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折戟沉沙 13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7-23 点击数:174次 字数:

13

 

 

193610月,红一、二、四方面军会师后,为了从西北方向打通与苏联的联系,以创立抗日的战略大后方,三个方面军共同发起了宁夏战役。

10月下旬,红四方面军第三十军、第九军、第五军共2.18万名指战员,在徐向前、陈昌浩率领下,奉中央军委之命在甘肃省靖远县河包口渡过黄河,进入河西走廊。但后续跟进渡河的部队却被敌军阻断,一直未能西渡黄河。

这样,徐向前、陈昌浩率领的2万多名红军遭敌重兵围困,只好孤军奋战在河西走廊、祁连山下。

118,中央军委命令徐向前、陈昌浩将所率红军组成西路军,在河西创立根据地,打通国际路线。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他们英勇苦战近5个月,虽然歼敌2.5万余人,但终因寡不敌众等诸多原因而损失惨重,战斗人员只剩下1000多人,而且处境越来越困难。

1937315,陈昌浩派人通知正在前线指挥战斗的徐向前到石窝一带的一个山顶开会,宣布西路军军政委员会决定:

“徐向前、陈昌浩离队东返;残部分成三个支队就地游击;成立西路军工作委员会,李先念负责军事领导,李卓然负责政治领导。”

徐向前不同意自己离开部队,他说:

“我不能走,部队打了败仗,我们回去干什么?大家都是同生死、共患难过来的,要死也死到一块嘛!”

陈昌浩事先同别的军政委员会委员酝酿过,他说:

“这是军政委员会的决定,你如果留下,目标太大,个人服从组织,不要再说什么了。”

散会后,徐向前仍然做陈昌浩的工作:

“我们留下来,至少能起稳定军心的作用,还是不要走吧!”

陈昌浩不同意。

徐向前和陈昌浩离开部队后,西路军留下的三个游击支队,其中王树声、张荣所率的两个支队被敌打垮,只有李先念所率的一个支队沿祁连山西进,边打边突围,40多天后抵达新疆,受到中央代表陈云、滕代远的迎接和慰问。

西路军2万多人,仅存四五百人。

这些情况是徐向前后来才知道的。

几十年后,徐向前回忆这件事时说:

“我那时的确不想走,但没有坚持意见,坚决留下来。我迁就了陈昌浩的意见,犯了终身抱撼的错误,疚愧良深。如果我留下来的话,军心会稳定些,最低限度可以多带些干部到新疆去。”

当徐向前从西路军脱险,回到援西军总部时,援西军司令员刘伯承急电中央军委和毛泽东:

“我们的徐向前回来了。”

毛泽东获悉,异常高兴。

此时,他正为徐向前和陈昌浩的安全而着急,十分关心西路军失散的指战员。

西安事变前后,他曾多次令周恩来与国民党方面交涉,要他们停止向西路军进攻,更不允许伤害西路军领导人。

6月,徐向前回到延安,被安排住在旧城东北角的一座窑洞里。

这里距毛泽东、朱德的住地不远。

  徐向前住下后,心里很不好受。西路军打了败仗,作为总指挥的他,觉得无颜见毛泽东和中央领导人。尽管西路军失败的全部责任,不能由他一个人来承担,但他还是做好了思想准备,认为“打了败仗嘛,批评、撤职、杀头都应该,没有什么好说的”。

第二天,毛泽东在凤凰山他住的窑洞里接见了徐向前。

徐向前见到毛泽东,百感交集,想到大革命失败时寻找毛泽东的经历,想到草地相逢和分兵,特别是西路军失败,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感,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流出了滚滚热泪。

毛泽东握住他的手,亲切地说:

“向前,你受累了。辛苦!辛苦!祝贺你顺利归来!”

说着,递给他一支烟,便和他交谈起来。

毛泽东看着他清瘦的面孔,问:

“身体怎么样?听说你病得不轻。”

徐向前说:

“病了些天,牙齿又疼……”

毛泽东接着说:

“俗话说,牙疼不是病,疼起来可要命啊!”

在严肃场合下,毛泽东常常以风趣、幽默、打比喻的谈话,让人放松下来。

对西路军奉命西征和失败这件事,为了不勾起徐向前的惨痛回忆,毛泽东问得很简单。

但徐向前讲起来就不那么简单了。

西路军悲壮的战事,犹如千斤重担压在他的心头。他有一肚子话要向毛泽东倾诉,他要把自己认为该说的话,以及自己的认识都讲出来。

他知道,在这里讲话,不是代表他一个人,而是代表西路军全体将士向党中央汇报。

毛泽东听得很认真。

关于西路军的失败,徐向前讲了自己的责任,心情十分沉重。当汇报了西路军最后作战的情况后,毛泽东没让他多讲。

毛泽东认为那似乎已经是历史了,安慰他说:

“不要难过,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能回来就好,有鸡就有蛋嘛!”

毛泽东没有半点批评责备之意,谈话十分诚恳。

徐向前心里感到十分温暖,非常感动。

毛泽东还说:

“西路军的广大干部和战士是英勇的,顽强的。他们经常没有饭吃,没有水喝,伤员没有医药。没有子弹,他们靠大刀、长矛和敌人拼命,这种革命精神永远也不要丢掉。”

毛泽东短短的谈话,使徐向前终生难忘!告辞时,毛泽东说:

“你好好休息一下,熟悉一下延安,再抽空去看看许世友他们几个人。”

“许世友他们几个人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这是发生在几天以前的事。

当时,徐向前还在东返的路上,一无所知。

原来,延安抗大师生在批判张国焘于长征途中分裂党、分裂红军的错误时,波及面宽了,使一些四方面军的干部受到了不应有的伤害。

在抗大学习的四方面军学员许世友、王建安、洪学智、詹才芳等人碰到一起,为运动扩大化感到心情不舒畅,私下发牢骚说:

“在延安待不下去,就回鄂豫皖或川陕根据地打游击去!”

这事不知被什么人告发了,添油加醋,说他们“要造反”,要“谋害毛主席”,被说成是“反革命事件”,把他们关押了起来。

毛泽东已察觉到这个案子与事实有出入,准备平反,正好徐向前回来了,就叫他去看看他们,要他去做做工作。

徐向前来到监狱,许世友等惊喜万分,争相询问西路军的情形,谈他们所受的冤屈。

徐向前听了,心里很难过,他规劝大家要以大局为重,以团结为重,要经得起斗争的考验。

安慰他们“要相信组织,相信党”。

不久,许世友等人就被平反释放了。

713,徐向前出席了在延安召开的抗日紧急动员大会。

22日,又出席了中共中央在洛川冯家沟召开的政治局扩大会议。

徐向前在《历史的回顾》一书中,对毛泽东在会上的发言作了这样的记述:

“毛泽东同志的发言,给我的印象最深刻。他强调在国共合作抗战的新形势下,我党一方面要团结国民党、中央军及地方实力派,积极推动他们拥蒋抗日;另一方面,要提高警惕,坚持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原则,在政治上、组织上保持我党的独立性,以免被蒋介石吃掉,重蹈第一次国共合作失败的覆辙。鉴于抗日战争的持久性、艰苦性,以及蒋介石企图驱使红军开赴前线充当炮灰的险恶用心,毛泽东同志提出了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方针。”“有人主张以运动战为主要作战形式,红军兵力全部出动,开上去多打几个漂亮仗。毛泽东同志认为,根据现时的敌情我力,还不能那样干。他主张只出动三分之二的兵力,留下三分之一保卫陕甘宁根据地,防止国民党搞名堂。这些基本思想,表现出毛泽东的远大战略眼光及把握革命航向的非凡能力。”

这次扩大会议选出了有11人参加的新的中央军事委员会。

徐向前被选为军委委员。

  

西安事变后,在与国民党谈判中,毛泽东多次令周恩来向南京政府提出,红军要改编为四个师,准备任命贺龙、刘伯承、林彪、徐向前分别为四个师的师长。

由于蒋介石限制共产党的军力,最后只允许红军改编成三个师。

于是,徐向前被任命为一二九师副师长。

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中,徐向前就是游击战争的能手,他指挥红四方面军神出鬼没地打击敌人,粉碎了敌人一次次“围剿”,先后为创建鄂豫皖和川陕革命根据地建立了丰功伟绩。

来到敌后的抗日战场,他把毛泽东游击战争的战略战术的运用水平又推向一个新的高度。

先是在晋东南,后又到冀南平原和沂蒙山区,徐向前创造性地贯彻毛泽东的人民战争思想,提出创造“人山”工程,每到一地,都把发动群众、组织群众和武装群众放在首位,使抗日武装力量一天比一天壮大,在抗日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1941年初,徐向前奉命从山东回到延安,一到延安,毛泽东便接见了他。

他这次回延安原是为参加党的第七次代表大会的,长期战争使他积劳成疾,头疼病发作频繁,又在一次骑马外出时,左腿骨被惊跳起来的马踢伤,造成骨折而住进医院。

由于伤口迟迟不能愈合,直到中秋节前夕,他才出院。

出院后徐向前即参加了高级研究组的系统学习,为七大的召开进行思想准备。

19425月,徐向前在延安就任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副司令员兼参谋长。

1943年春耕期间的一天,毛泽东请徐向前到他的窑洞来,问了近日情况,对他提出了新的工作安排。

毛泽东开门见山:

“向前同志,你去办抗日军政大学,怎么样啊?”

“我?”

徐向前有点为难地说,

“主席,我不行,我这个人过去没搞过教育,还是派别人去吧。”

毛泽东说:

“都想过了,还是你去合适。你既是师范毕业生,又是黄埔军校毕业生嘛!”

徐向前又说:

“主席,顶好让我去打仗。”

  “抗大要你办,仗也要你打。现在,你先去办学校。”

  “办学,我没有经验。”

“开始我们也不会打仗嘛!后来不是会了嘛!你去抗大当校长,把军事学院也带过去,还是李井泉当政委,让何长工、彭绍辉当副校长,陈奇涵当教育长,徐文烈当政治部主任。你先把领导机构组织起来就有办法了嘛!”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毛泽东明确地向徐向前提出:

“培养干部,准备反攻”,这就是要你去抗大的目的。具体地讲,要抓好三项工作:第一、思想教育是中心环节;第二、自己动手,克服困难;第三、审查干部,巩固内部。

徐向前领受任务后,简单做了准备,就从延安出发,赶往绥德抗大校部,路上整整走了四天。

由于战争环境的关系,抗大总校的校址经常变换,从保安到延安,到晋察冀,到晋东南,又到冀南平原。

19432月抗大总校又从冀南的邢台地区转来陕北绥德县的西山寺。

不久,李井泉也来了。

抗大的领导班子正式组成。

因为抗大总校刚从冀南敌后抗日根据地迁来,同时中央又决定将设在晋察冀根据地的一分校、晋西北的七分校、延安的三分校(即军事学校)与总校合并,学校的规模就扩大了。

合并以后,在校学员统称为抗大第八期。

徐向前担任校长后,带领全校师生一面挖窑洞,建校舍,一面接收学员。

开课后,他组织学员学军事,学政治,学文化,很快使抗大出现了生机勃勃的局面。

  抗大,抗大,越抗越大。在毛泽东思想指引下,徐向前在担任抗大校长的两年多时间里,为中国革命培育了一大批优秀将才。

19458月间,抗大第八期学员提前毕业,分赴各抗日战场。总校也迁往东北,迎接新的战斗任务。

此时,徐向前因患肋膜炎而出院不久,故仍留在延安养病。

  

19466月,蒋介石发动了内战,开始是向解放区发动全面进攻。

几个月后,蒋介石的全面进攻即遭失败,于是又转为向陕北、山东解放区进行重点进攻。

1118,中共中央决定暂时放弃延安。正在延安养病的徐向前和徐特立一家、郑位三一家、王明一家,以及刘少奇的爱人王前,共20多人,被先行疏散到绥德。

在离开延安的前一天,毛泽东在枣园召集了一次领导干部会议,同时为他们先行疏散的同志送行。

徐向前临别依依,要毛泽东保重,话语间流露了自己不能上前线的遗憾。

毛泽东谈笑如常,握着他的手说:

“解放战争非打不可,可能打三年、五年或者十年,你们要做好这个精神准备。”

徐向前请求上前线,毛泽东先是点点头,然后说:

“先养病,不会让你闲着的。”

徐向前到绥德后,仍不甘心留在后方,便向中央写了报告,请求到晋东南工作。

中央复电同意他先去太行解放区养病,然后到晋冀鲁豫军区工作。

19472月,徐向前与爱人黄杰到达山西长治,613,中央军委任命他担任晋冀鲁豫军区第一副司令员,担负起了解放山西的任务。

  徐向前带病率部出征,先后指挥了解放运城、临汾、晋中和太原的战役,他敢于以少胜多,以弱胜强,勇于连续作战,一股作气,打到“最后五分钟”。

“坚持最后五分钟”是徐向前在运城战役中发出的战斗命令,后来成为他的一句军事名言。

他说:

“最后五分钟是决定胜负的关头。这种时候,最容易动摇军心,最容易把最后决胜的时机放过去。因此须牢记一条,当你是困难最严重的时候,也是敌人最严重最困难的时候,常常是你因困难在决心发生动摇的时候,而恰恰是敌人对胜利已感到绝望的时候。这种时机是最紧要的关头,这种时机决定于何方能坚持,何方能够熬过这最后五分钟,何方就能取得胜利。”

其实,徐向前本人就是这样。

在前线,每在战斗激烈的时刻,他常亲临前线指挥。

他病得不能行走、不能骑马时,就坐在担架上指挥部队拼搏。有好几次差点儿去见马克思。

毛泽东对人说:

“徐向前的战斗精神就像他的名字那样:向前,向前。”

19476月到19494月,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徐向前率部歼灭了阎军30万人之多,解放了山西全境。

对于徐向前的指挥艺术,毛泽东颇为称道,曾多次通报全军进行赞扬。

1948518,徐向前指挥部队打下了晋南重镇临汾。

这一仗打得很艰苦,但也取得了攻坚战的经验。

战役结束后,徐向前写了《临汾战役经过和主要经验》《临汾敌之防御配系及工事构筑的实际情形》和《临汾战役战术总结》等报告,上报中央,得到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的高度评价。

毛泽东在《给东北野战军领导的电报》中说:

“徐向前同志指挥之临汾作战,我以九个旅(其中只有两个旅有攻城经验),攻敌两个正规旅及其他杂部共约两万人,费去七十天时间,付出一万五千人的伤亡,终于攻克。我军九个旅(约七万人)都取得攻坚经验,是一个很有意义的大胜利。临汾阵地是很坚固的,敌人非常顽强。敌我两军攻防之主要方法是地道斗争。我军用多数地道进攻,敌军亦用多数地道破坏我之地道,双方都随时总结经验,结果我用地道下之地道获胜。”

临汾既下,晋南全境解放,晋冀鲁豫解放区和晋绥、西北解放区已连成一片,阎锡山统治区域缩小,处境更加孤立。

接着,徐向前指挥部队马不停蹄,北上晋中,发起了晋中战役。

19486月,徐向前指挥部队取得歼灭敌“亲训师”、“亲训炮兵团”和暂编第四十师大部的胜利。

全军指战员们兴高彩烈,称颂“徐老总真是神机妙算,连敌人都乖乖地听他调动!”

徐向前及时向军委作了总结报告。毛泽东看了这个报告,立即加上批语,转发全军。

批语说:

“我们很需要此种战役总结报告。希望各兵团在每一战役结束后,不论胜负及胜利大小均向军委做一总结报告,以利交流和总结经验。”

在围歼赵承绶集团之战斗正酣的时候,徐向前的目光已转向太原。

715晚,他和周士第报告军委,提出拟在完成榆次以南作战后,即行北上,完成对太原的包围,有可能即将夺取太原的意见。

第二天,军委复电同意。电报是毛泽东写的。

同时,毛泽东还发电报给粟裕和华东局、中原局。

电报说:

“我徐向前同志所部三个纵队,于攻克临汾伤亡一万五千人之后,仅休息二十天即北上作战,连续歼灭阎锡山军七个师(等于旅)又四个军部(等于整编师部),现尚包围敌两个师,又两个总队(略等于旅),又一个军部,又一个总指挥部于榆次以南正歼击中。向前所部仅一个纵队有二万余人,其余两个纵队各一万余人,此次大战估计将伤亡万余,军委正令该军于完成榆次以南作战后,立即抢占太原飞机场,准备夺取太原。此种情形,望宣示干部,鼓励士气。”

  毛泽东没有给徐向前直接发电,予以褒奖,然而,却对徐向前所指挥的部队的显赫战绩向全军作了宣扬。

晋中战役以歼灭阎锡山10万余人、解放晋中全部土地而胜利告终。

1948719,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发电祝贺:

“庆祝你们继临汾大捷后,在晋中地区歼灭敌一个总部、五个军部、九个师、两个总队及解放十一座县城的伟大胜利。晋中战役在向前、士第两同志直接指挥之下,由于全军奋战,人民拥护,后方努力生产支前,及各战场的胜利配合,仅仅一个月中,获得如此辉煌的战绩,对于整个战局帮助极大。现在我军已临太原城下,最后地结束阎锡山反动统治的时机业已到来。希望你们继续努力,再接再厉,为夺取太原,解放太原人民而战!”

  接到中央电报,徐向前和全体指战员受到巨大鼓舞,解放太原的决心和信心更大了。

  在“九月会议”上,毛泽东点名让徐向前介绍晋中战役的经验

19488月中旬,徐向前抱病前往西柏坡,参加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的“九月会议”。

这时的徐向前,肋膜炎复发,身体极为虚弱。

他路经石家庄,在和平医院作检查,医生说他的旧病有发展,消化和吸收能力极差,体质虚弱,需要静养三个月。

夫人黄杰劝他多休息几天。徐向前却说:

“医生的话不能不听,也不能全听。我还要去中央参加会议呢!”

9月初,徐向前就赶到西柏坡。

毛泽东见到他,极为兴奋。

尽管他不愿意把病情告诉毛泽东,但毛泽东还是知道了他病得不轻,嘱咐他要好好休养。

会议开始前,各地汇报情况。

7日,徐向前发言。

当他讲到华北第一兵团进入晋中战役的部队,总共是55950人时,毛泽东当即插话说:

“哎呀!你们还不到6万人,一个月就消灭了阎锡山10万人,单是正规军就搞掉他8个整旅。你说一说,你们那个晋中战役是怎样打的?”

徐向前说:

“我们是按主席的军事思想……”

毛泽东摇手。

那手势,那笑容,包含着对徐向前谦虚作风的称赞和深爱。

接着,他汇报打太原的设想:

“敌我炮火大体相等,兵力也相当,我共9万多人,敌也9万多人,其中民卫军1.5万人,因此打起来是有困难的。但打是一定要打下来的。我已经给部队讲过,我们就是长出白胡子,也要把太原打下来。”

毛泽东对徐向前的汇报很满意。

会议正式开始后,毛泽东作了重要报告。

为了更快地夺取全国胜利,会议检查了以前的工作,规定了今后的任务。

其中,要求华北徐向前兵团,在一年内歼灭阎锡山14个旅左右(包括此前已歼8个旅在内),并攻占太原。

会议休息中间,毛泽东和徐向前一起在室外散步。

在谈到假如阎锡山接受谈判条件,同意和平解决时,毛泽东说:

“你请阎锡山把军队开到汾孝一带,我们的部队开进太原,那样麻烦就少了。”

徐向前说:

“能和平解决太原最好,不过……”

毛泽东问:

“你说不可能?”

徐向前说:

“我们那个老乡阎锡山,生性奸诈,不会轻易让出他那个独立王国。他派人勾结陈纳德,邀请美国记者参观太原的碉堡,把太原搞成碉堡城了。他还幻想美国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他还可以重新出头。”

毛泽东说:

“反动派是靠这一手。”

徐向前说:

“解决太原问题,我们还是要照主席讲的干,‘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

毛泽东点头说:

“恐怕是这样。”

  中央“九月会议”是一次推动解放战争加速胜利的重要会议。解放战争战略决战的序幕从此揭开。

徐向前自觉病情严重,怕支持不了几个月的时间而中途倒下,完不成解放太原的任务。

他想来想去,还是找刘少奇谈了自己的想法。

刘少奇说:

“你的身体状况中央很清楚,但现在实在抽不出人来顶替你。你先回石家庄住院,休息一下,争取把太原打下来再好好养病。”

913,会议结束。

之后,徐向前让兵团政治部主任胡耀邦先返回太原前线,他到石家庄和平医院看病。

106,徐向前抱病从石家庄出发,于10日回到太原前线。

  徐向前由于日夜指挥作战,于1111又病倒了,不能吃不能喝,烧得厉害。

毛泽东和中央军委对此非常关心。

1122,军委发电:

“向前患病甚念。望嘱钱部长(即钱信忠,时任华北军区卫生部副部长)妥为诊治,并望你们注意照护,使之能完全摆脱工作,静养一个时期”,“徐病状望随时报告。”毛泽东在签发这份电报时又加上一句:“如病情严重,应来中央医院,至要。”

1129,毛泽东致电徐向前:“闻病极念,务望安心静养,不要挂念工作,前方指挥由周(士第)、胡(耀邦)、陈(漫远)担负,你病情略好能够移动时,即来中央休养,待痊愈后再上前线。总之,治疗与休养是第一等重要,病好一切好办。”

七届二中全会,徐向前因病没有参加。

毛泽东要彭德怀返回西北途中,去太原前线看看。

彭德怀路经太原,徐向前向他介绍了攻击太原的详细方案和准备情况。

完了,徐向前说:

“我的肋膜两次出水,胸背疼痛,实在挪不动,你留下来指挥攻城吧!”

彭德怀见徐向前的身体确实很弱,便答应了。

报经中央军委批准,彭德怀留在太原前指。

为避免军心动摇,各种命令仍使用太原前线司令部司令兼政治委员徐向前的名义。

19494245半,太原前线我军对太原城内3万多守敌发起总攻。

1300多门火炮,从四面八方对太原城进行轰击,在3个兵团和1个炮兵师及地方部队绝对优势兵力的突击下,太原守敌悉数被歼,阎锡山对山西人民长达38年的统治从此结束。

太原战役共歼敌13.8万多人。

不久,大同敌军亦即投诚,山西全境获得解放。

毛泽东看到太原解放的电报,高兴地说:

“太原和山西解放,我们就可以集中更多力量解决长江以南和西北地区的问题了。”

“五一”节这一天,毛泽东签署中央贺电,向徐向前和周士第、罗瑞卿等及太原前线全体军民表示祝贺,贺电说:

“战犯阎锡山及其反动集团,盘踞山西,危害人民,业已三十八年,为国内军阀割据为时最久者。抗日时期,阎匪即与日本侵略军勾结妥协,与抗日人民为敌。近几年来,阎匪在蒋介石指挥下,参与反革命内战,节节溃败,最后退守太原一隅,犹作顽抗。此次我太原前线人民解放军奉命攻城,迅速解决,阎匪虽逃,群凶就缚。大同敌军,亦即投诚。从此山西全境肃清,华北臻于巩固。当此伟大节日,特向你们致热烈的祝贺。”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折戟沉沙 1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