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产科医生2》第十六章
发表时间:2016-07-29 点击数:1209次 字数:

第十六章

 

林娜与赵新商量:“现在伊利莎娜还有什么短板吗?”

赵新说:“短板,应该没有了吧?”

“真的没了?”

赵新思索了一会儿,说:“如果非要找短板,还有两块,一个是生殖科人工受精的医生需要外聘;二是没有专业做人流的医生。”

“目前的情况,生殖科的医生外聘比较合适。这块儿先不提。”林娜说:“产科医生都不愿意做人流。”

“确实。。”

“你看附属医院,有专门的计划生育科:专门做人流、上环和绝育手术。”

“恩。”

林娜又问:“那你有没有考虑过广告效应?”

“什么广告效应?”赵新有些疑惑。

“全省作人流最知名的是谁?”

“当然是贾主任了。”

“现在伊利莎娜医院有两个活广告——曲院长和你赵院长。如果再把贾天舒挖来,那就三个活广告了,作人流也更方便。”

赵新没有应答,林娜继续说:“现在作人流的女孩儿越来越多,伊利莎娜很需要一个权威,像产科曲院长一样的权威。”

“你说的很对,不过挖附属医院的墙角,不太好吧。”赵新还是有些犹豫。

“你不是也被挖来了吗?”

“我不是被你们挖来,是主动来的。”

“贾主任作人流确实全省第一。但计划生育科的医生,只要职称到主治医师的,任何一个技术都可比肩贾主任。”

“恩。”

“那贾主任如果跳槽,对附属医院没有什么损失。”

 

曲晋明拿到了曲兰的化验结果——阳性。他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仿佛若无其事。但他不知道该怎么告诉曲兰和尤盛美。

曲晋明想对女儿说明她已患艾滋病,但都欲言又止。

在伊丽莎娜副院长办公室,曲晋明突然又想起了肖程——曲兰会不会把艾滋病传染给肖程?我一定告诉肖程。曲晋明拿起电话,找到肖程的号码,却始终没有打出去。

 

赵新和林娜请贾天舒吃饭。表示希望贾主任能来伊利莎娜,会专门设置一个计划生育科。由他担任主任,并兼副院长,工资是原来的两倍,还有股份。

“股份?多少股份?”

“只要您来,就有2%的干股。只要工作满5年,2%的干股就转为真实股份。”林娜说。

“比我现在工作高两倍?还有2%的股份?”贾天舒确认一下。

“对!”赵新应道。

“还有其他别的吗?比如说,安家费?”

“10万安家费。”

贾天舒思索了半天说:“工作的事情,毕竟是大事儿,我回去好好想一想,再跟媳妇商量商量。过几天,给你们答复。”

 

何晶的病人三十六床顺利分娩出一名女婴。几个月后,该女婴被查出主动脉严重狭窄,需要手术治疗。入住了新生儿外科二十八床。

何晶去新生儿外科看望患儿时,见家属哭泣。问后才得知没钱作手术。何晶看着哭泣的家属和病床上的患儿,顿生怜悯。她拿出100块钱递给孩子父亲大牛,大牛死活不接。何晶费了好大劲,硬塞给他后,就回第一产科了。

在第一产科办公室,魏丽丽开完晨会,问谁还有问题。何晶起身说:“魏主任,现在新生儿外科二十八床主动脉狭窄,需要手术。”

魏丽丽问:“当初孩子母亲的剖宫产手术,是你主刀的吧?”

“对,当时是三十六床。”

魏丽丽道:“现在孩子已经转到新生儿外科了,不归我们管了。”

何晶答道:“现在家属没钱给孩子做手术。我们是不是给她捐款。”

魏丽丽先是冷眼看了一下何晶。然后问在场的医护人员:“大家怎么看?”

有医生道:“是新生儿外科的,我们是不是有点儿多管闲事?”

何晶道:“我们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林娜道:“何医生,如果每个患者都向医院哭穷,我们是不是都要捐款。”

“林医生说的对,患者一哭穷,我们就捐款,那我们就喝西北风了!”

“是呀。”

见大家都不肯捐款,何晶只得作罢。

下班后,何晶向肖程提及此事。肖程说:“实在不行,可以在网上发起募捐。”

“恩。”何晶点点头。

第二天,何晶带肖程一起看完大牛及其女儿妞妞。肖程说:“牛师傅,何医生打算帮你在网上募捐,你看可以吗?”

“好好,谢谢何医生。”

“牛师傅,您把银行卡和身份证拿出来,我照个相。还有孩子的病例和诊断书。”

大牛证件和各项资料,何晶用手机照片。

临走前,肖程也给妞妞捐了1000元。

下班后,何晶在互联网上发帖子求助,希望人们都献出爱心,给这名女婴和家属捐钱。

 

贾天舒邀请魏丽丽和郑伟到家里做客。魏丽丽给孩子买了衣服和礼物。

魏丽丽问长问短,很是亲切。

寒暄之后,贾天舒说了赵新和林娜邀请他去伊利莎娜,还说待遇很诱人。希望征求一下他俩的意见。

魏丽丽和郑伟没有心理准备,想了半天。魏丽丽说:“老贾,我对民营医院还是不太信任。不过我对赵新和曲院长很信任。”

“对民营医院不信任,是不让我去伊利莎娜;对赵新信任,是让我去伊利莎娜。这不是前后矛盾吗?”贾天舒又问:“郑院长,你怎么看?”

郑伟说道:“丽丽的意思,也是我的意思。”

“伊利莎娜给的待遇,确实很高。不过工作的事情是大事儿,你俩给我拿一个主意吧!”

两人思索了半天,没有吭声。

贾天舒问:“丽丽,如果伊利莎娜来挖你,让你去,你会怎么办?”

“我肯定不会去的,一是我对民营医院不太信任;二是在附属医院,我已经是副院长了。”

“但是我仅仅是个计划生育科主任。”贾天舒接着说:“郑院长,如果是你,你会去伊利莎娜吗?”

“我肯定也不会去的,我现在是省二院的副院长,兼大外科主任。”

“可我还是小主任呀。”

“那曲院长可是附属医院的常务副院长,他都去伊利莎娜了。”贾天舒没完没了。

魏丽丽解释:“曲院长是因为有私生女的丑闻,没法在附属医院待下去了。”

“现在人家曲院长,可是伊利莎娜的第二大股东。”

魏丽丽和郑伟彻底明白了,贾天舒真的很想去伊利莎娜。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

郑伟说:“既然你让我们给你拿主意,就是信任我们。不如这样,你先对林娜说:自己很想去伊利莎娜,不过你对她们医院的情况不了解。不知能否适应新的环境。暂时做伊利莎娜的外聘专家,过几个月,如果适应了伊利莎娜的工作环境。再去。”

“好好好。”就这样了。

郑伟接着说:“你留有余地,伊利莎娜就会给你开出更好的条件。”

“确实好。还是郑院长有办法。”

 

没过几天,大牛的女儿就募捐到了50万元。新生儿外科二十八床妞妞的手术十分成功。新生儿科的医护人员也给何晶点赞,家属向何晶鞠躬致谢。

何晶在网上回复:“感谢诸位爱心人士,现在患儿妞妞的手术非常成功。只要人人都献出一份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大牛还专门写了一份感谢信,新生儿外科主任让人把信贴在医院的信息栏上。

 

伊利莎娜医院给医护人员作每年一度的体检,曲兰抽血之后离开,曲晋明把试管里曲兰的血倒进另一个试管一些。去做艾滋病检测。曲晋明拿试管,手不停的哆嗦。

在伊利莎娜餐厅,曲兰问道:爸,你最近整天心不在焉的,也不关心我的婚事,不催婚了。

曲晋明应道:对了,兰兰,最近有没有心意的帅哥?

当然有了,不过是我一厢情愿。

是谁呀?居然看不上我们家兰兰?

赵院长呀。

啊?赵新……

嘘!知道就行了,别说出来。

你可不能胡思乱想,赵新是林娜的男朋友,他俩都快结婚了。

我当然知道了。他如果不是林娜的男朋友,我一定会出手的。

对赵新,你想都别想。

好好好。我不想。曲兰不耐烦的看了爸爸一眼。

 

妞妞手术三天后,网上曝光,患者家有三套房子,总价值500万以上,还有很多银行存款。病人家属的行为系骗捐。

记者得知后,专门去患者村子做了调查,调查的结果是:患者家确实有三套住房,村里一套,三江市有两套。还有宝马车一辆,生活富裕。

司法机关介入后,查明患者家除了价值500多万的三套住房外,还有数百万的银行存款。并且查明,网上募捐的幕后黑手是附属医院第一产科的医生何晶。何晶和家属一起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

何晶被医院停职,林娜带何晶一起找林院长。林娜敲开了院长办公室的门,林院长请二人坐下。

林娜开门见山:“爸,这件事情,何晶是无辜的。”

林院长不吱声。

林娜道:“尊敬的林院长,您怎么不说句话呀?”

“说什么?”

“对这件事儿,您的态度,其他院长的态度。”

林院长看了何晶一眼,说:“何医生是什么态度。”

何晶应道:“我愿意接受医院对我的一切处罚。”

“好,你们去忙吧!”

何晶看了林娜一眼,林娜又道:“爸,这件事情,何晶会不会被医院开除?会不会被吊销从医资格?”

“法院还没判呐,你让我咋表态?”

林娜走到林院长身边,抱着他的胳膊,撒着娇道:“爸,你就给我透个信儿吧。求求你了。”

“我说一下我的态度吧:只要法院判定何晶诈骗罪名成立。无论是否缓刑,肯定要开除,还可能被吊销从医资格。”

林娜看了何晶一眼,何晶深吸了一口气。

林娜接着问:“如果何晶被判无罪呐?”

“如果被判无罪,那行医资格应该能保住。”

“那会不会被医院开除?”

林院长思索了一下,道:“未可知呀!”

林娜花重金为何晶聘请了上海的著名律师,最后患者家属被法院判处诈骗罪。何晶被判无罪。

事后林娜斥责何晶:我们医护人员的职责是:病人掏医疗费,我们治病。不要在舍己为人了,否则是无法生存的。

 

医院开会,讨论对何晶的处罚决定。林院长说:“何医生,你私自在网上募捐,欠妥。由于你的道德绑架,新生儿外科的医护人员都捐了款。她们中有多少是真心捐款,又有多少被你绑架之后,不得不捐呢?”

新生儿科金主任道:“林院长,捐款都退回来了,我们都没有损失。处罚就免了吧。”

林院长道:“患者一哭穷,我们就捐款。我们医护人员还怎么生存?!圣人云:过犹不及。你明白吗?”

“恩。”

“魏院长,你看怎么处罚何晶?”

“您给个意见。”

林院长思索了一下:如果在产科内部,就交给魏丽丽处罚了。现在影响到了新生儿科,以及全院。就应该医院来处罚。林院长说:“扣除本月奖金,本月季度奖扣除一半,年终奖扣四分之一。还要写检查,通报批评。”

林娜起身道:“林院长,你对何晶的处罚太狠了吧!她完全是一片好心,是想帮患者。”

林院长看了一眼李院长,李院长说:“林院长曾经说过,不在其位,不谋其政。魏院长,医院对何晶的处罚,你有意见吗?”

魏丽丽想替何晶说话,但见院领导态度坚决。只得作罢:“没意见。”

“何医生,你有意见吗?”

“我接受医院的处罚,我没意见。”

 

这天,林娜在附属医院妇产科门诊坐诊。

一位女子在丈夫陪同下来到诊断室。丈夫看了看她的胸牌,说:“林大夫,我媳妇腿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你来看看是咋回事儿?”

林娜说:“您叫我林医生就可以了。叫林大夫,我不习惯。”

“我们北方人,就是尊称医生为大夫。和尊称工人是师傅是一样的。”

“哦,好吧。”林娜开始咨询患者病情,经过检查,林娜说:“应该是紫斑。”

“严重不严重?”

“就是缺铁导致的,补补铁就可以了。”

“林大夫,不会有大毛病吧?”

“你如果不放心,可以验一下血,看看是不是缺铁。”

“好。”

林娜给患者开了化验单,递给患者丈夫,并说:“化验结果出来后,你们不用排队了。直接来把化验单给我就可以了。”

“好。谢谢林大夫呀。”

林娜按了按钮,门外的电子屏上显示,36号周丽君,然后电子点名:“36号周丽君,请到2号诊室。36号周丽君,请2号诊室。”周丽君被丈夫搀扶着,走进了林娜的诊室。

林娜问:“咋回事儿?”

病人丈夫说:“林医生,我媳妇昨天早上开始头晕,恶心。吐了好几次。”

“昨天都不舒服,怎么今天才来医院?”

“昨天我们去了一院内科,内科主任检查不出病因。还让我们作了一大堆检查。”这时,丈夫拿出检查结果。递给林娜。

丈夫一边递,一边说:“这是脑CT,这是核磁共振,这是胸片,这是验血化验单,这是心电图,这是……”

丈夫补充道:“所有检查都正常。”

林娜问道:“以前有没有突然晕倒过。”

周丽君说:“有过。”

“有过几次?”

“去年也有一次,前年好像也有一次。”

“现在有什么感觉?”

“头晕,恶心。特别不舒服。半小时前,刚吐了一次。”

“昨天到今天,吃过什么药?”……

经过一番详细的问诊之后,林娜说:“你闭上眼睛,双手向前伸平。”林娜作出了示范动作——像电影中僵尸一样把双手向前伸平。

周丽君刚作出动作,突然晕倒,头向前扒。林娜赶紧扶着患者。

林娜说道:“脊椎动脉供血不足。”

“恩?”病人和丈夫都没有听清。

林娜又重复一边:“查出病因了,是脊椎动脉供血不足。”

“哦,脊椎动脉供血不足。”丈夫喜忧参半。喜的是终于查到病因了,忧的是脊椎动脉供血不足是很容易治的病,还是不治之症呀?

周丽君问:“林医生,我们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呀——脊椎动脉供血不足。”

丈夫也问:“这个病好不好治?用不用住院?”

林娜说:“不用住院。你们输液吧,我给你开三天的药。第一天是葛根素加甘露醇。后面两天只输葛根素就可以了。”

“这两天没好好吃放吧?”

“吃不下饭,吃了就吐。”

“我再给你加点营业液,补充补充营养。”

“好好。”

林娜开完了药方。

丈夫问道:“不用再作检查了?”

“刚才我已经检查过了。”

丈夫说:“林医生,你刚才问我媳妇的话,和昨天一院内科主任问的一模一样。”

“恩?”

“一院内科主任最后也是让我媳妇闭上眼,双手向前伸平。”

“真的?”

“真的。”

“一院内科主任已经诊断出是脊椎动脉供血不足了。”

“那他还不告诉我们病情?还让我媳妇作那么多检查?”

“是省一院,还是市一院。”林娜问道。

“省一院。”

“省一院口碑差,风气不正。”

林娜对患者说:“你这个病,应该去内科的。怎么来妇产科了。”

“我是病急乱投医,不过这次投对了!”

“先给你媳妇输上液,输完液后,来我这儿一趟。”

“好。”

周丽君刚输完了一瓶液体,就对丈夫说好多了。输完三瓶液体后,整个人感觉神清气爽。两人又来到妇产科诊断室。

林娜见她们进来,问道:“输完液了。”

“恩。”

“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

丈夫也赶紧说:“林医生真是神仙呐!药到病除。”

林娜接着说:“你这个病,本来只有头晕,恶心呕吐是头晕导致的。头晕治好了,恶心就不治而愈了。”

“哦。”

“头晕的病根,就是脊椎动脉供血不足。简单的说,就是大脑供血不足。供血上去了,就不头晕了。”

“林医生,我媳妇这个病,以后会复发吗?”

“让你们来,就是要交代这点事儿。”林娜继续说:“你是不是不爱吃海带。”

周丽君说:“吃不吃都无所谓,不过,我确实很少吃海带。”

林娜继续说:“如果你媳妇开着车,突然晕倒,那多危险。”

“是呀。”

“想不让你媳妇的脊椎动脉供血不足复发,就记着一条:每个月,吃两次海带。”

“吃海带?”

“对!”

“海带是补碘的吧。”

“海带含量最多的,就是葛根素。其次才是碘。”

“葛根素,刚才输的药里,就有葛根素。”

“对。”

“好,林医生,以后我让我媳妇,一个星期吃一次海带。”

“好。”

“再输两天液,就彻底好了。”

临走前,丈夫说:“林医生真是白衣天使,我给你鞠个躬吧。”然后对林娜深深的鞠了一个躬。

“不用,不用。”见到患者家属行此大礼,林娜一方面觉得自己受不起,因为家属比自己年长几岁。另一方面,觉得这是患者和家属对自己工作的认可。顿时觉得自己从事的,是崇高的职业。

 

在省一院妇产科,冯医生收治了一位产妇小娟,孕龄36周+2。B超检查胎盘前置。于海燕主任让患者入住重症病房的三床。

于海燕在办公室召开会议,在会议上,冯医生介绍了情况。于海燕问大家对三床小娟的病情有说明看法。聂医生说:“我建议让患者转到附属医院或妇女儿童医院。”

于海燕问冯医生:“对于这个病人,有你把握吗?”其实她自己都没有把我。

“没把握,于主任作主刀吧。或者让患者转院。”冯医生回答。

于主任说:“我们省一院在全省的技术实力仅次于附属医院。远在妇女儿童医院之上。”

“恩。”“对。”

“我们难道就没有能力收治三床吗?”

梁主任说:“于主任,三床胎盘植入比较严重。轻则大出血,还可能会羊水栓塞。”

于主任说:“三个月前,陈大卫不是主刀了胎盘前置的产妇吗?不是没有出现羊水栓塞吗?”

梁主任说:“三床的病情更复杂,不但前置胎盘。因为孕妇曾经作过多次人流,致使子宫壁太薄。并且三床42岁,是高龄产妇。发生大出血的概率很高。产妇一旦对羊水过敏,就必然羊水栓塞。”

“你认为有多大概率?”

“至少20%,甚至30%。”

于海燕说:“我和冯医生详细分析了患者的病情。根据以往的经验,我推测三床出现大出血的概率,不到10%,出现羊水栓塞的概率,不到2%。”

“是呀,于主任说的对,那有那么多羊水栓塞呀。”

“是呀,前不久陈主任主刀的手术,病情与三床类似。手术不是很成功吗?”

于海燕问:“梁主任,你说的30%的概率是怎么来的?”

“我感觉。”

“我说的2%的概率,是分析了大量类似患者病例,并结合三床的病情。是有依据的。”

“概率是对群体而言的,对于个体而言,只有0%和100%。”梁丽丽说:“好,我同意收治患者。但必须邀请妇女儿童医院重症产科的韩主任来作主刀。”

“什么?让妇幼的韩主任来作主刀?我难道不如她吗?她学历是研究生,职称是副主任医师。我也不必她差呀!”

聂医生说:“于主任,让附属医院第一产科的魏丽丽来主刀吧。她可是你老同学。”

“这台手术我亲自主刀,冯医生作助手。就这么定了。”于主任刚说完,就有些后悔了。万一出现意外,自己是要承担责任的。怎么办?她只有安慰自己:“没那么多意外,一切顺利。”

于主任说:“明天上午9点手术。”

梁主任说:“今天我值夜班。明天要轮休了。”

“好。”

 

第二天上午9点,手术开始。手术过程中,三床血压突然下降,呼吸困难,皮肤发紫。于海燕赶紧抢救,但无济于事。于海燕说:“冯医生,我现在任命你为三床的主刀医生。小黄,你来作助手。我头有点晕,需要休息一下。”

“啊?”大家都难以相信,在病人生命危机关头,于主任居然溜之大吉。

于主任自己进了办公室,锁住门。护士在门外叫她,她只说不舒服。

冯医生也束手无策,也离开了手术室。

家属追着医生问:“怎么医生都离开手术室了?手术作完了吗?”

最终患者死亡。

其他病床的家属用手机拍下了手术没有做完,医护人员纷纷离开手术室的视频。并发到网上,被吵的纷纷扬扬,省一院和于海燕成为舆论讨伐的焦点。

卫生管理部门公布了调查结果:产妇小娟死于羊水栓塞。省一院产科主任于海燕在患者病危时,放弃抢救,私自离开手术室。助手冯医生也离开手术室。两人没有尽到医生的职责,决定吊销两人的行医资格。省一院同意赔偿死者家属200万元。

被林娜诊治过的周丽君老公接受三江报社采访时,亲口讲述了媳妇去省一院内科,科主任明明诊断出是病情,但依然让患者作各项检查。最后还是去了附属医院妇产科,林娜医生确诊了脊椎动脉供血不足。并药到病除。

报社痛批省一院医护人员坑害患者的卑鄙行径。最后媒体称:省一院的医护人员责任心差,拿病人的生命当摇钱树。甚至医疗诈骗。这不是个案,而是十分普遍的现象。看来是一院的医院文化出了问题。

事后,省一院及其医护人员在三江市,甚至全省都名声极差。各个科室的病房入住率急剧下降。

电视台继续报道省一院的医疗丑闻,一位父亲接受电视台采访时,介绍了去年他和儿子的亲身经历:“我儿子去年六岁,得了手足口病,去省一院后,急诊科主任给孩子做了检查,开了药,输了三天液后,病情明显好转。主任告诉我,明天再输一天液,如果一切正常,后天可以考虑出院。”

记者耐心的听着。

“第二天,科室主任休息。一位年轻的医生来和我们商量。说孩子情况好转了,可以把葡萄糖水减一半。我当时觉得不妥,科室主任开的药,你一个下级医生怎么能改?”

记者说:“下级医师是无权更改上级医师的用药。”

“他最后还是把葡萄糖谁减了一半。”

“这是严重违规。”

“我孩子刚输上液,就开始发烧。越输液,发烧越厉害。本来快该出院了,结果又多住了一个星期。”

“你有没有投诉?”

“第二天主任来了,我对主任说了。主任不吭声。”

记者又问:“你还记得那个年轻医生的名字吗?”

“不记得名字了,但我记得他的长相。”

记者拿出手机,里面有一院急诊科全体医生的照片,问道:“是哪一个?”

这位父亲一眼就认出了,用手指道:“就这个人,常向东。”

记者又仔细的看了看:“住院医师。一个住院医师,居然私自修改科室主任的用药。之后科室主任也不追究。这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记者称:“好一家黑心的医院。省医院不是治病救人, 而是作恶害人。欢迎更多的人,来揭露省一院的恶行!”

 

在省二院产科,朱爱萍的产假刚刚结束。

杨主任接收了一位产妇。她面对的是一位不到30岁的高危产妇小卓,小卓和老公都是打工的外省人,她是两个孩子的妈妈,还有过两次流产经历,这是她第三次生孩子,就在引产的过程中,子宫破裂,大出血,连羊水都是血红色,当时最坏的情况是小卓和孩子都保不住。

杨主任让刚刚休完产假的朱医生担任一助,沈医生做二助。她们用最快的速度将孩子“拿”了出来,孩子保住了。下面要做的,就是尽量让产妇活下来。

子宫破得很厉害,一种手术方案,就是直接将子宫切除,但杨主任并没有马上采取这个方法。

通过紧急绿色通道,杨主任为小卓取到了足够的血,“后来看了下,她的出血有4000cc,这相当于全身的血液都换了一遍。”

接着就是止血、找漏洞、子宫修补、再止血……等到杨主任和朱爱萍朱爱萍下手术台的时候,已经过去了4个小时。

在重症监护室的门口,杨主任见到了小卓的老公,劝他回去休息。在手术室里观察了两个小时,产妇几乎没有再流血了,杨主任才放心地回家了

刚到医院的时候,小卓的家人们交了5000元的住院费用,如果只是平平安安生下孩子,这些钱也差不多够用了,可碰上紧急大出血,抢救了一晚,再加上之后的恢复,5000元可就远远不够了。

“现在是晚上,你们明天再付好了。”杨主任得知小卓夫妇都是外来打工的,担心他们可能身边没带多少钱。

“杨主任你放心,我们明天就回去筹钱,该付的钱不会欠你们的。”小卓的老公斩钉截铁地回答。

手术24小时后,小卓的恢复情况还不错,杨主任就将她从ICU转到了普通病房,“住在ICU,一天的花费比普通病房要高不少,换个病房,能让他们省一点钱。”

手术后第五天,医生在查房时发现小卓不见了,打她和家人的电话,再没有人接听。

这段时间的手术、住院费用,大致是2.7万元,扣除小卓夫妇在住院初期交的5000元,这家人就这样欠下两万多的账单,跑路了。

根据医院的规定,这笔欠费的20%,要在相应科室扣除,“一共4000多元,我们科室13个人,每人承担300多元吧。”

忙了一个通宵,到头来还得被扣掉300多元。

杨主任和她的同事们还是有些伤心:医生们耗费四个多小时,保住了孩子和大人的生命,还帮他们考虑怎么省费用,到头来没有掌声、没有鲜花,只有罚款。

杨主任叹了口气,直摇头。

朱爱萍愤愤不平的说:“这样的人,恩将仇报,她们就不怕报应!”

 

伊利莎娜医院妇科,收治的一位50余岁的妇女,诊断为零期宫颈癌。但此患者有心脏病:心律不齐、房颤等诸多疾病。患者和她儿女焦急万分,让医院安排手术。

医生态度是,如果安排手术,麻醉之后,患者的心脏会难以承受,很可能导致死亡。

但是患者和家属认为,如果不做手术,等到发展到癌症晚期,就没救了。患者称,自己愿意承担风险。

李医生为了慎重期间,请来了苏红和赵新一起商议。最后商议的结果是,不做手术。

但是患者依然不依不挠:“医疗费,我们一分不会少,我可以先预付10万的医疗费。我们写个保证书,自己承担手术的风险。”

见患者和家属执意要作手术,赵新说:“如果你们愿意承担手术风险,我建议你去附属医院妇科,找妇科主任兼副院长尤盛美。”

“对,尤盛美是我的老同学。她是全省最顶尖的妇科专家。去附属医院,把握会更大一些。”

家属同意了。苏虹联系了尤盛美,简单说了患者的情况。让患者转到附属医院。

 

患者转到附属医院妇科之后,尤盛美详细了解了病情。对患者建议:“不要做手术,风险太大。”

患者再次表示,自己愿意承担风险。

尤盛美接着说:“我把丑话说在前面:如果你们不治疗,少则能活一两年,多则两三年。如果治疗,很可能因为心脏问题,而死在手术台上。”

患者和家属问:“死亡的概率有多高?”

尤盛美思索了一下,说:“50%。”

患者和家属商量了一下,又问:“如果手术成功了,癌症就治好了。”

“当然,你这是零期宫颈癌,子宫都不用切除,只要做一个锥切就可以了。”

“我们愿意赌一赌。”患者的孩子说。

“如果手术成功,之后还存在两种情况。一个是好的情况,你母亲还有几十年的寿命。”

患者和家属点点头。

“还有一种坏的情况,就是你母亲的宫颈癌好了。但还会因为心脏病。你应该知道,心脏病说不发作,可以十几年都不发作。说发作,人说没就没……”

“尽人事,由天命吧。”

“我还是建议你不要做这台手术。”

“你们放心,医疗费我们先支付10万元。”

“你是退休职工,能报90%,自己承担的医疗费应该不会超过5万。”

“没事,明天我们就预存10万。我再给你写个保证书。内容是:你们医院建议我不做手术,因为我的心脏病很可能在手术的麻醉上承受不了而死亡。我们执意要作手术,愿意自己承担风险。如果一旦手术失败,医疗费用我们一分都不会少,并且不要医院和医生承担任何赔偿和责任。”

“好吧,我明天和麻醉科会诊一下,制定详尽的手术预案。”

患者和家属向尤盛美鞠躬致谢:“多谢尤院长,我现在就去取钱去。”

尤盛美和麻醉医生制定手术预案,降低麻醉给患者心脏带来的负担……

 

周一,尤盛美给患者手术,做了子宫锥切。林娜、何晶以及妇科的几位医生观摩室看了手术全程。手术很成功。

空闲之余,医生们讨论该患者和家属:“什么样的人都有。有些患者就是不签字。这个患者,不但积极签字,自己又写了一份保证书。”

“人家缴费也特别积极。”

“是呀,你让她缴5万就够了。她非要缴10万。”

“我前几天听朱爱萍说,省二院有一个孕妇,欠下了两万多元,跑路了。”

“救了她的命,她却不缴费溜了,真是没良心呀。”

“人和人真是不能比呀。”

“如果患者和家属都能像这位患者一样,那就没有医患纠纷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小猪笨笨
对《《产科医生2》第十六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