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逆流勇进 69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6-15 点击数:201次 字数:

69

 

陶鲁笳(1917.22011.5),男,原名陶国葆,19172月出生,江苏溧阳人。

中共第八届中央候补委员、第十届中央委员,政协第七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原山西省委第一书记、原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顾问。

早年就读于江苏溧阳私立同济中学江苏省立常州中学(今常州高级中学)、上海复旦实验中学。后入南京中央大学旁听。其间曾回乡任小学教员。

1936年夏赴河北石家庄扶轮学校任教,并兼《北光》杂志社编辑。

不久参加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任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石家庄总队总队长。

同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72月任中共石家庄市委宣传部部长。

抗日战争爆发后,任中共晋冀豫区委员会组织部干事、组织科科长。

1940年任昔阳平定和顺三县中共中心县委书记。

1941年起,先后任中共太行第二地委组织部部长、地委副书记兼军分区副政委。

19453月任中共太行第五地委书记兼军分区政委。

19477月起任中共太行区委员会组织部部长、副书记。

19492月任中共太行区委员会书记兼太行军区政委。

为巩固发展太行革命根据地作出了贡献。

19499月后任中共山西省委常委兼宣传部部长、省委书记、省委第一书记。

19536月任中共山西省委第一书记兼山西省军区政委。

19585月,在中共八届二次会议上,被补选为中央候补委员

196010月任中共中央华北局书记。

19643月,陶鲁笳最早向毛泽东汇报了大寨陈永贵的事迹,在毛泽东提倡农业学大寨运动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1965年任国家经济委员会第一副主任兼中共中央工业交通工作部政治部主任。

19737月起,任国防科学技术委员会主任、政委。

同年8月当选为中共第十届中央委员。

19852月任国家体制改革委员会顾问。

19884月当选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七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

是第一届、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原山西省委第一书记、原国家体改委顾问陶鲁笳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1521510在北京逝世,享年94岁。

陶鲁笳同志19172月丁4日出生于江苏省溧阳县。

早年就读于江苏溧阳私立同济中学、江苏省立常州中学、上海复旦实验中学。

后入南京中央大学旁昕。

1936年夏在河北石家庄参加革命工作,曾任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石家庄总队总队长。

同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72月任中共石家庄市委宣传部部长。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任中共晋冀鲁豫区委员会组织部干事、组织科科长。

1940年任昔阳、平定、和顺三县平辽路东中共中心县委书记。

1941年起先后任中共太行第二地委组织部部长、地委副书记兼军分区副政委。

19453月任中共太行第五地委书记兼军分区政委。

19478月起任中共太行区委员会组织部部长、副书记。19493月任中共太行区委员会书记兼太行军区政委。

陶鲁笳同志青年时期,在太行敌后烽火岁月中受到锻炼磨珊,迅速成长。

他按照党的指示,深入农村发动群众,开展抗日游击战争,配合八路军129师参与创建根据地工作。

担任中心县委书记期间,在斗争激烈、环境艰险的地区,面对日本侵略军的"扫荡"合围,他依靠群众,积极应对,坚持斗争,不断取得胜利。

任地委领导后,工作涉及党、政、军、民各个方面,他认真总结实践经验,协调组织能力不断增强。

他任太行区党委主要领导人期间,大力恢复和发展生产,开展土地改革运动,组织翻身农民参军,为做好解放战争的后勤支援工作作出了重要贡献。

19499月,中共山西省委成立。

陶鲁笳同志任常委兼宣传部部长, 195212月任中共山西省委书记, 19537月任中共山西省委第一书记。

在此期间,他兢兢业业全力以赴,面对百废待兴的复杂情况,认真贯彻执行中央的方针、政策,一方面大力肃清残余反革命势力,坚决取缔反动会道门"一贯道",安定社会秩序,为经济建设创造良好的政治条件;另一方面大力抓好思想工作,先后对抗美援朝、过渡时期总路线、统购统销、合作化运动等大事,大规模地开展宣传、教育运动,激发全省人民保家卫国,建设新中国的热情,推动了各项工作的开展,使城乡社会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安定团结局面。

他注重领导班子的团结一致,有不同意见讨论解决,互相沟通思想,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

他重视全省各地区、各部门领导班子建设,发现问题及时解决。

他强调坚持实事求是、群众路线的传统和作风,带头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为全省各级领导干部起了示范作用,对全省干部队伍产生了好的影响。

在抓全省农业和农村工作时,陶鲁笳同志重视突出典型,带动一般。

五十年代初期,省委在长治等地区试办了十个初级合作社,得到了毛主席肯定。

陶鲁笳同志根据全省各个地区不同情况,分别发现、培养和树立各种不同典型。

他提出山西要在改变农业生产基础条件上下功夫,在大力兴修水利、推广农业新技术、发展多种经营、建设稳定高产田等方面,分别指导帮助不同的典型总结了经验,众多典型,各有特色。

特别是大寨坚持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并取得光辉的成就。

陶鲁笳同志对总结这个典型倾注了大量心血。

毛主席在听取了山西省委的介绍时,赞赏和肯定了大寨的艰苦奋斗精神。从此,农业学大寨运动在全国开展起来。

在抓全省工业工作中,陶鲁笳同志认真学习党的方针、政策以及有关知识,选拔合适人才,组织"转工业"的干部队伍。

注重发挥集体领导的作用和群众智慧,在调查研究、充分论证的基础上,制定并实施山西省第一个五年计划。

在实践中,从服务国家的大局出发,协调山西的经济发展,开展了生产改革、改善管理以及群众性的劳动竞赛运动,圆满完成了山西"一五"计划的各项指标,使山西在实现工业化的道路上迈出了第一步,为逐步形成一条符合本省实际,以发展煤炭、冶金、电力、机械、化工为支柱的发展道路奠定了基础。

陶鲁笳同志在领导工农业生产发展的过程中,重视对关系经济全局的问题进行研究思考。

1959年春,由他修改审定以山西省委名义向党中央、毛主席报送的有关问题的报告,得到了毛主席的肯定。

1965年到1966年期间,陶鲁笳同志任国家经委第一副主任兼中央工业交通政治部主任。

他协助薄一波同志,深入实践、调查研究,提出了很多很好的工作意见。

文化大革命期间,陶鲁笳同志被监护审查5年之久。(文革始于1967年终止于1976年。陶鲁笳同志1973年已经恢复工作,应该说他的监护审查与文革无关。)

他利用这段时间系统阅读马克思主义著作。

1973年任国防科委主任、政委。

1981年到国家体改委工作,他衷心拥护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积极投身于改革开放事业,组织参加了常州、沙市改革试点,做了大量的调研工作,特别是推动武汉市综合改革试点工作,以交通、流通起步,对于冲破原有体制的束缚,引领全国中心城市改革试点,进而推动全国的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发挥了重要作用。

受到中央领导同志的高度评价。

1990年以后,陶鲁笳同志集中精力,回忆整理并出版了《一个省委书记回忆毛主席》、《毛主席教我们当省委书记》等书籍。

书中通过反映毛泽东同志的言传身教,生动地体现了我党的实事求是思想路线和注重调查研究的群众路线;弘扬了党的理论联系实际、密切联系群众和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优良传统。

陶鲁笳同志是中共第八届中央候补委员、中共第十届中央委员、政协第七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

陶鲁笳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是为党和人民的事业奉献的一生。

他的逝世使我们失去了一位德高望重的老领导、老前辈。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学习他对党和人民的事业矢志不移、终生不悔的坚定信念,高瞻远瞩的宽广胸怀,严格务实的科学态度,为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而奋斗!

陶鲁茄同志永垂不朽!

 

忠诚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陶鲁笳同志追思会2011611日上午在北京光华路soho大厦举行,各界人士近百人出席了这次纪念活动,活动由中国红色文化联合会,中国红色旅游网,乌有之乡等联合举办。

追思会会场布置得庄严而隆重,在鲜红的党旗国旗的簇拥下,陶鲁笳同志的遗像披着碎花银纱,含笑在金色绸缎的幕布中;主席台上方“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陶鲁笳同志追思会”会标横贯会场,散发出磅礴气势;会场两侧“雄鸡唱晓壮志凌云追导师 首创合作化;黄钟毁弃 正气犹存激后辈 重举赤色旗”的七米横幅大对联,与对面书法大家的对联条幅遥相呼应,壮阔震撼!

国防科技部航天老兵、陶鲁笳同志昔日的部下、中国书法协会书法家黄磊明同志的条幅“魂魄托日月正气留千古肝胆映河山丹心照万代”,表达着那个时代的国防科级干部、群众对陶鲁笳同志的深切的怀念、讴歌和赞颂!北京红歌会“人民铭记,历史铭记”的对联分外抢眼,它述说着人民群众对陶鲁笳同志在中国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方面的的历史功绩!

瑰丽的书法条幅、横幅与真挚感人的赞颂彼此呼应,仿佛构成了一场动人心魄的大合唱……

追思会开始后,主持人向大家深情地介绍了陶鲁笳生平。

从中,大家深切地感受到当年陶鲁笳同志是一位为毛主席所器重的,且在军事、农业、工业、经济等领域均有全面建树的干部。

陶鲁笳从青少年起就参加了革命,1936年夏赴河北石家庄扶轮学校任教,并兼《北光》杂志社编辑。

不久参加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任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石家庄总队总队长。

同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372月任中共石家庄市委宣传部部长。抗日战争爆发后,任中共晋冀豫区委员会组织部干事、组织科科长。

1940年任昔阳、平定、和顺三县中共中心县委书记。

1941年起,先后任中共太行第二地委组织部部长、地委副书记兼军分区副政委。

19453月任中共太行第五地委书记兼军分区政委。

19477月起任中共太行区委员会组织部部长、副书记。

19492月任中共太行区委员会书记兼太行军区政委。

为巩固发展太行革命根据地作出了贡献。

1949年后任中共山西省委宣传部部长、省委第二副书记。

19536月任中共山西省委第一书记兼山西省军区政委。

19585月,在中共八届二次会议上,被补选为中央候补委员。

196010月任中共中央华北局书记。

19643月,陶鲁笳最早向毛泽东汇报了大寨和陈永贵的事迹,在毛泽东提倡“农业学大寨”运动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1965年任国家经济委员会第一副主任兼中共中央工业交通工作部政治部主任。

19737月起,任国防科学技术委员会主任、政委。

同年8月当选为中共第十届中央委员。

19854月任国家体制改革委员会顾问。

19884月当选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七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是第一届、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随后,主持人带领大家面对陶鲁笳遗像深深地三鞠躬,向他们热爱敬仰的这位毛主席的好战士,人民的好干部,忠诚伟大的共产主义革命家、思想家、国防军事家、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的实践家表达无限的敬意!

陶老的生前好友,也是始终不渝追随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同志——原国防科委情报所核心组成员恽仁祥在追思会上首先发言。

这位身材精瘦、声调高亢的老人,开场就向大家介绍了陶鲁笳所推广的大寨精神,以及支持红旗渠建设对今日中国所产生的巨大现实意义。

他说:在毛泽东提倡“农业学大寨”运动中,陶鲁笳起到了重要作用,这对我国农村合作化,人民公社化的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具有了开辟和奠基的历史意义。

“时至今天,大寨也是推不倒的,小岗是扶不起来的!”

现场响起了热烈长久的掌声。

接着,他饱含着感情,回忆了陶老坚定准确贯彻毛主席革命路线的事迹。

通过自己与陶老的几次交往以及陶老对自己的言传身教讲述了陶老高屋建瓴,不断纠正各种反动势力对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干扰破坏的典型细节。

他讲道:

1974年“批林批孔”期间,陶鲁笳指示他,对同志要重在思想教育、改造为主。因此整个运动期间,自己所在的单位没有批斗一个干部、群众。倒是大家的阶级觉悟和思绪觉悟不断提高,精神面貌格外好,国防科技任务干得加班加点热火朝天。

结合当前实际,恽老问:

“不知大家印象中的造反派是什么样?我就是国防科委有名的造反派。要说搞派性,整个文革期间,我闹了两个月的派性,可陶老就让我检讨了五年啊!是不是我们造反派就不好好工作了呢?不,我们国防工业一样也有非常重大的科研成果和发明问世啊——是陶老坚定执行毛主席革命路线啊,是对我们一向严格要求和引导啊!一次会议规定我发言两个半小时,他特别对我说,不要搞资产阶级派性,干部要带好头,派性问题得重点检查。我听了他的,其中检讨自己的派性错误就用了两个小时。”

场下的同志无不点头感慨:

如果陶鲁笳这样的干部再多些,毛主席发动的文革该是多么伟大的成果啊!

恽仁祥最后总结道:

“像陶鲁笳这样的干部,他们的心中有共产主义理想,眼中有全国一盘棋的概念,胸中有实事求是精神,目标是为人民服务,实践中处处都体现着毛泽东思想。”

“从他73年(最年轻有为的干部)就被毛主席提拔到国防科学技术委员会主任、政委这么重要的岗位,可见是毛主席最器重陶鲁笳同志是他和人民心贴心,器重他的军事、农业、工业、经济领域,思想政治领域的领导能力最全面、领导才干最强啊!毛主席是为我们社会主义共和国选拔和培养的栋梁式的人民的后备干部啊!在内忧外患的今天,我们追思并学习陶鲁笳的无私地忠于毛主席革命路线,坚定地执行毛主席革命路线,对于教育党的干部,教育年轻人,保证人民的江山不被帝修反颠覆具有非凡的意义!”

全场再次响起热烈经久的掌声。

第二位主讲人是陶老生前好友、北京市城郊经济研究所张文茂同志。

一副瘦消挺拔的身材,一头黑亮而茂密的头发,一口东北话很是富有激情:

“我们的农村向什么方向发展?我看局面和1951年差不多,等于走了一圈又回到原点啦。如今农村问题的理论水平,没有超过当年陶老他们的高度。他们这一代是社会主义农村建设实践理论的奠基人。”

“小岗村18户的手印按下去、带起来的改革开放30多年过去了——我们的农村向什么方向发展?走什么路子?嗯?——还是要走组织起来的路子!走合作化的路子,走社会主义的路子,走陶鲁笳同志推荐和培养的、毛主席号召全国学习的大寨的路子!”

“实实在在地说,如今研究农村问题的理论水平,没有超过当年陶老他们的高度。他们这一代是社会主义农村建设实践与理论的奠基人!当年的那些政策和现行的一些政策相比,到底谁正确?谁实际?谁照搬教条主义?”

“农村要组织起来,要改造我们的农业条件,农业学大寨是不可回避的历史问题,也是不可回避的历史阶段!不但过去的历史可以证明,现在的南街村,华西村——所有那些没有分产到户的,坚持人民公社化得农村都可以证明——集体公有制(就是人民公社化)能够保证农民(社员)人人都能安居乐业,无忧无虑,他们不但吃的饱、穿得好、生活全部现代化,更主要的是他们免费上学,免费医疗,免费养老,免费宽敞住房,免费应对重大灾难……而这些是包括小岗村在内的那些拔了大寨的旗,解散了人民公社的农村绝多数农村农民可望而不可及的!”

掌声四起,下边点头称是。

一个花白头发的老者忍不住说到:

孩子上不起学,靠借债,甚至有的靠卖血!有病上不起医院,住不起房,年老得不到保障,甚至因为赡养老人常常对簿公堂已经不是鲜例,现在很多年轻人毕业就失业,连基本生活保障都达不到,农村孩子借债上学,最后承受不起精神失常甚至自杀问题严重,私有化带来的一系列社会问题已经难以控制!

“现在总是有些别有用心的人控诉当年毛泽东时代的农村多么穷,国民经济走到了崩溃的边缘什么的,根据我的实践和调查,证明这些人所说的完全是胡说八道!”

说到分产到户,说到外国资本的控制,说到包括美国等转基因农作物对我国的倾销,说到私有化,说到这许多对农村社会主义主体经济的严重破坏,说到帝修反不遗余力地颠倒黑白造谣污蔑毛泽东和社会主义制度,激动处,张文茂愤怒地拍案怒斥。

他最后说:我们的任务很艰巨,我们面临着私有化、买办化、殖民化的挑战啊!

你看我八、九十年代在苏南看到的那些集体企业,如今都私有化了。

我们要进一步学习陶鲁笳同志,把我们的红色理论准备做足,彻底推翻打垮一切污蔑社会主义制度的阴谋,重建社会主义农业大厦,给农民、给人民、给社会主义共和国提供最基本的保障!”

掌声表达着人民的心声,人民的诉求,人民的期待!

接下来发言的是红色历程研究会马青柯同志。

他脸庞瘦削,但依然神采奕奕。他的身体非常不好,但依然坚持参加了陶鲁笳同志的追悼会,今天又从医院赶到会场。

他深情地表达着他对陶老的情怀——那就是对彻底革命永不妥协的红色父辈们的情怀。

作为红二代,马老最能体会和妈妈那代有志青年一样献身无产阶级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陶老,他也最理解珍惜老一辈革命家忠贞坚定战斗到底的赤子情怀。

“不知在座的对人民公社有怎样的看法?我仔细想过这个问题,当年毛泽东和邓子恢有分歧,可两个人的分歧是实现公社化的速度,而绝对不是说要不要搞的问题。”马老还总结道:“陶老这个人,最大的特点就是无私,就是为人民服务,就是善于学习善于实践,就是坚定地走群众路线。这是今天的干部丧失的”!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徐飞个头高大,年龄也比较大了,走路慢,而说话也很慢,但慢中掩藏着惊人的厚重和爆发力。

徐老说:

“陶鲁笳同志的一生,是战斗的一生,革命的一生,与人民共命运的一生。他没有被糖衣炮弹给打中,没有浮夸;不但过了文革关,与造反派共命运,捍卫了毛主席正确的文革路线,以一身正气,粉碎的反动派对文革的破坏;还过了资产阶级关,有人要他跟他走,然后就给官儿做,他说:‘不!’”

这时全场响起了暴风骤雨般的掌声。

徐老也顿了顿,调整了一下感情,他接着说:

“他更过了家庭关,我没有听说他的孩子有什么问题啊!是不是?他就这样完美地走过了自己的人生,和我们一起亲民,他是我们无产阶级的英雄!资产阶级要推他们的英雄,我们也要推我们的英雄!”

话毕,全场再次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气氛达到了高潮。

青年诗人蔡诗华同志献上了一首诗:

《无私无畏探索路——怀念首个向毛泽东推荐大寨与陈永贵的陶鲁笳同志》。

“夕阳大寨本无名,却是尔等抒华章。

无私无畏探索路,又红又专刻苦肠。

非毛非共黑浪涌,敢驳敢辨忠贞芳。

青史或念妖魔计,未来可否正道殇?”

朗诵这首诗前,他还深深地对陶老的遗像鞠了一躬,他说:

“我不是左派也不是右派,我中间偏左,我不愿以‘省委书记’这个称号称呼陶老,因为这个称号太俗了,陶老是中华民族精神的缔造者。也许我们的国家要变成多种颜色,也许我们的民族要受到很多磨难,但是陶老他们的奋斗却是不朽的!我还希望大家做一件事情,还原真正的毛泽东。”

中国红色文化联合会秘书长王志明同志发言:

“陶鲁笳同志是真正的共产党员,信仰的是共产主义,崇拜的是毛主席,他的一生是不平凡的一生,是光辉的一生,愿陶老一路走好!”

最后一个发言的原中央政策研究室综合局局长张勤德同志在分析了当前的时弊之后,全面地评价了陶老的一生。

他说:

“陶鲁笳同志的一生,是努力做毛主席好学生的一生,是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一生。他坚持认为农村应该先集体化,再机械化,才能过渡到现代化,只有共同富裕才能得到人民群众的拥护。今天追思他,今后还要永远纪念他,最好的一种纪念方式,就是继承毛主席的遗志,走社会主义的道路。”

他还谈起了当前的斗争形势,他说:

“当前最重要的就是反帝反修,救党保国。全国各地人民群众在乌有之乡发起的公诉茅于轼就把这两点给结合起来了,产生了广泛的影响。我们声讨拿美元的汉奸,必然引起人民对这些汉奸的愤怒。中国人民最起码还有着一颗爱国之心。我们要以反对汉奸卖国贼以及两代卖国集团作为突破口。如今的西化卖国集团,是我们最凶恶的敌人。不仅想大搞私有化、多党制,而且开启政治改革,推翻人民江山,简直凶恶至极!!”

他说到激动处,头上青筋跳着,语气非常悲壮。

“同志们,他们说改革的阻力是两条,所谓的文革余孽和封建残余。我们和红二代们就是他们眼中的这种人。”

“所以我们现在要和我们的敌人打一场战役,现在,我们必须防止西化派狗急跳墙,要知道,他们的背后有洋鬼子支持。看看希拉里都说了些什么,她说中国的制度死定了,连一点外交礼节都不顾了,她这样倒是也给那些想拖一天算一天的人一个信号——‘拖不过去。’”

“所以同志们,政局动荡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修正主义不行的,毛泽东思想才能救中国,大寨和大庆的道路才是前途。我们一定要打好这一仗,才对得起党员的称号,也算是对毛主席和陶鲁笳最好的纪念吧。”

一曲《国际歌》把会议推向新高潮,人们在呼唤着“英特那雄奈尔”,呼唤着“大寨精神”更呼唤着大寨赖以生存的社会主义制度的回归!

呼唤着社会主义制度保卫战的结集!

会后,大家兴犹未尽地参观了组委会为大会布置的“文革:农业学大寨专题文物展览”。

展品都是知名文革文物收藏家刘磊同志汇集提供的。

围绕在文革时期烧制的毛主席全身像塑像周围,展示着显得格外珍贵的相关文物。

一对一尺多高瓷瓶,彩釉是年轻的农民头戴草帽,挥手高举着“农业学大寨”的书,一副那个时代特有的精神风貌——意气风发。

还有一对瓷器小件,画屏上是两个农家女孩在树荫下读书,一派世外桃源的宁静恬淡的氛围——今天看来真是格外羡煞人也。

此外珍贵的文物还有文革风格极强的书籍文具:

《文盲宰相陈永贵》一书的封皮,是陈永贵黑黝憨厚的脸庞,半新的白手巾笼在头上,自然、实在、亲切,没有丝毫的矫揉造作,更绝对没有当今镜头上所谓人大代表油头粉面的恶心。

还有一本《陈永贵讲政治》的书,书皮是素描画,陈永贵手捧毛泽东选集,笑容可掬地讲读着。

老同志看了格外亲切,又拉起了那时候学毛选、学哲学的往事。

还有些文物展品也是格外撩人思绪,更使人对陶鲁笳同志的在全国农业学大寨上所奠定的社会主义基础的贡献意义无限感慨……

陶鲁笳同志,忠诚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毛主席的好学生,人民的好干部,社会主义中国的功臣——“人民铭记,历史铭记”!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逆流勇进 69》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