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社科连载
第7章 杀手
本章来自《冒牌心理医生》 作者:原鹿
发表时间:2016-07-24 点击数:199次 字数:

  和平年代不是英雄出没的年代。

  英雄在这座城市中,只能落寞死去。

  经常读到这样的新闻,某某打-黑-英雄被杀掉了全家,看到这样的新闻之后,我都会抑郁上几天。

  在调查安然杀母案的时候,偶然听说刑侦队长黎宇明的母亲和妻子被人杀害了,就在十天前,据猜测是被报复,案件还未侦破,但当时黎队长的脸上并没有表露出任何的悲愤、哀伤,知道这些事之后,我心说,这不就是所谓英雄么!

  什么都击不垮,什么都无法把他打败,这不是英雄吗?

  可惜,我没有这种本领,我只有被人踩在脚下的份,幸运的是,我借用了一名医生的身份,现在我终于找到了我通往幸福的路。

  心理诊所的病人渐渐多了起来,安然现在是我的雇员,她主要负责接待并记录病人的姓名等信息,我负责为病人治疗和提供心理咨询。

  敲门声。

  “请进。”我大声说。

  声音刚落,安然带着一个面黄肌瘦、黑眼圈浓重、胡子邋遢、不修边幅的人走了进来,将他的简介资料交到我的手上。

  我让他坐下,同时看着资料上的他的姓名,并向他问好:“你好,郭墨儒。”

  他不回应我,我又问:“你最近有什么不舒服吗?”

  郭墨儒瞪着前方,说:“大夫,我想杀人!”

  “我也想,这是一种冲动,就像性冲动一样……”

  他突然打断我说话,问:“大夫,你杀过人吗?”

  “杀过!”

  郭墨儒:“是什么感觉?”

  “相信我,很不好受,负罪感和恶心感会在叠加中放大数倍,如果是正常人,心理会被击垮。”

  郭墨儒:“可是我不是正常人。”

  “那也一样,任何人在杀人之后都会产生负罪感,只是强弱会有所不同!”

  郭墨儒:“如果是经常杀人的人呢?”

  “负罪感会随杀人次数的增多而减弱,但负罪感有时会集中爆发,即便是杀人无数的杀手,也会有负罪感爆发的时候,如果你当过杀手,你就会听说过,杀手是自杀率极高的行业。”

  郭墨儒:“可是网上不是这么说的。”

  “网上的声音太过复杂,你怎么能分清哪句话是正确的,你是可以选择相信我的,你既然来到了这家心理诊所,就说明你已经选择相信我了!”

  他被我骗得一句话都说不出了。

  半晌,郭墨儒突然说:“大夫你少骗我,看你这个样子,怎么可能杀过人!”

  是真的,我心说,不过不算是我杀的,也是这副身体杀的,当时由我的一号人格李一鸣人格来控制着身体,我是人格分裂症患者,很难相信我现在竟然成了心理医生。

  还真是一段有趣的人生,接下来的人生也一定很有趣吧!我心说。

  “知道吗?杀人的冲动和性冲动一样,每个人都会有,这种冲动在任何时候都有可能会产生,你不必因此而紧张,因为你可以战胜这种冲动,将它抑制在心里,不让它表露出来,你就不会去杀人了。”

  郭墨儒点了点头,似懂非懂,茫然地看着我。

  我接着说:“除了杀手之外,大多数人在杀人时是因为一时被冲昏了头脑,大脑一片空白的时候将他人杀害,当他清醒的时候,也会后悔,这种现象被称为‘大脑关机’,人在受到刺激之后,都可能出现这种情况,乐观的人可以避免这种刺激。”

  郭墨儒:“可我不乐观。”

  “那也没关系,只要你还保持着理智,只要你没有被某种刺激冲昏头脑,就不会进行杀人犯罪的,当然,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知道你想要杀的对象。”

  郭墨儒:“我也不知道杀谁,我只是有这个想法。”

  “有这种想法的人很多,现在生活压力如此巨大,每个人都遇到过这样那样的不公待遇,之所以人会有这种想法,是因为想要发泄,而找不到出口。”

  我给他开了点用于稳定情绪的药物,记得当初医师鹿迪迩就是给我开的这种药,同时我还庆幸这个病人也没有发现我是假的心理医生。

  临走时,我嘱咐他多看看娱乐节目,多上网骂骂人,只要他能找到正确的发泄出口,病情自然就缓解了。

  给他看完病之后,已经是傍晚了,难得清闲了下来。

  安然走了进来,问:“后面没有病人了,今天可以休息了吗?”

  “嗯,下班了,辛苦了。”

  安然问:“我住哪间屋?”

  “什么?”

  安然:“你不会想要让我睡大街吧!”

  “你不是有住的地方?”

  安然:“我不想回家,我怕想起伤心的事,我的心理问题刚刚治疗好,你想让我复发吗?”

  无语,我只能给她收拾出了一间房间,让她先住下。

  正搬着床的时候,黎队长打来了电话。

  “喂,黎队长,有事吗?”

  黎队长:“你能来我家一趟吗?我想让你帮小玉辅导一下心理。”

  小玉是黎队长的女儿,黎队长的母亲和妻子都被人杀害了,女儿是他现在唯一的亲人。

  “好,我收拾一下,马上过去。”

  帮安然摆好床之后,我对她说:“我去出诊,你自己安顿好自己。”

  我从家里拿了两个面包就出了家门,挤上地铁,前往黎队长的家。

  一路辗转,终于来到黎队长的家。

  他家住在郊外,离城市很远,他平时不在家里,这几天在休假。

  将门敲开之后,黎队长热情迎接我进入家门,他的家很小,但是家具摆设都很精细,证明他对这个家还是很上心的,可惜……

  “黎队长,说句实话,李非的医术绝对在我之上,您为什么不找他来呢?”

  黎队长:“他太贵了。”

  “都是熟人,这次出诊就免费了,他是个热心肠,应该也不会收您钱的。”

  黎队长:“我怎么可以白让你们来跑一趟?你们是公民,付出了劳动,就应该得到回报。”

  “小玉呢?”

  黎队长:“我也奇怪,平时早放学了,可能是贪玩,我先和你说说她的状况。小玉的母亲和奶奶死后,她就变得非常不爱说话,在学校是如此,回到家也是如此,可能也是我没时间陪她吧!但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这算是心理疾病吗?”

  “她之前性格怎么样?”

  黎队长:“挺开朗的,喜欢和人说话聊天,就是在那件事情发生之后,她变得不一样了。”

  他说的“那件事情”是指他的妻子和母亲被人惨杀的事,因为他在办案的过程中,得罪了人,被人报复了。

  “案发的时候,她不在现场吧?”

  黎队长:“她当时在补课。”

  “那还好,不然就麻烦了。虽然说这话有点多余,但还是希望你能抽出时间来多陪陪她,家人的陪伴是最重要的。”

  黎队长:“可是你也知道,我是刑侦队长,脱不开身。”

  “家人和事业哪个重要?”

  黎队长:“迪迩,这份工作不同于其他的工作,如果这是份普通工作,我大不了辞职不干了,但我是警员,我是刑警,我应该冲在与犯罪者斗争的第一线,我不做这份工作那谁来做?”

  “您倒是有自我牺牲精神,可您的家人怎么办?”

  黎队长:“所以请您来了,有没有什么药物,可以控制一下这种病情的?”

  “药物是辅助治疗的手段,心理疾病没有靠吃药治好的!而且任何的药物对身体都存在一定量的危害。”

  黎队长:“那就给她做做心理辅导,帮她开导一下,我明天就得归队了,还有很多案子。”

  “好吧!我试试。”

  说着,敲门声响起。

  黎队长说了声“我女儿回来了”,随后就去开门,打开门之后,黎队长不动弹了。

  我心说这是怎么了?却看到一支手枪抵在了黎队长的脑门上。

  黎队长将一只手背到身后,冲我打一个手势,示意我不要动。

  拿着枪的人将枪抵在黎队长的头上,另一只手搂着黎队长的女儿小玉,小玉害怕地看着黎队长。

  持枪者带着鸭舌帽,此人面黄肌瘦、黑眼圈浓重、胡子邋遢、不修边幅……

  “郭墨儒??”我大叫持枪者的名字。

  这是之前来诊所看病的病人,难怪他说他想杀人,原来他是个杀手。

  郭墨儒看到我的时候,也惊诧了一下,问:“大夫,您怎么在这儿?”

  “有事好商量,你先把枪放下,对了,我给你的药你吃了吗?”

  郭墨儒:“吃了,我现在感觉好多了,谢谢你,大夫。”

  郭墨儒手中的枪是用发令枪改的弹珠手枪,虽然准确性很差,射程也短,但便于携带,不易被发现,威力也大。

  “小郭,你不是说你讨厌杀人的吗?”

  郭墨儒:“我只是说我想杀人,没说我讨厌杀人呀!”

  “可你当时的语气……”

  郭墨儒:“当时我确实不想杀人了,但吃了您的药以后,我感觉我杀谁都可以了,大夫,您的药我一顿就吃完了,您还有吗?”

  “药不有得是?!咱俩先坐下来聊一聊,待会儿我回去取药。”

  郭墨儒:“好,不过我先得办点事,您先坐着等我一会儿,我一会儿就好。”

  说罢,郭墨儒扭过头来看着黎队长,脸上阴邪地笑容绽开了。

  黎队长抬手抓住郭墨儒的手枪,将他的手重重地撞在门框上,郭墨儒“啊”地惨叫一声,黎队长又以直拳锤击郭墨儒的小腹,郭墨儒又惨叫一声,放开了小玉。

  小玉跑进客厅,躲在沙发后面。

  我刚想上去插手,黎队长呵斥道:“你别管,把他交给警方。”

  黎队长将郭墨儒擒拿住,郭墨儒一面挣扎一面嘴里唧唧歪歪的不知在念叨着什么。

  我急忙拿出手机报警,黎队长拿出手铐,打算将郭墨儒铐起来。

  郭墨儒看到手铐,脸上一直挂着的笑容突然不见了,换上了一张惊骇的脸,满是惊恐之色,看着手铐,他猛烈地摇着头,说:“别……别……”

  一只手铐拷在他的左手上,郭墨儒暴起,掀开黎队长的身体,黎队长猛退几步,勉强稳住身体。

  郭墨儒扑了上来,弯下腰俯下身体,用肩膀顶在黎队长肚子上,黎队长右腿向后退了一步,发力支撑住身体,同时握紧双拳,两个拳头砸在郭墨儒的后背上。

  郭墨儒死扛着,抱着黎队长的腰不撒手,黎队长又连续重击几拳,还是没有用。

  “那个,黎队长,有的时候,警方也需要人民群众的配合,让我配合你一下吧!我们一起抓住他。”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说。

  黎队长:“不行,警方是保护群众的,怎么可以让你以身犯险?这是个职业杀手,全国通缉犯,太危险了。”

  我心说,既然这么危险,你还有心思跟我聊天??

  黎队长蓄力后,用膝盖重重地顶在郭墨儒的肚子上,郭墨儒撑不住了,躺在地上。

  黎队长松口气的间隙,郭墨儒翻身一滚,捡起掉在地上的手枪,将枪口对准了小玉。

  小玉急忙捂上眼睛,黎队长冲过去,挡住了枪口,枪响了,弹珠打在黎队长肚子上,直接打了进去,弹珠停留在肚子里。

  黎队长捂着伤口,站稳身体,郭墨儒又拿出一颗弹珠,给手枪装子弹,这种用发令枪改造的手枪,只能单发。

  装好子弹,郭墨儒刚举起枪,黎队长回旋踢,用鞋跟将枪踢飞出去,右手握拳,一拳打在郭墨儒的肚子上,郭墨儒后退一步,黎队长的拳头又跟了上去,右勾拳打在郭墨儒的太阳穴上,将郭墨儒直接打翻在地。

  郭墨儒想要爬起来,黎队长补上一脚,踹在他的头上,将他踹晕过去。

  打完之后,警车也赶了过来,几个警员将郭墨儒带走,一个女警官正在为黎队长检查伤口。

  我问:“郭墨儒是个病人,你们应该把他送进精神病院关押。”

  黎队长:“可他是通缉犯,应该进监狱。”

  “可他是也是精神病人,他之前来我这里看过病,我了解过他的心理,他完全可以送进精神病院。”

  黎队长:“不是所有精神病杀完人之后,都能送进精神病院里保护起来,有些必须受到严惩。”

  “把他关进监狱是没有用的,他需要在医生的开导下好好反思!”

  黎队长:“犯了罪的人,什么时候会反思?是在受到惩罚以后,这个惩罚不一定是法律的惩罚,但一定会是在某种惩罚后,犯罪者才会反思。”

  黎队长目光灼灼,盯着我的双眼,我恐惧不安。

  黎队长:“如果没有惩罚,人就不会反思。你是心理医生,你应该了解这一人性。”

  我在做什么?我为什么要拦着他?我明明也想和他一样成为英雄,这名杀手已经被抓住了,我为何还要多此一举,想要帮助这名犯罪者?

  对,这样的人进入精神病院之后,对其他病人来说也存在威胁,应该把他送进监狱。

  黎队长受伤前往医院,我和小玉要去警局录笔录,搭坐警车前往警局,郭墨儒在前面的警车里押着。

  两辆警车一前一后行驶在五环外的公路上,刚进五环,前面的警车突然爆胎了,我听到一声响动,往前看去,前面的警车已经停在了路边。

  我们乘坐的警车也停了下来,警员下车去查看,我在车里看着外面,回头对小玉轻声说了句:“别怕,一会儿就好。”

  小玉乖巧地点了点头。

  我听着警员们的对话,一个警员检查完轮胎之后,回头对他们的组长说:“疑似是子弹穿透,导致轮胎爆掉。”

  组长下令:“全员戒备,允许使用手枪。”

  组长又回到我们乘坐的警车前,拿出里面的对讲机,说:“总部,我是刑侦一组,有持枪歹徒拦截,请求支援。over”

  这时,一个瘦小的身影出现在远处,并朝警车大步走来。

  所有警员都举起了手枪,对准此人,组长又拿出扩音器,大喊:“立即停下脚步,不准靠近。”

  片刻,瘦小的身影已到了跟前,此人不算高,不到一米七,看上去很瘦,头上裹了一层布,只露出两只眼睛,全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的,只有左手露出点皮肤。

  所有警员共五名,我倒是不担心什么,想看看这小子的下场,打扮得挺酷,就是不知身手如何。

  组长对其他四名警员下令:“发现歹徒,疑似是撒旦教杀手,所有人小心,尽量不要开枪,以免误伤群众。”

  只见歹徒身体一晃,两步来到四名警员中间。

  歹徒:“听着,此行我只杀一个人,与你们无干。”

  歹徒四面都是警员,警员纷纷转动枪口,但歹徒速度奇快无比,他低下身体,一记重拳打在一名警员的身上,歹徒冲出包围,回身踹在另一名警员的下颚,将警员踹昏过去。

  只剩两名警员一左一右夹击歹徒,两名警员抬起手枪,歹徒快速移动,来往车辆众多,警员不敢开枪射击,怕误伤平民。

  歹徒借助这一点,跟着旁边驶过的车辆跑了两步,随后蹬在飞驰而过的车上,借力弹回,来到两名警员的背后。

  两名警员猛然回过身,歹徒双拳击打在两名警员的腹部,紧接着竖起双臂,肘击在两名警员的后颈上,将两名警员打晕。

  组长将手慢慢伸向身后,他的后腰上挂着一把警用手枪,同时,组长嘴里念叨着:“迪迩,保护好小玉。”

  歹徒箭步冲来,助跑起跳,飞身跃起,两腿夹住组长的脑袋,同时身体翻动,夹头翻摔,组长的身体撞在警车上,接着又摔在地上,摔昏过去。

  歹徒朝押解郭墨儒的警车走去,一拳砸碎车门的玻璃窗,将郭墨儒的脑袋拽了出来。

  歹徒:“没用,失败就失败了,竟然还被人给抓了……”

  说着,歹徒拔下玻璃窗上的一块碎玻璃,在郭墨儒的脖子上划过,一股红色液体喷涌而出。

  郭墨儒没有立即死去,他甚至还在说话,他语气激动,说:“谢谢,谢谢,你终于肯杀我了……”

  郭墨儒听上去语无伦次,似乎是精神崩溃了,很快他就停止扭动肢体,脑袋倚着车窗耷拉下来。

  歹徒又回到我们乘坐的警车旁,看了看我们,没有说话,打开前门,坐在驾驶座上,带着我们一起驱车逃离了这里。

  我回头看去,几辆民众的车停了下来,三两个民众在查看受伤警员的伤势,而其他车辆依旧正常行驶,公路上依旧是车水马龙,这场歹徒袭击警队的事件对这条公路上的人没有任何影响。

  “你如果只是想逃走的话,可以先把我们扔在马路边上吗?”我问歹徒。

  歹徒:“想得美!”

  很快,歹徒驱车来到一个废弃化工厂,车停在工厂主楼前。

  主楼已是残垣断壁,残败不堪,随时有倒塌的可能,里面却走出一大群穿着皮衣的人,行为举止像是街头混混。

  其中几个人围了上来,将我和小玉从车里抓出,带进了主楼,歹徒和我们一同也走了进来。

  主楼的大厅里,外面看似残破,但是里面却是另一番景象,最里面是一个舞台,一个重金属乐队在击打乐器,重金属乐让人心里发慌。

  舞台前端坐着一个老者,周围站着一群保镖式的人物,不同于外面的混混,这些人规规矩矩,每个人都穿着黑西装,都戴着墨镜。

  老者站起来,来到我的身前,我一眼认出了此人,他是柳老,撒旦教现任教主,曾经就是他害我被抓进精神病院。

  柳老走了过来,旁边的混混们紧紧抓着我,让我动弹不得。

  柳老问:“你不是一年前的……?”

  “柳老记性可真好!去年的一天,我在死神教里做祷告的时候,你们冲了进来,打跑了死神教徒,把我留在了那里,你们走后,警队冲了进来,我被抓了,随后被查出精神病,他们又把我送进了精神病院。”

  柳老:“精神病不送进精神病院,还能送去哪儿?”

  “您说的也是,但是您为什么要和一个精神病过不去呢?”

  柳老:“我只是想知道一个精神病为什么套着一身白大褂。”

  “这是角色扮演,现在很流行的。”

  柳老:“喔,其实我没打算抓你,我抓你也没什么用。”

  柳老转身对着歹徒,说:“我让你去杀郭墨儒,你绑两个人回来做什么?”

  歹徒:“他们两个是我抓住的猎物,猫抓住猎物应该带回来给主人看看。”

  柳老抬眼一想,说:“哦,也对啊!”

  柳老又回过头来,对我说:“对不起,精神病同-志,我的‘宠物’又不听话了,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宠物’——黑猫。”

  柳老指着歹徒说。

  看来这名歹徒的外号叫做黑猫,但为什么柳老说他是宠物呢?

  歹徒黑猫摘下头上裹着的布,露出脸来,此人面相清秀,单单看长相绝对不会把他和恶人联系在一起。

  柳老喃喃地说:“黑猫哇!你干嘛要抓回这么两个猎物呢?”

  小玉躲在我的身后,紧紧抱住我,全身瑟瑟发抖。

  “没事的话,我可以走了吗?”我小心地问。

  柳老:“黑猫,你来处置他们。”

  黑猫:“放了他们。”

  我松了一口气,而柳老却玩味似的看着黑猫,微笑着问:“为什么要放走他们?”

  黑猫走到我的面前,对我说:“猫抓住老鼠不会立刻吃掉。会放你三次的。”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原鹿
对《第7章 杀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