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64
本章来自《城市.寓言》 作者:我行无住
发表时间:2016-09-01 点击数:356次 字数:

 64

今天天气真好,天空晴朗,万里无云,天上飘着朵朵白云。。。

几一起来看到外面的好天气,脑海中忽然飘过小学时候老师叫写秋游作文自己的开头,当然,这样的开篇金句肯定不是他的原创,否则,老师当年就会把他当成神童天才,也就不会天天让他课堂上罚站了。

他有点怔怔地看着外面的灿烂晨光,这一句小学的作文把旧时的时光瞬间向前推送,或是把他逆向推送到遥远的时光中。那是一个无忧无虑的时间,对世界充满了新鲜的想象,一个孩子的头脑,世界像一个红通通的大苹果,又像一出热闹的欢乐剧舞台的帷幕正慢慢的拉开。

而在这样灿烂的晨光中,他要带着妍去死。

妍仔细地打扮着,像一个新娘。

几一坐在书桌前,很有耐心地看着。

漂亮吗?妍把最后的一只耳环戴上,抬起头对几一嫣然一笑。

漂亮。几一由衷地说。

精心打扮的妍,有一种惊心的美。

妍站起来,轻盈地转了一个圈,裙裾优美地划出一道圆弧。

好久没这样打扮了,妍抿嘴笑,今天心情很好。

你还是可以改变主意的。

我就是下定了决心,所以心情才很好,我想带着这样的好心情离开,让这样的好心情成为生命的最后终止符。妍俯下身,在几一额头轻吻了一下,几一,带我离开吧。她直起身,轻声说。

门关上了。

村里的街巷人不多,但依然给人热闹的感觉。这种底层的生活空间,最能体现出生命的生气勃勃。

在村口,几一拦了一辆出租车,和妍一起坐在后排。

出租车比公交车快多了,一路上城市从车窗外飞驰而过,两人都有点贪婪地看着车窗外的景物,没有说话。

出租车以30度角度开上去,几一才惊觉到到了。车停在大礼堂前面,下了车,几一带着妍往火葬场方向走去。

这段时间我常常来这里。几一说。

你的兴趣真够特别的,妍抿嘴笑,你啊,真的是一个特别的人。她有点叹喟地说。

是啊,我也这么觉得。几一漫然说。

这里是火葬场。几一指着左边的大房子说。

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火葬场。。。等会我死了,是不是也会送到这里来烧?

应该是。。。不过,不会那么快。

为什么?

我们要去的地方平时没有人去,至少要好几天才会有个扫地老伯到小山岗上打扫。

早几天晚几天其实也没什么,反正人死了,什么痛的感觉都没有。

我想可能晚一两天会好点。

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只是这么感觉。

两人说着话,就到了小山岗。那块大石头安安静静地停在那里,像是等着他们的到来。

这就是你说的那块大石头?

是的。

几一走过去,俯下身,伸出手来摩挲着清凉的石头表面。

我说的地方在下面。几一手指着下面的小树林。

很安静的地方,我喜欢。

我们下去吧。几一看了下四周,想看到大黑猫,却什么都没看到。

小树林里幽静的很,这种幽静甚至带来一种心理上的清凉。两人往小树林深处走去,阳光斑驳地从树叶的间隙投射下来,两人没说话。

应该就是这里了。几一停下来。

我真的喜欢这里呢。妍灵巧地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说。

也许这里真的是一个特别的地方。几一悠悠地说。

妍寻了棵地面上草稍多点的树,坐了下去,几一,真的谢谢你。

几一苦笑。

把药给我吧。妍伸手。

几一默默把药拿出来,递给她,这里面的份量太多了,三分之一就够了。

我还是吃一半吧,保险点。妍微笑说。

妍把小玻璃盒子打开,用手指挑了一半左右的药粉,张开嘴巴,把药粉放进口里,还用嘴巴允吸了一下手指,这是一个极性感的动作,甜甜的,不难吃。妍笑着,拧开矿泉水的瓶盖,喝了口水。

几一看着妍在眼前做完这些动作,感觉像放慢镜头似的,完全失去了真实的感觉。

这到底在做什么?他脑子里一个声音问。

你还不明白吗?黑猫坐在妍的身边,开口说道。

黑猫凭空出现,几一眼睛一花,就看到了从幻影到实像的黑猫。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指向这里,指向这一刻,只要你拿起这个瓶子,把剩下的毒药喝下去,一切就都结束了,黑猫玛瑙似的眼睛闪着绿幽幽的光,神秘的语调充满着一种难以言说的蛊惑力,这是一个终点,但同时也是一个起点,只要你拿起瓶子把药喝下去,你就会明白了。

一连串的影像从几一眼前闪过,一开始的是小蝶,最后面的是妍,现在在他眼前倒在小树下的妍,这是他和小蝶一起进入到那一个世界的那棵小树,黑猫的话是对的,所有的一切,都是指向这里,这里就是一切的终点,包括他的生命,他的寻找,他的疑惑。他俯身拾起滚落地上的瓶子,毫不犹豫的就往口里倒。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止住了他的动作,他的手在空中停住了,瓶子半倾斜的定在嘴边,过了几秒,他才怔怔地转头朝声音看去,一个和尚站在黑猫旁边,脸上带着悲悯的神情,双手合十望着他。

像一道闪电击中他的身体,这轮廓清朗的和尚身上传递的气息太熟悉了,熟悉得像是前世今生的宿命,他望向和尚的脸,简直像是望向镜中的自己。

阿弥陀佛,和尚法号一几。和尚像是看到他的心,开口说。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几一怔怔说道,向前跨上一步。

这是宿命的因缘。和尚眼睛还是带着那淡淡的悲悯神情,但微笑着,也向前跨了一步。

宿命是强大的力量,每一个人都被这宿命的力量牵引着,包括三千大千世界,只有具有非凡力量的人才能挣脱宿命的主宰,否则就要不停地在轮回中浮沉。和尚边说边迎着几一往前走,几一失魂落魄站着,这变故远远超出了他的理解,他下意识地往小树下的妍看了一眼,妍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那白色的连衣裙散开铺着,像一只巨大的飞倦的蝴蝶。妍已经死了,他模模糊糊闪过这个念头,但他心里保持着一点清明,就是所有的事情包括他的所有痛苦与疑惑,都会在接下的一刻得到终结。

轟。。。一道耀目的白光生起,刺得他眯起了眼睛。是和尚走到他跟前了,直要撞入他怀里,而他恍然未觉,两人身体接触处,生起太阳般的光芒,他看着和尚不断融进他的身体,白光越来越强烈,挟带着青紫的光晕猛烈地向外扩散,他不知所措地看着,看着和尚完全消失在他身体里面,他身体发出的光更强烈了,几乎要把他的眼睛亮瞎,突然间,他发现他的身体也消失不见了,他也变成了白色的光,这猛烈的光呼啸而过,席卷城市的上空,在这烈日般的融化一切的光中,城市消失了。

……………………………………

小草顽强地钻出坚硬的地面,小树令人惊叹地把根深深扎入峭壁悬崖上,肺鱼藏在干涸的河泥里等待明年的雨季,独狼瘦骨嶙峋地在冬季没有食物的极地流浪,一个登山者跌落雪山谷底摔断了双腿用手爬了四十二天逃出生天。。。

生存、生存、生存。。。这声音在草间呢喃,在平原呼喊,在山谷里回响,这是响彻自然界的大音,是大自然齐奏的交响曲。

求生存的意志!

这种意志贯彻到每一个生物的身上,甚至每一个细胞上,这是生物的本能,遗传的密码,大自然强留弱汰适者生存的法则。天地无情,以万物为刍狗,自然界展现的只是一个物种竞争的自然法则。

而人类则更深入拓展了一层,因为人类拥有更高的智力,更深的心理层面,因此诞生了奴役、压迫、谋杀、战争、社会、阶层、权力。对财富无休止的追求,贪婪、残忍,为了增加自己一盎司的幸福,不惜毁灭另一个人的生命。整个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交织着血与泪、不幸与痛苦、残暴与黑暗的罪恶史,弱者的眼泪只是映衬强有力者得意笑声的点缀,洁白无辜的身体只是胜利者欢宴上的处女盛。。。

城市把这一切推向了顶峰。

城市是罪恶的集中营,是人类堕落最深的深渊,那登峰造极的贪婪像一只巨大的章鱼探出无数的触手水蛭般吸附在每一个人身上,女人出卖自己的肉体,男人在夜里像野兽一般残暴地杀戮,毒品把人的灵魂拖向最深的黑暗,如果临渊探首,那地狱的深层传出的人类痛苦的嚎叫会穿透人的灵魂,而眼睛所看到的种种悲惨更是让人的灵魂簌簌发抖,不由得发出这样的疑问:人类自身如何能创造出这么多的不幸与痛苦?那是连魔鬼都缺乏的创造力!

时间流逝,荒芜的土地上渐渐长出了小草,春天来临,带来了雨水,惊蛰雷动,躲藏着地下的小生物开始躁动苏醒,生命的气息重新降临,这一片荒废的大陆,在漫长的岁月之后,终于又迎生机。

时间会改变什么?

时间的力量是潜藏的,无声无息,在每一个当下,它的力量会被忽视,在人们以为自己的力量凌驾一切时,它的力量会被忽视,但经过无数量的积累,人们终将发现,自己的,一切的人的力量,在时间面前是多么的渺小,不堪一击。时间那摧枯拉朽的力量扫荡一切横亘在它之前的事物,包括城市。那貌似强大得不可摧毁的城市,在时间的侵蚀下,一点点的变形、弯曲,无尽的风从世界的尽头吹来,带来极北的冰粒,带来红色的酸雨,城市在时间的荒凉中扭曲,因自身的重力不断分崩离析,那被禁锢深藏的罪恶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轻,蝙蝠般冲出地面,尖叫着,像一个个小恶魔在城市飘荡。风沙渐渐将城市掩埋,城市不断在时间的重力下倒塌,因罪恶而强盛,因罪恶而灭亡,这就是宿命,城市的宿命。城市变成废墟,废墟上掩埋着黄沙,来自世界尽头的风呼啸着从城市上空吹过。

一声霹雳,惊雷劈下,天风浩浩,荡涤一切雾霭迷烟,幻像散去,清明显现,乾坤日朗,大地生机勃勃。小鸟在树梢上鸣叫,小兽在山林中奔跑,鱼类在海中游弋,树木青翠,大海碧绿,孩子天真无邪在大地上嬉戏,人们在土地上耕种,在海上捕鱼,在日落时回家。这是城市,是失去了时间标签的城市,是变幻的无数影像中的一个影像,是一个可能因意念而生的城市。

一粒沙中含三千大千世界。

一朵小花,开放在山坡上,山坡长满了青翠的野草和各样的野花,生气勃郁,色彩纷呈。小花伸展着细长的茎条,在茎条的顶端随着微风轻轻摇曳,花色桃红,像清朗的天空下小花小草们做的一个梦。

这是一个美好的春天,小花每天早晨迎着太阳开放,和蜜蜂儿蝴蝶儿嬉戏,黄昏时候再把柔嫩的花瓣闭上,在星光下做一个梦,度过深邃的黑夜。

小花很快活,一点儿也不担心,它的花期还长着呢,山坡上有许多它的兄弟姐妹。

一个狂风暴雨的夜晚。

第二天清早,风停了,雨住了,太阳照常的出来。

小花没有像平时一样开放。

它的细细的茎被大风吹断了,抛落在枝根外几米远的地方,粉红的花瓣也全被风扯掉了,零落在泥泞的地上,沾满了淤泥,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花蒂连在茎上。

小花的生命结束了。

或者说,做为个体的小花的生命结束了。

然而,这一朵具体而微的小花死了,它的同一种类的小花还在,纵然也有不少跟它遭遇同样的命运,但还有部分依然在暴风雨中存活下来,当清早太阳出来照常开放。

在这山坡外,大地上许许多多的地方,同样有千千万万的同一种类的小花开放。

一个个体的死亡,对这个个体来说是一个悲剧,然而对一个种族来说是无足重轻的。一朵蔷薇凋谢了,千万的蔷薇依然在阳光下开放,九月的蔷薇凋谢了,明年初夏漫山遍野的蔷薇照样在大地上盛开,就是蔷薇这一个花种消失了,依然会有野菊、风信子、桃花、茉莉、栀子花、山茶、迎春花、向日葵。。。这花的种族依然在大地上年年绽放,用娇艳的容颜来装点大地的美丽,吐露着芬芳。

重要的是种族的延续。无论对于植物、动物、还是人类,无不如此。

这是生命的意志。

也是大自然的法则,天地之道。

人类从远古走来,历经多少黑暗时代,遭受多少战争、战乱,千千万万的鲜活的生命像麦子一样成片成片地被收割,流离的人们像猪狗一样到处奔突逃窜,饥荒、瘟疫、暴力,人命贱如草芥,多少生命无声无息的就消失了,连一声低微的叹息呻吟都听不到。

多少如花似玉的少女,刚进入生命的花期,心怀纯洁,憧憬美好,被掳掠、奸污、强暴、轮奸、霸占,最后赤身裸体,被割断脖子或阴部被插上一刀,遗弃泥尘。

每一个个体都是伤痛的,甚至极其怨愤悲惨,一代一代的走来,人类坚韧地存活着,用生生不息的繁衍对抗生命的黑暗惨痛,在历史的轮回中艰难地一点点靠近光明。

对于无数世代的死去的生命,做为个体来说,是不重要的,其意义在于其做为个体和千千万万的个体构成了一个整体而存在。

重要的是人类,做为一个种族而延续。

几一释然了。

在明亮耀目迅捷冲破城市上空的光中,他看到了这变幻流动的信息。

每一个死去的人,灵魂都会脱体而出,在空间中消散,混沌的能量分解复归于混沌,唯有一点不昧的灵光上升融入法界的光明,就像一滴水融入大海,那是归宿,又是起源。

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黑夜。

孔子、庄子、释迦摩尼、耶稣、苏格拉底、爱恩斯坦、尼采。。。

人类的历史的天空,如果没有了这些人的精神的光照,那该是多么黑暗的漫漫长夜!他们就像是一颗颗闪亮的星星,让低着头在地面上行走的人们偶尔能够抬头望见这明亮的星辰,知道做为一个人能够达到的高度,这样,多少增加了一些希望与勇气,来对抗生命的黑暗与幻灭。

无穷世代的人们死去,灵魂中的一点点微弱的光明上升,最终汇成光明的法界,这是人类的大光明,是人类的源泉,也是人类的生命之海,每一个人死后,其灵魂中光明的点都能不灭上升,融入这大光明之海中。

物质的世界是变幻不定的,只有法是恒常。

几一大笑,狂舞,在无尽的光明中。

他终于知道了!

朝悟道,夕死可矣!

我所居兮,青埂之峰,我所游兮,鸿蒙太空,谁与我逝兮,吾谁与从?渺渺茫茫兮,归彼大荒。

 


  
上一章:62
下一章: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我行无住
对《6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