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原创长篇
凤凰镇64
本章来自《凤凰镇》 作者:彭城大风
发表时间:2016-04-21 点击数:2311次 字数:


出凤凰镇向西,转眼就来到五里桥,一路上说说笑笑,风风火火,没觉得累就到了铁虎山村。满心欢喜的王玥一脸幸福,溢于言表。绕过村头,他们直奔村后的废钢厂。

一个锈迹斑斑的大铁门挡住了他们的去路,王玥捧着一路上采摘来的鲜花香草上前拍打着铁门,“开一下门,请开下门!”吴小军也帮着喊着:“开开门!”

“来了。”从大门旁边的房子里传来个声音,接着一个啃着馒头的中年人从房子里走了出来。那人一看是三个孩子,顿时脸一拉,一脸的阶级斗争,“干什么的?”

“吔,张叔叔,我是玥玥,我来看我爸爸。”

这个被王玥叫做张叔叔的人吴小军也认识,他叫张长运,原来是供销社布柜的售货员,张长运的老婆李翠英和吴小军母亲是一个缝纫社的,他和王玥都叫她李姨。张长运家的小儿子二毛蛋和王玥的妹妹还是二年级的同班同学呐。之前,张长运家和吴小军家住在一个大院里,自然是都相熟的。这个张叔叔曾因检举他人有功被抽调到公社革委会专案组工作。公社在铁虎山废钢厂办学习班后,就让他来看管这个学习班。当王玥和吴小军看到张长运张叔叔,他们还觉得他乡遇故知看见亲人了似的,心里一阵欢喜。可是这欢喜还没有来得及舒展开来,就被一句无情的呵斥给压了下去,卡在半道,哽在咽喉。

“不行,谁也不能见。你要带东西来了,交给我就行了,不能进去。”

“张叔叔,我是玥玥呀,我没有带东西,我来就是想看看我爸爸,让我进去吧。”

“谁也不行,回去吧,别在门口转悠了!”

“张叔叔,求你让我进去吧,我想看看我爸爸。求求你了张叔叔。”王玥眼角挂着两颗晶莹的泪花。

“不——行!”张长运现出不耐烦的恶样。他一生气,两个腮帮子上的颧骨处就发红,眼角就泛眼屎,他啃着馒头不屑一顾的回到屋里。

    “张叔叔,”吴小军也替王玥求情说:“你又不是不认识王玥,那么远跑来了,你就开开门让她进去吧,看一眼就走,王玥好几个月没见她爸爸了。”

屋里传来叮叮当当碗碰勺子的声音。

吴小军拍打着铁门故意让铁门发出噪耳的声音,扯开嗓子喊道:“张叔叔,开开门!张叔叔,开开门!让我们进去吧!”

张长运再次伸出他那个瓢似地没毛脑袋,咋呼道:“敲什么敲,嚎什么嚎,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滚!赶紧滚!”满嘴的馍渣子乱飞。

“什么地方!又不是大牢,就是大牢还允许探监呐。看一眼有什么了不起的.”吴小军也咋呼道。

王玥的眼泪涌了出来,像两条清亮的小溪。“张叔叔,我想见爸爸。求求你了张叔叔,让我进去看看吧。”

“滚!快滚!不要在这闹事。”

“这个老头可坏了。”朱艳玲说,“俺庄上的人都说他可坏了。”她把王玥拥在胸前,说,“别哭了,咱先回我家吃饭吧,都饿了,吃完饭再说。”

吴小军说:“王玥,别求他,你就站在门口使劲喊你爸爸,你爸爸说不定能听到。你爸爸要是听到了,他就会过来,你不就见到了。”

王玥向大门里望望,一堵写着“坦白从宽 抗拒从严 顽抗到底 死路一条”的影壁墙和两边高大的树木挡住了视线。王玥摇摇头,说:“里面那么大,那么远,我爸爸能听见吗?”

吴小军说:“你喊试试嘛,要不我帮你一起喊。”

王玥拭去眼角的泪水,面向铁门,圈起手放在嘴前凄声呼喊:“爸——爸!爸——爸!我是玥——玥!爸——爸!我是玥——玥!

吴小军也卷起手来跟着王玥一起,“王叔叔!王玥来了!王叔叔!王玥来了!

凄惨,悲凉的呼唤,在空旷的荒坡野地应该传得很远很远。王玥的爸爸应该能够听到她女儿的呼唤。可是他们叫了半天也没有任何回应。

 “爸爸怎么就听不到我喊他呢?”王玥抚摸着手中的花儿,伤心地叹道。

看来是没了希望。朱艳玲拉着王玥说:“走吧,先到我家吃饭吧,吃完饭再说。”

吴小军说:“再把那个张老头子喊出来,让他把你採的花给你爸爸。”吴小军已不再称那人是张叔叔。

王玥摇摇头,她不相信他会把她亲手采摘的花儿交给他爸爸,她更担心爸爸见花不见人会更难过。

他们无语的对望着。最终王玥失望而又无奈的说:“走吧。”

他们依依不舍得离开了废钢厂的大门,走出好远,吴小军回过头看看那紧闭的铁门,重新卷起手来吸足一口气喊道;“张麻子坏熊!坏熊张麻子!”

张麻子是张长运的外号,在他那光滑如油的脸上有几颗麻坑,吴小军曾经听到街上有人叫他张麻子。听到吴小军的叫骂, 张长运跑了出来,站在铁门里面,双手掐腰,远远地看着吴小军他们。吴小军跳起来又骂一句,“张麻子你个大坏熊!”

    这时他打开大门上的小门,走了出来,站在门外,指指戳戳的说着什么,吴小军也听不清他说什么。弯腰捡起路边的一块石头,使劲的向他掷了过去,他知道他使出全身的力气也掷不到他跟前,他只不过是向他表示他的愤怒,向他表明你只要敢追过来,他就敢用石块迎接你。张长运应该是知道吴小军打小的倔脾气。

王玥怕吴小军再惹出事来,拽着他说:“走吧,别理他了。”

“操!我才不怕他呐。他怎么这么坏了呢?他又不是不认识咱,还装着不认识不让咱进。”他不理解张长运怎么会是这样。以前住在一个大院子里时,几家的关系处的很融洽的,他又是一位特别和善的张叔叔,怎么突然变成了这副嘴脸,让吴小军难以理解,难以接受。

到朱艳玲家里,正赶上饭时,刚出锅热腾腾的红薯面窝窝头,呈半透明状,软牛牛的,吃到嘴里甜滋滋的。就着辣椒蒜泥,吴小军稀里唿通吃了两个大窝窝头,喝了一碗玉米糊糊。没等到朱艳玲的爹回来,也没等到朱艳玲的娘专为招待他们俩而煮的鸡蛋端上桌,吴小军就已经填饱了肚皮。可王玥黑着脸怎么也吃不下,掰了半个窝窝头只咬了一小口,攥在手里愣在那里出神。

王玥的眼里透着满满的伤心、无奈和无助的神情,吴小军却帮不了她,也不知怎么劝慰她。她问吴小军“吃饱了吗?”吴小军点点头,她站起身来把攥在手里的半块窝窝头塞给他,说:“咱们走吧,回家。”

“你还没吃饭呐。”

“我吃不下,一点都不饿。咱走吧,我想回家。”

朱艳玲一家再三挽留,要他们一定吃好了再走,王玥还是执意要走。看留不住,朱艳玲的娘硬给他们每人手里塞两熟鸡蛋才放他们走。

朱艳玲把他们送到村口,她像老母鸡护小鸡似地把王玥揽在怀里,说:“别难过,开心点,哪天我要是见到你爸爸,我就告诉他你来看他了,好吧?”

王玥说:“不要给我爸爸说,我爸要是知道我来没有见到他,他也会难过的。”

“嗯,好,我听你的,不说。那你得要高兴起来,你不高兴我就不放你走了。”朱艳玲夸张的把王玥搂抱的更紧。

王玥挤出一丝淡淡的笑来,说:“我高兴,今天见到你我真的高兴。”

朱艳玲松开王玥,说:“高兴就对了。好,想我啊,别走了就不想我了?咱们是同学,一辈子同学三辈子亲,你要永远的想我。”朱艳玲声音有些变调,眼睛红红的。

“想,一辈子都想。”王玥回抱住朱艳玲,泪水再次涌出眼眶。

  
上一章:凤凰镇63
下一章:凤凰镇65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彭城大风
对《凤凰镇6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