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逆流勇进 88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7-05 点击数:215次 字数:

88

 

1968315,江青接见了四川省革委会筹备组进京代表。

周总理主持会议,与会者有康生、姚文元、汪东兴和叶群。

总理首先开口:

“四川总是比其他省市的‘麻烦’要多一些,是不是这么回事啊?”

幽默的语调一下子打破了会议的紧张气氛。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江青借用《论语》中这句话,欢迎代表们的到来。

接下来的话,火药味渐浓:

“四川省有着七千万人口和丰富的自然资源,比欧洲的某些国家还要大。有了本钱,你们是不是就想要搞独立王国呀?”

江青转过身来:

“李大章同志,你说这是不是事实呀?”

分别了35年的老朋友邂逅相遇,江青说话还是那么咄咄逼人。

李大章是老资格的共产党员,1932年之后周恩来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李大章(19001976.5.3),名畅英、鸿相,号如章,四川省泸州市合江县人。

早年毕业于合江中学,受五四运动思想影响,考入成都留法勤工俭学预备学校。

1927年回国后历任中共陕西省委宣传部长、青岛市委书记、河北省委宣传部长。

抗日战争时期,历任中共中央北方局宣传部长、太行分局副书记兼宣传部长。

解放战争时期,历任中共牡丹江省委书记、中共中央东北局宣传部副部长等职。

建国后,历任四川省省长、中共中央西南局书记处书记、中共四川省委书记、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等职。

1920年与穆青等赴法国勤工俭学,1922年由穆青介绍加入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后改称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旅欧支部)

1924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任共青团旅欧支部秘书长。次年,五卅惨的消息传到法国,留法学生举行集会抗议,李大章等遭法警拘捕被驱出境。

同年赴苏联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任中国共青团旅莫斯科支部宣传委员。

1926年底回国,在西北军宋哲元部做政治工作。次年离职任共青团陕西省委宣传部长。

1932年底任青岛临时市委书记。

19355月任河北省委宣传部部长。6月任北方局委员、宣传部部长,北方局天津工作组负责人。抗日战争时期。

1938年初任刘少奇秘书。

1939年初任北方局宣传部部长。

19429月任太行分局副书记兼宣传部部长。解放战争时期,任晋冀鲁豫中央局委员。

194512月任牡丹江地委书记

19466月任合江军区第1(牡丹江)军分区政委。后任东北局民运部副部长、城工部副部长、宣传部副部长、代部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

194912任川南区委书记、军区政委。

19502月兼行署主任。

19503月兼区委统战部部长。

19506月-195411月任西南军政委员会委员、西南行政委员会委员,书记。

19551月-19671月任四川省省长。

19567月-19671月任四川省委书记处书记。

196010月-196611月任西南局书记处书记。

196411月-19654月兼任贵州省委代第1书记。

19685月-197510月任四川省革委会副主任。

196912月-19718月任省革委会党的核心小组副组长。

19718月-197510月任四川省委书记。

197111月兼成都军区2政委。

19758月任军区党委第3书记。

197511月任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中共8届候补中央委员、(12)中央委员,910届中央委员。

197653北京病逝。

 

四川三老会(老红军、老干部、老地下党员)是江青1968·一五讲话钦定的。

江青说:

“‘三老会反动得很,要坚决镇压。组织要解散,核心成员一定要专政。

1970年党的九届二中全会前后,四川梁、陈、谢接受林彪死党的路线交底,在全川掀起“********”批清(批判极左思潮、清查5·16和三老会)运动,残酷迫害广大革命干部和革命群众,瓜蔓抄株连十万之众,有的被批判、有的被判刑、有的被整死。

一直到19847月,四川省委发了个[1984]5号文件《关于为所谓三老会组织平反的通知》,清查 三老会搞了十六年,这个四川文革第一大案总算告一段落。

文化大革命结束三十年了,完整如实地反映这段四川文革史的文字尚付阙如。

文革初期,由康生一手掀起所谓的揪叛徒恶浪。

当时四川的领导人立即把矛头对准了地下党。

19666月,在一个极端秘密的会议上,西南局主要负责人李××说:

川康地下党问题很多,叛徒不少,解放后未彻底清理清楚,这次要结合运动把川康地下党的问题弄清楚。地下党问题,不仅川西,川东也有问题,《红岩》小说是罗广斌吹起来的,……要审查

这位领导人早有打算,说这次运动计划要捉二十万右派,叫马识途带到大凉山去开荒吧。

这次会后,立即成立专案小组,专门审查地下党的政治问题,并指定这个小组由刘××(西南局书记)、郝××(西南局组织部长)任正副组长;省委组织部金×,公安厅何××等为小组成员。

紧接着,原省委书记赵××、公安厅长秦××、副厅长周××、成都市公安局长刘××、张××多次研究清党揪叛肃反的具体布署。省公安厅还从泸州公安校抽调近200人组成指挥部集训监控中的敌特,下设侦察、预审等机构。

并召集各地专公安处长会议,专门作了佈置。

随后,省、地机关中的地下党员被内定为三、四类干部(按四清划定法),被送到各机关农场劳动,********开足马力审查这些地下党员的问题

他们对国民党特务大肆逼供,要他们咬定一些地下党员是叛徒;一些特务顺从了,但另一些特务也深知进行陷害作伪证的严重后果,不敢贸然就范。

有一个特务被逼得快要精神崩溃时,遂心生一计,在供词上写道:

××已被特务机关派****暗杀于沙坪坝。

实际上,这位老地下党员至今还健在。

××对四川地下党的迫害可见一斑。

19674月,在四川清查地下党专门班子的配合下,很快抛出了西昌冕宁地下党是双轨党,地下党员是双线特务的材料。

揪叛徒恶浪旋即又进入重庆,××军副政委蓝××精心策划,在××大学成立了主要由军人组成的林深苔滑战斗队,并由军人亲自出面审问川东地下党的老地下党员,公开宣称,不仅四川地下党,南方局也是推行投降主义路线的叛徒集团

要一些老地下党员交代周总理支持王明投降主义,以及皖南事变后,周总理指示准备撤退,疏散南方局人员,打通渠河,接应撤退人员翻过大巴山和李先念部队会合的情况。

还有其它一些所谓投降主义路线问题,如停止四川地下党员和南方局的一切组织关系等。

他们面对不分青红皂白的揪叛徒恶浪,无不义愤填膺。

抗战八年,他们大都直接接受过周总理、董老、邓颖超同志等南方局领导的指示和布置的工作任务,他们出生入死,战斗在国民党的心脏地区,多少战友牺牲在敌人的屠刀下,牺牲于叛徒的出卖。

他们希望我将他们对揪叛徒恶浪的无比愤怒转告在四川文革中有重大影响的群众组织——川大八·二六战斗团的负责人,希望通过川大八·二六向党中央反映这一事态的严重性。

正在这时,省革筹举办的揭发李(井泉)、廖(志高)死党罪行的干部学习班中传出李、廖死党在文革初期迫害四川地下党的秘密部署问题。

在获得这一揭露材料后,我立即向八·二六有关负责人作了反映。

他们十分明确告诉我,总理接见他们时,提出希望他们要把李廖死党迫害革命干部的罪行充分揭露出来,上报中央,要我找一些老地下党员座谈。

以后,我召集座谈会的参加人和接受访问的有:

原川东特委副书记和秘书长、成都第一任中共书记、川北工委书记、川南工委书记、长寿中心县委副书记、隆昌中心县委书记、华蓥山武装起义司令员、川西边游击队政委、冤宁县委书记、仁寿中心县委书记等。

他们都是建党初期和抗日时期的老地下党员。

他们的谈话,给予我内心的震撼久久不能平息:

地下党的县委书记在解放后被打成反革命投入监狱;地下党游击队司令在解放初期的剿匪战斗中出生入死,却在现任县公安局长任上突然被宣布为土匪头子而枪决……;解放初期整党,农民党员不予承认,地下党各级负责人降三级使用”……;镇反、三反五反、清查胡风集团、反右、反右倾等历次政治运动,因地下斗争的需要所形成的所谓政历问题的地下党员,或被清除出党,或被打成各种分子,甚至牺牲的烈士也不予承认……

这使我大惑不解:似乎四川的地下党竟然不是共产党了!

而是革命的对象。

为了核实和弄清这些问题,我于196767月,去重庆、万县邀请几位老地下党员来成都。

其中,我持川大八·二六介绍信赴重庆长寿湖邀请卢光特, 依靠其中一派群众组织,半夜乘机动船驶向湖心一个小岛,为避免被发现,只有靠人力划桨,早晨两点左右才潜上岛上,摸进卢所住宿舍,悄悄将他运出长寿湖赴成都川大。

又乘车去万县市,通过一个老地下党员通知赵唯, 赵随即赴成都川大。

还通知了在川鄂边坚持武装斗争到解放的川东南岸工委书记秦禄庭赴成都川大, 先住已患癌症的老战友邱进修家,这也是许多川东老地下党员当时来成都的第一站。

他们三位到川大后,又提供了地下党受迫害的一些情况。

重庆肖(泽宽)、李(止舟)、廖(伯康)案的李、廖在北京地质学院学生曾昭贵和西南师院一位女大学生的陪同下,持省革筹介绍信来川大找到我,我安排他们住在川大,李、廖都是地下党员。

这时,我获知,经省革筹批准,川大八·二六已经成立了调查受迫害干部的专案机构,但这些机构的职能远远不能涵盖四川地下党问题。

196711月,川大八·二六和成都工人革命造反兵团按周总理指示,反对干部成立组织,宣布成立兵团、八·二六联合调查组,调查受迫害干部问题。

我被指派为与地下党员联系的负责人(我当时未参加八·二六,是个自由派)。

现在记不清是哪位老前辈建议我去走访时任省革筹副主任的李大章(原四川省省长),取得他的支持和指示,因为李大章任过北方局的组织部长。

19671222,我和联合调查组负责人陈××去成都军区四号楼走访了李大章同志,当时曾广泛散发过走访李大章谈话记录

现根据原始记录复述如下:

大章同志首先认为李××搞家长制,压制民主,打击那些提过意见反对他的老干部,并对原省委政法委副书记李俊臣被打成右派致死一事作了回忆。

他记得当年有人说李俊臣跳水自杀时背上背了一块石头,手是被捆起来的;在他的印象记忆中手是未捆起来的,自杀是有疑问的,说是要平反,怎么又会去死?

大章同志说,他记不清441是否是他批的,要查档案。

接着,大章同志着重谈了地下党问题。

他说:

你们帮助搞清地下党受迫害问题,是个好事情。四川地下党不统一,也不能统一。

地下党一般讲比较复杂,成员真正工农成分少,知识分子、小知识分子多。

在国民党白色恐怖下,不和国民党拉拉扯扯以作掩护,就不能活动。

要生存,要求得活动,就要那样做。

华北拉锯地方的党组织,因为要控制政权,必然身在曹营心在汉。

国民党要钱、要粮、要资产,不给不行。

大章同志回忆了原地下党川南工委书记廖林生和他一起从南京回川南,廖是南方局通知去香港后介绍来的。

四川合省后,58年夫妇俩被打成右派。

大章同志讲了一些县和统战部的地下党员向他告状,然后说,经常有地上党、地下党的关系问题,刚解放时要铺开工作,用了一批地下党员。

解放时荣县208个地下党员,现在只有8个了,清洗掉了贫下中农党员。

为什么?

可能从能力、政治水平、阶级觉悟看,老区来的有一套,一清、一比就把他们清洗了。

他认为即便水平差一点,也还是应该带起来的。

大章同志听了我们的一些看法后,指出:文化革命期间,集中一些材料,做一些调研工作,向中央反映,取得几条方针,为解放前做个总结,很原则的总结。

又说,要对情况作分析,解放后哪些对,哪些错,错了怎样纠正。

头头弄来开些会,征求他们的意见。

还说,外来干部驯服一些,地下党不懂这一套。

最后,大章同志说:

七七事变前,全是地下党,以后才成为地上党。

××到天津、到北方局,全部否定地下党,我和他顶了起来,柯老(柯庆施)、我、高文华和他打官司,37年到延安开白区工作会议,讲来讲去未说服我。

后来主席出来讲话,实事求是。

临走时,大章同志要我们写报告给省革筹,建议省革筹成立组织机构解决反映出来的四川地下党问题。

第一次走访大章同志回来后,我全力以赴整理材料,并邀请地下党员詹大风(文革后任省党史办副主任)、在新华社被打成右派的年轻地下党员宋禾以及一些原地下党的负责人商讨向中央写请示报告。

我根据大章同志指示精神草拟了一个提纲,并将座谈、访问所得材料罗列为十条,由詹大风执笔,向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国务院、中央文革、省革筹呈报了《关于四川地下党问题的报告》。19671227,由兵团、八·二六联合调查组两位负责人赴北京呈交报告,并决定同时在全川对地下党问题进行一次摸底调查。

 

中共中央批转四川省委关于继续开展反对林陈反党集团斗争问题的请示报告

 

中发[197214

毛主席批示:同意。

中共中央批示

中共四川省委、成都军区党委:

中央同意刘兴元、李大章等七同志的请示报告。

中央希望你们领导全省广大军民认真学习毛主席的《谈话纪要》和中共中央一系列有关文件。要掌握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锐利武器,进一步开展反对林陈反党集团的革命大批判。

对犯错误的同志,要遵照毛主席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一贯方针,既要弄清思想,又要团结同志。

你们在斗争中,要特别警惕一小撮阶级敌人乘机捣乱和破坏。要排除资产阶级派性的干扰。要认真地区别敌我之间和人民内部这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

要加强党的一元化领导。增强军政、军民、军队之间的团结。团结起来,争取更大的胜利。

中 共 中 央

一九七二年三月二十三日

 

《关于继续深入开展反对林陈反党集团斗争问题的请示报告》

毛主席、党中央、中央军委:

遵照中央指示,我们从去年十一月十七日起,分期分批地在全省和军区部队县、团以上干部中,传达学习了毛主席接见成都地区领导同志时的重要指示和中央政治局的指示。揭发批判了林陈反党集团的罪行,并联系四川实际,对梁兴初、陈仁麒、谢家祥三同志所犯的严重的方向路线错误和宗派主义错误,进行了严肃的揭发批判和耐心诚恳的帮助。今年一月底以来,在全省军民中,传达贯彻中央(19724号文件,逐步开展了对林贼的《“571工程纪要》反革命政变纲领的大批判。使全省军民受到了一次生动而又深刻的思想和政治路线方面的教育,进一步看清了林贼一伙叛党卖国、反共反人民的真面目,对伟大领袖毛主席、对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对党、对社会主义更加热爱;进一步提高了落实政策、增强革命团结的自觉性,促进了各项工作。总的形势是好的。

四个月来揭露的大量材料,进一步表明以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同以林彪为头子的资产阶级司令部的这场斗争,在四川反映得很突出、很尖锐。林贼及其死党的流毒很深。当前,运动的发展是不平衡的,少数单位对这场斗争的意义认识不足,对运动领导还很不得力;有的领导核心不团结,个别犯错误的同志姿态不高;有的单位政策不够落实,群众没有充分发动起来。其原因主要在于我们省委和军区的领导。毛主席指出:对路线问题,原则问题,我是抓住不放的。去年九·一三以前,我们没有把批陈作为头等大事来抓,而把工作的重点放在了一批、两清(批判极思潮,清查·一六三老会)运动上,有些地方,把斗争矛头指向了持有不同意见的群众和干部,混淆了阶级阵线,违背了毛主席关于重点在批陈的指示,转移了斗争的大方向。过去,我们对此认识不足,没有及时纠正这个错误。这是一个严重的教训。

现在,毛主席、党中央再一次把我们几个同志叫到北京来,学习了《毛主席在外地巡视期间同沿途各地负责同志的谈话纪要》,听取了中央政治局同志对我们的重要指示。在此基础上,分析了形势,检查了工作,经过批评和自我批评,提高了觉悟、统一了思想。为了把粉碎林陈反党集团的斗争进行到底,经我们研究,提出如下几点建议:

一、认真抓好路线教育,把粉碎林陈反党集团的斗争进行到底。路线是个纲,纲举目张。进一步开展反对林陈反党集团的斗争,是当前的头等大事,各级党委一定要抓紧、抓好、抓到底。夺取这场斗争的彻底胜利,对于坚持党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路线,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毛主席在外地巡视期间同沿途各地负责同志的谈话纪要,是粉碎林陈反党集团的最有力的武器。各级党委首先是我们省委和军区党委,要认真学习毛主席的《谈话纪要》和毛主席、党中央有关粉碎林陈反党集团斗争的一系列指示,并带动和领导全省军民学习和领会好这些指示的精神。要坚持放手发动群众,排除的和右的干扰,坚决纠正一切转移斗争大方向的错误倾向。县团以上党委都要对前段运动情况普遍检查一次,借以总结经验,发扬成绩,克服缺点,继续前进。

二、加强党的一元化领导,教育干部增强党领导一切的观念。几年来,驻川部队遵照毛主席和党中央的指示,积极参加三支两军工作,取得了很大成绩。现在,地方党委已经成立了,应当由地方党委实行一元化领导。如果地方党委已经决定了的事,还拿到部队党委去讨论,这不是搞颠倒了吗?因此,为了加强地方党委的一元化领导,要按照中央批发的《广州军区三支两军政治思想工作座谈会纪要》的精神,切实改进三支两军工作。凡成立了地方党委的单位,除特殊情况可保留军管会名义外,其余应一律撤销。三支两军办公室,应划归各部队政治部领导,并协助地方党委管理好支左人员的思想和政治工作。军委各总部、各军兵种和驻川各部队在四川工矿、企业的支左人员,建议一律归地方党委统一领导。撤销各部队分片包干的支左片。省军区、军分区、县、社、厂矿、学校的武装部,是各级党委的一个军事部门,凡涉及全局的一切重大问题,如贯彻执行备战、民兵、征兵、退伍等工作,均应向地方党委请示报告,在地方党委领导下统一部署和实施。

三、有步骤地向军区部队指战员和全省广大革命群众传达两条路线、两个司令部在成都地区斗争的有关情况。这样做,对于防止敌人造谣挑拨,排除资产阶级派性的干扰,团结广大群众,深入开展批判林陈反党集团的斗争,是必要的。着重讲明三点:

1)四川军民是热爱毛主席,坚决执行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林贼及其死党所谓的根据地借用力量,只不过是这伙反革命的如意算盘,真正死心塌地跟着他们搞反革命政变的,只是一小撮。成都地区犯方向路线错误的只是个别人。

2)现已查明,林贼一伙在进行反革命政变的阴谋活动中,对成都地区在思想上、组织上是下了很大功夫的。林贼一伙把温玉成派来成都军区,又先后派出死党刘沛丰、于新野、刘锦平、王飞、鲁珉等人来川进行反革命串连,同丁钊(空军成指原政委)等人策划过反革命政变的阴谋活动。

3)在两条路线、两个司令部的斗争中,梁兴初、陈仁麒、谢家祥三同志上了贼船,犯了严重的方向路线错误和宗派主义错误。军区党委和省委遵照中央的指示,召开了几次会议,在狠批林陈反党集团的同时,本着毛主席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一贯方针,对梁兴初等同志所犯的错误,进行了严肃的揭发批判和耐心诚恳的帮助。犯错误的同志在会上作了检讨和交代,表示愿意改正错误,同林贼一伙划清界限,彻底决裂。我们要遵照毛主席有错误不要紧,我们党有这么个规矩,错了就检讨,允许改正错误的教导,对他们的这种态度,应当欢迎。

四、处理好批清运动中存在的问题,落实党的政策。我们四川在清查·一六三老会时,犯了严重的错误,干扰了批陈整风的大方向。在运动中,梁兴初、谢家祥同志又大搞以我划线,把打谢反梁作为反军乱军,列入批清的重要内容之一,办了许多批清学习班,扩大了打击面,搞乱了阶级阵线。上述错误要坚决纠正。在纠正错误时,步子要稳,工作要细。要向干部和群众讲明,清查反革命阴谋集团·一六,中央早有指示,并已开始进行。四川的三老会也应清理,把问题弄清楚。去年以来,在批清中发生的错误,责任在省委和军区,不能责备下面。纠正批清中的错误,要在当地党委的统一领导下,有步骤地进行。已经办起来的学习班,要有始有终,不要草率解散,要引导大家揭发批判林陈反党集团。要严格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对于确实搞错了的,要作好耐心细致的工作,妥善处理,被审查的同志,要相信党,相信群众,正确对待自己。对于确有罪证的·一六骨干分子以及策划、炮制三老会反动纲领并有破坏活动的人,要继续审查,弄清问题,按照党的政策进行处理。扩大教育面,缩小打击面

同时,要进一步落实党对干部、群众、少数民族和知识分子的各项政策。

五、在揭发批判林陈反党集团的斗争和纠正我们工作上的某些错误时,一小撮阶级敌人必然要乘机捣乱破坏;少数资产阶级派性严重的人,也可能借机挑起事端,制造混乱,甚至被阶级敌人利用。各级党委必须密切注视阶级斗争的动向,对一小撮阶级敌人的破坏活动,必须坚决打击。对个别挑动资产阶级派性的头子,必须严肃批判,以利巩固无产阶级专政,保证把揭发批判林陈反党集团的斗争进行到底。

六、军区和省革委机关的全体党员干部,要在认真学习毛主席的《谈话纪要》,批判林贼一伙的反革命政变纲领《“571工程纪要》的基础上,划出一定时间,传达贯彻军区党委、省委扩大会议精神。深入揭发批判林陈反党集团的罪行,揭发批判军区、省委个别领导人所犯的严重方向路线错误和宗派主义错误。通过这场斗争,对军区、省委领导机关的广大干部,再进行一次思想和政治路线方面的教育,并针对机关存在的主要问题,进行整改。

七、在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基础上,增强革命团结。在揭发批判林陈反党集团的斗争中,全省军民特别是各级党、政、军的领导班子,必须牢记党的九大团结胜利路线,时刻注意党的团结。对于在两条路线斗争中,受骗上当,沾了边的,甚至陷得比较深,上了贼船,犯了严重方向路线错误的同志,只要他们愿意改正错误,回到毛主席革命路线上来,就要在政治上、思想上、组织上团结他们,信任他们。犯了错误的同志,要放下包袱,振作精神,在新的斗争中为人民立新功。团结起来,争取更大的胜利。

八、以路线为纲,统一部署,全面安排好各项工作。把揭发批判林陈反党集团的斗争,同认真看书学习,弄通马克思主义,同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结合起来。要进一步开展对林陈反党集团的革命大批判。要加强专案清查工作,依靠群众彻底弄清林陈反党集团在成都地区所进行的反革命阴谋活动。要加强党对经济工作的领导,按照全国计划会议的精神,把四川的工农业生产和三线建设搞好。要遵照中央、中央军委的指示,提高革命警惕,加强战备工作。

九、我们准备在三月底联合召开一次省委、成都军区党委的常委扩大会议,传达贯彻中央政治局同志最近对我们来京同志所做的指示,检查总结前段运动情况,讨论部署下一段的工作。

可否,望指示。

刘兴元 李大章 严 政 陈仁麒 谢家祥 何云峰 孙洪道

一九七二年三月十九日

 

就算有当年的历史文件,有毛主席的亲笔批示,人们照样可以“视而不见”。

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人云亦云”,习惯了不经脑子就破口大骂:

文革是人间炼狱,是十年浩劫!”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逆流勇进 8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