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产科医生2》第十六章
发表时间:2016-07-29 点击数:1030次 字数:

第十六章

 

林娜与赵新商量:“现在伊利莎娜还有什么短板吗?”

赵新说:“短板,应该没有了吧?”

“真的没有了?”

赵新思索了一会儿,说:“如果非要找短板,还有两块,一个是生殖科人工受精的医生需要外聘;二是没有专业做人流的医生。”

“目前的情况,生殖科的医生外聘比较合适。这个暂时不提。”赵新说:“产科医生都不愿意做人流。”

“确实呀。。”

“你看附属医院,有专门的计划生育科:专门做人流、上环和绝育手术。”

“恩。”

“那你有没有考虑过广告效应?”

“什么广告效应?”赵新有些疑惑。

“全省作人流最知名的是谁?”

“当然是贾主任了。”

“现在伊利莎娜医院有两个活广告——曲院长和你赵院长。如果再把贾天舒挖来,那就三个活广告了,作人流再也不用外聘专家了。”

赵新没有应答,林娜继续说:“现在作人流的女孩儿越来越多,伊利莎娜很需要一个权威,像产科曲院长一样的权威。”

“你说的很对,不过挖附属医院的墙角,不太好吧。”赵新还是有些犹豫。

“你不是也被挖来了吗?”

“我不是被你们挖来,是主动来的。”

“贾主任作人流确实全省第一。但计划生育科的医生,只要职称到主治医师的,任何一个技术都可比肩贾主任。”

“恩。”

“那贾主任如果跳槽,对附属医院没有什么损失。”

 

赵新和林娜请贾天舒吃饭。并且表示希望贾主任能来伊利莎娜,专门设置一个计划生育科。由他担任主任,并且兼副院长,工资是原来的三倍,还有股份。

“股份?多少股份?”

“只要您来,就有2%的干股。只要工作满5年,2%的干股就转为真实股份。”林娜说。

“比我现在工作高三倍?还有2%的股份?”贾天舒确认一下。

“对!”赵新应道。

“还有其他别的吗?比如说,安家费?”

“10万安家费。”

贾天舒思索了半天说:“工作的事情,毕竟是大事儿,我回去好好想一想,再跟媳妇商量商量。过几天,给你们答复。”

 

贾天舒邀请魏丽丽和郑伟到家里做客。魏丽丽给孩子买了衣服和礼物。

魏丽丽问长问短,很是亲切。

寒暄之后,贾天舒说了赵新和林娜邀请他去伊利莎娜,还说待遇很诱人。希望征求一下他俩的意见。

魏丽丽和郑伟没有心理准备,想了半天。魏丽丽说:“老贾,我对民营医院还是不太信任。不过我对赵新和曲院长很信任。”

“对民营医院不信任,是不让我去伊利莎娜;对赵新信任,是让我去伊利莎娜。这不是前后矛盾吗?”贾天舒又问:“郑院长,你怎么看?”

郑伟说道:“丽丽的意思,也是我的意思。”

“伊利莎娜给的待遇,确实很高。不过工作的事情是大事儿,你俩要给我拿一个主意呀!”

两人思索了半天,没有吭声。

贾天舒问:“丽丽,如果伊利莎娜来挖你,让你去,你会怎么办?”

“我肯定不会去的,一是我对民营医院不太信任;二是在附属医院,我已经是副院长了。”

“但是我仅仅是个计划生育科主任。”贾天舒接着说:“郑院长,如果是你,你会去伊利莎娜吗?”

“我肯定也不会去的,我现在是省二院的副院长,兼大外科主任。”

“可我还是小主任呀。”

“那曲院长可是附属医院的常务副院长,他都去伊利莎娜了。”贾天舒没完没了。

魏丽丽解释:“曲院长是因为有私生女的丑闻,没法在附属医院待下去了。否则他肯定不会去的。”

“现在人家曲院长,可是伊利莎娜的第二大股东呀。”

魏丽丽和郑伟彻底明白了,贾天舒真的很想去伊利莎娜。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

郑伟说:“既然你让我们给你拿主意,就是信任我们。不如这样,你先对林娜说:自己很想去伊利莎娜,不过你对她们医院的情况不了解。不知能否适应新的环境。暂时做伊利莎娜的外聘专家,过几个月,如果适应了伊利莎娜的工作环境。再去。”

“好好好。”就这样了。

郑伟接着说:“你留有余地,伊利莎娜就会给你更多的条件。”

“确实好。还是郑院长有办法。”

 

伊利莎娜医院给医护人员作每年一度的体检,曲兰抽血之后离开,曲晋明把试管里曲兰的血倒进另一个试管一些。去做艾滋病检测。曲晋明拿试管,手不停的哆嗦。

在伊利莎娜餐厅,曲兰问道:爸,你最近整天心不在焉的,也不关心我的婚事,不催婚了。

曲晋明应道:对了,兰兰,最近有没有心意的帅哥?

当然有了,不过是我一厢情愿。

是谁呀?居然看不上我们家兰兰?

赵院长呀。

啊?赵新……

嘘!知道就行了,别说出来。

你可不能胡思乱想,赵新是林娜的男朋友,他俩都快结婚了。

我当然知道了。他如果不是林娜的男朋友,我一定会出手的。

对赵新,你想都别想。

好好好。我不想。曲兰不耐烦的看了爸爸一眼。

 

这天,林娜在附属医院妇产科门诊坐诊。

一位女子在丈夫陪同下来到诊断室。丈夫看了看她的胸牌,说:“林大夫,我媳妇腿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你来看看是咋回事儿?”

林娜说:“您叫我林医生就可以了。叫我林大夫,我不习惯。”

“我们北方人,就是尊称医生为大夫。和尊称工人是师傅是一样的。”

“哦,好吧。”林娜开始咨询患者病情,经过检查,林娜说:“应该是紫斑。”

“严重不严重?”

“就是缺铁导致的,补补铁就可以了。”

“林大夫,不会有大毛病吧?”

“你如果不放心,可以验一下血,看看是不是缺铁。”

“好。”

林娜给患者开了化验单,递给患者丈夫,并说:“化验结果出来后,你们不用排队了。直接来把化验单给我就可以了。”

“好。谢谢林大夫呀。”

林娜按了按钮,门外的电子屏上显示,36号周丽君,然后电子点名:“36号周丽君,请到2号诊室。36号周丽君,请2号诊室。”周丽君被丈夫搀扶着,走进了林娜的诊室。

林娜问:“咋回事儿?”

病人丈夫说:“林医生,我媳妇昨天早上开始头晕,恶心。吐了好几次。”

“昨天都不舒服,怎么今天才来医院?”

“昨天我们去了一院内科,内科主任检查不出病因。还让我们作了一大堆检查。”这时,丈夫拿出检查结果。递给林娜。

丈夫一边递,一边说:“这是脑CT,这是核磁共振,这是胸片,这是验血化验单,这是心电图,这是……”

丈夫补充道:“所有检查都正常。”

林娜问道:“以前有没有突然晕倒过。”

周丽君说:“有过。”

“有过几次?”

“去年也有一次,前年好像也有一次。”

“现在有什么感觉?”

“头晕,恶心。特别不舒服。半小时前,刚吐了一次。”

“昨天到今天,吃过什么药?”……

经过一番详细的问诊之后,林娜说:“你闭上眼睛,双手向前伸平。”林娜作出了示范动作——像电影中僵尸一样把双手向前伸平。

周丽君刚作出动作,突然晕倒,头向前扒。林娜赶紧扶着患者。

林娜说道:“脊椎动脉供血不足。”

“恩?”病人和丈夫都没有听清。

林娜又重复一边:“查出病因了,是脊椎动脉供血不足。”

“哦,脊椎动脉供血不足。”丈夫喜忧参半。喜的是终于查到病因了,忧的是脊椎动脉供血不足是很容易治的病,还是不治之症呀?

周丽君问:“林医生,我们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呀——脊椎动脉供血不足。”

丈夫也问:“这个病好治不好治?用不用住院?”

林娜说:“不用住院。你们输液吧,我给你开三天的药。第一天是葛根素和甘露醇。后面两天就不用甘露醇,只输葛根素就可以了。”

“这两天没好好吃放吧?”

“吃不下饭,吃了就吐。”

“我再给你加点营业液,补充补充营养。”

“好好。”

林娜开完了药方。

丈夫问道:“不用再作检查了?”

“刚才我已经检查过了。”

丈夫说:“林医生,你刚才问我媳妇的话,和昨天一院内科主任问的一模一样。”

“恩?”

“一院内科主任最后也是让我媳妇闭上眼,双手向前伸平。”

“真的?”

“真的。”

“一院内科主任已经诊断出是脊椎动脉供血不足了。”

“那她还不告诉我们病情?还让我媳妇作那么多检查?”

“是省一院,还是市一院。”林娜问道。

“省一院。”

“省一院口碑就差,风气不正。”

林娜对患者说:“你这个病,应该去内科的。怎么来妇产科了。”

“我是病急乱投医,不过这次投对了!”

“先给你媳妇输上液,输完液后,来我这儿一趟。”

“好。”

周丽君刚输完了一瓶液体,就对丈夫说好多了。输完三瓶液体后,整个人感觉神清气爽。两人又来到妇产科诊断室。

林娜见她们进来,问道:“输完液了。”

“恩。”

“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

丈夫也赶紧说:“林医生真是神仙呐!药到病除。”

林娜接着说:“你这个病,本来只有头晕,恶心呕吐是头晕导致的。头晕治好了,恶心就不治而愈了。”

“哦。”

“头晕的病根,就是脊椎动脉供血不足。简单的说,就是大脑供血不足。供血上去了,就不头晕了。”

“林医生,我媳妇这个病,以后会复发吗?”

“让你们来,就是要交代这点事儿。”林娜继续说:“你是不是不爱吃海带。”

周丽君说:“吃不吃都无所谓,不过,我确实很少吃海带。”

林娜继续说:“如果你媳妇开着车,突然晕倒,那多危险。”

“是呀。”

“想不让你媳妇的脊椎动脉供血不足复发,就记着一条:每个月,吃两次海带。”

“吃海带?”

“对!”

“海带是补碘的吧。”

“海带含量最多的,就是葛根素。其次才是碘。”

“葛根素,刚才输的药里,就有葛根素。”

“对。”

“好,林医生,以后我让我媳妇,一个星期吃一次海带。”

“好。”

“再输两天液,就彻底好了。”

临走前,丈夫说:“林医生真是白衣天使,我给你鞠个躬吧。”然后对林娜深深的鞠了一个躬。

“不用,不用。”见到患者家属行此大礼,林娜一方面觉得自己受不起,因为家属比自己年长几岁。另一方面,觉得这是患者和家属对自己工作的认可。顿时觉得自己从事的,是崇高的职业。

 

在省一院妇产科,冯医生收治了一位产妇小娟,孕龄38周。B超检查胎盘前置。于海燕主任让患者入住重症病房的三床。

于海燕在办公室召开会议,在会议上,冯医生介绍了情况。于海燕问大家对三床小娟的病情有说明看法。聂医生说:“我建议让患者转到附属医院或妇女儿童医院。”

于海燕问冯医生:“对于这个病人,有你把握吗?”其实她自己都没有把我。

“没把我,于主任作主刀吧。或者让患者转院。”冯医生回答。

于主任说:“我们省一院在全省的技术实力仅次于附属医院。远在三江妇女儿童医院之上。”

“恩。”“对。”

“我们难道就没有能力收治三床吗?”

梁主任说:“于主任,三床胎盘植入比较严重。轻则大出血,还可能会羊水栓塞。”

于主任说:“三个月前,陈大卫不是主刀了胎盘前置的产妇吗?不是没有出现羊水栓塞吗?”

梁主任说:“三床的病情更复杂,不但前置胎盘。因为孕妇曾经作过多次人流,致使子宫壁太薄。并且三床42岁,是高龄产妇。发生大出血的概率很高。产妇一旦对羊水过敏,就必然羊水栓塞。”

“你认为有多大概率?”

“至少20%,甚至30%。”

于海燕说:“我和冯医生详细分析了患者的病情。根据以往的经验,我推测三床出现大出血的概率,不到10%,出现羊水栓塞的概率,不到2%。”

“是呀,于主任说的对,那有那么多羊水栓塞呀。”

“是呀,前不久陈主任主刀的手术,病情与三床类似。手术不是很成功吗?”

于海燕问:“梁主任,你说的30%的概率是怎么来的?”

“我感觉。”

“我说的2%的概率,是分析了大量类似患者病例,并结合三床的病情。是有依据的。”

“概率是对群体而言的,对于个体而言,只有0%和100%。”梁丽丽说:“好,我同意收治患者。但希望邀请妇女儿童医院重症产科的韩主任来作主刀。”

“什么?让妇幼的韩主任来作主刀?我难道不如她吗?她学历是研究生,职称是副主任医师。我也不必她差呀!”

聂医生说:“于主任,让附属医院第一产科的魏丽丽来主刀吧。她可是你老同学。”

“这台手术我亲自主刀,冯医生作助手。就这么定了。”于主任刚说完,就有些后悔了。万一出现意外,自己是要承担责任的。这么办?她只有安慰自己:“没那么多意外,一切顺利。”

于主任说:“明天上午9点手术。”

梁主任说:“昨天我值夜班了。我要轮休了。”

“好。”

手术过程中,三床血压突然下降,呼吸困难,皮肤发紫。于海燕赶紧抢救,但无济于事。于海燕说:“冯医生,我现在任命你为三床的主刀医生,小黄,你来作助手。我头有点晕,需要休息一下。”

“啊?”大家都难以相信,在病人生命危机关头,于主任居然溜之大吉。

于主任自己进了办公室,锁住门。护士在门外叫她,她只说不舒服。

冯医生也束手无策,也离开了手术室。

家属追着医生问:“怎么医生都离开手术室了?手术作完了吗?”

最终患者死亡。

其他病床的家属用手机拍下了手术没有做完,医护人员纷纷离开手术室的视频。并发到网上,省一院和于海燕成为舆论讨伐的焦点。

卫生管理部门公布了调查结果:产妇小娟死于羊水栓塞。省一院产科主任于海燕在患者病危时,放弃抢救,私自离开手术室。助手冯医生也离开手术室。两人没有尽到医生的职责,决定吊销两人的行医资格。省一院同意赔偿死者家属200万元。

被林娜诊治过的周丽君老公接受三江报社采访时,亲口讲述了媳妇去省一院内科,科主任明明诊断出是病情,但依然让患者作各项检查。最后还是去了附属医院妇产科,林娜医生确诊了脊椎动脉供血不足。并药到病除。

报社痛批省一院医护人员坑害患者的卑鄙行径。最后媒体称:省一院的医护人员责任心差,拿病人的生命当摇钱树。甚至医疗诈骗。这不是个案,而是十分普遍的现象。看来是一院的医院文化出了问题。

事后,省一院及其医护人员在三江市,甚至全省都名声极差。各个科室的病房入住率急剧下降。

 

曲晋明拿到了曲兰的化验结果——阳性。他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仿佛若无其事。但他不知道该怎么告诉曲兰和尤盛美。

曲晋明回到家中,几次对尤盛美欲言又止。

 

在附属医院第一产科,林娜做完手术。回到医生办公室。几个医生都凑到林娜身边,问道:“林大小姐,能不能透漏一点林院长的消息?”

“你们一定要保密。”

“好,一定保密。”

林娜轻声说了一句:“下个星期一。”

 

在省二院产科,朱爱萍的产假刚刚结束。

杨主任接收了一位产妇。她面对的是一位不到30岁的高危产妇小卓,小卓和老公都是打工的外省人,她是两个孩子的妈妈,还有过两次流产经历,这是她第三次生孩子,就在引产的过程中,子宫破裂,大出血,连羊水都是血红色,当时最坏的情况是小卓和孩子都保不住。

杨主任让刚刚休完产假的朱医生担任一助,沈医生做二助。她们用最快的速度将孩子“拿”了出来,孩子保住了。下面要做的,就是尽量让产妇活下来。

子宫破得很厉害,一种手术方案,就是直接将子宫切除,但杨主任并没有马上采取这个方法。

通过紧急绿色通道,杨主任为小卓取到了足够的血,“后来看了下,她的出血有4000cc,这相当于全身的血液都换了一遍。”

接着就是止血、找漏洞、子宫修补、再止血……等到杨主任和朱爱萍朱爱萍下手术台的时候,已经过去了4个小时。

在重症监护室的门口,杨主任见到了小卓的老公,劝他回去休息。在手术室里观察了两个小时,产妇几乎没有再流血了,杨主任才放心地回家了

刚到医院的时候,小卓的家人们交了5000元的住院费用,如果只是平平安安生下孩子,这些钱也差不多够用了,可碰上紧急大出血,抢救了一晚,再加上之后的恢复,5000元可就远远不够了。

“现在是晚上,你们明天再付好了。”杨主任得知小卓夫妇都是外来打工的,担心他们可能身边没带多少钱。

“杨主任你放心,我们明天就回去筹钱,该付的钱不会欠你们的。”小卓的老公斩钉截铁地回答。

手术24小时后,小卓的恢复情况还不错,杨主任就将她从ICU转到了普通病房,“住在ICU,一天的花费比普通病房要高不少,换个病房,能让他们省一点钱。”

手术后第五天,医生在查房时发现小卓不见了,打她和家人的电话,再没有人接听。

这段时间的手术、住院费用,大致是2.7万元,扣除小卓夫妇在住院初期交的5000元,这家人就这样欠下两万多的账单,跑路了。

根据医院的规定,这笔欠费的20%,要在相应科室扣除,“一共4000多元,我们科室13个人,每人承担300多元吧。”

忙了一个通宵,到头来还得被扣掉300多元。

杨主任和她的同事们还是有些伤心:医生们耗费四个多小时,保住了孩子和大人的生命,还帮他们考虑怎么省费用,到头来没有掌声、没有鲜花,只有罚款。

杨主任叹了口气,直摇头。

朱爱萍愤愤不平的说:“这样的人,恩将仇报,她们就不怕报应!”

 

伊利莎娜医院妇科,收治的一位50余岁的妇女,诊断为零期宫颈癌。但此患者有心脏病:心律不齐、房颤等诸多疾病。患者和她儿女焦急万分,让医院安排手术。

医生态度是,如果安排手术,麻醉之后,患者的心脏会难以承受,很可能导致死亡。

但是患者和家属认为,如果不做手术,等到发展到癌症晚期,就没救了。患者称,自己愿意承担风险。

李医生为了慎重期间,请来了苏红和赵新一起商议。最后商议的结果是,不做手术。

但是患者依然不依不挠:“医疗费,我们一分不会少,我可以先预付10万的医疗费。我们写个保证书,自己承担手术的风险。”

见患者和家属执意要作手术,赵新说:“如果你们愿意承担手术风险,我建议你去附属医院妇科,找妇科主任兼副院长尤盛美。”

“对,尤盛美是我的老同学。她是全省最顶尖的妇科专家。去附属医院,把握会更大一些。”

家属同意了。苏红联系了尤盛美,简单说了患者的情况。让患者转到附属医院。

 

患者转到附属医院妇科之后,尤盛美详细了解了病情。对患者建议:“不要做手术,风险太大。”

患者再次表示,自己愿意承担风险。

尤盛美接着说:“我把丑话说在前面:如果你们不治疗,少则能活一两年,多则三五年。如果治疗,很可能因为心脏问题,而死在手术台上。”

患者和家属问:“死亡的概率有多高?”

尤盛美思索了一下,说:“50%。”

患者和家属商量了一下,又问:“如果手术成功了,癌症就治好了。”

“当然,你这是零期宫颈癌,子宫都不用切除,只要做一个锥切就可以了。”

“我们愿意赌一赌。”患者的孩子说。

“如果手术成功,之后还存在两种情况。一个是好的情况,你母亲还有几十年的寿命。”

患者和家属点点头。

“还有一种坏的情况,就是你母亲的宫颈癌好了。但还会因为心脏病。你应该知道,心脏病说不发作,可以十几年都不发作。说发作,人说没就没……”

“尽人事,由天命吧。”

“我还是建议你不要做这台手术。”

“你们放心,医疗费我们先支付10万元。”

“你是退休职工,能报90%,自己承担的医疗费应该不会超过5万。”

“没事,明天我们就预存10万。我再给你写个保证书。内容是:你们医院建议我不做手术,因为我的心脏病很可能在手术的麻醉上承受不了而死亡。我们执意要作手术,愿意自己承担风险。如果一旦手术失败,医疗费用我们一分都不会少,并且不要医院和医生承担任何赔偿。”

“好吧,我明天和麻醉科会诊一下,制定详尽的手术预案。”

患者和家属向尤盛美鞠躬致谢:“多谢尤院长,我现在就去取钱去。”

尤盛美和麻醉医生制定手术预案,降低麻醉给患者心脏带来的负担……

 

周一,尤盛美给患者手术,做了子宫锥切。林娜、何晶以及妇科的几位医生观摩室看了手术全程。手术很成功。

空闲之余,医生们讨论该患者和家属:“什么样的人都有。有些患者就是不签字。这个患者,不但积极签字,自己又写了一份保证书。”

“人家缴费也特别积极。”

“是呀,你让她缴5万就够了。她非要缴10万。”

“我前几天听朱爱萍说,省二院有一个孕妇,欠下了两万多元,跑路了。”

“救了她的命,她却不缴费溜了,真是没良心呀。”

“人和人真是不能比呀。”

“如果患者和家属都能像这位患者一样,那就没有医患纠纷了。”

 

林守礼被正式任命为三江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院长。附属医院还专门搞了一个欢迎仪式。急诊科李副主任和救护车队的田师傅手把鲜花献给了李院长。

李主任和田师傅用崇敬的眼神正视着林守礼:“林院长,是我们连累了你。”话音落处,两人的眼泪已夺眶而出。

林院长轻轻的拍着二人的肩膀,安慰他们道:“好了好了,一切都过去了。”医护人员纷纷拍照,录像以做留念。

欢迎仪式结束后,产科进修医生小韩问小于是怎么回事。小于说:“几年前,我们医院出急诊。医生没上车。救护车就出车了。”

“啊?不会吧。”

“后来记者把此事曝光了。报纸上,电视上铺天盖地。最后传到网络上。”

“病人没事儿吧?”

“没事儿。”

“那我们医院的名誉……”

“是呀,为了医院的荣誉,为了保护司机和出诊医生,也为了给媒体一个交代。林院长就辞职了。”

“林院长太伟大了,为了保护医生和司机。自己把责任都承担了。”

“正因如此,林院长才能成为伟大的院长。在我们医护人员心中,他就是圣人。”

“真的好伟大呀!”

“林院长上任时,只有三十多岁。是我院历史上最年轻的院长。短短十年,林院长就把我们附属医院从三甲带到了三特。”

“哇,太厉害了。对了,林院长辞职后,去哪儿了?”

“出国深造了。林院长还有很多故事。以后我慢慢给你讲。”

 

林院长重回附属医院,全体医护人员都拍手称快。

刘主任心里,还是有些许怨气:“师父,林院长回来了,你现在要把院长的职务交给他了。”

“林院长回来,是众望所归。林院长离开附属医院五六年了。医院变化很多,有很多东西,他需要重新熟悉。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做好配合,把移交工作做好。”

 

林院长召集蒋院长、李院长、尤盛美、魏丽丽等人开会。林院长说:“我离开附属医院好几年了。这些年,医院有什么大的项目和课题、以及重大人事变动。希望几位能给我介绍一下。”

李院长说:“你离开后,王院长接任院长,老孙、老郑、老曲依然是常务副院长。这您都知道的。”

“恩。”

“后来王院长和老孙退休,老郑去了省二院,老曲去了伊利莎娜。”

“短短几年,物是人非呀。”

……

 

在伊丽莎娜副院长办公室,曲晋明突然又想起了肖程——曲兰会不会把艾滋病传染给肖程?我一定告诉肖程。曲晋明拿起电话,找到肖程的号码,但始终没有打出去。

 

在林院长办公室,几位领导一直在做汇报。蒋院长汇报道:“2010年4月,我院做了全省首例在体式肝劈离移植手术,是由郑院长主刀,我做助手,徐主任担任麻醉师。2011年9月,我院又做了全省首例心脏四瓣膜手术,由郑院长担任主刀,我做助手。林副主任担任麻醉师。”

蒋院长看了一眼魏丽丽。魏丽丽接着汇报:“2012年10月,我院做了本省首例子宫外产时手术,由肖程主任担任主刀,何晶医生担任助手。赵新医生担任麻醉师。这台手术最关键的是麻醉环节。EXET手术可以说是赵新的项目。”

“赵新?是不是负责胸外科麻醉的那个小赵。”林院长对赵新印象不深:“他似乎去上海了。”

魏丽丽应道:“赵新去上海读完博士,重复附属医院时,您刚辞职。”

“哦。”

李院长补充道:“赵新现在是麻醉科副主任,被借调到了伊利莎娜医院。担任院长。”

“赵新,我印象不深。”

“他今年33岁。”

“英雄出少年呀。我很想见见他。”

“林院长,你不知道呀?”魏丽丽面露喜色:“赵新就是林娜的男朋友,您未来的女婿。”

“啊?”林院长感觉有些诧异。稳了稳神说:“接着说。”

尤盛美接着说:“2012年底,我院完成了全省首例妇科肿瘤靶向给药。这是我的项目……”

 

林娜和何晶走出手术室,给家属报了平安后。走向第一产科办公室,医护人员在等待林娜。林娜一进门,几个医生都围过来八卦:“我来采访一下林医生:林院长重回咱们医院了,你高兴吗?”

“我爸来了,我就不自由了。他对我管的可严了。”

“那你就是不高兴了。”

“当然高兴了,我也好长时间没见我爸了。”

“请问:什么时候,你带上赵帅哥去见你爸爸呀?”

“不跟你们说了,你们怎么这么八卦。”

“再认真的问你一个问题,什么时候跟赵帅哥结婚呢?”

“婚期已经定了,再过两个月。”

“到时候,记得通知我们。”

“一定。第一产科的,谁都跑不了。”

 

在林院长办公室,蒋院长继续做着汇报:“2013年9月,我院为了留住各个科室的顶尖专家。设置了主管副院长。就是给予重点科室主任副院长的待遇。但主管副院长不属于医院的领导。只有首席主管副院长可以参与医院的决策。魏丽丽就是首席主管副院长。”

“主管副院长,就是主管本科室工作的副院长。”

“对,设置主管副院长,很好的挽留了我院的顶尖人才。”

“这是一个创新呀。是谁提出的?”

“是蒋院长。”

“我们附属医院是全省第一,人才济济。我们最怕的,就是被挖墙角。”林院长给蒋院长点赞:“蒋院长这个建议,很好的挽留了本院的顶尖专家。”

魏丽丽心里说:“如果不是设置主管副院长,我已经跳槽至省二院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小猪笨笨
对《《产科医生2》第十六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