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言情长篇
第三章 交易
发表时间:2016-07-30 点击数:149次 字数:

粉色野蔷薇又爬上院子里的围墙,宛若一只只调皮的精灵为广寒宫的嫦娥准备嫁妆,笑得多么天真烂漫。

我和Terrence的婚礼将在下个月举行。我提议用野蔷薇装饰教堂,但Terrence觉得野蔷薇带刺,怕与神圣的教堂格调不相称。我还考虑过白色绣球花,那一簇簇芳香仿佛从仙境飘散过来。可惜,Terrence有很多英国朋友,白色绣球花虽然在中国代表希望,在英国可是代表绝情。诸如此类不顺意的琐事很多。我央求Charlotte逛了多伦多十几家婚纱店,都没有合适的。Pronovias的欧式复古小拖尾婚纱可望而不可即,荷叶纱裙又略显普通。一向赶着时尚潮流的Charlotte也嘲讽我,不如穿凤冠霞帔,省下挑选的烦恼。爸妈简直当Terrence半个儿子,让Terrence将婚假全部用来度蜜月,全权操办婚礼,当然找我这个闲人当助手打杂。我和爸爸妈妈为婚礼吵了不少架。爸爸偏要花5000加币买个送子观音,妈妈又快递三箱花生和干桂圆。旧时的繁文缛节对我来说,浪费钱和精力,我只想简简单单地和Terrence在教堂交换戒指和宣读爱的誓言即可。

我特地约Charlotte做个SPA 放松一下,才去预约好的照相馆拍婚纱照。Terrence取下眼镜,穿起黑色燕尾服,表情严肃,英伦范十足。我见他笑得勉强,眉头偶尔紧皱,示意摄影师暂时休息一会儿 。“Terrence, 是不是工作上不开心?”我捣了一杯柠檬汁给Terrence。“Professor Yeung 硬塞给我一个实习高中生,教他验证雷电产生假说,理论不错,实验方面真是头疼。我的量子穿梭实验不得不搁置了。 ”Terrence将柠檬汁吞完,愁眉不展。“不如也教我吧,我肯定没他那么笨。”我笑着帮Terrence按摩太阳穴。Terrence将我一把搂入怀里,笑着说:“你去实验室就只会缠着我问一大堆天体物理常识,专心做我的新娘吧。”他的鼻子蹭到我的,吻得很深情,我睁着笑眼痴痴地看他,这一画面恰好被摄影师抓拍,做我们婚房的照片。

过几日,我和Terrence取了婚纱照,顺便开车去实验室看看。刚下车 ,听得一声爆炸,Terrence飞奔过去,而我愣了一下也慌忙赶往。原来Terrence口中的实习生粗心地将模拟雷电实验的电压调得过高,触发Terrence量子实验比较原始的老化设备,引起火灾。所幸,实习生及时逃跑,无人员伤亡。我拨了报警和消防电话,警察找实习生和Terrence录口供,了解整件事。我在实验室附近转了一圈,发现一枚翡翠戒指,想起在医院见到的一个疯子的话,身子打了一个寒颤。

我偷偷地找私家侦探调查实验室爆炸的事情和翡翠戒指的指纹鉴定。据私家侦探所说,翡翠戒指只有我一个人的指纹。我开始怀疑Nolan, 尤其是知道Nolan是Charlotte 所在的夏国集团的总裁,并且是Terrence实验室的独资人。而Terrence提前休了婚假,在家帮爸爸妈妈准备婚礼。他包了全部的家务活,买菜煮饭洗碗拖地洗衣服,连我养的香水百合和勿忘我也照料了。我知道,他嘴上一直说实验室爆炸只是小事,但他将全部身心投入忙碌中来逃避实验室爆炸带来的打击。Terrence是个天才物理兼化学家。他那份对量子穿梭实验近乎疯狂的执著,是最吸引我的。诚然,我崇拜他,喜欢静静地看他在实验室一丝不苟的态度,甚至主动要求做他的实验对象。这次实验室爆炸令他失去了所有过去的量子穿梭实验的数据,一切都要从头开始。看见Terrence萎靡不振的样子,我除了拥抱他想不到其他的办法。我,感到无助。

当我收到Terrence的公司寄来的律师信,悲伤转化为愤怒。信上写道,Terrence应就实验室爆炸的事承担大部分责任,除了解约之外,还应向公司付出五千万加币的巨额赔偿,否则面临刑事诉讼。我将律师信收到手提包中,委托私家侦探查到Nolan的私人别墅住址,便开车前往。

经保镖和女佣的层层通传,我进入了Nolan的私人别墅。Nolan的家采用的是Kaufman的流水别墅设计,添入中国元素,古色古香。未见流水,听得潺潺清音;未瞧花开,嗅得阵阵芬芳。围墙上慵懒散步的粉色蔷薇映照在碧水中,顾影自怜。屏风中的汉代美人半掩团扇,脚下的绣球花恣意开颜,栩栩如生。在菲佣的引领下,我来到Nolan的书房。一排排书架上按照年份摆满密密麻麻的书,感觉被书的海洋所包围。

“等你许久了。”Nolan在紫檀木书桌上小抿一口葡萄酒。“特意从法国酒庄空运回来的,味道还不错。”Nolan笑容满满地将他未饮完的酒杯递给我。我忍着脾气,将酒杯搁置一边,取出翡翠戒指,说:“Nolan,请解释一下为什么Terrence的实验室爆炸现场会有你的东西。”Nolan站起身来,走到我的旁边,盯着我笑:“这枚戒指你要收好,否则下次我不能保证它会不会出现在Terrence手上。”我气得直接将戒指扔掉,将额前的一缕发丝整理到耳后,提高音调,说:“我掌握了证据,你一定会受到法律的制裁。”Terrence俯身捡起翡翠戒指,小心擦拭,笑着说:“知不知道,你说谎之前会思考一下,这时你会拨弄头发。”“要怎样,你才愿意放过Terrence。”我突然整个身子蜷缩着哭泣,像一朵被风雨摧残的兰花。Nolan抓着我的手,强行将翡翠戒指戴到我的无名指,笑着说:“连博同情这招都使出来,接下来是不是想绑架我,傻女人?”Nolan毫不留情地拆穿了我所有的想法,我羞愧得低下头。

我沉默不语,梳理思绪,而Nolan边品着葡萄酒边注视着我。 “你想玩我对不对!”我抬起头恶狠狠地瞪着他,眼角红润。Nolan放下酒杯,眼角堆满笑意,撩撩我的发丝,脱去我的外套,吻我,手指从脖子轻轻滑到腰间。我没有挣扎,只感觉自己颤颤抖抖的。如果能用我的处女之身换回Terrence的平安,值得。尔后,Nolan居然松开魔掌,从抽屉取出一张文件和钢笔,说:“签了它,夏国集团会撤销所有对Terrence的指控。”我认真阅读了文件,文件上写着我嫁给Nolan一生一世,不得离婚,婚后在没有Nolan的允许下,不得私自见Terrence。我将文件甩在桌子上,说:“我不会签的。我可以像妓女一样不知廉耻地用初夜交换。但是绝对不可以一辈子都被你困住!”羞辱和愤怒一齐涌上心头,我开始迈出步子离开书房。“你觉得,网上头条,一代天才科学家烧炭自杀,如何?”Nolan将葡萄酒一饮而尽。我站在书房门口停住脚步。我生病时,Terrence对我不离不弃,而且将爸妈当作自己的亲人一样照顾。如果不是因为我,Terrence根本不必承受失去量子穿梭实验数据的痛苦。如果能用一生的自由偿还他的未来,我不可以自私地say no。我转过身去,果断地签约。然而Nolan收敛起笑意,甚至藏着愤怒,难道他妒忌Terrence?他将我抱在桌子上,扫去碍眼的东西,开始吻我的脖子,一件一件地剥去我的外衣,丝毫不理睬我急促的呼吸和不适的疼痛感。我闭上了双眼,脑海中仍然闪现出他粗暴地对待我的一幕,只是我们似乎穿着西汉的服饰。我大概出现了幻觉吧。

一个月后,我和Nolan草草结婚,没有酒宴,没有祝福。爸爸妈妈为了Terrence和我大吵一架回中国了。我央求Charlotte抽时间去安慰常常把自己关在实验室的Terrence。我知道,所有认识我的人,都当我是一个肮脏的人,包括Terrence。

我不敢出门,待在Nolan的私人别墅,看着粉色蔷薇花轻松地爬出围墙,在向我炫耀。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夏堇
对《第三章 交易》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