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28*
本章来自《城市.寓言》 作者:我行无住
发表时间:2016-07-20 点击数:184次 字数:

*

                 丛林日记

                    2

这是补写昨天晚上的。一是没有灯光,二是看星星看到深夜,身体经受一天的跋涉实在支撑不住,眼皮开始打架,一钻进睡袋意识就已经模糊,在下一秒内就进入黑甜乡里了。

在城市生活的人可能从未想象过会有这么大这么亮的星星。

当丛林笼入黑暗,那是一种全然的黑暗,浓黑如墨,没有一丝杂质,天空也是一片漆黑,辽阔高远,那是天宇,离地球几十万亿光年,晶莹剔透的星星闪耀着,又大又亮,像一颗颗钻石,在透明的云气悬浮着,像要随时坠落下来。仰头望,头顶上星罗密布,呈漩涡状,让人灵魂直欲投身进去,璀璨的奇妙的空间,灵魂可以像精灵一样飞舞,光的精灵,透亮,轻盈,喜悦。置身这纯然的黑暗中,却没有丝毫的恐惧,丛林中蟋蟀、蝈蝈、纺织娘。。。清越宏亮的鸣叫声象一部交响曲,音阶分明,此起彼伏。这是一个充满生命的世界,作为人类反倒是一个侵入者,一个陌生的、不受欢迎的种类。

黑暗如水,毫无障碍地流过身体,身体象水草一样柔软,随水流飘动。这是从未领略过的黑暗,象子宫一样包裹着,所有的劳累、恐惧、焦虑、紧张。。。在这生命的母体中得到修复,回到更深的本源。

这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此刻,我坐在塑料薄膜铺着的地上,感觉着全然的孤独与新奇,这是我进入丛林的第一个晚上,然而却觉得和城市的世界已经十分遥远。

 

                     *

妍小心地转动钥匙,月牙锁的舌头顺畅缩了进去,轻轻推开门,客厅灯是黑的,她舒了口气,快步走向房间,手刚探向墙上的开关,只听黑暗中啪的一声掌击声,灯光大亮,妍吓一跳,比这更令她心惊的是张大明衣衫整齐地坐在床上,不过她惊诧的是张大明的表情,不是愤怒,也不是阴沉着脸,而是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

意外吧?一个犯贱偷情的女人回到家里,最想看到的是老公不在家,在心里以为就要达成的时候,愿望突然落空,感觉是不是特别难受?

我最难受的是回来要看到你!妍的害怕被张大明的讥讽激起了怒火。

你现在当然是不愿意看到我了,因为现在你已经有了奸夫,奸夫淫妇,一对狗男女,不知道你除了把自己贴上去还有没有把我的钱给贴上去?

你别侮辱人!

我侮辱人?我都让自己的老婆给戴绿帽子了,这头上的帽子绿油油的,我还没说我给侮辱了,我老婆让人给操了,还是心甘情愿给人操的,现在反倒说我侮辱人了?

妍一时找不到话说。

通奸的滋味怎样?被别的男人操感觉是不是特别爽?可惜了,这么长时间你只找到一个男人和你上床,这效率真的是太低了。张大明啧啧惋惜说。

你跟踪我?妍觉得血液一下冲上头脑,却不知是害怕还是愤怒。

这需要吗?张大明摇摇头,在这城市,只要肯出钱,自然会有各种各样的人来替你办事。

他把梳妆台上的一叠照片扔到床上,看,这就是我找私人侦探拍的你们一对奸夫淫妇通奸的证据。

照片上有妍和几一牵手逛街,挽腰并行,亲密嬉笑,还有几张轻吻的,最重磅的是两人赤裸着身体在几一床上做爱的照片,由于光线的关系,这些做爱的照片拍的效果不是很好,但至少隐约可见。

妍本能涌起的是被偷窥的愤怒,继而是惊悸,这两股情绪过后涌起的是甜蜜,妍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在这种状况下涌起甜蜜的感觉,这种甜蜜让她知道,这是爱情的滋味,这种领悟给了她勇气,一种面对张大明从来没有过的勇气。

她咬牙不语。

照片拍得不错,尤其是这一张,比得上《花花公子》上的照片了。张大明拿着一张照片仔细看着,奇怪,为什么你被我操的时候就没有这么风骚呢?

你想怎么样?

不错,不错,现在懂得问我想怎样了,看来真的是偷情让人进步啊。张大明赞叹说。

你不用说这些,我不会被你激怒的。妍冷峻地说。

我想怎么样?我想怎么样?张大明突然咆哮起来,我老婆去通奸,被捉奸在床,现在反倒来问我想怎么样?

妍被张大明突然的暴怒吓住了。

你害怕了吗?张大明仔细看着妍的脸,刚刚的怒气却一下子消失无踪。

我不害怕。妍苍白着脸说,她的神经被张大明喜怒无常的表现绷得紧紧的。

你不用害怕,张大明不紧不慢说,你去跟别的男人上床,我一点儿都不生气,不仅不生气,甚至还高兴。你不相信?当然,做妻子的听到丈夫这么说都不会相信的,哪怕是心里暗暗高兴,也害怕是丈夫布下陷阱让自己跳下去。如果你是这么想我,那可就真的冤枉我了,我是说真的。我可以发誓!他滑稽地把手举到额头边行了个军礼。

你为什么?妍觉得自己完全落在一个不真实的幻境中。

但是你不能再见他!张大明没回答,把一张几一的照片甩到妍身上。你可以去找男人,随便你跟多少男人上床都行,但就是不能再见他。

为什么?妍几乎喊起来,你凭什么?我就是要见他!

凭我是你丈夫。张大明把手上照片一扬,就凭这些照片,我找人把他给打死也没人会说什么,你知道我的,要找收人性命的人,一个电话就行了。

你为什么?为什么?妍鼓起的勇气崩塌了,眼泪流下来,她知道张大明说的是事实。

没有为什么。张大明悠然说道,你看,我对你够好的了,你去偷人,去跟别的男人上床,我没骂你没打你,还允许你继续去跟别的男人上床,连我都要被我自己感动了。

你不是人,你是个魔鬼!妍冲过去,被张大明一推,倒在地上,她放声痛哭。

趁现在你还没跟多少男人睡过觉,赶紧多操几下,免得后面不新鲜了。张大明笑嘻嘻说,扑到妍身上把妍按到,两三下把妍的长裙扯掉,露出两条光溜溜的腿。妍无力反抗,更加崩溃地哭着。

 

           *

马路很安静,没有行人,只有偶尔从身后驶过的汽车。城市在这一刻终于睡着了,那疯魔一般的活力停顿了下来。几一不停向前走着,一开始两旁的景物还有依稀熟悉的感觉,到后来就像去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静默,黑魆,两边高耸的建筑带着威迫的敌意。几一带着沉默的坚定继续向前,这条道路要通向何方?他不知道,也无需知道。

你沿着太阳的西边走,你必见到傍晚的光

你沿着太阳的东边走,风雪正把足迹掩上

他的脑子里突然浮起大学时看的一本俄国印象派诗集里的一首诗的诗句。

现在自己正一直沿着东方走,是否就可以见到日出的光?

头顶上的月亮,刚才被乌云遮住了一半,现在更晦暗了,有气无力地反射着昏黄的光。这是被城市污染的月亮,失去了原来的鲜活与光洁,携带着病菌,挣扎地跨过城市的天空。

                 

老军医

专治花柳梅毒、尖锐湿疣,形如菜花,熟如杨梅,流脓爆裂,溃烂瘙痒,一贴根治,药到病除,从医三十年,信誉保证。

 

他在路过的一根电线杆上看到了老军医的广告,这样的牛皮癣广告贴满了城市的电线杆、墙壁、大大小小角落,让人感觉这城市就是一个淋病医院。

他觉得自己越来越无法忍受了,城市象一只巨大的蜘蛛吐出无数的蛛丝把他缠绕,这是小蝶的突然消失引发的对存在、对存在的空间和现实的真实性的怀疑,迫使他必须要找出答案,他就像是被紧紧包裹在茧中的蛹,必须要钻出一个洞才能逃出生天。

但是这显然是一个无法得出答案的问题,这几年,他越是思考,越是在城市东跑西跑,见形形色色的不同的人,便越是明白自己不可能找到这一个问题的答案,也许,这是一个所有人都没法得出答案的问题,一般人对这个问题想都不曾想过,也许极少数的人在某一个时刻脑子里会闪过这一个想法,可马上就把它当成头脑的一次神游产生的虚幻的不切实际的念头驱逐,这都是聪明的做法,因此人们生活得绵羊一样幸福,世界提供了丰美的草地,世界就是一个羊村,羊们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

而怀疑是一种破坏性的力量,是对稳定性的破坏,是世界的敌人。

可为什么是我?为什么要把我从通向光明的命运之路粗暴地拽下来,扔到一片偏僻凄凉人迹罕至的荒原?这一个个问题象一条条锁链把我紧紧缠住,我无暇他顾,除了努力去寻求答案,可是现在我厌倦了,厌倦了这样的努力,厌倦了这样的答题人生。现在,我只想这样一直走下去,一直走下去,越过城市,穿过丛林,跨过平原,渡过大海,一直走到大地的尽头,在那里,可以看到初升的太阳,可以沐浴到晨曦的第一道光线,身后是浩瀚无边的大海,前方是一碧如洗的天空,在这里,城市又算什么?命运又算什么?这喷薄的光明照耀一切、炽燃一切,所有的不洁的都在这流金铄石的烈焰中化为青烟,然而终有一颗晶石留下来,那是闪闪发亮的晶石。


  
上一章:28
下一章:29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我行无住
对《~2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