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折戟沉沙 11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7-21 点击数:151次 字数:

11

 

江青说:

“你只要做事,难免犯错。”

一个共产党员应该总是做正确的工作,如果他错了,就应该即时改正。这样,就能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了。

江青接着说道:

“当然,如果我错了,我会进行自我批评并纠正自己的错误。这不是一件坏事,事实上,这是一件好事。”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每一个人都会犯错,犯错不可怕,知错能改比什么都好,但可怕的是犯了错执迷不悟,不知悔改。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做错了并不可耻,可耻的是明知故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我们应该坦然面对,勇敢承认错误,承认错误并不是很丢脸的事,相反你是一个聪明之人,知道是与非,错与对。

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江青给我讲了一个中国的历史故事。

春秋时,晋灵公无道,滥杀无辜,臣下士季进谏。灵公当即表示:我知过了,一定要改士季很高兴地对他说:人谁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遗憾的是,晋灵公言而无信,残暴依旧,最后终被臣下刺杀。

三国时期,周处被乡里认为是和大蛟,白额虎同列的三害,周处杀死蛟虎后,却得知自己是最被乡里所忧虑的,因此找到陆云决定改过自新,最终成为一代忠臣!

回顾历史,中国共产党就是一个知过能改的政党。

在各个历史时期,共产党都能在及时地改正自己的错误,总是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看看那些被共产党自己揪出来的“大老虎”和拍死的“小苍蝇”,他们的所作所为哪一个不是比“南霸天”、“刘文彩”更有过之而无不及呢?

让人纳闷儿的只是,为什么只有被“打倒”了的共产党员才是“坏人”呢?

那些还没有被打倒或即将被打倒的共产党员都是“好人”吗?

然而,这种观点在江青看来却难以苟同。

她认为不能简单地将共产党人划分为“好人”或“坏人”。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那些“真正的敌人”与“犯错误的同志”是有着本质上的的区别的,尤其是在意识形态上犯了错误的同志。

江青没有指名道姓,只是说许多犯过错误的同志,在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之后,经过批评和自我批评,最后又都回到了毛主席的身边。这些人中有不少人在文化大革命期间都遭受过不同程度的“冲击”,但他们对党,对毛主席,从来就没有过半点怨言。

她承认,我们党也有犯错误的时候。

比如,在对待邓小平、陶铸和陈伯达的问题上,就采用了三种不同的标准。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们的同志受了极左路线的影响。

一些老资格的革命者,比如叶剑英,在文化大革命的运动中同样也受到了大字报的冲击。

有谈到文革中一些老同志遭受到的不公平的批斗时,江青多次使用的词是“冲击”而不是“攻击”。

尤其是在说到叶剑英这个名字时,不难看出江青眼里表现出的深深的敬意和歉意。

江青还说,主席和总理都曾经试图保护那些受到了不公平的冲击的同志。尽管他们努力过,但一些同志还是在工作和生活上都受到了严重的冲击。

凡事都要“一分为二”。

一方面,一些同志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到了批判和冲击;另一方面,正是经受了文化大革命的洗礼,这些同志变得更加成熟了起来。

江青接着提到了邓小平和叶剑英1972年夏天的“复出”。

林彪出事之后,邓小平复出的议题随即也紧跟着提上了政治局的议事日程。

亲自安排邓小平重新露面的国务院总理周恩来一个月前,即1973年的310,就亲自写了报告给毛泽东汇报中央政治局几次讨论关于将邓小平同志复出的一事通告全党及党外群众的情况。

当日,毛泽东在周恩来的报告上批下同意二字。由此便开始了邓小平坎坷生涯中第二次复出的历史性转折。

文化大革命中再度起用其他党的高级领导干部一样,毛泽东无疑是解放邓小平的最终决策者。

197283,在江西南昌郊区被下放三年之久的邓小平,再次亲笔致信毛泽东,一方面继续批判林彪罪行,同时也向党中央提出愿为党和人民做一点工作的要求。

814,毛泽东就该信批示周恩来,指出,邓小平在中央苏区是挨整的,即邓(小平)、毛(泽覃)、谢(唯俊)、古()4个罪人之一,是所谓毛派的头子他没有历史问题,即没有投降过敌人他协助刘伯承同志打仗是得力的,有战功除此之外,进城以后,也不是一件好事都没有做

当然,在毛泽东这些决定性的批语之前,还冠有邓小平同志所犯错误是严重的一句,这便是毛泽东作批示达7个月之久,邓小平才姗姗始出的重要原因。

中央政治局认真讨论了毛主席的批示和邓小平同志的问题。遵照毛主席批示的精神,中央决定:恢复邓小平的党的组织生活,恢复他的国务院副总理职务,由国务院分配他担任适当工作。

《决定》还要求,各级党组织要认真学习毛主席有关正确对待犯错误干部的一系列指示,对犯错误的同志实事求是地做出结论,进一步落实党的干部政策。……

中央这个《决定》,对于进一步解放文化大革命中遭受打击迫害的广大老干部,无疑是起了示范和推动作用,应当说,在当时的思想指导下,这才是邓小平此番复出的实质所在。

此时,真正能够洞悉并把握这个实质的,便是与邓小平关系甚笃的周恩来。

文化大革命开始以来,周恩来在邓小平问题上一直谨言慎行,几乎没有讲过什么话,即使是那种应付场面的违心的话。

这说明,周恩来对邓小平是胸中有数的。

1965年,在文化大革命前召开的一次小型会议上,周恩来与其他几位中央领导人谈起毛泽东的接班人时,曾亳不迟疑地举出邓小平的名字,认为邓可以接替毛来掌舵

这倒不是毛泽东总在众人,包括外国人面前夸耀邓小平的才干,而的的确确是因为周恩来对邓小平太了解了。

如果说,毛泽东是由于1931年中央苏区发生的邓、毛、谢、古事件才真正认识、了解的邓小平,那么,周恩来则要比毛泽东又提前了大约10年。

19808月,邓小平在同意大利女记者奥琳埃娜·法拉奇的谈话中,曾无限深情地追念起他与周恩来不同寻常的交往。

他说:

我们认识很早,在法国勤工俭学时就住在一起。对我来说他始终是一个兄长。我们差不多同时期走上革命的道路。他是同志们和人民很尊敬的人。

一生中经历过无数磨难的邓小平,是极少用这种感情色彩很浓重的语言来表达对所尊敬的人的看法的。也许,周恩来是唯一的例外。正是这种战友之情,兄弟之情,把这两位无产阶级革命家紧紧联系在一起,患难相依,生死与共。

1969年秋,党的九大开过不久,党中央对在京的老同志作出统一战备疏散的安排。其中,决定将戴着党内第二号走资派帽子的邓小平及其家人安置在江西,让邓在有限的范围内半劳动、半休息。

1970年秋天,周恩来竟直呼还戴着党内第二号走资派帽子的邓小平是我的同行”!

可见邓在周心目中所占有的位置。

九一三事件后,周恩来全力辅助毛泽东,保护毛泽东,并抓住时机,毅然举起批判极思潮的旗帜,为经历了5年多劫难的党和国家的创伤做一些愈合工作,千方百计地为在文化大革命中遭受打击、迫害的广大老干部,创造解放和重新工作的条件。

1972110,陈毅追悼大会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礼堂隆重举行。

由于毛泽东亲临追悼大会,使得这次追悼会的意义和影响远远超出其本身的含义。

在与陈毅亲属的谈话中,毛泽东连声称陈毅是一个好人,是一个好同志

就在这次谈话中,毛泽东也提到了邓小平,说邓小平是人民内部矛盾。

显然,毛泽东是将邓小平划出了自己的对立面

毛泽东对邓小平问题的定性,正是周恩来期待已久的一个信号。

周恩来深知,党内第二号走资派一旦被摘帽,乃至被解放,势必会带动一大批文革中犯错误的老干部重新出来工作。

此时,他多么希望这些老同志早一些得到解放!

于是,周恩来便当场示意陈毅的子女,将毛泽东对邓小平的评价传出去,为邓小平的早日复出广造舆论。

与此同时,周恩来自己也充分利用各种场合,将毛泽东的意思出去。

同年1月下旬,周恩来在人民大会堂接见外地一个会议的代表时,当着江青、姚文元等人的面,明确提到邓小平的问题。指出,在揭批林彪的过程中,一定不能混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把邓小平搞成敌我矛盾,这是不符合主席的意思的。

同年424,《人民日报》发表了经周恩来亲自修改、审定的题为《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社论,在当时是有很强的针对性的。然而,就在这时,一向令人难以捉摸的中国政治风向突然又发生了逆转。

1972年下半年,是周恩来领导的批判极思潮斗争深入发展的时期,并且在短时间内取得了相当的成效。但是,从7月下旬起,当批判极思潮的斗争涉入文化大革命的重灾区一一文教、科技界之后,便立即遇到重重阻力,受到巨大干扰。

对于江青来说,凡是不利于文化大革命名声的事情,都必然坚决反对,其中,不仅包括批判极思潮,也必然包括解放老干部。然而,在对待党内第二号走资派邓小平的复出的问题上,江青却没有在任何“公开”或“私下”的场合表示过异议。

极少有人知道,当年就是江青亲自将邓小平送到许世友那里“保护”起来的。

因为也只有江青最了解邓小平在毛泽东心目中的“份量”。

随着批判极思潮斗争的起伏,在解决邓小平的问题上,虽然有了毛泽东的最高指示,但迟迟不见下文。周恩来原本打算先树起邓小平这一最大的标杆,以明确政策,解放一大片,而当批判极思潮受挫,碰上否定文化大革命这一难点后,他不得不走先易后难之路,选择薄弱环节进行突破,继而打开局面。

邓小平的女儿毛毛曾经根据父亲的谈话得出过这样的结论:

父亲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岁月中一直是周恩来的得力助手和忠诚战友。

毛泽东在陈毅的追悼会上提出,文化大革命一开始就被作为党内第二号走资派打倒的邓小平其性质是属于人民内部矛盾。

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低沉的哀乐声中,周恩来当场暗示陈毅的子女:将毛主席给邓小平问题定性的话传出去。

与此同时,周恩来自己也在不断地为邓小平复出解放老干部制造舆论。

124,周恩来在和部分中共中央政治局成员接见来京出席新疆工作会议的代表时,谈到邓小平问题,他说:林彪就是要把邓小平搞成敌我矛盾,而毛主席讲邓还是人民内部矛盾,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不能混淆。

他还说:听说新疆现在还有人讲二月逆流,根据毛主席的指示,叶副主席已经主持军委工作,你们听到那些话,为什么不批驳?

1月份,周恩来又指示有关方面负责人,将彭德怀及其他被监护者转移到北京木樨地附近的某单位,改善他们的居住、饮食等条件,并给他们配备医护人员。

由于操劳过度,此时的周恩来的身体已经被拖垮了。

84,周恩来的病情有所发展,医生强制他搬到北京西郊的玉泉山住了几天,边工作,边休息。

就在周恩来搬到玉泉山的当天,邓小平从江西写给毛泽东的一封信,通过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转到了毛泽东的手里。

信中表示:

我觉得自己身体还好,虽然已68岁了,还可以做一些技术性的工作,例如调查研究工作,还可以为党为人民做七八年的工作。

814,毛泽东将邓小平的信批给周恩来,其中有这样一些话:

邓小平在中央苏区是挨整的,即邓(小平)、毛(泽覃)、谢(唯俊)、古()四个罪人之一,是所谓毛派的头子。

他没有历史问题,即没有投降过敌人。

他协助刘伯承同志打仗是得力的,有战功。

除此以外,进城以后也不是一件好事都没有做的。

这些事我过去讲过多次,现在再说一遍。

毛泽东有意重新起用邓小平,这一点与周恩来不谋而合。

极少有人知道,邓小平还是一个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恩怨极其分明的人。

邓小平二次复出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去了韶山祭拜毛泽东的祖坟。

……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折戟沉沙 1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