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折戟沉沙 3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7-13 点击数:219次 字数:

3

 

一如既往,无论是在党内又或是在军内林彪的地位和影响力都在上涨,而且是明显地上涨。

19694月召开的党的第九次代表大会上,林彪更是被大会正式宣布为“接班人”。

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于1969年4月1日24日在北京举行。出席大会的代表1512人,代表全国2200万党员。

党的九大是在文化大革命开始后的第三个年头召开的。当时,全国党的各级组织全部处于阶级斗争的兴奋状态中,绝大多数党员还没有认清“阶级斗争”的残酷性、重要性和长期性。相当多的八届中央委员仍处于对毛泽东思想及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的状况之中。尽管按照八大党章已经大大超过五年召开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规定,但从当时党内、国内各方面条件来看,召开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条件是极其成熟的。

1967年秋,毛泽东指示张春桥、姚文元就党的九大准备工作和什么时候召开等问题,在上海作些调查。姚文元很快完成一份调查报告,提出召开九大之前要先修改党史的要求。

此后,中央文革小组实际上成了主持九大筹备工作的领导机构。

1968年10月召开的党的八届十二中全会,为九大的召开作了直接准备。

全会认为,以刘少奇为代表的资产阶级司令部及其在各地的代理人已被打倒,夺权的任务已经完成,文化大革命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因而召开党的九大便成为巩固已取得的成果的一项迫切任务。

1969年3月9日27日,九大预备会在北京召开。毛泽东在预备会上提出九大的任务是总结经验,落实政策,准备打仗。它成为九大的指导思想。

九大正式会议上,毛泽东主持了开幕式,并致开幕词。林彪代表中共中央作了政治报告。

报告以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为核心,全面肯定了文化大革命,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一场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是对马列主义理论和实践的一个伟大的新贡献;把党的全部历史说成是两条路线斗争的历史,即所谓毛主席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路线,同党内右的和的机会主义路线斗争的历史,虚构了以刘少奇为头子的资产阶级司令部,肯定了强加给刘少奇的种种罪名;对中国社会的形势以及党的政治状况作了错误的估计,在此基础上提出了所谓斗、批、改的新任务。

报告对战争到来的可能性作了紧迫和夸大的估计,过分强调要准备打仗。

大会分组讨论了政治报告和党章修改草案。在讨论过程中,结合实际斗私批修,实际上是对参加会议的老同志再一次进行了批判,迫使他们检讨。

大会通过了政治报告和党章修正草案。

九大通过的新党章,把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和林彪是毛泽东同志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写进了总纲;砍掉了原党章中党员权利一节,取消了党员的预备期,取消了中央书记处,取消了中央监察委员会等机构。

大会选举出第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170人,候补中央委员109人,其中原八届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53人。

九大自始至终被强烈的个人崇拜和倾狂热气氛所笼罩。它加强了林彪、江青等人在党中央的地位,使文化大革命的理论和实践更加合法化。

随着时间的推移,历史证明,九大在思想上、政治上和组织上的指导方针都是正确的。

虽然中国共产党走了不少的弯路、错路,但实践证明:

中国共产党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仍是一个光荣的、正确的、伟大的党!

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报告:

一九六九年四月一日报告,四月十四日通过)

  同志们!

  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将是一次在我党历史上有深远影响的代表大会。

  我们这次代表大会,是在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取得了伟大胜利的时刻召开的。这个伟大的革命风暴,摧毁了以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为首的资产阶级司令部,揭露了以刘少奇为总代表的党内一小撮叛徒、特务、死不改悔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粉碎了他们复辟资本主义的阴谋,大大地加强了我国的无产阶级专政,大大地加强了我们的党,从政治上、思想上、组织上为这次代表大会准备了充分的条件。

    一、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准备

  我国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一场大规模的、真正的无产阶级的革命。

  毛主席曾经用简洁的语言说明了这场大革命的必要性:“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对于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建设社会主义,是完全必要的,是非常及时的。”为了充分认识毛主席这个科学的论断,我们应当深刻理解毛主席关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学说。

  在党的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闭幕不久,一九五七年,毛主席发表了《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这部伟大著作,继《在中国共产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报告》之后,全面地提出了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的矛盾、阶级和阶级斗争,提出了社会主义社会中存在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这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的学说,提出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伟大理论。它象光芒万丈的灯塔,照耀着我国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航向,也为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奠定了理论基础。

  为了更深刻地认识毛主席的伟大历史贡献,就需要简略地回顾一下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经验。

  一八五二年,马克思曾经这样说过:“在我以前很久,资产阶级的历史学家就已叙述过阶级斗争的历史发展,资产阶级的经济学家也已对各个阶级作过经济上的分析。我的新贡献就是证明了下列几点:(1)阶级的存在仅仅同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相联系;(2)阶级斗争必然要导致无产阶级专政;(3)这个专政不过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和进入无阶级社会的过渡。”(《马克思恩格斯书信选集》中文版,第六十三页)马克思的无产阶级专政学说,使科学社会主义同空想社会主义以及形形色色的假“社会主义”划清了界限。马克思、恩格斯为此而奋斗了一生。

  在马克思和恩格斯逝世以后,第二国际的那些党,除了列宁领导的布尔塞维克党以外,几乎全部背叛了马克思主义。列宁在同第二国际修正主义的斗争中,继承、捍卫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斗争的焦点就是无产阶级专政问题。列宁在痛斥老修正主义者的时候,多次指出:“谁要是仅仅承认阶级斗争,那他还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只有承认阶级斗争、同时也承认无产阶级专政的人,才是马克思主义者。”(《列宁全集》中文版,第二十五卷,第三百九十九页)

  列宁领导俄国无产阶级夺取了伟大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建立了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列宁根据他领导无产阶级专政的伟大革命实践,看出了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和阶级斗争的长期性:“从资本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是一整个历史时代。只要这个时代没有结束,剥削者就必然存着复辟希望,并把这种希望变为复辟行动”(《列宁全集》中文版,第二十八卷,第二百三十五页)

  列宁指出:“资产阶级的反抗,因为自己被推翻(哪怕是在一个国家内)而凶猛十倍。它的强大不仅在于国际资本的力量,不仅在于它的各种国际联系牢固有力,而且还在于习惯的力量,小生产的力量。因为,可惜现在世界上还有很多很多小生产,而小生产是经常地、每日每时地、自发地和大批地产生着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的。”列宁的结论是:“由于这一切原因,无产阶级专政是必要的”。(《列宁全集》中文版,第三十一卷,第六页)

  列宁还指出了“新的资产阶级”正在“从我们苏维埃的职员中间产生出来”。(《列宁全集》中文版,第二十九卷,第一百六十二页)

  列宁指出复辟的危险还来自资本主义的包围:帝国主义国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来进行它们所说的武装干涉,也就是扼杀苏维埃政权。”(《列宁全集》中文版,第三十一卷,第四百二十三页)

  苏修叛徒集团彻底背叛了列宁的这些光辉的教导。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之流,都是早就隐藏在苏联共产党内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他们一上台,就立刻把资产阶级的“复辟希望”变成“复辟行动”,篡夺了列宁、斯大林的党,把世界上第一个无产阶级专政国家,“和平演变”成为黑暗的法西斯主义的资产阶级专政的国家。

  毛主席同以苏修叛徒集团为中心的现代修正主义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继承、捍卫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关于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毛主席全面地总结了无产阶级专政的正反两个方面的历史经验,为了防止资本主义复辟,提出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

  早在中国革命从新民主主义革命转变为社会主义革命的前夜,即一九四九年三月,毛主席在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的报告中就明确指出:在无产阶级夺取全国政权之后,国内的主要矛盾是“工人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斗争的中心仍然是政权问题。毛主席特别提醒我们:“在拿枪的敌人被消灭以后,不拿枪的敌人依然存在,他们必然地要和我们作拚死的斗争,我们决不可以轻视这些敌人。如果我们现在不是这样地提出问题和认识问题,我们就要犯极大的错误。”毛主席预见到无产阶级专政建立之后,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之间阶级斗争的长期性和复杂性,向全党提出了在政治、思想、经济、文化、外交领域中向帝国主义、国民党、资产阶级进行斗争的战斗任务。

  我们党根据七届二中全会的决议,根据毛主席制定的党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进行了紧张的战斗。到一九五六年,基本上完成了对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在生产资料所有制方面的社会主义改造。这是社会主义革命能不能继续前进的紧要关头。毛主席鉴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修正主义的猖狂和我国阶级斗争的新动向,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这部伟大著作中,提醒全党:“在我国,虽然社会主义改造,在所有制方面说来,已经基本完成”,“但是,被推翻的地主买办阶级的残余还是存在,资产阶级还是存在,小资产阶级刚刚在改造。”针对刘少奇在一九五六年提出的所谓“我国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谁战胜谁的问题,现在已经解决了”的谬论,毛主席特别指出:“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谁胜谁负的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各派政治力量之间的阶级斗争,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在意识形态方面的阶级斗争,还是长时期的,曲折的,有时甚至是很激烈的。”这是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理论和实践中,第一次明确地提出了在生产资料所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以后,还存在阶级和阶级斗争,无产阶级还必须继续革命。

  以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率领广大群众,按照毛主席指出的这个方向,继续进行了伟大的斗争。从一九五七年反对资产阶级右派的斗争,到一九五九年庐山会议揭露彭德怀反党集团的斗争;从关于党的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的大辩论,到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两条路线的斗争;斗争的中心,就是走社会主义道路还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问题,是坚持无产阶级专政还是复辟资产阶级专政的问题。(⑴⑵)

  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每一个胜利,党发动的反对资产阶级的每一个重大战役的胜利,都是粉碎了以刘少奇为代表的右的或形“左”实右的修正主义路线,才取得的。

  现已查明,刘少奇早在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就叛变投敌,充当内奸、工贼,是罪恶累累的帝国主义、现代修正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的走狗,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总代表。他有一条妄图在中国复辟资本主义,使中国变成帝国主义、修正主义殖民地的政治路线。他又有一条为他的反革命政治路线服务的组织路线。多年来,刘少奇招降纳叛,搜罗了一帮子叛徒、特务、走资派,他们隐瞒了自己的反革命的政治历史,互相包庇,狼狈为奸,窃取了党和国家的重要职务,控制了从中央到地方许多单位的领导权,组成了一个地下的资产阶级司令部,对抗以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他们同帝国主义、现代修正主义、国民党反动派勾结着,起了美帝、苏修和各国反动派不能起的破坏作用。

  一九三九年,当毛主席领导的抗日民族解放战争正在蓬勃发展时,刘少奇抛出了他的黑《修养》。这本书的要害是背叛无产阶级专政。它根本不谈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不谈如何同国民党反动派作斗争,不谈武装夺取政权这个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根本原理,而要共产党员离开伟大的革命实践去搞什么唯心主义的“修养”,实际上是要共产党员“修”成向帝国主义、国民党反动派的反革命专政屈膝投降的奴才。

  抗日战争胜利以后,正当美帝国主义武装蒋介石反革命军队,准备向解放区大举进攻的时候,刘少奇适应美蒋反动派的需要,抛出了所谓“中国走上了和平民主新阶段”的投降主义路线,反对毛主席提出的“放手发动群众,壮大人民力量,在我们党的领导下,打败侵略者,建设新中国”的总路线和对美蒋反动派的进攻采取“针锋相对、寸土必争”的方针,鼓吹什么“中国革命的主要斗争形式目前已由武装斗争变为非武装的、群众的议会的斗争”,要取消党对人民军队的领导,把人民解放军的前身八路军、新四军“统一”为蒋介石的“国军”,并且要把党领导的工农子弟兵大量复员,妄图从根本上取消人民军队,断送中国革命,把中国人民用鲜血夺回的胜利果实双手捧给国民党。

  一九四九年四月,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准备渡江,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即将取得全国胜利的前夕,刘少奇却跑到天津,一头栽进资本家的怀抱。他疯狂地同刚刚开完的党的七届二中全会所决议的对私人资本主义工业实行利用、限制、改造的方针相对抗,他大肆鼓吹“今天中国资本主义还是在年青时代”,要无限制地“大发展”,“今天资本主义剥削不但没有罪恶,而且有功劳”,厚颜无耻地吹捧资产阶级“剥削的越多功劳越大”,大肆吹嘘修正主义的唯生产力论,妄图把中国引向资本主义道路。

  总之,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许多重大的历史关头,刘少奇一伙都猖狂地反对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进行反革命阴谋破坏活动。但是,既然他们是反革命,他们的阴谋就不能不暴露。在赫鲁晓夫上台以后,特别当苏修伙同美帝国主义、印度等国的反动派,大规模反华的时候,他们就更加猖狂起来了。

  毛主席最早察觉了刘少奇一伙的反革命阴谋的危险性。在一九六二年一月的中央工作会议上,毛主席提出了要警惕出修正主义的问题。在一九六二年八月北戴河中央工作会议和九月党的八届十中全会上,毛主席更加完整地提出了我党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基本路线。毛主席提出:“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在社会主义这个历史阶段中,还存在着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存在着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存在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要认识这种斗争的长期性和复杂性。要提高警惕。要进行社会主义教育。要正确理解和处理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问题,正确区别和处理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不然的话,我们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就会走向反面,就会变质,就会出现复辟。我们从现在起,必须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使我们对这个问题,有比较清醒的认识,有一条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路线。”毛主席提出的这条马克思列宁主义路线,是我们党的生命线。

  接着,一九六三年五月,毛主席主持制定了《中共中央关于目前农村工作中若干问题的决定(草案)》(即《十条》),规定了党在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的路线、方针和政策。毛主席又向全党发出了警告:如果忘记了阶级和阶级斗争,忘记了无产阶级专政,“那就不要很多时间,少则几年、十几年,多则几十年,就不可避免地要出现全国性的反革命复辟,马列主义的党就一定会变成修正主义的党,变成法西斯党,整个中国就要改变颜色了。请同志们想一想,这是一种多么危险的情景啊!”毛主席已经把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更加鲜明地提到全党和全国人民面前了!

  所有这些警告和斗争,并没有也不可能丝毫改变刘少奇一伙反动的阶级本性。一九六四年,在伟大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刘少奇跳了出来,镇压群众,包庇走资派,并且公开地攻击毛主席倡导的对社会情况进行调查研究这个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方法已经“过时”了,胡说什么不执行刘少奇的路线就“没有资格当领导”了,他们急不可待地要复辟资本主义。一九六四年底,毛主席召集了中央工作会议,主持制定了《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目前提出的一些问题》(即《二十三条》),痛斥了刘少奇形“左”实右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批判了刘少奇的所谓“党内外矛盾交叉”、“四清四不清的矛盾”等奇谈怪论,第一次明确提出了“这次运动的重点,是整党内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毛主席总结国内和国际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得出的这个新结论,拨正了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的航向,指明了即将到来的无产阶级文化革命的方向。

  回顾这一段历史,我们可以知道这一次有亿万革命群众参加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决不是偶然发生的。这是存在于社会主义社会中的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长期尖锐斗争的必然结果。这是“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政治大革命,是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广大革命人民群众和国民党反动派长期斗争的继续,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阶级斗争的继续”。决心紧跟伟大领袖毛主席走社会主义道路的英雄的中国无产阶级、贫下中农、人民解放军、革命干部和革命知识分子,对刘少奇一伙的复辟活动,已经忍耐不住了,一场阶级大搏斗是不可避免的了。

  正如毛主席在一九六七年二月一次谈话中指出的那样:“过去我们搞了农村的斗争,工厂的斗争,文化界的斗争,进行了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但不能解决问题,因为没有找到一种形式,一种方式,公开地、全面地、由下而上地发动广大群众来揭发我们的黑暗面。”现在,我们找到了这种形式,它就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只有发动亿万群众,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才能把混入党内的叛徒、特务、走资派揭露出来,粉碎他们复辟资本主义的阴谋。刘少奇这个叛徒、内奸、工贼的历史反革命的真面目,正是在广大群众参加下,才审查清楚的。党的八届扩大的十二中全会,决定撤销刘少奇党内外一切职务,把他永远开除出党,这是亿万群众的一个伟大胜利。我们的伟大导师毛主席根据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学说,亲自发动和领导了这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千真万确“是完全必要的,是非常及时的”,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和实践的一个伟大的新贡献。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折戟沉沙 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