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逆流勇进 40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5-17 点击数:207次 字数:

40

 

二、 我犯罪的根源
  我犯这么大的错误和罪,顽固执行、坚持反动路线,站在刘邓反动路线,镇压革命,这个不是偶然的,是我早就蜕化变质了,我的思想象林总那个报告指出的,老干部也要用阶级观点来看,有的保持了光荣传统继续革命,有的受了资产阶级的侵蚀,有的蜕化变质,变成了新资产阶级分子,我就是变成了资产阶级分子。

我个人的一生,如果活着的话,这是一个人的血的教训。

自己就是蜕化了,就是不注意量的变化,量的增加,无产阶级的东西,革命的东西,慢慢少了,资产阶级的东西往里灌,毛主席的思想少了,资产阶级的东西来了,别的不说,就是进城以后慢慢的变了质,自己不知道,一天就是毛主席七届二中全会上说的,胜利了居功骄傲,停止不前,贪图享受,就是由这里起的,自己认为自己了不起,自己不知道没有毛主席、没有党那里还有中国的胜利,还有我们呢?

把党、把人民都丢开了,就是认为自己了不起了,一天就是个我字、私字,我的思想慢慢变了,蜕化了,变成了资产阶级分子,一天就是看到那里房子好,走到那里看到设备好,回来就搞设备。

汽车、钓鱼、猎枪、表、沙发、生活方式极端腐化,至于说劳动人民那方面,根本不看。

进城以后,总是学资产阶级的东西,看到那里有地毯,自己搞个地毯,买沙发,买餐具,炖什么果子酱,面包。

都是学修的,自己慢慢就修了。

思想慢慢腐蚀,生活糜烂,流氓作风,看见女同志,护士,就是流氓习气,动手动脚,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人。

生活糜烂,乱搞女人。

这都是我长期的资产阶级思想,污辱人格,连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上都有么,却都是犯了。

我这么高,这么老,不象个人样,哪个爱你哟?

自己不照一照自己,这么大年纪,丑得要命,自己还腐化堕落。

这样的资产阶级思想,在那里一天吃、乐、玩耍,对于工作,对于人民事业,为人民服务,老三篇看了,都没有做,都违犯了。

人民为我,多少人为我服务,自己还不做工作,革命事业心没有了,淡薄了,就是搞那个资产阶级生活方式,跳舞啊!

前年在上海,还看什么家具厂,想买什么好家具,买桌子,椅子。

一天就是看不到人民,忘本了,你现在怎么就是过去资产阶级生活方式,那么有兴趣,那么牵心。

是对时时为个人打算,为享受。

住房子要好一些,坐汽车要好一些,钓鱼杆子要好一些,沙发、地毯……什么都要人家服侍,还不称心,还要训人家。主要指示出来了,官做大了,钱多了,架子大了,当官做老爷了,就是修了,不平等待人。

这样子毛主席的书就不想读,读不进,没有读,毛主席的话不听,不照毛主席指示办事,你不犯错误,不跌跤子?

那是一定的。

到那里去,毛主席的书带着,带着不学,做样子,学也没学进去,学了也不会用。就是贪图享受,到那里就玩,斗志衰退。

我一个是忘本,一是啃老本。

今年一月份,毛主席说,不要啃老本,老本有毒。

这些教导都不听,多么重要的指示,不读毛主席的书,不听毛主席的话,不照毛主席的指示办事,你不栽跟斗?

所以,走到反革命道路不是偶然的。

你不照毛主席指示办,照刘少奇的资产阶级的办事。

就是蜕化变质,堕落腐化,背叛了无产阶级,背叛了原来自己阶级,我是个孤儿,是个穷孩子帮人家牧牛的,过去看人家端碗大米饭就想吃,欠碗饭吃啊。

革命不是靠毛主席,靠党,哪里有今天?
  毛主席的指示,主席的话不听,主席的指示不照办,不贯彻,不学习,不研究,我犯罪的最根本的就是在这个地方。

去年十月的中央工作会,今年一、二月军委会议,四月军委会议。主席、林副主席、周总理、中央文革的首长,关于文化大革命的问题,作了不少指示,就是不听,听不进去。

特别是今年一、二月会议,就是说乱了,就看了表面现象,就是听不得了,连林副主席的讲话都说不能解决实际问题。

陈伯达同志的报告,还要其他的报告,都说不解决实际问题。

什么实际问题,就是怕,就是不好好领会,好好学习。

回来也没有很好的传达,研究、贯彻,还是照自己的一套搞,还是搞我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坚持错误不改。

四月会议,制订的十条,就没有很好地执行,就对抗。

蜕化了嘛!

秘书把主席亲自批的浙江问题的指示,夜里送去,让在门外念,还发脾气,说打搅了自己的瞌睡。

这么重要的东西,也不看,到了什么程度。

今年四月,总理当面传达的主席指示,叫把河南、湖北两省的领导班子研究一下,自己不好好的抓,没有好好做,也没有向中央报告,向主席报告。四、五、六月这个时期。

主席批示了不少的东西。都没有很好的研究,引起我们的警惕。

批广州、济南的就是看了,也没有听进去。这个反革命的资产阶级思想多顽固,该死啊!(略)
  不听林副主席的话,对抗林副主席。

六四年底,林副主席关于突出政治这样伟大的指示,多么重要,多么英明,自己都跟罗瑞卿搞到一起,搞大比武,听罗瑞卿的,很积极。

对林副主席的突出政治的指示,自己就抓的不紧。

罗瑞卿搞大比武,自己是很积极的。

林副主席纠正的时候,自己还在那里帮罗瑞卿的腔,同罗瑞卿唱一个调子,帮罗瑞卿,说什么叶群、那个时候还有刘志坚,他们蹲点调查的材料。

拼凑尖子,弄虚作假。

自己认为我们那个部队,没有那么严重。

其实很严重,我们不知道,自己官僚主义,还说人家材料不确实,不能代表整个部队的形势。

一天在那里搞练武,拼凑尖子,日夜练,不搞政治,单纯军事观点,冲击政治。

罗瑞卿就是拿这个大比武来反对林副主席。

我们就是帮了罗瑞卿的腔。

还提出林副主席的 报告中,某些字句要修改。

其实就是说林副主席那么指示要修改。

某些词句,就是指的拼凑尖子,对于大比武也要一分为二,好象还有成绩。

那么会议上,当然其他人不说了,我个人就是这样的抵抗林副主席,抵抗他的突出政治的指示,这也是反对林副主席。

在文化大革命中,林副主席的指示,自己也说不能解决实际问题。

说八条是过瘾的,其他的指示不好好学习研究,如要站在左派一边,阶级斗争,自己要革命呀,自己既是一份革命力量,又要把自己作为革命的对象,这些指示就不听,没有把自己作为革命对象。

你自己资产阶级,不革自己的命,人家就革你的命。

这是必然的,不听主席、林副主席的话,非跨台不可。

不是一次、两次,一次不改,一次不听,那多么危险。
  对中央文革不尊重。

老实说,不是不尊重,就是有抵触情绪,某些地方就是有不满,这是心里话,现在不要再藏着。

中央文革是多么好啊!

总参谋部,在文化大革命中,做出了卓越的功勋,做了伟大的事情,立了伟大功勋。

这个问题,过去有人讲过,自己不看这些事情,对中央文革牢骚不满,就是反对中央革命。

去年十月中央工作会议,讨论陈伯达同志的报告时,我们提意见,要讲阶级,讲成分,不能唯成分论。

对那一段讨论时,提意见,请韦国清同志提上去,我们态度不好。

血统论这个问题,我们都没有什么理论,就叫到这个血统论也是有意见。

批评反动的血统论,这是非常正确的。

所以,对伯达同志报告时,以很不好的态度提意见。

讨论提意见是对的,但是你就是有点抵触情绪。(略)

说他们不听我们的,只听革命小将的。

这都是暴露了证实了我们不满。

对中央文革怎么能一报告就能答复?

说不答应。

就是自己的反动思想,不合乎自己,自己坚持自己的反动思想,反对无产阶级司令部。

对这个无产阶级司令部,毛主席的参谋部有意见。

四月会议又提出中央文革要增加人,把这个省看还没有好的书记,调个把去,文革多搞些人,那个地方学校多,工业多的城市,派一个是到那里去坐镇。

我们武汉要派个人到那里去坐镇,我们来做工作,你们掌握。

意见就是自己不负责任,根本思想上就是不满意,就是说你没有人在那里,报告你又不批,也不批,也不指示。

什么提意见,胆大妄为,反对中央文革。 

再就是严重的脱离群众,脱离实际,当官做老爷。

这就是伯达同志那个报告里讲的怕,怕这怕那,归根到根就是怕革命,怕群众,辜负了主席一再教导,要到群众中去,把文化大革命搞好。

要相信群众,依靠群众。

我们呢?

不相信群众,到怕群众,以后要镇压群众,实行刘邓的那一套,反革命的反动路线,怕群众就不是共产党人么,当然现在成了反革命,所以一斗争激烈,自己就藏起来。

硬是不到群众中间去,这也是我犯罪的一个根本的东西。

长期的资产阶级腐朽生活,懒惰,没有共产党人的气味,没有革命事业心,一天就是为我,吃、乐、玩耍,不到实际中去,也不到群众中去。

不说地方,连我们军队也脱离了,所以以到最后采取镇压群众怕群众,不相信群众到镇压群众。

作风非常恶劣,听不进反面的意见,说反对我更不行。

受我们训的人不少。

为什么呢?

没有道理。自己那么懒,不做事情。

为什么训呢?

就是照顾你生活照顾的不好,并不是为革命,为工作。

所以说我主观片面,骄傲自满,目中无人,老虎屁股摸不得,同志们批评我的完全对。

到资产阶级这样子就怕死,怕群众,不革命。

以后我们坚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群众喊打倒你,就怕揪走,就不敢见。

七二零事件也证明,也是怕死。
  我们党委工作,我们这个党委已经是修了,都黑了,是我搞坏了的。

我这个班子,把大家带坏了,害了大家,也害了下面。党委长期的不突出政治,我这个人就反对突出政治,作风不民主,就是自己说了算,人家说了不算。

政治空气很稀薄,政治原则很差,对上面的东西,就是当了个交通,当了个收发,没有很好的认真研究,认真贯彻,认真执行,认真检查。

党委内部长期思想斗争不开展,我的错误就怕人揭,自己对思想斗争不提倡,压制,就是表面上表现还不错,一致,实际上意见还是很多。

班长坏嘛,错误那么多,怕人家揭,怎么去搞思想斗争,怎么去搞思想斗争,怎么能用毛主席思想来武装自己,来批判。

所以,我们在文化大革命中,由于我这样造成的,大家都是一致的错。

当然,我们下面还有些同志跟我们的意见不同,他们看的还有一些对的。

但是,那不行,要打击,要批评。

特别是哪一个同造反派好,同造反派可以说话,说他们还有些道理,那马上就找来批评。

二十九师那个副师长赵奋,他跑到三新,到处可以说话,觉得亲近,我听到有人说,就把他找来,说他偏向了,说他没有看到三新的方向错误,就打击。

所以,我们这样思想早就蜕化了,变质了,在文化大革命中不过是总暴露而已。

这是必然的,你是资产阶级,怎么能跟主席搞无产阶级革命呢!

资产阶级思想,自己灵魂深处的肮脏东西,就怕革命,就怕革自己的命。

总想糊住,包住。这一下搞,都搞出来了,大家帮嘛,彻底把我过去这个陈大麻子,陈再道,连骨头带肉都不要,都算了,都是资产阶级了,都是腐化的东西了,今后要重新来脱胎换骨,又按主席的教导,重新革命,重新做人,脱胎换骨。

过去的彻底抛掉,对我只能这样。我以前总是站在老位子,老位子就是资产阶级位子,你不站在无产阶级立场上看,资产阶级的陈再道这个坏家伙。

你就看不出来,你站在无产阶级革命方面,陈再道这个坏家伙,你什么都看出来了。

林总讲的,站在无产阶级立场上,观察问题才是正确的,我早已抛弃自己的阶级了,革命的事业心,革命的干劲,完全消失了。
  主席、林副主席的话,你不听,你不执行,你革什么命。

怎么能不犯罪,怎能不跑到反革命方面去。

长期是这样的资产阶级思想,所以,自己变了质,到了刘邓那里去了,自己还说自己满对的。

对主席、对中央文革为什么这样的?只有敌人,只有资产阶级才反对他,只有敌人,只有反动派才不满。

他(按指毛主席)是无产阶级最高的领袖,世界人民的领袖。

中央文革是无产阶级革命最高的司令部。

我们反对他,就不听,就是地地道道的资产阶级反革命分子,对抗无产阶级,对抗革命,反对伟大的革命,罪真大呀!

所以,这次来,斗,那没有什么,主要是我们好多干部苦口婆心的,又恨我这个错误,又想要我重新革命,相信主席,坚决执行主席的,人家还是根据主席的这个精神,还是想我回头来。

所以这十天来,每天都有人跑到我屋里去教育我,帮助我。

开了几次斗争会,对我是很大的帮助。

我以前就是有侥幸心理,认为错误不是那么严重。

没出七二零事件,我解决好,七二零事件与我无关系,也不是我组织来的。

这样想,不是你组织的,你一直在活动,一直在那里搞舆论,搞策动,不是你造成的是谁?

所以罪责难逃。特别是我这个人,一个人死了算什么,对革命造成了多大的损失。

所以,我们对主席、对中央、对中央革命,对武汉的造反派、武汉的人民、军队的广大指挥员、民兵。

造成多大的恶果。

都是我这个黑线害了的。

把我一个陈再道杀了,把一百个陈再道杀了也应该。

有些同志提出了这一错误的性质严重,面大、深广。

几方面,这一方面吃了亏,造反派方面,被我们打击。

扶植百万雄师起来,完全是资产阶级复辟的东西,来镇压造反派,杀人、放火、打死了那么多革命小将,这都是我们的罪过。

还有什么说的。

所以,我现在没有一点好的,就是犯罪,都是错误。

所以说我是镇压造反派,镇压武汉革命,七二零事件的罪魁祸首,一点也不冤枉。

反对毛主席路线,反对毛主席。

罪该万死。

你连毛主席的话都不听,毛主席说的话始终不办,还不罪该万死,破坏了武汉的文化大革命,蒙蔽欺骗了广大革命群众,干部、部队的指挥员,这是罪恶滔天。

毒害大家,保陈再道。那个时候政治部还发了通知到下面去,多害人,那个要喊打倒我,还要捉。

这种下了多大的恶果。这就是我们搞的么,我搞的。

所以,我现在成了反革命,等着中央、人民审判,都是怪自己,自己是这样的蜕化变质,到最后成了罪人,成了反革命。

三、 我的决心
  最近主席几次指示,我犯了这么大的罪,当然,主席不仅是为了我一个人,是他伟大的干部政策,再就是为了武汉广大干部、广大的人民。

再就是大家苦口来帮助,希望我重新做人,重新革命。

主席讲的,来一个人就叫看哪,就念给我听。

那真是来一个就问我看了没有,你念念,你看看,你把那个群众谅解,重新革命好好学习,造反派同志也是好的,来读文件给我听,帮助我,指出我的前途,指出重新革命,我能不走,是牛也应该教好了。

所以,我不能辜负主席、林副主席、中央、周总理、中央文革,以反对在座的大家和革命派的小将们对我们的帮助,对我的教育,对我的希望。

我也想啦,你不听毛主席的,重新革命,你还想把错误带到那里去。

以前是带到火葬场,现在那还有火葬场。

自己到了这么大年纪,做什么不算毛主席,不靠党,不靠人民,你一事无成。

活着吃饭,也得有人给你一碗饭吃。

所以没有什么不可以丢的。

毛主席教导,过去多少先烈倒下去了,我们一想起他们来就很难过,我们战争几十年,跟我们同事的死了多少,比我强的人多哩,我是个没有用的人活着了,没有打死,那牺牲了多少,他们为什么?

我现在对人民造成了这么大的罪,还在要你转变,承认错误,把错误交出来,那个野兽,牛都不如。

所以我决心不能辜负主席的教导和大家的教育。
  武汉的文化大革命,是我在那里破坏了,搞的乌烟瘴气,搞的个七二零反革命事件,公开的向中央进攻,反中央、反毛主席,都是我的错误恶果造成的。

毛主席、中央、中央文革采取果断的及时的英明的措施,把武汉文化大革命挽救过来,把坏事变成好事,使武汉的文化大革命大好形势同全国一样。

我一万个拥护。对我个人的处理,罢官、撤职都是非常应该的,我没有半点怨言。

而且我犯了这么大的罪,还在想各种办法挽救,指出前途,指出出路,还希望我重新革命,这使我感恩,感恩毛主席、林副主席、周总理、中央文革和大家。

所以,对我的处理,我是坚决拥护,我是坚决拥护,一点怨言也没有。

只有感恩不尽。今后要拿实际行动,你光说不行。

象恩格斯说的,看一个人,不是光看他的文章,看他的演说,要看他在做什么,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这个人坏了,看你能不能抛弃你那个坏的东西,过去你那个人是坏人,现在重新做人,脱胎换骨,应该下这个决心。

今后叫我劳动,做什么坚决跟群众在一起,拿到群众中去监督。

所以,我一个是坚决的听主席的教导,重新革命,遵照主席的一切指示,继续的不断的来给自己这个资产阶级思想斗争。

是什么斗争呢?

就是按主席、林副主席指示,用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来斗私批修。

自己既修了,又有私,由私到修我都有。

所以,只有用主席的思想,不断斗私批修,就是革自己的肮脏的,改造自己资产阶级灵魂,改造世界观。

世界观不转变,不站到无产阶级立场,那是搞不好的,就是林副主席教导的,今后要好好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照毛主席的指示办事,争取做一个劳动人民。

不管做什么,一定要跟着毛主席,听主席的话,照毛主席的指示做。
  再一个,不是在这里说了,马上又去翻。

又放炮了,一想自己有点道理了,形势好了一点又变了。

这个老老实实的在这个基础上,今天的认识还是很差的,初步的,一定要不断的,对错误认识不够的,还要不断的斗争,不断的对错误进行揭发。

拿无产阶级立场,无产阶级的观点,无产阶级的思想,毛主席的思想来改造自己,不断的改造。

我只要下决心,有主席指示这个最锐利的武器来改造,就会把自己能够挽救过来。

只要自己不顽固,听说,真正的好好学习毛主席的思想,好好的照毛主席思想做事情就会好。

真正地立场站过来,真正把过去的肮脏东西,真正不怕丑,真正不怕割尾巴。

丑就是这样丑嘛,已经全国都臭了么,你还包着干什么呢?

我一定要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用老三篇改造自己的灵魂,改造自己的世界观。

今后一定要听毛主席、听党的话,以人民为自己的老师,当小学生现在人民也不要你,你不转变,你是个反革命么,如果自己真正想重新革命,要上靠毛主席,下靠广大干部、群众。

我现在是个反革命,转变好了是个劳动人民,在人民监督下面,做人民的勤务员,自己有决心有信心遵照毛主席的指示做,今后还要靠大家来监督,来教育我,主要是靠我自己能不能把我自己的脏东西抛掉。

你再顽固不顽固,毛主席讲了,顽固是坚固,以后就不固了,就死了。

你顽固,顽而不固了。

所以,我还是不想死,这样死了连根鸿毛都不值,我遵照主席的教导,我重新革命。

能劳动几年,我总是争取做个劳动者吧!

许多同志都说了:不是你呀,联系到后代,是啊,那真是苦口婆心的教育。

我如果不是个野兽就应该懂得。

我感谢主席的教导,我一定照着做,同志们对我的帮助、教育、我下决心不辜负!

我今天讲到这里。

 

今天,我们重新温习陈再道的《检讨》,或许有人会说他是违心的。

然而,我们就不能从中找出一些“真心”的东西吗?

 

陈再道(1909-1993年),湖北麻城人,上将军衔。

1926年参加革命。

历任红四军一师排长、连长,红十一师营长、团长、师长,红四军副军长、军长,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六旅副旅长、独立旅旅长、东进纵队司令员、冀南军区司令员、晋冀鲁豫野战军冀南纵队司令员、中原野战军第二纵队司令员、河南军区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武装力量监察部副部长、武汉军区司令员、铁道兵司令员。

是中央军委委员,第一、二、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第五届全国人大会常委会委员,政协第六届委员会副主席,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

陈再道原名程再道,湖北麻城乘马岗区程家冲人,1926年冬起先后参加农民协会和农民自卫军。

1927年在大别山南麓参加秋收暴动后,参加黄麻起义,随农民自卫军编入工农革命军鄂东军。

后随部队到黄陂县木兰山地区坚持游击斗争。

1928年,在江子英等人的介绍下,加入中国共产党。

同年夏起任中国工农红军11军排长、连长,第411323营营长。

参加了鄂豫皖苏区反围剿作战,曾在围攻麻城战斗中负伤。

1932年冬红四方面军主力由鄂豫皖边向川陕边转移途中,总指挥部于陕南彷徨镇附近遭国民党军堵截,他率全营急速回援,从敌背后猛突进去,打开缺口,接着又殿后阻挡追敌,掩护总指挥部安全转移。

为此,方面军总部授予32以一胜百奖旗一面。

1932年底起任红11师第31团团长、师长,参加川陕苏区反三路围攻、反六路围攻等战役战斗,曾率红11师歼灭竹峪关之敌并乘胜追击60余里,解除了红四方面军反攻作战的后顾之忧。

长征中,入红军大学学习,任红4军副军长。

到达陕北后,任军长,率部先后参加甜水堡伏击战及山城堡战役。
  抗日战争爆发后,任八路军第129386旅副旅长,参与指挥七亘村、黄崖底和长生口等战斗,初步取得了对日作战经验。

19381月任八路军东进纵队司令员,4月率部巧妙越过日军戒备森严的平汉铁路(今北京汉口),未受任何损失。

东进纵队进入冀南仅3个多月,即协助冀南区党委建立20多个县抗日政权,部队也由500人发展到1万余人,为开辟冀南抗日根据地和开展平原游击战创造了有利条件。

1940年初,率冀南军区部队与冀中、冀鲁豫兄弟部队一起,先后两次实施讨顽战役,给破坏抗战的国民党顽军石友三部以毁灭性打击。

5月任冀南军区司令员,参加领导巩固和发展冀南抗日根据地。

8月率冀南部队10个团参加百团大战,对平汉路、德石路进行破袭战,积极主动出击日伪军,歼敌2000多人。

1943年到延安,入中共中央党校学习。

抗日战争胜利后,任晋冀鲁豫野战军第2纵队司令员兼冀南军区司令员,率部参加上党、邯郸、出击陇海路等战役。

19469月率2纵参加巨野战役,在龙堌集成功阻击国民党第511天,成为此次作战的模范防御战例。

19477月,晋冀鲁豫野战军强渡黄河后发起鲁西南战役。

他奉命统一指挥7个旅,经过历时12昼夜的激烈战斗,占领金乡城西北的羊山集,歼灭国民党军整编第66师,并击落两架敌机,缴获大批枪炮和军用物资。

此举调动了国民党军7个整编师17个半旅驰援鲁西南战场,从而有力地支援了人民解放军在其他战场上的作战。

继而进军大别山,并与兄弟部队并肩进行了宛西、宛东战役。

在淮海战役中,率2纵先后参加了堵截合围黄维兵团、阻击李延年兵团的任务,有力地保证了在双堆集围歼黄维兵团作战的顺利进行,为淮海战役的最后胜利做出了贡献。

19492月任河南军区司令员。组织指挥十余万部队彻底清剿匪霸,到1950年共剿灭伏牛山、桐柏山、大别山土匪及国民党军的散兵游勇十余万,稳定了中原局势。
  新中国成立后,任中南军区副司令员兼河南军区司令员、人民解放军武装力量监察部副部长兼武汉军区司令员。

1972年起任福州军区副司令员、中共中央军委顾问、铁道兵司令员、中共中央军委委员。

1972年后任福州军区副司令员,中央军委顾问,铁道兵司令员,第六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

是第一至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中共十一届中央委员,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

19779月至19831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司令员、党委第二书记(197712月起)。

198012月,写信给中央军委要求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未获批准 。

1982年,坚决执行中央和中央军委的决定,主持了铁道兵集体转业,并入铁道部的工作。就这样,毛泽东亲手缔造的一支具有光荣革命传统并创造过无数丰功伟绩的特种部队,瞬间化为乌有。为此,他1988年获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199346在北京逝世,终年84岁。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逆流勇进 40》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