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逆流勇进 90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7-07 点击数:169次 字数:

90

 

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治蜀后治

巴山蜀水养育出能吃苦耐劳的川耗子向来是英勇的斗士。

抗美援朝的四川兵最能打战,部队首长个个喜欢。

四川的文革武斗全国时间最长,规模最大,战斗最烈,水平最高,损失最重。  

事情已过40多年,许多真实情况难以寻找,即使是经历了那个时代,许多回忆也难说是“真实的了。
  
四川武斗是从19675月初开始的,直到1970年初才真正停息。

整整3年零8个月。

开始最早,收尾最后,全川各地、各市县基本卷入。

为什四川长时间存在大规模武斗?

我认为主要是两派力量大体平衡造成的。

如果一派太强,另一派太弱是打不起来的。

196685毛主席炮打司令部的大字报引发了文化 大革命。

最先起来的是各学校敢打敢冲的红卫兵造反派,接着校外的社会上出现了造反劲很强的造反派组织。

其组织里的人员多是一些游手好闲,吊尔郎当,被人瞧不起的人。

造反派的打、扎、抢、抄、抓使多数人反感。

中央几个老帅理解民意,来个大快人心的二月镇反把造反派打压了下去。

毛主席发觉后很生气,立即纠正来个平反

入狱的造反派头头全部无罪出狱,这一来他们的造反精神更强了。

于是不服气、情绪站在对立面的人数最多的群众组织纷纷成立,形成了对立两大派。

有人把造反派称为激进派,把后来的一派称为温和派。
  
温和派是广大工人、农民、学生、知识分子和干部的主体。

他们经大跃进、灾荒年吃尽了苦头,最怕乱。

他们人数众多,力量最强。

由于两派力量悬殊应该是斗不起来的。

但中央的文革政策,表面上说:

两派都是造反派,应该大联合。

但实际上是支持激进派,打压温和派。

特别是军队介入支左后,主要是支持激进派。

如省革筹的组长,成都军区政委张国华和副组长刘结挺、组员张西挺支持激进派。

只有副组长、成都军区司令员梁兴初支持温和派。

全川来讲只有重庆54军支持温和派,其他地方多数是支持激进派。

这一来两派力量就不悬殊了。
  
为什么全川所有地方都出现了武斗?

四川的两大派是:

成都的826”和重庆的反到底是激进派;成都的红成和重庆的815是温和派。

全川以此为界分为两大派。

上海一月风暴后,党政机关瘫痪全是军队掌权。

夺权后都是一派压制另一派而掌权。

全川支左部队本身就分两派。

就是主流支持一派的军队内部也有不少人暗中支持另一派。

这才使全才武斗激烈,水平最高。

两派都可抢军火库武器,因两派都有军人内部配合明抢暗送。

有什么军事情报两派都能同时得到真实消息。

各地一派掌权后,没掌权的一派必然要求助全川本派的武卫队来重新夺权。

这必然引起武斗,而且波及全川。

在成都地区有8县联防攻打中江的大战,在川南有调动13县兵力,数万人三次武装支泸(州)

在涪陵,调动全专区消 灭贸派(温和派)的大战进行了45天。

战斗最烈,水平最高,损失最重。

四川两派抢军火库的武器,所有武器都利用上了。

1967814 日激进派攻打涪陵城,重庆反到底的军舰、炮艇开到涪陵长江面上炮击涪陵城贸派据点几百炮,几百发穿甲弹从房屋的前壁穿进后壁穿出。

地面的三七高炮和火 箭炮配合攻打贸派制高点。

在军队支持下,激进派把3贸派人员赶出涪陵城,有一万多人上了栗子寨。

921激进派以解放军打头阵攻打栗子寨,使用了 迫击炮、火箭炮、三七高炮和重机枪。

贸派一万人撤出栗子寨散落在武隆黄沙坝一带被激进派伏击、围歼。

川南的泸州是温和派掌权,刘结挺和张西挺前后调集13 县的武卫队,数万人三次武装支泸。

三次时间是:1967718;9月51968年3月3。刘张两夫妇,刘原是宜宾地委书记,张原是宜宾市委书记,李井泉时代两人被处分离职,文革中平反复出启用进省革筹。

当然刘张是支持激进派的。

为解决四川问题,1968315中央文革在北京召集四川主要负责人和各派头头开会办学习班。

会上批评了54军,815派,指责红成和826,这叫做 “315指示

427周总理传毛主席最高指示:

叫反到底不要翘尾巴。

这称为“427指示

在学习班,刘张向中央表示:要大干一场解决四川武斗问题。

指派邓兴国回川,传达打下中江,收复蓬溪,稳定潼南,打回南充的方针。

8县联防打中江。

中江县是继光兵团(红成派)掌 权,绵阳、江油、三台、德阳等8县的826派联防攻打继光兵团。

抗美援朝英雄黄继光是中江人,兵团以他命名,并把黄继光的母亲留在团内作后台。

大约是1968年上半年打下了中江县。

继光兵团逃到了太阳山,1970年初8县联防打下太阳山。

武斗的损失是惨重的,财产损失不说了,只说下人员伤亡情况。

涪陵地区死亡1000多人,伤的估计有45千。

三次武装支泸死亡2000多人,伤16000多人,其中8000人残废。

打中江县死亡400多人,伤的估计 2000多。

还有重庆成都的武斗死亡不下4000人,加上全川其他地方,死亡上万人。

受伤估计有五万多人。

最残酷的是:

死亡中有一半数人是被俘虏后杀害的。
  
重庆的文革墓。

在重庆沙坪坝公园内有一座文革墓地,有131座坟茔,埋葬573815派的遗骨。

立碑时间是19676月到19691月。

这些人大多死于1967年到1968年的武斗。

据有人讲,其中有许多漂亮的女生,最小的才14岁。

重庆出美女呀!

可惜这些人间花朵哟!

出生在那愚昧的时代,天天喊:

头可断,血可流,毛泽东思想不可丢!

其行动口号是:

誓死保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

可惜这些人间花朵死于愚昧的武斗。

中江县有个人外号叫可惜了

为何得此名?

是因8县联防打中江时,他看到许多被杀死的女生时,深情感叹的喊了句:

可惜了!

从此人们就叫他可惜了!

这座文革墓地,200912月被重庆市评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这一做法没有一个专家反对。

这正合作家巴金的遗愿。

巴金晚年在他的《随想录》中多次呼吁建立文革博物馆,但一直没有实现。

建立文革墓碑教育后人很有意义,让我们的后人、让我们的民族牢记:

再不要让那样的历史悲剧重演。

 

“中国人不杀中国人!”

这口号共产党喊了几十年,结果却越杀越起瘾。

川人天性嗜血好杀,文革中为了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你杀我杀——直杀得天昏地暗。

文革前,同样是你杀我杀——杀贪官、杀恶霸。

邓小平的父亲——黑社会的老大,当年就是这样被川人吹了脑壳!

项羽有句名言:

“富贵不归故乡,如锦衣夜行,谁知之耳!”

这说明中国的官员们,从古到今都非常讲究衣锦还乡。

但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却是个例外。

邓小平自16岁离开家乡,到94岁去世,78年间竟然从没回过生他养他的故乡四川广安。

这不但让邓小平的家乡人想不通,而且让我们这些后来的读史者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在邓小平的家乡广安,当地百姓有种流传:

小平同志的属相是“龙”,他是从广安经渠江到嘉陵江,再到长江进入大海的,‘龙’归大海是不回头的,所以他不能回这个家。

另一种说法更离奇。

“说是小平同志的祖母戴氏在世时曾救济过一位风先生,风先生为了报答他的祖母,便在离邓家不远的佛手山,给她家选了一块墓地,‘可以让邓家出一个大人物’,但这个大人物不能回家。”

不过这些只是传说而已,并不是邓小平终生不回家乡的真正原因。

邓小平的警卫秘书张宝忠认为有两个主要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邓小平工作特别忙,尤其在1956年当了总书记,主持中央书记处工作以后,就越发夜以继日地忙碌。

改革开放以后,国家需要他考虑的事情就更多了,还常常要到经济特区进行视察。

这些都要占用他大量的精力和时间,因此他根本抽不出时间回老家看看。

姑且承认邓小平进京工作以后忙得顾不上回家乡,但张宝忠忽略了一个时间段,就是邓小平在1949年冬天参加开国大典后,随即和另一位四川老乡刘伯承,率刘邓大军向大西南挺进,以横扫千军之势,肃清了国民党在西南的残余势力。

随后邓小平出任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一书记、西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西南军区政治委员,成为主政大西南的地方大员。

邓小平主政大西南的时间并不算短,有两年多时间,这是他一生中少有的一段直接在家乡工作的经历。

既然已经在家乡工作了,即便再忙,难道就抽不出回家乡的几天时间吗?

可是邓小平就是没回家乡,这恐怕就不是有没有时间的问题那么简单了。

再说邓小平调到中央工作以后,确实担子更重,工作更忙。

但不要忘了,从20世纪50年代后期到80年代,他曾先后9次回过四川。

每次回到成都,邓小平总要抽出时间,见一见家乡的父老,这说明他还是惦记着家乡的。

其家乡的父母官都曾多次提出过请他回广安老家看看的要求。

1975年,邓小平来到成都,曾向广安县的代表发出邀请,请他们到北京人民大会堂来会见他。

广安县的县长追忆说:

“邓小平同志当时说,如果广安的农业能够达到亩产千斤粮时,他是要回去看看的。”

广安县的生产在1983年时就已达到邓小平所希望的水平,并立即向四川省政府上报,然而邓小平还是没回家乡。

19782月,邓小平到四川视察工作。

时任广安县委办公室主任的邓欲治受命来到成都汇报,对邓小平说:

“全县百万人民都盼望邓副主席回广安检查指示工作。”

站在一旁的卓琳接过话说:

“他很忙。你们这么远来看我们,回去向县委和百万父老兄弟姊妹表示感谢。”

这时,邓小平没有说话。

1986年,邓小平回成都过年。

正月初五上午8点,他在金牛宾馆接见当时的广安县委书记罗国兴、副县长王洪峻以及办公室主任王仁全。

罗国兴在跟邓小平道别前,提出请他回家乡看看的想法,小平身边的陪同人员王震说,邓小平工作特别忙,没时间回家。

邓小平没有再一言不发,而是说了一句:

“请你们回去代我们向家乡人民问好。”

下午3点,邓小平安排夫人卓琳跟他们再次座谈。

座谈结束后,罗国兴再次向卓琳提出请邓小平回家乡看看的要求,卓琳回答:

“我们回到了成都,就等于回到了家。”

事实上,回到成都跟回到家乡广安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既然惦记着家乡,况且已经回到了成都,对邓小平来说,回家乡不过是举手之劳,可他老人家面对家乡父母官的一再邀请,就是无动于衷,始终不回家乡,绝对不是一句工作忙没时间就能做得了解释的。

可能张宝忠也认为他说的第一个原因没法让人信服,于是又说了第二个原因——那时咱们的国家还很穷,经济还很落后,小平同志没回家乡广安,是他不愿意惊动当地群众,不愿意给家乡添麻烦。

劳民伤财的事小平同志绝不会做。

当年广安的路非常不好,他如果要回家,当地肯定是要花很大一笔钱来维修道路。

这样一来,本来广安的经济就比较落后,他再回趟家,你想地方搞接待要花多少钱?

而且肯定要兴师动众。在小平同志看来,把接待他的这些钱用到广安经济的发展上,比他回趟家更有意义。

这个原因倒是显得冠冕堂皇,把邓小平本已经伟岸的形象又拔高不少,不过邓小平对国家已经居功至伟,根本不需要这种无谓的拔高。

伟人也是人,也有思念家乡回家看看的人之常情,即便因邓小平回家乡让地方政府花些钱,即使广安的经济再落后,也不至于承受不起吧?

何况花不了多少钱呢!如果这样就叫“劳民伤财”,那把毛泽东等其他伟人回家乡又等同于什么呢?

实际上,即便就像张宝忠说的那样,“当年广安的路非常不好,他如果要回家,当地肯定是要花很大一笔钱来维修道路”,如果因为邓小平回家乡能给广安修成一条好路,这不但不能说是“劳民伤财”,而且是造福家乡的大好事。

只要路修好了,广安经济的发展也就指日可待,发展也就有了前提。

其实,邓小平对他不回家乡的原因有过一个言简意赅的表述。

19886月,四川自贡灯会在北京北海公园展出。

邓小平坐在一艘游船上,带着小孙子泛舟观灯,而且还不忘对后辈进行乡土观念的教育:

“你看,那是家乡的龙灯!”

一旁采访的四川电视台记者郑兴光也是广安人,他于是就问邓小平,这么多年,就没想过回乡看看吗?

邓小平摇头说:

“我怕。”

尽管他没说出具体的原因,但这简单的两个字,应该说道出了邓小平终生不回家乡的真正原因。

邓小平到底怕什么呢?

可惜现有的解释却显得牵强附会。

官方的解释是:他老人家怕一回家乡就会惊动当地政府,怕给当地乡亲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劳民伤财。

这种解释跟张宝忠的说法一模一样,毫无新意,依然不能服众。

这个问题在毛毛(邓榕)所著的《我的父亲邓小平》一书中也有所交代:

“我们姊妹几个都很想回家乡看看,跟他要求过好多次,可他就是不让,他自己不回也就罢了,也不让我们回去。后来父亲告诉我,我们一回去,就会兴师动众,骚扰地方。”

邓小平的大女儿邓林也说:

“我父亲说回去这个找你办事,那个也要找你办事,太麻烦。”

邓小平两个女儿的说辞并不能解释其父“我怕”的真正原因,只不过是邓小平不让子女回家乡的一种托辞。

古人对回家乡有过一句深刻的概括,“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邓小平虽然早已垂垂老矣,但他对回家乡依然有一种“断肠”的难以对人言说的复杂感情。

这种感情中不能不提到邓小平的父亲邓文明老先生。

对自己的父亲,一般人总要对后代说一下,可是,毛毛(邓榕)回忆说,在后来的岁月里,爸爸从来不提他自己的父亲。

邓小平为什么在儿女面前从来不提他自己的父亲呢?

难道有什么不能言说的苦衷吗?

事实可能正是这样。

只要我们翻开历史资料看一下,就会发现邓小平的父亲邓文明老先生是20世纪初广安的风云人物,曾娶过四房妻室,邓小平的生母是他的第二个妻子;邓文明曾当过广安县团练局长,后又成了哥老会协兴乡分会的老大,哥老会实际就是当时的黑社会;因职责所系还镇压了几次共产党领导的起义,杀死了很多革命志士。

因结怨太多,1936年的一天,在拜佛回家的路上,被仇敌打死。

对于父亲的这些历史行为,邓小平当然不能负责,但这样的父亲,他能对子女说吗?

自己的父亲说不定被父老乡亲看做土豪恶霸,如果他回去了,广安人民怎么想?

私下里会怎么议论?

即使故乡人民因为他邓小平原谅了他父亲,但亲生父亲却是被家乡父老杀死的,这样的家乡他能回去吗?

如果回去了,让邓小平情何以堪啊!

可惜世人无法理解邓小平的这番苦衷,还是一有机会就要让他回家乡。

1992年南巡讲话时,又有人想请他回去看看,他干脆回答说:

“免了,我老了,不要给家乡添麻烦了,希望一定要把家乡广安建设好。” 

毕竟邓小平是有大智慧的伟人,他虽然终生不回家乡,却说了一句让全体中国人民极其感动的名言:

“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我深情地爱着我的祖国和人民”。

对于邓小平来说,中国已经成了他广义上的大家乡,那个狭义上的家乡,他自然是不能回去了。

邓小平虽说是伟人,却也是人生父母养,不是从石头缝里嘣出来的。

家乡人砍了他父亲的脑壳,即便贵如天子,叫他如何衣锦还乡?

川人嗜血好杀乃天性使然,文革中逞强好斗怎么能和江青的《三一五讲话》扯得上关系呢?

三月十五日讲了话的还有周恩来、陈伯达和其他的领导人,为什么四川省血腥武斗的骂名要由江青一个人来背负呢?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逆流勇进 90》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