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逆流勇进 60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6-06 点击数:248次 字数:

60

 

196791中央首长江青陈伯达周恩来在北京市

革委会常委扩大会议上的讲话

〖时间:下午。参加会议的首长有:总理、陈伯达、康生、李富春、谢富治、江青、杨成武、张春桥、戚本禹、姚文元、李天佑等。参加会议的还有:红代会核心组、中学红代会核心组、工代会等代表。〗

谢富治:今天是北京市革命委员会常委扩大会议,现在请江青同志讲话。

江青:同志们、革命小将们:我们好久不见了,是不是,有的可能最近见过,有的可能好久不见了,这个会准备得很仓促,我们准备得也很仓促,来的也仓促,我讲的不一定对,对的接受,不对的批评,可以贴大字报,可以轰(笑)。我这一时期看了一些材料,对全国形势,也看过一些材料,有些看法。上次在什么时候谈过形势,和你们不一样,可能部分不一样,可能有分歧。现在看来可能还是有一部分看法同我们不一样。因此闯的乱子不小。昨天我和有些人会谈形势很好,可能有人会说江青这个人就是会说形势大好。形势确实很好,昨天和总理一块听了四川情况,就是形势大好。派到四川去的干部精神面貌变了,文化大革命一年多了,难道形势越来越坏吗?你们怎么想的?难道我们的文化大革命搞错了?我不说你们全体,而是说部分。少数坏人,故意在那里搞,这就是?一六。他们以极左的面貌出现,很值得警惕。?一六以极左面貌制造混乱。

由于形势看法不一样,有人提先进的南方,落后的北方,我曾驳过这观点,武斗就是先进吗?我们搞大批判,革命的大联合是落后吗?我认为这完全是错误的。我认为北京应该带关搞好斗批改,大联合,搞好本单位斗批改(谢:好得很)如果不搞这些,文化大革命要搞到那个年头呢?你们想过没有?我们自己要搞好,北京有一、二个学校不是在试点吗?韩爱晶来了没有?(韩:来了)身体不好?(韩:没什么)北航、师大试点了没有?要坚持,不要怕人家说你们右倾。全北京市都应该试,要对准党内最大的走资派,批倒、批臭,从各条战线上把他们一系列的政治纲领批深批透批臭。要在本单位搞斗批改,大批判,要把本单位搞好,批深、批臭。各单位要搞斗批改。要批得比当年苏联托洛斯基还臭。这任务艰巨呀!非常光荣的任务,我们不能代替你们,既不能代斗,也不能代改。这是文化大革命落在你们身上的光荣任务。还有工厂、农村,还要抓革命促生产,要好好安排。当然工农不能因斗批改而耽误生产。由于一部分人背离了大方向,坏人就利用青年人好动的特点,想到处看看、冲冲,甚至想制造点先进南方,落后北方,武斗就先进吗?北京打个稀巴烂好不好?(众:不好!)要坚决反对反动的无政府主义。

又搞起个大串联不好,现在串联不好,这和去年完全不一样,去年串连煽了革命之风,点了革命之火,有好作用,现在去了,不了解情况,去了一头钻进去,要犯错误,错了还不知道。你们还相信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众:相信!)中央正在一个省一个省解决问题,你们去了解决什么问题呢?这样是做错误的,不认错不行。错误地判断形势,听了一些过左的词句,有的是煽动,结果你们斗争锋芒完全错了,不是对准刘邓陶,而是对准所谓军内一小撮,到处抓军内小撮指向革委会。你们要相信解放军,人民解放军是毛主席、林副主席亲手缔造、领导的,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军队吗?要相信军队,固然有少数坏人,广大指战员还是好的。这是有阴谋的。还打还手,骂不还口,自己拿着枪被人夺去也不打。把军队搞乱了,帝国主义、修正主义来了怎么办?到处去揪,还说你们不去揪,我去揪。全军几百万,陈再道的确是少有的,赵永夫更少。因为要揪军内一小撮,不管那个军区,说了点错话,就要揪一小撮,这是错误的。到处揪军内一小撮,这口号是错的,打乱了我们的军队,这是自毁长城。我讲行对不对?(众:对!)你们不明白,即使我们军队老干部说了一些错话,做了一些错事,但一旦打起仗来是勇敢的,是跟毛主席的。你们到处揪一小撮,搞喷气式,这是什么人提倡的?我们是反对的,你们这么搞,什么人高兴?我这不是说军内有少数错误不能做检讨,我是批评这口号到处揪某大麻子、某老谭,到处套,这是别有用心,想打乱阵营。人民解放军是人民保卫者,无产阶级专政的基石,提出这口号到处搞,乱轰轰的,我很气愤,我要是战士,要是夺了我的枪,我就开枪,这样说可能过火。现在大炮也夺了,一天打一万多发子弹,就是左派也不对(总理:要是到越南能打多少敌人!真是败家子。)是左派也该批。另一个锋芒是针对革委会,做了错事就要打倒吗?这对吗?这难道不是别有用心吗?我这个人就时常说错话,包括你们北京市革命委员会,都是新生事物,有一点错就打倒?斗争锋芒错了,不是对准党内最大一小撮走资派,本单位一小撮走资派,而是对准新成立的革命委员会,对准我们的人民解放军,这样做错了!但他们不一定是坏人,改了就好。总之先进的北京就是搞斗批改,大联合、三结合,制止武斗,把挑起武斗的一小撮人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这个我上次讲过的,不知讲清了没有?没有准备,大家考虑对不对?

我现在重申几个问题:

北京有苗头,昨天有四、五百人冲中南海。去年在红卫兵成立时,我说过要保卫党中央,毛主席居住的地方中南海、钓鱼台,另外还有大会堂、外国使馆,不准冲,反使馆可以在外面嘛,怎么钻到里面去了?这是国际惯例,否则,那人家也可以进我们的大使馆,揪我们的人。最近搞了英国代办处,结果我们十几个人在那边就挨了打。黄浦港援越物资也被抢了,这不是左派,是有坏人挑动,要警惕,该不该专政?国防部不能冲,京西宾馆不能冲,要开会嘛!今天我们在人大会堂开会,外面有人冲进来,你们看行不行?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光明日报、北京日报、《红旗》、新华社、电台等不能冲。还有北京市革命委员会要保卫。我看了材料,光明日报昨天被抄了,怎么能随便抄?还抢了资料,不知什么人干的?文化大革命一年多了,还搞这一套,这不行,光明日报还要坚持办下去。(谢:要查谁抄的)(总理:卫戍区马上去查)这个风要打下去,一个报社一下子就去抄,能这样随便?有了?六通令还抄?打砸抢这股歪风一定要刹住,西单商场打得那样,不管那一派,坏头头一定要抓起来。这已是刑事犯了。专政要正常进行嘛,要正常手续办。以上可能有遗漏,大家说对不对?还有西山重要地方大家不要去,还有宾馆。有的破坏国家财产,国家荣誉也不要了,当着外国人打砸。这是坏人利用群众的无政府主义、宗派主义、小团体主义、个人主义挑起来的。还有什么革命呢?光去革人家的命,不革自己的命,这怎么行。我告诉你们,我永远忘不了在延安的三年整风,作自我批评,肯定自己又否定自己,再肯定自己。那象你们,自我批评象挤牙膏,不许人家批评,不是冷静考虑问题,情绪一上就干起来了。

现在说一下聂元梓同志,我上次开会批评了她,我批评她的缺点和错误,没有说要打倒她,对她好的就支持,错的要批评,对同志们也一样。聂元梓在文化大革命初期有两大功劳,我们不会忘。她是第一张大字报的作者之一,另外,她揭发了安子文叛党集团。是聂元梓背了这两个包袱,压得喘不过气来,对不对(对!)有了错误你们也不给个机会。红旗飘的牛辉林上次的发言不好,也不见得高明。红旗飘里有坏人?群众是好的。(谢:还有一些大字报很庸俗。)牛辉林到处去抢、抄。(康生:杨勋、杨炳章在什么地方?)(聂:前些时候卫戍区要放,我们不同意)杨勋、杨炳章是特务。(康生点点头说是特务。)我希望聂元梓同志要放下包袱,我们来记你的功,一个共产党员做一点好事是本分,完全应该。做错了要改,要不断地为人民立新功。聂元梓同志就是吃老本,还做了许多错事,最后被揪住了,甚至连她的组织都要垮台。组织是好的,她的助手不好,那个助手叫什么名字?(答:孙蓬一)出了许多坏点子。其他学校的头头,有什么缺点、错误、也要小范围谈,要与人为善,惩前毖后,不要一棍子打死。聂元梓同志要丢掉包袱,丢掉错误,重新上阵。蒯大富也是这个问题,要丢掉包袱重新上阵。我们不愿人家打倒你们,还有韩爱晶、王大宾、谭厚兰也是这样。还有几个人,我们记不清了,不要被一点功压得喘不过气来,要天天记住为人民立新功。我讲得不对,可以火烧,可以炮轰、打倒都行。但是我是满怀热情对同志们讲话。

伯达:刚才江青同志的讲话很重要,大家要注意,要认真讨论一下,是代表小组的,代表中央说的。我们跟你们开这样的会,说这样的话,不是随便讲的,这是在文化大革命一个重要的转折关头的重要的,战略性的讲话。

江青插话?一六表面反总理,但实际分多少个方面军。有的方面军对我,有的方面军对伯达同志。这是个重大的事件。他们就是想从的方面,从右的方面动摇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想乱我们的套。?一六是反革命组织。

伯达:我们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处在一个重要的关头,党中央发出这样一个重要号召,大家不要轻视,你们是不是接受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领导?(答:是)如果是就认真讨论江青同志的讲话。最近在北京有些同志不听话,代表中央的意见不听,我们讲了话,你们贴大标语说好得很,但你们仍干自己的,是一小部分人,这是不允许的,这种不听中央的话,自己干自己的,给自己造成垮台的条件,失败等待他。在文化大革命中违背毛主席、党中央的领导,就一定会垮台,不要以为一时人数很多,那是表面现象,暂时多数会变少数,暂时少数是会变成多数的,是会得到胜利的。现在有一些同学发展到非常严重的无政府主义,不择手段为自己创造活动方便的谣言,一个真正的革命者是不允许的。谢富治看到一个福州来的电报,上面写的北京来电,内容是说什么我们受中央文革委托,派三千人,先派一千人抓军内一小撮,最后再来人,其余的随后就来,口号是打倒韩再道,这是瞎闹,这是谁干的?完全有他的政治目的。完全是荒谬的,用这样一个办法捞稻草是办不到的。一个革命者不能这样干。福建是前线,我们正和福建的两派谈,就接到这么一个荒谬的来电,完全脱离了无产阶级革命的轨道,假借各种名义,搞这一套,这难道是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行为吗?革命能这样搞吗?这是一件实实在在的事,我请谢富治同志找红代会的同志谈谈。江青同志说,文化革命初期,北京许多学生到外地煽风点火,做了很大成绩,告诉了我们许多不大知道的情况,但你们夸大了,好像没你们就不行,想包办代替,到一个地方,就说我是代表红代会的,什么响当当的左派,我从不欣赏这个词。过去货郎担响当当的,是招摇过市。有人还科学些,说是坚定的革命左派,刚几个月怎么坚定了呢?坚定左派要在长期大风大浪中考验。北京下去的学生,有无产阶级革命派,也有小资产阶级革命派,还有资产阶级革命派、还有反动派。说响当当,像卖膏药的,你们大概没见过卖狗皮膏药的,摆个摊子,敲锣打鼓,说膏药多么好。我说的过分些,多数人是勤勤恳恳的,我是说少数人,有些人上了当,人家拍马屁就高兴。你们不要把自己丑化,不要丑化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我的讲话是内部的,不要贴大字报说好得很,怎么能说好得很呢?现在许多地方受北京少数人的歪风影响,大家要注意,全国都注意北京,要搞出好样子来,有一个人说,你北京就搞出好榜样,当然他讲这话不全面,但这句话值得我们反省,北京要做出好榜样来。大批判、大联合、斗批改都要在北京做出榜样。所有外出串连的统统都要回来。因为他们在那里变成响当当,出了不适当的错误的主意,在江西的,福建的,谢富治同志派出去几个人?(谢:只派了几十个人。)除中央派出去的调查组一律都回来。

第一机床厂过去搞垮捍卫团是对的,是先进的,但现在打内战从先进变落后了。仪器厂我们去了,石头都扔下来了。学生搞两派,工人也搞两派,搞武斗是错误的,我反对。(谢富治插话:武斗都有两派支持,搞宗派是错误的)清华有个团派,有个?一四。我和戚本禹同志本来去帮老蒯忙的,蒯慌装喇叭,装机器,?一四稳坐钓鱼台,站在我旁边,?一四当了主席,还当了我的翻译。还有那天我到北大去,是帮聂元梓的忙的,从大方向帮忙的。当时我提了三条协议:第一、全国一千多人的动态组撤回来;第二、撤销航空版不搞了;第三、还有他们那儿有个保卫组,就是二组,我说不要了。但我走了两个钟头就去抄了,也不商量一下,不要这么匆匆忙忙嘛。这是派性高于一切,不是无产阶级党性高于一切,毛泽东思想高于一切,人民利益高于一切。抄家算什么革命行动?有少数同学,还有工人,有时是他自己的东西,也去抄,搞鬼,过去抄家还要批准,封建时代是皇帝批准,现在是想抄就抄,头脑乱烘烘,派性高于一切,而不是毛泽东思想高于一切,人民利益高于一切,不是祖国利益高于一切,而是自己小团体利益高于一切。我再三说过,你们不要上当,不要上坏人的当,没有坏人挑拨离间,你们不会上当,有黑手,有敌人,你们年轻,在这严肃的阶级斗争中要注意那些打扮成各种各样的人,有从极方面和从极右方南面打乱毛主席党中央的战略部署。同学们,工人们,要注意保护毛主席的战略部署,象保护自己眼睛一样。遇到问题,都要经过自己头脑的思考,毛主席在延安给新华社题字就是多思要多思多想,不要头脑乱烘烘的,以毛主席的章程为章程,以党中央的章程为章程,章程就是轨道。

那天外事口一个会上说,十几年来外交完全脱离了中央,怎么能这样说呢?外交具体是听周总理的,外交是毛主席亲自领导,周总理执行的,开国以来都是这样,陈毅有错误是另一回事,怎么叫我们的外交部是卖国主义外交部。刘邓路线是卖国的路线,破坏了出卖我国利益的是刘邓。

康生:三降一灭的外交路线是刘、邓、王稼祥搞的,陈毅同志有错误是另一回事,我国外交路线是毛主席制定的,不要把这些混杂起来,从对英斗争120多年,共产党领导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英国在我国建了个代办处,你们去烧英代办处,也不请示周总理,我们打电话去(那时还没有烧)帮你们,你们不听,这里很可疑有反革命,脑子里没有敌人,没有敌情观念。

伯达:康生同志说的完全对,这里有坏人,不听我们的,严重的无政府主义,坏人插手,化工部抢档案,中央文革打电话不听,那里有许多国家机密,不能看就是不能看,看那干什么!去年就给你们打了招呼,你们说这样干好得很,一次二次可以原谅,继续犯错误,是不允许的,不管是左派还是保守派,都不准破坏国家财产,要有责任感,我们到西单商场里看过,我们感到痛心、落泪的,是毛主席领导的国家。不要搞武斗了,我们看够了。(谢富治:听说北京还在酝酿大规模的武斗戚:西商场武斗挑起者,康老说了不管是那一派的都要抓。)(康:如果抓错,我一块坐牢。)我们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是强大的,不能允许这样干的,不要觉得我们是什么革命行动?(戚:反革命。)(康:强盗。)凡是破坏生产的头都要抓。(戚:包括革命委员会委员)今天到会的大多数是市革命委员会委员,我向你们致敬,但在座的就有个别搞武斗的。有一个人做了坏事不认帐,他说陈伯达讲话70%都是错误的,你不要太狂妄了!有些革命委员会委员不称职,可以按巴黎公社原则撤,通过群众讨论。

谢富治:分两大派,都是想撤自己反对派的委员会委员,我们希望他们自己撤自己那一派的。上海不分两大派,北京的学生到上海搞两大派,反对张春桥、姚文元为首的上海革命委员会。

伯达:北京这种风到处飞,自己地方还未搞好,就到处跑。

(这时康生同志写了一张条子给张春桥同志,问张春桥同志今年还欢迎北京学生吗?)

春桥:我来回答康老提出的这个问题。在北京市革委会成立大会上我代表六个省市发了言。在4.20讲话中充分肯定了北京学生去年对全国文化大革命的贡献,充分感谢了北京学生那个讲话仍然不变。直到前一段,我在北京,听说北京的同学到上海,我还是给上海的同志说要欢迎,做好接待工作。但最近有些不大值得欢迎的事情,北京的一些学生说上海革委会执行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张某人,姚某人要靠边站,北京好多同学对上柴联司这个组织支持,说上海镇压了联司。上海群众对联司的行动我是完全赞同的。其实上海革委会并末表示态度,群众说我们右倾联司这个组织性质变了,在工厂武斗一年多了,是一些走资派挑动两派武斗,后来把所有反对市革委会的力量集结起来,反对市革委会和上海最大的革命工人组织工总司,到处打人,打死人不交凶手,解放军由工厂调查被打出来,革委会20人到工厂劝他们生产被扣起来,这样群众就开了十万人大会,会完了包围了工厂,要他们交出凶手,他们不但不交反而主动出去,因此群众气急了冲进去打了歼灭战,打了个漂亮仗。群众到那里是要联司交凶手,不是砸商场。但北京学生到那里说我们执行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无产阶级专政还要不要?上海的学生也是一到武汉就反对曾思玉同志,我完全赞成北京上海的学生回来,回本地本单位搞大批判。中央正在一个省一个省的解决,不要打乱党中央和毛主席的轨道,江西问题不是上了轨道了吗?再去实在是帮倒忙,我们欢迎帮忙,但不欢迎帮倒忙。对上海革委会打不倒,我是担心他们被人利用上当,我希望把自己本单位文化大革命搞好,搞出模范来,不要到处骗人,在上海我还敢顶顶,别的地方不敢顶,不要装腔作势,借以吓人,北京应该成为全国的模范,在毛主席党中央所在地也可能成为模范。我们上海要紧跟上你们,向你们学习。

伯达:我完全赞同张春桥同志的讲话,上海在很多方面已经走到前面去了,北京落后了,上海张、姚为首的市革委会中央是全力支持的。是上海革命群众支持的。北京的学生都回来。(谢:马上回来)

康生:建议北京市革委会、红代会搞个文件,正面说明,动员在外地同学回来,报上登出来,做个根据。

伯达:大家再看看十六条,要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北京学生应该相信各地群众能自己解放自己,不要你们去包办代替,去包办代替就是违背十六条。

谢:请康生同志讲话。

康生:讲的不一定对,粗鲁一些,不要生气。江青、伯达同志提出的问题是很严肃的政治问题,传达了毛主席的战略意图,部署大方向的问题,不要当作随随便便的谈话。毛主席,林付主席经常讲,在中国的条件下,出现某些坏事,可以变成好事。如武汉出了陈再道是坏事,但当毛主席的路线给群众宣布,给解放军宣布了,局面就变了,坏事变成了好事。但不是所有坏事都会变成好事,这里需要条件,当前,第一,有毛主席;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以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的领导,动摇了这个条件就很不利。第二,有毛主席亲手缔造亲自领导林付主席亲自指挥的人民解放军。去年十二月卅一日中央通知上讲述过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保卫我们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保卫国防的最主要支柱,任何情况下不动摇,相信解放军。一年来事实证明在毛主席、党中央、中央文革领导下,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支持下,文化大革命取得了伟大胜利,解放军做出了贡献。文化大革命形势大好。我这里有很多电报,很多国家,很多马克思列宁主义党今年?要来看我们文化大革命成绩,北京应成为模范,世界上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来检验北京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国庆快到了,他们要来,我们是有成绩的,但是否可以搞得更好些。过去你们煽风点火起了好作用,情况变了,我们要坚决拥护毛主席司令部。坚决拥护解放军,坚决执行中央文革指示,改进前进中的错误,甚至是严重的错误。文化大革命中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还有美帝苏修,各国反动派包括蒋介石,还在到处钻空子,破坏,他们不来搞破坏吗?琉璃河水泥厂发生了武斗,可调查了一下,过去那里有国民党支部存在,十一个解放军都打伤了。

谢:革造、红造两派打仗,把军管会主任打了,打死四个人,而参加谈判的不是工人,是学生。炮兵师政委被打了。

杨成武:工人阶级没有利害冲突,为什么分成两大派?这里面是有敌人的,是有阶级仇恨的。

康生:一个工厂都是无产阶级,少数坏人捣乱,两派工人为什么那样刻骨仇恨,想想,应该是没有不可调和的,但甚至打死了人,这是什么样的道理?除了无政府主义、小团体主义还有一小撮走资派,有少数坏人,地富反坏右,国民党伸进黑手。无论如何要有敌情观念,在文化大革命中敌人要垂死挣扎,美国过去用月牙形包围圈封锁我们,印尼反动派杀了印尼多少共产党员,杀了我们多少华侨,把我们的使馆人员打得那样子,印尼的外交部长马利克到苏联受到热烈欢迎,缅甸同苏美勾结反华,印度、泰国怎么样?蒋介石也利用这个机会不但在沿海,而且往内地派特务。外地把打砸抢的成绩拍了照片登了报纸或印了传单,拿到北京来展览,实际上作了美蒋特务的好情报员,实在痛心。我们一些好青年没有敌情观念,国家大事不管,内部吵架,连爱国主义都不管,要警惕起来?一六兵团出现不是偶然的,?一六两个目的,从的、右的两方面来动摇毛主席司令部。同志们你们不要上当,他们实际上是想整个推翻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他们到处贴标语,打倒周总理。有的人不自觉地上当,结果帮了阴谋家、反动分子或者反革命组织的忙。这是一小撮,我们应当向同志们讲清楚。这样一小撮坏头头要坚决镇压,要立即逮捕起来。专政机关和广大革命群众结合起来。

谢:逮捕的头头是钢院革造的,他们不交。

康生:钢院延安公社作得对,师大作得对,首先要感谢他们。交到公安部,还要把问题弄清楚,还要靠大家。毛主席历来主张专政机关同群众相结合。

另一个目的,就是要动摇我们的解放军,要瓦解我们的解放军,抢我们解放军的枪,占领我们解放军的司令部。

江青同志提出来不要自焚长城,把解放军搞垮,把枪夺了就是自毁长城。这不行,敌人来了怎么办?外交部问题,发现有些组织要犯错误。说外交部三降一灭的路线是讲刘、邓、王稼祥、彭真等人。对东南亚人民实行了和毛主席相反路线,毛主席要武装夺取政权,他们实行和平过渡,因此他们是去扑灭各国人民革命。你们可以研究这些。刘、邓、王做了很多坏事,但不等于说中国的外交路线就是三降一灭。我们的外交路线是毛主席、党中央制定的,领导外交。陈毅是有错误的,也可以检查。国家的国防权、外交权不能夺,这个权是属于中央的,夺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的权是错误的。这个问题总理解决了很久,还成立了监督小组,现在发展到什么情况,群众组织不经过中央就向国外使馆发电报,一个群众组织怎么能代替国家发报呢?这是错误的,是越权违法的,有一些使馆不接受,报务员不发报是对的。还有擅自决定出国人员不跟总理打招呼,有人有事不请示总理。我说外事口好好整风,检查一下自己,不是说轻了,几个月了,我说你们死了心吧!外交权不能夺,夺了外交权就一定犯错误。外交权不能夺,不是说外交不依靠群众,不是说外事口在文化大革命中没有贡献,不是说外交没有问题,但最后决定权在中央,包括出国。开批判刘、邓、王、三降一灭的大会可以。冷静想想,烧英代办处,最高统帅毛主席说:至少是无知。中央文革电话广播不听,伯达同志说:到底你们听谁的?外国通讯社可以报导了,什么将近一点钟伯达、康生、江青来电话都不听。出我们的丑,也出国家的丑。

我肯定外事口里面有敌人。我这个话不是没有根据的,但是我今天不宣布。我是希望同志们提高警惕。我所以要这样讲,是因为这个问题关系到大局的问题,关系到动摇我们无产阶级司令部,关系到动摇我们中央的问题,关系到我们文化大革命的成败的问题,关系到批判刘、邓路线的最后胜利的问题。我相信一说群众就会懂的,他们想动摇以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是妄想,几个苍蝇碰壁,想动摇我们的解放军,也痴心妄想,白日做梦。青年人不要上当。今天和你们交心,希望你们成为模范,同志们千方百计地把外地的同学找回来。在座的有好几个省的同志,每晚开会提出这个问题来,春桥同志都不欢迎了嘛,自己还觉实在了不起。中央委托6408部队到安徽去支左,刚一到,就有一小撮头头把矛头指向6408部队,企图挑起流血事件,向中央施加压力。这是革命的吗?应引起警惕。曾思玉同志刚到武汉,就有人反对。总的方面北京不是很理想的模范,但还是模范,要求你们更好嘛。刚才讲这些激烈的话,希望做得更好,文化大革命初是模范,第一年点火是模范,第二年要做大批判、大联合、三结合,制止武斗的模范。

总理:同志们,战友们,时间很长了,江青、伯达、康生讲话我同意,稍微归纳集中到几个问题。

1)形势任务:对无产阶级文化革命形势的估计,在座的一些人,前些时候的看法是不对,八月五日在天安门上,有一个红卫兵问我:是否第三次大串联又要开始了?我听了很奇怪,为什么会提出这个问题?目前形势是好的,去年八月份,红卫兵诞生了,革命的大串联煽风点火,要记上这一功。一年了全国的火点起来了,机关、厂矿、企业也都起来了,当然还不平衡。一年来全国布局已经搞好,现在第二年就是争取胜利的一年,依靠谁去争取胜利,依靠北京的红卫兵?要相信全国广大群众,全国广大群众是会争取胜利的。全国革命群众都起来,都去取胜利,当然胜利有早有晚的,但是解放要靠自己,也能靠自己取得胜利,北京的学生应该回本单位,争取本单位文化大革命的胜利。把矛头对准刘、邓、陶,结合本单位的斗批改,要抓革命促生产。对形势作出错误的估计就要犯错误。现在是胜利的一年,第三年扫尾。等以后隔几年再搞。文化大革命是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我们要紧跟毛主席,不要主观地估计形势,出了个赵永夫就到处揪赵永夫,出了个陈再道,就到处揪陈再道,当然允许你们犯错误,我们老的还会犯错误的,但要紧跟毛主席,对毛主席的伟大指示理解的要坚决执行,不理解的也要坚决执行,这样才能保证全国的一致嘛。外事口联络站捉了两个英国记者,要同港英交换,提到国防部就被否定了。香港问题苏修一直搞我们,我们伟大的领袖有伟大的战略部署。港九同胞自己起来斗争了,有人建议,派一个营去消灭英国侵略者,我们不要受苏修的挑拨,修正主义骂我们天天喊反帝,连个澳门也不敢回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不能让一个小小战场牵制,要打就大打,最后解决帝国主义问题这个部署,现在每一步都作准备。有人拿着枪要冲到香港去干,要去受锻炼,我们说小将要锻炼可以,可以编到军队中去作后备军,千万不要到边疆去冲。这个问题是毛主席、林付主席经常在脑子里盘旋的,任何人不要去干扰。估计形势要把中国和全世界革命联系起来。

康老:外事口特别要注意)每个问题都要思考,要请示,否则就要影响全局。

杨成武:开第一枪,动第一炮,动第一班这是毛主席决策的大事。一旦打起来,动用再多的枪炮,几十万人也是小事。到香港去打要总参签字怎么能签?)

港九同胞也靠自己的力量,自己的智慧,他们搞得很好。港英封了三个报馆,群众起来了,大字报、小字报、油印传单到处都是,千万人都行动起来了,弄得殖民者没办法。不要认为只有我们才行,别人不行。不要想在北京包办,不要想去一些人就去解决XX的修正主义问题。我相信只要伟大领袖毛主席一声号召,你们大多数人都可以毅然走上战场。消灭帝国主义,这是文化大革命的目的。你们总是坐不下来,总是想走,还乘车游行,这样一废油、二废车、三那么多车,易出车祸,应把汽车交出来集中,抓革命,促生产。第二个年头是胜利的一年,主要靠自己,不要去干扰。

2)拥军爱民是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号召,解放军这么好的队伍真正举世无双,解放军在制止武斗时,几十万人被打伤了都不埋怨,世界上那有这么好的军队,军队的将领大多数都是好的,象赵永夫、陈再道是极个别的人,三支两军任务一担上,因为多年不做群众工作了,没有经验犯了错误,这不同于刘、邓反动路线,只要主席、林副主席一说错了,他们绝大多数都痛痛快快地改了。我曾问了广州军区等四个司令员,他们当中是受46处伤的,都是身经百战的,即使犯了一点错误,怎能到处去抓大麻子呢?最近广州、徐州、重庆、沈阳、昆明等地都很紧张,有点问题就打倒,怎么谈拥军爱民?一定要写公开信,要支持解放军,我们不要自焚长城,让帝修反哈哈笑,我相信不会焚。最近广州武斗把外国船员都打伤了,我相信具有光荣传统的广州广大革命群众一定会听毛主席的话,停止武斗的。你们不要认为在毛主席身边,撒了娇也不批评。

3)北京市革命委员会、卫戍区住满了外地群众,你们各红卫兵宣传队动员他们回去。制止武斗是当前一个重要任务。西单商场毁了多少财产啊!(康生:有一些群众团体,中央一支持立即骄傲起来,高兴地过头了。宁夏我们一支持他们就印了很大海报,马上要斗杨麻子,你们就有人支持他们犯错误。)不准抢枪。(谢:所有外地抢枪的一律收回。)(康:但不要彼此打架。)夺了解放军武器、粮食、被服的要法办,(解放军遵守四不,做出了伟大成绩。)再做下去就要采取措施,要严防坏人钻空子,有的好人被挑动,在北京要组织宣传队去动员住在革委会的人出去。有说反动话的可以批判。但不要打死人,打死人的要做工作,专政机关拘留进行教育。

4)所有外地串联的马上回本单位,有些组织中央一支持马上到外地,如武汉的上海、东北。如二七公社的都要回本单位。红代会、市革委会要作出决定不要去干涉人家。现在到处告急,福州、南宁、新疆、哈尔滨、济南等等,去串联,号称首都红代会,中央批准的哪有这么回事。你们去年串联煽风点火做模范,今年搞斗批改也要做模范。在本单位搞斗批改,搞大联合、三结合、也要做模范。希望北航、师大要坚持下去。搞一个工代会又搞一个,应该联合嘛。大家都有共同基础的,为什么联合不起来,两派都要做自我批评,整风是为了做到老学到老、跟毛主席跟到老。我1922年入党,46年了,就我的水平不可避免有错误,犯了不少错误,写下不少错文章,做了不少错事,但是我还是要革命的嘛,可以改嘛。如果是这样,我欢迎。如果是好意帮助,我感谢,如果拿这个来挟我,我反对,不是总有人想打乱毛主席的战略部署,把水搞混吗。

5)大联合、三结合,在今年每个单位都要把大联合、三结合搞好。文化大革命一年了,不然怎么算成果。由于前段(你们把)形势估计错了,不是拥军爱民,到处武斗夺权,不联合,不搞大批判,使生产下降了。

6)抓革命、促生产。生产是最后结果,现在铁路运输降到最低指标。港口货物卸不了,天天罚款。如果我们搞得好,用不了半年,生产可以恢复。这就是文化大革命的收获很大很大,损失很小很小。煤矿要抓,矿院的同学要去做工作,不要搞派,要制止武斗。(康生:要有组织,不要总理讲完了,就自己走了。)只要按毛主席的部署,革命就会搞得更好。革命搞好了,生产就很快上去了,自由散漫,无政府主义不符合我们伟大的国家的要求。

766年毕业生从九月一日起开始按毕业生待遇,已经决定了。正式文件已经批下来了。

康生:大部分是革委,希望你们爱护这个组织,不要拆台,不要把矛头对准革委会,有缺点随时指出,要好好巩固,不要拆台,要补台,要爱护,不要糟踏。

总理:北京市公共汽车不买票,还打人,在无产阶级专政的首都,这怎么能容忍,中学红代会要组织排军队,作说服教育工作,不要武斗。

谢副总理:开了好几个钟头,通过了一项决议,刚才几位负责同志讲了,没有多少话讲。

一、把革命的大批判搞深透搞彻底。大批判,工农学都要狠抓,不管什么人都要抓大批判要抓一个相当长的时间,刘邓陶彭罗陆杨,从政治、思想、理论各个领域里的修正主义批深批透,更重要的还要把本单位的斗批改搞好,对此不感兴趣,实际上,只要把本单位的斗批改大批判搞好了就是对全国最大的支持。清华、北大、师大,搞好本单位就是对外地支持,否则不搞好本单位大批判到外地去,去干什么?说个不好听的,出风头!江青同志点了,北航、师大,每个学校都应该这样做,所有红卫兵小将都要在大批判斗批改中立新功。发动时期有贡献,但不能吃老本,要立新功。所有人,包括我在内,都要在斗批改中立新功。

二、进一步发展和巩固革命的大联合,这是大方向,所有北京市革命派要高举大联合旗帜,反对打内战,不要分派,分派我反对,那一派打内战,做事不符合方向,就反对,那个同志做的对我们支持,不对,反对。有什么理由不联合,人家联合,非把人家搞垮。上海市很气愤。革命大联合这是毛主席提出来的,主席提出要联合。要团结共同对付?一六搞大批判。革命师生要搞好团结。主席话不听,总理话不听,中央文革小组话不听究竟要听谁的话?北京市两大派都是革命的,特别是有个倾向,这一派利用那一派某一个人有什么错误就想把那派搞垮,这是错误的,就是那一个垮了,也不能把那一个组织那一派搞垮了。江青同志说的我同意。北大聂元梓有缺点、有错误可以批评,但要把人家打倒,我反对,有些大字报很不严肃我反对。地质朱成昭是坏人,该打倒,但是要把他同地质学院分开。

还有个条子,写打倒谭厚兰,这是错误的,群众领袖嘛,不要随便打倒,要打倒也要和中央文革打个招呼,革命群众树立起来,怎能随便打倒。还有打倒徐凯,群众领袖有错误不能随便打倒,委员有错误可以批评,委员不要自己拆自己的台。所有人不管谁有错误也不要从中捞稻草,还是要搞大联合。

为什么我对两大派斗争不感兴趣?两派斗争是否一派要灭另一派?不消灭,那前途是什么?(联合)消灭那一派我看不行。要我支持一派,我不能批评,有人说我在派别斗争中旗帜不鲜明,我不能接受。我要支一派、整一派,我就犯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错误。不管那一派,对的我就支持,错的我反对。我们要在联合问题做模范,全国都看北京,是否要联合起来!到处都制造两大派,上海没有两大派,没两派的就硬要出去支持一派,当然自然分歧出两派,没什么可怕,但是人为的制造两派,要到全国去制造,严格说,这是犯罪。

我们应强调联合,不能去制造分裂,在革命大批判,革命大联合中北京同学要立新功。去年八、九月出了少数派、多数派,我们支持少数人与反动路线决裂是对的(注:当时若不保护起来提意见的少数派,就被当成右派、反动派打没了)。现在不同于去年了。如果只讲小团体主义,不顾大局,不讲联合,搬石头砸自己脚,是错的,为什么坏人可以兴风作浪?现在为什么武斗?就是坏人一条利用小团体主义、派别斗争,另一条利用四大民主,地富反坏右没改造好的都出来了,我们要有敌情观念。一小撮走资派、帝、修、反坏没死亡。我们要提高警惕,不要上当。

三、搞好市革命委会建设,各区夺权,就几个大学有革命委员会,中间一级政权,一个也建立不起来,有几个区在准备成立筹备小组,西城区、东城区、平谷县根本不准成立,一成立就马上要被打倒,根本不让你有政府,干部不站出来还可,一站出来就马上被打倒。要爱护市革委会,尽管有缺点错误。我们北京市的同学最近有些倒退,支持的,不是打走资派,见当权派就反,在贵州支持?一一。不能说?一一都是对的,贵州革委会就全错了。上海支持上柴联司,在山东支持鲁大,我们这个革委会还要不要呢?要爱护市革委会,当然批评也是爱护,学校建立的不能马上把打倒。区、大学、工厂、企业都要建立权力机构。我们许多单位、地区成立革命委员会还需要大家支持,当然理想的是不可能的,基本上可以。

四、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北京煤不能解决,要有百分之四十五十要停产。在广州港等打架,不要说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连普通的爱国主义都没有。不要破坏工厂,破坏生产,要有敌情观念,全局关念。革命,在一段时期损失一点生产是可以的,但不应该损得那么多。工代会你们要注意,工人如不搞生产,那就很成问题。我们抓革命、促生产,就是要搞好革命的大批判。

五、发动群众制止武斗,武斗上次点了后有点好转,但这几天又有发展,这是不能

允许的,无论如何在首都发展,要刹着这股风,现在(七机部)916、新915动员上万人打。现在相当多的武斗根本原因是走资派和地富反坏右煽动,但表面上有两大派支持,这完全离开毛主席的航线,是非常错误的。听说正在酝酿挑起一场大规模流血武斗,我坚决反对,那样搞就是犯罪。搞了一年多了,常见首长,听毛主席声音,总应高明一点嘛!西单商场事件,要抓人,不管你是谁,是委员也好,挑起武斗,就抓。总有一天群众要觉悟把挑动武斗者抓出来。要在制止武斗中立新功。我们不要去帮助武斗,支持武斗,所有革命委员会委员,去支持武斗,煽动武斗,就辜负了毛主席、林付主席、中央、总理、中央文革、北京市人民的委托。有人用武斗显示力量,武汉百万雄师力量大,他是纸老虎。制止武斗要搞好,一搞武斗坏人都有了市场,有空子可钻了。派别斗争高于国家、人民的利益是非常错误的。

六六年毕业生、学校、工人、教职工搞武斗的工资问题,经单位革委会研究确定,报市革委会批准。

六、专政、群众结合,搞好社会秩序。中学红代会为什么不在这方面做出贡献。坏人、盗窃、强奸犯趁机捣乱。派别利益高于一切是错误。派出所解决,坏人就钻空子。

七、农村包围城市,农民进城,毛主席讲了,过去是对的,现在就是反动的。把这个路子堵死。

八、更大规模地开展拥军有民运动。北京军区大方向正确,是支持造反派的,没有宣布了那个学校、工厂、组织是反动组织。没有抓那个领袖。红旗军联动都是坏的,不能翻案。可是现在有人想把我们的卫戍区搞垮,北京卫戍区保卫着我们首都,搞垮了怎么行?现在听说是否景山的工人在卫戍区,大多数是保守势力搞,这样做谁高兴?有缺点错误可以提意见,但采取造反的办法,我们反对,要爱护解放军,特别是首都的军队。

九、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我们搞大联合也好,大批判也好,要按毛主席教导去做,头脑不要发热,我们北京市造反派总的说还是比较好的,北京要做个好样子,好的也影响全国的,坏人的也影响全国,北京市革命派责任重大,要做个样子。

以上有人说是老一套,搞武斗是新一套呀?只能跟伟大领袖毛主席,只能搞这个老一套。有人认为不对,可以提新的。武斗内,加一条,不发工资是新一套。

 

“不要武斗,不要武斗。不要武斗……!”

江青的嗓子都喊哑了。

可是,有用吗?

不但没用,而且文革中所有破四旧、打砸抢的屎盆子照样都扣在了江青的头上。

当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江华闭着眼睛、昧着良心、罔顾事实宣判江青同志死刑的时候,一个共产党人“实事求是”的基本品德早就被他扔到爪哇国去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逆流勇进 60》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