可以给你们50万慰问金。但现在尸检的结果出来了,我们医院没有任何责任。我们可以不给一分钱的。看在孩子那么小,就失去妈妈。我们就拿3万元。一万给死者妈妈,一万给死者丈夫,一万给刚出生的孩子。”

“妈,好了,3万已经不少了。我那一万不要,给你吧,给孩子留一万就可以了。”

袁院长接着说:“我们还有一个要求,就是你们再次接受电视台的采访。给我们医院道歉。”

家属走出办公室后,死者母亲说:“早点应该听董主任的,给我们赔偿五十万。我们就不再追究了。现在只赔了3万,还把我女儿大卸八块了。”说完,这位母亲呜呜的哭了起来。

“妈,别哭了。事情都过去了。”

 

在第一产科办公室,下班之前。医护人员凑在一起,看网上的电视台采访二十一床家属。死者丈夫说:“现在我老婆的死因明确了,死于隐性心脏病。附属医院产科的医护人员尽力抢救,还是没有挽救她的生命,太突然了。我当时媳妇没了,行为有一些不理智。现在向附属医院的医护人员道歉。”

这时,附属医院医务处的董主任说:“我们医院虽然没有任何责任,但依旧给予死者家属了3万元慰问金。”

袁丽颖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即使是她,采取的抢救措施也和林医生一样。照样无法挽救患者的生命。

附属医院急诊科主任则称:上个月,我们急诊科就死了九个病人。其中,六个是心脏病。林娜医生的抢救措施,没有任何过失。我这里有上个月急诊科九个死亡病人的资料,里面有详尽的入院时间,抢救措施,以及死亡时间。你们媒体记者可以查看。

 

二十一床的风波总算平息了,第一产科的医护人员给林娜押惊。何晶和赵新也参加了宴会。何晶感叹道:“事情终于过去了。”

“什么叫过去了,我要追究报社记者的法律责任。”

“啊?”何晶有些不太相信。

“我要起诉报社和那个记者。”

“没必要吧?”赵新说。

“现在网上能找到视频,魏院长对报社记者说:在孕妇死因和责任确定之前,你们记者不要添油加醋,更不要捕风捉影,做不实的报道。”

“是的,我确实说过。”魏丽丽说。

“但报社记者却故意捏造事实,黑我们医生。为了吸引眼球,就捏造事实。这叫诽谤,是犯罪。”

“得饶人处且饶人。”赵新说道。

“我饶他,他不饶我呀。他要让我身败名裂。”

 

林娜把三江报社和那个郑记者同时告上了法庭。要求报社和记者各赔偿自己的精神损失费二十万元。并对于不实报道,在报社头版头条道歉。同时,起诉郑记者毁谤罪,要求法院追究他的刑事责任。

何晶原本以为林娜只是随便说说,没想到真的起诉,就问:“林院长知道吗?他什么态度?”

“我爸的态度很明确——不支持,不反对。”林娜反问:“如果是你,会不会追究报社的记者的法律责任?”

“我肯定不会,最多让他们道歉就可以了。”

“对了,钱太太当初诬陷你。你也没告她。这叫人善人欺。”

“钱太太很可怜。”

“我看,钱太太不但可怜,更加可恶。”

“没那么严重吧。”

“如果是我,一定追究钱太太的法律责任。让她坐牢。”

林娜请的律师有充足的证据,证明郑记者的毁谤罪行。报社不得不在头版头条发表声明道歉。还支付了林娜20万的精神损失费。

报社开除了郑记者,给予郑记者的主管领导给予降职处分。郑记者的记者证也被吊销。

最后是林娜对郑记者毁谤罪的刑事诉讼。郑记者表示愿意赔偿20万元,希望林娜撤销对他的刑事诉讼。林娜的态度是接受20元的赔偿,但依然要起诉。可以接受法院判处他缓刑。如果法院判他无罪,林娜将继续上诉。

郑记者赔偿了林娜20万元的精神赔偿金,法院因郑记者主动道歉认错,并积极赔偿原告精神损失费。最终从轻处罚,宣判郑记者诽谤罪成立,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两年。

赵新和林娜宴请袁丽颖、魏丽丽以及医务处的董主任。林院长和何晶也赴宴。

林娜向她们敬酒,表示感谢。

林院长说:“娜娜,这件事情处理的不错。虽然免除了记者的牢狱之灾,还是被法院判处了诽谤罪。这就是孔子所言的以直报怨。我以前小看你了。”

林娜很少被爸爸表扬,她心里得意洋洋。

“不要翘尾巴。人只有虚怀若谷,才能不断提高。”

林娜嘟起小嘴,心想,刚表扬了我,又开始批评我。有点不乐意。

袁院长应道:“林院长,你把林娜管的太严。”

“娜娜被她妈妈给宠坏了,我不能再惯她了。”

赵新说:“我原来觉得,林娜不应该再追究报社记者的法律责任。现在看来,林娜做的是对的。她维护了我们医护人员的权益,也维护了法律的尊严。”

林娜应道:“那当然,我们一边救死扶伤,一边被黑心记者栽赃。还有天理吗?”

林院长郑重的说:“我们愿意接受新闻媒体的监督,但媒体应该在事情调查清楚之后,做客观公正的报道。不应该为了抓眼球,故意歪曲事实。”

林院长继续说:“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权益都不尊重。又岂能尊重他人的权益。”

“林院长说的对。”大家都点点头。

林院长最后说:“我们一起,给林娜鼓掌。”

大家都鼓起掌来!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小猪笨笨
对《《产科医生2》第十八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