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逆流勇进 92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7-09 点击数:235次 字数:

92

 

1971913,时任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副主席、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第一副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部长林彪及其妻子叶群、儿子林立果等人叛党叛国,乘坐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的一架256三叉戟飞机从山海关机场强行起飞外逃,凌晨225分在当时蒙古人民共和国肯特省省会温都尔汗依德尔莫格县苏布拉嘎盆地贝尔赫矿区以南10公里处坠毁,机上9人全部死亡。

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九一三事件

林彪,军事家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

1925年参加中国共产党

参加了八一南昌起义

井冈山革命根据地时期先后任营长团长军长、军团长等职。

参加了红军长征

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一一五师师长。

解放战争时期任东北野战军司令员等职,指挥了辽沈战役平津战役等重大战役。

解放后历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委员会副主席、国防部长、中央军委副主席等职。

林彪是我军历史上一位著名的高级将领。

1966文化大革命开始后,他利用其党中央副主席和军委副主席的职务和毛泽东对他的信任,同自己的妻子叶群还有时任中央文化革命小组组长陈伯达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黄永胜、副总参谋长兼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司令员吴法宪、副总参谋长兼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政委李作鹏、副总参谋长兼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部长邱会作等结成。

他们打着拥护毛泽东的旗号,煽动怀疑一切、打倒一切,残酷迫害干部和群众,安插亲信,培植死党,妄图篡夺党和国家的最高权力。

林彪篡党夺权的初步表现

19694月,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大会通过了政治报告和党章修正草案。

九大通过的新党章,把林彪是毛泽东同志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写进了总纲,林彪被选为毛泽东的合法继承人,加强了林彪等人在党中央的地位,使文化大革命的错误理论和实践更加合法化。至此,林彪的势力达到极盛时期。

1969年党的九大以后,鉴于党的组织在全国范围内已经基本恢复,毛泽东进一步考虑国家政权机关的正常运转问题。

197038,毛泽东在武汉汪东兴回京向政治局传达他关于准备召开四届人大,修改宪法,以及改变国家体制,不设国家主席的建议。

31720日,中央召开工作会议,讨论召开四届人大和修改宪法问题,到会大多数人赞同毛泽东的建议。

1970411日晚,林彪从苏州通过秘书以电话记录形式向在长沙的毛泽东提出:

关于国家主席问题,仍然建议由毛泽东兼任否则,不合人民的心理状态;副主席可设可不设,关系不大。

林彪还说他自己不宜担任副主席的职务

这个电话记录同时传给中央政治局

政治局讨论后,多数人同意由毛泽东担任国家主席,并将会议意见报告毛泽东。

1970412,毛泽东批示:

不能再作此事,此议不妥。

而林彪还是一再坚持设国家主席。

这是因为他知道毛泽东不愿当国家主席,他便可顺理成章为国家主席。

黄永胜、吴法宪等人已看出林彪有意当国家主席。

李作鹏、邱会作就在内部说,要让林彪当国家主席,有的单位正式向中央建议由林彪出任国家主席。

林彪当时作为九大党章规定的接班人,为何还急于要当国家主席呢?

第一,八届十一中全会后,林彪虽然成为党章规定的接班人,但实际掌权不多。

毛泽东当时已对林彪过分称颂吹捧感到不安,猜他的本意是为了打鬼,借助钟馗,因而对林彪的信任是有一定限度的。

林彪对此是不满意的。叶群私下发牢骚说:

林彪不就是个副主席、副总理、国防部长嘛!这么多年来就是这么多工作。

第二,江青争权加剧,林彪认为毛泽东有改变接班人的意图。

19811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判决书》指出的:

一九七〇年,林彪意识到江青张春桥等人的势力发展有超越自己的趋势,图谋提前接班

林彪成员李伟信1971年10月13笔供也承认:

林彪一伙分析由张春桥代替林彪的可能最大,一定要把张春桥搞掉。

第三,解放后,林彪身体不好,养病多年,担心自己活不到自然接班。

叶群讲过不知林彪的身体拖不拖得过毛泽东

因此,他们要抢班夺权,而不能等待自然接班。

第四,林彪认为,四届人大是篡权的最好时机。

林彪认为筹备召开四届人大,修改宪法,是一次权力再分配的好时机。

在林彪看来,若能如愿以偿,当上国家主席,不仅可以巩固他接班人的地位,同时也是对江青的沉重打击。

1970813下午,宪法修改小组在怀仁堂开会。

吴法宪坚持要在宪法草案写上毛泽东思想是全国一切工作的指导方针,以及天才地、创造性地、全面地评价毛泽东的三个副词。

已知道毛泽东不赞成写天才的张春桥、康生同他们发生了争吵。

陈伯达支持吴法宪。

吴法宪当即将争吵情况通过黄永胜报告叶群和林彪。

林彪赞扬吴法宪的意见对,说今天抓住了张春桥,抓得好。

黄永胜于814打电话让在外地的李作鹏赶快回来参加宪法小组会支持吴法宪,担心吴法宪一个人太孤立了。

李作鹏遂于817赶回北京。

1970814晚,政治局会议讨论宪法草案定稿。

事前,叶群打电话给陈伯达、黄永胜,要他们准备论天才问题的语录,准备和张春桥、康生斗争。

但张、康在会上出乎意料地默不作声,结果宪法草案没经任何争论就通过了。

但他们并不罢休,准备上庐山在九届二中全会上同张春桥再大斗一场。

毛泽东已觉察到林彪、江青这两个集团间的矛盾有所发展,预感到在全会上可能发生事情。

因此,在九届二中全会开幕前夕的1970822日晚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毛泽东强调说:

要把这次会议开成一个团结的、胜利的会,不要开分裂的、失败的会。

就在这次会议上,林彪、陈伯达又提出要设国家主席和要毛泽东担任国家主席问题。

毛泽东生气地说:

谁要当国家主席就可以加上,反正我不当。

1970823下午,中国共产党第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在江西庐山召开,毛泽东主持会议。

林彪事先并未准备讲话稿,当毛泽东问:

谁讲话?

林彪说他想讲几句。

毛泽东说:

好,请林彪讲话。

林彪讲了一个多小时,全文四千多字。

林彪在讲话中说,这个宪法把毛泽东的伟大领袖、国家元首、最高统帅的这种地位用法律的形式巩固下来非常好,非常好!”“是三十条中间最重要的一条最根本的经验

还说:

你们大家是不是觉得老三篇不起大作用呀?我觉得这个东西还是起作用。”“我们说毛泽东是天才的,我还是坚持这个观点。毛泽东的学说”“没有发展这是形而上学的观点是反马列主义的这点值得我们同志们深思,尤其是在中央工作的同志值得深思

林彪这段话明显地是对着江青的,因为他听说康生反对学老三篇,康生、张春桥不同意在宪法上写三个副词。

在当晚政治局讨论国民经济计划的会议上,吴法宪提出要学习讨论林彪讲话,再听听录音。

1970824上午,全会听林彪讲话录音两遍,下午和晚上开小组会。

24日晨,叶群布置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等:要在各组发言表态,拥护林彪讲话,坚持设国家主席和天才的观点;发言不要点张春桥、康生的名,要用眼泪来表示自己的感情;各自去串联空军、海军和总后的那些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按上述口径发言。

下午的小组会上,吴、邱、李、叶分别在西南、西北、中南三组宣讲事先准备好的称天才语录,慷慨激昂不点名地向张春桥发起进攻,会场气氛十分紧张。

陈伯达由于同江青的矛盾日益尖锐,中共九大前后已逐步参加林彪集团一些宗派活动。

他在华北组的发言,很有煽动性。

他说,宪法写上毛泽东思想是一切工作的指针是经过严重斗争的,有人胡说三个副词是一种讽刺,这是想搞历史的翻案这种否认天才的人”“是历史的蠢才等等。

华北组一些不明真相的人纷纷发言,对党内有人否认毛泽东是天才,表示最强烈的愤慨

华北组的一些发言火药味极浓,当晚整理出来后,编为全会第6号简报印发。

1970825上午,6号简报发到各组后,坚持设国家主席、叫嚷揪人的呼声更高。

有的组集体通过决议:

宪法草案一定要写上设国家主席,一定让毛泽东当国家主席,个别人说毛泽东实在不愿当,可以让林彪当。

江青知道揪人那些话是针对他们的,于是带着张春桥姚文元到毛泽东那里说:

“主席,不好啦,他们要揪人。”

毛泽东此时也看到了华北组简报,对背着他从事这样的活动十分恼火。

下午主持召开有各组组长参加的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毛泽东批评陈伯达等人的发言违背党的九大方针,要按党的九大精神团结起来,不要搞分裂,不要揪人。

并说有些话提起来千斤重,放下来只四两,国家主席问题不要提了,要我当国家主席就是要我早点死;你们再继续这样,我就下山,让你们闹。

 会议决定立即休会,停止讨论林彪讲话;收回华北组6号简报。

197082627日两天休会期间,周恩来、康生找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谈话,批评了他们的错误,要吴法宪作检讨,并将吴法宪手中那本《恩格斯、列宁、毛泽东关于称天才的几段语录》转送毛泽东。

毛泽东找了一些人谈话后,就此于1970831写了一篇700多字的短文——《我的一点意见》,批评陈伯达采取突然袭击,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大有炸平庐山,停止地球转动之势。提出全党团结起来,争取更大的胜利,不要上号称懂得马克思,而实际上根本不懂马克思那样一些人的当。

197091,各组结合学习《我的一点意见》,开展对陈伯达、吴法宪的批判。吴、叶、李、邱以及陈伯达多次在一起研究如何检讨,掩护退却,林彪则有意保护吴法宪等人。

会议比原定时间延长几天后,宣布按原定议程进行。

197096,在九届二中全会闭幕式上,毛泽东讲话,号召读马列的书,党内外都要团结大多数。

会上,中央还宣布对陈伯达进行审查。

九届二中全会后,全党进行了批陈整风运动,开始陆续揭发林彪一伙人在背后进行的一些串连宗派活动。

毛泽东对黄、吴、叶、李、邱的检讨,对他们在批陈整风汇报会上的表现很不满意。

1971年,毛泽东在南巡讲话中明确指出:

林彪对庐山这件事”“当然要负一些责任,这是两个司令部的斗争

 天才地创造性地全面地三个副词,最早见于19668月的党的八届十一中全公报。

 196810月八届十二中全会讨论九大党章时,毛泽东两次提出删去党章草案中出现的三个副词。

因此,八届十二中全会公报、九大政治报告和新党章都没有再用这三个副词。

关于林彪坚持设国家主席问题,在1970年庐山会议前,毛泽东是一开始只说此议不妥19704月下旬,毛泽东说孙权曹操当皇帝是把曹操放在炉火上烤,我劝你们不要把我当曹操,你们也不要做孙权7月下旬又指出,设国家主席,那是个形式,不要因人设事。

到九届二中全会上,林彪一伙又一再坚持设国家主席,毛泽东已察觉林彪有意当国家主席,因而明确对林彪说:谁要设谁去当,反正我不当,我劝你也不要当。 

林彪坚持天才论,坚持设国家主席是党内生活不能允许的。

毛泽东最厌恶搞阴谋诡计的人,不愿党内发生分裂,他采取一些制止的措施是十分必要的。

1967817,根据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决定,成立军委办事组。

由林彪的党羽吴法宪、叶群、邱会作、张秀川4人组成,吴法宪负责。

1970年九届二中全会后,全党进行了批陈整风运动,开始陆续揭发林彪背后的阴谋活动。

毛泽东对黄永胜、吴法宪、叶群、李作鹏、邱会作在批陈整风汇报会上的表现很不满意。

随着鼓吹天才论等阴谋被毛泽东识破和设国家主席议案被毛泽东否决,林彪意识到靠和平手段夺权已很难实现,于是决心发动武装政变。

197096,九届二中全会会议结束时,林立果就说文的不行来武的

197010月,他从看日本影片《山本五十六》、《啊,海军》中得到启示,以江田岛精神组建他直接操纵的秘密组织联合舰队

197052,林彪接见了林立果集团骨干成员。

次日,林立果在林彪的支持下秘密组成五七一工程武装政变骨干军事力量。

由于林立果受到日本影片《山本五十六》的影响,便将此组织取名为联合舰队

19712月,林彪、叶群和林立果在苏州加紧密谋武装政变活动,林彪说:我们不能束手待毙。

1980年最高人民检察院特别检察厅对林彪的起诉书记载:

“19712月,林彪、叶群和林立果在苏州密谋后,派林立果到上海,召集联合舰队的主要成员周宇驰、空军司令部办公室副处长于新野以及七三四一部队政治部副处长李伟信,从32124日制定了反革命武装政变计划《‘571工程纪要》。分析了形势,规定了实施要点、口号和策略,提出军事上先发制人,阴谋利用上层集会一网打尽利用特种手段如轰炸、543(注:一种导弹代号)、车祸、暗杀、绑架、城市游击小分队,发动反革命武装政变,夺取全国政权或制造割据局面,并阴谋借苏力量钳制国内外各种力量

1971年3月31,林立果根据《‘571工程纪要》建立指挥班子的计划,在上海召集江腾蛟、王维国、七三五部队政治委员陈励耘和南京军区空军副司令员周建平秘密开会,指定南京以周建平为,上海以王维国为,杭州以陈励耘为,江腾蛟进行三点联系,配合、协同作战19713月,米家农在林立果的指使下,在广州组织战斗小分队,要队员向林彪、林立果宣誓效忠,并制定了联络密语、暗号。19714月,林立果指使王维国,在上海成立了为反革命武装政变服务的教导队,进行捕俘、格斗、使用各种轻型武器、驾驶车辆等特种训练。

在制定《“571工程”纪要》的过程中,林立果明确地说:办法是搞掉B-52(代指毛泽东)实行武装起义我看就叫‘571’‘571’是武装起义的谐音。他们认为:和国外‘571工程相比,我们的准备和力量比他们充分得多,成功的把握性大得多。和十月革命相比,我们比当时苏维埃力量也不算小。地理回旋余地大。空军机动能力强。比较起来,空军搞‘571’比较容易得到全国政权,军区搞地方割据。两种可能性:夺取全国政权,割据局面。

毛泽东感到林彪并没有改辕易辙,并采取各种手段封锁对他们的批评和庐山会议的真相。

于是毛泽东开始采取甩石头掺沙子挖墙脚等手段针对林彪的主要办事机构——“军委办事组进行改组整顿。

甩石头是指铲除林彪的同盟。

1971429,在召开的讨论批陈整风运动进展情况的中央会议上,周恩来批评了黄永胜、吴法宪、叶群、李作鹏和邱会作的宗派主义政治路线上的错误,并将黄永胜、吴法宪、叶群、李作鹏和邱会作的检讨及毛泽东的批语在会上散发。

掺沙子是指改组由林彪控制的机构。

197147纪登奎张才千将军被任命为军委办事组成员,以抵消黄永胜吴法宪在军委办事组的权力。

挖墙脚是指改组北京军区。

19701222,中央召开华北会议,周恩来主持会议,表面上批判陈伯达及其在华北地区的追随者,但实际上改组了北京军的领导班子:

撤换了北京军区司令员和第二政委,还有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十八集团军也被调离了北京地区。

197171,《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和《红旗》杂志两报一刊同时发表文章,告诫全党警惕"现在正睡在我们身边的赫鲁晓夫那样的人物"

19717月底,毛泽东向中央政治局推荐了一本晚清小说《何典》,特别指出了书中四句话:

说嘴郎中无好药,死病无药医,药医不死病,一双空手见阎王。

以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对林彪采取的措施,并未使其悔改在九届二中全会上所犯的错误,林彪始终拒绝向中央表态检讨。

毛泽东认为有必要给各地党、政、军主要领导人打招呼,防止地方上一些人继续跟着林彪走,使党发生分裂。

决定亲自到南方巡视,给各地负责人讲九届二中全会问题的实质,使大家心中有数。

1971815下午,毛泽东乘专列离开北京去南方地区巡视。

他在巡视途中曾经说到:

陈伯达在华北几十天,周游华北,到处游说。我这次就是学他的办法,也到处游说。

1971816到达湖北省武汉市武昌

在武汉,毛泽东同武汉军区兼湖北省负责人刘丰谈话一次;同刘丰及河南省负责人刘建勋王新谈话一次;同已调国务院工作仍兼湖南省负责人的华国锋谈话一次。

离开武汉前,还同刘丰谈话一次。

1971828到达湖南省长沙市。

长沙,毛泽东同华国锋和湖南省负责人卜占亚谈话一次;同广州军区兼广东省负责人刘兴元丁盛广西壮族自治区负责人韦国清谈话一次。

后又同华国锋、卜占亚、刘兴元、丁盛、韦国清集体谈话一次。

1971831到达江西省南昌市

南昌,毛泽东同南京军区江苏省负责人许世友福州军区福建省负责人韩先楚、江西省负责人程世清谈话两次。

其间,毛泽东获悉林立果联合舰队的死党成员周宇驰曾到江西把一辆水陆两用汽车用飞机运走。

毛泽东此次南巡,同各地领导谈话内容一方面,批评了地方党委把他们的决定交送部队党委批准的做法;另一方面,他修改了以前的全国学人民解放军的口号,加上了解放军学全国人民。

毛泽东沿途找各地负责人谈话的初衷是帮助林彪等犯错误的同志认识错误,改正错误,真正达到'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团结同志的目的,克服分裂党的危险

毛泽东一再强调他的谈话不能外传,但是,毛泽东此次南巡还是引起林彪的注意。

林彪布置各种渠道打听毛泽东南巡活动情况及讲话内容:

197195广州军区空军参谋长顾同舟听了刘兴元丁盛传达毛泽东谈话内容后,连夜告诉于新野、周宇驰。周宇驰在197196乘飞机赶到北戴河,将整理的记录交给林彪和叶群。

197196武汉军区政委刘丰不顾毛泽东的叮嘱,把毛泽东在武汉谈话的内容告诉了陪外宾到武汉访问的李作鹏,李作鹏当天回到北京即告诉了黄永胜

当晚,黄永胜又将毛泽东谈话的内容密报给在北戴河的林彪和叶群。

林彪、叶群、林立果等人,在接到顾同舟、刘丰的密报后,感到自己暴露无遗了,决意对在南巡途中的毛泽东采取谋害行动。

197197,林立果,向联合舰队下达一级战备的命令。

197193,毛泽东离开南昌到达浙江省杭州市

到杭州后,毛泽东感到情况有些异常。

一是对他的警卫工作,按惯例是地方管的,而这次却由驻防杭州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第五军政委陈励耘直接指挥毛泽东的警卫工作。

二是空五军加派了部分服务人员到毛泽东专列。

197197,毛泽东专列个别服务人员,将陈励耘布置的监视任务报告了毛泽东。这时,毛泽东立即警觉起来。

197198,武装政变前夕,林彪亲自下达反革命政变手令:

盼照立果、宇驰同志传达的命令办。

而林彪见到周宇驰本人时,不但说了你是开国功臣之类封官许愿的话,甚至趴在周宇驰的肩膀上,老泪纵横地说:

我们全家老小的性命都交给你了!

一时间周宇驰感激涕零。

由此可见林彪对周宇驰的重视。 

197198晚,毛泽东得知杭州当地驻防的空军在改装伊尔-10飞机,飞机上装有炸弹和机枪。

还有人指责毛泽东的专列停在杭州笕桥机场支线碍事,妨碍他们走路。

暗示请速离开。毛泽东感到情况极为严重,于是找汪东兴商议专列立即转移。

当时因不了解林彪集团具体阴谋活动计划,汪东兴问毛泽东,专列是向后转移,还是向前转移?

向后是转到金华,向前是转到上海

汪东兴还建议,也可以转向绍兴,即转向杭州到宁波的一条支线上,观察动静。

毛泽东同意转向绍兴,说:

可以。那样就可以少走回头路了。

于是决定把专列开到杭州到宁波的支线上,静观动向。

就在98日晚毛泽东让专列从杭州开到绍兴支线时,于新野赶到杭州,与陈励耘商议如何在杭州、上海、南京之间谋害毛泽东的事。

据陈励耘1980年在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上的供述:

于新野找他布置任务时,他曾提出杭州没有可靠的飞行员,于新野答应回去向领导上汇报,派一个飞行员来。

他们准备派鲁珉

鲁珉当时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司令部的作战部部长。

陈励耘说:

那就好。那就干!

陈励耘还说,用飞机轰炸专列的办法是可靠的。

197199凌晨,毛泽东专列停靠在绍兴的一条专线上,专列在绍兴停留了36个小时。

当天上午,于新野把与陈励耘商议的意见带回北京,向林立果汇报。

当时从各方面得到的信息,还没有发现非常危急的信号,毛泽东通知汪东兴,专列立即从上海赶回北京。

197199中午,毛泽东通知浙江省委第一书记南萍、空五军政委陈励耘、空五军军长白崇善等人见面,谈了半个小时。

这次谈话,毛泽东讲了庐山九届二中全会的问题,党的历史上几次路线斗争的问题,军队干部的团结问题,战备问题。

这期间,毛泽东专列做开车准备工作。

为了安全,还把专列排列次序作了调整。

同样在197199这一天,于新野在上海当着王维国的面说:

我们这次用飞机轰炸,除飞机上有的武器外,还要再加配高射机关枪,这个机关枪可以扫射火车上跑下来的人。

当于新野同王维国一起策划时,王维国又提出,如果毛泽东到上海下车住在顾家花园怎么办?

于新野说,他看了地形,如果毛泽东住在顾家花园,可以把王维国的教导队带上去,在毛泽东住地附近埋伏好,用机枪把前后路堵死,先把警卫部队消灭,再冲进去就可以解决问题了。

王维国还向于新野表态说:

首长(指林彪)的命令,我一定执行。

于新野、王维国都认为,在上海动手,地形比杭州要好,对他们更有利。

197199下午,于新野从上海坐飞机回北京前,王维国同他一起又看过一次地形,他们决定就在上海谋害毛泽东。

于新野飞回北京,到西郊机场向林立果做了汇报。

1971910,黄永胜同叶群通电话5次。

其中有两次通话时间竟分别达90分钟和135分钟。

同日,林彪还给黄永胜写信,信上说:

永胜同志:很惦念你,望任何时候都要乐观,保护身体,有事时可与王飞同志面洽。

叶群在1971910给吴法宪电话中问:

毛泽东的情况怎么样了?

吴法宪向她报告了毛泽东在杭州同陈励耘等人谈话的内容。

19719101340分,毛泽东专列由绍兴出发,1450分钟到达杭州。

此时,毛泽东突然决定下午离开杭州。

离开杭州去上海时,没有通知当地领导干部送行。

陈励耘虽然到了车站,见毛泽东表情严肃,由于他心里有鬼,神情很不自然,不敢接近毛泽东,所以也没有握手告别。

19719101535分,毛泽东专列匆匆由杭州出发,1810分到了上海。

毛泽东没有下车,叫人打电话通知许世友到上海来。

 就在这一天,林彪通过叶群,多次与黄永胜等人通电话商议,林立果也和联合舰队成员商议如何在上海解决问题 

毛泽东的专列从杭州到达上海,停在虹桥机场专用线上。

由于毛泽东专列赶在林彪一伙准备工作之前到达,联合舰队的南线指挥江腾蛟还没有赶到上海。

专列刚停,汪东兴就下车观察地形,把上海当地的警卫部队全撤到外围去了,把这次随毛泽东外出的中央警卫团部队100人部署在毛泽东的主车周围警戒,前卫、后卫车都上了部队,以防不测。

离列车150的虹桥机场油库,因为对列车安全有严重威胁,汪东兴派了警卫严格把守。

10日晚上,毛泽东同上海市革委会负责人王洪文见面。

毛泽东原来打算在上海、南京停留,计划在9月底才回北京。

所以林彪一伙也是按照这个时间表策划在上海、苏州之间的的硕放铁路桥等地布置谋害活动的。

但毛泽东提前发现各地异常情况以及相关人员报告,果断采取行动,打乱了林彪的时间部署,所以,林彪无法实施其阴谋计划。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逆流勇进 9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