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22
本章来自《城市.寓言》 作者:我行无住
发表时间:2016-07-09 点击数:184次 字数:

  *

城市的气息四面八方吹袭而来,丰沛,甚至太过浓郁,象开得过盛的栀子花,也像夏天在太阳下晒得过熟的菠萝,几一仿佛看到城市的边界,密密麻麻长满各色植物,无数粉色的紫色的红色的花妖艳绽放,吐散着馥郁的香气。

千金就要离开,就要穿过这无边的层叠的屏障,奔赴另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在城市之外。

 

                    *

女施主,这些天你带和尚去了许多地方,也见到了许多和尚以前从来没见到过的东西,和尚想问,这就是全部了吗?

小昙不懂大师说的全部是指什么。

和尚是说城市人的快乐。

这还不够啊?大师的胃口也太好了吧?酒吧、迪厅、舞场、夜总会、电影院、地下赌场、甚至连色情场所都去了!小昙惊叹。

女施主误会和尚的意思了,和尚不是说不够,而是说如果这就是城市人全部的快乐,那真的很糟糕。

哇。。。小昙张大嘴巴给了个大大的问号。

和尚是说这些东西根本就不是快乐,只能说是感官的刺激罢了。

这些不叫快乐,那什么才叫快乐?小昙有些迷茫,所有人都是这样的呀,再说,我在K厅唱歌在酒吧喝酒在电影院看电影也觉得挺开心的呀。

真正的快乐是来自于心,来自自性的喜乐和平静,和尚在这些地方感觉不到平静,反倒感觉到无明的狂躁,这是依靠外在的东西对感官的刺激得到欢愉,这样的欢乐是短暂而转瞬即逝的,佛经云:一切法皆因缘和合生,身体乃四大假合,如聚沫,亦如聚沫散,肉体尚且是空,那些加诸于肉体的刺激更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想要从这些身体感官中得到真正的快乐,无异是缘木求鱼,且和尚在这些地方感觉到的是一种黑暗的能量,象无数的灵魂在焦躁不安狂乱飞舞,这是佛经上讲的魔的世界,所以和尚说这不是真正的快乐。

大师讲的小昙都听不懂,不过大师总是对的,大师说不是那肯定就不是了。

不对不对,和尚学识浅显,那是经常说错的,在山上,方丈师父就常常训斥和尚的。

大师也有师父吗?大师的师父是怎么样子的?是一个白胡子老和尚吗?大师住在山上,山上好不好玩?小昙一连串说。

师父很慈祥,和尚犯了错师父从不大声责骂,和尚小的时候师父身材高大,是个很威严的人,现在师父老了,身体有点缩小,眉毛胡子也都白了,但依然是个威严的人。一几语气无限仰慕,师父修为很深,修行刻苦,这一点和尚是远远比不上的,但和尚一直都以师父为榜样,希望有一天能够达到师父的期望。一几眼睛望着看不到的远方,那里就是寺庙,他的目光似乎穿透了那无穷山水的隔绝,看到了那一座高耸的山峰,和那屹立在山峰之上的寺庙。

山上的生活单调的很,除了做功课就是做一些寺庙里的活,并不是一个好玩的地方。一几微微笑道。

那该多闷啊!小昙吐舌,做了个夸张的表情。

女施主说的没错,和山上相比,的确城市好玩多了。

可是大师还是想回山上吧?小昙撇嘴。

城市虽然好玩,但不属于和尚。一几合十道。

哪有什么属于不属于的?大师你在这里住下去,那就属于了。小昙急切地说。

可和尚还是喜欢山上的生活,虽然有些单调,但是心里平和喜乐,那才是属于和尚的地方。

大师说的对,每个人都有属于每个人的地方,就像小昙一样,这城市的迪厅舞厅就是属于小昙的地方。

女施主过得好吗?

小昙过的很好呀,又自由,又能挣钱,就是有时碰到不好的客人会讨厌一点。

是很凶恶的客人吗?

那倒不是,只是讨厌罢了,不过想想,他们肯定也是心情不好,谁会是过得好好的会出来嫖娼呢?这么想,就觉得他们也没那么讨厌了,既然他们花了钱,那我们肯定就要让客人开心才是,这也是职业精神啊。

阿弥陀佛,女施主心存善根,会有好的福报的。

也不是啦,我只是想大家都开开心心的,这才好玩嘛。小昙眼睛笑得像弯月。

 

    22

盛夏的城市。

时间累积,这盛夏的果实。。。

莫文蔚磁性的充满成熟韵味的声音回荡着。。。

成熟有着忧伤的味道,妖娆,盛放,然而有着淡淡的忧伤。

电话响了。

谁?

几一几乎是有点粗暴地说。

几一吗?

电话里一个好听的女声带着点怯怯说,声音温婉,透着成熟的韵味,这么好听声音的女人也要套现?几一脑子里闪过念头。

我是妍。。。电话里沉默了,仿佛是要给几一回忆的时间。

几一脑子里出现了那一具完美的胴体,蛇一样的扭曲和疯狂,更要命的是那一张酷似小蝶的脸。

他觉得时间好像在飞速往后流转,所有的界标消失了,天地变成茫茫一片,他恍然不知身处何处。

你忘记了吗?电话里声音掩不住的失望。

没有。他回过神来,艰涩地说。

哦。电话里声音幽幽地说。

你怎么知道我电话的?他一时找不出话来说。

我问千金的。

他再沉默。

我们见一面好吗?妍低低地说,带着恳切的意味。

他的心一跳。

好。他脱口说。

这正是他心里想的,不是吗?

 

妍约了雨花咖啡厅。

雨花,雨点落在地面溅起的一朵朵小花,漫天雨中,一朵朵水花生起转瞬即逝,这种幻灭的淡淡的忧伤,是雨天迷蒙的情绪。

妍穿了件天青色的旗袍,素净的,一如她的脸。

这算是几一第一次真实地看到妍。

上一次的经历奇幻得不像真实,倒像是在梦中,一个绮丽的春梦。

而现在这个低头用勺轻轻搅拌杯子里咖啡的女人才是一个真实的妍,美丽,带着淡淡的忧伤,就像他脑子里雨花的意象,他能感觉到她身体的温暖和柔和,他从内心深处泛起一种温柔,像面前那杯卡布奇诺上雪白的奶沫,一种带着咖啡香味的温柔。

我这样来找你,是不是很丢脸?妍终于停下手上的勺子,但还是低着头,几一只能看到她长长的微微颤动的睫毛。

没有。你来找我,我很开心。几一尽量用最温柔的语气说。

真的吗?妍听了这话抬起头,眼睛闪过一道光彩。

真的。

我想过不来找你的,我怕在你眼里我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人,毕竟,我们的认识是那样的,妍的脸上泛起红晕,紧接着又变得苍白,那时候我快要疯掉了,不,应该是已经疯掉了,是你让我变得清醒过来,不知为什么,我感觉你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亲密,就像以前我们就是恋人一样,我感觉你也一样,因为你的温柔我能感觉得到,那是来自内心深处的,带着真实的情感,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但女人对这些最敏感,是不会弄错的。是你拯救了我,把我从疯狂的深渊边缘拉了回来。我想也许你就是我命运中的拯救者,所以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要来找你,曾经想过就这样算了吧,怕你会瞧不起我,可是最后还是下了决心,因为希望,哪怕是一丁点儿的希望,如果拿自己剩下仅有的一点自尊,能够换得这半点的希望,那我也要一试。妍的手微微颤抖着,雪白的皮肤下面隐约可见青色的血管,小勺碰着陶瓷的咖啡杯底发出叮叮叮的响声,像地震来临时放在桌子上的玻璃杯。她的声音饱含着压抑的痛苦,又带着一点期盼的热情,几一知道这是向他求救的信号,他读懂了这个信号。

窗外,盛夏,没有雨,更无从来雨花,哪怕是坐在名字叫雨花的咖啡馆里。

这就是因果。

几一想着。

从小蝶消失的那一天起,他星座的运行就开始了偏移,就像一部汽车,从高速路冲到了外边的荒原,看上去茫茫无际,但却不知通向何处,只能随性开驶,倒不如在高速路上,虽然只有一个方向,但却明确地指向一个目的地。

他一直困惑,为什么一个人无端端的就会消失,还有这两年的漂浮,不知方向的漂浮,也让他感觉厌倦,但是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对这种现状完全无能为力。

直到这一刻,坐在妍面前,浸泡着榛果拿铁的香味,他终于明白,他星相的另一个宿命点出现了,这个长相酷似小蝶的女人,她的出现的突兀就如小蝶的消失一样,只不过是逆过程而已,这一切并不会是巧合,而更像是命定一样。

那么,这个叫妍的女孩会把他的生活引向何处呢?

你要我做什么事情我都愿意去做,你要什么时候来找我就什么时候来找我,我就在这里等着你。几一看着妍,说,心里感觉到了同样的痛苦。


  
上一章:21
下一章:22*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我行无住
对《2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