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产科医生2》第十七章
发表时间:2016-08-01 点击数:657次 字数:

第十七章

 

曲晋明下班后回到家中,吃过晚饭。把尤盛美和曲兰叫到面前:“盛美,兰兰,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想告诉你们。”

尤盛美应道:“我就知道这些天你有事情瞒着我。”

“我告诉你之后,无论是什么事情,你都要挺住。”

“我没问题,什么事情,你只管说。”

“是个很坏,很不幸的事情,你要有心理准备。”

“爸,你怎么变态吞吞吐吐。”

曲晋明鼓起勇气,说:“兰兰,安德烈被查出有艾滋病。”

“啊?”曲兰有些诧异。

“没关系,安德烈是安德烈,兰兰是兰兰。”尤盛美虽然很震惊,但故作镇定。

“兰兰也感染了。”

“你别胡说八道。这么大个人,没一点正经的。”尤盛美心里知道老曲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但不愿意相信。

“爸,你说的是真的吗?”

“真的。”老曲拿出了化验结果:“你体检的时候,我取了你一点血去化验。”

曲兰勇敢的面对现实,但尤盛美却昏了过去。

“妈,你醒醒!”

等尤盛美醒来时,已经在附属医院内科的病房里。曲兰安慰道:“妈,你不要害怕。艾滋病患者照样可以正常的生活,照样可以结婚。照样可以生出健康的孩子。”

“嘘!不要乱说,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

“好好,保密。”

“你说的是真的吗?”

“你自己就是医生,你难道不知道吗?结婚后,正常的生活,是不传染艾滋病的。只要预防工作到位,是能让孕妇的艾滋病毒与胎儿隔离的。”

“哦,那就好。”

此刻,尤盛美仿佛是一个孩子,而曲兰是父母,在哄自己的婴孩儿。

“妈,我准备今年就找个对象,明年就结婚,后年就让你抱上孙子。”

“好,好。我没事儿了,可以出院了。”

“盛美,等医生再给你检查一下,才能出院。”

“妈,我去一趟洗手间。”

“恩。”

曲兰在卫生间里,失声痛哭。她先是觉得老天不公平,怎么会让自己的上这种病。

曲兰走出卫生间,就遇到了爸爸。

曲晋明问她:“兰兰,肖程会不会有问题?”

曲兰这才突然想起肖程,说道:“爸,我欺骗了肖程。”

“怎么?”

“肖程一直认为,我和他分手之后,才和安德烈在一起的。其实,我和安德烈在一起三个月后,才与肖程分手的。”

“你呀你!不但害了自己,也害了肖程。”曲晋明突然又想起一个人:“还有何晶。”

“兰兰、肖程、何晶,都是我的孩子。都是我最亲的人……”曲晋明眼前一黑,再次晕了过去。

 

在附属医院第一产科,何晶刚作完手术,走出手术室。看到曲院长给自己的留言:让她和肖程在公寓等他。

曲晋明匆匆来到附属医院公寓,何晶、肖程和林娜在等候。老曲脸色十分难看,林娜问道:“干爹,出了啥事儿?”

“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你们说。”

“老师,到底怎么了?”

“肖程,我们全家对不起你呀。”

肖程一头雾水,何晶问道:“到底怎么了?”

“肖程、何晶,告诉你们一个很坏的消息。”

“恩。”

“安德烈患上了艾滋病。”

“啊?!”三人都想到了曲兰。林娜小心谨慎的问:“曲兰是不是……”

“是的,兰兰也感染了。”何晶是曲兰同父异母的姐妹,肖程是曲兰曾经的未婚夫,林娜与曲兰更是亲如姐妹。这对三人来说,犹如晴天霹雳。

四人面面相觑,良久都无人吭声。屋里死一般的寂静。

“肖程,你最好检查一下,有没有感染。”

“老师,我没事的。曲兰和我分手之后,才和安德烈在一起的。”

“兰兰骗了你,她背着你和安德烈在一起,几个月后,才跟你分手的。”曲晋明真希望肖程没有感染,肖程安全了,何晶就没事了。

曲晋明又说:“都是我和盛美把兰兰惯坏了,把你给害了。我们对不起你。”曲晋明给肖程鞠躬。

肖程见老师给自己行大礼,赶紧扶起老师说:“老师,我明天就去检查一下,应该没事的。”

“你保重,我走了。”

曲晋明离开,林娜赶紧追上,说:“干爹,兰兰现在在哪儿?我跟你一起去看看她。”

“暂时不要来,你干妈要我保密,不让我对别人说。”

“对外人保密,我又不是外人。”

“她就是这样,我今天过来,还是瞒着她的。”曲晋明接着说:“先缓几天,下个星期你再来看兰兰吧。”

“好。”

 

曲晋明走后,林娜看着何晶和肖程,问:“你们两个怪曲兰吗?”

肖程没有吭声。何晶道:“我觉得她挺可怜的。”又说:“但愿肖程没感染。”

“我也希望肖程没事。可是万一肖程感染了,你也需要检查。”

“啊?我也有可能会感染?”

林娜又问:“准备去哪儿检查?”

何晶说:“就在我们医院吧。”

林娜道:“在我们医院,需要两三天才能出结果。你们还有心思工作吗?能做好手术吗?”

“那说去哪儿?”何晶低声问道。

“去疾病控制中心检测HIV抗体,一个小时就能出结果。”

“如果万一……”何晶继续。

“林娜说的对,如果我没有感染,那你就不用检测了。如果我感染了,你可以立即检测。”

“明天我陪你们两个一起去。”

“你明天还要上班。”

“我请假。

 

三人来到疾病控制中心。肖程先做了检测,工作人员告诉他们:一个小时之后,来取结果。

三人坐到走廊的座椅上休息,肖程问何晶:“万一是阳性……”

“你如果感染了,我也可能感染,那我们两个艾滋病患者,照样可以结婚。我们可以先在公寓里结婚。”

“如果我感染了,你没有感染,那怎么办?”肖程又问。

“任何东西都分不开我们,包括病毒。”何晶坚定的说。

“那对你太不公平了。”

林娜应道:“即使一方有了艾滋病,照样可以结婚的。正常的夫妻生活感染的几率很低的。并且,我相信,吉人自有天相。”

“但愿吧。”

“对了,你们房子看的怎么样了?”林娜故意换了一个话题。

“这几个星期,看了不少楼盘。有几个不错。”

“哪几个?”

“新区三江新城160和120平米的。”

“我看中了120的,肖程非要买160的。”

林娜问:“新区不是主城区,你们干吗去那儿买房子?”

“新区的房子便宜一些。附属医院新区的分院马上就建成了。到时候,我和肖程都打算去新区分院。”

“哦。”

“关键是首付,掏了首付之后,后面的可以用住房公积金慢慢还。”

“首付够了吗?”

“还差四十万。”

“我和赵新每人借给你们二十万。”

 “借你的钱刚还完。”

“谁让咱俩是闺蜜呐。就这个星期天,我和赵新陪你去看房子。就看那个160平方的户型。”

“你们看我和赵新效率多高,酒宴都定好了,马上就结婚了。你们也要抓紧了。”

肖程说:“我们两个肯定要落在你们后面了。”

“我和赵新的宝宝出生之前,你们两个必须结婚,这是我给你们下的任务,必须完成。”林娜故意把气氛搞的轻松一些。

“啊?你和赵新的宝宝?你肚子里有宝宝了?”何晶问。

“你不要乱说,我还没怀孕呐。”

“那刚才你说你们宝宝。我还以为。”

“我妈妈找人给我们看过了,今年结婚,明年就能生个大胖小子。”

“找谁看的?准吗?”

“不忽悠你,准确率百分之百?”

肖程嘴角微动,微笑了一下。

“肖主任,你不要不相信。十年前,我大表姐就是让王阿姨给看的,当时我大表姐已经怀孕。你猜王阿姨看了生辰八字后怎么说的?”

“那么神秘,怎么说的?”

“不管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都成不了。”

“什么都成不了?”

“都要夭折!”

“啊?她说什么?人家怀着孕,她居然说……”

“是的,她还说,我大表姐三十三岁立子。这是命中注定,谁也改变不了。”

“灵验了吗?”

“我大表姐的第一个孩子,几个月的时候,夭折了。”

“啊?”

“第二个孩子,也没活过一岁,也夭折了。”

“真的假的?你可别骗我。”何晶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真的,我大表姐虚岁三十三岁那一年,又生了第三胎,现在孩子上幼儿园了。这个孩子,肯定能茁壮成长,这是命中注定。”

“太玄乎了。”何晶觉得有点可怕。

“真的假的?”肖程问道。

“句句属实。”林娜认真的说道。

“马上要放开二胎了,你大表姐还能生吗?”

“前几个月,我大表姐和姐夫专门拜访了王阿姨。说想要二胎,能不能生。你猜王阿姨怎么说。”

“怎么说?”何晶和肖程都竖直了耳朵,认真的听着。

“王阿姨告诉他们:我当初不是给你说过了——你命中注定,三十三岁立子。”

“就是如果再生,还夭折?”

“命中注定,谁也无法改变。”

“太可怕了。”何晶偎依在肖程怀里说:“我以后怀孕了,千万不要让这个王阿姨来合什么八字。”

肖程轻搂着何晶的肩膀,说:“没关系,我建议让王阿姨来给咱们看看。”

“我不让她看。”

“好好好,不让她看。”

何晶轻声问林娜:“你真的让王阿姨给看过了。”

“真的,她合了我跟赵新的八字。说我们两个特别般配。儿女双全,明年就能生个大胖小子。过几年,再生个女孩儿。”

“真的?”

“那当然了。结婚之前,两人一定要合八字。这不是迷信,是科学。”

“确实,有很多事情,现在的科学暂时无法解释。”肖程说。

“对了,魏主任也一直想要孩子,你回头跟魏主任说一下。让那个王阿姨看看。”

 

肖程看了一下表,说:“时间到了,我去取结果。”

肖程刚要起升身,被林娜按下:“我去取结果,你好好陪陪何晶吧。”

“好。”肖程坐下,拉着何晶的手说:“如果……”

何晶赶紧用手指堵着肖程的嘴,深情的说:“无论结果如何,明天我们就去领结婚证。”

“万一……”

“没有万一”

“我是说万一我感染了,对你不太不公平了。”

“你坚信,如果你感染,我一定也会感染,这就公平了。”何晶继续说:“答应我,无论检测结果如何,我们明天都去领结婚证,好吗?”

何晶看着肖程的眼睛,肖程应道:“好,我们明天就领证。”

何晶投入肖程的怀抱。

 

林娜拿来了检测结果,看到何晶正与肖程缠绵。林娜吭了一声。肖程与何晶见林娜来了,问道:“是阴性还是阳性。”

林娜把化验报告递给何晶,说:“自己看吧。”

何晶心里想:如果是阴性,林娜应该会很高兴的告诉我们。她让我们自己看,难道是……

何晶有种不好的预感。她接过检测报告。但却不敢正眼去看。

“来,我让看看。”肖程伸手去拿报告,但何晶赶紧用手捂着,不让肖程看。

见此情形,林娜释然的说道:“是阴性,没感染。”

“真的?”何晶问道。

“真的,是阴性。”

何晶长出了一口气,她才敢和肖程一起看结果:确实是阴性。她终于放心了。

 

“你们两个可以放心了。明天可以安心工作了。”

“明天我们不上班。”

“不上班?”

“明天我们要再请一天假,去领结婚证。”

“恭喜你们。但是我只能高兴一半。毕竟曲兰感染了。我心里好难受呀。”

“我心里也难受。”何晶与肖程异口同声。

何晶沉吟了一下,问肖程:“你还记得克瑞斯吗?”

“当然。”

“我们什么时候去美国一趟,看望克瑞斯,还有小丹尼佛。”

“等我们有了房子后,就把小丹尼佛接来。做我们的女儿。”

“好。”

 

在附属医院第一产科,收治了一位长期子宫出血的妇女。入住五十八床。魏丽丽说:“五十八床不是孕产妇,应该去尤盛美的妇科。”

护士说:“五十八床是袁院长在门诊接诊的。她专门交代,让患者入住我们第一产科。”

这时,袁丽颖来了,魏丽丽问她:“媛媛,你抢尤盛美的病人,不怕得罪她吗?”

“丽丽,之前我和你一样,都是专攻高位妊娠。后来我去美国读博士。研究的就是子宫、卵巢和输卵管。妇科产科是一家嘛。”

“出了麻烦,你去应对,我可不想招惹尤大院长。”

在第一产科办公室,袁丽颖与众医生讨论患者病情。袁丽颖说:“五十八床今年四十五岁,子宫长期出血。谁有什么好的建议,以及好的治疗方法?可以谈一谈。”

林娜问:“袁院长,五十八床好像不是孕妇?”

“对,不是孕妇。”

“那应该去妇科病房吧?”

“没事儿,妇科产科一家嘛。”

“林医生,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仅仅是一个子宫长期出血,患者的其他情况我不了解。”

“好,我详细说一下患者的情况。”袁丽颖详细说了一下患者的情况。

林娜说:“袁院长,可以切除子宫呀。患者已经有孩子了。没有生育要求。完全可以切除子宫。”

“但是患者不愿意切除子宫。”

“患者是长期功能性子宫出血,可以切除子宫内膜。”

“对,这是个好办法。不过,传统的宫腔镜电切术的子宫内膜切除的方法,需要对子宫内膜进行预处理。手术复杂,难度大,手术时间长,创伤大,恢复慢。”袁院长说:“我打算采用第二代诺舒阻抗控制子宫内膜切除手术。其有效性、安全性完全优于当今的金标准——滚球电切术的方法。”

“哦。”魏丽丽明白了,怪不得袁院长要抢尤盛美的病人。

“这将是我省首次采用第二代诺舒阻抗控制的方法,作子宫内膜切除手术。”袁丽颖又说:“既然你不想得罪尤盛美,那我就让林娜作我助手吧!”

“好吧。”魏丽丽明白,林娜如果出面,尤盛美看在干女儿的面子上,就不会与袁院长计较了。

袁丽颖又叮嘱道:“丽丽,让尽可能多的产科医生观摩。”

“好!”

最终手术由袁丽颖主刀,林娜作助手。两人走进手术室,袁丽颖对林娜说:“娜娜,这次我主刀。下次你主刀。”

“不行吧。”

“没事儿,诺舒阻抗控制子宫内膜切除手术简单易学。再加上你这么聪明。肯定一学就会。”

“真的吗?”

“当然了。不过你要注意了。手术时间很短,只有两分钟,你要认真学。”

“好!谢谢我的好姐姐。”

不到两分钟,手术就顺利完成。手术之后,袁丽颖对林娜说:“娜娜,我要你帮我一个忙。”

“阿姨,你说吧。”

“这本来是你干妈的病人,被我抢过来了。等会儿你去尤院长的办公室。给她解释一下。”

“没问题,交给我了。”

魏丽丽私下对袁丽颖说:“你也太宠林娜了。以前的曲院长处处护着何晶,你又处处护着林娜。你们俩都是偏心眼儿。”

“我真不明白,林娜这么乖巧、懂事儿、招惹喜欢的孩子,被你们说的那么不堪:顶撞领导、殴打护士。”此时,袁丽颖脑海中,再次浮现出林娜刚被分配到附属医院产科时的画面:林院长把林娜带到袁主任面前,说:“这是第一产科的袁主任。你以后要好好跟着袁主任学习。”林娜鞠躬道:“袁主任好。”

“好好好。如果你愿意,私下里可以叫我袁阿姨,也可以叫我姐姐。”

“袁阿姨好,袁姐姐好!”林娜又向袁丽颖鞠了一躬。

林院长严肃的说:“出了医院,可以叫阿姨。在医院,必须叫袁主任。”

“恩。袁主任好。”林娜又说:“林院长,我能说一句话吗?”

“说吧!”

“袁主任好漂亮呀!”

“恩,是很漂亮。”

 

魏丽丽说:“当时林娜确实挺招人喜欢的。一是刚来工作。二是有他爸爸管教。自从林院长辞职之后,林娜就变得目空一切了。”

“反正我见到的林娜,从来都是一个好孩子。”

“你这是爱屋及乌。”魏丽丽用狡猾的眼神看着袁丽颖,问道:“你是不是暗恋林院长呀。”

“你可别胡说八道呀。我只是欣赏林院长而已,你也知道,附属医院的全体医护人员,都是林院长的粉丝。”

“老子曰:善者不辩,辩者不善。”

袁丽颖接着问:“你看我有没有机会?”

“什么机会?”

“现在林院长是单身,我也是单身。你看我有没有机会。”

“啊?你真有想法?苍天呐!”魏丽丽难以置信,她说袁院长暗恋林院长完全是开玩笑,戏弄她。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机会肯定有。”

“那你看能不能成?”

“那要看三个人:一是林院长;二是他女儿;三是你女儿。”魏丽丽接着说:“当然还要看天,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对,但愿上天佑我。”

“不过很危险的。”

“有什么危险?”

“我们附属医院的全体女医护人员,都暗恋林院长。包括我在内。你如果真的把林院长骗到手了。那你就是全民公敌。你不怕挨黑砖呀!”

“没那么严重吧!”

“远的不说,就说跟你最亲近的吧。我和周护士长都暗恋林院长。我俩会联手整你!”

“你们两个可都是有夫之妇呀!”袁院长做惊恐状。

“有夫之妇,就不能想入非非了?”

两人逗乐之后,笑了起来。

 

附属医院急诊科晚上接到电话,说有人在大街上晕倒。急诊科立即出诊,见一人躺在大街上,医生和护士刚到这人身边,就闻到很大的酒气。急诊车司机、医生、护士三人把这个醉汉抬进救护车。

司机说:“王医生,他只穿了一只鞋,另外一只你去找找。”

王医生和护士下车,在醉汉躺的附近并没有看到鞋。就立即把他拉到了附属医院。

在附属医院急诊科,医护人员对醉汉进行了详细的检查。最后的结果是没有疾病,通过此人的身份证可知,此人名叫戴红兵,年龄65岁。

不一会儿,老人醒来。问医护人员:“这是哪里?”

“这里是三江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急诊科。”

“我怎么会在这里?是谁把我拉到这里的?”

出诊医生向他说明了情况。

戴红兵愤怒道:“我在外面睡的好好的,谁让你们把我拉到这里的?说我有病,对我作检查。”

医生解释道:“通过检查,说明你没病。不过,刚来医院时,你浑身冻的冰凉。出车费和检查费你要支付一下。没多少钱。”

“我好好的在外面睡觉,你们把我拉了过来。打扰我睡觉,应该赔偿我精神损失费。”

“戴先生,天这么冷。即使你没病,在外面过夜会冻坏的。”

“我想凉快,关你们什么事情。”

这时急诊科主任说:“去年的这个时候,就有一个醉汉在外面睡觉,急诊车出车,医护人员被他骂了一通。最后他在外面冻死了。”

“什么,你咒我死呀。”

“我不是这个意思,即使你没病,我们把你拉来,也是预防你出意外。”

这位老人一边穿鞋,一边骂骂咧咧:“你们医院这帮混蛋,老子好好的在外面睡觉。你们却把我拉到这里。还让我掏钱。”

老人突然蹦了起来:“不对,我的鞋怎么少了一只?”

出诊的医生说:“我们抬你的时候,你只有这一只鞋。”

“你们胡说,我有两只脚,怎么会只穿一只鞋。”

老汉在急诊科大吵起来。

“你们赔我钱吧,我的鞋是600块买的。”

王医生说:“如果是我们弄丢的,我可以赔你钱。但当时你只穿了一只,我还专门下车帮你找,没找到。”

护士接着说:“鞋是你自己弄丢的,怎么能让我们赔钱。”

“你们给我听着:一、出车费和检查费我不会掏;二、我在好好睡觉,你们打扰了我,把我拉到医院。马上就春节了,这多不吉利呀。你们要赔偿我精神损失费;三、你们要赔偿我的鞋。”

“你这是无理取闹。”

“是你们无理,你们不讲理,我就闹,闹翻天,让你们医院没法正常工作。”老汉愤愤道:“还是毛主席时候好,现在的人一代不如一代。”

“你冷静一下。”

急诊科主任与医生商议,让他在医院大闹,不利于医院的工作。不如赔偿他钱了事。

有人不同意。急诊科主任说:“钱是为人服务的,钱就是用来解决麻烦的。”

大家都没意见了。

最后,急诊科与老汉达成一致。由于鞋只有6成新,折旧赔偿500元,另外赔偿精神损失费100元。共计600元。出诊的司机、医生和护士各承担200元。并将此事上报院领导,希望医院能报销。

王医生和护士问:“如果医院不报销,怎么办?”

 “应该会报的。”主任说:“如果医院不报,我给你们分担一半。”

 

护士把老汉大闹急诊科的视频发到网上,戴红兵被网友狂批。有人还搜索到他一年多前,因坐公交没人让座,殴打女乘客。公安机关以寻衅滋事和扰乱社会公共秩序,治安拘留他15天,罚款3000元,并对女乘客做出赔偿5000元赔偿。

释放之后,他还愤愤不平:称年轻人就应该给我们老年人让座。并咒骂年轻人和民警。

网友们纷纷骂戴红兵:“这就是当年的红卫兵。”“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

第一产科的医护人员看到网上的评论,纷纷为急诊科的同事鸣不平。

何晶说:“昨天晚上最低温度零下5度,十年一遇的低温。戴红兵外面躺一晚,很可能会冻死。”

小于医生说:“这个老人真可恨,别人救了他,他却不知好歹。”

白荷护士说:“你们没听网友说:他在文革时,检举揭发自己的母亲‘恶毒攻击伟大领袖’,把自己母亲害死了。”

王医生说:“他自己还振振有辞,说自己是舍小家,顾大家。消灭反革命。”

林娜冷冰冰的说:“这个老人没有人性,就不该救他。”

魏主任说:“这个戴红兵无理取闹,讹人钱,是不对。但是我们医务人员,无论他是好人,还是坏人。我们都要救。这是我们医务人员的职责。”魏丽丽虽然也讨厌那个戴红兵,但她作为领导,必须说一些政治正确的官话。

何晶应道:“是呀。半年前,急诊科还抢救了一个罪犯。”

“遇到坏人,我就是不救。”林娜冷冰冰的说:“我就说身体不舒服,需要休息。”

 

附属医院心外科收治了一位22岁患有心脏病的女孩儿,入住五十床。蒋院长对病情详细了解之后,女孩儿问:“院长,请问这个病严重吗?”

蒋院长说:“必须作手术。”

女孩儿问:“手术的伤口有多大?”

蒋院长说:“伤口长20-30厘米。”

女孩儿说:“就算我的病治好了,将来我胸上会有那么长的伤疤,将来谁愿意娶我?我还怎么嫁人?”

父母怎么劝她,她就是不听:“我不作就是手术。能再活个三五年,我也认命了。”

林院长听闻后,告诉蒋院长,五十床可以作胸腔镜心脏手术。

“胸腔镜心脏手术?我院从来没有做过。”

“我来主刀,你作助手。”

“好。”

林院长告诉女孩儿,可以作胸腔镜心脏手术。不但能治好病,而且伤口只有不到两厘米。五六天就可以出院。

女孩儿非常乐意的接受。

林院长成功实施了全省首例胸腔镜心脏手术。在术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林院长介绍了胸腔镜的优点,并且说:“胸腔镜手术不仅仅限于心脏,还适用于肺、肝、食道等诸多器官。以后我院将逐步推广胸腔镜手术。”

 

新闻发布会后,林院长亲自掏腰包,搞一个私宴。宴请诸位院领导,以及产科的同事。林娜、赵新、魏丽丽、袁丽颖、肖程、林守礼一桌,第一产科的其他同事坐一桌,几位副院长坐一桌。林娜非要拉着何晶和她们一起坐,何晶推辞。林院长把何晶叫来,让她坐下。林院长问道:“娜娜,这位第一产科的医生,我以前似乎没见过。”

“她叫何晶,以前是县医院来的进修医生,后来留院转正了。”

“进修医生居然能转正,了不起呀。”

“何晶还是我的闺蜜,还是肖主任的新婚妻子。”

魏丽丽有些不相信:“肖主任与何晶什么时候结婚的?居然不通知我们一声。”

何晶赶紧解释:“刚领了结婚证,等房子交钥匙后,我们再办婚礼,到时候一定通知大家。”

“还有一个没介绍的。”

“爸,这是赵新,是我男朋友。”

“听说谈婚论嫁了?”

“不到俩月就结婚了。”

“我这个爸爸不称职呀,女儿的婚姻大事,居然不知道。”

“林院长这几年一直在国外嘛。”赵新应道。

“娜娜从小就被她妈妈惯坏了。赵新,你可要担待一些呀。”

“恩。”

“有句话叫‘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你们知道,圣人此言的意思吗?”

“歧视女性?”魏丽丽疑惑的问。

林院长看了一眼何晶和肖程,何晶、肖程轻轻摇摇头。

“恰恰相反。而是尊重和关爱女性。”

“不会吧。”魏丽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以后有机会,我会详细解析孔子此言。”

……

 

附属医院新的外科楼建成,大外科搬了新楼。这就腾出了更多的病房给其他科室。原住院部更名为妇幼楼。包括产科、妇科和儿科。产科更是得到扩充:一是由原来的三个科室,增加到七个——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第五、第六、第七产科;二是成立生殖中心,由袁院长负责。袁院长原本是高危妊娠的专家,后来出国研修生殖医学的博士。她重回附属医院的条件,就是成立生殖医学研究中心。袁院长有三个职务:一是生殖中心主任,二是大产科主任,三是副院长。

第四、五、六产科都有了主任人选。只有第七产科待定。

在袁院长办公室,魏丽丽和袁丽颖商议人选:魏丽丽说:“何晶应该担任第七产科主任,林娜担任副主任。”

袁丽颖说:“何晶才刚刚获得主治医师的职称,学历只有本科。而林娜是副高级职称,学历是硕士研究生。”

“我们不应该只看学历和职称。”

“我们附属医院大产科八个科室,何晶是唯一一个二本的本科生。她这么低的学历,我都让她做作副主任。你居然说我只看学历。”

“你说的也有道理。何医生学历太低,难以服众。而林娜不但是研究生学历,而且第一学历是一本。”魏丽丽也觉得,何晶做副职更合适:“好,就听你的。”

“你做主吧。”袁丽颖说:“院领导对咱俩职务的安排,你虽然是大产科副职。但日常管理工作却由你负责。你决定吧。”

魏丽丽思索了一下,说:“现在我的意见也是和你一样,让何晶担任副职。”

林娜与何晶被叫到办公室,袁院长告诉了她们。征求她们的意见。林娜先说:“袁院长,让我们两个做科室主任,有点不合适吧。”

“怎么不合适?”

“我们太年轻,技术也有待提高。”

“何晶,你怎么看?”

“林娜说的对。我们两个自己水平都有待提高,又怎能管理科室,怎能带其他医生?”

“放心吧,有我们两个做你们后盾,够不够?”

“啊?那就试试吧。”何晶低声说。

袁丽颖接着说:“另外,生殖中心人手不够。林娜要来给我帮忙。”

“袁院长,第七产科刚刚组建,就让我做主任,我肯定会手忙脚乱的。再让我去生殖中心……”

“每个星期,来生殖中心一两天,可以吗?”

“好。”

魏丽丽接着说:“很多科室刚刚组建。这个星期天,我们所有人都不休息。”

“恩。”

三人准备离开,袁院长把林娜留下。对她说:“娜娜,你抽空多来生殖科,我给你开小灶。生殖医学可是最挣钱的大热门。”

“还是阿姨对我最好。”林娜问:“丽颖姐,你在美国研修的博士,是生殖医学的哪个方面呀?”

“卵巢和输卵管。确切的说,是女性生殖医学。”袁丽颖继续说:“我以前和丽丽一样,主要是把高危孕产妇救活。现在又多了一个——让她们能生育。”

“哦。”林娜点点头。

“你知道为什么第四、五、六产科只有一个主任,而第七产科有两个主任吗?”

“为什么。”

“多了个副主任,你只分担第七产科一少半的事务,剩下的都甩给何晶吧。”

“阿姨对我真好。”

“明天我就把各个科室的任命意向,提交给林院长。”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小猪笨笨
对《《产科医生2》第十七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