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长篇
第四章 转折
发表时间:2016-08-02 点击数:313次 字数:

一年后的秋天,夕阳的余晖浸透游泳池旁的银杏树,温柔如水。我穿着Nolan的衬衫,靠在银杏树旁,抬眼望满树的金色蝴蝶,随悦耳的风声翩翩起舞,恍若置身仙境。

“Jessica,又对着银杏树发呆。”Nolan下班回来,吩咐菲佣收拾好外套和公文包,就同我一起坐在银杏树下。“我总觉得银杏树想对我说什么。”我将头靠在Nolan怀里,嘴角流露笑意。“它一定在说,有个傻瓜,第一次见面,就中意上我,只是她自己不知道。”Nolan吻着我额角的发丝。“那你呢,为什么会对我这种地摊货情有独钟呢?”我望着Nolan的眼神,希求得到答案。可他像往常一样,深情地吻我,仿佛随时可能失去我,就没有下文了。过一会儿,我见菲佣端来一碗中药,噘着嘴转过身去,而Nolan接过中药后,笑着说:“乖,喝了它,我们才会有baby,还可以找爸爸妈妈和好。”我无法忍受中药的苦味,闻着都头疼想吐。在Nolan的半推半哄下,我勉强咽下去。

夜里,Nolan因为白日工作上的疲劳早早入睡。我偶尔偷偷赤着脚,跑到银杏树下,用Nolan送我的团扇扑萤火虫,或者躺在草地上看星星和月亮,生活如此惬意。这一切源于我爱上了Nolan。刚结婚时,我和Nolan如无必要,绝不开口。我喜欢在银杏树下静静地看书,他估计常常透过书房的窗户监视我。即使睡在同一张床,我也和他保持着距离。毕竟,他毁了我的未来。直到有一次他从中东出差回来,带着因中了流弹而简单包扎的伤口,高烧不退。他坚持不去医院,请了私人医生开一些西药服用。他一直拉着我的手,呼吸微弱,口中不断地重复着“堇儿,不要离开我”。那一刻,从他忧虑的眼神中,我看到他的孤独如望不见底的潭水般彻骨寒凉。我不由自主地去吻他,将他依靠在自己的肩膀,潸然泪下。我,终究还是爱上了他。可我怀疑,我是不是他口中的堇儿的替代品呢?

 第二天,Nolan又出差到中国陕西西安谈生意。我早起做好早餐,和他kiss goodbye就回床上补觉了。接着,频繁来打扰我的Charlotte异常兴奋地敲门。我睡眼朦胧地帮她捣了一杯柠檬汁。“Jessica,赶紧穿上你的战衣,我们去西汉玉器拍卖会。”Charlotte直接走到我的衣帽间,挑选衣服。“大小姐,你对玉器没兴趣,凑什么热闹。”我躺在衣帽间的沙发上,无精打采。“听说Simone会参加才喊你去的。”Charlotte挑了一件深V银片人鱼裙,塞给我。“你是指我高中同学Simone吗?”我坐起来,睡意全无。Charlotte笑着点点头,又帮我选了一对水晶鞋和银白手提包。“哇,那个心机婊果然嫁入豪门了。”我开始愤愤不平。“所以待会儿去拍卖会,她看中什么,你就抬高价格整整她。”Charlotte捂着嘴巴笑。我伸了一个懒腰,对Charlotte眨眨眼表示回应。

穿好战衣,戴上Nolan送的钻石项链,我和Charlotte开着法拉利跑车去了拍卖会。一入拍卖会,记者蜂拥而上,我一时愣住了,Charlotte替我热情地答了所有问题,我冷冷地朝Charlotte瞟了一眼,毋庸置疑,这帮记者是Charlotte引过来增加她的曝光率的。不到一刻钟,一位穿水墨青花旗袍,淡妆化得很精致的年轻女人出现,所有的记者都非常有礼貌地转向她。听说Simone对汉代玉很有研究,不知这次拍卖会有没有感兴趣的玉器……每一个问题,Simone都极有耐心地解答,不愧是海德堡大学医学系高材生。Charlotte坐在我旁边,瞪着专心看拍卖会玉器介绍图文的我,鼓起腮帮子。“乖啦,你刚才也利用我出尽了风头。有报应的。”我笑着说,帮Charlotte 点了一份她最爱的杨枝甘露。“我替你不值呀。你比Simone长得漂亮,IQ也比她高,就是情商太低,当年要不是被她害得失去进入麻省理工的资格,你也是顶级的科学家。”Charlotte咬着吸管闷闷不乐。“现在也挺好的,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不必为一日三餐发愁。而且可以借助阔太太的身份小小报复一下Simone。”我对着远处向我招手的Simone礼貌性地笑一下。“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是你的名言。”Charlotte喝完杨枝甘露,同我击掌。

拍卖会相当无聊,尤其对于我这种融入不了上流社会的人。我几乎靠在Charlotte肩膀睡着。直到拍卖人介绍完一羊脂白玉手镯,喊出拍卖底价三十万加币时,Simone举出加十万加币的牌子,全场沸腾。Charlotte摇醒我,睁开双眸的瞬间,就被这羊脂白玉手镯吸引。“美玉赠佳人”,我的脑海蓦然浮现出熟悉的声音。我含情脉脉地对着这晶莹无暇的手镯,仿佛重逢一位故人。Charlotte使劲掐了我一下,才缓过神来,随意举起加三十万加币的牌子,全场震惊。接着,Simone毫不示弱地举起加六十万加币的牌子,我惊讶不已。虽说黄金有价玉无价,但是这一羊脂白玉手镯只是汉代的普通玉器,没有任何故事,实在不值这个价。未意料到,Charlotte趁我不注意,举起加七十万加币的牌子。“这回好了,花二百万加币买一玉镯。Nolan又多了一个借口逼我那些备孕中药。”我惭愧地低下头,叹气。

拍卖结束后,拍卖人自然是殷勤帮我包装好羊脂白玉手镯送到Nolan的别墅。我打算和Charlotte灰溜溜地离开的。不巧迎面撞上Simone, “Hello, Jessica。如果你想要这只手镯就提前和我打一句招呼,看在老同学的份上,我绝对不和你抢。”Simone十分温和地说。“花两百万加币买心头好,超赞。”Charlotte抢先回答,露出沾沾自喜的笑容。这个傻瓜还认为打赢仗,以Simone的风格,想得到的不惜一切代价,她不过是故意抬高价挖坑让我跳而已。我已经羞愧得满脸通红,拉着Charlotte的衣角示意赶快离开。“怕什么,谁都知道Jessica是个幸福的阔太太。”Charlotte故意提高音调。“真的吗?那我和Terrence当初就不应该隐婚了。”Simone一脸委屈地说。我听到后,眼神估计足够结冰的温度了,淡淡地问一句:“什么时候?”Simone难为情地捂着嘴巴,飘出一句话:“去年夏天。”我黑着脸及时制止了火冒三丈的Charlotte,拖着她匆匆地去停车场。

“Jessica, 你为了Terrence连自由和尊严都牺牲了。他才和你分手不到半年就娶了你的死敌。完全当你是……”Charlotte一路上抱怨着,突然不敢说话。我关闭了引擎,将车停在Nolan的夏国集团总部门口,说:“当我是实验对象而已。他和Simone很相称,都是名校毕业的天才。这样,我永远不会为爱上了Nolan而内疚。”Charlotte下车,她有几个广告要拍。她也知道,我不大容易接受安慰。我一人开车去商城shopping,去海边兜风,心情如天边乌云,积累得很厚却无法成雨。

直到夜晚Nolan发短信说快到家了,我才开车回去。临近家门,我将心中郁结压下去,装作开心的样子,边走边迫不及待地告诉Nolan我又刷他的卡买了新衣服。可当我在书房看到Nolan的时候,他握着拍卖会上竞拍的羊脂白玉镯子,眉头紧锁,说:“这个玉镯你怎么得来的?”我不自主地退后一步,小声说:“只是个普通的汉代玉镯。我觉得眼熟,就买下来了。”他的眼神如寒风般凛冽,我不敢告诉他这玉镯是跟Simone斗气得来的。“如果你觉得整个西汉的玉器都眼熟,是不是要全部买下来!”未意料到,Nolan会如此提高音调质问。他紧紧地搂住我,端来平日里喝的中药,打算强行灌进我喉咙里。我拼命地推开他,药泼了一地,手指也被盛药的碗划伤。“好了,Terrence当我是实验对象,你也待我是替代品!”我看见Nolan浑身的肌肉在微微抽搐,害怕得颤抖。“我知道,你口中的堇儿不是我。我,介意的。但是,你要我喝的中药,即使会有头痛的副作用,我还是会咽下去。”我鼓起勇气吐露衷肠,眼泪歇斯底里地流下来。当Nolan伸手去擦我的泪痕时,我倔强地甩开,跑出了书房。

我不知道能去哪里。看到银杏树时,便靠在银杏树,对着地下的银杏叶发呆。冰凉的风侵略着我的地盘,钻入手指的伤口,我开始咬着嘴唇,瑟瑟缩缩的。忽然,感觉到温暖的手臂靠近我,我固执地避开。“不及时处理,会感染细菌的。”Nolan牢牢地抓住我的手,小心翼翼地在伤口粘上创可贴。我起身离开,却被Nolan绊倒,一把抱住,不住地吻着。“对不住。我太疲累,语气重了。如果你喜欢西汉的玉器,我就每个月买一件给你,好吗?”Nolan温柔地将羊脂白玉镯子戴在我的左手。“我只要这一件。”我扭过头,不去直视Nolan。Nolan咧开嘴笑了,吻着我,将我抱进卧室。

迷迷糊糊地,听到Nolan深情地拨开遮住我眼睛的发丝,说:“堇儿是你,Jessica也是你,我爱的一直都是你。”就像粉色的蔷薇在月光的渲染下变成朦胧的雪花一样,这句我最想梦见的话,大概是幻觉吧。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夏堇
对《第四章 转折》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