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传奇
逆流勇进 5
本章来自《红都女皇》 作者:Kyle
发表时间:2016-04-12 点击数:194次 字数:

5

 

朱德和周恩来是毛泽东的左膀右臂,林彪是他的胆,而江青则是他的眼和嘴。

过份夸大或贬低人体某个器官,都是要不得的。

1965年,一场中国式的斗争已悄然兴起。

暴风骤雨到来之前一般都有不祥的征兆。

先是在一个神秘的上海会议上,军中名将、总参谋长罗瑞卿以反党乱军的罪名被打倒。

对罗瑞卿,朱德是了解的。

说罗反党乱军,他怎么都不相信。

过去别人把罗作为毛泽东的影子,他能反党?

他会乱军?

如果这样搞下去怎么得了哟!这样搞范围就宽了,要涉及多少人啊!

朱德为此急得吃不下饭。
  某某人的一些做法太令人担心了。

他大书特书毛泽东,包括毛泽东的缺点也说得像花似的。他上台就钻研毛泽东晚年的喜好,大搞突出政治。军队不抓训练怎么行呢?
  一天,朱德在某某人的一份讲话中看到这样一段话:

在我们元帅中间,除了彭德怀之外,朱老总也不好,贺龙是最不好的一个……”
  那一阵,郁愤让朱德几乎失去了语言,许多他知道的事情对谁都不能讲,包括妻子和秘书。

赶上运动,其他领导人和将帅各自自身难保,还能对谁说呢?

所以,他终日长叹,郁郁寡欢,望着天花板发呆成了他的习惯。
  由于某某人的攻击,军队内部批朱。

文革发起后,由江青掌控的中央文革小组也开始了行动。一天,江青召来控制着造反派的戚本禹,秘密作了一番交待:

刘少奇、邓小平的问题算是揭开了,会上还提到了朱德的问题。

林总讲:

朱德根本不是什么总司令,一天也没当过。朱毛、朱毛,那是假的,实际上朱是反毛的。他要篡权当领袖,是一个大野心家。
  戚本禹心领神会,衔命而去,先是发动人批斗了朱德的一个秘书,逼他写出揭发朱德的大字报,并以此为突破口,展开了对朱德的批判和冲击。
  文革开始后,经康克清相劝,朱德搬到了玉泉山。对发生的那些事,眼不见也许心就不烦了。
  但很快,由康生、江青等人策划,造反派准备在北京召开万人批朱大会

当时,满街贴满了大字报,红卫兵将朱德罪行材料汇集成若干个小册子散发,情况十分紧急。

多亏陈毅事先得到消息,赶紧报告给周恩来。

周恩来亲自出面干预,指出这将造成国际影响后,批朱大会才停了下来。
  批朱大会事件有惊无险,但后来的消息还是让朱德伤心不已。
  先是人民大学传来消息说,造反派受人指使抓走了该校党委副书记孙泱。

孙泱是朱德的革命引路人孙炳文烈士的儿子,曾给朱德当过秘书,朱德视其如亲生。

他们抓走孙泱,目的是逼其交待朱德的罪行

接着,又传来一个不祥的消息:

造反派抓走了朱德在北京铁路局当火车司机的儿子朱琦。

朱琦牢记爹爹的教诲,同爱人赵力平坚持在一线锻炼,两口子在群众中享有口碑。

朱琦被造反派抓走后,也不知被带到何处去了,音信全无。

与此同时,康克清在全国妇联也遭到批斗,逼她交待朱德反党的问题。
  这是什么道理?明明是要打倒我朱德,何必又株连九族呢?朱德的拐杖在地板上敲得咚咚作响。
  那些日子,朱德以沉默抗争,而其他老帅和老同志则直接用正义的胸膛面对某某人、江青一伙,大闹京西宾馆和怀仁堂,结果被诬为二月逆流

朱德和陈云一道,也被划进了二月逆流,停发了文件。

他只能看《人民日报》和《参考消息》,同时也被停止了参加一些会议的资格。

人大委员长以及党和军队领导人的工作也几乎停止了。
  1967年的春天难见天日,孤愤的朱德身边,只有康克清相伴。
  196812月,中央召开筹备九大的八届十二中全会,朱德自然在参加之列。

但当朱德看到主席台上坐着江青、叶群之流时,表情变得凝重起来。

进入分组讨论后,朱德很快便成为左派的围攻对象。

朱总司令,你在井冈山是怎么反毛主席的?说给我们听听,让我们也受受教育。已担任军委办事组副组长的吴法宪带头发难,你当了一辈子的总司令,实际上指挥打仗的都是毛主席。你是黑司令,不是红司令吧!
  这话朱德在庐山会议后就听到过,是某某人讲话的翻版。
  见朱德不屑一顾,已窃取军委办事组组长职位的黄永胜开了腔:

有些人不服气,就看看刘少奇的下场吧。在党的历史上,真正跟毛主席走的,只有林副主席。
  有些人显然是指朱德。黄永胜的话纯粹是恐吓,看来不说话不行了。
  这次"文化大革命",无论如何我是站在毛主席一边的。过去几十年我也是站在毛主席一边的。犯错误是个别的,每次都改正了!

朱德十分坦然地回答。
  改正了?恰恰相反,你是一贯反对毛主席,一贯反对毛泽东思想!

吴法宪声色俱厉。
  辩证法没学通,主席天天讲,我也学不通。但是,我从来不搞别人的鬼!
  朱德这话显然击中了吴法宪的痛处。

当年打倒罗瑞卿,就是他诱使刘亚楼的夫人在他写好的诬陷材料上签字。

见朱德不硬不软地回击,他气急败坏:

你现在就说你和"二月逆流"有什么关系?
  一切问题都要弄清楚。怎么处理?主席有一整套政策,批评从严,处理按主席路线。谭震林,还有这些老帅,是否真正反毛主席?

朱德针锋相对。
  你说,你和刘少奇是怎么划清界限的?你有什么要揭发的?
  审查报告上写的事,我从来没听说过,不晓得。说他是内奸、叛徒,让人想不到。朱德仍然坦然地回答,我没有和他在一起,不晓得。我知道的,毛主席都知道,我揭发不出啥子!
  吴宪法奈何不了朱德,张春桥、李作鹏、邱会作便轮番攻击。朱德一直沉着应答。最后,他讲了一番语重心长的话:
  说我有包袱,我是有包袱。说我不是总司令,总司令是毛主席,我同意,包袱不就卸下来了!现在我不顾这些了,有什么用呢?说我过去一贯反毛主席,我过去有几次检讨了,我想法作解释了。刘少奇当国家主席,不是哪一个个人受骗,难道大家都会受骗吗?彭、罗、陆、杨谁不沾边了!一起工作了几十年嘛……”
  朱德一板一眼地讲道理,说得会场一片肃静。

会议主持人见制服不了朱德,反而给了他散布流毒的机会,只好草草收场,让朱德继续反省。
  九大召开前夕,康生亲笔写给江青一封密信,把朱德等134名八届中央委员诬蔑为特务、叛徒、里通外国分子、反党分子

与此同时,某某人一伙还到处散布不投老右倾的票。
  投票开始前,有人见到某某人的干将在代表中散布朱德、陈毅是"老右倾""野心家",并提醒代表不要投他们的票。
  情况传到了毛泽东那里。

毛泽东历来主张就是对立面也可以进中央。

他在会上提到朱德、陈云等人时称:

功劳也有,错误不少,检查甚多,但别人不满意,我看算了,够了,看行动了!

他主张把这些人选到中央委员会:

不把几个犯错误的老同志选进去不好,党内有几个反对派有什么要紧?你反你的嘛!

于是,朱德在九大上勉强进了中央委员会。

后来,迫于朱德的威望和毛泽东的干预,朱德最后还是进了中央政治局。
  毛泽东说:

没有朱,哪有毛呀。
  19718月,朱德在周恩来的安排下来到北戴河休假。

这次,朱德确实感到有一种多年来少有的自由。

他听涛观海,林中散步,气色很好。
  在这里,他还遇到在南昌起义后结成同志与兄弟友谊的陈毅。

一对老战友感慨万千。面对战友,朱德说了一段他深思许久,十分能反映他晚年心迹的话:
  我们这些人为革命干了一辈子,现在为了顾全大局,做出了这样的容忍和个人牺牲,这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很少有的。将来许多问题会搞清楚的!
 
  某某人事件之后,朱德虽已耄耋老年,但心情逐渐从沉闷中摆脱出来。

他在北京召开的批林批孔汇报会上说:

我已好几年没有和军队的同志在一起开会了,现在我还能看到大家,看到我们的军队还是好军队,心情很愉快,很高兴!
  19731221,朱德更为愉快的时刻到来了。

下午,参加军委扩大会议的40多位老帅、老将和老同志来到毛泽东住所。
  老总,你好吗?

毛泽东看见朱德进来,欠起身子向朱德打招呼。
  主席,你好吗?

朱德走到毛泽东面前,把手杖挂在左臂上,与毛握手问候。

毛泽东把他拉到紧挨身边的沙发上坐下,急切地问道:

红司令,现在没人骂你了吧?
  没有了。

朱德把目光转向众人回答。
  那好!

毛泽东指着朱德对众人说:

这位同志,我们一起几十年了!
  “40多年了。

朱德补充道。
  对,40多年了。

毛泽东点起一支雪茄烟,若有所思地连续抽了几口,然后逐字逐句对朱德说:

朱老总,有人说你是黑司令,我不高兴,我说你是红司令。

他提高嗓门说道:

红司令!说完,他面向众人又说: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没有朱,哪能有毛啊?朱毛,朱毛,朱在先嘛!
  毛泽东讲完后,会场一片寂静。
  当天,朱德回到家后,脸上始终挂着笑意。

在随之而来的毛泽东80岁生日时,他特意给毛写了一封祝寿信,体现了两位历史巨人的深情厚谊。

 

文中的“某某人”是谁?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

王光美走出秦城监狱之后,说过一段感人肺腑的话:

“不要将文革中所有的错事和罪名都安在林彪和江青的头上。文化大革命是毛主席亲自发动的,有些事情就算林彪和江青不去做,某某人也会去做的。

这场政治运动的伟大性和正确性,不是所有人都能一下子接受的,或许再过五十年或更长的时间,我们才能看清这一点。”

无独有偶的是多少年之后有一位青年人领着几位朋友在夜店里喝酒后将“女招待”带回酒店给“奸污”了。

这种事在“改革开放”后的中国每天都要发生成千上万起,仅因为青年的父亲是个鼎鼎有名的人物?又或是其母亲得罪了某位新的“权贵”?所以事情闹大了。

闹得辩护律师开庭前不敢进法庭,故意“迟到”。

结果青年被判“有罪”。

法院判词赫然如下:

“被告人李某某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就算是罪犯,人家也有名有姓,干嘛要躲躲闪闪剥夺人家的“姓名权”。

这件事本来就闹得是沸沸扬扬举国家喻户晓,法官为啥还要做出这种屙屎不擦屁股的事情?

结果只能让人们去“胡思乱想”了。

要么是李某某本无罪?

法官良心发现?

要么是繁荣娼盛时期这种事发生的是实在太多,每个人犯事都判处十年八年的,不是怕监狱人满为患,就是怕坏了“开放”的名声?

法律的严肃性何在?

法律的公平又何在?

只有见仁见智,各随己便了。

要么闭着眼睛只张口说话,哪怕是说瞎话,也要把话说的尽量多地留有余地;要么只睁半只眼看世界,而且是只看不说。也算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吧。

毛主席教导我们:

“不须放屁!”

如果法院判词如下:

“被告人李天一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看谁还敢乱放屁?!

只是苦了做母亲的。

儿子不争气,母亲却是最好的。

19644月,前苏联老大哥领导人赫鲁晓夫在一次演说中说了这样一句话:

福利共产主义,是一盘土豆加牛肉的好菜

引得我们伟人诗兴大发,赋诗一首《念奴娇.鸟儿问答(1965年秋)》。

这首诗是19761月首发于《诗刊》杂志上,我当时刚好上小学,现在还记得四句:

还有吃的,土豆烧熟了,再加牛肉,不须放屁

为什么过去30多年了,还记得这几句?

因为那个年代,我们只有土豆可吃,牛肉的味道真的很想知道。

为了补充蛋白质,小朋友们都喜欢吃一种炒熟了的豆类食品,叫蚕豆,所以,左后排的人总是担心前排人放屁,所以,伟人诗词里的这句粗口给大伙逗乐了,一看到有人吃炒豆,就有人指着他说:

不许放屁,不许放屁啊!

汉语就是博大精深,凡是有人说了不爱听的话,最好的回敬方式,就是三字:

你放屁!

响亮、有力、不费脑子。

其实,放屁对身体真的有好处,身体里有毒素,一个屁放了,人也就健康了。

有时候,小朋友消化不良,去看医生,医生开了酵母片,临走还叮嘱:

“没事,一放屁就好了!”

如果把一个社会比作一个人的健康,也应该让屁释放出来,如果屁憋多了,能量积累大了,屁也会变成TNT

有人房子被掀了,想去找衙门里的人诉苦,没人理会;有人受了委屈,想讨个公道,被斥为刁民;一段时间内,网上放屁的人太多,毒害了空气,被和黄赌毒一起扫了!

放屁的少了,可事咋多起来了!

去年,出了几个被屁憋出的神经病患者,冲到幼儿园去制造了几起杀童的惨案,之后又有胆大妄为之徒持枪扫射法官,弄得全国法院都在上班时把自己的法官关在笼子里。

于是,维稳、维稳、维稳压倒一切!

可不,今年,6月不到,江西抚州又出爆炸案。

从去年到今年,暴力事件不但没少,还升级了,道具从冷的到热的,从花生米到大礼花。

现在的日子好过了,不但可以吃到土豆加牛肉这道好菜,还可以分享高科技调养出的瘦肉猪,地沟油管够,添加剂奶粉放心喝,但是,不许放屁啊。

放屁,是破坏稳定,

放屁,就是和自己过不去。

好,不放屁,不放屁!唱红歌行不?

要不,做梦也行?

躲进小楼求一梦,管他春夏与冬秋。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Kyle
对《逆流勇进 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