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逆流勇进 93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7-10 点击数:273次 字数:

93

 

1971911上午,许世友一下飞机就坐车直达毛泽东专列。

毛泽东在火车上和许世友、王洪文谈话,谈话进行了两个小时。

许世友表示,庐山会议的问题,按毛泽东的指示办。

毛泽东叫王洪文请许世友到锦江饭店吃饭。

汪东兴送许世友、王洪文下车时,看到王维国也来了,他一直在休息室里等着毛泽东召见。

汪东兴送完客后返回专列去见毛泽东,毛泽东说:

我们走,不同他们打招呼。谁也别通知,马上开车。先发前卫车。

毛泽东在上海停留了14个半小时,前卫车11日中午12点半发车,毛泽东专列1312分离开上海,直发北京。

当毛泽东专列开动时,上海车站的警卫人员马上报告了在锦江饭店吃饭的王洪文。

王洪文小声告诉许世友说:

毛主席的车走了。

许世友很惊讶地说:

哎呀!怎么走了?

王洪文对许世友说:

既然走了,我们还是吃饭吧。

王洪文、许世友、王维国等人吃了两个多小时的午饭。

吃完午饭,许世友便乘一架伊尔-14飞机赶回南京,然后到车站接毛泽东专列。

 王维国则立即从上海打电话给林立果,报告毛泽东的专列已经离开上海,林立果连声说:

糟糕!糟糕!

毛泽东专列1835分抵达南京站,停车15分钟。

许世友在南京站迎接,毛泽东说:

不见,什么人都不见了,我要休息。

汪东兴跟许世友说:

毛主席昨天晚上没睡,现在休息了。毛主席还说,到这里就不下车了。

许世友说:

好!

他接着问汪东兴:

路上要不要我打电话?

汪东兴说:

不用了,我们打过了。

许世友又问:

蚌埠停不停?

汪东兴说:

还没最后定。一般的情况,这个站是要停的,但主席没定。

毛泽东专列从南京开出后,到蚌埠车站是19719112145,停车5分钟。

1971912零点10徐州,停车10分钟。

兖州时是245分,没有停车。

济南站停车50分钟,在济南停车期间,汪东兴按毛泽东指示,打电话给中共中央办公厅值班室,临时通知北京市和北京军区主要负责人纪登奎李德生吴德吴忠丰台开会。

 本来毛泽东打算在济南召见济南军区司令员杨得志,经汪东兴打电话询问得知杨得志下部队了,于是,专列直接北行开回北京。

专列到德州时是740分,停车20分钟。1115分到天津西站,停车15分钟。

19719121310分,专列到达北京丰台站,毛泽东与李德生、纪登奎、吴德、吴忠谈了话,一直讲到下午3点多钟才结束。

谈话结束后,李德生按照毛泽东的命令,调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十八集团军的一个师到南口待命。

南口在北京西北,再往前就是八达岭了,这是非常重要的战略要地,向北就是张家口,既可防苏联入境,也可以平定北京城内的动乱。

19719121536分,毛泽东专列由丰台站开出,165分到北京站,毛泽东下火车后坐汽车回到了中南海。

19719111312发车离开上海到1971912165专列顺利抵达北京站,除了中途停车的时间,毛泽东专列从上海到达北京,路上只走了25个多小时。

在当时的条件下,专列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北京的。

至此,林彪企图乘毛泽东离京南巡之际密谋杀害毛泽东发动武装政变篡党夺权的阴谋完全破产。

根据中央军委电话总机话务员的通话记录单记载,从197195开始到19719127天中,林彪、叶群与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之间通过军委电话总机接转的电话有51次,还不包括自动电话。

其中,叶群在北戴河用保密机与黄、吴、邱通话31次,通话时间合计948分钟,即将近16小时,相当于两个工作日。

其中通话时间超过50分钟的有8次,最长的一次135分钟。

197197上午950分左右,叶群叫秘书通知留在北京的秘书,把《俄汉字典》、《英汉字典》、《俄语和英语会话》让飞机带来。

为此,飞机起飞时间推迟了1小时。

1971972130分,总参二部的一位参谋照例给叶群讲课。

原来应该讲马其顿国王亚力山大巴顿将军,可是叶群却突然拿着《世界地图集》,问蒙古有哪些大城市,哪些地方有苏联军队,中苏、中蒙边境地区有多少苏联军队。

197198上午,周宇驰在北京找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司令部航行局局长尚登峨,要他搞一本苏联航班地图。

197199上午1130分左右,叶群要秘书通知留在北京的秘书,把有关中美关系的文件送来。周宇驰布置许秀绪搞一份东北、华北、西北地区雷达兵部署图。

19719921点,周宇驰布置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司令部情报技侦处副处长王永奎搞一份作导航用的周围国家广播电台频率表。

1971910上午,周宇驰要鲁珉把福建江西广东广西的一、二、三级机场的位置、长度、宽度拿个单子给他。

1971911上午11点左右,叶群要秘书通知留在北京的秘书,把全军副军级以上干部名册、部队部署情况登记表以及全军干部工作座谈会的全套文件送来。

1971912下午1630分左右,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副参谋长兼专机师党委书记胡萍接周宇驰电话,来到西郊机场

周字驰向胡萍传达说林立果在得知毛泽东已回到北京后,决定实行南飞广州的方案。

1971912下午17点左右,胡萍通知任256号三叉戟飞机的机师副政委的潘景寅执行去山海关的飞行任务。

胡萍在下达命令时告诉了潘景寅要严格保密,使用252号三叉戟飞机试飞的名义申请256的航线。

19719121940分,北京西郊机场256三叉戟飞机载上林立果从北京飞往山海关机场

2015分到达山海关。

1971912晚,中央警卫团副团长张宏从北戴河打电话向张耀祠报告说:

林立衡讲,林立果、叶群正在商量要挟持林彪今天晚上逃跑,还要派飞机轰炸中南海,暗害毛主席。林立衡让我立刻直接向张耀祠副主任报告,保卫好毛主席。

 张耀祠立即报告了汪东兴,汪东兴随即报告了周恩来。 

19719122320分左右,周恩来在了解到256号三叉戟飞机在北戴河以后,命令注意观察,有情况随时报告

此时,叶群跟周恩来打了电话,通话半小时。

周恩来问叶群有没有调飞机,叶群说没有。

 林彪、叶群明明私调256号飞机,却说没有调飞机?

引起了周恩来的怀疑,叶群说:

“101(林彪)想动一下,去大连住几天再回北京开三中全会,特向总理报告。

周恩来问:

什么时候起身?

叶群答:

今晚走,准备空中走。

为了不惊动他们,周恩来说:

晚上飞行不安全,调飞机的事儿,我和吴法宪商量一下,看看天气情况再说。

叶群根据林彪的旨意给周恩来打电话,本来想试探情况,稳住周恩来。

可是,周恩来的问话,不但使叶群露了马脚,更加引起周恩来的警惕。

和周恩来通完电话,叶群试图给黄永胜打一个电话,探听北京的动静。

黄永胜正在人民大会堂参加周恩来召集的会议,周恩来接到北戴河报告后,要求与会者不要出门,也不要接电话,同时在门口布置警卫。所以军委1号接线台找不到黄永胜,叶群更加慌了。

和叶群通完电话,周恩来先后对吴法宪、李作鹏下了两道命令:

第一道是命令吴法宪:256号飞机立即飞回北京,不许带任何人进京。

第二道是命令李作鹏:既然256号飞机有故障,飞机停在那里不准动,修好后马上回来。

而且,必须有周恩来、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4个人联合下命令,飞机才能起飞。

周恩来并要李作鹏马上打电话通知山海关机场负责人。

19719122340分,林立果接到周宇驰的电话,说西郊机场所有飞机一律停飞了。

林立果跟周宇驰讲:

首长(指林彪)决定立即北上,你们想办法马上走!

北上是事先约好的暗号,意思是去苏联

叶群、林立果、林彪等人坐红旗轿车逃往山海关机场。

就在林彪一伙乘坐的红旗轿车即将通过北戴河林彪住处58号楼之际,遭到中央警卫团拦截,红旗轿车加速驶离。

此时,李文普跳车并发生枪击。

之后,林彪乘坐的轿车冲上了公路,直奔山海关机场。

1971913018分,林彪一伙乘坐的红旗轿车冲进山海关机场。

一辆油罐车正在给256号三叉戟飞机加油。

轿车开到飞机的旁边,车还没停稳,林立果穿着白衬衣,拿着手枪,从右车门下来,十分慌张地大声喊着:

快!快!快!飞机马上起飞!有人要暗害林副主席,要保卫林副主席!

紧接着林彪、叶群从车右门下车,跑步直奔飞机。

他们顾不得等客梯开来,沿着机组用的小梯子往上爬。

第一个上去的是刘沛丰,叶群往上爬的时候,林彪紧跟着往上爬。

叶群一边往上爬一边急促地喊着:

快!快!快!飞机赶快发动!油车赶快离开!

他们没等机组人员上齐,飞机滑行灯也没敢开,机舱门还未关上,飞机就急促起动,强行滑出。

1971913023分,256号三叉戟飞机加大油门,在一片漆黑中向跑道滑行。

在滑行中,右机翼撞坏停在滑行道旁的加油车罐口盖,刮掉了机翼上的铝皮,撞碎了机翼上的绿色玻璃灯罩和有机玻璃等。

1971913032分,在没有夜航灯光和一切通信保障的情况下,256号三叉戟飞机在一片漆黑中,强行起飞。

当林彪的座机起飞后,毛泽东和周恩来都不知道他的真实意图和最终去向。

周恩来只知道情况有异,问题严重,于是下令打开雷达,严密监视。

256号三叉戟飞机起飞后,顺着山海关机场的244度(西南)朝向天津的方向飞行了4分钟,其后用了大约10分钟的时间缓慢而艰难地转向325度(西北),朝蒙古方向飞去。

周恩来果断地向空军司令部调度室发出命令:

请你们向256号飞机呼叫,希望他们飞回来。就说不论在哪个机场降落,我周恩来都到机场去接。

然而256号三叉戟飞机虽然开着无线电,听到了地面的呼叫,但就是不肯作任何回答。

1971913155分,256号三叉戟飞机起飞83分钟后,在中蒙边界414号界桩上空越界进入蒙古上空。

周恩来立即从人民大会堂驱车前往中南海,当面报告了毛泽东。

毛泽东深思良久才从嘴里嘣出八个字: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

意思十分明确,让他走人。

自遵义会议之后一向唯毛泽东命令是从的周恩来,第一次“阳奉阴违”背着主席并以主席的名义下达了“开火”的命令。

随后,向全国发布了禁空令:

关闭所有机场,所有飞机一律停飞。

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周恩来连夜召集在京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开会,宣布林彪叛逃事件,主持研究应付各种情况的应急措施。

周恩来亲自给全国11个大军区和29个省、市、自治区主要负责人打电话,通报林彪外逃的情况,要求各地坚决听从党中央、毛泽东的指挥。

出于保密的考虑,周恩来使用的是经过斟酌的语言:

庐山会议第一次全会上第一个讲话的那个人,带着老婆、儿子,坐飞机逃往蒙古人民共和国方向去了!你们要听从党中央、毛主席的指挥,从现在起,立即进入紧急备战。

1971913225分,256号三叉戟飞机飞行了约118分钟时,坠毁在距温都尔汗60公里的蒙古肯特省依德尔莫格县苏布拉嘎盆地(东经111°15′、北纬47°42′),林彪、叶群、林立果、刘沛丰、林彪的司机杨枕纲、飞机驾驶员潘景寅以及3名机械师共9名机上人员全部身亡。

1971913上午,周恩来召集军委和总参有关领导开会,分析林彪外逃可能出现的军事动向,研究内防政变、外防侵略的兵力部署。

决定集中3个机械化师、2个坦克师、1个炮兵师、4个警卫师,共10个师的精锐部队,由北京卫戍区统一指挥。

京北南口,京东首都机场,京南保定以北,是重点防御地区;防空降、防机降、防机械化部队突袭,是主要作战方式。

当晚,各部队进入了预定作战区域。

中南海内加强了警戒,增加了警卫兵力,修筑了掩体,架设了机枪和防空武器。

毛泽东悄悄搬出了中南海原来的住房,来到人民大会堂118厅暂住。

1971913以后

1971914上午,中国外交部专门研究了外交对策。

当时作了四种估计:

(一)由林彪出面公开发表叛国声明;

(二)由林彪或其他人通过外国广播或报纸发表谈话;

(三)林彪及其追随者暂不露面,也不直接发表谈话,由外国通讯社客观报道林彪已到达某国某地;

(四)暂不发表消息,以观国内动态。

会议分别讨论了在上述情况下的对外交涉和如何表态问题。

1971914上午830分,蒙古外交部副部长额尔敦比列格紧急约见新上任的中国驻蒙古大使许文益,通报说13日凌晨2时左右,在蒙古肯特省贝尔赫矿区以南10公里处,有一架中国的喷气式飞机失事。

飞机属于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的飞机,乘员9人,包括1名妇女,不幸全部遇难。

他就中国军用飞机深入蒙古领土提出口头抗议,希望中国政府就此事作出正式解释。

1971914中午1250分,驻蒙古使馆的特急电报便送到了中国外交部代部长姬鹏飞手上。

正在主持外交部核心领导小组会议的姬鹏飞向与会者说了这样一句话:

机毁人亡,绝妙的下场!

并立即派人把电报送到人民大会堂,报告正在那里的毛泽东和周恩来。

197191414时左右,已连续工作50多个小时没有合眼、刚刚入睡的周恩来被紧急叫醒,首先看到了电报。

他顿时异常兴奋,连声说:

啊,摔死了!摔死了!

顾不上换下睡衣,亲自拿着电报快步前往118厅报告毛泽东。

这样,毛泽东和周恩来在林彪出逃大约36个小时之后,知道了林彪机毁人亡的结局。

但中央依然决定,在没有拿到林彪摔死的确凿证据,没有完全弄清事实真相之前,对内对外都要严格保密。

于是,外交部指示驻蒙古使馆继续就飞机失事原因进行调查和交涉,并把进展情况随时报告国内。

1971918,在256号三叉戟飞机坠毁5天之后,中共中央发出了第一份通报林彪叛逃的文件。

1971917,周恩来将《关于林彪叛国出逃的通知》稿报毛泽东审查。

这份通知稿的主要内容是:

(一)中共中央正式通知,林彪于1971913仓皇出逃,狼狈投敌,叛党叛国,自取灭亡。

(二)林彪叛党叛国,是长期以来,特别是党的九届二中全会以来阶级斗争和两条路线斗争的继续,是林彪这个资产阶级个人野心家、阴谋家的总暴露、总破产。

(三)我们党是从阶级斗争和两条路线斗争中成长壮大起来的。

(四)当前全党必须提高革命警惕,防止敌人破坏,必须继续加强战备。

(五)林彪叛党叛国问题,根据内外有别、有步骤地传达的原则,只传达到省、市、自治区党委常委以上的党组织。

毛泽东看后,批示照发

后来根据中央指示,这个通知逐步扩大了传达范围。

1971918,中共中央以57号文件发布了《关于林彪叛国出逃的通知》。

1971106,中共中央以65号文件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扩大传达林彪事件的通知》。

19711024,中共中央以67号文件发布了《中共中央关于向全国群众传达林彪叛党叛国事件的通知》。

19711211,中共中央以77号文件发布了《粉碎林陈反党集团反革命政变的斗争(材料之一)》。

197211372,经毛泽东批示同意,中共中央又相继转发了中央专案组整理的《粉碎林陈反党集团反革命政变的斗争(材料之二)》、《粉碎林陈反党集团反革命政变的斗争(材料之三)》。

 九一三事件后,在清理林彪有关材料时,发现藏有一些孔孟言论的卡片,又在床头挂有克己复礼的条幅,于是认定林彪与孔子一样,都是搞复辟资本主义

围绕批林问题,以周恩来为代表的意见是:

批判极左思潮,在各条战线纠正文化大革命的错误;

而江青的意见是:

批判林彪复辟资本主义极右实质,继续维护文化大革命理论和实践。

19733月,在中央工作会议期间,毛泽东第一次提出在批林的同时要批孔的意见。

毛泽东此举意在告诉后人,林彪与孔子一样是贤达圣人,并将名垂千史!

“批林就是批孔啊,你们批吧,孔圣人是批不倒的!”

此后,他反复强调,要抓路线方向,防止出修正主义

中共十大召开前,批孔成了毛泽东经常谈论的话题,明确否定了党内批林纠左的路线。

197374,毛泽东在对王洪文张春桥的谈话中指出指出:

尊孔反法,国民党也是一样啊!林彪也是啊!

无奈,毛泽东的良苦用心竟无一人识得破。

1973923,毛泽东接见埃及副总统沙菲时说:

秦始皇是中国封建社会第一个有名的皇帝,我也是秦始皇,林彪骂我是秦始皇。中国历来分两派,一派讲秦始皇好,一派讲秦始皇坏。我赞成秦始皇,不赞成孔夫子。

言外之意,林彪虽骂我是“秦始皇”,他却是为我开疆拓土一统天下的第一功臣。

怀念之情,溢于言表。

1974118,毛泽东批发中共中央19741号文件转发由江青主持选编的《林彪与孔孟之道》(材料之一)。

全国开始了批林批孔的运动。

19804月,公安部受理了林彪、江青案,并开始侦察预审。

林彪一案中林彪、叶群已在乘飞机叛逃国外时摔死在蒙古国温都尔汗,因此只审判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和江腾蛟五人。

江腾蛟是林立果策划谋害毛泽东的联合舰队中主要人物。

1980922,预审工作结束。

公安部修订了《起诉意见书》,连同案卷材料、证据,移送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审查后提交特别检察厅审理。

1980926,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审判林彪、江青的通知。

《通知》指出:

依法审判林彪、江青,是全党、全军、全国人民的强烈愿望。预审工作已经结束,案件已送到检察院,预定在10月间提起公诉,依法审判。

198092629日,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举行第十六次会议。

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黄火青在会上宣布,这次准备提起公诉的10名主犯是:

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陈伯达、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江腾蛟。

对已死的各犯不再起诉。

会议决定成立最高人民检察院特别检察厅和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对林彪、江青10名主犯进行公开审判。

19801120,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宣布开庭。

特别检察厅厅长黄火青宣读了起诉书,列举了林彪、江青两人的4大罪状48条罪行。

特别法庭庭长江华宣布,对10名被告,将由第一审判庭和第二审判庭分别审理。

1981125,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宣布了如下判决:

判处江青、张春桥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判处姚文元有期徒刑20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

判处王洪文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判处陈伯达有期徒刑18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

判处黄永胜有期徒刑18年,剥夺政治权利6年;

判处吴法宪有期徒刑17年,剥夺政治权利6年;

判处李作鹏有期徒刑17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

判处邱会作有期徒刑16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

判处江腾蛟有期徒刑18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

通过这次审判,进一步清算了林彪、江青的“反革命”罪行,给了这伙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分子”以“应得”的法律惩处。

此后,各地人民法院、军事法院,对林彪、江青一案中的其他案犯也陆续分别进行了审判。

 

九一三事件发生于1971年,为什么事隔十年之后才将林彪与江青绑在一起进行审判呢?

有无真相?

玄机何在?

欲解心中之疑,且听下回分解。

 

 

END

 

 

 

——第六部完

2014/7/18/ 9:48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逆流勇进 9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