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37
本章来自《城市.寓言》 作者:我行无住
发表时间:2016-07-27 点击数:187次 字数:

37

你又去见了那个家伙吧?张大明居高临下中的语气带着一些得意。

没有。妍否认。

没有?张大明恶狠狠地说,你以为有什么事是可以瞒着我的吗?他抽出一迭照片,啪的在手上一拍,看到没有?这就是证据!别忘了我跟你说过我会找人随时看着你的,你就是在跟那个家伙在上床,我的人都会在窗户拍下来。

妍一看,是上星期和几一一起的照片,其中一张是她坐在几一腿上两人亲吻。

还给我!她伸手去抢张大明手上的照片,张大明任她抢过去,你这个白痴的女人!这样的照片我电脑里成千上万,你抢得完吗?他摇摇头,鄙夷地说。

妍崩溃了,你到底想怎么样?她坐在地上,紧抓住照片痛哭起来。

张大明啧啧地说,你去跟野男人通奸,给你老公戴绿帽子,让你老公当乌龟王八蛋,我还没怎样,你倒反打一耙了?

你放过我,让我走吧,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肯放过我。妍哀求。

我这么爱你,怎么舍得放你走?你是真的不明白我对你的心意。张大明摇摇头,这一辈子你都是我的女人,别想着动其它的念头,别忘了,你家里人还在我手上呢!只要我一不高兴,你弟弟就要进监狱,至于你父亲,欠下的赌债可是我让人不追的,可是欠债还钱,你都没看过那些人是怎么追债的,保准让你睡不着觉,我看我那老丈人的唯一出路就是从楼顶上跳下来了。

你这个魔鬼!我爸爸从来不赌博的,一定是你叫人唆使骗他去赌的!妍仇恨地望着。

我说你怎么变得聪明起来了呢?张大明夸奖说,不过你也别把你父亲我的老丈人想得那么纯洁,他以前不赌是因为他没机会去赌,一旦有机会了,赌的比谁都凶,我看准了,人就是这个样子,所以我找人一布局,他就上钩了,看到了吧?别把人想得那么高尚!每个人都是这样子!包括现在和你通奸的家伙,也是为了要和你上床,你以为是爱情吗?呸!狗屁的爱情,男人和女人,跟公狗和母狗没什麽区别!

你放过我吧!妍抽泣道。

我怎么舍得放过你呢?我要你陪着我,哪都不能去,一直到这个世界毁灭。张大明幽幽地说。

             

        *

小昙接到张大明电话,是凌晨两点。

找我啊?这么晚了。小昙有点惊讶。

你以为你是纯情玉女?这个时候你不是在陪男人喝酒就是在陪男人睡觉,晚什么晚?

这可真让张总说对了。小昙佩服地说,我正在K厅陪人喝酒呢。

马上到我这里来!

这可不行,客人还在呢,要不晚一点,马上就散了,刚才我问过了,他们只是找几个女孩喝酒,纯喝酒的,不干那事,我看他们也不是干那事的人,再说了,喝得晕头转向的想干也干不了。小昙欢快地说。

我也喝了酒,可我照样能干,而且干得更厉害!

那是张总您厉害。

好了,快点!别让我等得火大,到时候你就后悔了。

行,这里一散马上就来。

小昙去到色情旅馆时已经快三点了,张大明打开房门时一只手还拿着一瓶马爹利,浓烈的酒气差点把小昙熏倒。

现在才来,让老子等半天了!他发怒说。

他手忙脚乱地忙活了一阵,发现怎么也无法挺起,咒骂起来。

张总是酒喝太多了,要不,我可是要被操死了。小昙安慰说。

算了,不搞了。张大明气恼地爬起来,好好的心情被搞没了。

张总有喜事吗?心情这么好。

那当然。张大明把上衣一披,一下把无法勃起的事忘在脑后。

你看看这些照片。他指着洒满床上的照片说。

照片上一共只有两个人,小昙眼睛扫过去,照片上的女的长得很漂亮。小昙说。

那当然,这是我老婆!张大明得意说。

那上面的男人是谁?小昙惊讶地说。照片上两个人非常亲密,甚至连没穿衣服躺着床上的都有。

是我老婆偷的野男人。张大明忧郁的语气说。

哦。小昙同情说。

来这之前,我把我老婆狠狠地操了一次。

不是那样,怕小昙误解他的意思,他解释说,我是想体验一下我老婆同时被两个男人操的那种感觉,其实,我是想她被越多的男人操越好,想到就兴奋,可是她就只跟那一个男人上床,还说爱上了他,这是犯规的,是要被禁止的。

小昙听得目瞪口呆,她是你老婆,你为什么想她跟别的男人上床?她看着他,怀疑是他喝醉了酒神经错乱。

这世界是肮脏的,每一个人都是肮脏的,纯洁的人是不允许存在的,这就是我喜欢你的原因,因为你是一个婊子,我们是同一类人。他光着两条毛茸茸的腿去找酒瓶,两个睾丸在腿中间晃荡着。

我还是不懂。小昙迷茫地摇了摇头,不过我喜欢听别人说喜欢我。

你当然不懂,你就是一个头脑简单的婊子。张大明找到酒瓶,嚷着。

可是,你要对你老婆怎样?小昙说。她喜欢照片上的那个女人,喜欢她在照片上流露出的那种欢乐,而且,那个男的看上去也不错,比这个张大明强多了,他们才是相配的一对。

我对我老婆怎样?张大明学着小昙语气,嘻嘻笑着,我一定会好好对她的。

 

                       38

庄秀才幽幽醒来,映入眼帘的是高远的天空上飘荡的白云。晴朗的深秋天气,阳光光芒万丈地从苍穹照射下来,他刚刚苏醒的精魂一下被这天地的大美摄入了,只觉得轻如微尘,在这辉煌的光中飘动。风吹过,带起地上细细的尘埃,些许的吹入眼中,他微微眨了一下眼睛,便是这小小的牵动,一阵疼痛从手臂直钻心里,让他回过神来。

他记起了一切。

从天地间回到这个残酷的世界。

面前就是他挖的埋葬了小蝶的坟,坟头微微隆起,小蝶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便埋在里面,那是一个他承诺要照顾还没来得及出生的生命。

他望向自己的断臂,伤口的血已经凝固了,只有一滴暗红的欲滴不滴的挂在上面。也许是血已经流尽了,可是他还活着。

眼睛望去都是死去的人,流出的血把地面染得殷红。这是一座用生命和鲜血浇灌的小山岗。

世界如此残酷,也许,死去才是最好的结局。

可是没有死,那就不得不活着。

庄秀才没有泪。

他的血和泪昨夜已经流尽了。

他支撑着一点点起来,头一抬起,就觉得天旋地转,他艰难地半坐起,要想活下去,就必须要找些吃的。

庄秀才在小山岗上养了七天的伤,靠找尸体旁边包袱里的干粮和水活下去。

有时,他和坟里的小蝶说说话,好排解那无边的寂静和孤独。

更多时,他一动不动躺着,象山岗上的尸体一样。他的精神没入了无边的空旷和荒芜,不知身处何世,所生为何。

七天后,他下了山。


  
上一章:~36
下一章:~38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我行无住
对《3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