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逆流勇进 31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5-08 点击数:255次 字数:

31

 

吴德在回忆录中说,谢静宜在全国农业学大寨会议之前还是比较好的,我们向她提出的一些意见,她还是听的。

她那时甚至还能把这样一些话传达给我,说毛主席说:

“江青是一个大女流氓,有野心。”

问题是,毛主席为什么能够与一个有野心的女流氓在一个屋檐底下共同生活四十年,并恩爱有加终其一生?

答案只有一个:

要么是毛泽东说谎;

要么是吴德在造谣。

吴德(1913~1995):河北丰润人。

1932年参加反帝大同盟。

次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40年到延安,1945年后任冀东区委书记兼唐山市委书记。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历任燃料工业部副部长、吉林省委第一书记、中共中央东北局书记处书记。

1966年后任中共北京市委第二书记,北京市革委会主任,中共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北京军区政委。为中共第十、十一届中央政治局委员,第四、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共第八届中央候补委员、第九届中央委员,中顾委委员。

1980辞去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军区政委和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的职务。

1995年病逝于北京。

不过为了照顾林彪,毛泽东同意林的老婆叶群同时进政治局。

江青政治地位的提高,使她基本上脱离了中南海的生活。

1966年夏天起,刚成立的中央文革小组设在原来属于国宾馆的钓鱼台,江青也随之迁入并自己单独居住了5号楼,然而毛泽东从丰泽园搬走后,春藕斋还为她保留了一套房子。

江青搬到钓鱼台10号楼,住了两年之后又搬到11号楼并一直住到1976年。

在此期间,有次她患感冒,毛泽东去看望过一次,并对她周围的工作人员态度很和霭地解释,大家看在他的面子上对江青多担待一点,多照顾一点。

毛泽东身边的医护人员,都忘不了那样一件令他们心惊肉跳的事。

1972212凌晨,毛泽东由于肺心病加重和严重缺氧,突然休克。当时值班人员发现他侧身躺在床上,像是睡着了

护士长吴旭君赶紧摸脉,说不清楚是心急,还是紧张的关系,她对在场的医生说:

摸不到脉。

这一下把大家吓坏了。

在场的主治医生大夫胡旭东、吴洁立和护士长吴旭君、俞雅菊等马上投入抢救,立即采取急救措施,注射应用的药物。

毛泽东的生命力也真是顽强,经紧张抢救后慢慢地睁开了双眼,看到眼前这一切,他有些愕然和不解。

当知道自己刚才已经休克时,毛泽东神态安祥地说:

我好像睡了一觉。

毛泽东大病一场,周恩来比谁都着急。

警卫人员后来说,总理得知主席病重的消息后,坐车从他的住所西花厅赶到游泳池时,许久下不来车。

当时,在一片万寿无疆的声浪中,从中央政治局、中央委员会到各级党的组织和人民群众对毛泽东的病情、身体状况一点都不知道,在没有丝毫思想准备的情况下,如果主席万一有个闪失,总理该如何向全党、全军、全国人民以及向世界去交代呢?

据粉碎四人帮后中央警卫团及江青身边工作人员揭发便可看出,江青在中南海内已是结仇遍地。

对中央警卫部门的领导,她也是差不多得罪遍了。

有一次,江青不知是发了什么神经,突然说负责警卫中央的8341部队政委杨德中是坏人,要汪东兴把他抓起来。

汪东兴听后感到不好办,急忙向毛泽东汇报。毛泽东回答说:

我的部队的政委能是反革命吗?

不过,他接着又说下放锻炼一下也好。

可见主席对江青的感受还是很顾及的。

于是杨德中便被派到下面部队当了师政委,用这种办法避开了江青。

令汪东兴始料不及并后悔莫及的是,当他为了泄私愤将江青“捉拿”起来后,被“下放”的不是部队中的某一个人,而是整个的8341部队。

连锅炉房烧锅炉的战士都被扒了军装。

可叹、可悲又有些可笑。

文化大革命时期任北京市委书记的吴德在回忆录中说:

大概在1973年时,谢静宜调到市委任书记处书记,她是中办机要局的人,与毛主席很熟。谢静宜调来前,是周总理与我谈的话,周总理说,就派谢静宜任市委书记处书记,可以经过她向毛主席反映一些情况,传达毛主席的指示。谢静宜在全国农业学大寨会议之前还是比较好的,我们向她提出的一些意见,她还是听的。她那时甚至还能把这样一些话传达给我,说毛主席说:江青是一个大女流氓,有野心。

这样的北京市委书记,是无德?

还是缺德?

 

江青的机要秘书杨银禄回忆道:

江青是一个铁石心肠、心狠手辣的人,但她同时又好哭,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她经常以哭作为一种手段,以实现和达到她这样或那样的目的。但我在她身边工作的几年里,有三次看到她真诚地伤心流眼泪。

江青对曲艺界有着用无法言语表达的钟爱情怀,因此,紧张的忙碌后,她会选择看一部电影、一场戏来放松。

在这么多曲艺界的大腕里头,江青对京剧大师程砚秋是情有独钟。

196811月份的一个晚上,北风嗖嗖地吹摇着无叶的柳枝,天空中飘撒着零星雪花。

大约九时左右,江青坐着她的大红旗轿车到达17号楼礼堂,特意赶过来和姚文元等同志一起观看程砚秋唱的《荒山泪》。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影片就开始放映了。

一开始,江青与姚文元时不时还说什么话。

放映到10分钟左右的时候,江青一言不发了,摇头晃脑地看得津津有味。

当放到半个小时的时候,她就拿起放在茶几上的毛巾,开始擦眼泪。

聪明又不解的姚文元,探过头去对江青说:

你如果看这部片子不愉快,就换一部别的片子看看吧。太伤心了,对你的身体不利。

江青听到姚文元关心的话以后,连脑袋都没有转动一下,就说:

不要紧,我要看,看完它。

室外的风刮得越来越大了,室内看电影的主人的热情越来越高,越来越入戏、入情、入景了,江青的眼泪流个不停。

电影放完了,电灯亮了,江青不从座位上站起来,竟然哭出了声音,当然,哭声不是很大。

可是,在最后一排坐的两三个工作人员都能听得到。

在场的人都愣住了,因为大家从来没看到过江青这种样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有的吓得走出礼堂。

于是他们走上前去询问、安慰:

江青同志,怎么啦?不要因为看这部电影而伤心,这样对你的身体是很不利的。

一再劝说,她既不说话,也不停止流眼泪。

江青为何对程砚秋如此喜欢呢?

据说程砚秋认为江青是一个知音

有次江青对程砚秋说:

你的表演有三绝,一唱二作三水袖。

接着,又讲了许多戏剧故事。

程砚秋曾很兴奋地说过:

江青确实是一个知音。

这里,程砚秋说的是实话。

艺术上江青是个内行。

 

19733月底的一天中午1时许,江青起床以后,洗漱,吃了早点,照例到办公室看文件。

她在助手给她挑选的文件中看到一份《国内动态清样》,内容是我国对数学上的难题哥德巴赫猜想有重大贡献、震惊世界的数学家陈景润,极为艰苦的工作和生活情景。

文章大体是这样写的:

陈景润以惊人的顽强毅力,勇敢地向哥德巴赫猜想进军,他废寝忘食,昼夜不舍,潜心钻研,进行了无数次的运算。

他把全部心智贡献给了这道很多外国数学家都未攻破的世界性难题。

他的论文发表后,在国际上反映非常强烈,被外国著名数学家称之为陈氏定理,一个外国科学家给陈景润写信说:

你移动了群山!

就是这样一位被外国科学家交口称赞的伟大数学家,学习、工作、生活的条件太糟糕了。

他住在只有6平方米的小小房间,这个小小房间还缺一个角,原来楼下锅炉房长方形的大烟囱从他的3楼房间中通过,切去了房间的六分之一。

窗子用报纸糊得严严实实。

屋内的光线非常暗淡。小屋空荡荡的,连一张桌子都没有,只有4叶暖气片的暖气上放着一只饭盒,一堆药瓶,连一只矮凳子也没有。

工作时把被褥一起翻起来,当桌子用。

由于房间潮湿、阴暗,空气不流通,很污浊,陈景润患了肺结核。喉头炎严重,咳嗽不止。

还经常腹胀、腹痛,有时难以忍受,他的两眼深深凹陷,面色憔悴,精神萎靡不振。

记者觉得屋内光线太暗,拉电灯绳想打开电灯,但拉了几下灯也没亮。

陈景润告诉记者,有人用老虎钳子把我这个房间的电灯线铰断了。

我看书就点煤油灯。

他笑着说,不要电灯,电灯麻烦,用煤油灯一样工作……

江青看完这条迟到的消息以后,竟然拿着一块小毛巾抹起眼泪来。

她激动得用毛巾擦了擦含泪的双眼,立即下令委托迟群马上去了解一下是不是像材料中所说的那样?

如果真的是那样,马上改善陈景润的工作和生活条件,并把了解的情况和处理的情况尽快告诉她。

 

除了对自己的偶像会留下感动的热泪,江青对自己的部下也会流下少有的泪花。

江青对谢富治很看重,谢富治和江青观点一致,又听江青的话,江青叫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

谢富治是红军时期参加革命工作的,在大革命时期,抗日战争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立下了赫赫战功,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

虽然是军人出身,打仗勇猛,但是他的心也蛮细。

1971年上半年,有一段时间,他看到江青对照相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几乎发展到废寝忘食的程度。

谢富治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有一天,他到钓鱼台10号楼对江青说:

江青同志喜欢照相,我支持你,这项活动既可以锻炼身体,松弛一下神经,又可以学习照相技术。但是,你的身体不适宜在室外活动的时间太长了,活动时间太长容易感冒。如果在室内搞一个摄影室就好了。摄影时,你身体好的时候,想在室外就在室外,觉得身体不适合在室外,就在室内。如果你同意的话,我给你在10号楼布置一间摄影室好不好?

江青听说后一再对他加以褒奖表示感谢。

谢富治给江青精心布置在10号楼的摄影室,利用率极高,江青有段时间天天搬弄她的照相器材,天天给别人照相,玩得很开心。

更使江青感动的是,谢富治给她布置摄影室的时候,已经患了癌症,只是没有被发现而已。

当江青获悉谢得了不治之症以后,难过得流了眼泪。

她说:

富治同志是一位好同志,在战争年代出生入死,威震敌胆,立下了汗马功劳,文化大革命中他立场坚定,旗帜鲜明,忠实地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对党忠心耿耿,乐于助人,带病给我布置摄影室就说明了他的思想品质,从这一点说,我觉得对不住他。病魔是无情的,我救不了他,只有请医护人员能够延长他的生命,我是无能为力的,愿他能够战胜病魔,早日恢复健康。

 

韩桂馨,一名普通的劳动妇女。

手背上露着青筋,目光善良柔和,身上弥漫着恬静纯朴的神气。

我们很熟,她讲话总是那么从容朴实、显出过来人的宽容和威实。

1947930,我17岁,转为中共正式党员。

几天后。傅连璋同志找我谈了一次话。

韩桂馨同志,李若要调走了,你去接她的班,到主席身边工作,你愿意去吗?

愿意。

我很激动,感觉到组织上的信任。

那好,主席现在住神泉堡。陕北形势好转,江青同志已经来到河东接李讷,你随她一起去吧。孩子到了上学年纪,上不了学,你不是高小毕业吗?要帮助她识字读书。傅连璋同志说着,拿笔写了几张纸,把注意事项全部写清,还特意关照说:江青是主席的生活秘书,管你们这一摊。遇事多向她请示,搞好关系。

后来我得知,傅连璋所言这一摊其实只有卫士组三名卫士加上我这名阿姨。

江青在延安以及转战陕北期间,是跟随在毛泽东身边的唯一的一名女性。

主要负责毛泽东的生活起居。

她自己对此不满,有牢骚。

政治局常委先后几次提议给她较重要的职务和工作,毛泽东都行使主席的否决权加以否决。

直到1956年,毛泽东才同意江青担任较重要的工作,与陈伯达、胡乔木、叶子龙、田家英一样,成为中共中央直接任命的五大秘书之一,主要是帮助中共中央主席收集整理国际新闻。

记得那是1947103,我在山西临县三角镇双塔村第一次见到江青。

那时她还不叫四人帮,她只是毛泽东的夫人。

走进院子,我便听到一个稚嫩的童音在唱戏,是京剧打渔杀家中萧桂英的唱段。

到窗口望望,只见一个脸蛋圆圆的小姑娘,头上包一块花头巾,腰间系一根麻绳子,手里抓一根木棍作船舵,边舞边唱。

她前边立一位头上盘髻的女人,击掌作拍,不时指点示范。

孩子发现了我,停住嘴不再唱。

于是,我喊了声报告

这就是我第一次见到江青和李讷,并且知道了江青会唱戏。

那时,江青还年轻,对我态度也和蔼。

问过我的简况,便拍着依偎膝前的李讷说:

小韩阿姨,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真像拖了块豆腐似的。前段形势紧,整天行军打仗,只好送后方来。现在形势好些了,主席也想女儿,我接她回去。她爱闹扁桃腺炎、爱发烧。阿姨,你要多爱惜着点。我说:您放心吧,我会尽最大努力的。

李讷从小过动荡的艰苦生活,而且一直生活在革命队伍的集体环境中,所以不认生,很快便和我熟悉了,亲热了。

江青显然很满意,解开当作枕头的包袱,送我几件衣物,有夹克航空装、列宁装,裤子和一双红皮鞋。

我不肯要,她不依,一定要我收下,并且让我试穿。

我从未穿过这种衣服,穿上后就像换了一个人。

江青得意地围绕我转着,上下打量:

很合身么!这些衣服我平时都舍不得穿,我要送给你,一定要送给你。李讷也交给你,我相信你会带好她。

于是,我不好再拒绝了。

同时,我心里有一种说不清的模糊感觉,似乎惶惑:

以江青这样身份的人,办事怎么也带了某种社会上常见的习气?

但那时,我主要还是从正面理解,看作是她对我的关心,对我表示的热情。

来吧,现在让我给你理理头发。

江青将一块毛巾围在我脖子上,用剪刀替我理发,一边给我解释什么样的头型理什么样的头发好。

讲着讲着就讲到了上海,讲到城里姑娘的打扮,讲到舞台和电影演员的现代生活。

于是,我又知道了她曾是上海有名的女演员。

对于我这个17岁的农村姑娘来说,她讲的一切我都感到那么神秘、新鲜。

特别是当她把镜子拿我面前问:

怎么样,是不是漂亮多了?完全成一个城里姑娘了。

我朝镜子里瞟一眼,脸立刻红了。

我承认,她确实会打扮。

尽管她有些爱显示,喜欢表现自己。

进城前,一些女同志还是愿意叫她梳剪头发的,她有时也替警卫人员理发,她自己当然更突出些。

她皮肤白皙、头发又浓又黑,梳成两条大辫子,然后盘成一个髻。

喜欢穿蓝旗袍或列宁装,有时也穿军装,剪裁很合适。

军帽稍稍仰起在脑后,走路举止都露着当过女演员的痕迹。

接触多了,我发现她争强好胜,不放过任何表现自己的机会。

去河西,她一路讲述转战陕北的故事,绘声绘色,滔滔不绝。

她说:

在延安,女同志很多,那时环境安定么。后来都撤退了,只剩我自己。危险了么,天天行军打仗,毛主席不过黄河,我也决不过黄河。现在形势好转了,缓和了,女同志又渐渐多了。那时可是危险的呀,三支队一百多人,屁股后面天天牵着胡宗南的军队,有时牵四五个旅,有时十几个旅。我是不怕的……”

当时,毛泽东正在农村搞调查。

我在黄河边的南河底村见到了毛泽东。

虽然我在延安也见过毛主席几次,但这次见面我仍然惊讶得目瞪口呆。

生活中的毛泽东与公众场合出现的毛泽东是多么不同呵!

娃娃,我的大娃娃,好娃娃!

毛泽东这样喊着,毫不在意身边有那么多工作人员。

抱起李讷亲着,拍打着后背,拍一下喊一声:

大娃娃,乖娃娃,爸爸真想你哟!

李讷就喊:

小爸爸,乖爸爸,我天天想小爸爸。

她给小爸爸表演一段打渔杀家

我看到毛泽东眼圈红了,湿漉漉的。

晚饭,毛泽东一家三口在一个饭桌上吃。

那时河西由于胡宗南的20万人马烧杀抢掠,又吃又毁,粮食极端困难。

毛泽东和大家一样天天吃咸水煮黑豆。

这天晚饭是吃用黑豆压扁的钱钱饭,李讷吃得还挺香。她忽然问:

爸爸,为啥吃饭那么香,拉屎那么臭呀?

大家都笑了,江青说:

吃饭怎么说起拉屎了?多脏多恶心哪,不要说了,吃完饭再说。

毛泽东却不在意,说问得好,并且给李讷详细解释了食品营养和人体消化、吸收以及排泄的道理。

毛泽东对女儿的疼爱是显而易见的。

但是,饭后他对我说:

阿姨,以后你就带李讷吃大食堂吧。

我有些发怔。

大食堂一天两餐咸水煮黑豆,连皮都不去,大人吃了还光放屁拉不出屎,肚子胀得难受,一个小女孩子怎么受得了?

卫士组组长李银桥望望江青,江青大概不好出面说话,但是眼神已把意思表明。

李银桥就劝道:

孩子才六岁,还是跟妈妈一起吃吧。

毛泽东把手臂弯着,大手由里向外一挥:

陕北老乡的娃娃吃黑豆一样长得壮,你不要说了。

只此一句,大家全闭了嘴。

以后我发现,毛泽东说定了的事,轻易不允许别人再反对。

第二天,我带着李讷,随毛泽东和江青转移到杨家沟,在那里住了近半年的时间。

 

1974年第六届联合国特别大会在纽约召开。

毛泽东对此非常重视,认为中国应该派高规格代表团参加。

但是,在派谁去的问题上,中共领导层内部发生了分歧。

这是中国恢复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后,首次派遣高级代表团出席这样一个重要的会议,必须派外交和国际经验丰富的人率团。

当时,周恩来总理身染重病,不宜远行。

邓小平虽然担任国务院副总理职务,但还不是中央政治局常委。

后来,中央政治局讨论具体人选,毛泽东批示让邓小平去。

但江青坚决反对,她企图让张春桥取而代之。

毛泽东得知情况后,十分恼火,给江青写了一封信。

江青:

邓小平同志出国是我的意见,你不要反对为好。小心谨慎,不要反对我的意见。

410,邓小平在一片关注的目光中,走上联合国大会讲台,阐述了毛泽东提出的三个世界理论。

赢得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一致称赞。

4天后,美国国务卿兼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美国代表团团长基辛格,为以邓小平为团长的中国代表团举行宴会,并就中美关系正常化问题进行深入的探讨。

事实上,这也是邓小平来参加这次大会的一个主要内容。

稍事寒暄,宾主开始切入正题。

我们美国政府正致力于两国关系正常化的努力,研究如何实现一个中国的设想,但一时想不出办法来。

基辛格推托说。

邓小平非常清楚,美国政府并非一时想不出办法来,而是尼克松总统被水门丑闻搞得焦头烂额,一时抽不出时间来。

博士,中国政府希望这个问题能较快地解决,但也不着急,我们能够体谅美国政府的困难。

邓小平笑了笑,很有分寸地说。

此次中美会谈虽没有具体成果,但为以后的会谈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基础。

11月,美国国务卿基辛格访华。

邓小平代表中国政府先后同基辛格进行了五次限制性的会谈。

最终,由于当时美国共和党政府下不了决心接受中国提出的建交原则,并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中美建交被拖延下来。

作为中美建交谈判中的关键人物,邓小平之后也因第三次被打倒而从中国政坛上消失了。

可是,后来有人将中美建交的功劳全都算在了“总设计师”的头上。

居然说者信誓旦旦,听者人云亦云。

可叹、可悲又可笑!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逆流勇进 3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