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戏剧革命 16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8-26 点击数:231次 字数:

16

 

50年代初,中央对文化的控制还十分无力和粗糙。

现代的、封建的和资本主义的艺术形式开始结合起来,产生新的戏剧现象。

梅兰芳是杰出的艺术家,尤为擅长在剧中表现高贵女性形象(解放后,女演员才逐渐出现在传统京剧舞台上)。他的舞台生涯证明演员个人也可以进行艺术创新。

本世纪初,他试验了在京剧中使用现代服饰。到世纪中叶,他扮演的女性享有国际声誉。

新中国成立后,他继续为古老的戏剧增添现代魅力。

他出版了英文版的回忆录,自费录制和拍摄自己的作品。并且从不掩饰自己与好莱坞的友谊。

那时候,剧作家的作品很少有人使用传统戏剧的对白和真实场景。

田汉的《武则天》、夏衍的《赛金花》、吴晗的《海瑞罢官》,这些剧本都是新历史浪漫主义中的代表。

他们的作品都是建立在对封建王朝历史的演绎——历史的回顾上的,并让他们爱恨交织。

在中国,女演员通常是受歧视的。戏子和婊子都被认为在道德上是靠不住的。但她们的表演却极受人欣赏。

此外,和中国其他地方一样,多少个世纪以来,男性剧作家、导演、音乐家才是舞台的统治者。

最近,更是垄断了舞台。

江青认为这是极不合理的现象。

为求得妇女同志真正的“翻身解放”,江青不但四处奔走呐喊,而且身体力行。

江青执意追求表演艺术乃至传统文化的最高意境,现在看来,我们只能从意识形态方面来解释(也许缺乏心理上的解谜)。

在我们的谈话中,江青曾经提到1962年的八屇十中全会。

那是一场经济基础与意识形态方面的斗争。

北戴河会议后,中共中央于1962826923,在北京召开了中国共产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十次全体会议的予备会议,解决农业、商业、工业、计划和党的团结等问题。  

92427日中国共产党第八届中央委员会第十次全体会议在北京正式召开。

毛泽东主持了会议。

参加会议的有中央委员82人,候补中央委员88人。

中央有关部门和各省、市、自治区党委的其他工作同志33人列席了会议。

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彭德怀、习仲勋、张闻天、黄克诚、贾拓夫五人不参加全会。  

924,毛泽东作了关于阶级、形势、矛盾和党内团结问题的讲话,断言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资产阶级都将存在和企图复辟,并成为党内产生修正主义的根源。

毛泽东说,在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整个历史时期(这个时期需要几十年,甚至更多的时间)存在着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存在着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这两条道路的斗争。

被推翻的反动统治阶级不甘心于灭亡,他们总是企图复辟。

同时,社会上还存在着资产阶级的影响和旧社会的习惯势力,存在着一部分小生产者自发的资本主义倾向。

因此,在人民中,还有一些没有受到社会主义改造的人,他们人数不多,只占人口的百分之几,但一有机会,就企图离开社会主义道路,走资本主义道路,在这种情况下,阶级斗争是不可避免的。

毛泽东要求全党,要提高警惕。要进行社会主义教育,要正确理解和处理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问题,正确区分和处理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

不然的话,我们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就会走向反面,就会变质,就会出现复辟。

所以,我们从现在起,就必须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开大会讲、开党代会讲、开全会讲,开一次会就讲,使我们对这个问题,有一条比较清醒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路线。

又说,这种阶级斗争不可避免地要反映到党内来。

会议根据毛泽东关于阶级、形势、矛盾的讲话,批判了所谓“黑暗风”、“单干风”和“翻案风”。

把刘少奇等中央领导人对1960年以来我国出现的严重经济困难形势所作出的实事求是的估计,说成是只讲“黑暗”、不讲“光明”的“黑暗风”,是右倾机会主义;把有些地区为了反对平均主义而采取的包产到户等生产责任制和邓子恢等支持这种责任制的意见,视为刮“单干风”(中共中央已于1982年为邓子恢正式平反),是“走资本主义道路”;把彭德怀为了澄清1959年庐山会议上强加于他的右倾机会主义、反党、反社会主义的罪名,按照党的组织原则,给中共中央、毛泽东写信申诉和为受错误处分的干部平反,视为“翻案风”、“平反风”,是对1959年反右倾的“一风吹”。

会上,康生首先提出,李建彤写的历史小说《刘志丹》有严重政治问题,习仲勋、贾拓夫、刘景范等人曾为小说《刘志丹》提出过意见,是利用小说反党,为高岗“翻案”,是个“反党集团”(党中央已于1980年为所谓“习仲勋反党集团”正式平反)

毛泽东在会上指出:

现在不是写小说盛行吗?

利用写小说搞反党活动,是一大发明,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先要制造舆论,搞意识形态,搞上层建筑。革命如此,反革命也如此。

全会接受了毛泽东关于阶级、形势和矛盾的基本观点,并将它写进八届十中全会的公报。

公报指出:

“在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整个历史时期(这个时期需要几十年,甚至更多的时间)存在着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存在着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这两条道路的斗争。被推翻的反动统治阶级不甘心于灭亡,他们总是企图复辟。同时,社会上还存在着资产阶级的影响和旧社会的习惯势力,存在着一部分小生产者的自发的资本主义倾向,因此,在人民中,还有一些没有受到社会主义改造的人,他们人数不多,只占人口的百分之几,但一有机会,就企图离开社会主义道路,走资本主义道路。在这些情况下,阶级斗争是不可避免的。这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早就阐明了的一条历史规律,我们千万不要忘记。这种阶级斗争是错综复杂的、曲折的、时起时伏的,有时甚至是很激烈的。这种阶级斗争,不可避免地要反映到党内来。外国帝国主义的压力和国内资产阶级影响的存在,是党内产生修正主义思想的社会根源。在对外国阶级敌人进行斗争的同时,我们必须及时警惕和坚决反对党内各种机会主义的思想倾向。”

公报还提出了“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号召。

全会讨论并通过了《关于进一步巩固人民公社集体经济、发展农业生产的决定》和《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修正草案)》。

修正草案在原草案的基础上,作了如下重要修改:

1.农村人民公社的基本核算单位改为生产队(即原来的生产小队)、三级所有,队为基础,三十年不变。

2.明确提出,从发展农业入手,来开展我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要求动员和集中全党的力量,从各方面积极支援农业。

3.各工业部门都必须坚决地把自己的工作转移到以农业为基础的轨道上来等。

会议还讨论并通过了《关于商业工作问题的决定》。决定指出,商业工作的基本点是“发展经济,保障供给”。

商业工作的方针是“为农业生产和工业生产服务,为人民生活服务”。

指出国营商业是主体和领导力量,合作商业是国营商业的有力助手,集市贸易为国营商业的必要补充。

要求通过这三条渠道,大力组织农产品和工业品、农村和城市的交流,稳定和掌握市场,保证计划市场的支配作用和对农村集市贸易的领导作用。

全会还通过了《关于有计划地交流各级党政主要领导干部的决定》、《关于加强党的监察机关的决定》。

全会增选陆定一、康生、罗瑞卿为中央书记处书记。

撤销黄克诚、谭政的中央书记处书记职务。

还增选了中央监察委员21人,候补委员21人。

八届十中全会的正确方面是,继续坚持了对国民经济进行调整的“八字方针”,制定了关于农业、商业等项文件,指出了全国人民当前的迫切任务是贯彻执行以农业为基础、以工业为主导的发展国民经济的总方针,把农业放在首要地位,坚决把工业部门的工作转移到以农业为基础的轨道上来。

毛泽东接受了刘少奇等人的建议,提出了:

“不要因为强调阶级斗争放松了经济工作,要把经济调整工作放在第一位。”

这些对当时国民经济的恢复和发展起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但毛泽东对社会主义社会、国内阶级斗争的分析和结论,把在一定范围内存在的阶级斗争扩大化和绝对化了,标志着他在政治思想上“左”倾错误的严重发展。

十中全会接受了毛泽东的这种观点,对以后党的工作产生了日益深远的影响。 

1962年的八屇十中全会上,甚至还专题讨论了是否允许江青组织对北京市委领导人(包括其他国家领导人)的评论和批判。

江青受到了毛泽东、周恩来、康生和华东局最高领导人柯庆施的支持。

经过5年的不懈斗争,江青终于将旧文化部门的封建卫道士们赶出了领导层,并让年轻人掌握了威力无比的国家宣传机器。

忠诚的红卫兵报导和赞扬了她在文化领域的丰功伟绩。

称赞她的革命样板戏是“让上层建筑真正适应了经济基础”、“世界无产阶级的宝贵财富”、“无产阶级文艺的耀眼珍珠,闪烁着毛泽东思想的光辉”、“江青同志斗争和艺术实践的杰出作品”。

江青所走的革命道路不同于封建帝王对文艺和戏剧的嗜好。

在中国历史上,唐明皇曾在御花园组建戏班,称为梨园。

中国的皇帝,文治武功业绩卓著的,大多才学、艺能不显。而才学出众、技艺超群的,却又多半政绩不佳。

南唐后主李煜书画俱佳又通晓音律,他的词堪称千古绝唱,成为一代词人之冠。

宋徽宗的花鸟丹青、瘦金体书法皆独创一格,成为艺术家、书法家实在当之无愧。

只可惜,这几位著名的才子皇帝恰恰都是亡国之君,也许,才子词人是注定做不好政治家的。

综观中国历史,既有辉煌政绩,又有才能、技艺的全才皇帝似乎还只有一位唐明皇能算得上。尽管他也未能善始善终,但开元盛世的功业在历史上是不可泯灭的。

唐明皇是多才多艺之君。史书上说他性英武,善骑射。通音律、历象之学性英断多艺,尤知音律,善八分书。在这多方面的才艺中,他成就最卓越的应该说是音乐,但最享盛誉却是在戏剧方面。

旧日的戏剧界,即梨园行,认为唐明皇对戏曲有开山之功,所以尊奉他为行业神和祖师爷。

直至解放前,旧戏班还设唐明皇神位,遇年节庆典或收徒谢师都要礼拜祭扫。

梨园二字便是由唐明皇是教习训练歌儿舞女的梨园而来。

梨园界还流传着很多关于唐明皇的传说、轶事,并由此在戏班中形成了一些规矩套子。

传说,唐明皇曾梦见一个长尾巴的老人,领着两个小孩,一个手拿笛子,一个手拿鼓板,老人叫他找些幼年子弟,分成生旦等行当,在请名家编制乐曲,训练他们谈唱歌舞。醒来后唐明皇便封老人为老狼神,封两个小孩为清音童子和鼓板君。老狼神就成了戏班供奉的神灵。

其实唐明皇自小就酷爱戏曲舞蹈。早在690年,武则天执政初的一次宫廷舞会上,年仅六岁的李隆基就曾登台演出。

他男扮女妆,表演了一曲古代舞剧《长命西河女》,博得满堂喝彩。受到武则天的赏赐。

梨园,原是古代对戏曲班子的别称。我国人民在习惯上称戏班、剧团为梨园,称戏曲演员为梨园子弟,把几代人从事戏曲艺术的家庭称为梨园世家,戏剧界称为梨园界等等

梨园,中国唐代训练乐工的机构。

《新唐书·礼乐志》载:

玄宗既知音律,又酷爱法曲,选坐部伎子弟三百,教于梨园。声有误者,帝必觉而正之,号皇帝梨园弟子。

可知为玄宗时宫廷所设。梨园的主要职责是训练乐器演奏人员,与专司礼乐的太常寺和充任串演歌舞散乐的内外教坊鼎足而三。

后世遂将戏曲界习称为梨园界或梨园行,戏曲演员称为梨园弟子。

梨园,原是唐代都城长安的一个地名,因唐玄宗唐明皇李隆基在此地教演艺人,后来就与戏曲艺术联系在一起,成为艺术组织和艺人的代名词。

史载,唐明皇选乐部伎子弟三百,教于梨园。声有误者,帝必觉而正之,号皇帝梨园子弟。宫女数百亦为梨园弟子,居宜春北院。斯为梨园发轫之始。

梨园的来历,在清乾隆时的进士孙星衍与嘉庆九年(1804年)所撰写的《吴郡老郎庙之记》中载;

“……余往来京师,见有老郎庙(:指玄宗)之神。相传唐玄宗时,庚令公之子名光者,雅善(霓裳羽衣舞),赐姓李氏,恩养宫中教其子弟。光性嗜梨,故遍值梨树,因名曰梨园。后代奉以为乐之祖师。……”

现代人李尤白撰写的《梨园考论》中,考证了梨园的来历。

唐中宗705710年)时,梨园只不过是皇家禁苑中与枣园、桑园、桃园、樱桃园并存的一个果木园。

果木园中设有离宫别殿、酒亭球场等,是供帝后、皇戚、贵臣宴饮游乐的场所。

后来经唐玄宗李隆基的大力倡导,梨园的性质起了变化,由一个单纯的果木园圃,逐渐成为唐代的一座梨园子弟演习歌舞戏曲的梨园,成为我国历史上,第一座集音乐、舞蹈、戏曲的综合性艺术学院

李隆基自己担任了梨园的崔公(或称崖公),相当于校长(或院长)。

崔公以下有编辑和乐营将(又称魁伶)两套人马。

李隆基为梨园搞过创作,还经常指令当时的翰林学士或有名的文人编撰节目,如诗人贺知章、李白等都曾为梨园编写过上演的节目。

李隆基、雷海青、公孙大娘等人都担任过乐营将的职务。他们不仅是才艺极高的著名艺人,又是诲人不倦的导师。

诗人杜甫在他的《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一诗中,咏叹公孙大娘的舞姿豪迈奔放,耀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青光。

并在这首诗的序言中说过,有一位书法家名张旭,自从看了公孙大娘的剑器舞,他的草书有了很大的长进。

唐玄宗李隆基依靠这些杰出的创作人员和导演,造就了一大批表演艺术家。

唐玄宗时期(712756年),也就是所谓的开元盛世封建经济和文化的发展,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不仅造就了一批中外闻名的文学家和诗人,在舞蹈和音乐等艺术领域里也取得了杰出的成就。在中国戏曲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梨园,就产生在唐代这块沃土之中。

梨园子弟分为坐部、立部、小部和男部、女部。

坐部一般是优秀演员,乐工坐在堂上演奏,舞者大抵为312人,舞姿文雅,用丝竹细乐伴奏;立部是一般演员,乐工立在堂下演奏,舞者60人至80人不等,舞姿雄壮威武,伴奏的乐器有鼓和锣(即金钲)等,音量宏大;小部为儿童演出队。

此外,还设有舞部,他又分为文舞和健舞。

像这样庞大的编剧,男女兼有的皇家音乐、舞蹈、戏曲学院,出现在一千多年前,不能不说是世界罕见的。

梨园究竟在什么地方呢?

由于时间久远,现已找不出一确切的地址。

有人认为,梨园在今西安市东的临潼县骊山秀岭峡;有的人认为,在今西安市城东南隅曲江池附近,汉武帝所造的宜苑地址近旁的春临村一带,这里植梨树百株;有的人认为梨园在今西安城东北,唐大明宫东侧附近,三华里的午门村;有的人认为在禁苑之中或近旁,今(西安迤逦之北,渭河以南一带);还有人为在今西安城北5华里许的未央区、大白杨村村西等等说法,但不管梨园在什么地方,他确实是培养和训练艺人的场所。

教坊是与梨园相近似的组织,以排演歌舞、百戏为主。

唐高祖李渊时设教坊于禁内。

由于唐代的经济繁荣,加上唐玄宗对音乐、舞蹈的喜好,豢养了乐工数万人,其规模就现在来看,也是相当庞大的,开元二年(714年)玄宗将原来隶属于太常寺的倡优中的音乐人才划出来,专门设立了左右教坊,以教俗乐。左右教坊的责任不同,大致右多善舞者,左多善歌者。

教坊的演员有男有女,女演员居多,像其中的宜春院,就都是女歌舞演员。

宜春院中有不少演员是妓女,从《教坊记》中就可了解妓女们的一些生活情况。

妓女入宜春院,谓之内人,亦曰前头’——常在上(按;唐玄宗)前头也。其家犹在教坊,谓之内人家,四季给米。其得幸者,谓之十家,给第宅,赐无异等。出,特承恩宠者有十家,后继进者敕有司,给赐痛十家。随数十家,犹故以十家称之。每月26日内人母得以女对,无母者则姐姑一人对。十家就本落,余内人并坐内教坊对。内人生日,则许其母、姑、姐、妹皆来对,其对所入是式。

妓女入了宜春院,衣食有一定保障,有的还有宅地,但生活不那么自由,只是每月的26日和自己生日那天,才能见到母亲、姑姑、姐姐等亲人。

女优,初唐也叫散妓

唐玄宗李隆基贞顺皇后传曰:初,帝在潞,赵丽妃以倡幸,有容止,善歌舞。在《新唐书》王琚传中双记载:山东倡人赵元礼有女,善歌舞,得幸太子(指玄宗)。

教坊中最有名的男演员黄幡绰,才艺品德在盛唐时首屈一指。

开元年间,善于表演参军戏,每寓匡谏,有人说:黄幡绰,玄宗一日不见,龙颜为这不舒。平日侍从皇帝,亦常假戏谑,警惕其主,往往解纷救祸,世称滑稽之雄

张野狐与黄幡绰是同时代的人,善弄参军戏,又擅长觱篥(古代管乐器,用竹做管,用芦苇做嘴,汉代从西域传入)和箜篌(古代弦乐器),安禄山作乱,玄宗入蜀,曾与玄宗一起去四川,并一同返回京城,途中为玄宗制《雨霖铃》和《还京乐》二曲。

李可及为咸通年间(860874年)伶官,擅演参军戏,精通音律,善歌唱,腔调凄婉曲折,京城中的少年,争相模仿,称之为拍弹,并编《叹百年》等歌舞,觉得唐懿宗的欢心,曾授予以都知、都都知、威卫将军等文武官职。李龟年、李谟、马仙期、贺怀智等著名乐师。

宋、元、明等朝代都设有教坊司,清雍正七年(1729年)废止,改为和声署,其任务与教坊司是相同的。

马良正胡琴铺 ,曲乐器店铺。

清宣统三年(1911年),京胡技师马良正于琉璃厂东口,创建了制作京剧的店铺。

开业后自任技师并经营,招收了史善明、傅历山、张蓬达、张志敏等徒传授技艺。

1938年,由其子马文元继承父业。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于1956年合并入北京市民族乐器厂。

马良正(18921943年)京胡制作技师,马良正胡琴铺的创建人,出生于广安门外菜户营的一个农民家庭。

因家境贫困,于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经人介绍到琉璃厂文盛斋胡琴铺当学徒工。

出师后,于宣统三年(1911年)在琉璃厂东口立店开业。

他所制作的京胡,闻名遐迩,并与被誉为琴师始祖的孙佐臣以及庚一、鹿五、赵果园等交往甚密。

马对京剧乐器,从选料到工艺等方面都进行了创造和改革。

他革除了琴杆上的三层顶,而且把原来琴杆加粗加长,琴筒缩短,增大直径,从观感到音质音量均进行了更新,达到了比较完美的程度。

著名琴师徐兰沅杨宝忠王少卿等都是定作马制作的胡琴。

1943年,马病逝于北京,享年五十一岁。

 

史善朋(19091961年)系京胡制作师。

原籍通县西集史东仪。初年丧母,弟、妹相继夭亡。

12岁时,因贫困,经姑母保荐,入京于琉璃厂马良正胡琴铺学习制作京胡的工艺。

由于他专心致志的学习和全神贯注的投入,所以是诸徒中之最优秀者。

1930年,已经出师五年的史善朋被天津市久盛斋胡琴铺聘为京胡制作师,二年后回京,在李铁拐斜街西口,以史善朋竹琴社命名立店开业。

他的经营宗旨是:

营业上不贪重利,工艺上精益求精。

严格执行用料精选,工艺精制,规格精确,样式精美,价格合理这四精一合理的承诺,并且为名琴师义务修琴。

为使京胡给人以精美华贵的感觉,在选料和工艺上锐意求新,在要求质地坚实、纹理通顺美观的基础上,发展了琴杆的品种。

如:紫袍、虎皮、芝麻花、鳝鱼黄和花腰横玉带等。为美化装饰琴体,他创造了琴杆上漆,琴筒烤干、整圆,琴轴选用黄杨或黄檀,并镰成簪状、雕以玉春棒花形,组成既适用而又美观的京胡。

为使京胡的音质纯正、音量的适度,他经常到剧场观众席的各方位考证音色对剧情的衬托作用,与琴师切磋对京胡改进思路。

经过实践他悟出了依据地理气候、皮黄之别和琴师的把位力度不同等差异,分别施以工艺,均能达到尽善尽美的满意结果,成为北京地区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以来最著名的胡琴制作师之一。

琴师赵济羹、沈玉才、屠楚材、刘浩亭、杨宝忠何顺信姜凤山、杜奎三、王富芝、周文贵等名家均多操史派胡琴。

史善朋在授徒传艺方面也做出了贡献,他曾先后授徒谭显德、史志义、郑贵荣等八名。其子史致贤在其培育下,在参加北京民族乐器工作的四十余年中致力于研制京胡,不断改进操作方法,继承和发展了史派京胡制作艺术。

1982年,史善朋之孙史优生高中毕业后承祖业,于南新华街挂牌开业。

北京市第一乐器生产合作社 戏曲乐器生产机构。

1954年元月25日,在和平门外南新华街南口(今响铜乐器门市部)建店开业。

始由董玉华、赵金华、高洪章、林万祥、韩凤、张国勤、司德文、梁寿昌倡议并创办。

随即有虎恩林、盖相东、大众、文声斋、史善朋、元音斋、新声斋、声和斋、明音斋、德盛永、德昌永、德利永、德盛昌等作坊和康双全、周发岐、高洪凯、张荣明、刘广巨、张耀清、傅宝利、杨天来、马玉田、周永生、张宝林等二十余名个体劳动者先后参加。

政府派金福林任书记,公推韩凤仪为主任。

此店所生产的都是民族乐器。有二胡、板胡、京胡、京二胡、高胡、中音胡、低音胡、四胡、坠胡、三弦、琵琶、月琴、秦琴、阮、笙、管、笛、箫、海笛、唢呐、扬琴、木琴、板、鼓、梆子、锣、镲、铙钹、钟、磬等三十余个品种。

198010月,并入北京民族乐器厂。

民族乐器购销联营组 戏曲伴奏乐器联合经营企业。

1954年,在宣武区琉璃厂组建。

由文盛斋、文兴斋、马良正、公和兴、友联、古源阁、陈韶轩等七户乐器作坊自愿结合而成。

对所生产的乐器实行联购、联销、联合经营。

1956年,并入北京民族乐器厂。

把子魏和它的创始人 把子魏系戏曲刀枪把子道具的作坊,是忠山号和永平号两个把子作坊的总名称。

把子魏善于承做难度大、工艺精的各种把子。

魏忠山(18991982年),忠山号把子作坊、"把子魏"的创始人。

生于河北省瀑河乡樊村。因家贫于1913年、14岁时,便行乞讨饭来到北京。

为了谋生,他步行讨饭到口外北县等地以廉价购买百灵鸟,再用挑担运回北京贩卖,以次微利糊口。

1915年,经人介绍到东晓市把子赵家学徒,学习制作戏曲刀枪把子技术。

由于他刻苦学习善于钻研,很快地掌握并精通了各种把子制作程序。

1921年出师后,从原籍接来全家,组织二弟永平、三弟永廷以及适龄家属,并招收通县杨国强为徒,在留学路校尉营中段路南宅内建立起作坊,并在西草市107号立店为门市。

1936年后,二弟另立永平号。

由于忠山号及永平号系同胞兄弟,所以两号均以"把子魏"为标记,加之两号制作工艺精美,结构牢固,尺寸适度,很快得到京城梨园界诸多名家及各地同行的赞誉。

由于把子魏所承做的把子坚固耐用,所以演员对打挥舞都能得心应手。

如:杨小楼的大枪、李洪春李万春高盛麟的青龙刀、梅兰芳的双枪、李少春的熟铜双锏、关肃霜的靠旗杆和打出手的十多杆双头枪等,各部件都要求有一定的重量,因此必须选料严格、工艺精确,才能在组装后的成品的总重量上不会有误差。

这些条件,把子魏都能保质保量,如期交活。

在把子的改进和发展上,魏永廷是起着主要作用的,如:《西游记》中的神仙魔怪、《白蛇传》中的鱼鳖虾蟹、八仙人所用的八宝,还有白龙用的鹿筋枪、石秀用的扁担枪以及帐子杆制作等绝活,从设计到制作均出自永廷之手。

19567月,魏忠山率两号合并入北京市剧装厂。

1960年退休,1982年病逝,享年83岁。

 

宝安灯光布景社 是戏曲灯光布景制作厂家。

1931年,由吴保安、吴长海父子在前门外陕西巷56号立号开业。

原名称保安布景社,于1940年扩建,增添了灯光布景,既接受承做加工项目,也经营产品出售和租赁业务,并向租用单位提供操作人员。

先后曾为梅兰芳京剧团、程砚秋京剧团、富连成社、永春社、华北评剧社,莲剧团、中国旅行剧团、北京剧社、上海影剧团等文艺演出团体建立业务关系。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吴长海参加了中国京剧院工作,该社遂告歇业。

 

德华灯光布景社 戏曲灯光布景制作厂家。

1944年,马德山偕弟马德富、马毓辰及子马增晃在南新华街前孙公园二号建厂开业,始称德华电料行。

1952年增设了制景业务,正式改用该名。

承做软硬景片和立体布景、机关砌末,各类灯光以及节光器和配电盘等。

他们还发明了以汽油灯为光源的聚光灯,为无电源场所提供了便利条件。

该店既出售产品也设租赁业务、并为应用单位提供操作人员,常年与鸣春社、荣春社、再雯社及梅兰芳、程砚秋、尚小云荀慧生、马连良、谭富英等京剧团体建立有业务关系。

1960年,合并入三义永戏剧服装租赁社。

 

戏曲服装设计制作师李春北京第一个戏曲服饰设计制作师李春(18731943),字紫阳

祖居北京通县喇嘛庄,后迁往本县辛庄定居。

十七岁来京,经人介绍到宣武门外一家刺绣作坊拜姓韩者为师,学习绘画和刺绣。

韩师和齐白石交往甚密并很受其敬重,因而齐对李也很友善,时常给以指点。

李学艺出师后在中华门(原址在天安门南侧)摆摊出售自绣兜肚嘴和自画的各种花样儿。

当时荣任文化殿大学士的李鸿章,见其技艺精湛,便邀他为本府作画。

清宣统元年(1909年),经李鸿章推荐李为宣统帝登基设计并刺绣华贵可体的龙衣,为此龙颜见喜恩赐重赏。

李将赏资投向京西某煤矿入股,因不善经营赔款倒闭,于是复又自行经营德春厚绣花局。

民国八年(1919年),梅兰芳第一次赴日本演出,所带剧目是《天女散花》和《黛玉葬花》,因苏州制作的戏曲传统服饰与剧中人物不谐调,便请李春来设计制作,此次制作为北京承做戏曲服装之始。

此后有李书舫、李子厚等估衣行家,发现承做戏衣这一行业有前途,便聘李春入股,在前门外西草市七号,开设了第一家"三顺戏衣庄"

李任服装设计师(旧称画活的),收张斌禄和云清山(云是李的表弟)为徒以继其设计事业。

张、云先后收徒何宝善、李小山、宋荣明、张福禄、宋善德、田喜孔、仝善柱、王月山、王恩泽、王敏正、李根等二十余名。唯一被授予戏曲服装大师的高级工艺美术师、七十多岁的老人尹元贞,即李春之再传弟子。

1937年,日本侵略者发动七·七事变,李避乱回到通县辛庄。1943年卒于家中。

 

三义永戏衣庄 是戏曲服饰店铺。

1934年前后,由韩佩亭、韩文祥兄弟聘请服饰设计师何庆昌画活,韩泽芳承做,收徒工李德林、刘林甫等数人,在煤市街78号立店开业。

该戏衣庄曾为梅兰芳、李玉茹、陆素娟等演员以及富连成、荣春社等科班承做戏曲服饰。

1940年,增添租赁业务后,又增加了管箱的数人。

1945年,由韩泽林接任经理。1957年转为公私合营,改称三义永戏曲服装租赁社。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停止营业。

 

裕鸣戏衣庄 戏曲服饰商店。

1935年,由徐德来掌柜,服饰设计刘鸿瑞画活,在鹞儿胡同路南旧福山会馆内立店开业。

主要是制作和销售戏曲服饰,于1947年倒闭。

 

德聚盔头店和李永平技师.

盔头店是为戏曲中的人物制作盔帽和头饰的店铺。

北京的第一家盔头店是于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由一曹姓者出资组建的,店名叫德聚盔头店,地址在今宣武区陕西巷的中段路西。

由于掌柜的姓曹,所以人们都称他为盔头曹。

德聚盔头店组建后,聘李永平为制作技师,招收徒工数人,专门经营、承做戏曲生、旦头饰、盔头、髯口等。喜(富)连成、三乐社、斌庆社、荣春社、鸣春社等科班的头饰用品,大多订做于此店。

李永平(18821958年)。北京戏曲盔头制作技师。

清光绪八年(1882年),生于京郊顺义县羊坊村一个农民家庭。

十六岁时经人介绍,来北京市廊坊头条同义纸活店学徒。

1900年庚子之乱,生意萧条回原籍务农。

1903年,应陕西巷德聚盔头铺曹掌柜邀请,任该铺技师,负责盔头的设计和授徒传艺。

从此,北京开始有了专门制作或经营戏曲盔头的作坊和门市。

李永平是当时京都中首屈一指的技师。

此后,制作戏曲盔头以及旦角头饰,生、净、丑的髯口等方面的技术工人大多出其门下。

1906年,李永平又受聘于永聚盔头铺任技师。

1945年,李永平又接受聚顺盔头铺徐掌柜之邀,任该铺技师。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1955年,聚顺盔头铺合并到北京市戏曲盔头刀具生产合作社。

入社后所有技术工人,按其技术高低标准、评为一至八级,工资也按级别划分为八个等级,最高是八级,工资是八十二元。

李永平被定为本行业全市唯一的特级,称之为终身制的老技术工人,工资是一百元整。

1958年,卒于本单位,享年七十六岁。

 

天盛号盔头铺 戏曲盔帽店铺。

1935年,由周文敏携同全家在前门外赵锥子胡同路北立店开业。

经营软硬头巾,盔头、髯口、旦角的各种头饰等项目。于1955年并入北京市盔头戏具生产合作社。

 

隆盛斋与靴子高隆盛斋是北京市最先开设专门经营戏曲靴鞋的店铺。

此前是由鞋铺或估衣行代为经营。

1920年,有高姓者出资,在大齐家胡同内,以隆盛斋命名立店收徒开业。

自任设计和制作技师,承做并经营厚底、薄底、彩鞋、打鞋、鱼鳞洒鞋、僧道洒鞋、官尖、虎头战靴、方口皂、夫子履、登云履等产品。

凡该店所产靴鞋皆在内壁附有"靴子高"的标记,因此其同行和戏曲界均以"靴子高"称之,隆盛斋反倒鲜为人知了。

后来本市戏曲靴鞋店铺和技术工人,大多出自高家门徒。

1948年前后,因时局动荡而停止。

 

"梨园义地"解放前被称之为"戏子坟",这些茔地都建在外城,如崇文区的"安庆义园""春台义园";宣武区的"潜山义园""安苏义园""梨园义地"等。

著名徽班艺人高朗亭、安徽安庆人,曾掌"三庆班"多年,自1790年(乾隆五十五年)随三庆徽班进京演出后,在京赢得很高声誉,为徽班雄踞北京剧坛开了先声。

随之徽剧在京迅速发展,相继又出现了"四喜""和春""春台""嵩祝""三合""金钰""重庆"等戏班。各个徽班都各有所长,如三庆班的本戏多、四喜班的昆曲好、和春班的武戏优、春台班的儿童演员多,故有"三庆的轴子""四喜的曲子""和春的把子""春台的娃子"之赞誉,时称"四大徽班"

由于徽戏在京受到欢迎,演员也就在此安家落户,便于崇文门外夕照寺西南的四眼井原有的义园旁,又置办了一块茔地,名"安庆义园",它是京城最早的梨园义地。

原义园旁有一关帝庙,年久失修已近荒废,1827年(道光七年)集资重建,并立有碑记,上刻董事高郎亭等及捐资人员姓名、款数与建园过程和管理事宜等。

因是三庆班出面置办的,所以三庆班的演员病故后,大部分人员均埋葬于此。

程长庚弟子傅芝秋、梅巧玲弟子朱霞芬(朱小芬、幼芬之父、斌仙祖父)等亦葬于此。

"春台班"陈孔蒸、蒋云谷等倡议同业集资,于1835年(道光十五年)在左安门内南极庙左侧,购置郭姓荒地16亩为"春台义园"

该义园还建有院墙、门楼、神殿、厢房、井台及界石等,后立有义园碑记,上刻陈长春、唐彩芝、吴桐仙、陈孔蒸、蒋云谷、钱金福40余名捐资者姓名。

1931年,萧长华曾自己出资并亲自监工修缮了"春台义园"

由于来京的徽班演员越来越多,"安庆义园"已不敷用,1857年(咸丰七年),在周瀛的倡议下,三庆班同仁程长庚、余三胜等数十人积极响应,于右安门内盆儿胡同,集资购置了"潜山义园"

"大老板"程长庚于1880年(光绪六年)病故,但他却葬于彰仪门外,没争占义园之地。

徽剧演员来自安徽,昆曲演员来自苏州,由于这些从艺人员在京城定居,亡故后灵柩不便运回原籍,故于1870年(同治九年),慷慨好义的徐蝶仙与朱莲芬、程长庚发起同乡艺员,亦集资置办了茔地,以作安葬孤苦同乡之地。

此举得到梅巧玲、朱莲芬、陈兰仙、杜蝶云、张芷芳等众人支持,众人均慷慨解囊资助,于陶然亭迄西的松柏庵外购置了一块茔地,其地东起许姓茔地,西至龙泉寺外大道;南迄陈姓茔地,北至官道马路,此茔地名"安苏义园"。并立有义园碑记。

民国后,在此长年安息的既有一般演员,也有赫赫有名的艺术家,如:1931年病故的丑角名家王长林1938年病故的"武生泰斗"杨小楼和同年病故的名老旦文亮臣1942年病故的"毛毛旦"宋永珍和童年病故的名老生高庆奎及父名丑高四保,1947年因飞机失事遇难的"四小名旦"李世芳1948年病故的名净金少山等诸多名家。

1932年病故的尚小云之母张文通,"筱翠花"于连泉的父母双亲及夫人陆氏,姚玉芙的父亲,孟小冬的母亲,谭富英的夫人宋氏,丁永利的女儿等也葬于此。

1952年初,因当时梨园公会会长沈玉斌,为创办艺培戏曲学校,开辟练功场地,经梨园公会研究决定:成立由沈玉斌、于永利等组成的迁坟委员会,通知各墓主家属,共同配合将该义园所埋灵柩,全部迁往了大红门集贤村。

另外,位于陶然亭的西南处,曾有一"梨园义地",亦因年久无人照管而逐渐消亡。至此,过去曾称为"戏子坟"的几处梨园义地,均已不存。

 

梨园轶事:

19岁的侯喜瑞已在搭班效力,一天随班去应某王府的堂会戏,可巧两位王爷都点钱金福的活,一个要听他的煞神,一个要听他的马谡,而钱先生怕赶场不及,便把马谡让给了侯喜瑞,侯喜瑞圆满唱完马谡,便找到俞大老板说:我既然替了钱先生的活,那么就该领钱先生的戏份

当时气得俞振庭心里直骂好你个小子。可侯喜瑞领完钱并没有装入自己的腰包,而是亲自送到了钱家。

俞大老板知道真情后,很赞扬侯喜瑞的做法,于是便带他去东来顺吃饭,饭后又领着他到了一家成衣店,指着挂满的大褂说:

小子,拣好的挑,我送你,你做的对!

 

李万春先生对艺术,向来是一丝不苟,谦虚好学。

文革后,他终于回到北京,一次在中山堂演《闹天宫》,请侯喜瑞听戏。

侯老早来了几分钟便到后台看李万春,这时李万春已勾好了脸,见到侯老便请指教。

侯老说:

"别的地方不错,就是嘴没勾出来"(指神态)。

李万春二话没说,抹掉后又重新勾,直到侯老满意。

 

唐朝唐明皇唐玄宗)建立的梨园,这个梨园是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培训演员的地方。

除了请专门的人士来教习,还请当时有名的文人雅士为他们编撰节目,象唐朝著名的诗人李白、贺知章等人都为梨园编写过节目。

这里成了历史上有名的集歌、舞、戏于一体的练习场所。

因此,在梨园这个地方培训过表演行当的都叫梨园行

在这里学习过的都叫梨园弟子

 

京剧界追根溯源就到了梨园这个地方,于是,就用了梨园的名称,世代相传,称戏曲界叫梨园界,这一行业叫梨园行

戏曲演员们为梨园弟子,而有几代人从事这个事业的家庭为梨园世家

过去戏曲界大都是世代相传,子承父业。

这样世世代代的传了下来。因为老祖宗曾是梨园行的艺人,因此,这个家族就被称其为梨园世家

比如京剧界最负盛名的梅兰芳先生的家庭——梅家。

第一代梅巧玲是唱旦角的,第二代梅竹芬也是唱旦角,梅兰芳的伯父梅雨田为琴师,到了第三代梅兰芳更是旦角里的名角,梅兰芳的儿子梅葆玖、女儿梅葆钥,前者唱旦角、后者唱老生。

再举一例:

梨园界有名的谭家。

第一代谭志道是老旦,第二代谭鑫培唱老生,第三代谭小培唱老生,第四代谭富英也是唱老生,而第五代谭元寿则是文武老生,第六代谭孝增又是唱老生的。

像这样的例子在京剧界数不胜数,这些都是有名的梨园世家,弟子们自然也都是梨园弟子了。

 

京剧名家李宝櫆先生,无论京、津、沪、宁,还是东北一带,都知道他是位梨园界多才多艺的奇才。

在他而立之年,北京《立言报》撰文道:

李宝櫆夙以聪明著称,无所不能,无所不精,故得有万能博士之美誉。他在台上台下都是一个罕见的人才。为人尤其热心,磊落不羁,舞台经验宏富,更具有研究性,别人不明白的事,经过他一番思索便能解释清楚……”《中国京剧史》《上海京剧志》的人物专栏里都有李宝櫆的单独条目。

 

古都北京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曾经涌现出不少身怀绝技的梨园弟子。

宝櫆的祖父寿山、父亲菊笙均为京城一代名伶。家学渊博,耳濡目染,在宝櫆咿呀学语时,心田就播下了京剧艺术的种子。而这种子的生命力,是那样的顽强、持久、旺盛、喜人……

一个稚气未脱刚满9岁的孩子,便跟随父母到吉林、哈尔滨、黑龙江等地演出娃娃生和小丑,竟能脱颖而出,深为观众喜爱,被称为九岁红

有一次,到蒙古库伦演出,途经满洲里,当地剧团请他们唱一出,李父因旅途劳累未能登台。

母亲徐淑贤就和宝櫆同演了出《十八扯》。

母亲饰演妹妹孔凤英,宝櫆扮哥哥孔怀

他的面部和脑后都画脸,一出台前后亮相,就引起了全场轰动。

连演三天,场场爆满。

当地剧团送给他们几百斤的大肥猪和几十斤大面包,以作酬谢。

京剧科班里有句口头禅,要问够不够,先学三十六,就是说进了科班,练功受训,吃尽辛苦,由师傅口传心记学会了三十六出戏,再练两年扎实基本功,才能正式搭班唱戏。

李宝櫆幼承家学,功底深厚,并未因会了三十六而满足。

他勤奋苦学,又不耻下问。在艺无止境的坎坷历程中,不停地探索进取,日积月累,他所会的戏不知有多少个三十六了。

李宝櫆腹笥渊博,昆乱不挡。他虽本工老生,但武生、小生、花脸、丑角等均能,尤擅老旦,戏里需要他演什么角色,他就扮什么角色。

他与四大名旦梅、尚、程、荀,四大老生马、杨、谭、奚以及金少山、小翠花、李玉茹、童芷苓言慧珠等都合演过,与高盛麟、裘盛戎、李少春等更是老搭档了。

19338月一个晚上,李宝櫆乘着包车从北京的东长安街向西城急驰,原来戏剧家王泊生在东长安街的吉祥大戏院演出新编历史剧《大屠宫》,王泊生饰汉献帝,请李宝櫆扮吉平

这天,正赶上尚小云在西城哈尔滨戏院演出《奇双会》,特邀李宝櫆扮李奇

两边都无法回绝,他只好在吉祥大戏院演完了吉平,再赶到哈尔滨戏院上演李奇。

他在乘车途中手脚麻利地乔装打扮,做到两不误。

为什么好多名演员对李宝櫆如此厚爱,非他不可呢?

因为不管什么演出,只要有他在就稳成功。

例如李少春在东北演出《两将军》忽觉身体不适,欲借中场改装之际稍事休息,场上李宝櫆饰刘备仅有几句唱,后台暗示他马后(即拖长些时间),他便现编了一段二六,可饰演马超的李少春仍不能上场,他又即兴编了段垛板,才算救了场。

类似这种救场如救火的举动,在宝櫆来说是不胜枚举的。

因此梨园同仁对他宠爱有加,尊称他为智多星、戏博士、活戏典等,他是京剧界十九世纪以来的派演员。

解放后的几度政治风云变幻,不仅给人们也给艺术权威李宝櫆带来了诸多困惑和灾难。

1958年反右期间,他被发配到安徽临淮岗。后由梅兰芳夫人出面,国家文化部行文,组织上派我带着文件三上安徽临淮岗农场商调,1962年秋才调来南通专区京剧团,和夫人沈郦明一起重操旧业当演员。

其时,正值南通专区京剧团演得轰轰烈烈的《火烧红莲寺》受到批判而停演,一时间又拿不出新戏。

正在万般无奈之际,宝櫆先生来了。

他一到,立即走马上任组织大家排练大型机关布景京剧《宏碧缘》。

该剧很快搬上了舞台,观众反响强烈。

于是他又拿起笔来续写二本,仍亲自执导。

这头、二本《宏碧缘》久演不衰,红遍大江南北。

宝櫆先生每搭一班,都要寄才华于笔端,编排新戏。

他先后创作、改编、与他人合作的剧本共有30多个,写了几百万字唱词与道白。

凡是他写的戏都能搬上舞台,与观众见面,因为有戏可看。《剧本月刊》曾发表了他改编的《探阴山》,接着上海人民出版社又发行了单行本。

初出茅庐的李少春,在北京一时没戏演,打不开局面,便请教李宝櫆。

怎么办?

先生一时也彳亍不前。

他信步踱进大祖母佛堂,看到迎面壁上用十八尊罗汉形象组成的对联,上联是紫竹林中观自在,下联是白莲台上现如来

他由此得到启发,编出了神话京剧《十八罗汉斗悟空》,十八罗汉各显神通,分别与孙悟空斗法,好不热闹。

李少春出演孙悟空,大有用武之地。

李宝櫆在前半部戏里饰太上老君,在猴戏老君时,他的许多老生扑技,潇洒有致,更衬托出李少春猴戏绝技。

在戏的后半部,他演睡罗汉,更有创造,在字上大做文章。

先打了一套似太极又似八卦的混合拳,接着连打哈欠,倒地了,又走了几趟拳脚,再次扑地又

把睡罗汉的刻画得淋漓尽致,具体入微。

这出戏不仅在国内轰动,出国演出,也屡获好评。

1940年夏,崭露头角的童芷苓在青岛演出时,正碰上已经成名的吴素秋在青岛另一家戏院上演《纺绵花》。

眼看难以对付,便上北京求援李宝櫆。

先生因人编戏,连夜为她编了出《戏迷小姐》与吴素秋唱对台戏,结果转危为安,胜利收场。

童芷苓的这出戏和李先生为她排的另一出戏《十八扯》,以后到了上海,曾红极一时。

抗美援朝时,先生和唐韵笙根据《东周列国志》上《假途灭虢》的故事,编排了《唇亡齿寒》并和梅兰芳进行义演,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殊不知凡是舞台上的事,李宝櫆没有不精通的,除了制作道具外,他还能做服装、盔头。当年他为李少春编排《十八罗汉斗悟空》,那十八尊罗汉的造型都是他反复琢磨而设计的,每尊罗汉的面具,所执兵刃、靶子等都是他精心创作的。

十八尊罗汉形象各异,体态不同,活灵活现,满台生辉,致使观众目不暇接,叹为观止。

他扮演现代京剧《洪湖赤卫队》的彭霸天,人物造型也是他自行设计的。一出场,就引起观众的新奇之感。

文革后期,一领导班子成员说:

李宝櫆表现不错,可利用他一技之长,让他到学员班教戏。

但在全团大会上宣布了两条:一、对他不许叫老师;二、不许教正面人物的戏,只能教鸠山、栾平、胡传魁、刁得一、刁小三等反面角色。

今天听来令人啼笑皆非,但在当时确是事实。

1979年,上海京剧院来通特邀李老为其改编了全本《吕布与貂蝉》,著名表演艺术家李丽芳前演貂蝉、后演吕布。

李老饰王允并担任艺术顾问。该剧同年秋在上海延安剧场公演,沪上各家报刊及电视台均作报道,又一次誉满申城

198110月,《解放日报》和剧协上海分会举办梅派艺术演出活动。

整个纪念演出盛况空前,梅葆玖、梅葆玥也到了上海。

李老缅怀他曾为其配戏多年的艺术大师梅兰芳,精神抖擞与著名表演艺术家俞振飞演出了当年和梅兰芳多次合作的《贩马记》。沪媒体特地作了报道:著名的硬里子老生,74岁的李宝櫆,近年来曾两次来沪,身手、演技均不减当年,获得内外行一致好评。

1982年春,江苏省戏校多次来通特聘李老去戏校任教,南通市文化局从大局出发而同意。

李老先到各地招生,接着到校执教。

李老教唱戏,先讲所教戏的时代背景、剧情简介、该角色其时之心态,接着谈如何唱,为什么要这样唱,使学生不仅知其然,而且能知其所以然。

这样学生唱时就能以情带声,做到声情并茂,所塑造的角色,演来就能栩栩如生,逼真感人。

李老在教戏时,尤其注重戏德教育。

他编了许多有关格言告诫学生,他认为戏是一棵菜,合拢才可爱

角色不分大小,都要入戏。

配戏不温不火,不搅不抢不拖,见机生情灵活,做到珠联璧合。

记得当年他配唐韵笙在上海天蟾舞台演出连台本戏《十二金钱镖》,二人对唱二黄散板。唐韵笙使了个苦姜丝的拖腔,博得当场4000多观众齐声喝彩。

宝櫆紧接着也使了个苦姜丝,同样掌声四起。

真是煞台上演员,喜煞台下观众。是的,宝櫆在台上时时、处处想着主角。

主角嗓门儿脆,他就冒上;主角嗓子毛了,他就悠着,决不喧宾夺主。

尽量把观众的注意力引到主角身上。

李老教戏育人有方。

和其他老师一道,花了近3年时间,便使这批学生脱颖而出。

他将濒临失传的《太白醉写》《双投唐》《女斩子》等传统剧目亲授给学生。

后这批娃娃到上海天蟾舞台公演,连日满座,十分火爆,广大观众赞叹不已:

原来是李宝櫆先生教出来的学生,名师出高徒嘛!

著名京剧评论家江上行,对戏路宽、戏德好的李老进行了专访,请他谈谈教育这批孩子的心得和体会。

李老根据切身体会,谈了十项高见,先生逐一笔录,以《李宝櫆谈教学心得》为题,收在江的《六十年京剧见闻》里。198612月,该书由上海学林出版社出版、发行。

19877月,李老回北京老家,不料溘然长逝,竟成永诀。

噩耗传来,情何以堪

著名剧作家翁偶虹先生在挽幛中写道:

故人辞我泪滂沱,艺海长航悲逝波。甘作股肱镶整体,时刻肯綮献宏谟。曾歌龙虎《风云会》,更解貔貅《南北和》。剧业正需群宿辅,斗魁何以没银河。

这既是对李老深切哀悼,也是对他艺术生涯的真实写照。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戏剧革命 1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