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凤凰镇68
本章来自《凤凰镇》 作者:彭城大风
发表时间:2016-04-22 点击数:2093次 字数:


 早上,吴小军是是被父亲的巴掌叫醒的,“快点起,要不就赶不上车了。”

 吴小军睡眼惺忪爬起身,穿上哥哥给他留下的那身绿军装,脸也没洗,急急地吃了点东西,父母亲就带着他们兄妹仨一起往车站赶。到车站只差几分钟,车就进站了。

第一次坐上汽车的吴小军光顾着新鲜,光顾着新奇,光顾着感受坐汽车的滋味了,等车子开出去二十多里地,吴小军才忽然想起他还没有给王玥说他回沛县姥姥家的事,后悔不跌,趴在车窗回头望,看到的是车后荡起的尘埃和眼前陌生的村落。他的兴奋、新奇,一下子跌入冰冷的深谷,再无心情欣赏一路的景色,连说话都少气无力,自顾缩在座位里生闷气。他恨老爸昨天晚上没有放他去王玥家,恨母亲没有早早的叫醒他,要是能早叫醒他一会起,就不那么急急慌慌手忙脚乱的,也就不会忘记去王玥家。回过头来他又再次很起他的老爸,恨他明知他早上起来要去王玥家,他也不提醒他,老爸太坏了!恨了一圈子,他觉得还是自己不长脑子更可恨,什么事都能忘也不能忘记这件事!车都跑出去这么远了,怎么办?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妄想着突然找不到吴小军的王玥该会怎样。脑海里老是浮现王玥那双失望的眼睛,怨怨的眼睛,责怪的眼睛,泪水涟涟的眼睛和身心困顿、单薄孤立的身影,心底涌起无限的眷恋、失落和悔意。

曲里拐弯,一路颠簸,掌灯时分,他们一家才抵达沛县县城。县城离吴小军姥姥家还有十几里地。之前,父亲已提前发来电报,让姥爷安排人去接一下站。出了站,就有个小伙子过来问他们是从凤凰镇来的姑姑吧。两个表哥拉着平板车早早就等在车站外头了。接上头后,就在站前的一个饭店里简单的吃点东西,坐上表哥拉的平板车,在黑灯瞎火的乡间土路上又走了两个多时辰才到姥姥家。

进了家,父亲母亲带着他们兄妹仨直接来到堂屋姥姥的床前。病痛的折磨已使姥姥的身体枯瘦如柴,昏睡不醒,生命即将耗尽。在母亲哭泣的呼唤声中,姥姥吃力的睁开眼睛,躺在床上的姥姥看着他们只是流泪,已说不出话来,姥姥意识还清晰,一直拉着母亲不撒手。

很晚了,舅舅把他们兄妹三个从姥姥身边领走,带他们到东屋睡觉。又困又乏的兄妹三倒头就睡,一觉醒来,天已大亮。母亲一身孝衣,泪流满面的告诉他们,“姥姥没了。”

姥姥入葬的第二天,父亲就先回凤凰镇了。他们几个跟着母亲,偎依在姥爷身边住着,母亲说要等给姥姥烧完五七纸后再走,住了一个多月。等到说要走时,吴小军却不想走了。他也想跟着母亲回凤凰镇,因为他念想着王玥,可沛县的武术迷住了他,拖住了他的腿。

沛县是武术之乡,沛县武术,历史悠久。沛县是汉高祖刘邦的故里,汉文化的发祥地。沛县人习武成风,一早一晚,你总能在田间地头,房前屋后,看到男女老幼,大人孩子在习武练功。吴小军的姥爷就是一位习武之人,且练得一身好功夫。吴小军的舅舅、表哥表妹们也都酷爱习武。在那段日子里,吴小军的表哥表妹们天天带着他踢腿拔筋翻跟斗,虽是腰酸腿疼,但还是让吴小军练上了瘾。

除了喜爱上了武术之外,这里的乡村学校还在上课,不知是这里根本就没有停课,还是已经复课。姥爷说,“孩子不想走就留在这上学吧。”母亲没有坚持,就把他和妹妹留在了舅舅家,白天和表哥表弟表姐表妹们一起去上学,一早一晚就和表哥表弟表姐表妹们到庄子后面的大坑旁,跟着他的几个舅舅学武术、练功夫。

有一段时间,还真的没有时间再去想王玥。

一九六九年的春节吴小军和妹妹也没能回凤凰镇,就在舅舅家过的年。

母亲回凤凰镇不久,吴小军就给王玥写了第一封信。第一封信寄出去后十几天没有回信,吴小军就接着又写了第二封,也是音信全无。他想,王玥一定是生他的气故意不理他的。不理就不理吧,等我练就一身好武功回去给她看,她就高兴了。到那时谁还敢欺负她!他甚至想着和王玥再去一趟废钢厂,那个张麻子要是再不让进,他就当场修理他,把他镶的大金牙给他揍掉。他做着武侠梦,编织着英雄救美的故事。

放暑假时,接到父亲的来信,说凤凰镇学校要复课了,让他和妹妹回去,两天后,小舅把他们俩送回凤凰镇。

也是赶到晚上,他们舅甥仨风尘仆仆的回到了凤凰镇。放下东西,不顾一路的颠簸困顿和劳累,吴小军溜出了家门,亟不可待地直奔王玥的家。他要早早的看见她,把他学的功夫展示给她看。

王玥家的大门紧锁,黑灯瞎火一点动静没有,吴小军心中诧异。王玥家怎么会没有人呢?往日这时是她家里最热闹的时候。当他看到门前厨房清冷的锅灶,他就有了一种不祥的感觉。他到隔壁刘姨家,刘姨一家正在吃晚饭。

“刘姨,王玥家里怎么没有人?”

“哦,小军呀。”刘姨放下饭碗,站起身来,向门口走来“从沛县回来了?”

“刚回来。刘姨,王玥她家锁着门,人上哪儿去了?”

刘姨走到吴小军跟前,扶着吴小军的肩头给吴小军说:“玥玥她们一家都回山东老家了。”

“哦,走多久了?刘姨。”吴小军问。

刘姨说,“走半年多了。”

“她们说什么时候回来吗?”

刘姨叹气道:“他们是被送回家劳动改造去了,哪还有日子回来。”

“啊,劳动改造!”吴小军像被人当头泼了一盆冷水,不禁打了个寒颤。不祥的感觉得到了印证。他知道劳动改造意味着什么。他的心好凉好痛好无着落。

吴小军失魂落魄的从院子出来,走在漆黑的街上,他不由得向街角的那尊半截石头人走去,他想一个人在它肩头上坐一会。街角是空的,石头人也不不知去向。难怪吴小军刚才从街口经过时就感觉街角少了点什么,原来是石头人没了,和王玥一样无声无息的消失了。石头人离开街口一定会被砸的粉身碎骨走的。王玥呐?到了农村,王玥也会落难受苦的。吴小军靠在石头人曾经靠过的街角,靠着墙孤零零的站了好久。他真的好想王玥,想的心里凄冷,想的泪珠在眼眶里打转。“王玥呀,你到底去了哪里?你还回来不?”

回到家里,母亲问:“你去玥玥家了?”

吴小军说:“嗯,她们回老家了,不回来了。”声音有点哽咽。

“你过来。”母亲从床头的席下面拿出一封信给他,说“这有玥玥给你留的信。”

 “她们为什么非要走?”

“傻孩子,难道她们想走,不是没办法吗。”

“就不走又能怎么样?”

“唉——”母亲在他肩头轻轻地抚慰了一下,说:“大了你就知道了。”然后伤感的叹道:“玥玥真是个好孩子,这一走不知还有回来的时候吗?”

吴小军端过罩子灯放在床头边的小木箱上,小心地撕开王玥给他留下的信,展开信笺:

我最最好的小军:

你还好吗?你想我吗?你怎么还不回来呀?我好想好想你。那天,你去沛县怎么都不给我说一声就走了呢?害得我哭了好几天。你走了那么久,也不给我来个信,我想给你写信,又不知你的地址,就只剩想你了,想的心里好难受。想你你也不回来,你在那干嘛哪?有什么样的好事让你不想回来?难道你把我忘了,真的一点都不想我?我不相信,不相信你会把我忘了,可你怎么就是不回来呢?

现在我也要走了,跟爸爸妈妈回山东老家去。他们说我爸爸妈妈是混进党内,混进革命队伍里的坏蛋,我不相信爸爸妈妈是坏人,死也不会相信。 只是这一走也许我就回不来了,咱俩就再也见不到了。

人家都说,俩个人要能一辈子的好就得有缘分,有缘分才能一辈子在一起,永远都不分开。缘分是个什么东西?干嘛咱俩就没有这个东西?要是有多好,我就走不了了,就可以给你当媳妇伴你一辈子,我就想和你在一块,想跟你好一辈子。可是,现在不能了,不能了。你也不回来,想再见你一面都不能了,只能给你留下这封信作最后的纪念吧。

小军,我想你,永远的想你。

                                              

                          你最最好的玥玥

                           1969年1月11日  

  
上一章:凤凰镇67
下一章:无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彭城大风
对《凤凰镇68》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