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22*
本章来自《城市.寓言》 作者:我行无住
发表时间:2016-07-10 点击数:218次 字数:

  *

我就站在门口听,听她叫呀、喊呀、她以前跟我做是从来都不喊的,她说怪丢人的,可那天晚上她拼命地喊,象条淫荡的母狗,我知道她是喊给我听的,她故意喊给我听,就像她答应我提的唯一的条件是要我站在门口守着一样,她是想报复我,用这种方式来报复我。

张大明气喘吁吁的,小昙奇怪,一个男人可以一边做那事一边讲这么多话。

你也叫呀!你为什么不叫?大声叫,叫得越大声越好!

啊、哦、哟、噢、呜。。。。

小昙大声叫起来。

再大声点、再大声点!张大明抽动得更猛烈了,小昙努力拼命地叫,一边叫一边觉得好笑,张大明终于不动了,死猪一样趴在她身上,她用力把他推到一边。

你不错,很好。张大明坐起来,点上一根烟,朝她脸上喷了口烟。她被呛得直咳嗽,便也坐起来,给我也来一根吧。

她点上烟,不太熟练地吐了个圆圈。

不行嘛。他斜睨着她。

不喜欢,烟味难闻死了。

那你还抽?

客人喜欢啊,只要客人喜欢的事情我都会做,就像你要我叫床一样。

你是真的不错,老凯子那家伙没骗我。

要讲服务嘛,刘德华广告上不是说,今时今日,咁嘅服务态度是不够嘅!小昙跑腔跑调地学着说。

张大明大笑起来。

后来呢?

什么后来?

就是你站在门口听你未婚妻叫床呀。

她让那个管城市建设的副市长叫我进去,她就光着身子坐起来,那个副市长还不好意思盖着被子呢,你要我做的事情我都做了,你满意了?她说。我点点头。她看着我,一动不动地看着我,连鼓鼓的奶子都一动不动地看着我,有什么好看的?谁让这个副市长看上了你?谁让这个副市长手上掌握着城建工程的大权?随随便便一个工程就是好几个亿,谁不争破了头抢?我不是答应你了吗,在工程拿下前他让你陪睡就陪睡,要跟你上床就上床,明年我们照样结婚,这不结了?我是个男人我都不在乎,你他妈的还在乎什么?你可以走了。看了半天,最后她说。这样就走?那我的工程呢?我不能这样白白走掉,对不?当然我就问了。你敢再在这里呆一秒钟,我就让陈市长明天把你的破公司给封了。婊子的,刚跟市长上完床就翻脸不认人了?大明,你就按她的意思去做吧。你看,人家这市长说的话多平易近人,既然市长这么说了,那我肯定执行了,对不?

那后来你的工程拿到了吗?

当然拿到了,人家市长是什么水平?说了给你就一定给你。

那后来你的未婚妻呢?你们结婚了吗?

结什么结!她当市长的情妇当得不知道多滋润,住洋房、养洋狗,像个阔太太似的,只是有空要给市长操一操,这女人,想过好日子真他妈的容易。

那你后悔吗?

后悔啥?有啥后悔的?我在工地拎泥浆,不就让当时的女朋友跟包工头睡了一晚上才换到监工来做吗?后来自己出来做包工头,那大大小小的工程,不都是靠女人接下来的?我跟你说,有些人,你送钱他都不一定要,可是只要白白嫩嫩娇娇弱弱的女人往怀里一送,就什么都搞定了。

做你的女朋友挺可怜的。小昙吐出一个大大的烟圈,说。

 

                     *

这几个月的生意越来越好了,现在卡的额度越来越大,以前就刷个八千一万的,现在动不动就三五万,那些做生意的就更不用说了,我看照这样下去,过个两三年,咱就发财了。

刚进房间,大龟就冲他嚷,几一一上午憋抑的火气一下被引爆了。

你TMD的就知道发财,发了财又怎样?就算给你发了财,你大龟照样还是这一副德性!还是一个土包子,一个流氓,你以为有了两个钱就了不起了?有了两个钱乌龟就能变王八了?几一气汹汹地说。

几一,怎么了?发生啥事了?大龟被骂得有点摸不着头脑。

李炜跑路了。几一没好气地说。

哪个李炜?就那个刷卡给他女朋友买LV包的?大龟记了起来。

除了他还有谁这么二的?现在好了,信用卡的钱还不上,女朋友也和他分手了,银行发了律师信过来要告他,按他的数额,够坐好几年的。

他欠银行多少钱?

十来万吧。

还不少呢。

他至少申请了十来张卡,几乎所有的银行都给他申请过了,反正他用卡办卡,银行没有不批的,一开始还能用这卡还那卡,最后全盖不住了。

哪也没咋地,跑呗,换了我一样跑,不就欠了银行点钱吗,比这大多的事多了去,也没见咋的。大龟没心没肺地说。

你是出来混的,光棍一条,无所谓,人家可是辛苦读完大学出来,有一份稳定工作的。

他就是书读得太多把脑子读坏了,大龟呵呵笑,刷卡套现给女人买LV包,不是脑子坏了是什么?

我要去死!我什么都没有了!女朋友也跑了,现在银行又要告我,我不要进监狱,我进去了会被人打死的!电话里李炜呜呜哭着,像只小狗。

几一,算了,我们自己的事都顾不过来,别人的事哪管得了那么多?再说这事和我们又没关系,我们不给他刷照样会有别人给他刷,说不定收的手续费还高呢。大龟安慰说。

你TMD就是一个王八蛋。

虽然骂,但几一知道大龟说的是实情。

把一个人从好人变成罪犯,有罪的是谁?贪图LV包的虚荣的女人、滥发信用卡的银行、帮忙套现的大龟和自己,对套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旦还不上钱立马翻脸的银行,每一个人都是凶手,都是串谋,最后是这城市,高悬着金钱之价值牌匾的城市,让所有人在金牛犊下膜拜,象中世纪焚烧异端一样用贫穷、生活的艰辛、冷眼、轻蔑来虐杀一切敢特立独行者。

 

                      *

每当几一心情极其郁闷,就去S大找婷婷。不是为了上床,虽然婷婷数次明示过,他都无动于衷,把婷婷恨得牙痒痒的。婷婷的没心没肺,毫不掩饰的赤裸裸的拜金主义,给他一种别样的轻松,那是一种道德的淡化,纯粹依自己欲望,放纵自己欲望,过得快乐而无耻,可是这种无耻又包含着一种无畏,对别人眼光和指点的无视。几一曾为此着迷,感觉这样的生活轻松多了,人们生活得如此沉重,正是附加在生命本身的东西太多,放纵自己的欲望,不压制自己的欲望,佛家言,为大自在天魔。况且,在一个满目虚伪人人装得高尚无比活像一只只圣崽子转世的世间,婷婷就像是一只颜色艳丽的奇异生物,自有着她的无畏和勇气。

他打电话,婷婷说她在宿舍,他觉得奇怪,什么时候她会乖乖呆在宿舍了。

你来的刚刚好,你不是英文好吗,快点帮我写几句英文。见面,婷婷眉开眼笑地说。

干啥?想换口味,要写情信和老外约会?

婷婷乐不可支,情信?别逗我笑了,婷婷笑声像琉璃风铃,现在人还写情信吗?见了面直接上床就好了。

这倒是你的风格。几一说道。

几一走进去,见到桌子上有一块大大的纸板,上面是用鲜红的粗壮的笔写着“我的阴道说:我要性高潮!”,这气势汹汹的话仿佛张牙舞爪地挑衅着,几一窒了一下,怎么样?这句口号不错吧?婷婷得意说。这是干什么了?几一笑起来。我们准备声援北外的“阴道独白”呀,人家多前卫呀,不愧是北京的大学生,这两天我们就在做牌子,明天就在校园里游行一圈。就举着这样的牌子?这个是我自己想出来的,很棒吧?口号还有好多呢,象“我的阴道说:初夜是个屁!”“我的阴道说:我想让谁进入,就让谁进入!”这两句口号我也很喜欢,不过好像还没有我自己想出来的那一句好,还有“我的阴道说:我要!我想要!”简直就说到了我的心里,我的身体就经常这么喊的!婷婷咭咭笑起来。我的天!你们要游行,到底游行什么?自由啊,女性独立啊,还有女性权利啊。婷婷用一种夸张的热情说。你们还不自由,还没有权利?几一嗤笑起来,你们的阴道早已经是想要就要,想让谁进入就让谁进入了,你们甚至还为它标上了价格,旁边注明:没钱消费不起着,不得入内!我看没有自由和权利的是你们可怜的男同学吧?面对着一个个好的阴道都被有钱人购买了,想进入随便哪一个阴道都不知要献多少殷勤还不得其门而入,看着打扮着花枝招展的你们,高昂着的脑袋,一副高贵的样子,还把你们一个个当女神呢!你们还要去争取自由、权利,真让人笑掉大牙!哈哈哈哈。。。几一,你说的真是太精彩了!婷婷笑得腰都弯了,不过你干啥那么激动嘛?你又不是没有阴道可以进入,我都说我的可以给你进入的嘛,再说了,我们学校的女生的阴道好像你已经进入了好多个了呢!我不是为你们的男同学们叫冤吗?几一笑说,身为男人,总要为男人说说话啊,就像你们要去为女性争取自由和权利一样。那倒是,婷婷点头同意,去游行,去为女性争取自由权利,这多时髦呀!我们大学生就该干这些事,要不学校的生活多闷多无聊!你知道《阴道的独白》是什么吗?你不要以为我除了会陪男人上床就什么都不知道,婷婷得意地说,我听英文系的说了,这个原来是美国的很出名的,现在北外的又拿来搞了,还搞得很哄动,她们英文系的都很羡慕呢。这一部剧的背景是1993年,数万名的妇女在欧洲中部的战争中被强奸,她们遭遇到的是群体的暴力,在这种她们无法抵抗的暴力下完全失去自由,而现在你们呢?谁让你们失去了自由?你们的独白独白给谁听?北外?一群脑髓没长好的崇洋媚外的白痴,学了两句英语接触了两天所谓的西方文化就觉得自己比国人文明进化超出一大截了,老外搞什么无裤节自己也一窝蜂的不穿裤子跑出去坐公交地铁,为什么要跟着别人屁股后面跑?你完全可以自己搞一个女人站着拉尿节嘛!口号就是:攻占男厕所,让男人蹲着拉尿!拾人牙慧只能证明了自己的虚弱,无脑,典型的傍大款,要我用一句话来评论,那就是以时尚的名义淫荡!

几一,我太爱你了!婷婷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说真的,我也看英语系的那些小婊子们不爽,不过她们确实比我们会闹,真该让她们听听刚才你讲的这些,看她们还那么趾高气扬不!

你不是要让我写两句英文吗?现在还写不?几一笑道。

写,怎么不写?我还要参加游行呢!这么好玩的事情不去闹,那多亏啊!


  
上一章:22
下一章:23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我行无住
对《2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