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21
本章来自《城市.寓言》 作者:我行无住
发表时间:2016-07-08 点击数:194次 字数:

*

天堂KTV

一几抬头看那霓虹闪烁的大字,似乎听到有人喊他,转头看到小昙从门口跑过来。

一几大师,真的是你呀!你怎么会在这里?小昙欢喜雀跃说。

阿弥陀佛,真的是女施主。和尚还纳闷,怎么会有人知道和尚名字。一几微笑说。

我还以为看错了呢,大师怎么会来迪厅呢?不过,现在和尚到迪厅是常有的事,不仅到迪厅,连找小姐都很平常,我一个姐妹就接过和尚的生意,还说挺好的呢,身上清清爽爽的有股皂角的味道,不过做那事之前和做完之后都要念经,她听得都烦死了。小昙嘻嘻笑说。

和尚偶尔路过这里,对了,这是什么地方?上面的字和尚看不明白。

KTV是英文,大师肯定看不懂了,就是一个唱歌跳舞喝酒找小姐的地方。小昙的声音银铃般清脆。

阿弥陀佛!对了,女施主怎么也在这里?

上班呀!这迪厅就是我上班的地方,不过我挂了好几个地方,轮换着去,今晚刚好在这里。小昙欢喜地说。

看来和尚跟女施主是真的有缘。

大师不是要找人吗?到里面找最好了,这里人多,说不定就能找到。

女施主说得有道理,再说了,在这里碰上女施主,也许就是种机缘。

那我们就进去吧,我陪大师你去找。

女施主不是要上班吗?

可我不是碰上大师您吗?今晚就翘班了。小昙满不在乎的说。

一几有点好奇地跟着小昙进去。

阿弥陀佛,这里实在是太吵了!一几在小昙耳边喊。

迪厅都这么吵!小昙喊道。

那我们怎么找?

下场子一个个找。

两人穿行在人堆中,无数的人就在狭小的空间中扭腰、摆臀、跺脚、甩手、摇头,突然间全部伸直手臂举向天空,嗬嗬嗬嗬大喊。

他们在做什么?一几喊。

看到前面台上的女孩没有,那是迪厅的领舞。小昙答道。

阿弥陀佛,这不是盘丝洞的女妖精吗?一几低目敛眉。

大师,这样子我看没法找呢!小昙喊,因要应付随时挥出的手,她身上已经挨了好几下子,这简直是少林寺的十八铜人阵嘛!她抱怨说。

两人在一张靠走道的桌子坐下来,好了,在这里看着人走过也一样。小昙松了口气说。

大师,你喝酒吗?

和尚当小和尚的时候偷过酒喝。

这是啤酒,就跟水一样的,大师要喝吗?

方丈师父说了,我这次下山,不必守戒。

真的太好了!今晚我请大师喝酒。。。这酒好喝吗?

好喝,这酒金黄澄澈,冰冰凉凉,象春天山上化开的雪水,又带着大麦的清香,比和尚当小和尚时偷喝的酒好喝多了。

大师喜欢喝就多喝点,可不要喝醉哦!不过放心好了,这啤酒喝不醉人的。

嘶嘶、嘶嘶。。。

一大团白色的烟雾从地面喷涌上来,场子里云雾蒸腾,七色的闪电从顶上劈下,象无数金蛇乱窜,嗬嗬、嗬嗬。。。场子里人高举双手疯狂吼叫着,啊!啊!啊!啊!一个满带着痛苦的欢悦的女声被音响强力放大尖锐高亢地滑翔在众声之上,一条煎熬的翻腾的欲望之蛇,人们进入了一种疯癫状态,一几看到一双双血红的眼睛,原始的兽性不被压制地释放出,纠结交缠,在场子中央形成漩涡,最后狂风般涌向四周,一几感觉到那扑面的魔念,他大吃一惊。

阿弥陀佛,这是什么地方?

小昙咯咯笑,这就是城市里人最爱去的迪厅啊,尤其是年轻人。有些人觉得不够刺激,还吃摇头丸呢,还有些在包房里脱了衣服就做那个,甚至还有人想在场子里做呢!

不知道和尚要找的人会不会在这里。一几有些担忧。

这有什么?小昙笑道,酒吧、迪厅、舞厅,城市里人晚上都玩这个。

阿弥陀佛,这跟和尚住的山上太不一样了,难怪临行前方丈师父说这对我是一个很好的修炼。

这样好了,我花时间带大师你到酒吧、舞厅,还有好多好玩的地方都去玩一遍,回去后你就可以好好修炼了。小昙眼睛笑得象弯月般。

 

                   21

我要走了。

你要去哪里?

离开这座城市,再也不回来。

为什么?几一震惊。

对我来说,这个城市已经没什么值得留恋了。千金有点怅然,或者说,我在这座城市遭到了彻底的失败,别无选择,离开是唯一的出路。

我还是不太明白。

迟早你会明白的,几一,你跟我一样,是同一种人,你现在留在这里,是因为你还在路上,还在寻找前方的方向,你以为你能寻找得到,或者说,你还抱着希望,但是当有一天,你像我一样站在了路的尽头,发现前面已经没有路了,你就会明白我今天的选择。

我能理解一点,可是,你走了,我的朋友就更少了。几一有点怅然。

真正强大的人不需要朋友,我希望你能足够的强大,因为在这座城市,一个特立独行的人如果不够强大,那最终会被这城市吞噬,当然,如果你选择抱团,选择成为羊群中的一员,那就不需要了,说不定过得会更加幸福。猪都是比较幸福的。最后一句话,千金略带讥讽说。

我也想过得幸福,只是,好像我也没有选择了。几一自嘲说。

              

                    *

近黄昏。

一座小小的红楼。

小楼里,红烛已点燃。

小楼外,碧树掩映,枝叶婆娑。

风吹过,传来隐隐的曲乐声。

这是山青青楼的头牌,小蝶姑娘住的小楼,也只有小蝶姑娘,才有资格单独住一栋小楼。

山青青楼,是都江城最大最出名的青楼。

庄郎,二弟三弟四弟都准备参加秋季的乡试,不知庄郎做何打算?一个清脆宛转如黄莺出谷的声音响起,正是都江城最红的头牌,小蝶姑娘。

蝶妹也知道,为兄志不在此。庄秀才放下手中画笔,笑道。

小蝶知道,只是以庄郎才气,如去应试,三甲定是囊中之物。

蝶妹此言,可是把天下学子都看小了。

小蝶如何敢看小天下学子,只是江左四秀才老大才高八斗满腹经纶的大名如雷贯耳罢了。小蝶嫣然一笑。

蝶妹又来取笑为兄了,江左四秀才,不过是时人谬许的一点虚名罢了。

庄郎的才情小蝶知道,只要庄郎愿意,今秋的解元非庄郎莫属。小蝶幽幽地说。

人生飘忽百年过,功名自是如流水,何苦身为名羁心为物役?且大丈夫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求仁得仁,求义得义而已。庄秀才正色道。

你是大才子,小蝶总说不过你。

为兄惹蝶妹气恼了?过来看为兄给蝶妹画的画,可比真人更美?庄秀才赔笑说。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果然极美,只是,小蝶当不起这美呢!

在为兄心中,天下女子,唯蝶妹方当得起。

小蝶展颜。

你这大才子,才气不用在要紧地方,倒用来画画哄小女子一笑,不过小蝶心里还是欢喜,就让小蝶抚琴一曲,以表谢意。

小蝶盈盈站立,侧身微施了个礼,在琴前坐下,叮叮咚咚的琴声在小楼响起。

 


  
上一章:19~20
下一章:22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我行无住
对《2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