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2~3
本章来自《城市.寓言》 作者:我行无住
发表时间:2016-06-28 点击数:169次 字数:

2

一几睁开眼睛,树林已经沉入黑暗中。寂静。寂静中清晰听到小鸟和昆虫的鸣叫声。到下山的时候了,他对自己说。他举起双手,伸向天空,嗡。。。。。宏亮的声音在树林中回响,有鸟扑翅的声音,那是归巢的鸟儿被惊起。

阿弥陀佛,吵醒你们了吗?乖乖睡吧,可爱的小精灵,我要暂时和你们分别了。

一几说,然后踏上下山的路。

 

他安静地站在古老的城门口,这是久已荒废的城门,昔日守卫城门的士兵已埋入黄土,只余下依然雄伟的城墙静静地屹立在空旷的天地中。他伸出右手,贴上城墙,触手冰凉,又坚硬无比,可以想象,在过去千百年无数次的攻城中,不计其数的利箭与长矛刺在这坚硬的城墙上,无不一一坠下,城墙是一面记忆体,记载了沧桑的时间与历史,生命的衰败与强盛,鲜血象花一样在风中绽放,染红了看官的眼。

 

不要!我不要在这里!

在这里有什么关系?这里又没有人!

我就是不要嘛!

在这里和在床上还不是一样?都给你钱!

我过来是要看城门的。

那现在不是看过了?看过了就该干活了!

可我不喜欢在这里。

你还挑地方啊?那钱你挑不挑?当婊子的还要挑地方?

当婊子的就不是人了?当婊子也有接不接客的权利,现在我不接你这个客了!

你说不接就不接?现在是大爷我说了算!我就是要在这里,把你扒光了按在地上狠狠地操!你不是要看城门吗?我就要让你一边看着城门一边挨操!

一几看着男人发狂似的撕扯着女孩衣服,女孩拼命抵抗着,也许是意识到这里不会有人,女孩一声不吭,两人就像两只兽一样在微明的月光下搏斗,最终女孩力气不够,上身衣服被男子撕掉了,露出白嫩的肌肤,男子被刺激得更疯狂了,口里发出嗬嗬的叫声。

阿弥陀佛!

一几从黑暗中走出来。

什么人?男子惊道。

什么人?一几叹息,我也希望我是一个人。

你,你。。。

我在这城门下面睡了许多年了,一个人寂寞的很,今天晚上看见月光很好,就想出来走走,没想到碰到两位,这里已经好久没有人来了,看来施主与和尚有缘啊!

哇,鬼呀!男子惊恐大叫,把女孩往一推,飞奔跑了。

一几看着女孩。

你不是鬼!女孩看着一几,说。

和尚没说和尚是鬼。一几微笑。

你是个和尚!女孩欢呼起来。

和尚本来就是和尚。

我喜欢和尚!女孩宣告般说。

和尚有什么喜欢的。

我就是喜欢嘛!女孩伸手去扯一几僧袍袖子,这衣服挺好看的,是什么牌子的?

女施主还是先把衣服穿起来吧。

你不说我都忘记了。女孩害羞起来,把地上衣服捡起穿上,都破了,都是那坏男人,把我新买的衣服都撕破了。

一几静静地看着女孩把衣服穿上,女孩长得小巧玲珑的,一双眼睛调皮地往上翘着,一笑起来就像两道弯弯的新月。

阿弥陀佛!和尚要走了。

大师要走吗?大师要去哪里?女孩有点反应不过来。

和尚要进城。

我也要进城,女孩欢呼起来,我们一起走吧。

好,正好和尚有许多事情都不懂,可以请教一下女施主。

大师,你叫什么名字?

和尚叫一几。

一几...听起来怪怪的,不过好像和尚的名字听起来都是怪怪的,象什么悟空、唐僧、还有猪八戒,这样好了,我就叫你大师,这样就好听多了。

一几只是和尚,不是大师。

我喜欢叫你大师。

和尚和大师,只是名字而已,并无区别。

我的名字叫小昙,你就叫我小昙好了,我是一个妓女。

小昙,这个名字很好,和尚在佛像前看过善众供奉的昙花,很是美丽。

我是一个妓女!

和尚听到了。

可是你一点吃惊的样子都没有!

在佛面前,众生都是平等的,在尘世间,人的出身和所做的事务往往都是自己无法选择的,但是,只要怀着恭谨的心去做就好。

大师说得对,我对我的顾客一直都是恭恭敬敬的,尽可能的让每一个客人高高兴兴的来,高高兴兴地走。

善哉善哉!

大师你进城干什么?

和尚进城是要找一个人。

什么人?是大师的情人吗?没想到大师也是这么浪漫的人。

善哉善哉!和尚是和尚,不会有情人,和尚说的这一个人和和尚有莫大机缘的。

他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我对这城市熟悉得很,一定可以带你找到他。

和尚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甚至也不知道这个人是男是女,长得什么模样。但是只要和尚见到了,就知道是和尚要找的人。

我的妈呀!小昙吐了吐舌头,还有这样子找人的吗?

和尚准备进城去,到处走走,和尚相信他和和尚有缘,一定能找到的。

小昙也相信,大师是个好人,一定能找到的。

两人往城里走着,一路上小昙给一几介绍着城里的情况。

看来女施主对城里很熟悉啊。

那当然,小昙在这城里做妓女做了五年了,小昙开心地说。

走到一个十字路口,小昙停下来。

我要去的地方到了。她说,前面就是这城市最热闹的地方,大师你一直往前走就好了。

谢谢你,女施主。

大师,我们还能见面不?

会的,女施主是我到这里碰到的第一个人,这是一种缘分,所以一定会再见面的。

真的?小昙雀跃说。

和尚不打诳语。

那大师我们再见哦。小昙欢喜地说。

 

           3

几一醒来,发现自己在房间的床上,他模糊地想了想,脑子里最后一个记忆就是在眼中跳跃的火焰和漫天飘舞的纸灰。阳光照进来,照在床上,明灿灿的,甚至有点耀眼,他知道大概是早上九点的样子,以前的人就是这样看时间的,大学时,学校图书馆前面就有一个日冕仪,每次经过他都要去看一看。他越来越发现,随着时间的逝去,以往记忆的整段整段的部分逐渐模糊,象渐渐沉入海底的陆地,相反,一些细小的、被忽略的,或是觉得微不足道而不会在头脑中留下记忆的,倒象海底的小贝壳,在有月光的夜晚,浮上海面,静静地闪烁着洁白的光点。这是一种老去的表现吗?他刚过三十岁的生日,风华正茂,不过他感觉自己正在老去,正在一点点滑入时间的深渊。他沐浴在早晨的阳光中,感觉到阳光的温暖和热力,他一动都不想动,就想这样一直的躺下去,像一棵植物,在这温暖的阳光中完成从发芽到死亡的全部过程。

手机响了,是小丽发来短信,告诉他今天要去刷卡的几个人名字,除了一个陌生的,其余几个都是老熟人了。

非法套现这一链条的利益关系有趣得很:做套现的,像大龟,当然是最大利益所得者,银行,明文禁止套现,但是睁只眼闭只眼,因为可以收手续费,刷卡的人,虽然付出一定的刷卡费用,但是可以方便得到一笔资金或是解一时之急,好像都是受益方,但这却是非法的。

几一下楼,房东老头正坐在门口,眼睛出神地望着长长的巷道,脸上神情古怪,像是在哭又像在笑。林伯、林伯。。。几一喊了两声,但老人似乎完全沉入了另外一个世界,对几一的喊声听而不闻,几一叹了口气,这就是老年了吗?自己到了老年会是什么样子呢?也是搬把小椅子坐在门口,呆呆地望着不知何处的远方吗?

他干脆半蹲在老人面前,老人吃了一惊。

谢谢你,林伯。几一说。

你没事了吧?

没事了。

年轻人,看起来身体好好的,怎么会得这个病呢?老人叹息。

林伯,我没病。

好好的一个人突然就晕过去,还说没病?

几一也没办法解释,自己最近会莫名其妙的晕过去,只好点头。

 

风在树上吹,鸟在林梢叫,树林在欢笑,

阳光照,花儿俏,青蛙呱呱叫。。。

几一哼着小调走过巷道,一个妇人背着个娃娃在路边卖烧饼,娃娃好奇地东张西望,看到几一,定睛地看着,黑玛瑙似的眼珠清澈透明,几一做了个鬼脸,娃娃露出天使般的笑容。

要上班哩,要赚钱哩,要生活哩。。。

我不要上班,我只要在地下挖一个洞就好了。土拨鼠说。

我不要上班,我只要到村子里偷一只鸡就好了。狐狸说。

我不要上班,我只要起早一点就有虫子吃了。小鸟说。

我不要上班,我只要在水草里找一点小虾就好了。鱼儿说。

我不要上班,我不要上班。。。田野在歌唱,小溪在歌唱,树林在歌唱。

 

不上班,老板要骂哩。

不上班,要扣工资哩。

不上班,要被炒鱿鱼哩。

不上班,要饿肚子哩。

 

活着,是为了挣钱支付账单!

几一抬头望向天空,天空晴朗无边,浩瀚无际,白云舒卷,空悠一如千载之前。傻子城就在这清朗的天空下,从东到西,像一只巨兽盘踞在大地上,用无数钢筋水泥铸造成它的盔甲,千千万万人就生活在这巨兽的肚子里,被吞噬着鲜活的生命。城市没有了人,城市就死去了,是人的血液浇灌出城市的妖艳之花。

 

逃离,逃离,逃离到那自由之地!

我有一座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上一章:1
下一章:4~5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我行无住
对《2~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