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世情长篇
凤凰镇67
本章来自《凤凰镇》 作者:彭城大风
发表时间:2016-04-22 点击数:1884次 字数:


王玥的心情好了,吴小军也就高兴了。

王玥拉起吴小军牵着他的手走过五里桥,刚下桥头,就看见路那边一个熟悉的身影骑着车子向这边走来。定眼一看,“呀,是我爸。”吴小军慌忙丢开王玥的手,自问自:“我爸怎么来了?是来找我们的吧?”

 “不会吧,说不定他是下乡正巧走这里那。”

 但愿如此。

想到他们已经出来一天了,而且他们出来时都没有跟大人说,也没有跟其他的伙伴讲,也许父亲就是来找他们的。要是那样,就坏事了,腚又痒痒了,吴小军怕是又要挨揍了。

看着越来越近的老爸,吴小军心里扑通扑通的打鼓。他们在路边站了下来,等待着父亲。

“吴叔叔,吴叔叔,你干嘛去,是下乡去呀?”父亲还没有停稳车子,王玥就迎了上去。王玥的嘴巴是出了名的甜。虽然父亲一脸的乌云,恐怖了一阵,最终没有发作起来。

“你们这是上哪去了,也不给大人说一声。你过来,我问你那。”父亲拉着脸对吴小军说。

吴小军极不情愿的往前挪动一下,靠着王玥站住了。

“你带着玥玥上哪去了,都跑一天了?”父亲压着火问他。

“去铁虎山学习班了。”

“上哪干什么去了?”

王玥抢过话头说:“吴叔叔,是我叫他陪我一块来的,我想我爸爸了,我想看看我爸爸。”

“奥,那也得事先给大人说一声,不知拉声的跑出去,这么长的时间家里大人急不急?出了事怎么办?”

“不会出事的。”吴小军说。

“就你能!”父亲指着他厉声问道:“我问你,你骂人了吗?”

“骂人?没有啊,”

“没有?你没骂张长运?”

咦,这事老爸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一定是那个张麻子打电话告的状。不让我们进去还告我的状,等着吧你个张麻子。吴小军心中暗想:我就骂你个大麻熊怎么样,要是我今天挨了揍,回头我饶不了你儿子!

“我问你话呐,你骂人了吗?”父亲再次的厉声喝道。

“骂了。我就喊一句张麻子坏熊,那不算骂。”他知道瞒不过去的,他也不敢给父亲说谎。

“那不叫骂人怎么才叫骂人?你长本事了,学会骂人了!”父亲走上前去,那是要揍人的前兆。

吴小军赶忙后撤,王玥横身挡在了他们父子之间。吴小军躲在王玥的身后分辨道:“王玥想看她爸爸,那个张麻......张,张长运他就是不让进,还叫我们滚蛋,我就骂了。”

“不让你进,你就骂人?你成什么孩子了?你不能好好跟人家说吗?”

王玥接过话头泪眼濛濛的说:“吴叔叔,我们好好说了,我说我想看看爸爸。张叔叔就是不让进。我怎么求他都不行,还撵我们赶快滚,可凶了。”

“他是不是没认出你们俩?”

“他认识我的呀。”王玥说

 “他就是故意坏,不让我们进。”吴小军愤愤不平的说。

父亲看看王玥,王玥确认的点点头说,“是。”

父亲眼睛里的怒色渐失,现出温色,他也知道张长运是认识他们俩的,两个孩子都是在他眼前看着长大的,怎么能不认识。

“那你也不能骂人。再说,学习班也有学习班的规矩,哪能谁想进去就进去。”他回身抚摸着王玥的头安慰她说:“玥玥,你爸爸没有事的,说不定过几天就回来了。你要是真的想爸爸,要跟大人说,不能自己往外跑。你知道你妈在家多担心吗?跑那么远,要是路上出点事......”

“不会出事的,有我那。”吴小军很把自己当回事。

父亲瞪他一眼,没好气的说:“有你能干什么?除了骂人你还会干什么?”

“我能揍他儿。”吴小军狠狠地说。

一句话又把父亲的火挑了起来。父亲再次向他走来。吴小军知道没好事,赶紧后退两步,再次躲到王玥的身后,并做好随时逃窜的准备。

在这荒郊野外父亲要想揍他,他肯定是能跑则跑,这里的活动空间太大了。躲过初一再说十五,躲过气头就是避开锋芒。父亲恐怕也不想在这荒郊野外为了教训儿子而演变成对他的无效追逐,他的巴掌变成剑指,指着吴小军,那意思是回头再跟你算账。他调过车头,说:“你自己在后面走吧,我带玥玥先走。来,玥玥,上车。”

“不,叔叔,我和小军一块走。”王玥退后一步,站到吴小军的身旁。

“你妈在家急的不得了,赶紧跟我先走,听话,快点。”

“不,叔叔,我和小军一块走。”

吴小军也劝王玥,说:“你跟我爸先走吧,我跑得快,你到家我差不多也跑到家了。”

“不,我要和你一块走。”

    “你这孩子怎么不听话呢?”父亲温怒的对王玥说,“你知道你妈在家里急成什么样了吧!快点上来跟我走。”

    “不,叔叔,你先走吧,我和小军一块走。你先回去跟我妈说我们一会就到家。”

王玥执拗的不上车,非要跟吴小军一起走。父亲很无奈,咽下温怒。他用力压压车座,看看车气还算饱满,于是妥协了,说:“ 玥玥坐前面,你坐后面,一块走。”

和煦的南风带来麦秸温馨的干香阵阵扑来,溜着肩头划过脸庞,也带来了夏天将至的信息。坐上爸爸的后货架,他就知道爸爸的气头已过,挨揍的警报已基本解除。王玥在跟父亲细说着去废钢厂看他爸爸的来龙去脉,言谈话语之间流露出对吴小军的褒奖。他知道王玥是在为他开脱罪过,免得到家再挨揍。颠簸的自行车上,使王玥的声音时断时续,带有与自行车同频率的颠簸音节。

父亲的自行车是公车,是上海造“永久”牌大架自行车,车头上“永久”牌的牌子金光灿烂,豪光四射,鲜艳无比,招人眼球。整个凤凰镇没有几辆。每次坐父亲的自行车,心底都会油然升起一种自豪感、幸福感。被大人关注和宠爱的感觉在心里来回荡漾。只是这样的机会太少,父亲几乎每天下乡,早出晚归,从来就没有闲着过。吴小军极少有机会能摸过父亲的自行车过过瘾。

一路上,父亲都没有说话。带着他们俩叽里咣当一口气骑到街里。在院门口把王玥交给了急急等候的王玥妈妈,爷儿俩直接回了家。吴小军和王玥只匆匆对望了一眼,都没来得及说话。到家后吴小军才知道,姥姥病危,明天一早,他们一家回沛县看姥姥去。 

一个晚上吴小军都激动不已,三岁那年,沛县发大水,外祖父把母亲哥哥和他接出沛县城,舅舅赶着毛驴车走了三天,把她们娘仨送到凤凰镇,投奔父亲。十多年了,吴小军们再也没有离开过凤凰镇。外祖父到凤凰镇来看过他们几次,由于交通极为不便,不通气车,路况极差,每次外祖父都要骑上两天的自行车才能来到凤凰镇。这么多年,姥姥跟着外祖父只来过一次,姥姥的身体弱,那次来到家就病倒了,差一点就没起来。以后姥姥就在也没来过。

明天一早,吴小军要离开凤凰镇,去他魂牵梦绕的沛县,去看多年未见的姥姥,还是坐着长途公共汽车去,怎么能不激动万分,这毕竟是吴小军长这么大第一次出门。

母亲为明日的旅途做着准备,因为明天等车、赶车、坐车要折腾一整天,就逼着他们几个早早上床睡觉,为明天的颠簸劳顿养精蓄锐。激动地心情那里睡的着,当吴小军迷迷糊糊要睡着时,才忽然想起他还没有把这事告诉王玥。他起身下床。父亲问:“怎么又起来了?”

“我到王玥家去一下。”

“这么晚去人家干什么?”

“给她说我明天去沛县姥姥家。”

“睡觉,明早去说。”

吴小军坐在床沿,嘟喽着脸,现出极大的不快。父亲手点着他的额头说:“你还不高兴,你今天惹的事还小?我还没来得及揍你呐。睡觉!”父亲不容分说的命令道。

吴小军又重新躺下,想着明早起来第一件事就去王玥家,跟她说他去沛县姥姥家,听母亲说要在姥姥家住上十天半个月的才能回来。他想着走这么长的时间,王玥自己该怎么度过,她肯定会想我的。他知道想一个人是很难过的,就像哥哥当兵走后那几天一样,他有时会想的掉眼泪。王玥好哭,今天没有见到她爸爸她都哭的跟泪人似的,要是那么长的时间不见我,她肯定也会哭。对了,我可以给她寄信。他想。

吆!他忽然又想起另一件事,就是王玥在五里桥说的,回到家他们要在一起睡觉,来证明他们两个好。看来得要等他从沛县回来才能证明了。

其实,在好几年前他们俩就在一起睡过。

那还是在上小学二年级的暑假期间,他们一帮十几个孩子在公社大会议室过家家。王玥当新娘,非要吴小军当她的新郎。模仿着他们所见到过娶新娘的形式,由两个人手扣手搭一个轿,王玥坐在上面,用她的小红褂子顶在头上。一群孩子模仿着迎亲的队伍,滴滴答答,吹吹打打的把新娘从院子里的那棵老柿子树下迎进会议室里,算是迎进了家,磕头作揖拜过堂,一帮孩子就把他们俩个送入了洞房。

会议室里有好多长条椅,不用时就把长条椅一上一下反正的扣在一起,扣在一起的长条椅两个椅背构成一个四四方方的长洞,这个洞就是他和王玥的“洞房”。在众人的簇拥下,把他们两个硬往“洞房”里赶。王玥率先爬了进去,吴小军再往里爬就有些困难,他是趴在王玥的身上爬进去的。里面空间太小,不好动弹。从条椅的条逢中,他能看见那帮孩子围在会议室的大会议桌上,用从公社大院修房子那里挖来的泥巴,捏鸡鸭造鱼肉,大办婚宴大席,好不热闹。眼瞅着他们把吴小军的那一大块泥巴瓦分充公,心里觉得很是吃亏,就想从条椅洞里退出来。可进去不易出来更是不易,狭小的空间里,王玥抱着吴小军的腰,就是不许他出去。

“都入过洞房了,可以出去了吧?”吴小军急躁的说。

“入了洞房就不能出去。”王玥紧紧地抱着他。

“那什么时候能出去?”他惦记着他的那块泥巴。

“酒席没散不能出洞房的。”

“为什么?”

“出去了新娘子就会害病,就会死的。”王玥一脸的恐慌。

“谁说的?”吴小军有点疑惑。

“人家说的。真的,我不骗你。”她说的挺吓人的,吴小军也不知她说的是真是假。他不在挣扎,顺从地被她抱着,老老实实的卧在那里,睡在她的怀抱中。

说心里话,那时他就不讨厌王玥的相拥相抱,他甚至觉得被一个女孩子搂着还挺好玩的,感觉也挺奇怪。倚在王玥的怀里,他慢慢地变得安静下来,迷上眼睛,静等酒席散场。一帮孩子围站在会议桌边,用手里的泥巴捏出鸡鸭鱼肉、锅碗瓢勺,碰杯把盏,大口喝“酒”,大块吃“肉”,玩的不亦乐乎,早把一对新郎新娘忘到了一边。他们两个在八下透亮的“洞房”中相拥着也进入了梦乡。等到他们俩个从梦中醒来,会议室里静悄悄的,会议桌上一片狼藉,那帮孩子一个也不见了。后来才知,是街上传来的喇叭声把他们吸引走了,那是真的迎取新娘的唢呐声。


  
上一章:凤凰镇66
下一章:凤凰镇68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彭城大风
对《凤凰镇67》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