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48~49
本章来自《城市.寓言》 作者:我行无住
发表时间:2016-08-09 点击数:185次 字数:

48

又一个人被拉出去宰掉了。

这一次来的是一伙人,被拉出去的这一个直接的就被分割成一块块大大小小的肉块,冒着热气,鲜血淋漓的被这一伙人心满意足地买走了。

这一次倒没受到太多的痛苦,

瘦子干脆利落的一刀,就把他的脑袋砍掉了,鲜血从没头的脖子直直喷上去,绽在空中灿烂开放,滚落一旁的脑袋的一双眼睛愣愣地盯着看,象被这绚丽的血花陶醉,一伙人早捧着盘子在旁边等着,瘦子说了,这血是免费送的,不用钱,被砍掉头的尸体被钩在铁钩上,鲜血汨汨冒出,一伙人就拿盘子接着,趁着热气喝下,血很多,有人不够就再接一盘子喝,个个喝得肚子圆圆的,象一群大蚊子,脸上、嘴角都是血迹,殷殷红红。

笼子里的人看得心胆俱裂,虽然这几天来笼子里的人每天都被拖出去一两个,有的更是一会半会死不掉惨叫呻吟,但像今天这样一伙人围着用盘子接血来喝,这地狱恶魔般的场景只在噩梦中才能出现。

庄秀才闭上眼睛,这人世间的惨剧他已不忍再看。这些是人吗?连动物、畜生都已不如,只能说他们是魔鬼。可他们明明就是人,瘦子也是人,可是他们都已变成了魔鬼。自己呢?则变成了两脚的羊,笼子里的人也一样,变成了两脚的羊,变成了食物,变成了一块块的可以卖钱的肉。这是怎么样的人世间!

自己立下的大愿: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现在想来,竟已仿佛是前世之事。朗朗乾坤,清明世界,现已成了群魔乱舞饿殍遍野的大凶乱世,人在其中,命如草芥,朝不保夕,个人之力之渺小,如一粒微尘,个人之性命,如风中之烛随时熄灭,谈何宏伟大志?谈何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一场战乱,轻飘飘的就把人变成了魔鬼,人性之向下,如水之趋于下流,古至今,莫不如此!

他甚至奇怪,瘦子为什么不先把自己拖出去,是因为自己手断了是个残废,连带着肉都不值钱了?他轻笑起来,为自己的这一个绝妙的想法笑了起来,后来是止不住地笑,越笑越觉得好笑,越笑声音越大,最后变成哈哈大笑,笑得前俯后仰,笑出泪来。

他不绝的笑声突兀地在笼子里、在大棚下回荡着,然而没有任何人回应他。笼子里的是心已死,瘦子是已把他当成死人,

天地间,除了他和他的笑声,一切皆已死去。

 

                   49

一几又一次穿过城门,他已不记得从这城门穿过多少次了,如血的夕阳斜照在古城墙上,泛出铜锈色的辉光,映射在水蓝色的天宇下,古城墙恍如死而复生,在这薄薄的光幕中,仿佛传来喧哗的人语声,刀剑相击声,无穷的杀气透过光幕逼迫而来,这是千年的古城墙,无数次的杀戮、攻夺、侵占,连古城墙都在这漫长的争战中忘却了时间,忘却了朝代的变迁,只有那一张张年轻的血性的男儿的脸连同鲜血一同湮灭在城墙下面暗红色的泥土中,那是被无数鲜血浇灌的泥土,无数灵魂咆哮而又深埋的囚禁,每当夕阳西下,那与千百年前同样的光照射下来,古城墙就会重新复活,那些年轻的鲜活的灵魂就会从淤深的泥土中跃上古城墙,挥舞着刀剑旗帜,咆哮呐喊在当日的生死决战中。古城墙在千年的时间长河上载浮载沉,存在而又不存在。

一几站在古城墙下,若有所思。

近来的打坐中,他预感到那一个时间越来越近了,这一次下山的事情很快就会结束,可是,到目前为止,他还不知道这一件事情的界点在哪里。

但是,站在古城墙下,看着城墙上光幕中闪动的人影,他知道,一些东西已经向他展示了。

 

大师,我以为今晚你不来了。小昙见到他,欢喜地说。

小昙穿着条纯白色的超短裙,一双修长的腿在微亮的灯中闪烁着动人的光泽。

和尚是一定会来的。一几微笑,说。

大师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一几摇头。

这你都忘记了?小昙嘟起嘴,说。

和尚真的不知道。

今天是你救我的半年纪念日。小昙一字一顿地说。

哦。一几恍然。

原来,自己下山已经半年了。

所以,今晚我要请你吃一顿好吃的。小昙兴高采烈地,说。

一几失笑,和尚只吃素。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吃素也有很好吃的。小昙得意地说。

 

和尚在山上从未吃过这么美味的东西。一几放下筷子,说道。

大师太可怜了。小昙看着一几说。

食物美味与否都只是口腹之欲,吃完了就过去了,若贪恋食物的精美,便是犯了贪执。一几笑道。

可是每天吃难吃的东西真的很难受呢,小昙以前没有钱,天天吃很难吃的快餐,就是工厂附近的快餐店,三块钱五块钱一份的,那饭里面有沙子,菜里面有报纸和虫子,那时候小昙经常到大超市里看里面卖的烧鸡,看得直流口水。后来赚一点钱了,就天天到超市里买烧鸡吃,一天一只,整整吃了一个月,吃到后来见到烧鸡就想吐。小昙快活地说。

阿弥陀佛,经书上说,执着就是苦。一几说道。

不苦呀,现在我是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开心得很。反而我见大师倒是苦得很。

和尚不觉得苦。

可我觉得。小昙眼珠子滴溜溜地转,大师有什么特别想的东西没有?

和尚没有。

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

小昙站起来,轻盈地转了一个圈,大师觉得我美吗?

美。一几说道。

大师想跟我做爱吗?

啊?

我想跟大师做爱呢,不知大师想不想跟我做爱。不过每一个男人都喜欢和我做爱呢。

这个和尚得想一想。和尚从来没做过这事,不过和尚是知道的,而且山上并不禁止,方丈师父也说一切随心,只是之前从没有人向和尚提出。

那现在小昙向大师提出了,大师觉得怎样?

和尚觉得不妨一试,一来女施主心里喜欢,二来方丈师父说了,对从未体验过的事情有时不妨体验一下,这对修行会有所帮助。

那就这样说了,我们去开房。小昙欢欣雀跃地说。

 

为什么刚才那个人那么奇怪地看着和尚?

没什么,那是因为他没看过和尚来开房,所以才觉得奇怪。

哦,原来这样。

为什么和尚就不能开房?和尚也是人,也喜欢漂亮的女孩,也喜欢和漂亮的女孩做爱的。

女施主说的有点道理。

大师,进来吧。

阿弥陀佛,这房间挺漂亮的。

这是四星级酒店,小昙可是花了大价钱的,只有大师才能有这样待遇哦!

那谢谢女施主了。

一几脱掉僧衣,露出结实的身体和硕大的阳具。

哇,好棒的身材!小昙叫起来,大师说从未做过爱,难怪那家伙看起来呆头呆脑的。

接下来和尚要怎么做呢?

你就躺着不动就行了,其余的交给小昙好了。我一定会让大师满心快活的。

一几仰躺着床上,硕大的阳物直挺挺的刺向天空,小昙脱掉衣服,露出一具光洁的胴体,上床,跨在一几腰上,阴部找到那阳物所在,一点点旋入,噢,大师你那东西太大了,噢,又太硬了,小昙喊着,最后那阳物全部进入,噢,太爽了。小昙大叫起来,开始象一匹奔跑的马一样上下耸动。

这就是男女之间欢爱的快乐吗?感觉是挺美妙的,有一种强烈的快感,让人感到欢愉,更精确地说,是肉体感觉到的欢愉,这欢愉经由肉体的刺激产生,更具体一点,是经由那阳物的刺激而产生的强烈快感,让人惊奇的是,这种经由器官引发的快感居然会这么强烈,难怪世人会对此痴迷,并因此引发无数的争斗和悲剧,这是人世间最大的一种执,也可以说是最古老的一种执,几乎和人的起源一样古老,它深植于人之的本性之中,人类几乎难以摆脱它,过去不会,将来也不会,可是,它就跟别的感官的感觉一样,一旦经由刺激的需要满足了,这种欢愉就会过去,象海浪一样,海水被潮汐的力量推动着,一个有一个的浪头冲上海滩,发出雷鸣般的轰响,溅起满天的水花,可是,海浪过去,大海终将归于平静,这男女之间的欢爱也是如此,欢愉终将会过去,一起都将归于平静,唯一不变的,只有那如如不动的自性,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的自性,噢,好像要到顶峰了,感觉那欢愉到了顶点,一阵猛烈的喷射,感觉那阳物在小昙的子宫里面强烈地震颤,在这一刹那,灵魂好像冲上了云端,肉体仿佛消失了,这是种类似深禅时的感觉,可是,这种感觉从发生到消失太短暂了,只一刹那,便又从云端跌落到地面,这种欢愉随着身体的满足渐渐的沉降消失,这就是我体验到的一个完整的过程,是我在中体验到的男女欢愉的完整经验。噢,我看到了另外的一些东西,那是一幅画面,画面中,自己正和另外一个女人在做爱,哦,那个不是自己,我感觉得到,那个不是自己,而是一个相貌酷似自己的人,我知道了,那个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原来这一切都是有机缘的。一几恍然。

大师,你感觉爽吗?小昙象一枝折断的芦苇伏在一几胸口。

爽,感觉很爽。

我也一样,从来没有过的爽。

哦。

真的。我做妓女这么久,从来都是我让别人快乐,从来没有人让我快乐,我真的太爱大师你了!

听女施主这么说,和尚也感到开心。

大师也爱我吗?

和尚爱女施主,也爱每一个人。

大师爱多少人都没有关系,只要里面有一个是小昙小昙就满足了。

对了,和尚有一些事情想问女施主,女施主能不能下来?

好的。

我们穿上衣服再说可以不?这样和尚不能好好说话。

是因为我的身体很美吗?大师这么说小昙高兴得很。小昙这就把衣服穿上,大师爱问什么都可以。

那和尚开始问了。

大师尽管问。


  
上一章:47
下一章:50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我行无住
对《48~49》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