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26*
本章来自《城市.寓言》 作者:我行无住
发表时间:2016-07-16 点击数:161次 字数:

 *

小昙和张大明仰面躺着,张大明一只手搭在小昙胸,拇指和食指轻捻着右乳粉红色的乳头。

你知道吗?我和那么多女人做过,和你做是最舒服的。张大明微眯着眼睛,说。

是真的吗?小昙欢喜地说。

骗你干嘛?难不成你还会不收我的嫖金?

这可不成!我这可是打开门口做生意呢,不收钱哪行!

啧啧。。。我最喜欢的就是你这种态度了。我老婆可不行,有一次我做完了扔了一沓子钞票到她脸上,她不但不高兴,反而把钞票全撕了。

那肯定是你态度不好。

你错了,我对她的态度诚恳得不得了,张大明脸上露出淫邪的笑,为了她,我做了许多的道具,这些道具我用起来兴奋得不行,可她就是不配合。他手指用力一捏小昙的乳头,小昙轻叫了一声,你弄疼我了。

你看,这多好,这就是配合。对了,你想不想试一下我的道具,有很多种,肯定有你喜欢的。

我怕痛,再说,这个要加钱的。

算了算了,我还不想在你身上弄呢,每次弄道具都弄得很累,我喜欢找你就是想轻松一点。

你老婆肯定很不好受。

谁说的,她高兴得很。来,给你看一下她的照片。张大明翻身下床,从抽屉拿出一沓照片,都是一个女人的。

好漂亮!这是小昙对妍的第一印象。

你找人偷拍她?小昙看着相片说。

不偷拍怎么行?张大明得意说道,我要知道她做的每一件事,甚至是跟人偷情上床,我要让她知道她是怎么也逃不出我的手掌的。

我觉得我过得比她好多了。小昙叹气。

 

                       *

天宝十四年春天,是一个伤痛的春天,至少对庄秀才而言。

这一年的春天,对临江城而言,是一个值得庆贺的春天。这一年的京城春试,临江城喜报频传,当中以江左四秀才的一探花两进士传为一时佳话,这也引发了城中一些好事之徒的猜测,如果四秀才的老大也去参加春闱,会不会四人全部高中,甚至问鼎状元?毕竟,没参试的可是江左四秀才的老大,才气冠绝临江城。

这些流言传到耳边,庄秀才只微微一笑,碰到当面询问的,就道:小时候一相士说我天生命犯灾星,必不能参试,否则三日之内必暴毙。听之人无不唏嘘惋惜。

又来说这些胡话了,害得大家都向我打听是不是真的。小蝶嗔道。

这些子虚乌有的事,还真的有人当真?庄秀才莞尔。

鬼神之事,命相之说,谁敢不信?只有你不当一回事,信口胡诌。

这世上哪有什么鬼神?庄秀才摇头,就算真有鬼神,只要心存浩然正气,就是鬼神也无法近身的。

不说这些了,你是有大学问的人,总有一堆的大道理,可是,大道理不能当饭吃,一文钱难倒英雄汉,本朝的开国名将,堂堂的冀国公,都有穷极卖马的时候呢。小蝶语气不无幽怨说道。

庄秀才无语。

每当小蝶说到这些,他发现自己满腹的学问都派不上用场,因为,小蝶说的也是道理,虽然是尘俗的道理,但总归是道理,而他一向都是一个尊重道理的人。

 

宁秀才授翰林院编修,司徒秀才、萧秀才授翰林院庶吉士,三人寄了书信回来,说三人同在翰林院,每日喝酒谈论诗文,倒也不寂寞,只是少了庄秀才,未免不足,常忆四人饮酒赏花,纵情山水,赋诗作画之乐,心甚惆怅,盼两三载后向朝廷请假回乡省亲,到时四人重聚临江城,一畅兄弟之谊。

 

这一年的春天还没过完,小蝶就要嫁给临江城的朱家老爷做小妾了。朱家是临江城的士族,财雄势大,山青青楼的姐妹都艳羡说攀上高枝了,妈妈更是乐得脸上肥肉都挤成一堆。

 

为什么?

小蝶低头不语。庄秀才又问了一遍,小蝶抬起头,道:人总是要过活的。语气平静,看不出喜悲。

是妈妈逼你的吧?

妈妈没逼我,是我自愿的。

我不信!

我不骗你。

那我俩订下的誓盟呢?你这么快就忘记了?庄秀才双目尽赤。

小蝶不答,双手把一条绣有梅花的白色鲛绡紧紧绞着。暮春,春天即将逝去,空气中充满了伤感的气息,风吹散,遍地落红残花,日将落,山青青楼的大红灯笼早早挂起,给渐入冥色的临江城带来热闹的气氛。

庄秀才望着小楼外面,他终于体味到伤春的感觉了,原来,春天真的是一个伤感的季节。

你是怪我不肯参加科考吗?半饷,庄秀才收回目光,道。

小蝶动容了一下,手上的鲛绡绞得更紧了。

原来我猜的没错。

妈妈说得对,如果你心里真的有我,就一定肯为我参加科考。小蝶终于开口了,声音有些高亢,看来这句话在她心中已经憋了许久了。

你还是听你妈妈的。

妈妈说的没错,有那个男人不想让自己心爱的女人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这本是你唾手可得的功名,你偏不要,如果你是真心喜欢我,就不会这么做。

你明知道我志不在此!

你是有大学问的人,可以视功名如粪土,可我只是一个小女子。

我说过,不会让你受苦的。

没用的。小蝶摇头。

你真的不肯跟我走吗?庄秀才绝望地说。

下月初五,我就要嫁给朱老爷了。

你就宁愿当别人的小妾也不肯跟我走?庄秀才绝望的感觉更深了。

像我们这种青楼出身的女子,能当上大户人家的小妾也算不错了,小蝶有些伤感地笑,我七岁进青楼当丫鬟,十四岁开始接客,到今为止已经十一年了,这十一个年头,已经把我全部的精血耗光了,我看起来还年轻,还是美艳动人,可是我知道我内心里已经厌倦了,我就想着下半辈子可以好好的过,朱老爷答应我会对我好,我想他可以做得到。我如果跟着你,就算前面几年尚好,到最后一定会相互怨恨的,既然如此,那又何苦!

庄秀才知道事情已经无法挽回。

他眼光落在小蝶美丽的脸,心绪却飘到了三年前的那一个黄昏,那也是一个春日,小楼轻寒,红烛高烧。

劝君莫惜金缕衣,

劝君惜取少年时,

花开时节堪需折,

莫待无花空折枝。

歌声清婉,衣带飘舞,一张吹弹可破的脸掩映在云锦般的轻纱中,一双秋水般的眼睛流转动人,他的心随着歌声飘荡,春天的气息是那么美好。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小蝶。

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

他低吟着。

小蝶抬头,痴痴看着庄秀才,想必也记起这是她和庄秀才初相见唱的曲,一行眼泪掉了下来。

 

几一读着刚写的手稿,一开始他是想写一个杜郎俊赏男才女貌的浪漫爱情故事,有他想象中的大唐气象,可是慢慢的就偏了,故事开始不按照他的初衷发展下去,仿佛有着自己的意愿,要自己生长出一个模样,这让他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尤其是一开始有意无意地在女主角身上用了小蝶的名字,就更感觉这小说仿若和自己冥冥中有一些交汇。那么,它的意愿到底是要长成什么模样呢?


  
上一章:26
下一章:~27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我行无住
对《~2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