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62
本章来自《城市.寓言》 作者:我行无住
发表时间:2016-08-31 点击数:174次 字数:

 62

转眼两个星期过去了。

妍的情况时好时坏,迷糊的时候像是进入谵妄中,两颊绯红,不时冒出一长串词语,含糊听不清楚,像是和人对话又像是喃喃自语,眼睛发直地望着墙壁,不过几一感觉她根本就是无视墙壁,直透过望向不知哪里的地方。

祝郎中又来了一次,搭了搭脉,摇摇头,几一问去医院有没办法,祝郎中嗤笑,说医院的医生只懂得抽个血拍个X光,像这种三魂五魄的事情,他们懂得的还不如一只鸟。

几一束手无策。

他已毫无办法。

他在妍清醒的时候又去了一次火葬场,小山岗上,那块大石头依然安静地立在那里,既不为谁等候,也不在等候谁,就这么安静地立在时间当中,在那一刻,几一甚至羡慕起大石头来。

没有大黑猫。

没有扫地老伯。

他一动不动坐在大石头上,没有了期望,心里反倒异常的安静。是的,他这次来,心里本不抱什么希望,而更像是一种确认式的终结,以后应该不会再来了,他在城市的时间即将结束,虽然他不知道会以什么方式来结束,他没有了钱,也不想去找什么工作,妍这个样子住在他那里,很快的,他就住不起房子了,他的生活像一辆没有刹车的汽车缓慢但毫不动摇的开向悬崖,而他坐在车上只是看着,一点也没有要想点法子或跳车求生的念头,近了,近了,快要到悬崖的尽头,车子就要掉下去了,会是怎么样呢?他一点都不关心。

就让所有的东西来一个终结吧!

至于妍,他能照顾她的时候一定会照顾她,不能照顾的时候,最多是陪着她一起死,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这就是人生吗?没有什么欢欣、喜悦、斑斓的色彩,倒是一长串的烦恼、疑惑、痛苦、灰色。

真是这样,那生命有啥意义,又有啥留恋之处?

小树林安安静静。

树叶子在微微的风中婆娑起舞。

谁也想不到,在这片平常的小树林中会隐藏着另一个世界的入口。

就让一切随风而逝。

该显现的就会显现,该隐藏的自然隐藏。

生死死生,不生不死,不死不生。

他听到了一个声音。

这声音像是从他极静的心里响起的,又像是有人在耳边说话,竟又像是幻听。这一段时间他经历的奇怪的事情多了,也不以为异,再仔细一听,天地间安安静静的,除了清幽的风吹过,什么都没有。

小山岗上,时间抹去了它的分格线,变成空白的一片,沉浸在这空白的时间中,几一思绪无边漂浮,像天上白云。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            

木末芙蓉花,山间发红萼。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在寂静的时间中,云舒云卷,花开花落,云自悠悠,花自开落,没有人的喧嚣,人事的琐碎,在这定格的画面的一刹,时间化成了永恒。

几一不知道坐了多久,到天空阳光的色彩变得柔和起来,他知道该回去了。

什么都没有发生。

他没有太大的失望。

本来预料之中。

再见了,小山岗。

再见了,小树林。

还有那只大黑猫。

最后,是小蝶。

他苦苦寻找了几年的小蝶。他算是找到了呢还是没有找到?他自己都不知道。小蝶,小蝶,为什么你是小蝶?是庄周晓梦迷蝴蝶的小蝶吗?那谁是庄周?我?如果你是小蝶的话?

                    

                    63

几一在妍胳膊上发现咬痕,深深的,沁出血来,像婴儿咧开的笑口,从胳膊一长串的下来,映在雪白的肌肤上,触目心惊。从咬痕的新鲜度看,是连续好多天了,妍用长袖遮着,几一竟没有发觉。

我受不了。妍哭泣,它就在我身体里面,我没办法把它赶走。它要我跟它走,回到那大厦地底去,我控制不住我的身体,我怕自己真的跟它走了,就死命咬自己的胳膊,那疼痛能让自己清醒一点,可是我怕有一天连咬自己都没用了。我真的很害怕,我不要回到那地方去,就算是死,也不愿意回去。妍连连摇头,眼泪不断流下来。

几一发现,自己除了紧紧抱住她,没法开口说一个字安慰。

夜如此漫长,两人都没法睡觉,眼光光地盯着时间从墙壁上一点点爬过。

凄惨如地狱。

你帮我做最后一件事好不?不知过了多久,妍开口,声音在寂静得几乎凝固的空气中像琴弓般划过。

几一听到了一丝不祥。

帮我找一种毒药,一吃就死的,我不要安眠药,会被救活。妍语气平静。

那就氰化钾了,只要一点点,十几秒就死了。几一也平静地回答。

这是一种异常的状态,两人仿佛讨论的不是死亡,而是一道简单的数学题。

你能找到不?

能。

谢谢你。

 

                  *

在这城市,不管是要买毒药还是杀人的枪支都是很容易的,甚至不需要自己动手,直接买一个人的命。

卖药的是一个文文静静的女孩子,戴着副紫红色边框的眼镜,这药剂可要掌握好哦,不需要太多的,浪费,一点点就够了。女孩细声细气地说。

几一从裤兜里摸出一个小首饰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枚钻石戒指。

没有钱,用这个抵押行不?

女孩拈起戒指,眯着眼睛看。

是挺漂亮的,钻石也挺闪,不过,这东西假的多了去,尤其是到这里来的人。。。你不会是骗我的吧?女孩微微歪着头,开心地笑了。

我是在免税店买的,除非免税店卖给我的是假的。几一也微笑着说。

如果是真的,那就远远超过药钱,如果是假的,这戒指我看着喜欢,也不怎么吃亏,再说,我看你这个人挺老实的,就相信你一回好了。女孩下定了决心。

几一走出店铺,正午的阳光从城市的上空明亮地照耀下来。店铺是在大马路后面的一条小巷子里,拐个弯,就到了大马路上。大马路上车水马龙,行人川流不息,两旁的商店鳞次栉比,一副热闹繁华景象,映衬之下,刚才的一幕实在不像是真的,我看你这个人挺老实的。他想起女孩的话,觉得有种荒谬的感觉,一个去买毒药的人居然被人称赞老实。不过那戒指倒是真的,那是准备求婚到免税店买的,那时还在外资公司上班,这种昂贵的东西能买得起。后来小蝶突然失踪了,这枚戒指和它精美的盒子便被扔到抽屉的角落,没想到,几年后它竟然成了夺取另一个酷像小蝶的女孩的生命的毒药药钱,这种令人心生敬畏的巧合,宿命轮回似的,仿佛上天真有一只看不见的大手在操纵着一切。几一不由得抬头看天,天依然是那么的空旷辽远,也许从天上看下来,地面上人的活动就像蚂蚁一样微小,甚至更小,微尘一样,显得毫无意义吧?几一想。

毒药买到了吗?妍急切地问。

买到了。几一扬手。

就是这东西?可以让我十几秒就结束一切痛苦?妍有点怔怔地说。

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几一说道。

不要。妍用力地摇头,我怕考虑多了会改变主意,我不要因为怕死而改变主意,不要因为怕死而选择堕落,最后连死的勇气都没有。

几一默然。

十几秒,很快的,一点痛苦都没有。妍努力装出轻松的样子,笑,像是安慰几一又像是安慰自己。

这勉力的笑容像刀一样深深刺进几一的心。

我不想让你看到我最后的样子,我会找一个地方,在这里,会给你带来许多麻烦的,你为我做的已经够多的了。妍看着几一,说。

几一摇摇头,现在,多一些麻烦少一些麻烦,对我来说已经没有区别了。

可我还是想一个人安静地走,我想在生命的最后的时间里,让灵魂单独地,对自己的生命做一个忏悔。妍执拗地说。

如果你觉得这样子好,那就这样做吧。

可是,我害怕就是死了,也依然逃不过,他说了,我的灵魂属于那里,就算是我死了,灵魂也一样会往那里去。妍眼睛透出深深的惊恐,他是一个魔鬼,他是不会放过我的,就算是我死了,他也不会放过我。妍啜泣起来。

几一心里迷糊起来,对这些死后灵魂的事,在以往,他是嗤之以鼻的,那时,他以自己是一个科学的信仰者自豪,现在,他的认知被深深地动摇了。

我知道一个地方,他想着措辞,缓慢地说,也许能让你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

真的吗?妍像溺水的人抓到稻草,迅速抬起头。

根据我的认知,应该是真的。。。但是很难向你解释清楚,只能说,它是人死了灵魂可以通向的一个光明的通道,但是并不是所有的灵魂都能通过,但是那个地方具有非常纯正的能量,一种光明的能量,我想你说的那个人是怎样也靠近不了那里的。几一想起来黑猫,那只会说人话,懂得数学的猫。

你带我去那个地方好不好?妍乞求说。

好。

明天就去。

明天?

我还有什么留恋的东西吗?对这个城市,我是恨透了,恨不得今夜就有一场大灾难让这城市变成一个废墟,如果我可以诅咒,我就用我的生命来诅咒,让这座城市今夜沉到大海里去,让它的所有的罪恶和罪人一起沉没到最深最深的海沟,永远也无法重见天日。。。不过几一,你是个好人,所以还是不要沉到海里了,还是我一个人去死好了。

好吧,明天我们一早就去。

谢谢你,几一。

接下的时间妍显得很开心,精神也好了许多,完全和正常的时候一样,她对几一讲了许多话,甚至连小时候记得不记得的事情都说了。

一个兴高采烈的的要参加学校郊游的孩子。几一脑子里闪过这一个句子,心里一阵刺痛。

黄昏的时候,他们下去在村里散步,然后在常去的茶餐厅吃了份快餐,然后回房间。

妍仔细洗了个澡,洗的时间很长,出来时皮肤都红通通的,她说这样明天早上就不用洗了。

她在几一面前换上睡衣,她解开浴巾的时候,赤裸的身体是那么的挺拔曼妙,引人入胜。

几一,对不起,她穿好衣服,坐在床边,歉然说。

几一疑惑地看着她。

今晚我们应该做爱的,拼了命一样的做爱,电视剧里都是这样的,妍柔声说,可是,自从那件事之后,我的身体对正常的性爱完全没有任何兴趣,甚至有一种厌恶,妍的声音痛苦起来,我不想欺骗你的感觉,我想我们就像以前那样幸幸福福地做爱,可是没有办法。

我明白。几一握住妍的手,妍的手依然光洁滑腻,但几一知道,她整个生命已经被严重侵蚀了。

不过到了明天,一切都会结束。妍慰藉说。

是的,一切都会结束。几一重复。

那我睡了。明天要早起呢。妍甜甜一笑。

睡吧,我很快也睡的。

妍睡下,几一把房间的灯熄了,只开了台灯,房间的光线暗下来,暖暖的昏黄,只一会,妍就睡着了,轻柔的呼吸充满了安恬。

几一却一点睡意也没有。

明天,他将带妍去自杀。

这个意象清晰地浮现在房间中,就连想忽视都不可能。

荒谬的真实。

他实在是觉得不可思议。

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的故事,在自己身上发生了,把这事情讲给别人,听的人肯定认为自己是个精神病患者。在城市这样的患者已经很多了,而且呈加速增加迹象。

他想起了千金,如果他在,一定可以理解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他是他在这城市唯一可以倾诉的人,他走了,也把那个唯一可以倾诉的人带走了。突然,他无限想念起千金来,也许是他一个人孤独太久了,有些话他需要讲出来,需要对着一个人讲出来,可是这个人偏偏没有。他一个人站在这偌大的繁华城市,竟然像孤独置身空旷荒野。明天,连妍都将离去,在这城市,他还剩下什么?

他转头看睡在床上的妍,妍睡得那么的安稳,他都有点羡慕起来。

为什么在妍自杀这件事上,他接受得那么理所当然,就像妍开口说去那个地方旅行一样?而他帮她去买毒药,就像是帮她去买一张飞机票一样。

是心里觉得她是个累赘,她这样主动开口是帮了他一个忙让他摆脱了负担?他严厉地审视着自己,让他释怀的是,这不是他的想法。

内心真实的感受是,对生死的感觉淡漠了,对生与死的界线感觉模糊了,好像生一回事死也一回事。

生亦何欢,死亦何惧。

更何况,死,就真死了吗?

生命,到底存在的形态有多少种?

我们所知道的一种,是不是就是全部?

如果不是呢?

 


  
上一章:61
下一章:64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我行无住
对《6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