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45~46
本章来自《城市.寓言》 作者:我行无住
发表时间:2016-08-06 点击数:185次 字数:

 45

下山接近半年了,一几走过城市的每一条街道,去过许许多多的地方,看过许许多多的人,城市对他来说已经不再陌生,这个光怪陆离像个万花筒时刻变幻的地方,让他一开始像是走进了一个魔法世界,和山上的简单平静相比,城市就像是一个一刻不得停歇的多动症的孩子,而身在其中的每一个人也无时不受这疯魔之气的影响。他常常怀着惊诧的心对他看到的人,觉得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地活着,那是沦入魔道的一种生活,是灵魂不得安息的折磨,可每一个人似乎都对此毫无察觉并像是乐在其中,在佛经上看到的魔界,仿佛就是现在这个地方的真实呈现。他想念着山上的生活,然而他知道,这是他的一个修行,是他向更高深佛法迈进的一个修行,只有看到众生的苦,才能生起大怜悯,只有看到众生的迷惑,才能生起般若破除迷障,只有看到众生的执,才能生起断离,他的心必须经历红尘的历练,方能迈向更圆满境界,这是一个他必须要独自经历的过程,但是他和山上的连接并没隔断,他能感觉到方丈师父慈悲的眼睛正注视着他,因此,虽身处不知离山上多远甚至身处不知居于何处的城市,他的心都一片泰然,佛经云:纳须弥于芥子。此处何处,俱无分别,也许,城市只是山上的一粒沙中藏的一个世界,此亦可能。

他感觉与他要找的人的联系越来越强烈了,甚至,他能感觉到那一边的痛苦与迷茫跨越时空传过来,然而,他不知他身处何处,这让他生起深深的怜悯,这是另一个自己吗?还是自己的前生,亦或,自己是他的前生?在下山的这一段日子里,他曾经想过这一个问题,但,他和自己的关系是极其紧密的,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在这一个魔界般的世界,灵魂受煎熬,这是无可避免的,他只能向佛祖祷告,在他找到他之前,能够坚持住不堕入魔道,他希望他的祷告能够被他感应到,给他增强一些信心和力量。

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会遭遇到什么样的磨难?

从传过来的气息中,他知道那是一个良善的人,然而缠绕在周围的是一团旋转变幻无法看清的妖异之气,迸发出红黑绿蓝不断变化的光,他努力想要看清楚,然而终究是徒劳,他知道是自己修为不够,如果师父在就好了。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他深深宣了句佛号。

 

                    *

丛林日记 8

不思善时不思恶,哪个是大和尚本来面目?

六祖悟道所作谒曰:

何其自性本自清净;

何其自性本不生灭;

何其自性本自自足;

何其自性本无动摇;

何其自性能生万法。

我们的本来面目是什么?是那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的自性,它以前存在,现在存在,以后也一样存在,就算现在我死在这丛林,我的身体被野兽虫子啃食干净,只剩下一副白花花的骸骨,它也不会消亡,它只会离开我的身体,飘荡上升,进入那大的光明空性,那整体的光明空性,融入其中,就像一滴水融入大海,这滴水将永远不会干涸,这整体的光明空性就是我们每一个单独灵魂的大海,我们的灵魂进入其中,就和我们之前、现在、未来的所有存在过的人类的灵魂联结在一起,我们将体会到整个人类的共同的苦痛、黑暗、希望、抗争和勇气,我们会感到欣悦、慰藉,因为在这整体的人类灵魂中,我们知道人类最终的命运,一定是不断克服自身的自私、狭隘、阴影和黑暗,上升到那光明广大的澄明之境

这个体悟让我充满了喜悦,我行走在丛林中,内心一片平静,因为我知道,我将不会死去。

会死去的仅仅只是我的身体,而我不是这一个身体。

真正的我是这一个空的自性,它不存在时间之中,它超越于时间之上。真正的永恒并不是永恒不断的连续的时间,而是时间的概念消失了,只在纯粹的时间当中,在这纯然的时间当中,灵魂接触到了无限,体味到了永恒。

小鸟在枝头歌唱,昆虫在地上鸣叫,树叶在风中摇动,这一刻是多么的美好,世界完美地呈现出它的真实,而我的灵魂遨游当中,与此刻天空、大地上所有的生灵一起沐浴着这神的喜悦。

不应住色生心,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46

老板,来两斤肉!要新鲜的。一个脸色蜡黄的中年人佝偻着身子走进大棚,对坐在长条案板后面的瘦子说。

瘦子脸色阴沉,把手上的大砍刀往案板上一剁,大砍刀深深陷了进去,现在啥年头,不新鲜的肉还有谁要?说着站了起来。

旁边一个巨大的铁笼,横七竖八地躺着十几个人,双手被绳索绑住,瘦子手里拿着一个长长铁钩,打开铁笼的门,往最前面的人身上一钩,鲜血从锋利的钩尖涌了出来,那人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被铁钩钩了起来。

你这该死的两脚羊,叫什么叫?瘦子叱道,用铁钩拖着那人往笼子外面走,那人吃痛不过,用绑着的双手夹着铁钩,踉踉跄跄跟着走出去。

案板边上有几个大吊钩,用粗绳系着悬下来,瘦子把人拖到钩子下面,用吊钩钩住双手的绳索,用力一拉,把人吊了起来。

说,要哪一块?瘦子说道,把那人身上布条似的衣服两三下一扯,全扯了下来,顿时,那人赤条条地吊在铁钩上,露出干巴巴的身体来。

这只羊怎么这么瘦啊?中年男子凑过来语气不满地说。

啰嗦什么?瘦子喝道,现在什么世道?活着的人哪个不是前心挨着后背的?你去找个胖的回来给我看看!

您说得对!那我就要两斤,割大腿上的吧,那里肉多些。中年男子被瘦子一喝,陪上笑脸说。

十两银子一斤,两斤二十两。瘦子伸出手来。

前些日子不是还五两银子一斤的吗?怎的涨这么多了?中年男子惊呼道。

嫌贵就别买!过两天还要涨呢!你以为弄来这些两腿羊容易吗?瘦子不耐烦地说。

要要要。中年男子赶紧说,从怀里掏出一锭50两的官银,叹息道,没想到那么大的一个孩子只卖了五斤肉的钱,儿啊,爹对不起你。

卖来干什么!留着自己吃,肯定不只五斤肉,再说,孩子的肉也嫩些。瘦子端过来一脸盘,里面盛着凉水,瘦子泼了一些水到那大腿上。

那人被凉水一泼,神智清醒了些,顿时明白将要发生什么,嗬嗬大叫起来。

瘦子手起刀落,锃亮的大砍刀在空中优美划了道弧线,直砍入大腿根上,顺势一拉,一大块血淋淋的肉便落入瘦子手中。

那人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叫,瘦子把肉往秤上一秤,两斤多一两,算便宜你了。

中年男子把肉装进一个布袋子,千恩万谢地走了。

吊着的人痛得晕死过去,身体沉甸甸地挂在钩子上,象卖肉的档口上挂的半边猪肉一样,鲜血泉水般从大腿割掉肉的地方涌出,流注地上。

这天气,两天卖不完,这肉就臭了。瘦子自言自语地说。

笼子里的人惊恐万分地看着这惊心动魄的场面,想到自己即将的命运,有些人紧紧蜷缩成一团,不停打着哆嗦。

他们都是被掳掠过来的,兵荒马乱,饿殍遍野,盗匪四起,有些就打人的主意,把人绑了,当猪肉羊肉的卖掉。而官府正和叛兵在打捉迷藏的游戏,今天你追着我打,明天我追着你打,根本无暇顾及老百姓,任着自生自灭,强横的悍不要命的便乘势而起,勾结在一起象豺狼一样对待比他们弱小的同类。乱世之中,人就变成了野兽,人类世界也变成了野兽世界。

庄秀才蜷着身子坐在铁笼的角落,现在,他也是一只待宰的两脚羊。这一切就像是一场噩梦,一场没完没了的噩梦。他从未想到过自己的人生最后会成为一只羊被关在铁笼里等待顾客上门指定身上那一块肉然后现场鲜割下来,哪怕是最荒谬的梦之中也不会出现这样的情景,可偏偏在现实当中发生了,这种荒谬让他甚至产生了一种出离感,仿佛另一个自己飘浮在身体外面,冷眼看着这一荒谬剧到底要把自己带到何处。

他已无喜无悲。


  
上一章:44
下一章:47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我行无住
对《45~4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