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逆流勇进 26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5-03 点击数:189次 字数:

26

 

应该说,抗日战争时期洋派领导人已经意识到自己不如毛泽东,如果要有什么活动,更多地是在太行山根据地而不是在延安,而且即使在太行山根据地也基本上按照毛泽东的路线行事,因此虽有一些不和谐因素,但总的来说没有出现大问题。

到了解放战争时期更是不敢做小动作,这才有了解放战争时期势如破竹的现象发生。

想想看,要是苏区时就支持毛泽东,势如破竹的情况早就出现了,何至于要走那么多弯路呢。
   
这样来看,毛泽东在延安时就对党内斗争非常警惕就很好理解了,这样就有了延安整风运动。

注意,毛发动所有的运动都只是打击对手的气焰,目的是要对方服从,并没有象洋派那样搞无情打击之类。

蒋介石的策略是攘外必先安内,党内斗争何尝又不是这样?

比如一条船在水中航行,水手们划浆方向偏不与船行方向一致,船怎么可能不偏离航线呢?

毛泽东作为这条船的指挥,怎么不要与水手斗争呢?

我们指责毛泽东很容易,可探讨过水手们是否配合吗?

我们指责这条船行进方向不当,可曾想过船是怎样偏离航道的?
   
我撂一句话在此,等待以后验证:

毛泽东如果没有反对势力的阻挠,他的事业就是红红火火的,当他出现重大失误时,一定有人在背后搞鬼。
   
我注意到一种信息,我们都以为文革时期对毛泽东个人崇拜,其实个人崇拜根本不是在文革中产生的,如果追究源头,竟然是在战争年代由刘少奇、周恩来开创的!

至今人们还是认为周、刘对毛泽东忠心耿耿,毛却打击他们,因此二人获得同情分。

但是看看个人崇拜带来的后果,始作俑者难逃其咎。

特别是周恩来,以理智、博学著称,他最不应该陷于阿谀之列,偏偏是以他为首的一帮人带头搞个人崇拜,只能说他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了解了一系列事情后就能明白个中原因。

战争年代周恩来与毛泽东的一系列党内较量均以失败告终,一时只能偃旗息鼓,但心中不甘,因此寻找机会。

他明白自己在军事上不如毛泽东,要坐天下只能依靠毛泽东,这就是后来军事上基本听毛泽东的原因。

但自己干的坏事瞒别人可以,瞒毛泽东可不行,要想获得毛的谅解只能是听从毛泽东,他利用了毛泽东更关注天下而原谅过去的特点,顺着毛泽东搞运动的意图就向毛表示顺从,为此不惜以人格为代价,特别是在公众场合甚至表现到奴性,周恩来小媳妇的形象由此而来。

我见到网上有议论说周恩来在重庆谈判时与毛泽东一起出场的时候表现得更象奴才,让人感到恶心。

我也确实感到周恩来很过分,毛、蒋谈判毕竟是中国人之间的谈判,不是国际谈判,毛泽东的酒量又很大,何至于每一杯酒都接过去喝呢,表演的意味十分浓厚。

这样做的效果无非就是让不知情的人感到他是毛的铁杆粉丝,但朝夕相处的战友用得着如此吗?

究其原因不过便于与毛闹事时赚得同情分而已。

现在对毛、周二人的评价不就是这样来的吗?

刘少奇更好,据说毛主席万岁作为个人崇拜的口号就是由他首倡出来的,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他后来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我在学生时代遇到反对个人崇拜的风潮,发现反对都冲着被崇拜的毛泽东去,心中就隐约产生一个想法:

毛主席万岁是其他人喊的,又不是毛泽东自己喊的,那么谁先喊出来的呢?

这人为什么喊出来呢?

反对个人崇拜为什么不将这人拉出来看看呢?

记得当时我的思路也还是顺着大众走的,想着可能是毛泽东授意身边人喊出来的,因此也就将这问题丢过一边。

后来听说毛泽东在世时也提到对自己的个人崇拜现象,有反对的表现,还以为是毛泽东作秀呢,不肯原谅他,直到后来参考了历史才发现了问题。
   
任何一个开君主都得到全国上下一致的拥护,否则也开不了国,因此他们的声望是自然产生的,毛泽东作为开国领袖也不例外。

虽然毛泽东没有登基,但是当时纯朴的农民就是将他当成真龙天子的,给予他的也是对一个开国皇帝一样的崇敬,对他喊出万岁是发自内心的尊崇,本不会有什么后果。

正如我在传统文化中多次讲到的,中国传统虽然有问题,但优秀基因更多,与我们想象中顺民的情况不同的是,中国人本质上并不畏惧强权,因此对开国皇帝的爱戴虽然发自内心,然而从来不到疯狂的地步。

历史上的皇帝每一位都被称作万岁,可哪一位因为这称呼就出过问题?

看看井岗山时期、陕北时期,毛泽东一直受到崇敬,人民可有疯狂举动?

作为毛泽东来讲,人民发自内心的崇敬完全让他满意,何必再要拔高呢?

大家都知道毛泽东对中国传统的熟悉,传统文化中可是有着月盈则亏,水满则溢的古训的啊,毛泽东不会不知道,他才没有搞个人崇拜的动机呢。
   
洋派人物就难说了。

他们与毛泽东对干过,失败后自然要表姿态,特别是内心不服者更是要掩盖自己的问题,那么利用人民的崇敬心理,推出个人崇拜,一方面麻痹当事人毛泽东,另一方面欺骗广大人民群众,等待适当时机再进行斗争,主观动机是很明显的。

他们也很明白一个道理,就是若欲取之,必先予之,因此对毛泽东进行个人崇拜不过是暗算他的前奏。

这就是改革开放后清算个人崇拜,却没有一个始作俑者被揭发的原因,更不要说批判了。
   
毛泽东是否感到个人崇拜了?

我看毛泽东没有及时发现。

他知道人民真心拥戴他,也知道农民头脑中真龙天子的观念根深蒂固。

周、刘当面逢承可能被他解读为赎罪行为,人民崇拜可能被他看作自然崇敬,加上国际国内形势、战场态势等的变化,他要思考的东西太多,不会在意一些小节,还有,别以为洋派作秀人员一直这样奉承他,其实只是在一些公开场合而已,个人崇拜更多时候是毛泽东不在场的情况下对群众搞的,毛泽东就算听见一些也可能理解为促进党内团结的方法,平时见面时大家仍是正常的行为,因此毛泽东不可能立即发现其中的问题。
   
还有,如果周恩来真是毛泽东的政治贤媳妇,面对毛泽东万岁的个人崇拜应该怎么做?

我想他是留过洋,接受马列主义,学识渊博的人,他总不会赞成吧?

那么他应该劝告群众,至少不要让这种口号失控,以免让毛泽东被推到高处不胜寒的处境,这样才能算吧?

如果毛泽东因此而打击他,那么毛泽东才可以算恶婆婆吧?

偏偏没有周恩来的劝阻,只有他及手下的推波助澜,毛泽东发现后表示不满,他也照做不误,二人之间谁,还不明白吗?
   
洋派反毛势力既不甘心失败,军事上又无力翻盘,那么他们的打算是什么呢?
   
很简单,就看毛泽东去世后就进行了改革开放,走的就是洋派路子,恰恰就是经济方面毛泽东受到人们的诟病,就该明白洋派人物当年在军事领域失败后就把希望寄托在了经济建设上,因此毛泽东在建国后的经济建设过程中将遇到巨大阻力,于是开展了惊心动魄的斗争。
   
八十年代毛泽东被妖化时我也对他没有好感,也认为毛泽东军事上是天才,政治上是庸才,经济上是蠢才。

后来遇到更偏激的人,认为毛泽东军事上也是耍手段,整个是蠢才,我感到味儿不对了。

我就想毛泽东建国过程那样举重若轻,怎么经济建设过程出的问题那样荒谬,前后判若两人,难道真是他的才能有偏吗?

就算他在治国方面无能,可旁边的助理人员呢?

没有人提醒他吗?

再后来随着历史的逐步普及,发现所有开国皇帝一建国都立即转入治国,短短几年就明显收效,几十年就达到鼎盛,唯独毛泽东例外,更觉情况不对。

当把党史上所有重大事件联系起来看后,我发现了问题所在。

在文化大革命中,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或者说领袖崇拜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与世界上一切最狂热的宗教领袖崇拜相比,它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毛泽东1966716畅游长江一个多小时的消息于725的报纸上刊登出来后,席卷全国各地“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的祝愿,那种无限信赖、无限幸福的激动场面,典型地表现出了那一时期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疯狂到什么程度。

1966818,天安门前百万人集会庆祝文化大革命时,林彪关于“伟大的领袖,伟大的导师,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的提法在全国民众中形成振臂高呼的回应。当“四个伟大”与“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的口号狂热覆盖中国大江南北时,不过再度表现了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达到了何种炽热的程度。

《毛泽东选集》的发行,成为中国最大的事情。十亿人口的国家,一户一套,甚至一户几套。1964年曾经在军队率先发行的毛泽东语录本,在文化大革命中更是遍布中国。

大大小小的毛泽东纪念像章数以几十亿地生产,曾一度造成军工用铝的危机。

胸戴毛主席像章,手挥毛主席语录本,口喊毛主席万岁,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的时尚。

文化大革命在相当大的程度上依靠了这种个人崇拜。所有的政治分析家都能够看清楚,毛泽东得以发动和推动这场文化大革命,所依靠的一个重要力量源泉就是民众中存在的这种领袖崇拜。

领袖崇拜最直接的原因,无疑是宣传造成的。

当一个将舆论手段完全集中于自己手中、权力高度集中的国家有意识地宣传对领袖的个人崇拜时,大规模的舆论确实能够产生非凡的效果。

然而,任何宣传都是有限的。

这种有限不仅体现在效果上,也体现在动机上。

文化大革命中个人崇拜达到的巅峰,有着特别深刻的原因。

在那些深刻的原因消失之后,即使动用任何集中的舆论进行类似的操作,都将无法再版那种程度的个人崇拜了。

在这里,我们可以从社会学、文化学中找到分析文化大革命个人崇拜的基本思路,对文化大革命中个人崇拜的原因做出完整的概括。

一,个人崇拜在文化大革命中首先是政治的需要,是当时开展大规模阶级斗争运动的需要。

这种需要绝非只是理论上的演绎,而是一个被强烈的社会生活予以注释的重大结论。

《解放军报》于196667发表的社论《毛泽东思想是我们革命事业的望远镜和显微镜》中这样讲道:

“毛主席是我们心中的红太阳,毛泽东思想是我们的命根子。不论什么时候,不管什么样的‘权威’,谁反对毛泽东思想,我们都要全党共讨之,全国共诛之。”

这段论述是从林彪的讲话中演变过来的。

正是这个政治性极强的个人崇拜,成为文化大革命政治斗争的最为有效的手段。

面对广大文化程度不高的解放军士兵,面对同样文化程度不高的全国广大民众,政治化地树立毛泽东的个人权威,远比复杂地解释文化大革命各种政治斗争的理由简单得多,也有力得多。

当政治化地将毛泽东的绝对权威树立起来之后,以一应万,解决了文化大革命全部政治斗争的需要,使得全党、全军以及全民排除了各种对文化大革命的疑惑,在行动中绝对服从了文化大革命的需要。

不抓住这一舆论造势上的中心环节,文化大革命是难以进行的。

二,从毛泽东本人来讲,这还是推行其理想的(也是空想的)社会主义蓝图的需要。

在他的理想蓝图中,每一个老百姓都是能工、能农、能文化、能打仗、能批判资产阶级的多面手。

整个社会在平均主义的分配中,生活在基本自给自足的封闭小团体中。

这种排除商品经济以及相应的经济、政治权威的社会,需要全民直接地接受一种思想的领导,当然只能是毛泽东思想的领导。

毛泽东接受并有意识制造了对自己的个人崇拜,也是有多种社会性原因的。

因此,他虽然热衷民众对他的个人崇拜,但当崇拜大大超出他需要的限度时,也会“讨嫌”。

三,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是文化大革命中一切造反派势力的政治需要。

无论造反派们的行动由哪些原因造成,只要他们进入了反对党委、反对工作组乃至反对省委、市委、中央各部委的政治斗争中,便都需要以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作为自己的口号和武器,也作为支撑自己的精神信仰。

当造反派在受压制时高呼“毛主席万岁”的口号、高唱“日夜想念毛主席”的革命歌曲时,典型地注释了这一点。

四,在人类历史上,一定程度的领袖崇拜是一定的权力集中的需要,而极端的领袖崇拜常常是专制政治的需要。

文化大革命确实是“全面专政”的政治,这种政治需要绝对性质的领袖崇拜。

绝对的领袖崇拜是绝对的政治专权的意识形态保证。

五,在人类历史上,极端的领袖崇拜还常常是极端残忍的政治、军事行为的产物;反之,极端的领袖崇拜又造成着极端残忍的政治、军事行为。

在古今中外的政治史、军事史及宗教史中,都能看到这个法则。

贯穿于文化大革命中的极端的政治残忍性,必然需要极端的领袖崇拜作为其意识形态。

只有高举绝对崇拜的大旗,才能使那些残忍的政治行为拥有信仰的光环。

六,在造反派及红卫兵队伍中,相当一批人有着依附于文化大革命政治的需要。对毛泽东表赤诚、献忠心、写血书、做宣誓,然后冲锋陷阵、对敌斗争,极为丑恶地表现出了他们追逐政治风光的个人目的。

当他们争先恐后地表达对领袖的绝对崇拜时,各种“唯我独左”的自我标榜更是注释了对领袖个人崇拜的功利目的。

宣扬领袖崇拜最“左”、最极端的人,往往也是在政治上最贪婪、最急功近利的人。

这些面孔至今令人记忆犹新。

七,更深刻地说,文化大革命中的领袖崇拜还源于中国的传统文化模式。

几千年中国封建主义文化中,对君、父权威的尊崇和崇拜,是政治模式,又是心理模式。这种模式积淀在文化中,积淀在民族的潜意识中,被代代相传的文化延续着。

当文化大革命中“毛主席万岁”的口号响彻云霄时;当城市、农村的民众在胸前挂起大大小小的忠字牌、跳起忠字舞时;当在机关、工厂和部队,手持语录本,“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成为每日必修的功课时;不过极为原始地再版了传统封建文化中对君、父的崇拜。

民众中有潜在的个人崇拜的心理需要,有高呼万岁的心理需要,这是民族的潜意识模式。

这个模式在文化大革命中被翻动起来,进行了一次充分的表演。

从这个意义上讲,高呼万岁还真是文化大革命中相当一些民众的幸福源泉。

正因为如此,我们既可以说毛泽东发动了文化大革命,也可以说民众心理中深藏的一些思维模式推动毛泽东发动了一场文化大革命。

文化大革命在一定意义上是一个制造绝对个人崇拜的运动,是一个把几千年刻下的记忆再现出来的运动。

八,在狂热的领袖崇拜中,还可以看到一种文化学性质和心理学性质都很明显的原因,那就是奴仆思想。

这种奴仆思想是几千年专制政治下人性的萎缩,它表现为对一切权力的恐惧、怯懦和恭顺。

正是这种恐惧、怯懦和恭顺,造成文化大革命中大量民众以极端的形式汇入对领袖个人崇拜的洪流。

政治上最怯懦的人,常常同时就是对毛泽东表现得最忠诚的人。

最恭顺的人,常常就是对领袖的个人崇拜最无限的人。这是性格低劣的表现。

九,对领袖的极端个人崇拜有时还源于心理学意义上的偏执。“自虐狂”、“迫害狂”倾向常常以转化的方式为一些人对领袖的狂热崇拜增加了心理能量。

当一些红卫兵将纪念章别在自己胸脯的皮肉上,裸身表现自己对伟大领袖的无限忠诚时,不过是心理上“自虐狂”的转化。

而当他们将对领袖的极端崇拜结合上对所谓阶级敌人的凶残殴打时,不过又加入了“迫害狂”的心理偏执的能量。

十,文化大革命运动中红卫兵的全部政治狂热,在一定意义上还夹杂着青春期被压抑的生命能量。

青春期压抑的生命能量在释放的过程中表现为各种政治上过度夸张的行为,也表现为对领袖极端的个人崇拜。

在全国民众对毛泽东极端的个人崇拜中,红卫兵是冲在最前面的。

“毛主席挥手我前进”,他们是领袖崇拜热潮的先锋部队。

十一,从心理学原因讲,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还在某种程度上是泛恋父情结的转化。

文化大革命中,对毛泽东的领袖崇拜在女性中远比男性更甚。

在中国高度政治化的生活中,家庭生活中的心理情结常常被抑制和掩盖着,便在文化大革命中改头换面爆发出来。

毛泽东慈祥的形象,成为整个民众恋父情结的最好倾泻对象。

作为一种能量,它也被输入到了文化大革命中领袖崇拜的万顷波涛之中。

可以说,极端的领袖崇拜是文化大革命中最重大的思想政治现象之一,也是文化大革命中最丑陋、最不堪入目的思想政治现象之一。

一个民族的劣根性在这里暴露无遗。 

19583月,毛在成都会议上明确指出
赫鲁晓夫一棍子打死斯大林,也是一种压力,中国党内绝大多数人是不同意的,有一些人屈服于这种压力,随声附和,要打倒个人崇拜
个人崇拜有两种:
一种是正确的。我们不是崇拜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吗?
斯大林正确的东西也还要崇拜。
对于他们,我们必须崇拜。
真理在他们手里,为什么不崇拜呢?
一个班必须崇拜班长,不崇拜不得了。
另一种是不正确的崇拜,不加分析,盲目服从,这就不对了。
现在既有个人崇拜,也有反个人崇拜。
反个人崇拜的目的也有两种:一种是反对不正确的崇拜;一种是反对崇拜别人,崇拜自己则很舒服。
问题不在于个人崇拜,而在于是否真理,是真理就要崇拜。
打死斯大林,有些人有共鸣,有个人目的,就是为了想让别人崇拜自己。

 

什么是“个人崇拜”?

什么是领袖精神(魅力)?

不仅是中国人,全世界人直至今日都没有完全弄明白两者之间的关系。

秦始皇“独裁”,他统一了中国。

希特勒“独裁”,差点儿将整个欧洲收入囊中。

但是,秦二代奢靡国破,希特勒贪婪战败。

毛泽东“独裁”吗?

“独裁。”

但是,毛泽东的“独裁”导致的是受剥削、受压迫、受歧视的中国人民“站”起来了。

毛泽东“奢靡”吗?

“不!”

毛泽东决不奢靡!

斯大林撕毁合同,导致中国人饿了三年的肚子。毛泽东同全国人民一样,三个月没有吃过一口红烧肉。

古今中外,凡帝王者能找出第二人么?

毛泽东贪婪吗?

“决不!”

国民党战败,毛泽东将蒋介石赶入大海,却给他留下了一条生路。

三十万志愿军用血肉之躯将武装到牙齿的美帝国主义打得落花流水,毛泽东却在三八线收住了脚步。

亲生儿子战死沙场,毛泽东没有向金日成要过一分钱的“回扣”,没有向朝鲜人民要过……,哪怕是一个“感恩”的眼神。

可以说,古今中外哪朝哪代都离不开“个人崇拜”。

今时今日的中国政府同样还在搞“个人崇拜”,只不过搞得云山雾罩,弄得人晕头晕脑的。

不信?

请好好回忆。

但凡中国共产党开大会,必当高唱:

“高举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旗帜;学习邓小平理论;学习‘三个体表’重要思想;坚持科学发展观走和谐之路,最后才是紧密团结在以某某为首的党中央周围。”

毛泽东为天下广大劳苦大众谋福利,提倡的是“为人民服务!”

邓小平让少数人先富裕起来,讲究的是“有钱,才是硬道理。”

三个代表是什么?谁的钱多,谁就可以做代表。

唯有“和谐”之路是最易行,也是最难走的一条路。因为这个社会已经不和谐,所以才需要“和谐”。

团结?

而且是“必须”的。

必须紧密地团结在谁、谁、谁的周围!

这不是在搞“个人崇拜”,又是在搞什么?

都做了“总书记”了,还在担心自己周围没人?

这样的“总书记”同过去的皇帝之“孤家寡人”又有何区别呢?

最难做人的便是中国的老百姓了。

过去,只知道“听毛主席的话,跟共产党走!”

现在,仅仅上面就列出了五条路。

他们该听谁的?

又该跟谁走呢?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逆流勇进 2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