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戏剧革命 31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9-10 点击数:354次 字数:

31

 

中国舞台音乐的浮士德及普罗米修斯精神恰恰正是反映了无产阶级的愿望、斗志、财富和力量。

在讨论文革音乐基础时,江青对我说:

“中国人过去常常瞧不起自己的音乐遗产。一听到西方音乐,就会不加思考地认为优于自己的本民族的音乐。他们也不想想,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这些音乐都是被人创作出来的。经历了几十年西方音乐的熏陶,一些人突然明白了这是国外的资本主义在发挥影响。这些靡靡之音与我们共产党人所信奉的马克思主义是格格不入的。”

见我有些迷惑,江青接着补充说:

“我们并不是为了否定而否定,否定西方音乐中一切好的东西!其实,我们是可以从西方音乐中学习到许多的东西的。事实上,我们几代音乐家不知屈辱地把精力放在学习和掌握外国音乐和乐器上。正是这种热情,让中国有了太多的音乐家。钢琴家更是多如牛毛。其中不乏多才多艺者。说句玩笑话,中国比任何国家有更多的李斯特。”

江青继续说:

“我没有对西方音乐作过深度的研究,有兴趣,没时间。在我开始学习乐谱之前,并不懂得读谱。但多年来我一直相信中国可以在外国音乐基础上,发展自己的音乐文化。”

她边说边举起一个拳头:

“我们要用手中的铁锤破除一切陈规旧律!”

她的言辞在音乐圈激起强烈争论。人们通常认为,一首交响乐应有四个乐章;另一些人认为要有八个;还有人认为,所有的音乐都应该是交响乐;其他人则倾向于独奏或认为应以声乐为主导。

江青的音乐生涯是坎坷不平的,年轻时在天津艺术学校才开始接触乐器。包括学了三个月的钢琴。

她回忆说:

“老师很关心我,但一走到键盘前就换了一付脸面,对我十分严厉。老师经常动不动就用教鞭敲打我的手腕,哪怕我的姿势有一点点儿不对。我不喜欢这种做法,心里有了抵触情绪所以基础训练没有打好。”

1972年春尼克松访华时,江青被告之尼克松总统的钢琴弹得很好,江青没敢承认自己年轻时也学过钢琴。

江青笑着对我说:

“他是第一个我见过的会弹钢琴的外国领导人。”

从1964年开始,几年来江青访问了许多音乐学校,还花了许多的时间听独奏音乐会,并下苦功研究了外国乐器的构造和演奏风格。她尤为感兴趣的是单簧管、欧巴、横笛和其它乐器的独奏、合奏、交响乐的编排。并开始喜欢上了这些乐器的多样性及其与中国乐器合奏时产生的震撼力。

她承认,将这些变革引入到深奥的音乐领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也知道有一些有点儿名气的音乐家看不起她,认为她没有接受过正规的音乐教育。但这些人同时也很佩服她。尤其是不敢贬低她的明确目标——将革命引入音乐领域。

她开始致力于唤醒音乐家的热情同,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要让革命的热情触及这些音乐家的灵魂,并让他们在灵魂深处闹革命。

她的倡议得到了多数人的支持,但也有些人只是名义上的支持,没有更多的实际行动。

中央交响乐团指挥李德伦和殷承宗都给江青写过信,表示一定要创作出革命的音乐,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她和他们一起工作,直到逐渐掌握创新的演绎方法。

李德伦曾担任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原中央乐团(中国交响乐团前身)艺术指导,常任指挥、中国交响乐团顾问、北京交响乐团顾问等职务。

李德伦1917年6月6日出生于北京,祖籍河北唐山丰润区。少年时期学习钢琴及小提琴,在辅仁大学读书时曾与师生组成学生管弦乐团,并参加演奏。1940年考入国立上海音专,先后师从舍夫佐夫(I.SHEVTZOV)及杜克生 (R.DUCKSON)学习大提琴,师从弗兰克尔(W.FRANKEL)学习音乐理论

李德伦在人们的心目中,李德伦的名字总是和“交响乐”联系在一起。84岁的他在抱病多年后溘然长逝,令人发出“世上空余《田园》曲,人间不见李德伦”的感慨。

李德伦1917年生于回族血统的官吏家庭,自小受到母亲音乐艺术启蒙以及良好的文化教育。

1940年,他考入(上海音乐学院前身)上海国立音乐专科学校,学习小提琴。

1943年毕业后,便像当年很多向往新生活的年轻人一样,投奔延安,到延安的中央管弦乐团当指挥。

1949年初,李德伦随着解放大军进入北京。在解放军进城的第一天,他就和乐队到清华大学演奏莫扎特的小夜曲。

李德伦的夫人李珏后来回忆:

我们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我们是又脏又穷的土八路,但我们手里的琴、乐器是干干净净的。”

建国后,李德伦先后担任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中央歌剧舞剧院的指挥。

1953年后,他到原苏联音乐学院深造,师从著名指挥家阿诺索夫,1956年参加了“布拉格之春”音乐节的演出。

1957年学成归国,担任中央交响乐团指挥。

在李德伦的职业生涯里,除了在北京及全国各地指挥演出,他还率领中央乐团交响乐队到日本、朝鲜、香港、澳门演出,并带领室内乐团去西班牙的20多个城市演出。作为客席指挥,他曾先后指挥过前苏联列宁格勒、莫斯科等城市的20多个乐团,并去芬兰、捷克、古巴等国指挥。

李德伦多次应邀赴欧洲、美洲各国作访问演出,并任客座指挥,1980年获中国文化部授予的指挥荣誉奖,1985年任巴黎梅纽因国际小提琴比赛评委,1986年任莫斯科第八届柴可夫斯基国际大提琴比赛评委,同年获匈牙利政府文化部授予的李斯特纪念奖章,1997年获俄罗斯总统叶利钦颁发的友谊勋章。

李德伦的指挥动作简洁自然,表情适度,富有艺术感染力,并热忱支持中国作曲家的作品及交响乐的普及工作。

1987年3月交响乐爱好者协会在首都成立,李德伦任会长,并指挥了由中央乐团等11个专业演出团体810多位专业演奏家组成的《交响乐之春》音乐会。听众近四万人,获得极大成功。

1942年在上海与同学组成“中国青年交响乐团”并参加演奏。

1943年音专毕业后到延安任中央管弦乐团指挥和教师。1949年在北京担任中央歌剧院指挥。

1953年起,作为著名指挥家阿诺索夫(N.ANOSOV)教授的研究生,在前苏联莫斯科音乐学院指挥系学习,1957年秋回国,任中央乐团指挥。

除了在北京及全国各地指挥演出外,李德伦还率领中央乐团交响乐队到日本、朝鲜、香港、澳门演出,并带领室内乐团去西班牙的20多个城市演出。

作为客席指挥,他曾先后指挥过前苏联列宁格勒Leningrad)、莫斯科等20多个乐团,并去芬兰、捷克、古巴等国指挥。

自1959年起,他曾多次指挥数百人的大型乐队演出,1987年在北京“交响乐之春”大型音乐会上,他指挥了800人的联合乐队,为规模最盛大的一次。

1985年后,李德伦曾先后到卢森堡、西班牙、德国、葡萄牙、加拿大、美国等地演出,1995年曾去台湾参加了二十世纪华人音乐经典作品的演出。 、

1980年李德伦获文化部授予的指挥荣誉奖。

1986年获匈牙利政府文化部授予的李斯特(liszt)纪念奖章获文化部授予指挥荣誉奖。

他曾先后指挥了贺绿汀马思聪、罗忠榕、吴祖强陈培勋等中国作曲家数十首交响乐作品的演出,并在国外演出《黄河大合唱》、《山林之歌》等20余部中国作品,曾与国际著名演奏家奥依斯特拉赫(Oistrakh)、梅纽因(menuhin)、斯特恩(stem)、马友友尼古拉耶娃(Nikolayeva)、施塔克曼(stackman)及中国的傅聪刘诗昆沈湘郭淑珍胡坤吕思清薛伟等数十位音乐家合作演出。

李德伦曾于1985年在巴黎任国际梅纽因小提琴比赛的评委,1986年在莫斯科任柴科夫斯基国际比赛的大提琴评委。

多年来,李德伦致力于交响乐的普及与发展,他在北京、天津、广州等20多个城市组织乐队训练演出,促进一些地方如北京市、山东、内蒙乐队的建立及北京音乐厅、广州音乐厅的兴建。并到全国各地大学,工厂及机关团体举办“交响乐讲座”。

常在北京及上海、天津、广州、武汉等地举行音乐会,指挥了歌剧《赤叶河》、《王贵与李香香》、《长征》,以及贺绿汀马思聪吴祖强陈培勋等作曲家的数十部作品。并在中国首演了歌剧《蝴蝶夫人》。曾与国际著名演奏家如梅纽因奥伊斯特拉赫、托泰里、斯特恩马友友等合作演出。先后曾指挥过苏联交响乐团、列宁格勒交响乐团以及捷、芬兰和古巴等国乐团,并曾率中央乐团访问过日本和朝鲜。

1985年担任了巴黎梅纽因小提琴国际比赛评委,1986年担任莫斯科柴可夫斯基国际比赛大提琴评委。

李鹿是14日回国的。15日、16日,李德伦躺在床上还动不了,17日他就下床坐在椅子上看总谱,开始准备莫扎特G大调协奏曲;还给斯特恩打电话,和他商量着有关事项。

18日下午,在李德伦的执拗下,医生不得不让他破例走出医院去做演出前的排练。天气很冷,大家给李德伦里三层、外三层地裹着,用轮椅把他推下去,实行24小时特护。

坐着轮椅的李德伦来到世纪剧院的舞台上。

这时斯特恩跟他的儿子小斯特恩正在排加演的节目,一回头,看见了李德伦,他一边拉着琴,一边合着节拍走到李德伦面前,为李德伦演奏。

李德伦按捺着激动的心情注视着自己的老朋友,静静欣赏他的演奏。

琴声毕,斯特恩走来深情地与李德伦紧紧拥抱。之后,他又捧着李德伦的脸,李德伦扶着斯特恩的胳膊,两个白发老人泪光闪闪,久久凝望,他们想说的话太多,而这时,什么也说不出。

休息了一会儿后,几人把李德伦搀上了指挥台,这时大家才发现,李德伦的身体弱得不能再弱了!

所有在场的人都为他揪心:

病成这样还能演吗?

他的手能举起来吗?

大家都屏住呼吸看着他。

这时,人们对欣赏李德伦的艺术似乎觉得不那么重要了,比欣赏他的艺术更重要的是要看他的生命如何与艺术融合产生一种令人震惊的光芒!

指挥台上,李德伦的手举起来了!

打下第一拍时是那么有力,看上去完全是个身体正常的人。

他清晰明了地打着拍子--这个声部进去,那个声部出来,把整个乐队控制在他的指挥棒间,不让乐队的声音太响,不能压掉斯特恩的独奏。

这简直就是个奇迹!

几个医生在台下两眼发直地盯着李德伦,他们弄不懂这里面是生命的魔力,还是艺术的魔力。

重病中的李德伦,一点也没有因为他的病情,而影响他的指挥水平。

两个老人显得非常默契,都很明白对方想要什么东西。他们互相用眼神沟通,不说一句话,达到了大艺术家的那种心灵沟通的无我境界,把整个莫扎特的音乐情感诠释得淋漓尽致,无懈可击。

不少在场的专家都纷纷盛赞:

这才是真正的莫扎特!

李鹿一边摁着激烈跳动的胸口注视着父亲,一边在台下找摄影师陈雄,她流着泪告诉陈雄说:

“这可能就是我父亲最后一次排练了,请你一定帮忙多拍几张。”

陈雄当时本来就心情很激动了,这时听了李德伦女儿的请求后,泪珠大颗大颗往下掉。

在李德伦的全场排练中,陈雄含着泪一直追拍着李德伦带病、坐着轮椅指挥的一张又一张独具魅力的照片。

楼道里站满了各种肤色和不同色彩的头发、眼睛的观众,他们用热烈的掌声庆贺两位老人凭着对音乐的挚爱,在时隔20年后又走到一起而进行的珠联璧合的精彩合作。

这场精彩的排练,为李德伦,同时也为所有人都增强了第二天正式演出的信心。

1999年11月19日傍晚,北京世纪剧场门前人山人海,大家都在等着一场将在世界音乐史上产生特殊意义的演奏会。有票的人持票等待显示出一种幸运的感觉;没票的人在寻找有人退票的机遇。谁都想亲眼看看两位老人的世纪绝响呀。

世纪剧场的大幕徐徐拉开了。

著名表演艺术家英若诚既以主持人的身份,同时也以两位老人的朋友的身份登台亮相,宣布了上半场的开始。

他用娴熟的中、英语言,幽默的表演风格,让所有中外观众都领略到了中国音乐舞台在20年后的深刻变化。接着,20年前的三位为斯特恩作过演奏表演的少年--王健、徐惟玲和潘淳上台了,经过20年的变迁,他们都已成为成熟的演奏家,他们演奏了贝多芬的三重协奏曲。

接下来下半场开始了。英若诚向观众报幕并作介绍后,李德伦坐着轮椅被两个年轻人推上舞台。

这两个年轻人一个是余隆,一个是李德伦爱若掌珠的外孙科民。整个剧场刹那间掌声雷动。

这时青年指挥家李心草杨阳从另一侧跑上舞台换下余隆和科民,然后他们又把李德伦搀扶到指挥台上。斯特恩步履从容地走上了台,全场再次掌声雷鸣。

斯特恩已把弓搭在弦上,全场观众,鸦雀无声。

大家都在静静地等待震撼人心的音乐从这位80高龄老者的肩胛轰隆隆地滚过来,从他的手指间脆生生地流出来。斯特恩向李德伦递来一个牵动人心的眼神,李德伦的指挥棒有力地举起了,整个世纪剧院响起了令星移斗转的旋律,令花开蝶舞的音韵。

那一瞬间,台下观众流泪了,台上演奏人员眼睛模糊了,人们为斯特恩美妙绝伦的演奏而沉醉,更为李德伦气势恢宏的指挥而昂奋。

演出结束,整个舞台都被鲜花淹没了,台下掌声经久不息。

无疑这场演出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然而令人痛憾的是,从此以后,李德伦果真就像他女儿所预料的那样,再也没有在舞台上出现。

2001年9月23日,斯特恩逝世;

2001年10月19日,李德伦逝世……

历史用自豪和泪水永远铭记着:

1999年11月19日,李德伦与斯特恩合作奏起了世纪的绝响!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戏剧革命 3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