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24
本章来自《城市.寓言》 作者:我行无住
发表时间:2016-07-12 点击数:160次 字数:

*

看书看累了,几一就上天台,天台是一个安静的世界,尤其是夜晚。几一奇怪,为什么住在这里的人从来都不上天台,除了房东老头和他。天台上植物在阳光下安静地生长着,如果房东老头不施肥,就可以闻到绿叶青青的味道,不过房东老头是个勤劳的农夫,一个月要给蔬菜施两次肥。在天台东边的角落种了几株月季,那是几一跟房东老头说的,种些花天台会更好看些,过几天房东老头就不知从哪里拿了几株月季回来种上。

在天台可以看到夜晚静谧的大咀村,那明灭的灯光是进入梦乡的前奏,还可以看到远处几乎不可见的海湾,感觉那迎面吹来的风里有着大海的遥远的气息。晴朗的天气,天空上有星星闪烁,但在城市灯光的映夺下,星星显得有点苍白,有气无力似的。

夜晚,他经常上天台发呆,因为夜晚的天台几乎成了他一人专属的空间,白天的城市带给他的压迫在这里消散了,如一个行走远方的旅人傍晚在宿处释下负重,那一种劳累后的轻松让人毛孔都舒张了。

因此,当他感觉天台上还有别的人时,心里有一些惊诧,但

眼睛还不适应刚进入的黑暗,这时听到低低的啜泣声,呜呜的,像一只小狗在哼,他一阵惊悚,睁大眼睛往哭泣声扫过去,看到角落里有一团黑影蜷着。

谁?他小声喝道。黑影并没有理会他,依然呜呜地哼着,他走过去,感觉黑影的轮廓有点熟悉,象是房东老头,他心里一惊。

走近,果然是房东老头,虽然在黑暗中,他还是清晰地辨认出了他。

大叔,发生什么事了?他蹲下来,说。

房东老头停下哭泣,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呜呜地哭着。

大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房东老头的哭声让他心里酸酸的。

老头摇着头,我不想活了,我想死了算了,我还活着干什么?老头吟唱般哼着。

我儿子死了,在戒毒所上吊死了,戒毒所的人打来电话,说他上吊前留了张纸条,说戒毒戒得那么辛苦,又戒不掉,生不如死的,不如死了算了。老头呜呜哭着,他也不想想,他还有一个爹,日日夜夜盼他回来,盼得眼睛都快瞎了,他是死了算了,可留下他爹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好好的一个家全没了,房子没了,人也全死光了,干脆我也不活了,到下面求得一家团聚。。。

老头话语中透出的无边哀痛和着浓黑的夜色沉重地压来,几一一时都忘了开导,只觉得无尽的哀伤,从辽远的海像巨潮一样滚滚扑来。

老头低低地唱起来,几一听得熟悉,那是那天晚上到村子外面拜海神时老头唱的,那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古老歌谣,那一个晚上,老头是唱给他的大儿子听的,这一个晚上,他又要唱给他的小儿子听了,几一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歌声悱恻哀伤,缠绵悠长,像在召唤远方游荡的魂灵,又像是在向天上的神灵哭诉命运的不幸,曲调多变,歌声如诉如泣,又像是在吟唱,有着令人着迷的魔力,几一完全被裹挟进去,灵魂仿佛随着歌声的韵律上下飘舞,落入一个混沌的无边的空间。然后他昏了过去。

他是被人推醒的。

他像是落入一个沉黑的梦中,仿佛有无数的人围着他,朝他嚷嚷,还不停地推搡他,他被吵得头昏脑胀,可是眼皮沉重得就是睁不开。当他终于从无边的黑暗中睁开眼睛,看到一堆脸,正睁着牛一般的眼睛瞪着他。

醒了醒了。。。乱哄哄的声音响起。

你们在干什么?几一头痛欲裂,他看到几张熟悉的脸,是村子里的,平日见过但没打过招呼。

你还睡啊,你还睡得着?丁伯跳楼了,你还睡得着!一个声音气势汹汹地说,仿佛丁伯的跳楼是几一推下去的一样。

丁伯跳楼了?几一茫然地说,猛然他意识到这句话的含义,他兀地站起来,用力挤开人圈,趴在天台边沿探头往下看,他看到下面也围成了一个人圈,丁伯就四肢着地地趴在圆圈的中间,那姿势就像一只青蛙,象小时候村里的孩子抓到了青蛙残忍地用力往坚硬的地面摔,那青蛙发出一声短促的叫声就像这样地趴在地上,嘴巴里长长的舌头吐出来。房东老头象一只青蛙一样趴在地上,早晨的阳光明媚地照下来,照得圆圈里明亮动人,老头就沐浴在这城市灿烂的阳光中,光彩耀人。

丁伯就是从这里跳下去的。。。人群跟在后面围过来。

这么高,跳下去肯定没命了。。。

警察来了,警察来了。。。

一辆警车呜呜开过来,人群骚动起来,给车上下来的几个警察让出一条道

我们下去。。。一个人喊道,于是人们都哄地下去,几一也跟在后面。

在下面见到房东老头,一动不动地保持了原来的姿势,只是侧着的脸前面有一滩血,是摔下来把心胆脾肾震碎了吐的血吗?

呦儿、哟儿、、、

狐狸半夜在森林里叫喊。

原来死亡就是这样?只能一动不动趴着,连想换一个姿势躲开围观的目光都不能?

自然坠楼身亡,死亡时间大概是凌晨四点,距离现在四个小时。法医模样的人站起来说。

自杀。。。干什么自杀?高个的警察象自言自语说。

问他,他知道,他昨天晚上就在天台。一道下来的一个人指着几一喊。

哦?高个子警察看着几一。

他小儿子上吊死了,在戒毒所,戒毒所打电话来的。

难怪。高个子警察一副释然的样子。

走了走了,没什么好看的。另一个警察开始驱赶看热闹的人,再不走,就跟我回警察局录口供去。这话起了作用,人们哄地散开,象被驱走的绿头苍蝇,一下子走得干干净净,只剩下房东老头一具尸体刺目地躺着偌大的空地上。

过了一会,殡仪馆的运尸车到了,几个穿白大衣的人把老头抬上车,门一关,运尸车呜地开跑了。

警车也开走了,一切都恢复了正常,该上班的上班,该摆摊的摆摊,该回去睡回笼觉的回去睡回笼觉,一个人的消失,没给城市的秩序造成任何影响,就算有,也像是一粒石头子扔进河里,扑通一下溅起一朵水花就消失无影无踪,河水依然,河流依然

几一有点迷惑这种正常,一个人就这样消失了,一条生命就这样消逝了,没留下任何的痕迹,世界完好的似乎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过。

一个人的消失就是这样?

他有点恍然。

 

                      24

你所见的我不是真正的我,真正的我在我的法中。佛陀临终前最后的教诲。

然而,一座座寺庙建起来了,一个个佛像立起来了,漆着金粉,法相庄严,高高地从上俯视着拜倒的众生

佛呀,保佑我一家身体健康,顺顺利利。。。

佛呀,保佑我吉星高照,福禄双全。。。

佛呀,保佑我逢凶化吉,升官发财。。。

。。。。。。

不绝的呢喃声穿越千古而来,一个个身影跪倒在佛像前,香烟缭绕,木鱼声声,高大的佛像投下巨大的阴影,人们跪拜在尘埃中,如尘埃一样渺小。

观色悟空可证菩提参妙谛,明心见性须知方寸有灵山

站在大雄宝殿前,几一默念着殿两边的对联,一时若有所感,可又如惊鸿一瞥,想要抓住那缥缈的念头,恰如轻烟,无迹可留。

他往右绕过大殿背后,来到大殿左边的往生殿,殿门有一道小木栅,只是虚虚掩着,他推开走了进去。

里面很安静,到这里来的人都是拜佛的,到往生殿的极少。殿中间供的是一座观音菩萨,几一有点诧异,原来往生也是观世音菩萨管的,之前只知道下到了地府要阎王爷罩着。他想到《西游记》里红孩儿被观音菩萨收服后就在观音菩萨身边做了净瓶童子,想那观音菩萨住的普陀山佛光普照,光明慈悲,实乃佛界无上净土,那孤苦无依的幽魂能到达这一片佛土,便是不幸命运的大幸了。

他点燃三支香,合十拜了三拜,房东老头是个好人,观音菩萨你就把他接引过来吧,他生前不幸,死了能往生到观音净土,便也是得到安宁了。他默祷着。

把香插在香炉上,他再拜了拜,转身走了出去。

大殿前凭高可以俯瞰下面湖光山色,一只锦色的鸟飞过,拖着长长的尾巴,更远处是一群黑色的鸟回旋着在空中飞翔。阳光灿烂,空气明净,渐低的树后,波光闪烁,湖面如镜,这一处风光秀美的地方,让人无法与死亡联想在一起,不过身后嘈杂的声音,倒是提醒着这是一块热闹之地。

来拜佛的人越来越多了,都挤在大殿前,最前面的人还有软垫供跪拜,后面的就只能站着,香烟缭绕,念念有词,这些并非是鲁迅笔下写的裹脚的老太太,而都是城市的男男女女,挎着手袋,拿着手机,一个身材粗壮的男的脖子上还挂了条小拇指粗的黄灿灿的金链,看着他们一本正经的拜佛,口里念念有词,几一觉得滑稽,拜什么呢?求什么呢?求老板加工资,求升职,求发财,求买彩票中头奖?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当作如是观。

几一突然想大笑。

他真的大笑了出来,不看身后一群人诧异的眼光,他飞奔下山,张开双臂,如同一只飞鸟。

 *

报!恭喜宁公子高中乡试第一名解元!

报!恭喜司徒公子高中乡试第七名!

报!恭喜萧公子高中乡试第十一名!

啪啪啪啪。。。砰!随着最后一个大炮仗爆响,围观的人们欢呼起来。

小楼上的庄秀才和小蝶也听到了这震天的鞭炮和看热闹人群的喧闹声。

看来今天城里很热闹呢。庄秀才微笑说。

那当然了,秋闱一试,佳讯频传,光中举人的学子就有七八人,更可喜的是三哥高中头名解元,这可是江左城大大风光的事,就连知府大人都惊动了呢。小蝶嫣然说。

三弟学问深湛,学理通达,且心怀天下,有济世苍生之胸怀,这头名解元当之无愧。只可惜路途遥远,他们三人商量好决定直接从省城到京参加明年的春试,否则我们兄弟四人登楼把酒,临高畅饮,实乃人生一大乐事!

依小蝶看,恐怕没有哪一间酒楼敢接待你们,想想看,这江左四秀才三人赴考三人高中,其中的老三还是头名解元,这看热闹的人啊,估计把酒楼都踩破了。小蝶做了个夸张的表情,庄秀才笑起来。

庄郎,如果你去参加秋闱,你说这头名解元会不会是你的?小蝶敛起笑容,问道。

非也,非也,这又不是排资论辈,我是四人的老大,这头名就该是我的,那岂不是太容易了吗?庄秀才开玩笑说,看到小蝶脸上绷紧,便收起笑容,正色说道,我平生所学与三弟他们不同,也不合主考官的心意,头名当属无缘,不过,如真的参试,揣摩主考官的意思,得个前十还是不在话下的。

我就知道。小蝶幽幽一叹,道。

庄秀才不做声了,他知道小蝶是希望他去参加乡试的,只是他心意甚坚,小蝶无可奈何,只好作罢。

天凉了,树叶都枯黄了。庄秀才看着阁楼外面的合欢树,道。

人生易老,韶华易逝,这树与人都是一样的。小蝶道。


  
上一章:23
下一章:25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我行无住
对《2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