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产科医生2》第十五章
发表时间:2016-07-27 点击数:665次 字数:

第十五章

 

在陈大卫家里,陈晓琳与陈大卫、朱爱萍再次提及此事。朱爱萍说:“你就答应他们吧。工资能高好几倍,还有股份。去了伊利莎娜,不但是副院长,还是股东。”朱爱萍已经按捺不住。

“其实我已经考虑清楚了,我确实要跳槽,不过,肯定不会去伊利莎娜。”

“为啥?”陈晓琳和朱爱萍都异口同声。

“我肯定不去民营医院。”

朱爱萍问:“你对民营医院不信任?”

“你们看过《一个医生的救赎》吗?上海协和医院和上海长江医院是如何坑害患者的。明明人家没有病,硬是给人家作手术。民营医院不是治病救人,而是专门害人。”

陈晓琳有些不乐意:“哥!你可不能一棍子把人打死。我们伊利莎娜,在赵新做院长之后,可是焕然一新。”

“我知道现在的伊利莎娜很不错。我不是不信任伊利莎娜,而是不信任民营医院。”

朱爱萍插了句嘴:“那还不都一样。”

“总之,我是不会去民营医院的。除非我退休之后,可以在民营医院发挥一下余热。一旦不顺心,可以立马走人。”

“你在省一院,不是处处受排挤吗?不是照样不顺心吗?”朱爱萍不依不挠:“那你就一直做你的副主任吧,到猴年马月才能扶正。”

“我确实打算跳槽。”

“去哪?”朱爱萍问。

“打算去三江市中心医院。中心医院领导已经有意向,让我作副院长兼妇产科主任。”

“真的?”朱爱萍脸写满了惊喜。

“家里负担太重,我作为一家之主。一定要尽力让你和孩子过上更好的日子。”

陈晓琳接着说:“那我明天就告诉赵院长,说你不来伊利莎娜了。”

“琳琳,你怎么能离开妇幼,去伊利莎娜这个民营医院呀?”陈大卫问。

“在妇幼,你知道妇幼的儿科有多累吗?我每天要工作12个小时,每天要看300多个孩子。”

“我当然知道。”

“我如果再不跳槽,不出三年,肯定会活活累死!”

陈大卫哑口无言。

“现在我在伊利莎娜的新生儿科。工作量比妇幼轻松十倍。”陈晓琳接着说:“我只对新生儿作阿普加评分。几个月后,再复查一下。万一孩子有问题,就转院。每个星期只工作四天。白班是朝九晚五,夜班就睡大觉。轻松自在。我现在还是股东。我这辈子最英明的决定,就是跳槽来了伊利莎娜。”陈晓琳有些得意。

“我也管不了你,人各有志。”

“那我明天就告诉赵院长,说你不来伊利莎娜了。”

“说的委婉一点。”

“恩。”

 

在省一院,陈大卫把辞职报告交给于主任,让她签字。原本一直打压陈大卫的于海燕反而有些舍不得。于主任和一院产科的医护人员极力挽留。但陈大卫去意已决。于主任在辞职报告上签字之后,便交给了院领导。

其他领导对郭院长说:“陈主任这么优秀的人才,我们一定要留下,绝对不能让人才流失。”

郭院长点头称是。

郭院长找陈大卫协商。称医院新楼已经落成。届时我们会给产科腾出一个科室。让陈大卫担任科室主任。

陈大卫表示,自己去意已决。已经和其他医院签订合同了。

陈大卫去的三江市中心医院,妇产科主任退休,没有合适的人接任。就把陈大卫挖去。让他担任妇产科主任兼副院长。并且分配住房一套。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市中心医院支持陈大卫成立无痛分娩中心。

 

大学生毕业季即将到来,伊利莎娜开始招人。赵新和曲晋明知道,伊利莎娜是个民营医院。根本没有实力与附属医院、省一院、省二院、妇女儿童医院竞争人才。于是,伊利莎娜招聘应届毕业生的原则:

顶尖的学生我们不要。因为他们会被好医院抢走。差的我们更不要。伊利莎娜只招聘学习成绩中等,没有家庭背景,经济条件不好的学生。承诺成为主治医师之后,可以有干股分红。

为了提高人气,伊利莎娜医院再次祭出赵新和曲晋明两个撒手锏。大肆宣传曲晋明——全省产科的领军人物;赵新——全省最顶尖的麻醉师。

那些学习成绩不是特别顶尖的,又没有家庭背景和关系。无法进大医院的毕业生,都会对伊利莎娜产生兴趣。一是将来有干股分红;二是能够跟随全省最顶尖的产科医生和麻醉师。利于提高自己的医术。

伊利莎娜的几个科室中,都录用了新人:妇科是应毕业生小董和研究生小洪;产科是研究生李医生和本科生小黄;儿科是本科生小王和研究生小刘;麻醉科是研究生张医生和本科生小郭。在几位新人中,麻醉科的张医生是唯一的男士。产科的李医生和麻醉科的张医生都有工作经验。李医生与张医生的经历很相似,都是在小医院工作了数年之后,又考了研究生。

李医生原本想进附属医院,附属医院招聘的研究生,非常重视第一学历,必须是一本。而李医生的本科则是二本。再加上没有背景,只得考虑备选的省一院和二院。并且这两家医院的要求同样苛刻。

伊利莎娜本来不在李医生的考虑范围,随便去走一走,但干股分红和曲晋明打动了她。她一直久闻曲晋明的大名,能够成为曲院长的高徒,是她的梦想。但最终让她决定留下的,是可以师从全省产科专家的NO-1——曲晋明。她坚信,有曲院长这位老师,数年之后,自己将成为魏丽丽第二。晋升主治医师职称后,有干股和分红,以及不菲的安家费。这对于家境一般的李医生来说,很具有诱惑力。

张医生就更不用说,他虽然也是研究生,第一学历仅仅是大专。经过深思熟虑之后,还是来了伊利莎娜。他在附属医院读研时,就听闻赵新的大名。媒体采访附属医院第一产科的全省首例产时手术时,张医生曾看过新闻报道,成为赵新第二,则是他的梦想。

 

赵新和曲晋明开了一个应届毕业生欢迎会。苏虹和林娜到场。赵新先表示了对新人的欢迎。然后几位新人纷纷发言。

曲院长说:“下面赵院长有重要的事情宣布。”

赵新说:“你们几位是伊利莎娜招聘的第一批应届毕业生。所以,会给你们特殊的规定:只要获得主治医师的职称,就有1%的干股分红。获得副高级职称,1%的干股转为实际股份,就成为真正的股东。获得正高级职称,就有2%的股份。”

几位新人鼓起掌来。

赵新接着说:“当然,以后再招聘的应届毕业生,就没你们幸运了。她们需要获得副高级职称,才有1%的干股;获得正高级职称,有2%的干股。她们只有干股,而无法像你们一样,成为真正的股东!”

苏虹插了一句:“你们支持赵院长吗?”

“我们当然支持赵院长了。”然后大家齐声说:“赵院长,我们爱你!”

 

伊利莎娜医院招聘的应届毕业生正式上岗。产科的李医生和麻醉科的张医生都是工作几年之后,又重新考研的,轻车熟路。其他几位医生则第一天正式上班。赵新和曲晋明还专门给她们分了师父。曲晋明亲自带小黄和李医生;新生儿科的陈主任带小王和小刘;妇科的小董和小洪没人带,只得让苏虹暂任妇科主任,带二位新人。

 

赵新在曲晋明的协助下,开始筹建各项全新的规章制度。

 

在省二院产科,朱爱萍顺利的产下一对龙凤胎。孩子是AB型血。而朱爱萍是A型,陈大卫是AB型,赵新是B型。从血型上看,无法识破孩子不是陈大卫的亲生骨肉。朱爱萍感到庆幸,感谢上天的眷顾。她希望孩子的身世,只有她与陈大卫二人知道。今生今世,绝对不让第三人知晓。

 

在附属医院第一产科,即将下班时。魏丽丽对何晶和林娜说:“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朱爱萍生了一对龙凤胎。”

“啊?龙凤胎。太厉害了吧!”何晶有些不相信。

“说好了,我要做孩子的干妈。你不要和我争。”林娜说。

“我才是孩子的干妈。你别和我争。”何晶说。

“好了,好了。我准备去看看她。你们要不要一起去?”魏丽丽问。

“肯定要去呀!”

分娩几天后,朱爱萍很快就出院了。陈大卫的妹妹陈晓琳也搬了进来,伺候朱爱萍坐月子。家里忙碌又幸福。

这时,魏丽丽、林娜和何晶敲开了房门。来看望朱爱萍和孩子。陈大卫赶紧热情招待,魏丽丽说:“不用管我们,你照顾好老婆孩子就可以了。我们随意。”

林娜看到陈晓琳后,问道:“你是陈主任吧?”

“是呀。”

“哎呀,真的是你呀?!”林娜有点兴奋的拉着她手。林娜见过几面陈晓琳,知道她是被妈妈从三江妇女儿童医院挖到的陈晓琳:“你怎么会在这儿?”

“这是我哥家呀,我现在搬进来了。”

朱爱萍接着说:“我都不好意思,我姐自己的孩子不管,来这儿伺候我坐月子。”

“我孩子现在都十岁了,自己可以坐公交上学了。不用我接送了。”

魏丽丽又轻声的问:“爱萍,陈大卫有没有欺负过你?”

“没有,他对我可好了。还有我姐,对我的关心无微不至。”

“那就好!”

几人叙了叙旧,三人就要离开了。临走前,何晶说:“吃满月酒的时候,记得通知我们。”

 

三人返回的路上,何晶轻声问林娜:“满月酒时,你准备拿多少钱?”

林娜思索了一下,说:“两万吧!”

“啊?两万?我可拿不出那么多钱!平时出礼,我就是五百。”

魏丽丽说:“只要心意到了就行。不用攀比,量力而行就好。五百和两万都是一份心意,是没有区别的。”

“我还是觉得太寒酸,拿不出手。”

“我的晶晶姐,我是看朱爱萍经济条件不好。一个脑瘫的孩子,在日本接受治疗,这是多大的一笔费用呀!现在又生了个龙凤胎,她们根本负担不起。”林娜说:“我给她多拿点钱,是想帮她一下。否则我最多出一千。不用管我,你想出多少,就出多少。”

“哎,我拿一千算了。”何晶轻声说。

魏丽丽见何晶有些自卑,安慰道:“一千就不少了,我也拿一千。”

 

在附属医院第一产科,收治了一位30岁,孕龄38+5的孕妇。入住第九十二床。由林娜负责。林娜向魏主任汇报九十二床病情:“九十二床是胎膜早破,很可能造成宫内感染。除了胎膜早破外,一切正常。”

“你有什么好办法,避免宫内感染。”

“我建议采用腹膜外剖宫产。”

“何医生,你认为可以作腹膜外剖宫产吗?”魏主任问。

“我从来没做过腹膜外剖宫产手术。”

何晶与林娜是各有所长:由于何晶的母亲是产科大出血的专家,她在这方面有过人之处;但林娜在第一产科多年,疑难杂病多。所以更加见多识广。而林娜并非医术差,而是对患者没有耐心。何晶也并非医术高,而是对患者真诚,有耐心,细心。

“好,就作腹膜外剖宫产。”魏主任说:“九十二床的腹膜外剖宫产,作为本院的教学案例。本院的实行、进修医生和初级医师,都可以参加观摩。我亲自讲解。”

“好呀。”“魏主任亲自讲解,这是个难得的机会。”

“本次手术,就由林娜主刀,小于作助手。”魏主任看了一下时间:“好,上午十点半手术,你们准备吧。”

“好。”

魏主任说:“我通知各个产科主任,让所有进修医生观摩。”

 

刚过九点半,产科的实行、进修医生,以及初级职称的本院医生,已经挤满了观摩室。

魏丽丽讲道:“今天九十二床的这台手术,是胎膜早破。除此之外,一切正常。这是腹膜外剖宫产典型的适用症。”

何晶问:“魏主任,腹膜外剖宫产有哪些禁忌症?”

“以下情况,是腹膜外剖宫产的绝对禁忌症:妊娠合并子宫肌瘤、畸形子宫妊娠、子宫先兆破裂或破裂者。前置胎盘、胎盘附着在子宫下段前壁。胎儿宫内窘迫或需迅速娩出胎儿时。还有以下情况,不适应作腹膜外剖宫产:巨大儿,胎头嵌入过深。”

众多产科医生一边聆听魏主任的讲解,一边做着笔记。

魏丽丽继续道:“腹膜外剖宫产与普通剖宫产相比,有优点,也有缺点。腹膜外剖宫产,特别适用于胎膜早破单一手术指征的产妇。”

“只有胎膜早破这种单一的手术指征,才适用于腹膜外剖宫产?”进修医生小韩想确认一下。

“对!只有单一的胎膜早破的妊娠疾病,才适用于腹膜外剖宫产。这一点,你们一定要牢记。否则会适得其反。”

“哦。”

这时,林娜和小于进入手术室。

林娜说:“准备手术,计时开始。”

林娜一边手术,魏丽丽一边在观摩室作讲解:“现在林医生切开了患者腹壁。这是手术的第一步。

“现在是第二步:分离腹壁后间隙。手指沿腹壁切口的左侧缘分离腹壁后间隙。膀胱多随子宫的右旋而偏右,在左侧处较易暴露膀胱,因素手术取左侧入。

在手术室,林娜熟练的操作,轻车熟路。在观摩室,魏主任耐心讲解。年轻的产科医生们都认真的记录和聆听。

“现在是第三步:暴露三角区,分离脂肪堆。用右手指沿腹壁切口左侧缘,分离腹壁后间隙……分离的深度以不超过腹壁下动脉为限。”

“助手于医生用腹壁拉钩提起左侧腹壁切缘,以暴露膀胱左侧的脂肪堆……

“林医生现在开始了第四步:暴露子宫下段,切开子宫前筋膜……

“现在第五步是横行切开子宫,娩出胎儿,同腹膜内剖宫产术。

“最后一步是缝合子宫切口,确认无输尿管、膀胱损伤后,闭合子宫切口。

林娜在手术室对摄像头说:“手术完成。”

魏主任以及在座的产科医生在观摩室给林娜鼓起掌来。

回到第一产科办公室后,何晶说:“刚才九十二床的手术,林医生主刀,魏主任讲解,真是太精彩了。”

“是呀,这个教学案例太成功了。”

魏主任说:“九十二床很典型,像她这种适合腹膜外剖宫产的产妇,占剖宫产的比重,不到1%。很少见,也很典型。”

魏丽丽又表扬林娜:“林医生,你这次给所有的进修医生,作了一次老师。”

小韩说:“以后我们进修医生就叫您林老师。”

林娜洋洋得意,唯一让她遗憾的,是赵新没有看到她精彩的教学案例。

 

在伊利莎娜医院会议,赵新讲道:“我们民营医院,也要学习国企,进行体制改革,逐步建立现代企业制度。”

“我作为伊利莎娜的院长,对医院的整顿和改革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使我院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二是要把“研医理,精医术,修医德,正医风”的院训,融入到每一个医护人员的血液和骨髓里。”

赵新把这一院训镶裱在医院大楼最醒目的位置。各个科室主任也把这十二字院训镶裱在科室办公室。

曲兰对曲晋明说:“爸,赵新太棒了,他确实给伊利莎娜带来了新气。他总结的院训太精辟了——研医理,精医术,修医德,正医风。”

“是呀,赵新的表现,超过了我的期望。”

 

赵新陆陆续续颁布了很多暂行管理制度。并声明, 这些规章制度肯定有不完善之处,以后会在具体执行中,进一步完善。

 

赵新与曲院长商议,伊利莎娜医院是否要定一条规定。就是第一大股东不得担任院长和副院长的领导职务,以免短期行为。曲晋明就此征求苏红的意见,苏红说她没意见。她准备把股份转让给林娜。

在股东大会上,赵新提出了自己的这一想法,让股东们讨论。这时,苏红已经把伊利莎娜的股份转到林娜的名下,林娜已经成为伊利莎娜的第一大股东。林娜质疑道:“赵院长,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我以后就不能再回伊利莎娜了?”

赵新说:“林娜作为本院的第一大股东,还可以来伊利莎娜。但不能担任院长和副院长的领导职位。你可以去产科呀,做可以个副主任。”

林娜白了赵新一眼。

赵新补充道:“当然,你最好一直能在附属医院第一产科,争取做上副主任。附属医院第一产科可是全省产科的龙头。”

“你这是什么意思?”

赵新理了理思绪说:“我们医院,是一个特殊的单位。我们获得的利润,对应的是病人的健康和生命。这所以这样规定。是为避免为了医院的利益,而牺牲病人的健康。第一大股东不做医院领导,可以有效的避免短视行为。”

对于赵新的建议,其他人都同意。唯独林娜不同意。她说:“我是大股东,占的股份超过90%,医院院长,我有任免权。”

“你当然有任免权。你可以任免别人,但不要任命自己。”

会议不欢而散。

 

散会后,林娜约赵新去附属医院的公寓。到公寓后,林娜说:“你开会之前,为什么不提前和我商量一下?”

赵新说:“我提前跟曲院长和你妈妈商量了。我不知道,你妈妈把股份转让给你了。”

二人起了争执。赵新说:“先不说这个话题吧!”

“那说什么话题?”

“何晶?”

“怎么了?对何晶也念念不忘?”

“我是问她今天晚上值班不?如果加班,我就在这里留宿!”

林娜的表情轻松了许多,问:“你凭什么在这里留宿?”

“凭我是你男朋友呀!”

“男朋友又不是老公,不能留宿。”林娜惺惺作态。

“今天的男朋友,就是明天的老公。”赵新轻搂着林娜。

林娜轻轻推开赵新,无可奈何的说:“何晶今天晚上不值班。”

“那咋办?”

“没事儿,我们两个又不住一个卧室。你和我睡,又不碍她啥事儿。”

“反正有点不方便,有点难为情。”赵新有点惴惴不安:“要不,我们去别处。”

“我只在两个地方住:一个是家里;一个是公寓。”

“真的有点难为情,何晶什么时候回来?”

“我逗你呐,何晶在肖主任屋里。今天晚上她不回来。”

“你居然拿我开涮,我让你拿我开涮。”赵新咯吱起林娜来。

两人云雨之后,林娜问赵新:“小新新,你有没有考虑过咱俩的婚事?”

“我当然考虑过,准备和你商量个日子订婚呐。你妈没意见吧!”

“她当然没意见。”

“那我明天就跟父母商量一下,找个风水先生,看一个好日子。”由于伊利莎娜的手术失败的事情,两人订婚的事情一直被搁置至今。

“你父母也没意见?”

“他们对你特别满意,当然没意见。”

“现在所有人都同意了。但是我却有意见。”

“你有意见也不行。必须嫁给我!”

“在有些问题解决之前,我不能嫁给你!”林娜很严肃的说。

赵新有些疑惑:“啥问题?咱俩之间没有任何问题呀!情投意合,两情相悦,郎才女貌,门当户对。”

“别臭美了。我是认真的。”

“还有什么问题,你说吧!我的林大小姐。”

林娜正视着赵新,严肃而认真的说:“我要确定的是,你最爱的人,是不是我。”

“这还用问吗?”

“先不要急着回答,你认真的想一想,你最爱的究竟是谁?是我,还是朱爱萍,还是何晶?”

“你怎么又扯上何晶了!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赵新!”林娜突然厉声道:“我让你自己摸摸自己的良心,必须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必须给我说实话!”

“我……”

“先别慌着说,认真的想一想,想清楚。再回答!”林娜的语气,像警察审问犯人。

赵新陷入了思索之中,林娜低声说:“我干爹对我干妈,没有爱情,只有亲情。他真正爱的人是胡亚亭。我绝对不做尤盛美第二,我林娜,要我的男人,最爱的人必须是我!”

赵新没有做声,他的灵魂进入了自己内心深处,拷问自己——我最爱的是谁?是林娜,还是别人?

林娜正视着赵新,赵新沉吟良久。拉着林娜的手说:“我向你保证,我今天对你说的,全是我的心里说。没有任何隐瞒。”

林娜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赵新接着说:“我彻底想清楚了:我对朱爱萍,十之一二是爱,十之八九是同情。”

“对,这才是真话。”

“我对何晶……”

“别忘记,你还主动追求过她呐!”

“我确实追求过她。作为一个产科医生,她很优秀。”

林娜白了赵新一眼,声音很低的说:“终于说出心里话了。”

“我扪心自问,我对何晶是欣赏和敬重。而不是爱。我敬重她的人品,欣赏她这个优秀的产科医生。”

林娜终于松了一口气,说:“何晶确实优秀,那么多进修医生,就她一个人的留院申请被批准了。”

林娜接着说:“那就是说,你最爱的不何晶,更不是朱爱萍。那肯定是我了。”

“别臭美。当初我对你,是十分讨厌!”

“什么?”林娜气不打一出来,揪着赵新的耳朵:“你说什么?最讨厌谁?”

“松开,赶紧松开。我话还没说完。”

林娜松开了赵新的耳朵。

“在我把话说完之前,不能揪我的耳朵。听到没有!”

“恩。”林娜凑到赵新脸上,轻轻的吹的赵新的耳朵:“小新新,疼不疼?”然后又轻吻了一下他的脸颊。又把头放在赵新肩膀上,赵新虽然话还没说完,但她已经知道,自己的心上人,最爱的是自己。林娜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赵新轻轻的推开林娜,认真的开着她说:“干什么?干什么?认真一点,我要说出我的心里话。正经一点,好不好。”

“哦!”林娜像一个温顺的小绵羊。

赵新接着说:“以前的你,盛气凌人,顶撞领导、讥讽同事,殴打护士。咱们第一产科同事们,是喜欢你,还是讨厌你?”

“她们肯定都讨厌我,只要你不讨厌我就可以了。”

“我当时也很讨厌你,只不过你帮过我很多次。在讨厌之于,对你还有一丝丝感激。”

“算你有良心。”

“后来你对同事多了一份尊重,对患者也多了一份耐心。你就特别可爱了。”

“真的吗?后来你就爱上我了吗?”

“其实我不知道我已经爱上你了。当时我还和朱爱萍在一起。”

“好你个赵新,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没有呀,当时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爱上你的。今天我扪心自问,才刚刚发现的。”

林娜得意洋洋起来。

“其实你变化也不大,你的性情只改变了十之一二。你现在依然看不起人。”

“我哪里看不起人了!”

“当然,有了一些改观。”

“不过,这是你的个性。说明你有傲骨,有品味,超凡脱俗。这正是我爱的类型。”

“真的!”林娜有些惊奇的问。

“真的。”赵新严肃的说:“我今天才发现,你就是紫霞仙子,而我就是至尊宝。”

“假如,我是假如呀!”林娜有些小兴奋:“假如现在朱爱萍也没有遇到陈大卫,何晶也没有肖程。我们三个都喜欢你。你会选谁,会和谁白头到老,厮守一生。”林娜心里美滋滋的,她知道赵新一定会选她。

赵新毫不犹豫的回答:“朱爱萍!”

“你说什么?”

“是朱爱萍。”

“怎么会是她,我应该是你的第一选择。何晶应该是你的第二选择吧?!怎么会是她?!”

“我是说过,对朱爱萍更多的是同情。她一个人是多么不容易。做了未婚妈妈,还有个脑瘫儿。我选朱爱萍,她未来能有一个幸福的家。你和何晶的条件好,未来也能有一个幸福的家。如果我抛弃她,陈大卫再不出现,那她就孤苦伶仃了。”

“唉!”林娜叹了一口气:“说的也是。”

“人除了有爱情之外,还要有亲情、有良心。这就是我选朱爱萍的原因。”

林娜拉着赵新的手,仰视着他:“你不但是一个好医生,更是一个好男人。今天你真的说出了你的心里话。”

林娜又质疑道:“那如果你和朱爱萍在一起,你父母会同意吗?”

“他们肯定不会同意。”

“那当然了,我们将来有了儿子,也希望他能找一个清清白白的媳妇。”

“是的,我确实也不同意自己的儿子找个有私生子的媳妇。”

“那岂不很麻烦。”

“那会闹翻天的。若陈大卫真的没有出现,我和朱爱萍的故事,可以改编成一部电视剧了。”

“对,这部电视剧的名字就叫《产科医生与麻醉师的狗血爱情》!”

“并且,朱爱萍也不同意。”

“什么?不会吧。”

“她说过,她只想和我一起谈恋爱,拒绝和我结婚。因为她不想我和父母反目成仇。那她就成千古罪人了。”

“善解人意,明事理。这哪是朱爱萍呀。分明是何晶嘛!”

“恩,确实。你和朱爱萍都是何晶的闺蜜。你们两个多多少少受了她的影响。这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何晶,还是人家何晶好。如果没有肖程,说不定你们两个就在一起了。”

“别胡说八道了。”

“如果你不认识我和朱爱萍,何晶也喜欢你,你会和她在一起吗?说心里话。”

“醋坛子,懒的理你。”

“不行,最后一个问题,你必须从实招来。必须说心里话,不能藏着掖着。”

赵新又思索了一会儿,说道:“如果我没遇到你们两个,只有她一个 ,那很可能会和她一起。”

“哦,终于说出心里话了。”林娜戏弄赵新:“哎,你可以和肖程竞争呀。他竞争不过你的。你现在是伊利莎娜医院的院长,家庭条件也好。何晶肯定会选择和你再一起的。”

“如果我面前只有何晶,我可能还不知道,自己真正喜欢的,是你这种有品味、超凡脱俗的女孩儿。”

“也就是说,如果紫霞仙子一直没有出现。至尊宝误以为白晶晶是自己一生的挚爱。”

林娜偎依在赵新怀里,她感觉自己是这个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这时,赵新也严肃起来,问道:“我已经说了,我最爱的人是你。下面该我问你了。”

“问我什么?”

赵新说:“你最爱的人,是不是我?”

“明知故问。”

“我也让你扪心自问,你自己最爱的是不是我。我今天才知道,有时候人真的搞不清楚自己喜欢哪种类型。自己最喜欢的是谁。”

“我可比你强,永远知道,自己的真爱是谁!我以前,就很爱很爱你。自从癞蛤蟆吃到天鹅肉之后,我就更爱更爱你!”

“真的吗?”

“明知故问。”林娜接着说:“一个女人,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给了自己最爱的人,并能与他厮守一生。这才是最幸福的。”林娜再次偎依在赵新怀里。

两人温存良久,赵新轻声问道:“昨天在伊利莎娜股东大会上,我提出的建议,你是否在考虑一下。”

“不用考虑了,我听你的。”林娜接着说:“人都是有感情的,我真的舍不得离开第一产科。”

“恩,是呀,我也舍不得第一产科呀。”

“那你还回来吗?”

赵新有些犹豫的说:“我的确舍不得离开第一产科,但我又觉得,距离产生美。工作的问题,以后再说吧。”

“那你不怕别人说你:自己的媳妇是大股东,靠着媳妇才当上院长的。”

“没人会这样想,我是靠自己的。我可是全省顶尖的麻醉师。我要留在附属医院,马上就是麻醉科主任了。”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赵新居然会吹牛。”

“这不叫吹牛,这是自信。”

 

何晶和林娜在公寓谈论各自的婚恋。林娜对何晶说:“昨天,我妈妈让王阿姨合了我和赵新的生辰八字,看好了日子。晶晶姐,你和肖程什么时候结婚呀?”

“考虑过,但是买不起房子。”

“钱财是身外之物,我和赵新可以借给你。”

“以前借你的才刚还上。咋好意思再借你钱。”

“我们是闺蜜,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凡事都是你们帮我,我从来也帮不上你。你和我作闺蜜,一直是我占便宜,你吃亏。”

“吃啥亏呀。以后你要还我的。我也不会损失啥。再说了,你是我的灵魂导师。”林娜说:“咱们老百姓,有几个买房子不借钱的。”

“我回头和肖程商量一下。”

“就明天晚上,让赵新和肖程来一下。”

“恩。”

 

第二天,赵新和肖程都来到了何晶的公寓。林娜准备了一些美酒佳肴。林娜先对赵新说:“我妈妈请人给咱俩看了结婚的日子。”

“恩。”

“记得回去和你父母说一下。”

“早就说过了,马上要下彩礼了。”

这时,何晶给林娜使了一个眼色。林娜点了一下头。就问肖程:“肖主任,你和何晶的日子定好了吗?”

“日子还没定。”

“你不想早点迎娶何晶呀!”

“当然想了,不过房子问题还没解决。”

“今天我把赵新拉来,就是和你们商量房子的事情。”

“恩?”赵新有些疑惑。

林娜接着说:“房子只要凑够了首付,后期还款负担就不大了。你俩都有住房公积金。”

“首付不知道够不够?”

赵新接着说:“首付如果不够,我和林娜可以借给你们。”

“那多不好意思呀。”

“没问题,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林娜接着说:“你和何晶有空就去看看房子。就买现房,一是风险小,二是入住快。”

“好,星期天,我们去看看。”

 

在伊利莎娜曲院长的办公室里,曲晋明的手机响起。电话里传出一个熟悉的声音:“是老曲吧。”

“恩。”

“我是老吴呀。”

“好久没和你联系了。”

电话那头突然没了声音。曲院长赶紧问:“老吴,说话呀!”

还是没有声音。

“老吴,你回国了吗?”

“我还在波士顿。”

“你怎么半天不说话?”

电话那头的语气沉重起来:“有件事情,我不知道该怎么向你说。”

“你怎么突然变得支支吾吾。”

“安德烈……”

“什么?什么?”曲晋明觉得突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赵新恰巧来找曲晋明,见此情况,赶紧急救。

曲院长醒来,慢慢的睁开双眼。赵新问:“曲院长,你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曲晋明叹了一口气说:“我,刚才做了一个噩梦。”曲晋明不相信这是事实,应该是个梦而已。

 

三江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都在传一个消息。林院长要重新回到附属医院做院长了。第一产科的医护人员都问魏丽丽:“魏主任,林院长要重回咱们医院了,消息可靠吗?”

“这个问题别问我,去问林医生。”魏丽丽看了一眼林娜。

医生护士们都凑到林娜身边:“林医生,林院长要回来的消息,可靠吗?”

林娜洋洋得意,轻轻摇了一下头说:“不————道。”

何晶也摇着林娜的胳膊,略带着撒娇的口吻说:“娜娜,赶紧告诉大家,是真的吗?”

“嘘!”林娜卖着关子说:“要低调,要低调。”

 

刘主任这几天心情特别差,因为林院长重新附属医院已经是板上钉钉的。李院长问刘主任:“这几天,怎么老是黑着个脸?”

“师父,咱们的努力都白费了。你这个代理院长还是没有转正。他林守礼凭什么……”

“凭什么?你不服林院长?”

“服,当然服。但总觉得心有不甘。这些年咱们的努力都白费了。”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很多事情,是强求不得的。”

“唉!”刘主任直摇头。

“你说林院长和我,谁作院长更称职?”李院长略带质问的口吻问道。

刘主任思索了一下,说:“当然是林院长。”

“我们附属医院由林院长作院长,是众望所归,实至名归。就你有意见?”

刘主任有些赌气的说|:“你还说我,你当初不是一心想作院长吗?”

“我当初争取作院长。是因为我是众望所归,林院长也没有回来。现在林院长回来了,他比我更有威望,更有能力。现在我应该作的,是当好我的副院长,好好协助他。”

“哦。”

“以后心胸开阔一些。”

“师父,我知道了。”刘主任点点头。

 

曲晋明在办公室,再次接到老吴的电话:“老曲,我是老吴呀!”

“恩。我是老曲。”

“兰兰检查的结果怎么样?”

“什么检查的结果?”曲晋明还是不相信。

“我上次不是给打电话了。安德烈患上艾滋病。兰兰出化验结果了吧?!”

“哦哦,兰兰结果出来了,没事儿。”

“真的没事?”

“是呀,化验结果是阴性,兰兰没事儿。”

“好,那我就放心了。我很忙,挂了。”

曲晋明长叹了一口气,这不是噩梦,而是事实。他现在还有一丝希望,就是希望曲兰的化验结果真的是阴性。但他不知道怎么向女儿开口。

在此后的几天里,曲晋明对尤盛美,以及曲兰时,好几次想说出此事,但都是欲言又止。

有一次在伊利莎娜餐厅,曲兰刚吃完饭,就问道:“爸,这几天你怎么魂不守舍的。是不是有心事?”

“没事儿,没事儿。”曲晋明回答的有些慌张。

从曲晋明的语气中,曲兰更加断定爸爸有事情瞒着自己:“肯定有事儿,你别藏着掖着。我可不是外人,是你亲闺女呀。”

“真的没事儿。我去一趟卫生间。”曲晋明跑到卫生间里,痛哭起来。哭完之后,他洗了脸,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我哭什么哭?化验结果还没出来,我哭什么哭?结果就是阴性。真的没事儿。结果肯定是阴性,我应该高兴,兰兰没事儿。”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小猪笨笨
对《《产科医生2》第十五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