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逆流勇进 58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6-04 点击数:303次 字数:

58

 

许世友,男,1905年出生于河南信阳新县田铺乡河铺村许家洼。

他出身贫苦农家,曾在少林寺当和尚。

抗日战争时期,任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校务部副部长,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六旅副旅长,山东纵队第三旅旅长,山东纵队参谋长,胶东军区司令员。

土地革命时期、解放战争时期立下战功,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贡献。

1955年,许世友将军被授予上将军衔,并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南京军区司令员、广州军区司令员、国防部副部长,中共中央军委常委等。

是第一、二、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中国共产党第八届候补中央委员,第九、十、十一届中央政治局委员。

中国共产党中央顾问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被选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务委员、副主任。

1905228,许世友生于湖北麻城红安交界的麻城县乘马岗区一个农民家庭。

 少年时,他因家贫给武术师傅当杂役,后到少林寺学习武术。

大革命时期,参加农民革命运动,担任泗店区六乡农民自卫队队长,参加了镇压土豪劣绅和反击地主武装反扑的农民武装斗争。

19268月,他在武汉国民革命军第一师第一团任连长时,接受革命思想,于当年九月参加了共产主义青年团,投身革命。

19288月,在革命处于低潮时,转向中国共产党党员,并于当月返回家乡参加工农红军,同年十一月参加了著名的黄麻起义,开始了在人民军队的漫长革命生涯。

开国上将许世友是个传奇式的猛将。

1927年春,国民党反动派背叛了革命,“四一二”大屠杀开始了。

逃跑到湖北麻城福田河、新集和光山县城的地主豪绅蠢蠢欲动。

为了防备地主武装反扑,麻城六乡农协主席裴玉亭,根据上级有关成立农民自卫武装的指示精神,成立了农民义勇队,并制定了几条应变措施。

农民义勇队成立后,从中挑选了十余人组成炮队,许世友担任了炮队队长。

名为炮队,实际上并没有炮,只有几支鸟枪,其余都是长矛、大刀,任务是打头阵,换句话说,也就是敢死队。

许世友请来能工巧匠,把白檀树掏空,外面套上铁箍,涂上锅黑烟子,放在木架上,俨然是一尊尊大炮。

“炮队有炮了!”炮队队 员们欢呼着。

六月间,麦子刚刚下场,许世友正带着队友练武,突然东山祖师殿接连响起三声令炮,队员们立即向山势险峻的祖师殿奔去。

六乡义勇队早已在山顶上构 筑了坚固的工事,堆置了大量的雷石、滚木和石灰罐子,并在山上日夜设哨,监视敌人。

这一日,福田河地主武装来犯,刚才的炮响是紧急报警信号。

许世友率领队员们,扛着“大炮”,拿着长矛、大刀,奋勇向山上攀登。

当他们刚爬上山顶时,山那边的敌人也已接近山头。

许世友命令队员架起木炮,装上铁砂火药,对准敌人,“轰,轰”连响两下,把敌人轰倒一片。

敌人被这突如其来的轰击吓懵了,连滚带爬退到了半山腰。

匪徒们有八百多人,发现山上只有几十人,便重新纠集起来,向炮队发起新的进攻。

在这危急关头,裴玉亭带着一千多义勇队员赶到了,阵地上顿时沸腾起来。

504030,近了,近了,世友大喝一声:

“打!”顿时,鸟枪、檀树炮一齐喷出了愤怒的火舌;滚木、雷石像山洪一样泻向敌群,石灰罐子也摔向敌群,顿时腾起团团烟雾,迷得敌人睁不开眼睛。

反击的时机到了。只见许世友把褂子一甩,赤膊上阵,举起大刀,大声喊道:

“不怕死的,跟我来!

话音刚落,二三十名炮队队员,全都甩掉上衣,挥刀挺枪,冲入敌群。

一千多名义勇队员,也跟着冲了上去。

经过一阵厮杀,八百多敌人死伤过半,连滚带爬地逃回了福田河。

祖师殿一战,打出了炮队的威风。

福田河、光山、新集一带的地主民团,只要一提起六乡炮队,就谈虎色变。

从那以后,福田河的地主民团和红枪会匪,再也不敢向六乡进犯了。

是年1113,在鄂东特委统一领导下,着名的黄麻起义爆发了。

黄麻两县的农民武装从四面八方拥向七里坪,会聚成两万多人的起义大军。

许世友率领的炮队也雄赳赳地加入了起义队伍的行列。

1928年初夏,许世友参加红军以后,在开辟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和反“围剿”的斗争中,由于作战勇敢,屡立战功,很快被提升为班长、排长、连长。

19311月,他被提升为营长,同年11月,任红四方面军十二师三十四团团长。

许世友在十年的红军生涯中,曾当过十一次敢死队长,最后一次,是他在川陕革命根据地当师长的时候。

在他当敢死队长期间,前后曾四次负重伤,轻伤不计其数。每次当敢死队长,他都出色地完成了战斗任务。

在新集西北方向,有一座蜿蜒曲折的山岭,山岭两侧多为悬崖峭壁,山顶平坦开阔,地主武装相继在山上建立了遥相呼应的十八个山寨,人称“九里十八寨”。

其中有一个大山寨筑在相连的两个山头上,寨墙高约二丈,厚约四尺,只有一条羊肠小道可通寨门,寨内有300多团丁守卫,易守难攻,是最顽固的堡垒。

为了铲除祸根,使新集以西的苏区连成一片,19305月,红军决定先拔除大山寨,只要拿下大山寨,其余的寨子就会不攻自破。

19305月中旬的一天,许世友被任命为敢死队长,奉命攻打大山寨。

战斗打响后,许世友率领敢死队冲到寨墙下。

敌人气焰非常嚣张,一方面从暗 枪眼里射击,一方面推下滚木、雷石,敢死队虽多次强架云梯,都被推倒了。

那时,红军没有大炮,所以迟迟攻打不下来,反倒付出了很大代价。

许世友看到这种情况,急得直冒火星。

他让人抬来一个方桌,在上面蒙了几床浸透了水的棉被,做成一个土盾牌。

他一手持土盾牌,一手提着鬼头刀,踏着长梯,凭着练就的武功,“噌噌噌”几步跨上寨墙。

守寨的一个团丁还没反应过来,他挥舞鬼头刀已砍下那个团丁的脑袋。

乘敌阵一片混乱,“杀呀——”红军冲进了寨门,杀得团丁人仰马翻。

有一个教师爷提着大刀想翻墙逃跑,许世友大喝一声:

“哪里逃?

那家伙回头一看,有人追赶,便拉起架势舞刀来迎。

许世友一个 急转身,就如猛虎扑食一般,高扬大刀,一个“泰山压顶”照着那教师爷的天灵盖劈来。

那教师爷忙使出一招“力托千斤”,想架着许世友劈下的大刀。

谁料,许世友将大刀一抽,一个倒转身将脊背对着那教师爷,顺势将刀尖朝他的前胸刺去。

那教师爷还没来得及调过式子挡架,只听“扑哧”一声,就像一条狗瘫倒在寨墙根边。

许世友抽出刀,正欲转身追击时,突然,不知从哪个旮旯响了一声土枪,打中了他的头部。

幸亏,那是从一支鸟铳里打出来的,弹片是几颗铁钉,因距离远,铁钉没扎进头盖骨,只钉在头皮上。

他将露在外面的铁钉拔了出来,因为流血过多,便昏了过去。

红军部队在收尸时把他抬回,以为他牺牲了,大家都失声痛哭。

这时,昏迷中的许世友被哭声惊醒过来,他望望周围的人不解地问:

“你们哭什么?

队员们擦擦眼泪告诉他:

“都哭你阵亡了。”

许世友笑笑说:

“噫!我咋会阵亡?我觉得刚才好像睡了一个好觉。”

 

1931年初春,许世友任红四军十师二十八团一营营长。

3月上旬,奔袭双桥镇、活捉岳维峻的攻坚战斗任务落在了许世友的肩上。

革命的火焰在大别山熊熊燃烧起来后,震惊了南京,蒋介石于34派三十四师师长岳维峻围剿红军。

岳维峻因充当“剿共”急先锋而得到蒋介石的青睐,此次“围剿”,蒋介石委以南路总指挥之“要职”。

岳维峻急于邀功,率师从孝感出发向北冒进。

38孤军深入,进驻双桥镇,师部和两个旅部都驻扎在双桥镇内。

红四军首长鉴于敌三十四师单独行动,孤立无援,遂决定集中五个团的兵力连夜奔袭双桥镇。

二十八团团长高建升领了任务之后,连忙召集许世友等三个营长布置任务。许世友营正面突击,不惜一切代价,突击敌师部,直捣敌巢穴。

七时许,双桥镇战斗打响。

红军三十团、三十一团和三十七团完成了包围之后,立即加强了攻势,向双桥镇推进。

这时,突然从武汉方向飞来三架敌机,在红军阵地上狂轰滥炸,妄图挽救失败的局面。

在这关键时刻,红四军首长命令二十八团和三十三团立即投入战斗。

许世友率部迅速挺进到土桥沟东北侧的山脚下,向土桥沟敌人阵地发起进攻。

许世友大喝一声:“机枪掩护。二连和三连上!

司号员吹响了冲锋号。战士们突破敌阵地,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势,攻占了刘家祠的敌人阵地。

刘家祠是敌人固守双桥镇的最后一座屏障。

岳维峻组织三个团的兵力向刘家祠阵地反扑。

密集的炮火倾泻在刘家祠周围山冈上,炸得阵地上碎石乱飞,硝烟四起。

许世友率领全营,凭着夺得的工事,以手榴弹一次又一次打退敌人的反扑。

可是,敌人采用以团为单位的集团冲锋,红军伤亡越来越重。

许世友果断地下达 命令:

“立刻撤退!

暂时放弃了刘家祠阵地。

部队撤下来以后,许世友清点一下人数,全营伤亡较大,不少班排只剩一半人了。

正在这时,团部下达了命令:组织敢死队,要把刘家祠重新夺回来。

许世友和营教导员商量一下,决定将严重减员的班、排合并,并立即组成一支敢死队。

许世友捏紧拳头,向空中一举:

“刘家祠,我们一定把它夺回来,谁愿参加敢死队,站出来!

话音刚落,呼地一下两百多只手举到了他的面前。

许世友把受伤的战士留下,组织一支精悍的敢死队。

敌人居高临下用机枪向敢死队员们扫射。

同时,敌人的三架增援飞机,也替敌人助威。

炮弹和子弹,像雨点似地落在他们前后左右,浓烈的火药味,呛得人喘不过气来。他们的身子贴伏在地上,利用敌人扫射的间隙,一个弹坑一个弹坑地向前跃进,到了距敌工事一百米远近时,许世友猛然跃起,大喊一声:

“同志 们!杀啊!

敢死队员们也都猛然跃起,一个个眼中喷火,跟敌人拼起刺刀来。

许世友发狂似地挥舞着大刀,在纷乱的敌群中搏斗,直杀得浑身是血,满眼直冒金花,额角流下来的也不知是血还是汗,挡住了他的视线。

他腾出手来擦擦眼睛,“嗖”的一股冷风直向他心窝逼来,他措手不及,就地一滚,躲开了枪刺,然后一个鲤鱼打挺,跃了起来,手起刀落,结果了那个敌人。

经过一场白刃格斗,敌人终于招架不住,慌忙向山下溃逃。

许世友率领的敢死队,终于又夺回了刘家祠阵地。

这时,兄弟营也夺回了各自应占的阵地。

许世友在打退敌人的最后一次反扑后,立即率领敢死队尾随溃退之敌,穷追猛打,像一把锋利的钢刀,直插双桥镇。

许世友率敢死队冲到敌师指挥部,本想亲手抓住岳维峻,可连鬼影子也没有了。

转身出门向前望去,有一顶大轿子,由四个轿子兵抬着,正晃悠晃悠地向前走去。

“岳维峻,岳维峻!

一个战士指着轿子大叫起来。

敢死队员们把轿子包围起来,掀开轿帘一看,哪有什么岳维峻,是个空轿。

许世友问轿夫岳维峻是个什么模样。

“高高个,胖胖的,穿着蓝色长衫……”

轿子兵比画了一阵子。许世友等不及听完,就率敢死队向前追去。

当他们奔跑着正向前猛追时,残兵败将仍在顽抗。

只见许世友忽然打了一个趔趄,慢跑几步才站稳脚跟停下来。

他觉得大腿根有些麻木,像被人用石头砸了一下,用手一摸,鲜血渗透了裤管。

一位敢死队员忙上前搀扶他:

“营长,你挂彩了!

许世友用手使劲拍拍大腿骨,

“还好,没有打断骨头,弹头还在骨头上。”

说着,用练就的鹰爪功,一咬牙,把子弹头抠了出来,连忙从烟袋荷包里掏出毛烟丝捂在伤口上,解下绑腿带,迅速把伤口包扎好,立即率部又向前继续追赶。

当他们追赶到罗家城时,只见村边打谷场上,一个脑满肠肥的大胖子,被人群围在中间,他就是敌师长岳维峻。

“捉到岳维峻啦!捉到岳维峻啦!

人们奔走相告。

当天下午,红四军在双桥镇河滩上召开了军民参加的万人祝捷大会,军首长表扬和奖励了活捉岳维峻的由许世友率领的敢死队和另一支连队。

土地革命战期间,1928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一军成立后,许世友同志历任班长、排长、营长、红四方面军第四军第十二师三十四团团长。

1932年率部随红四方面军转战川陕,投入创建川陕革命根据地的斗争。

19337月任红九军副军长兼二十五师师长,后任红四军副军长、军长,红四方面军骑兵司令员。

徐向前同志领导下,参加了鄂豫皖苏区的创建和川陕苏区的历次反围剿斗争和长征。

他曾七次参加敢死队,再次担任敢死队队长,四次负伤,表现了为革命奋不顾身的英勇精神。

1933年在川陕苏区反六路围攻时,他指挥三个团保卫四川省万源城,以与阵地共存亡的气概,运用灵活机动的战术,打垮了在数量上占绝对优势的敌人,坚守三个月之久,在保卫川陕革命根据地作出了重大贡献。

19358月下旬,毛泽东主席、周恩来副主席率红军右路军长征北上走出草地时,国民党军胡宗南部第四十九师在甘南包座堵剿,他奉命率红四方面军第四军,和红三十军一道,与敌鏖战两天两夜,将该敌全歼,打开了向甘南进军的门户。

由于张国焘的分裂活动,许世友同志所在的红四方面军先后三次往返于草地,历尽千难万险,备尝艰辛。

19367月,第三次过草地,他指挥骑兵部队担任前卫,沿途进行了频繁的战斗,为红四方面军渡过艰险、北上甘南创造了有利条件。

当到达陕北后,他进红军大学深造,投入了清算张国焘罪行的斗争。

抗日战争时期,任延安抗日军政大学校务部副部长。

抗日战争开始不久,许世友同志随朱德总司令出师太行山,投身于伟大的抗日斗争。

193810月,他担任八路军第一二九师第三八六旅副旅长,参加了冀南抗日根据地的创建。

同年年底,在刘伯承邓小平同志指挥下进军冀南

19392月上旬,他和旅长陈赓同志在威县以南香城固地区,以预伏的方式,诱歼日军一个加强步兵中队,毙敌大队长以下二百余人,生俘八人,给日军以沉重打击,史称香城固战斗

1939年秋入华北党校学习,19409月,他调任山东纵队第三旅旅长,同日、伪、顽在渤海之滨和清河两岸,展开了激烈斗争。

一九四一年春,他指挥胶东地区八路军和地方武装,横扫敌伪。

19422月,他任山东纵队参谋长。

194210月起,任胶东军区司令员,领导胶东军民开展了艰苦卓绝的游击战争,发展壮大人民武装,粉碎日、伪军频繁的扫荡和蚕食,打得敌人心惊胆寒。

1945年春他率部讨伐国民党投降派赵保原、克万第、战左村,席卷五龙河两岸,清除了胶东抗日的障碍。

许世友同志为胶东抗日根据地的发展和巩固作出了重大贡献。

解放战争时期,许世友同志历任华东野战军第九纵队司令员,东线兵团(后称山东兵团)司令员,山东军区副司令员、司令员、党委副书记,中共中央山东分局委员。

1947年上半年,他在陈毅粟裕同志领导下,参加了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胶东保卫战等重大战役,在孟良崮战役中,歼灭了国民党反动五大主力的王牌军队74

许世友接连取得胶东保卫战和张(店)周(村)、昌(乐)维(县)、兖州诸战役的胜利,粉碎了国民党对山东的重点进攻。

之后率部进军津浦路,参与指挥了济南战役、即青战役、长山列岛战役,19489月,他和谭震林王建安同志一道,按照中央军委和华东野战军指挥部的部署,指挥部队经八昼夜激战,攻克山东省会济南城,歼灭国民党军十万余人,基本上解放了山东省,使华东、华北两大解放区完全连成一片。

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

 

196611月,南京的造反派夺了江苏省委的大权。

来自全国全军的造反派云集南京,一夜间,南京街头贴满打倒许大马棒的大字报。

第一批大字报,对许世友还算温和,但造反派很快升级,抄了许世友的家,扎烂了他的上将礼服。

许世友躲进大别山,但危险并没有过去。

造反派给许世友定了调子:

许世友在延安就要杀毛主席,搞暴动,他又要做六省一市的头,不千刀万剐不足以平民愤。

许世友的政治生命岌岌可危。

造反派有人撑腰,连中南海、国防部大楼都敢冲,各地的军事机关更不在话下。

许世友情绪非常不好,经常喝酒,声言如果有人揪他,他就开枪。

后来他带着手下爱将陶勇聂凤智一起躲到无锡太湖边上的小镇荣巷

躲到小镇荣巷的军部招待所40多天后,因为陆海空三军司令员在一起,目标太大,风声传了出去。

无锡军管会打来紧急电话,说南京来了几百名造反派,扬言要活捉许世友。

无锡又呆不住了。

19678月,南京借批武汉军区司令员陈再道东风,正在筹备在五台山体育场召开批斗许世友的十万人大会。

91,周恩来打电话给江苏造反派,说中央要保许世友,这是毛主席的指示。

19679月底,周恩来亲自打电话给许世友,说毛主席请你来北京参加国庆。

1967年国庆节,许世友被毛泽东请上天安门城楼,谈了半个小时,并公开见报。

这在文革中非同一般,表明许世友是毛主席司令部的人,谁也不敢再找他的麻烦。

之后许世友住进中南海40多天。

1968128,周恩来为许世友上台大造舆论。

他接见江苏省军区和地方群众组织代表,强调要解放干部,三结合要有领导干部参加。

在宣读并解释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对南京军区党委检讨报告的批示时说,军队支工、支农的成绩是最主要的,他们已经检查或改正军队在支左中犯的错误,中央同意这个检查。

1968320,中央批准了南京军区党委关于江苏省成立革命委员会的报告,同意许世友担任革命委员会主任。

许世友上台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解散江苏省境内的各种造反组织,并在一份文件上批:

谁再造反,先杀后报!

19708月,在庐山召开的党的九届二中全会上,毛泽东不愿当国家主席,他首先向许世友吐露自己的想法,并要求许世友出面做其他人的思想工作。

1971年夏季,毛泽东把许世友从南京叫到南昌,给他讲划分正确路线与错误路线的三项基本原则。

1973年底,许世友任广州军区司令员、党委第一书记。

19741月,许世友参与指挥了西沙自卫反击战

1978年,对越自卫反击战中,解放军以第41军、第42军、第43军、第54军、第55军和第50军(缺149师)为东线兵团,由许世友指挥,从广西方向出击。

许世友重上战场,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其指挥东线兵团大显神威。

1985年春节前夕,许世友感到腹部时时胀痛,他总是咬着牙忍着,没有当回事儿。

不仅如此,他还不让身边的工作人员和家人知道,以免大家认为他身体不行

3月的一天,许世友到上海华东医院去作例行体检时被查出肝癌。

301医院政治委员、许世友的老部下刘轩庭建议他转到北京治疗。

 我不去北京!

许世友说。

为什么不去呢,北京的条件好呀!

北京的路太窄。

许世友说。

北京有长安街,路很宽啊。

人多啊……我吵架吵不过他们。

许世友所说的他们到底指谁,刘轩庭不好问穿。

但许世友自己心里清楚,只是一时没有点破。

任凭在宁的老领导、老战友、老部下们怎么劝说,许世友就是不愿意作进一步的检查治疗。他固执地住在南京中山陵8号,一步也不肯离开。

19859月初,南京军区总医院抽调精兵强将组成特别医疗小组进驻中山陵8号,对许世友实施系统性的监护治疗。

然而,病情丝毫不见好转,反而更加严重。

肝癌所造成的巨大疼痛,残酷地折磨着许世友。

198510221657分,开国上将许世友走到了他生命的尽头,在南京军区总医院永远闭上了眼睛。

这一年,许世友81岁。

许世友的遗愿是和母亲土葬。

早在毛主席当政时,他就拒在火葬协议上签字。

对许世友还乡土葬一事,邓小平的批示是:

下不为例。就这样,特殊的将军含笑于九泉。

 

在长达二十余年的革命战争中,许世友南征北战,战功卓著,为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历史功勋。

许世友是一位传奇人物。

除他的经历外,还包括他的个性。

红军突破嘉陵江后的一次战斗中,身为军长的许世友参加敢死队,手提一把鬼头大刀冲向敌阵,左砍右杀,砍下36名敌军脑壳。

为此,原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高度评价:

军长参加敢死队,史无前例。

毛泽东说:

许世友是员战将,陈毅打仗,南靠粟裕,北靠许世友。许世友打红了胶东半边天,了不起,了不起!”

对许的个性,毛泽东在文革期间曾几次谈到。

1967916,在杭州毛泽东对杨成武等人说:

“他们要打倒许世友。打倒许世友行吗?对许世友我是要保的。都打倒了谁指挥打仗啊?这个人还是有魄力的,错就错,对就对,很果断。他犯错误也果断嘛!”

1971831,在南昌同许世友、韩先楚等人谈话时,毛泽东问了南京军区领导成员的构成情况后,又对许说:

你这个地方缺少一个宰相宰相很重要啊,我准备另找一个政委帮帮你的忙。

19731221,毛泽东再次当面对许世友讲:

“你就只讲打仗。你这个人也是少文。”

三次所谈,均涉及许世友的个性,诸如行事有魄力,但犯错误也很果断;能打仗,但缺少些文气;大致不能算是很全面,所以需要有好的宰相帮助。

中顾委副主任王震评价说说:

许世友在60年戎马生涯中,战功赫赫,百死一生,是一位具有特殊性格、特殊经历、特殊贡献的特殊人物。

许世友同志之墓,位于河南省新县田铺乡河铺村许家洼,距县城31公里

墓地在一个半山腰处,背靠着两座山相接的鞍部。

墓包高200厘米.直径350厘米。整个坟墓前方后圆,简朴庄重,长1150厘米,宽850厘米,占地面积约98平方米

墓地居高临下,视野开阔。

许世友要为母亲尽孝看坟,选择此处是再好也没有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逆流勇进 5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