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逆流勇进 24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5-01 点击数:224次 字数:

24

 

江青认为是文化和教育的主导作用在塑造人民的意识,而人的思想品格和能力直接受文化和教育的影响。

我们之所以在过去的十七年里会犯错误,是因为有数百万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继承”了我们的政权,而他们始终与资产阶级和封建主义保持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江青说:

“任何阶级,无产阶级、中产阶级或资产阶级要想抓住政治权力,首先必须施加对公众舆论的影响。必须承认,在过去我们没有足够重视这一点。”

江青说:

“孩子们不应该被视为‘私有财产’。”

她还说:

“应该将他们视为人类共同的财富,只关爱自己的孩子,必然会忽略他人的孩子,特别是工人阶级的孩子。

以我们的孩子(李纳)为例吧,她在上小学的时候有一天跟我说,都是让他们读苏联人肖洛霍夫写的长篇小说《静静的顿河》。

我问她:

‘你想让我也看这本书吗?’

‘是的,妈妈。’

我告诉她,这是一部苏联的历史书或者说是苏联战争的历史书。但这并不是一本好书,因为书中将叛徒和反革命分子当作英雄来歌颂。

‘妈妈,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呢?每个人都说这是一本好书。’

她批评我不该说这本书的坏话。

我告诉她,我读过这本书,我说的只是我个人的观点……

我认为父母应该平等地对待他们的孩子,我们不应该用封建方式对待自己的孩子。

主席在家里就很民主,允许孩子跟父亲顶嘴。

有时候甚至故意让他们顶嘴!

但这并不是说他们可以不尊敬他们的父母。

对孩子们而言,“争论”是有好处的,可以增强他们辨别是非的能力。

‘是的,爸爸。’

‘好的,妈妈。’

唯唯诺诺的孩子,就是‘好孩子’吗?”

 

外间传闻毛泽东在家里实行的也是“民主制”。

江青的这番话,使我得到了证实。

 

《静静的顿河》(俄文Тихий Дон)是苏联著名作家肖洛霍夫的一部力作。

此书共分为四部,从1926年开始直至1940年,共用了14年的时间才创作完成。

肖洛霍夫这部处女作一经问世,立刻受到国内外的瞩目,被人称作令人惊奇的佳作苏联文学还没有遇到同它相比的小说

此书于1941年获斯大林奖金1965年肖洛霍夫因此书获诺贝尔文学奖,成为第三位获此殊荣的苏联作家。

《静静的顿河》是肖洛霍夫的代表作,也是20世纪世界文学中一部很有影响的重要作品。

它生动地描写了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到国内战争结束这个动荡的历史年代顿河哥萨克人的生活和斗争,表现苏维埃政权在哥萨克地区建立和巩固的艰苦过程及其强大生命力,揭示一切反动落后势力必然失败灭亡的命运。

哥萨克麦列霍夫家是一个自足和富裕的家庭。

一家之主潘苔莱·普罗珂菲耶维奇已残年晚景,他有两儿一女:

大儿子彼得罗已经娶亲,媳妇叫妲丽亚;

小儿子葛利高里长得像父亲,比哥哥高半个头,生着下垂的鹰鼻子和一双有些发蓝的扁桃形的热情的眼睛,高颧骨上有一层棕红色的皮肤,笑起来带有一种粗野的表情;

爱女杜妮亚希珈是个大眼睛的姑娘。

葛利高里爱着邻居司契潘的妻子婀克西妮亚。

婀克西妮亚十七岁那年嫁给了司契潘,新婚第二天司契潘就凶狠地把她打了一顿,从此每夜都出去酗酒,搞女人,把婀克西妮亚关在仓房或内室,夫妻间没有爱情可言。

因此,当葛利高里执著而又满怀希望地向她表示爱情,顽固地追求她时,婀克西妮亚在理智上尽力抵抗,而在心理上又感到温暖和愉快。

司契潘进了哥萨克军营,圣灵节那天,全村都开始割草,半夜里他们终于找到了亲近的机会。

自那以后,婀克西妮亚完全换了个样子,她直言不讳地承认自己爱葛利高里。

在军营里知道一切的司契潘回来狠命地揍婀克西妮亚,葛利高里跳过篱笆,和司契潘厮打。

潘苔莱决定给葛利高里娶亲。

他们去了靼鞑村的首富珂尔叔诺夫家。他家的长女娜塔莉亚长得很漂亮,她有对灰色的勇敢的眼睛,身躯结实而美丽,还有一双会干活的大手。

她喜欢葛利高里,葛利高里也下决心要和婀克西妮亚结束旧情,而婀克西妮亚却决心把葛利高里从娜塔莉亚手里夺回来。

这年10月底,一个声称从罗斯托夫来的头戴黑帽的人来到鞑靼村,他叫施托克曼,是布尔什维克派来的。他对哥萨克们说:

我们都是俄罗斯人。古时候有些农奴从地主那里逃跑了,移到顿河沿岸落了户,就管他们叫哥萨克。

他经过长期的淘汰和挑选,组成了有磅秤工人丁钩儿碾面工人达维德加、机械师伊万·阿列克塞耶维奇、年轻的哥萨克珂晒伏依等十个哥萨克参加的核心小组。

施托克曼向他们慢慢地灌输着一些简单的概念和政治修养,使他们对现存的制度发生厌恶和憎恨。

娜塔莉亚吃苦耐劳,可性格冷淡,对丈夫的爱意只会窘急的顺从,这就使葛利高里依恋起婀克西妮亚那种狂热的爱。

他对娜塔莉亚说:

你简直象一个陌生人……你就象这个月亮一样:既不冷又不热。我不爱你……”

于是他和婀克西妮亚的旧情重又复苏。

这使娜塔莉亚非常伤心,她要回娘家去。

对媳妇十分满意的潘苔莱气得哆嗦地对葛利高里说:

你要是不愿意和娜塔莉亚同住——你就给我从家里滚出去!”

葛利高里一气之下从家里出走。

他找了婀克西妮亚,一起去亚果得诺叶的贵族李斯特尼次基家,葛利高里当了他家的马车夫,婀克西妮亚在厨房打杂。

婀克西妮亚生了一个女孩。

娜塔莉亚在痛苦、耻辱和绝望中用镰刀自杀,但她没有死,只是脖子变歪了。

19143月,她回到公婆家里,受到全家的热情欢迎。

小姑杜妮亚希珈尤其和娜塔莉亚亲热,她告诉娜塔莉亚自己和珂晒伏依相好了。

潘苔莱希望儿子和媳妇言归于好,葛利高里却不予理睬。

葛利高里参军入伍,分在第四连。

军队生活寂寞无聊,哥萨克们怀念起家乡来。

葛利高里看不惯军队里的人的作风,军官对士兵残酷无情,士兵们强奸妇女,这些都使他愤慨。

第一世界大战爆发,葛利高里所在的连队向前线开发。

在战场上,他遇到一个奥地利兵,便用长矛刺进了他身上,可杀人的行为却使他的脚步变得又乱又沉,内心感到异常痛苦。

后来排里一个绰号叫锅圈儿的哥萨克对葛利高里说:

你不要去想这是怎么回事和为了什么,你是哥萨克,你的天职——就是不问青红皂白砍下去。在打仗的时候杀敌人,这是神圣的天职……”

在争夺城市的次战斗中,葛利高里受了伤,因为他带伤救了一个受伤的中校军官,得了乔治十字勋章。

潘苔莱幸福得发了昏,拿着信到处给人看,因为葛利高里是村里第一个得乔治十字勋章的人。

娜塔莉亚去找婀克西妮亚,恳求她把葛利高里放回来。

婀克西妮亚现在把对葛利高里的全部的爱都放在女儿身上。

她听说娜塔莉亚要求她把葛利高里还给她时,露出激烈的憎恨神情,发疯似地保护着自己的地位。

娜塔莉亚被说不出的痛苦压迫着,离开了婀克西妮亚。

然而不久,婀克西妮亚的女儿患猩红热死了,她痛苦极了。

这时,回家养伤的李斯特尼次基中尉趁虚而入,对她表示怜悯和亲热。

被失望折磨着的婀克西妮亚顺从地委身于他。

葛利高里出院归来,听说了婀克西妮亚的事。

他借给李斯特尼次基赶车的时机,在一块洼地里,用鞭子狠狠地抽了李斯特尼次基一顿,又给了婀克西妮亚一鞭子,便离开庄园。

婀克西妮亚追上去请求他原谅。

他头也不回,径直回到自己家里。

在家乡,他这个乔治勋章获得者受到家人的关心和村里人的尊敬,他渐渐把对的厌恶忘却了,而以一个出色的哥萨克的身份重新回到前线。

他心里一面不肯和战争的荒谬性妥协,一面又忠实地保留着哥萨克的光荣,一得到机会就表现出忘我的勇敢,疯狂地进行冒险。

战争初期那种对人类的同情、怜悯的心情消失了,心肠变硬了,他冷淡而蔑视地玩弄着别人和自己的生命,因此又得到四枚乔治十字勋章和四枚奖章。

而此时,他的妻子给他生了一对孪生子,娜塔莉亚把全部心思都放到孩子身上。

国家的形势也在急剧地变化着。

日俄战争产生了1905年革命,这次革命有促成新的革命,还要爆发国内战争。

19163月,村里传来推翻专制政体的消息,这使村里人惶惶不安,不知道没有皇帝的日子该怎样过。

而此时在前线,哥萨克士兵们也在新旧两种思想的交替影响下无所适从。

1917年月,葛利高里加入布尔什维克军队,不久因战功而被提升为少尉,十月革命后他又当了连长。

他时而认为应该建立人民政权,时而又认为顿河哥萨克应自治。

当白军政权来袭击苏维埃军队时,他受了伤,对一切都感到心灰意冷,他不想参与任何党派争斗,只有和平的劳动才让他感到温暖。

1918年初,顿河地区的形势逐渐有利于苏维埃政权。

村里组织志愿兵,向赤卫队进攻。

葛利高里也支持志愿兵的行动,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杀红军,只隐隐约约觉得他们夺走了自己平静的生活,但由于他不赞成白军对红军家属的抢劫而被降了官。

秋天,红军开始反攻,进驻鞑靼村。

肃反委员会和军事法庭对在白军军队中服务过的人进行简单而不公平的审判和处决。

葛利高里因为执行运输任务侥幸逃过死亡,他一回村就逃走了。

珂赛伏依亲手杀死了葛利高里的哥哥彼德罗,葛利高里出于对红军的仇恨加入了叛军月申斯克军队并很快因作战勇敢而成为师长。

可是革命形势让他认识到长期以这种形式保卫家乡是做不到的,他意识到:

咱们或是靠拢红军,或是靠拢白军,站在当中是不成的。

他偶然遇到婀克西妮亚后,两人又重修旧好。

战争改变着麦列霍夫一家人的关系。

女儿杜妮亚希珈因父母剥夺了她嫁给珂赛伏依的希望而痛恨父母,大媳妇妲丽亚因守寡而开始和公婆争吵,后来投水自杀。

娜塔莉亚意识到丈夫又和婀克西妮亚在一起了,决心流掉正在怀着的孩子,不幸因失血过多而死去。

顿河哥萨克的军队被红军打垮,葛利高里又加入了红军布琼尼的十四师,指挥一个骑兵连。

为了赎罪,他勇敢地作战,一直干到团长,但终因历史问题而被复员。

1920年他回到家乡,本想利用现在已是他的妹夫的村委会主席珂赛伏依的关系,在村里过平静生活,不料,后者毫不徇情。

一天夜里,妹妹来报信,说村里要抓他,于是葛利高里连夜逃走。

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他加入了佛明匪帮。

但在红军的打击下,佛明匪帮很快解散。

葛利高里离开了军队,偷偷回到村里,带上婀克西尼娅逃走。

路上,婀克西尼亚被征粮队哨兵打死,葛利高里万念俱灰。

他失去了一切宝贵的东西。

1922年春,他结束了漂流的生活,回到家乡,把枪支弹药全都扔进河里。

他看到了自己的儿子,这是生活残留给他的全部东西,是他和大地能够发生联系的惟一的东西。

 

小说主人公葛利高里·麦列霍夫是一个十分复杂而又很有个性的人物,他在动荡的历史年代走着一条独特、坎坷的人生道路。

葛利高里原是个热情、英俊、勇敢、勤劳的哥萨克青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应征入伍,在沙皇军队里,他看不惯军官的飞扬跋扈,看不惯兵痞的奸淫掳掠。他在作战中第一次砍死奥地利士兵的时候,内心十分痛苦,他对人们在战争中互相残杀,感到愤恨。

革命士兵贾兰沙向他尖锐揭露帝国主义战争的荒谬和专制政体的腐败,更使他对沙皇、祖国和他的哥萨克军人天职的全部概念一下子化为飞灰

然而,从前线回到家乡养伤以后,葛利高里作为鞑靼村第一个得到十字勋章的人,处处受到人们的谄媚和尊敬,这些落后的哥萨克意识渐渐地把贾兰沙在他心里种下的真理的种子给毁灭掉了

于是,他又以一个出色的哥萨克的身分重新回到前线

这以后,葛利高里牢牢地保持着哥萨克的光荣,一得到机会就表现出忘我的精神,疯狂的冒险

他连连立功受奖,由一个普通士兵晋升为少尉排长。

十月革命的时候,政治上幼稚的葛利高里没有积极站在苏维埃政权一边,而是接受资产阶级自治派的影响,拥护哥萨克脱离俄国而独立,成了一个在草原上的大风雪里迷了路的人。

不久,葛利高里结识了顿河地区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波得捷尔珂夫,经过短短的动摇之后,从前的真理又在他心里占了上风。

葛利高里参加红军,担任连长,英勇地同白匪作战。

不过,葛利高里不是一个坚定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只是苏维埃政权短暂的同路人,他对残酷的阶级斗争缺乏正确认识,在看到波得捷尔珂夫枪杀白军俘虏之后,他那曾经向往过布尔什维克的心冷掉了,在顿河建立苏维埃政权斗争的最高潮里离开了自己的队伍,幻想逃避开这整个的、沸腾着仇恨的和难以理解的世界

1918年春天,反革命叛乱席卷顿河流域,葛利高里在父亲和哥哥的影响下,加入叛军队伍,从此踏上反革命犯罪道路。

在同红军作战过程中,葛利高里双手沾满革命者的鲜血,他渐渐地也憎恨起布尔什维克来了,他把布尔什维克看成他的生活上的敌人

但葛利高里在感情上仍然和白匪军格格不入,在察里津战役失败以后,他又自动地离开了团队,回到家乡。

红军占领鞑靼村的时候,葛利高里公开咒骂苏维埃政权除了使哥萨克破产以外,什么都得不到。

这是庄稼佬的政权,庄稼佬才需要它

苏维埃政权要把他当作危险的敌人逮捕法办,葛利高里不得不仓惶潜逃。

这时顿河流域又爆发第二次叛乱,葛利高里感觉到一种非常强烈的愉快,感觉到无比强大的力量和决心……从现在起,他的道路很清楚了,就象月亮照耀着的一条大道

他克服以往的徘徊动摇,自觉投身到反革命狂潮中去。

特别是他的哥哥彼得罗被红军杀死以后,葛利高里怀着疯狂仇恨和野蛮报复心理,残酷杀害大批红军战士。

他由一个叛军连长逐步晋升为师长,在反革命泥坑中越陷越深,以至无力自拔。

他酗酒、放荡,内心极端苦闷,几乎到了神经错乱的地步,他的整个精神状态面临着崩溃。

葛利高里虽然是反革命的重要骨干,但在白军军官眼里,他不过是一只白老鸹一个粗野的哥萨克,处处受到歧视和排挤,这使他心里很委屈。

当白军乘船向克里米亚溃逃的时候,葛利高里象丧家犬一样被抛弃。

于是他怀着把过去的罪过都赎过来的心情,参加红军骑兵队。

他在同白军作战中同样表现得很英勇,因而立功受奖,晋升为副团长。

由于严重的历史问题,葛利高里在红军队伍中也得不到信任,到了国内战争后期就被彻底复员了。

葛利高里回到家乡,他的妹夫、鞑靼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珂晒沃依明确宣布要追究他的反革命罪行,强令他到革命法庭和肃反委员会登记自首。

为了逃避革命政权的惩罚,葛利高里加入了佛明匪帮。

然而,国内战争已接近尾声,佛明匪帮的覆灭已为时不远,葛利高里看清形势,和佛明匪帮不辞而别,带着情人阿克西妮亚远走他乡。

半路上遇到苏维埃征粮队的袭击,阿克西妮亚被打死,葛利高里象幽灵一样在森林村野游荡,最后,怀着痛苦绝望的心情回到家乡。

葛利高里既不是死硬的反革命分子,也不是坚定的革命派,而是动摇于革命与反革命之间的复杂人物。

他在回顾自己所走过的道路时无限感慨地说:

我从1917年起走的就是一条弯路,我象醉汉一样摇摇晃晃……从白军里逃了出来,但是也没有靠拢红军,我就象冰窟里的粪球一样漂来漂去……我怀着很大的热情为苏维埃政权服务,可是后来这一切都变了样子……在白军的司令部里,我是一个陌生的人,他们始终对我怀疑……可是后来在红军里也是这种样子。

在短短四五年间,葛利高里两次参加红军,三次投身反革命叛乱,其徘徊动摇是非常明显的。

然而,革命与反革命两军对垒,泾渭分明,中间道路是不存在的。

葛利高里徘徊动摇的结果,最后还是陷入反革命深渊而毁灭。

小说通过葛利高里的悲剧,从反面指出了哥萨克应当走什么样的道路,不应当走什么样的道路,这无疑是有积极教育意义的。

葛利高里的徘徊动摇有着深刻的社会历史根源和个人的主观原因。

葛利高里出身于中农家庭,就其经济状况和社会地位来说,既是劳动者,又是私有者,其政治特点是左右摇摆。

葛利高里作为一个哥萨克军官,他的左右摇摆则以更加特殊的形式表现出来。

中农的私有观念和哥萨克军官的特权思想,在他和无产阶级革命事业之间横着一条深沟,使他把苏维埃政权看成异己的政权;而劳动者的朴素感情和平等意识又使他同白匪军格格不入。

他本能地从自己的阶级利益出发,企图寻找一条超越革命与反革命的中间道路;落后愚昧的哥萨克传统生活习惯和中农的小生产方式造成他目光短浅,政治幼稚,使他在激烈的阶级搏斗中分不清是非善恶,他怀着哥萨克军人的雇佣思想时而为苏维埃政权服务,时而为反动势力效劳。

他以资产阶级庸人观点看待你死我活的阶级搏斗,把十月革命和国内战争看成毫无意义的仇杀,既无法理解革命政权对反动势力的无情镇压,也厌恶反动势力对革命战士的野蛮摧残,他天真地认为革命和反革命可以和平共处;哥萨克军官的狂妄自信、粗野任性和冒险精神使他在动荡的年代不甘寂寞,顽固拒绝接受生活的真理,直到碰得头破血流才肯罢休。

葛利高里的艺术形象真实地概括了哥萨克中农的本质特征,同时又具有独特的个性,它在特定的历史年代和社会环境中有着深刻的典型意义。

作家对他的主人公的偏爱也是明显的。

在小说中,作家虽然否定葛利高里的道路,却赞赏他英勇豪放的性格、非凡的军事才能和正直善良的人性,对他坎坷一生的悲剧结局寄予深切的同情。

作家甚至把葛利高里参加反革命叛乱的主要原因归咎于苏维埃政权对他的不公正态度,从而为葛利高里的反动立场开脱。

对比之下,作家对无产阶级革命战士的一些偏激情绪和过火行为多加指责,这就暴露了作家本人的哥萨克偏见。

 

《静静的顿河》是肖洛霍夫开始构思于一九二六年,经过十四年时间完成,四卷本分别于一九二八、一九二九、一九三三、一九四年出版。

该作品和小说主人公在苏联引起多次争论。

第一卷在一九二八年面世后,很快便完成第二及第三卷,但随即就被不少苏联文艺评论家批判,作者甚至被指为是异见分子布尔乔亚的同路人,宣扬富农思想

但由于它在苏联文学史上,别开生面地反映了广阔的历史画面,生动真实地表现了哥萨克民族在一九一二至一九二二年的动荡岁月中的历史,这部小说仍然获得了广泛的声誉,并于一九四一年获得斯大林奖金。

这部长篇巨制以俄国顿河地区哥萨克多彩多姿的生活为背景,极富乡土色彩。

 

有一个出身哥萨克的作家,他使得顿河赫然出现在文学的地图上,因为有了他才有了世界文学上辉映一代的顿河故事。

苏联著名作家米哈伊尔·亚历山大罗维奇·肖洛霍夫就是顿河故事的作者,他贡献于人类的最珍贵的东西就是他的作品,他在自己的作品里展示自己的生活世界,他也在自己的作品里渗入他的爱憎和希望。

作家生活中那许多惊心动魄的事件和他的深刻感受,都在他的作品中得到有力的表现。

他是在俄国革命的暴风雨中诞生的,1905年,他来到这个世界,正是俄国的工人阶级第一次举行罢工起义的一年,在以后他的生活里,俄国以及整个世界都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自己也身不由己地加入了这个历史的进程,经过了国内战争、农业合作化运动、卫国战争这些重大的历史阶段,他遇见了那么多的惊涛骇浪、艰难险阻,他体味过革命斗争胜利的欢乐,也对俄国人民和整个人类所经受的苦难忧心不已。

肖洛霍夫出生在顿河地区,他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这里。

肖洛霍夫的一生是和哺育他成长的顿河分不开的;每当提起顿河的时候,自然要想起它的歌者肖洛霍夫,而在谈到作家肖洛霍夫的时候,我们的眼前也会浮现静静的顿河。

顿河的两岸居住着自由的哥萨克。

哥萨克本是俄国内地的农奴,他们不堪沙皇的剥削和压迫,逃到了顿河流域落户。

他们是性格粗犷、酷爱自由、崇尚正义的一群。

顿河两岸流传着许多悲壮的英雄史诗、起义者的传说以及瑰丽的哥萨克民间歌曲。

这种英雄主义的传奇色彩和异域的情调可以在这位哥萨克作家作品中找到。

在他那些举世闻名的小说里,描绘了哥萨克在革命和战争中的激烈沸腾的斗争生活,他们脱胎换骨的苦难,以及他们最后走向新道路、建设新生活的历史进程。

哥萨克的那块天地里的世世代代人的生活组成了一幅史诗般的、充满泥土气息的、生动绮丽的画卷。

《静静的顿河》是他创作中的一部史诗性的力作,从1925年开始,15年的艰辛笔耕终于完成了这部巨作。

肖洛霍夫说他想在小说中表现革命中的哥萨克

小说开头有一首歌唱哥萨克血泪历史的古老民歌:

我们光荣的土地不是用犁来翻耕……我们的土地用马蹄来翻耕,光荣的土地上种的是哥萨克的头颅,静静的顿河到处装点着年轻的寡妇,我们的父亲,静静的顿河上到处是孤儿,静静的顿河的滚滚波涛是爹娘的眼泪。

《静静的顿河》通过描写顿河边几个哥萨克家庭的悲欢离合,再现了20世纪初俄国社会动荡变革的历程,描绘了这场历史进程中人们的思想、感情、意识、风习等的震荡冲突。

哥萨克独特的风土人情、哥萨克各个阶层的变化、广大哥萨克人在复杂的历史转折关头所经历的曲折道路,以及卷入历史事件强大漩涡中的主人公葛利高里的悲剧命运,都得到了很好的表现。

相对于波澜壮阔的革命而言,个人不过是旋涡中的一滴水。

滚滚向前的时代车轮在行进的路上,不可避免地要碾碎许多个人的美梦。

在《静静的顿河》中,肖洛霍夫正是以悲悯的情怀,通过描写主人公葛利高里与时代的复杂关系,从普通人的角度反观大时代里的大变动,从而唱出了一首人道主义的悲歌。

《静静的顿河》全书四部八卷,140余万字,据统计共写了434人。

而在这样宏大的篇幅中,主人公葛利高里的命运始终处于小说的中心位置。

葛利高里有两大追求,一是爱情与婚姻,二是作为哥萨克的名誉。

而在这两个方面,葛利高里的结局都是悲惨的。

在个人生活中,他动摇于妻子娜塔莉亚与情人婀克西妮亚之间,两次回到妻子身边,三次投入情人怀抱,使这两个都深爱他的女人为他死得异常悲惨--娜塔莉亚痛恨丈夫的不忠,私自堕胎身亡;婀克西妮亚在与葛利高里逃亡途中,被枪打死。

在哥萨克视为天职的战士生涯中,葛利高里徘徊于白军与红军之间,两次参加红军,三次加入白军,最后成了身处绝境的散兵游勇,年纪不到30却已鬓发斑白。

穷途末路之际,他把武器丢进顿河的冰水之中,回到家破人亡的故居,此时,他与巨大的、冰冷的世界的唯一联系只是他幸存的儿子了。

造成葛利高里悲剧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是他的哥萨克身份。哥萨克是俄国历史上形成的一个特殊的社会阶层。

哥萨克一词源于突厥语,意为自由人

原指从中亚突厥国家逃到黑海北部从事游牧的人,后来泛指15-17世纪俄国从农奴制压迫下逃亡出来,迁移到边远各地的农奴、仆从和市民。

南方顿河两岸的大草原是这些自由人聚居的地方之一。

16世纪开始,哥萨克因替沙皇政府镇守边疆,被免除劳役和赋税,并获得一定的奉禄和土地,同时哥萨克形成了带有相对自治性质的组织,他们是沙皇兵力的主要来源,18世纪开始成为特殊的军人阶层。

特殊的历史一方面使哥萨克保留了许多封建思想,另一方面又使他们酷爱自由,粗犷善战。

可以说,哥萨克最大的矛盾是:内心向往自由,身份上又是沙皇镇压自由的工具。

葛利高里就是在矛盾的哥萨克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一个青年哥萨克的代表,他有责任感、有良心,有哥萨克特有的群体归属意识,也有自己桀骜不驯的性格。

哥萨克自身的矛盾性决定了葛利高里的迷惘:是拥护布尔什维克,因为他们许诺给受压迫者以自由;还是选择哥萨克,因为自己世世代代身为哥萨克。

就这样,葛利高里是千百万在红军和白军犹豫不决的哥萨克的缩影。

正如葛利高里所属的那个白军师的师参谋长考佩洛夫所说:

一方面你是一个拥护旧时代的战士,另一方面--请原谅我说话尖刻,又有点象个布尔什维克。

造成葛利高里的悲剧的第二个原因是他又不仅仅是个哥萨克,而是一个善良的、有良知的人。

与他那些甘心被白军挟裹的亲戚朋友不同,葛利高里除了哥萨克效忠沙皇的原则之外,还有自己的原则--良心,还有自己的独立意志--珍惜人类生命。

所以,当他第一次看白军滥杀俘虏,就勃然大怒,几乎杀了凶手锅圈儿

此后的战役中,葛利高里目睹了双方的残酷行径,虽然为了生存,自己也要不断地杀人,并且获得过白军颁发的四个乔治勋章和四个奖章,升为白军师长,但在他的内心世界,他一直痛恨杀人、特别是无缘无故地滥杀俘虏--无论是对红军还是对白军。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对战争渐生厌倦,几次想放下武器。

但是社会与时代的具体环境又迫使他一次次重新拿起武器。

于是,葛利高里的心灵运动始终建立在内心的矛盾与斗争之中:他厌恶白军的腐朽反动,又对红军的过激行为不能容忍。

而在具体行动中又始终处于无可奈何、无法选择的状态:在克里摩甫斯基战役中,他勇猛地挥刀砍杀,之后又趴在地上大哭起来:

我杀死的是什么人呀?为了上帝,砍死我吧。

1920年他回到家乡,却因为遭到红军政权的怀疑而再次当上了叛军。--一个独立、渴望自由与真理的人生活在一个无法找到独立和孤傲的世界里,这便是葛利高里的悲剧之所在。

肖洛霍夫对葛利高里的毁灭表示了无限惋惜和同情,也对导致葛利高里毁灭的红军的错误政策和过激行为进行了揭露和批判。

在某种意义上,葛利高里的悲剧既是他个人的悲剧,也是革命的悲剧和历史的悲剧。

《静静的顿河》是一部史诗性小说。所谓史诗,是指比较全面地反映一个历史时期的社会面貌和人民生活,具有结构复杂、画面广阔、内容丰富、意义深刻等特征的优秀长篇叙事作品。

这部作品所涵盖的时间从1912年延续到1922年,历经第一次世界大战、二月革命、十月革命、国内战争等重大历史时期,所触及的空间从平静的顿河的农庄到硝烟弥漫的战场,从混乱的白军司令部到小村子里的革命委员会,从列强伺机侵入的边疆到中心地带的城市。

而这种广阔的时空性质又不同于其他的史诗性作品。

专家指出:

同样是规模宏伟、气象万千的长篇巨著,与《战争与和平》的开放性结构不同,《静静的顿河》具有的是一种纺锤性的网络结构,其纺锤的中轴乃是支配作品情节发展和人物命运的历史潮流。历史与人物命运的勾连处则是战火纷飞、狼烟遍地的国内战争,其主要网络体系乃是主人公葛利高里驰骋疆场的足迹。

简单而言,作者没有如托尔斯泰一样,高屋建瓴地给历史的来龙去脉以高度理智的分析;也不象一般的史诗性作品,把故事放在大事年表上,犹如在写什么历史的编年体讲义。

肖洛霍夫本人隐退在叙事之后,隐退在主人公之中,这样一来,作者与作品中的人物同命运、共呼吸,就象实际生活中一样,每个人都置身历史之中,而又未必理解历史的走向、原因与意义。比如在作品中,对于俄国人民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划时代的十月革命,作者令人惊讶地并没有正面描述,而仅仅是用一个段落中的寥寥数语,从哥萨克所听到的传闻这一侧面来略作说明。

关于这个时代的著名伟人列宁,全书也只有两处一笔带过。

作者的视角与主人公的视角一致,这是一种现实主义的艺术视角,也是一种人道主义的视角。

因为从真实的角度来衡量,人活在历史之中,但历史事件只有与个人命运相交织,方才显现出历史对于个人的真实面貌。

简而言之,《静静的顿河》之所以是现实主义杰作,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其史诗性与独特个人视角相结合的艺术特色。

1.篇幅宏大,人物众多,《静静的顿河》在反映生活的深度和广度上,都称得上是史诗性作品。

小说全面概括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到国内战争的整个时代风云变幻,既描写重大的政治历史事件,也描写硝烟弥漫的战场厮杀,同时还描写具有浓厚乡土气息的哥萨克人的劳动、爱情和日常生活。

2.人物上至将军统帅,下至一般群众,都塑造得很有个性,其中几个主要人物的形象尤为鲜明生动。

沉着干练的施托克曼,对革命忠心耿耿的彭楚克,勇敢乐观而又鲁莽偏激的珂晒沃依,令人掩卷难忘。

彼得罗的顽固粗野,米琪喀的下流残暴,李斯特尼茨基的阴险狡滑,也都鞭辟入里。妲丽亚肮脏无耻,阿克西尼亚热情放荡,娜塔莉亚善良庄重,杜妮亚希珈天真活泼,这几个哥萨克妇女则描写得各具特色。

3.小说对顿河草原的壮丽景色的描绘,对哥萨克人幽默风趣的语言运用,非常出色。所有这些都显示了作家深厚的生活积累和坚实的艺术功力。

小说场景宏伟,画面生动;宏大的战争和革命场面与细腻的日常生活场面相互转换,风景描写与人物心理变化彼此衬托;众多人物及其命运在历史事件的错综复杂中得到了深刻表现。

正如肖洛霍夫写给高尔基的信中所言,他在《静静的顿河》中所写的都是严酷的真实,这一点是其最大的成就之一。

本书另一成就是塑造了葛利高里的复杂形象。

小说整个复杂而曲折的故事以他生气勃勃的登场开始,以他痛苦、孤寂的下场结束。

小说全部重大而多方面的内容都是通过他坎坷、艰难和最后毁灭的一生经历而联结成一个有机的整体。

他的形象得到小说里最多方面深人细致的描写,在他身上倾注着作者的全部思想和艺术激情。

小说开拓和创新了史诗小说这一体裁。

作者善于通过描写人的心灵活动来写人的魅力,他在俄国文学史上第一次把哥萨克农民放在文学描写的中心,真实再现了他们的感情世界,显示出这一特殊阶层的人格魅力

在小说结构上作者匠心独运,整部书的情节发展腾挪跌宕,故事演变曲折自然,头绪纷繁而线条分明,形成一个有机的整体。

《静静的顿河》作为顿河故事中最杰出的一部,具有浓郁的地方色彩,小说引用了许多民歌民谣,尽现了顿河两岸的自然风光、乡土风情。

苏联20年代以国内战争与革命为题材的作品,层出不穷,但大多是以无产阶级英雄人物为主人公,歌颂他们高尚的品质、为革命献身的英雄主义精神和艰苦奋斗的英雄事迹。

这样一批文学,多有应命文学的痕迹,塑造人物上有高、大、全式的弊病,虽然自称革命现实主义,但都具有粉饰和拔高的不现实的通病。

而肖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却是一个例外,这是一部使世界为之惊异的书,其最大的特点,就在于肖洛霍夫从另外一个美学视角展现了战争与革命,伟大之处在于--如他自己所言,他是写白军对红军的斗争,而不是红军对白军的斗争,也就是说,是从的角度来审视革命,而不是从革命的角度来批评

在这里,他的现实主义与人道主义完美地结合在一起。

肖洛霍夫继承并发展了托尔斯泰那种把道德意识与审美意识相结合的美学传统,以一个艺术家全部的良知,直面现实,怀着深厚的人道主义同情,谱写了一曲悲剧主题的伟大史诗。

为了实践这种人道主义追求,在《静静的顿河》中,作者运用了一种不同于革命现实主义的真正的现实主义原则,即:不粉饰现实、不拔高人物、还原历史的本来面目。

这几点说起来虽然简单,但在当时万马齐喑的苏联文坛却是非常勇敢和难能可贵的。

肖洛霍夫一贯坚持艺术真实要遵循生活真实的原则,他曾告诫年轻的作家:

作家在小事情上违背真实,便会引起读者的怀疑,读者会想,在大的问题上可能他也会撒谎。

敢于面对现实,敢于秉笔直书生活中的矛盾与冲突,这是肖洛霍夫艺术的良知,也是他在现实主义美学上的独创性。

名句推荐

不要向井里吐痰,也许你还会来喝井里的水。

我们只有一条战术:就是在草原上流窜,不过要常常回头看看。

女人晚熟的爱情,象道旁迷人的野花。

不管把狼喂得多么好,它还是想往树林子里跑。

一个嘻嘻哈哈哈的红军手里摇晃着公鸡。回答她说:"老大娘,这只公鸡喊反苏维埃政权的口号,所以我们判处它死刑。你不要央告啦,我们要用它来煮面条吃,我们给你一双旧靴子来换它。"

你这个赤化的女妖精,我要把你的糊涂劲打掉。

 

重读《静静的顿河》,那些久违了的又陌生又熟悉的人物,以及他们痛苦的思想和命运,又一次激起了我内心的热情。

顿河这条伟大的河流所哺育的哥萨克民族通过战争,在痛苦和流血之后最终走向了社会主义。

肖洛霍夫把拥护苏维埃、迈向社会主义称为伟大的人类真理,并把它作为作品的主题之一。

肖洛霍夫对顿河无比热爱,书中经常出现作者对顿河发自内心的充满激情的赞颂。

顿河草原上散发出的青草和泥土的浓烈味道,让读者过目不忘。

对主人公葛利高里.麦列霍夫,作者寄了深深的同情。

葛利高里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人物,他痛恨战争,但又不得不参加战争,他像天上的浮云一样,飘来飘去,参加过红军杀过白军,又参加过白军杀过红军,在无序的历史过程当中,战争让麦列霍夫家族家破人亡,他的思想也在反复无常的混乱中走向崩溃,最后不得不回到苏维埃政权之下,等待着政府的审判。

在苏维埃政权从腐朽的沙皇俄国诞生的过程中,强大的帝国主义和新生的还显得弱小的布尔什维克进行着你死我活的斗争,而在封闭的顿河边成长起来的哥萨克民族幼稚地认为,他们不要苏维埃,也不要沙皇,他们幻想走根本行不通的第三条道路,白军就利用他们的这个弱点,欺骗一些哥萨克走上了反苏维埃的道路。

葛利高里不幸的命运,真实集中地体现了这一时期哥萨克民族的这种思想和意识。

在书中,葛利高里和阿克西妮亚一波三折、荡气回肠、跌宕起伏的爱情是全书最精彩的篇章,这种第三者的爱情,如果给我们的一些作家来写,他就会得心应手地烧出一道自然主义的性爱大餐。

这在我们这几年来发表的巨著中都可以看到。

但是肖洛霍夫写得多么干净!

爱情是奔流不息的顿河,爱情是熊熊燃烧的晚霞,读者在他们刻骨铭心的爱情中感受到的

不是本能亢奋,而是人性的纯洁、爱情的优美以及心灵在爱情破灭中的绝望。

在《静静的顿河》中,肖洛霍夫还隐伏着一个人道主义的主题,一方面葛利高里在痛苦地抗拒战争对他的人性的磨蚀和扭曲,另一方面,他在混乱的战争中一直在思考和寻找着战争的意义,在人格力量方面优于周围的人。

肖洛霍夫对战争中戕害人的肉体和精神的残酷行为大加挞伐,不管其祸首是白军还是红军。

描写得最细致的是彭楚克在顿河革命军事委员会革命法庭当执法队队长期间,每天半夜到城外去处决犯人。

由于在工作中执行了极左的政策,革命军事法庭往往草菅人命,被处决的人当中有很多是无辜的哥萨克劳动者,枪毙一些手上长满老茧的劳动者,这使彭楚克非常痛苦,干了一段时间后,他形容枯槁,神情恍惚,甚至丧失了性功能。

有一次他歇斯底里地对女友安娜说:

所有的人都想走进灿烂的花园去,但是要知道,在种花和种树以前,先要清除垃圾!先要上肥料,先要把手弄脏!要清除垃圾,可是谁都讨厌这种工作!

后来彭楚克离开了执法队,他的精神和肉体才恢复了正常。

在书中,肖洛霍夫大胆地描写了哥萨克在月申斯克的暴动,暴动是因为红军没有很好地执行党的农村政策和民族政策,打击面过大,迫使以中农为主的哥萨克投向白军匪帮。

肖洛霍夫在作品中所表现出的尊重和维护历史真实的人文精神,在当时苏联肃反扩大化的环境下是难能可贵的,是需要极大的勇气的。

也正因如此,这部作品在时间的流逝中依然光彩夺目,十分耐读,具备了史诗的品质。在我读过的一些书中,有些作家模仿过《静静的顿河》,但他们不具有博大的人文精神和天才的写作能力,他们的作品虽然被评论家廉价地称为巨著和史诗,遗憾的是无法和《静静的顿河》比,差得太远!

经典就是这样,你可以模仿,但思想无法模仿。

《静静的顿河》是不朽的名著。

米哈依尔·亚历山大维奇·肖洛霍夫(SholokhovMikhailAleksandrovich 1905-19841905524出生在顿河维申斯克镇附近的克鲁日林村,他的一生中绝大部分时间在那里度过。

父亲当过店员和磨坊经理,业余好读书,订阅多种文艺报刊和书籍,培养了他自幼对文学的爱好。

他仅受过4年教育,靠自学成才,是顿河哥萨克地区多姿多彩的生活给予了后来成为作家的肖洛霍夫取之不尽的创作素材。

上中学时因1918年爆发的国内战争蔓延到学校所在的县城而休学。

国内革命战争时期,顿河地区的斗争十分激烈和残酷。

少年时代的肖洛霍夫不仅是这场斗争的目击者,而且直接参与了红色政权组建时的一些工作,1920年顿河地区建立苏维埃政权后,他热情投身新生活的建设,先后当过镇革命委员会办事员、扫盲教师、业余剧团的编剧兼演员、武装征粮队员等。

1922年秋到莫斯科谋生。1923年发表第一篇习作小品文,从此以写作为生,不断在各级报刊发表小品文、特写和小说。

192412月加入俄罗斯无产阶级作家联合会(即拉普)。

 

江青说《静静的顿河》不是一部好书,我不敢苟同。

我同意李纳的观点,在这个问题上应该同江青同志作斗争!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逆流勇进 2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