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长篇
第五章 缘起
发表时间:2016-08-07 点击数:236次 字数:

多伦多的深秋,拉起雨的蓝调,淅淅沥沥地,所到之处,弥漫着淡淡的忧伤。悠长的小道,我和Nolan共撑着一把竹骨绸伞,看枫叶替人垂着红泪。

“Nolan, 你可以不出差吗?我们的baby会挂念你的。”我耷拉着脑袋,钻进Nolan的宽大的外套。“傻瓜……他才两个月大。”Nolan右手撑着伞,左手拨弄我额前的发丝,笑着说。“好吧,我承认,你不在,晚上睡不着。钱是赚不完的,为什么非要接中东这单生意。”我使劲推开Nolan,淋着雨快速向前走,满脸的不悦。Nolan无奈地跟随我的脚步,将我轻轻拉在他身边,笑着说:“不赚钱,怎么助养贵州山区的小朋友。我懂功夫的,不会有危险。”我知道,说服不过Nolan,他和我一样固执。“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我和baby去陪你。”我立刻捂住嘴巴,后悔自己说出如此不吉利的话,低着头,情绪更加低落。此时,Nolan展露出笑容,吻了我的侧脸。

第二天清早,送Nolan上飞机后,就和请了年假的Charlotte一起接飞来多伦多的爸妈回家。Nolan似乎很擅长哄长辈。得知我怀baby有一个月后,他就订了两张机票回中国。他先是帮爸妈换套海景别墅和请个佣人来满足爸妈对外炫耀的虚荣心,接着买菜做饭洗碗洗衣服博爸妈的好感,最后既能和爸爸下象棋,又能陪妈妈逛街挑选衣服。我看着真是自愧不如。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从我见他第一次面开始,他已经有全盘的计划。事实上,我们全家也被他吃定了。

趁爸妈回家休息,没有对我喋喋不休,我和Charlotte开车去看汉武帝时期中山靖王刘胜墓葬品展览。“最近怎么突然对西汉的东西这么感兴趣?”Charlotte开车时突然问道。“大姐,我正在做梦。”我靠在副驾驶小憩一会儿,被Charlotte吵醒,自然是满肚子的埋怨。睁开眼后,摸了摸左手戴的羊脂白玉镯子,刚才梦见自己穿粗蓝色曲裾深衣,被一位金冠华服的年轻诸侯用语言挑逗的画面愈发清晰。“问你话不答,你的心不会也随Nolan上飞机吧?”Charlotte说起刻薄话。“又不是古代那些三从四德的女人,将丈夫奉为天。”我的眼睛向窗外到处闲逛。“不知道是谁,只要Nolan一个严肃的眼神,就乖乖地喝完整碗中药。”Charlotte冷笑。“从今天起,打算偷偷将中药倒掉。谁叫他这么固执去中东的。”我回Charlotte一个眨眼睛笑得扮鬼脸。Charlotte对我这种无聊的报复摇摇头便专心开车。

大约两个小时,我们到了Royal Ontario Museum。Nolan非常反对我去Royal Ontario Museum,因为这家博物馆收藏了大量从中国盗窃的珍贵文物,激起国人的愤怒。他总是能找出拒绝我的任何无法反驳的理由。但是我觉得这些文物只是暂时保存在Royal Ontario Museum,总有一天会回归故里的。中山靖王刘胜墓葬品国际巡回展极其盛大,共展出1000多件文物。不过,令我驻足神往的是长信宫灯。我透着玻璃看这盏设计巧妙的宫灯,不似旁人般惊喜,油然而生一份愁苦。“堇儿,你知道哀家为何赐你这盏宫灯?”我耳边回荡起一个老妇的声音。“七王之乱,宫灯易主,前车之鉴,安分守己。堇儿会谨遵皇祖母教诲。”我仿佛听到自己如此回答。当我努力继续捕捉记忆时,Terrence拿了两杯冰镇的奶茶,打断我的思路:“Jessica,对着长信宫灯发呆。”我转过身去,Simone也站在Terrence旁边,笑容满面。“Terrence, 还不请Jessica饮奶茶。”Simone笑着说。“不好意思,Jessica有了baby,只能喝我这杯热牛奶。”Charlotte端着一杯热牛奶和柠檬茶跑过来。“恭喜你,Jessica。” Terrence和Simone一齐笑着说。

开车回去时,Charlotte一直开心地强调Terrence听到我有了baby眼神失落,而Simone笑容僵硬。我只是随声附和,心绪不宁。如果我告诉Charlotte,我觉得这盏长信宫灯是窦太后赐给另一位王妃的,最后才落到靖王妃窦绾手中,她一定认为我患了产后抑郁症。午饭后,Charlotte在我的央求下陪爸爸妈妈到处逛逛,我留在家休息。“绾绾,你不是说沐浴的时候缺一盏宫灯吗,这盏宫灯送给你。”我梦到自己似乎穿白底紫色祥纹双绕曲裾。“但这是皇祖母赏赐的,太贵重。”另一位样貌模糊的女人道。“太太,该按时喝药了。”菲佣轻轻拍我的肩膀。我靠在床上,吞了一口药,示意菲佣可以离开。接着,我去洗手间将口中的药全部吐出来,并把剩下的药全部倒了。我有些迷惘,为什么要倒掉这些调节身子的药,之前不过和Charlotte开玩笑而已。

我漫不经心地走到Nolan的书房,一排一排书架地找,其实我并不清楚自己在找什么。最后一排书架,一尘不染。浏览名目,《史记》、《汉书》、《资治通鉴》等等,全部是关于汉代历史文化的研究。我好奇地从一层用小篆书写名目的书籍中翻出一本《汉赋》,我竟认得西汉文字,令自己大吃一惊。更惊奇的是,我能把司马相如的《长门赋》一字不漏地背下来,耳畔传来一阵哀怨的琴曲之声,迷迷糊糊地落泪。我终于承认自己自从戴了这羊脂白玉镯子后就不大正常。Nolan呢,我从来不知道他的过去,他有什么家人,如何成为夏国集团的总裁,我居然一点也不打探。越思索,越觉得不可思议。

于是,我send message给Terrence。实在找不到一个friend接受我疯狂的想法。意外的是,Terrence约我去他的私人实验室。我从未知道Terrence有足够的财富在一个隐蔽的地方建立私人实验室。当我看Terrence用瞳孔解锁的时,我隐隐地发觉这是我第二次来到这里。Terrence将我带到一间安装类似CT扫描仪的仪器的房间。他向我耐心解释这座仪器能复原大脑神经存储的碎片的原理。我听得不大明白,但不经意间脱口而出:“Terrence,你觉得我失忆吗?” Terrence神色凝重,他想去握我的手,我却立刻缩回去。“听着,你失踪不是三个月,是半年。半年前,我们曾在这间实验室做一个伟大的实验。”Terrence说完托着脑袋,十分沮丧。“我也想解开疑问。配合这台仪器检测应该有药丸吧?”我格外冷静地说。Terrence整个人有些许颤抖,他隔着钢化玻璃,注视我吞下药丸镇定地躺在仪器上,对着遥控台犹犹豫豫的,咬咬牙还是按了下去。

我的记忆,如水墨画卷,缓缓地在水中展开。我想知道的真相,是我努力祈求上天遗忘的。半年前,殡仪馆里躺着一位性感美丽的模特,叫Charlotte。我和Terrence就在这位安详的睡美人旁边冷战。“你明知道我的车发动引擎有问题,还借给Charlotte!”我的眼睛布满血丝,泪水如止不住的悲伤和责备擦了又擦。“Jessica,我跟你解释很多次,对不住,Charlotte认得你的车钥匙,趁我不注意就拿走了。”Terrence垂丧着脑袋。“你不是保证车上的安全措施足以抵消发动引擎带来的危害吗?如果不是Charlotte临时借车,躺在这里的是我!”看着Charlotte苍白的脸,我歇斯底里地哭起来。Charlotte是上帝恩赐给我的礼物。她拥有着令我妒忌的外貌,喝酒划拳泡夜店样样都会,在男人眼中,是个性感尤物。她很叛逆,耶鲁大学法学系的毕业生,不顾出生于书香门第的父母反对,做自己喜欢的模特行业。也是这份叛逆,鼓舞着长期在爸妈面前阳奉阴违的我不惜一切代价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她常常给人带来快乐,丢三落四是常态,偶尔犯犯小迷糊,做错事爱伸舌头卖萌。如今,上天无情地剥夺我的快乐!不,是我自己亲手毁了这一切。

于是我停止哭泣,无心整理狼狈的样子就打算离开殡仪馆。“你要去哪里?”Terrence拉住我。“去自首。是我和你间接害死了Charlotte。我应该待在监狱里忏悔我的罪过。”我异常激动地说。“你冷静点好不好。你不是希望Charlotte能复活吗?只要能验证穿梭实验成功,你就可以回到今天早上救回Charlotte。”Terrence堵住门口,紧紧地抓住我的双臂。“真的吗?就是为了你的穿梭实验,我才答应同你制造一场意外,利用我昏迷在重症病房的假象,偷偷地穿越到过去。”我抬起头看着Terrence哀求的眼神,一瞬间很想质问他,到底是爱我,还是只当我是小白鼠呢?“这是救回Charlotte,唯一的希望。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Terrence松开了手,像个泄气的皮球,脸上写着绝望二字。“我欠Charlotte一条命,必须还。”我从悲痛和悔恨中挣扎出来,坚定地说。

Terrence带我进入他的高科技私人实验室时,我才知道这个人或许从未真正认识过。Terrence两个月前找我商量过穿越到哪个朝代,我提议去汉武帝登基时,《史记》多少涉略过,加上读初中时百家访谈中王立群读史记的耳濡目染,能基本把握历史的脉搏。我和Terrence分工,他订做西汉的服饰,学习梳发髻,我负责研读西汉历史。其实,我犹豫过,毕竟Terrence重复强调,我们所存在的四维空间只是宇宙中相互交叉的网状空间,小心翼翼地穿越过去所带来的蝴蝶效应只不过是多出一条可以随时间推进的平行空间。如果历史的主流被彻底改变,未来的世界崩塌,那么生出来的是一条宇宙无法消化的平行空间。我可能会永远地被困在这个充满黑暗的空间,不生不死。但是现在,我无所畏惧。Terrence教我穿粗蓝曲裾深衣,帮我梳了汉代流行的坠马髻,正面看上去像披发。“你像极了西汉美人。”Terrence深情地凝望,而我沉默不语。我站在穿梭飞行器,Terrence为我戴上一只羊脂白玉镯子,说:“这只玉镯安装了感应芯片,吸收太阳能自动充电。当你穿越到西汉,穿梭飞行器会留在光径隧道。我会在三个月之内,调整光径隧道,使穿梭飞行器能带你直接回到Charlotte出事的时空。”“还有其他的事情要交代吗?”我冷冷地问。蓦然,Terrence温柔地拥抱着我,在我耳边轻声说:“My heart will go on。”我不敢看他,闭上双眼,心里默念Me too。根据墨菲定律,如果事情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光径隧道突然改变,穿梭飞行器遇到不明阻力停止,或者Terrence花了一辈子也无法将我送回来……天哪,为了Charlotte,我连最后的道别机会都不留给自己。

穿梭飞行器发动时,我闭上双眼,害怕得浑身瑟缩,脑海中浮现出Charlotte的笑容,她总爱说,I dont care who you are, as long as you love me。这句话,我也笑着对Terrence说过,Terrence郑重地在耳边回应,my heart will go on。那时候,我有Charlotte 和Terrence,是世上最幸福的人。我,必须,挽回一切,即使要和天作对。

感觉像过了漫长的一世纪,可怕的黑暗终于被一道亮光而驱散。我睁开眼时,一望无垠的沙漠,瘫在黄沙上,自嘲道:“年度最具创意的死法,穿越到沙漠不带水和干粮。”倏忽,一阵风沙滚滚而来,我以为是沙尘暴,立即扑倒,原来是马蹄声过,虚惊一场。不幸的是,被没有及时收住蹄子的马直接踢伤了额头,眼前一黑,支持不住晕倒了。

等我苏醒后,金色的银杏叶凌乱地铺在我的身上。我舍不得拂去,欣喜地站起来。高耸的青山轻吻着云彩,脸颊红润;碧蓝的天空拥抱着衰草,低头娇羞。“都说塞外风光粗犷,我看到的是侠骨柔肠!”我自言自语道。“姑娘中气十足,肯定没什么大碍。”一位仆人装扮,身材矮小的男子摆着兰花指,音调尖尖的,笑道。“你不会是太监吧?”我好奇地脱口而出。“太监又怎么样。太监也是人。我能服侍公子,是我的荣幸。比起你这个山野丫头,不知尊贵得多。”那娘娘腔摆着兰花指直戳我的胸部,我只好不停后退,一直靠到粗壮的银杏树旁。“佑宁,不得无礼。”一位穿水蓝袖袍,戴长冠,配玉带的男子道。仔细瞧这男子,身材挺拔,皮肤微黑,轮廓分明,那双一眼探不到尽头的眸子如清潭般寒冷。他拱手向我行礼,道:“姑娘,家仆无礼,我替他赔罪。”他的声音是没有温度的,明明文质彬彬的言语,却让人置身于说不出的窒息。“没事。不过,公子撞伤我得赔偿医药费。”我壮起胆子,装出一副冷漠的面孔。他吩咐佑宁取出三串五铢钱给我,目光依旧淡淡的,说不上冷漠也说不上温暖。我一手接过五铢钱一手将三片银杏叶交给佑宁,道:“我不是故意碰瓷的。只是没有钱傍身,真的会饿死的。鉴于你好心救了我,又带我来绿洲,以银杏叶为证,小女子他日必定双倍奉还。”“碰瓷是什么东西……”佑宁还想问个明白,被公子阻止。公子将三片银杏叶收于腰带,向我道别,示意佑宁准备起行。“公子,可不可以借点水给我!”我感觉口中干涩,无奈地喊出。公子下马,取出腰间的羊皮袋,犹犹豫豫,道:“姑娘,这袋水我喝了一口,如果不介意的话……”他话音未完,我抢过水袋,咕噜咕噜下肚,顿时神清气爽,道一句谢谢。这时,他的目光居然有了温度,似夕阳的余晖般含情脉脉。银杏叶如翩翩起舞的蝴蝶,在他与我之间寻找芬芳的花朵。他笑着说:“水囊,留给姑娘吧。”他的声音也有了温度,是大雨洗礼后彩虹出现的温度。

我依靠在银杏树旁,贪图这塞外的静谧氛围,目送两个身影离去。天边的红霞,和加拿大的枫叶一般绚烂,是生命的颜色。我想起了Charlotte和Terrence,不禁落泪。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夏堇
对《第五章 缘起》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