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折戟沉沙 17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7-27 点击数:164次 字数:

17

 

1969428举行九届一中全会,选举中央主席、副主席、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

中央委员会主席:毛泽东

中央委员会副主席:林彪

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毛泽东、林彪、周恩来、陈伯达、康生

中央政治局委员:毛泽东、林彪

(以下按姓氏笔划为序)

叶群、叶剑英、刘伯承、江青、朱德、许世友、陈伯达、陈锡联、李先念、李作鹏、吴法宪、张春桥、邱会作、周恩来、姚文元、康生、黄永胜、董必武、谢富治。

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纪登奎、李雪峰、李德生、汪东兴。

全会通过了中央军委主席、副主席、委员和军委办事组成员。

中央军委主席:

中央军委副主席:林彪、刘伯承、陈毅、徐向前、聂荣臻、叶剑英。

在九届中央政治局第一次会议上,确定了新的军委办事组成员。

军委办事组组长:黄永胜

军委办事组副组长:吴法宪

军委办事组成员:叶群、李作鹏、邱会作、谢富治、李德生、李天佑、刘贤权、温玉成。

1969427毛泽东审阅中共中央军委办事组本日报送的中央军委名单和中央军委办事组名单,批示:

宜加李德生。

428中共九届一中全会举行,毛泽东主持会议。

会议选出中央政治局委员二十一人:毛泽东、林彪、叶群、叶剑英、刘伯承、江青、朱德、许世友、陈伯达、陈锡联、李先念、李作鹏、吴法宪、张春桥、邱会作、周恩来、姚文元、康生、黄永胜、董必武、谢富治。政治局候补委员四人:纪登奎、李雪峰、李德生、汪东兴。

会议选举毛泽东为中央委员会主席,林彪为中央委员会副主席,毛泽东、林彪、陈伯达、周恩来、康生为中央政治局常委。

选举结束后,毛泽东当场主持召开中共九届政治局第一次会议。

毛泽东提出:

原军委副主席建议继续当选新的军委的副主席。会议通过中央军委主席、副主席、委员名单和军委办事组成员名单。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副主席林彪,副主席刘伯承、陈毅、徐向前、聂荣臻、叶剑英。中央军委办事组组长黄永胜,副组长吴法宪,成员有叶群、刘贤权、李天佑、李作鹏、李德生、邱会作、温玉成、谢富治。

军委领导下的三总部是我军历史传统,是行之有效的办事机构。

仅仅依靠军委办事组下的政工小组是远远不能领导全军的政治工作的。

九大召开之后,恢复总政治部就开始列入议事日程。

526下午,毛主席在人民大会堂一一八厅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听取中央军委办事组的工作汇报。

周恩来、林彪、康生、陈伯达参加,汪东兴列席会议做记录。会议决定:重新组建军委办公厅和一个小规模的总政治部;由省军区和省市自治区革委会负责落实城市防空工作;不再增加陆军定额,把定额留着扩建海军、空军和二炮;同意将国防工业部门和原属国务院系统的第三、四、五、六机械工业部移交军队管辖。

会议还讨论了组织地方部队,野战军调防,一批军队高级干部调动任免以及大学生毕业分配,编辑《毛泽东选集》第五、第六卷等问题。

529下午,毛泽东在人民大会堂一一八厅听取周恩来等汇报改组国务院业务组,国务院各部委合并、撤销、精简和准备成立各单位革命委员会的初步方案,以及党中央部门进行改革的问题。

毛泽东说:

就照谈定的原则去做,但国务院业务组的人员调整,需要等纪登奎、李德生二人到北京后,先确定二人分工,再提出正式名单。

613,经毛泽东批准,军委办事组公布总参谋部、总后勤部机关精简方案。

据此,总参、总后机关进行精简整编。

年底,军委办事组公布总政治部机关精简方案。

据此,总政机关由原编的十三个部、院,缩编为六个部、室。即:办公室、组织部、干部部、宣传部、保卫部、群众工作部。

邱会作回忆:

此前,总政机关于一九六七年中期就陷于瘫痪状态。

一九六八年十月,毛泽东下令总政军事管制,我们派了王宏坤、刘江亭,总政的干部都集中到高等军事学院去办学习班了。

一九六八年十月,黄志勇、田维新被任命为总政副主任。

十二月,总政恢复办公,李德生任总政主任。李的任命,是林总向主席报告得到同意的,目的是为了挡住江青要将张春桥放在总政主任这个位置的企图。

林总说过:

李现在同江青还没有更密切的关系,在同他们的斗争中,他至少可以保持中立。将来如果有变化,可以立即搬下来。

九一三以后,李德生深受毛泽东信任,在十大当选党中央副主席,军队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时,李德生却被免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副主席职务。

625周恩来就纪登奎,李德生工作安排事书面报告毛泽东。

73,周恩来写信再报毛泽东:

纪、李两同志的分工已在中央有关会议上谈定,他们在党中央除参加集体会议、接受临时任务外,纪固定管理整党建党工作和工、青、妇的革命运动,李固定管理军委办事组的总政工作,二人均参加国务院业务组,并保留在外省和军队所兼的职务。

——集体会议,即中共中央政治局日常工作会议,主要由周恩来、陈伯达、康生、江青、姚文元、黄永胜、吴法宪、叶群、谢富治、李作鹏、邱会作、李德生、纪登奎十三人组成。

728李德生奉命到京,周恩来同他谈话,已经明确他参加中央政治局的日常工作会议,参加国务院业务组和军委办事组,并且明确他固定管理军委办事组的总政工作

此时,总政已经在1967年被砸烂:总政治部主任萧华被批斗、抄家,副主任也无一幸免,都戴上阎王的帽子。

正副部长成为所谓的判官,处长成为所谓的牛头马面,一般干部也成为小鬼

一时间,总政治部有40多名副部长以上干部被批斗,机关和直属单位有767名干部被立案审查,其中有17人被迫害致死。

总政治部被说成是一筐烂梨

11月,林彪指示在军委办事组下设立政工组、干部组,直接取代了总政治部的职能。

196810月,林彪宣布对总政治部实行军事管制,由野战部队派干部战士到总政治部,把所有机关干部集中起来,编成班、排、连,离开机关办学习班,把被审查的部级干部集中起来加以监护

就这样,作为全军政治工作的领导机关总政治部,在文化大革命中被军事管制,这是我军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极其荒谬的旷古奇闻。

总政治部主任人选,毛泽东同样有自己的想法。

李德生进入军委办事组,固定管理军委办事组的总政工作,就是毛泽东的意见。

当时军委办事组有个很小的办事机构,办公、生活都在京西宾馆。

李德生住在京西宾馆,参加军委办事组的活动也比较方便。

军委办事组主要是黄、吴、李、邱几位主事,每周有两三次例会,就在京西宾馆的会议室召开。

会前一股也通知议题,印发会议讨论文件。但是有的时候不是这样。

黄永胜或者吴法宪主持会议,先讲他们的意见,也不展开认真讨论。

尤其使李德生感到意外的是,在没有固定议题的例会上,又没有重大问题急着处理,黄、吴、李、邱爱摆龙门阵,讲起四野东北战场、平津战役、两广作战;讲起文化大革命,邱会作怎样被二医大揪斗,吴法宪、李作鹏怎样在空军、海军挨整,又怎样组织三军无产阶级革命派,得到林彪的支持。

谈起来往往信马由缰,东拉西扯。有时,他们会提起毛笔,练习书法,旁若无人。这些不正常都使李德生心生反感。而黄、吴、李、邱,对这位军长也不那么尊重,重大事项很少征求他的意见;有什么事也只是让他在传批件上跟着画个圈,表示看过了。

196910月的一天下午,李德生按时来到军委办事组会议室,准备参加例会,可是过了10多分钟,还是不见人影,正在纳闷,警卫参谋小倪进来告诉他说,听到黄永胜的警卫员讲,今天是黄永胜大儿子结婚,在西山举办婚礼,吴、李、邱都去了。

警卫员还问,你们首长不知道?

李德生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就这样李德生慢慢地和他们保持了距离。

19691010,军委副主席兼国防部长林彪提名并且任命装甲兵政委黄志勇、沈阳军区副政委田维新为总政治部副主任。

1024,军委办事组写出报告,向中央提请要求批准并任命装甲兵政委黄志勇为总政治部副主任。

111,总政治部正式在旃檀寺大院总政办公大楼开始办公。

1210,中央政治局决定李德生担任总政治部主任,要求军委办事组按此办理报批手续。然而,李德生被中央正式任命为总政治部主任,却是在1970430军委才下发文件。

1226,总政治部恢复办公,李德生任总政治部主任。总政治部机构设组织部、干部部、宣传部、保卫部、群工部和办公室,干部人数不到200人,任务是负责公文的承办批转工作,从而大大降低了总政治部的领导地位,削弱了其领导职能,使全军的政治工作受到严重损害。

 

19704月下旬,林彪从苏州回到北京,就在李德生任职命令颁发后不到20天,他同黄永胜、吴法宪商量,确定在他的住地毛家湾,接见李德生和总政治部二级部副部长以上干部十四人。

按照一般情况说,作为军委副主席,接见新任命的总政治部的领导干部,也是无可厚非的事。

问题在于他接见时讲话的内容,竭尽拉拢、威吓之能事,显得很不正常。

大家第一次进入毛家湾,第一次受到林彪接见,有几分神秘,几分荣幸。

进入会客室,只见里面沿墙摆着一圈沙发,大家在叶群的招呼下坐定。

林彪这才从西面内室走出来,向大家致意,然后径直坐在中间沙发上。

事先安排的摄影人员开始照相了。

镜头转到林彪,林彪摸摸胡子说:

我还没有刮胡子呢。

叶群迈着小碎步跑过去说:

我就喜欢你的胡子。

并且让摄影员多给他们两人照几张。

林彪指着在座的众人说:

照片洗出来,把每个人的名字记上。

摄影完毕,林彪开口讲话说:

第一次见面,都不认识。只认识李德生同志、黄志勇同志。

要说他认识李德生,只不过是九大几次会议上见过而已,并没有单独谈过话。黄志勇原是四野的一位兵团参谋长,倒是熟人。

为了显得亲切,他对其他12人逐一询问姓名、年龄。

然后夸奖说:

你们这个年龄正是办事的时候,比较成熟了。

而且说:

你们是个新班子,是新气象,已经看到了新的做法,将来会有新的成就,部队里头会出现更新的面貌。

林彪开始言归正传了。

他说:

我这个人是搞军事的,一向分工抓军事工作。但是,我的兴趣是搞政治,搞无产阶级政治。我搞军事是斗争的需要,其实我年轻的时候就爱搞政治,对政治有兴趣。

林彪讲到这里,叶群马上插话说:

林彪同志十几岁的时候,就爱读政治理论书籍。

林彪再次肯定说:

我的职业是搞军事,兴趣是搞政治。

他指着黄永胜、吴法宪:

你们知道,我在东北,首先也是搞政治。

黄永胜连连应声说:

东北的胜利,也是靠政治。

这么一说,林彪不只是搞军事在行,而且兴趣在政治,是政治工作的内行啊。

这就很清楚地告诉大家:

解放军是林副统帅直接指挥的,你们总政治部做政治工作,当然也是林副统帅直接指挥的了。而且,林副主席是兴趣在政治首先搞政治,总政治部无论在政治上、组织上,岂不是都要听林副主席的?

林彪话锋一转,告诫李德生说:

你们不要走不合法路线,要走合法路线,要吸取过去总政、报社的经验教训。不抓根本,不走正道,总有一天要垮台。合乎政治原则,合乎组织原则,对革命有利,就不至于垮台。

这一段话,大家听懂了,就是说,过去由罗荣桓、谭政、萧华先后担任主任的总政治部,不请示林彪,不听林彪的,到处乱跟,是走邪门歪道,不合法,所以先后都垮台了。

今后,你们要听林副统帅的,要围绕他这个中心,所有各总部、各军兵种、各大军区,都是九大行星,都应当围绕林彪旋转,有谁敢不走他的组织路线,就必然垮台。

围绕太阳转的真实含义,呼之欲出。

讲到这里,已经很清楚地表明,总政治部的工作要围绕旋转,要按他的组织路线办事,有事请示军委办事组,要突出他的老一套

谈话进行到最后,林彪很巧妙地点到李德生。

他说:

我在江苏跟许世友同志说,偏偏要找一个军事干部来总政当主任。军事干部中有许多不仅懂军事,也懂政治,他们打过仗,不脱离实际,我偏偏找一个军事干部管政治,找个丘八管秀才。

李德生处在当时那种政治气氛下,对于林彪的讲话,不可能不说一些表示拥护的话。

尽管他觉得讲话里面,有些不是真实情况,不能完全置信,可是又不能公然怀疑接班人副统帅

李德生对林彪讲话不能全部接受,这种保留,只能自己做到心中有数。

这是许多身经文化大革命的人,不得不违心地讲一些文化大革命语言的难言苦衷。

这也是中国人做事做人之所以高于西方人的精明之处:

“识时务者为俊杰。”

他们总能为自己说了些违心的话、做了些违心的事找到堂而皇之的理由。

要不,中国的“汉奸”哪能有那么多呢?

李德生对林彪的讲话,感到至少有两条不符合事实。

一是他把总政治部的过去说得一塌糊涂;二是说自己当总政治部主任,是他选的丘八管秀才

他亲自听到周恩来讲,是毛泽东、党中央确定他到中央工作,并管理军委办事组的总政工作。

处于当时条件,李德生不能明说。

他认为,这个讲话,传达下去,对总政治部的形象不利,对自己、对政治工作干部都不好。

因此,在如何传达林彪五一九讲话的问题上,李德生要求,只向总政治部的直属单位传达,避免把讲话传播到部队中去。

从《李德生回忆录》看,李德生是实事求是的,他讲了林彪推荐李德生当总政主任的事实。

从林彪接见总政干部的记录中可以看到,最后林彪说:

我在江苏跟许世友同志说,偏偏要找一个军事干部来总政治部当主任。军事干部中有许多不仅懂军事,也懂政治,他们打过仗,不脱离实际,我偏偏找一个军事干部管政治,找个丘八管秀才。毛主席信任老粗,我也信任老粗。我说这些人粗中有细。

但是,李德生在回忆录中,表示不相信他任总政主任是林彪推荐的。

这肯定是以后的思维了,当时他敢这么想吗?

如果他当时有怀疑,为什么不问问许世友呢?

当然,谁推荐李德生当总政主任并不是什么原则问题,甚至无所谓,林彪推荐李德生,毛泽东不同意,不也等于零吗?

而且林彪有必要在如此小事上骗人吗?

当场那么多人,万一有谁向毛泽东打个小报告。

林彪掠毛泽东之功,还能有林彪的好果子吃?

林彪为什么要推荐一个四方面军出身的李德生任总政主任。

当时传吴法宪或李作鹏任总政主任,这在李德生回忆录中有记载。

吴、李主持空军、海军,都是重要岗位,谁来替他们?

这是一。

吴、李都是一方面军的,总参、总后已经是一方面军的黄永胜、邱会作,总政再换上一方面军的吴法宪或李作鹏,毛泽东会起疑心,架空了他!

这是二。

也许这是林彪迟迟没有提议吴、李任总政治部主任的原因。

林彪注意到毛泽东对李德生厚爱有加,不仅把他塞进了中央政治局,还让他脚踩两只船,既在国务院,又在军委办事组,并指定他负责军队政治工作。

恰恰因为李德生是四方面军的,林彪提议他当总政主任,没有推荐李作鹏或吴法宪的顾虑。

而且最重要的是,决不能让张春桥掌握总政治部的大权。

张春桥此时是南京军区第一政委,许世友恨死了他。

总后勤部部长邱会作也恨死了他,邱会作差点儿死在他的手上。

至于林彪,更是恨死了张春桥。

他认为张、姚搞乱了军队。

可是后来华国锋罔顾事实,非要说所谓的“林彪反党集团”和“四人帮”张春桥他们是一伙的,岂不是蒙着眼睛指鹿为马?

所以林彪提议李德生任总政治部主任。

一直到197515,张春桥才担任政治部主任。

祝庭勋回忆:

1970519下午4时,总政治部值班室军委一号台电话响起,林彪的办公室通知:总政治部主任、副主任、部长、副部长,包括解放军报社的负责人,集中乘车,5时到达毛家湾。

总政治部办公室急忙通知有关人员集合,当时有5位部长、副部长出差,李德生和两位副主任、11位正副部长和解放军报社负责人一共14人,按时从总政治部机关出发,赶到毛家湾。

进入会客室,只见里面沿墙摆着一圈沙发,大家在叶群的招呼下坐定。

林彪这才从西面内室走出来,向大家致意,然后径直坐在中间沙发上。

事先安排好的摄影人员开始照相了。

镜头转到林彪,林彪摸摸胡子说:

我还没有刮胡子呢。

叶群迈着小碎步跑过去说:

我就喜欢你的胡子。

并且让摄影员多给他们照几张。

林彪指着在座的众人说:

照片洗出来,把每个人的名字记上。

拍照完毕,林彪开口讲话说:

第一次见面,都不认识。只认识李德生同志、黄志勇同志。

要说他认识李德生,只不过是在九大几次会议上见过而已,并没有单独谈过话。

黄志勇原是四野的一位兵团参谋长,倒是熟人。

为了显得亲切,他对其他12人逐一询问姓名、年龄,然后夸奖说:

你们这个年龄正是办事的时候,比较成熟了。

又说:

你们是个新班子,是新气象,已经看到了新的做法,将来会有新的成就,部队里头会出现更新的面貌。

一连用了5字,来表示他对总政治部的褒奖

林彪开始言归正传了。

他说:

我这个人是搞军事的,一向分工抓军事工作。但是,我的兴趣是搞政治,搞无产阶级政治。我搞军事是斗争的需要,其实我年轻的时候就爱搞政治,对政治有兴趣。

林彪讲到这里,叶群马上插话说:

林彪同志十几岁的时候,就爱读政治理论书籍。

林彪再次肯定说:

我的职业是搞军事,兴趣是搞政治。他指着黄永胜、吴法宪说:你们知道,我在东北,首先也是搞政治。

黄永胜连连应声说:

东北的胜利,也是靠政治。

这么一说,显出林彪不只是搞军事在行,而且兴趣在政治,是政治工作的内行啊。

这就很清楚地告诉大家:

解放军是林副统帅直接指挥的,你们总政治部做政治工作,当然也是林副统帅直接指挥的了。而且,林副主席是兴趣在政治首先搞政治,总政治部无论在政治上、组织上,岂不是都要听林副主席的话?林彪还借机点名攻击彭德怀、贺龙、罗瑞卿、陆定一,说他们是搞技术第一,是搞资产阶级政治

 

19697月下旬,周恩来打电话给李德生,说中央决定,调他到中央工作。

728中午,李德生坐专机到北京。

周恩来征求他的意见,主要在国务院呢,还是主要在军委工作?

李德生表示愿意干地方工作。

周恩来说,中央决定他参加政治局活动外,还参加国务院业务组和军委办事组的活动,同时仍兼安徽党政军的职务。

李德生到北京不久,毛泽东接见了他。

李德生提出兼职太多,毛泽东一挥手,不要免,一个也不要免。

南京的不要免,安徽的也不要免。

毛泽东又说:

你一边工作,一边学习,三分之一时间在北京,三分之一时间读书学习,三分之一时间到下边搞调查研究。

李德生自己说,他那时的工作顺序是,首先参加中央政治局的活动,其次是国务院业务组,然后是军委办事组。

这就是说,李德生三分之一时间在北京,而在北京的三分之一中,又只有三分之一在军委办事组。

换句话说,李德生在军委办事组每个月只有三、四天时间。

李德生在回忆录中说,我隐隐约约觉得黄吴李邱好像在戒备我,他们会前会后,往往一起谈四野的历史,或谈文革中你争我斗,或者练习书法,不同你交流。

九一三事件后我才知道,开始提名军委办事组人员时并没有我,是毛主席在审定名单时,亲笔加上还有李德生同志,这是后来叶剑英副主席把批示原件给我看,我才知道这个过程。

李德生固定管理军委办事组的总政工作,却一直没有下达总政治部主任的命令。

有一次毛泽东主持政治局会议,议论起此事,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兼公安部长、军委办事组成员谢富治发言,他表示不同意李德生担任总政治部主任。

谢富治在抗日战争时期,担任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五旅政治委员,解放战争时期是晋冀鲁豫野战军四纵队政治委员、八纵队司令员,第二野战军第三兵团政治委员,很长时间是李德生的上级。

应当说,他对于李德生的全面情况,是应当了解的。

但是他在文化大革命中,跟上了林彪、江青。

他明知毛泽东对李德生作了详细考察,有好的印象,却发言说:

李德生是带兵打仗的人,不是搞政治工作的,不适合做政治工作。

这个发言,正好说出了林彪等人想说又不好说的话。

毛泽东对李德生在安徽做群众思想工作,大造舆论,印象颇佳,他是赞成由李德生担任总政治部主任的。

在听了谢富治的发言后,很不高兴,当即批评说:

李德生不合适,你就合适?

就在政治局讨论确定以后,黄、吴、李、邱仍然想方设法,加以拖延。

按照惯例,李德生的任命手续,是应当由军委办事组办理的。

他们以军委办事组的名义,写给毛泽东和党中央的报告却说:

建议李德生同志任总政治部第一副主任或主任。

由此看来,他们的倾向性很明显,如果毛泽东画了圈,就可以按办文的惯例,按照报告上写的第一个职务,任命李德生为总政治部第一副主任。

以后他们再相机提名任命吴法宪或李作鹏为主任,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毛泽东焉能看不出他们的用意,他在报告上批上了同意二字。

同意和画圈不同,究竟是同意哪一个职务,毛泽东又没有明说。

中央办公厅把批件退回军委办事组。

那么,究竟是任命为主任呢,还是任命为第一副主任?

难题回到了军委办事组。

1210,中央再次明确李德生任总政治部主任,交军委办事组按这一决定办理报批手续。

按说,这一次该明确了吧!

黄永胜等居然又把报批手续拖延了4个多月,直到1970430,才向全军公布了党中央任命李德生为总政治部主任的命令。

正像李德生回忆录所说,我19697月来到北京,正式进入国务院和军委办事组。

按照政治局的意见,分工我管军队政治工作。

经过两个多月的筹备,196912月完成恢复总政治部的工作。

听说在我来北京之前,政治局就讨论过我当总政治部主任,当时谢富治不同意。

说我是带兵打仗的人,不是搞政治工作的,不适合做政治工作。

毛主席当面批评了他。

我的任职命令,直到1970430才公布。

1970519,林彪接见李德生和总政二级部部长以上的干部,讲了就是要用丘八管秀才,就是针对谢富治李德生是带兵打仗的人所说的。

这就是李德生被任命为总政治部主任的曲折经过。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折戟沉沙 1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