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逆流勇进 21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4-28 点击数:213次 字数:

21

 

王光美在清华大学挨学生批斗二天过后,412,江青发表了肯定和赞扬学生们的“革命行为”的讲话:

同志们,我们好久不见面了,原来在武汉事件(20号)那时候就想和同志们见面,听一听你们的意见。

但是,后来就拖下来了,又拖到现在。

不管怎么说,我们是有缺点的,我们的缺点是,应当跟你们早一些交换意见。

比如,走人的问题,预先有觉察,如果早讲一下,你们可能听我们的,当然,也不一定罗。

比如清华,走了五、六千,我们有责任,不能把责任推到你们身上。

当然,我们要有观察的时间,如早提醒一下,你们可能清醒一下。

形势逼人,有时工作被动,比如今天晚上的会,原计划八点钟,现在十点了,才开。
  伯达同志讲话是准备了的,我没有准备,谈出来,和你们交换形势,错了可以批评。
  谈形势,我觉得须有个比较,如果不比较,老谈形势大好,你们也看不出,不信。
  如果拿去年这时候来比,也就是历史地、全面地看问题,是不是大好形势?

你们会说,去年没有武斗,今年有武。

比如对于武汉问题,伯达同志说了,已经解决头问题了,你们还说,问题还大的很呢!

已经解决,就是说基本解决,还要作大量的工作。

去年这时,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虽然是一小撮,但是有权,很强硬,他们还可以调动。

而现在,他们是瘫痪了,你们同意不同意?(同意!)现在还有一小撮人背后操纵武斗,搞有组织的、有训练的专门杀害革命派的武斗,他们是强呢?

还是弱呢?

是弱了。

武斗总是少数人。

党中央、毛主席一再号召要用文斗,不用武斗。

他们挑起武斗是弱的表现。

当然,我们有些地方有损失。

有的小将被他们杀害了,可是同志想一想,这是一场大革命,难道能没有牺牲?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能不死伤几个人?

当然,我不是说,死人就是好。敌人是要反扑的,他们还要较量的,两个阶级的较量,反复较量。有些同志觉得一年过去了,没完没了的,这是急不得的。

总之,一小撮人没办法调动我们的正规军,军队有命令,不准开枪。

他们就只好在幕后组织一些人搞武斗。

这个武斗很残酷罗。我看了这方面的材料,我想了很久,很难过。
  他们操纵的一些人也不是真心要搞武斗的,有个人写了一封信,说他现在已经杀了四个阶级兄弟,现在不愿再干下去了,跑出来了,他要投案。我们相信这是真的。
  他们还有一个办法是调动农民进城搞武斗,农民进城总是要吃喝的,这是有限度的。

今年一月,他们有一种手段叫做经济主义。

目前,有一些地方还有这个东西。
  所以说形势好,就是过去他们是强有力的,掌握政权,现在是瘫痪,过去是群众不知道,受蒙蔽,现在群众有些知道了。

比如江西连塘,有些小将突围出来,向南昌中途遇到了全村武装敌人的埋伏,这小将受伤清醒之后,是在一个老乡家里。

他被毒打后,要活埋他,农民不舍得活埋,就送到老大娘家里去。

老大娘硬是设法把他送到城里去。这样一个事情说明了群众是不明白,受蒙蔽的。

就是说要进行宣传工作,要进行强大的政治攻势,敌人就会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如果说贫下中农一定要搞武斗,对小将不爱护,那是不正确的。

他们一旦觉醒了,就会帮助他们。

所以要作艰苦细致的思想工作。

要宣传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宣传中国的无产阶级文化革命对中国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的意义,对世界革命的意义。

使那一小撮人变成过街耗子,人人喊打,他的武斗就不行了。
  现在比起去年来是大好形势,要使形势更好,就靠大家工作得更好。

你们对形势的估计是有矛盾的,一方面说武汉的形势不好了,又说先进的南方,落后的北京。

南方是武斗,难道要北京搞大武斗吗?

北京的工作有很大成绩的,有先进的地方,又有落后的地方。

应当如伯达同志所说,要作具体分析,一股劲地说北京落后,那就错了。

比如,在最近,在天安门广场开了两次百万人大会,这两次会对全国有影响,这能说北京落后吗?

我很希望你们不要把你们的观点强加于人,我也不把我们的观点强加给你们,我的话你们可以不听,可以睡觉。

当然,有个好的方面,对全国革命特别关心,这个想法不应排除。
  革命的大联后问题,我还是想强调,你们是搞革命的大联合呢?

还是搞分裂好呢?

分裂是正常的现象,但是为了搞革命,为了战胜敌人,要在大的革命前提下面,要一致与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共同斗争,有什么小团体主义、个人的私心杂念不能排除呢?

在座的革命小将很多都经过了一年多的斗争经历了,难道这个问题不能逐渐解决吗?

而是讲起来津津有味,令我惊奇的是,揪刘火线,开始比较统一,后来不知怎么搞的,就打架,我就想不通既然是对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斗争,为什么不能联合呢?

你们没有小团体主义?

没有风头主义?

你们的请帖,去年你们给我们的请帖是手写的,是在一张小纸上写的,现在越来越高级,请帖好得很哪!

你们在火线上不联合,遇到真正的敌人怎么办?

还打内战?
  个别单位搞自己的展览。

最近我很难过,我看到你们把我吹得太厉害了,就要跌倒了。

在这儿(指长安街上)有一幅画,把我也画上了,我看了以后很不安,很难过。

我是一个普通的共产党员,做了一些事是应当的,况且有时还作错了呢。

最近好了,把画盖上了,我就舒服了。

现在我感到有些造反派组织的负责人,有些造反派单位也搞起来了,照了象挂起来,还拍电影,还演起戏来了,有没有?

这是一种腐蚀,是资产阶级思想的腐蚀。要增加一点免疫力,抵抗力。

头脑中老想我在那儿出个名,考虑自己,而不是为了革命,团结广大人民,不是考虑大联合,这能不能革命,能不能战胜敌人呢?

所以要强调大联合,不要革别人的命很舒服,革自己的命就难了。
  不搞大联合就不能形成大批判的新高潮。

革命的大联合很必要,革命的三结合,而且组成领导班子,才能领导本单位的斗批改主席根据上海的经验。

也许有些同志说,这是老生常谈,我们比你懂得多呢!

可是我觉得有必要再说一下。
  大批判要在全国范围内搞,要把党内最大的走资派批倒批透。

要在全国每一方面进行,就要同本单位的结合起来。

你们就是要坐下来,不要忙忙碌碌地往外跑。
  大批判和本单位斗批改的问题,这是百年大计,这是你们的事情,我们不能包办代替,不能代替你们斗,不能替你们批,不能替你们改。

如果把革命的对象确定下来了,就能去团结更多的人。

还有利用敌人的矛盾,搞好本单位的大批判和斗批改,走出一条路来。

你们就喜欢往外跑,坐不下来。外边也有造反派么!
  我听说北大有一两千人在外头,全国各省都有,搞情报,手伸得太长了,你们撤回来了吗,北大?
  七月二十二日,我讲了几分钟话,只一页纸,可就各取所需了,抽掉了阶级内容就歪曲了我的讲话,爱莫能助,鞭长莫及,有些地方小将受迫害,我想了好久,那时,河南二七公社受压制,他们提出文攻武卫,我讲了,还讲错了一个字,说成文攻武守,在这一页多纸里主要强调了文攻,搞政治攻势,使广大群众识破一小撮人阴谋。

搞武斗总是有人操纵的,你们想一想,要是我搞武斗谁给我柳条帽,我也找不到长矛,你们有没有呀?
  南京有几万人武斗,最近的形势有改变。
  北京要带头反对武斗,中央所在地,毛主席所在地么!

要带头反对武斗。(谢:不要带头武斗)但是有些地方,有少数坏人在操纵,例如武汉、河南、南昌,当权派组织一伙人,叫做武工队、红武军,多了,专打要害地方,武器高级得很,比抗日战争还高级,矛头是钢的,很厉害。

使广大群众识破是一小撮人破坏我们,使他们孤立起来,就是要提高人们的认识。

在有的地方,一个条件群众受蒙蔽,第二个条件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还有力量,革命派处于劣势,赤手空拳。

有的地方,我看见了心里很难受的,小孩也被捅了。

象河南二七公社,提出文攻武卫,对不对呢?

我觉得是对的。而你们是不是象河南二七公社呢?

有的还提武攻文卫,这不是碰鬼了吗?

文的怎么卫呢?
  听说,有的地方,两派都在准备砖头,准备武斗,还说是我允许的。

这是歪曲。我说的不仅指河南,也是指武汉,武汉廿日凌晨,扣押了谢富治、王力同志,在那种情况下,我要支持革命派,那里革命派自己又没武器,对立面拿着武器,背后又有人指使,在那种情况下还不该革命小将自卫呀!

可是你们,有的地方还修工事,我觉得儿戏了,要冷静,头脑冷静很重要,不冷静容易犯错误,要冷静、勇敢、谨慎。
  “五·一六”组织,我不重复了,总而言之是不容许的。

同志们不要上当。

在大革命中难免一些人混水摸鱼,要提高警惕。

有的人想从两方面,“左”的或右的来动摇中央。

这个中央是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执行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尽管工作中可能有些缺点,我们也力求改正。

象“五·一六”这样的组织是不容许的,是一种破坏行为。
  还有一种被广泛流传的传单,署名就很怪,藏龙、藏貉、伏虎。

有什么十条的,十二条的,想尽一切办法来对付无产阶级革命派,传单的标题是“请看革造总部的绝密策略”(假工代会搞的?)。

他们七月末八月初在北海公园、景山公园、王府大街公开张贴,很象是特务干的,(谢副总理插话:与“五·一六”有联系)可能与“五·一六”有联系。

这是一种破坏行为,要向群众讲清楚。
  有些地方把我们小组分为多少个派,这是不对的。

在一些地方看法不同,这是常事,你们也一样。

但是,我们是团结在毛主席周围。有人说我与伯达同志,还有戚本禹同志是一派,关锋同志与康老是一派,根据什么呢?!
  对于聂元梓同志,我没有什么私交,过去不知道这个人,去年写了大字报后,才知道这个同志。

对于她的对的,我们全组都支持的,拍掌。

她的错误,我们是不支持的,对于在座的同志也是这样的,对的就支持,错的向你们提出意见,交换意见,你们也可以驳,但是不允许闹分裂。

人大三红的分析我觉得有些道理,我也怀疑有一只黑手,不知我讲的有没有道理。

这只黑手不仅伸到群众当中,伸到革命小将身边,还想在我们身上打主意:肯定要失败!

对于革命小将,他也是要失败的。

因为革命小将也在提高嘛!

要满怀信心,主席在搞斗争时,想到,充分想到困难的一面,但是,总是满怀信心地领导中国的革命。

这一点值得我们大家学习。
  如果不对形势作正确的分析,把自己放到恰当的位置上,那就会出问题。

我们应当配合主席的思想。

你们不仅是闯将,而且应当是有勇有谋,智勇双全,无产阶级革命派不要提起脚就走。

现在北航你们还搞斗批改吗?

总是要有点试验嘛!失败了再改,这不妨碍我们搞大批判,这个工作很艰苦。
  今天话讲长了,你们也听腻了,结束吧。

 

江青的话不长,却语重心长。

江青的话就算放在今天人们也听不腻。

江青明明说了:

“不要武斗、不要武斗、不要武斗!!”

文革开始后,整整喊了一年。

可有人就是不听。

不但不听,还别有用心地将文革中所发生的一切“过激行为”,统统算在江青的账上。

这种人天生仇视毛泽东、痛恨江青,也就罢了。

可还有些人人云亦云,莫明其妙地痛恨江青、稀里糊涂地咒骂“四人帮”。

这种人不是碰见过鬼,也是被鬼摸了脑壳的。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逆流勇进 2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