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19~20
本章来自《城市.寓言》 作者:我行无住
发表时间:2016-07-07 点击数:161次 字数:

19

傍晚时分 几一回到大咀村,见房东老头双手端着簸箕,双腿张开,象蛤蟆似的一步一跨走着楼梯,样子滑稽的很,便赶了上去,给我吧。他手搭上簸箕,簸箕装满土,肥沃的黑土,老头嘿嘿一笑,也不客气,松开手,簸箕还挺沉的,难怪老头吃力。

弄这么多土干啥?

土不够,菜长得不好,你看这土肥着呢!培上去那菜肯定长得好。

我看长得也挺好,绿油油的。

那差的远!在楼顶上种跟在地里种完全两码事。这菜呀庄稼呀离不开土地,这人也一样!老头唠叨说。

踩着半截陡峭的楼梯上到屋顶天台,从这里可以看到整个大咀村,再远望,便是浅白色的海湾,宁静无波,象一块大奶酪被甩到陆地上。

老头在天台底下铺上木板,上面埋上土,就是一块菜地了。

这土都是我一簸箕一簸箕运上来的,整整运了一个月。老头得意地说。

是呀,要弄这一个菜园,得多少土!

菜园里种着白菜、芥菜、西红柿、黄瓜、四季豆,甚至还有南瓜,一个拳头大的南瓜青绿青绿的垂下来

如果没有这一个菜园,一天到晚都不知道要做什么,就像吃饱了在等死一样。老头有点凄怅。

你说搞这个城市有什么好呢?是,是不用干活就有钱了,可是一个人不干活那他干什么呢?你看这前面,原来都是田地,海也没那么远的,是后来填了,以前村里人在地里种菜,到海打渔,虽然穷点苦点,可是日子过得踏实。

事情过去了就没法再回头,只能向前看。几一安慰说。

我老了,也活不了多久,是没法向前看了。如果不是要等小儿子回来,估计我也早死了。

几一听得也悲伤起来。

对老头来说,城市是什么?

是沧海变成桑田,变成一幢幢的楼房,是夺走了祖辈耕种的田地,抹去了土地上庄稼春的绿色秋的金黄,是吞噬了他的一个儿子的生命,是把他赶上屋顶,在摆弄那几株贫瘠的蔬菜同时望眼欲穿他的吸毒的小儿子的身影。

对他来说,城市是掠夺、是吞噬、是囚笼,是墓地。作为代价,他得到了一些钱,但这些钱却把他推向了更深的不幸。

等菜长好了,摘一些给你,现在外面卖的菜为了杀虫都拼命打农药,连猪都不吃。老头说。

我不做饭,拿了也没用。几一笑。

整天在外面吃,对身体不好。

大家都这样,潲水油,毒大米,苏丹红,吊白块,一个都不能少。几一笑。

 

                     *

一个尼姑到医院检查,拿报告时护士给错了,尼姑看到检验单上盖了个红色的章:已孕。尼姑叹了口气:现在这年头,连胡萝卜都不能信了!

张大明兴奋地嚷着,一边用力扯着妍的裙子,妍把头扭向一边,竭力不看他那亢奋的几近扭曲的脸。

你看,这是什么?

他变戏法似的掏出一根胡萝卜在她眼睛晃动,她骇然看到那是一根阳具,栩栩如生。

像吧?我花了两天时间雕出来的,特别是这龟头,雕了整整一天。他得意地把龟头凑到嘴边狠狠亲了亲。

你这个变态狂!妍想推开他,却被狠狠压住,知道是什么给我灵感吗?就是这一个段子,尼姑,胡萝卜,想想都让人兴奋!他喘着气,我还能让你跑掉?不好好试一试怎行!

 

                     20

傍晚,一几来到古城墙,夕阳如血,迎面照在他的脸上,他微微眯着眼睛,穿过那磅礴的气息,看到那浑圆的金色的太阳。

多么伟大的佛陀呀!你创造了天地,安放了一个和你一样伟大的太阳来孕育生命,你创造了星星、山岳、河流,创造了每天早晨陪伴我一起醒来的可爱的小鸟,你是无所不能的造物主,我要向你诵读一万遍礼赞你的经文,伟大的佛陀!

一几在古城门口盘膝坐下,开始大声诵读经文,寂静的古城墙回响着,一开始是一个人的,后来有声音加了进来,再后来声音越来越宏大,象千军万马在奔腾、呐喊,沉寂了漫长岁月的古城墙重回了一次它的兴盛时代。

进城的时候到了。当落日的最后一缕余光落在一几脸上,他微笑着说,站了起来。

                       *

当决定离开,千金才发现,原来自己在傻子城拥有的东西是这么少,除了儿子,属于他的东西就只剩下一套房子了,解决方法很简单,就是把房子卖了,用儿子名字在银行做了一个五年期的理财产品。

至于他的病人,没有了张屠户,照样不用吃混毛猪,傻子城大大小小神神棍棍的心理咨询师会像野狗一样把他们撕食完。

他要了结得彻彻底底。

他生命中最好的时光,青春、热血、理想,全在这一座城市,现在,他要像一个战败的拳手一样离开这一个他倾注了太多东西的拳击台,是不甘、愤怒、遗憾还是如释重负、坦然?他无法分析清楚,就像他从来无法真正分析清楚他的那些病人是真的有病还是无病呻吟,但是,他知道,是结束的时候了。

 

                      *

又是一年春光明媚。

满庭的花开得姹紫嫣红。

乡试秋季就要开考了,不知大哥意下如何?萧秀才俯身深嗅一株娇艳的玫瑰,直起腰,神情犹自陶醉在那清幽暗香中,转头问道。

四弟,你知大哥志不在此,又何多此一问?宁秀才举杯笑道。

小弟问问罢了,小弟亦知大哥淡泊功名,可此去一试,如得中举,明年春闱,我们兄弟四人,怕是要聚少离多了。萧秀才闷闷不乐道。

四弟十年寒窗,习得满腹经纶,正是鲲鹏展翅之时,何故做儿女之态?庄秀才放下手中画笔,笑道。

大哥这幅蝶恋花,可谓尽得吴道子精髓,尤其这一只翩翩彩蝶,有融融春光之流转,真是妙绝。司徒秀才叹道。

宁秀才与萧秀才一听,便也围了上来。

画乃小道,只为修炼心性,不比三弟,学的是经世救民之术,心怀天下苍生。庄秀才道。

子曰:天下有道即见,无道即隐。此言非矣!天下有道,百姓安居乐业,何须见?直隐可也!唯天下无道,黎民涂炭,才需我辈挺身而出,当今天下,看似太平,实则危机重重,

天子羸弱,藩镇强盛,一旦有事,则天下大乱矣!

如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三弟气概,为兄佩服。庄秀才赞叹道。

小弟汗颜,小弟只是身负家族中兴之望,光大门楣之想,再者当今乃千古难得之盛世,天下太平,海内富足,实未深究。司徒秀才道。

古人云: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吾选后者,可母亲之命不可违。萧秀才道。

人当随性自然,你看这满庭院的花,有的花团锦绣,有的清幽淡雅,花性不同,花亦不同,可无一不美,尽其性而已!人亦如此,尽己之性情,做到适意自在,不损本性,便是至善。二弟三弟四弟,你们各自性情不同,便只依各自性情去做,得失毁誉皆不足道。

谨听大哥教诲!三人齐道。

且人生飘忽百年间,尧舜亦死,纣桀亦死,今日忠君,忠的是谁的君?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孟子曰: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仇寇。且今日之朝,实乃夺自前之朝,前之朝又乃吾等先人之朝,吾等忠今日之朝,便乃忤逆先人,谓之不孝。

大哥,此话万万不可对人说!三人齐道

为兄此话亦有荒诞之处,只是,许多人人视之为天经地义的观念,究竟起来,都有其荒诞之处呢!天地流转,朝代更迭,曾祖、祖父、儿子、孙子,世世代代的人死去,又世世代代的人出生,如大地上的野草,枯了又生,生了又枯,何为恒久不变?李斯有东门之叹,苏秦车裂于市,此为生前权倾一时,而后不得善终,纵名士风流如安石公,雄才大略如魏武帝,所建显赫功业终不免风吹云散。孔夫子作《春秋》,《论语》传下、庄子、孟子、荀子,此先圣诸子,启民智、齐礼乐、教化天下、述天人之道,此乃千古恒常之物,为兄不才,何敢望诸子万一,只欲静心潜默,探赜索隐,究天人之学,以期一窥自然之妙化,人世不变之常道,述之以文字,对民众有所裨益,唯此而已!

大哉,此言!三人叹道。

 

几一把笔放下,他感觉写得异常艰难,自己对古文的掌握还是太差了,然而,他还是十分快乐,这是写作带来的快乐。

他上到天台,瓜果蔬菜深睡着,散发着静谧的气息,他深深吸了口气,吸进一股植物的清香。大咀村一半人睡了,从熄了一半的灯光可知,另一半的人在做什么呢?看电视?这是最不费力气也是最无可选择的娱乐了,不然还做什么?上床睡觉?城市乍看上去热闹非凡,再一一审视人们的生活,却乏味可陈,单调得不堪细看,日复一日地让人抓狂,无力改变地让人绝望,只能在这无边的灰暗中沉沦、沉沦。

他仰头看天空,透过城市昏暗的光,还是看到了星星,一闪一闪,那清冷的钻石般的星光,纯净、高远,到底城市浑浊的光遮挡不住。

他看到了自己。

现在这样的自己是以前无论怎样都想不到的。

名牌大学毕业,进入外企,晋升至管理层,可预知的是前途光明,成为城市精英中的一员,拥有城市能给人的最好的一切。

小蝶的出现是一个X元素。

小蝶本应是他那光明的道路的一个常量,恋爱、结婚、生子、买房买车,美满人生,成功典范。

事实证明,小蝶是一个变量,一个星体爆破般的能量,她的消逝,在他的世界炸开了一个洞,他的道路倏地转向一条荒凉的小径,从此离光明越来越远。

这是有意义的吗?他不断思索这个问题,试图找出答案。

他也试图在人海中找到小蝶,来解答他生命中的这一个谜。


  
上一章:15~18
下一章:21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我行无住
对《19~20》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