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武侠小说
第二章 灵药谷
本章来自《扫来江湖》 作者:罗飞
发表时间:2010-06-27 点击数:2182次 字数:
  松林间流淌着一条清澈的溪流,溪流四周铺展着连片五颜六色的野花,鲜花丛中,各色的蝴蝶翩翩飞舞。山花丛中有一条小路,连接着溪水和松林间的几间小木屋。这地方名叫灵药谷。
  一个年约七八岁的女童,拎着个小木桶,从溪里拎了一桶水,吃力地拎着,一路泼泼洒洒往木屋走。那女童一身红衣,圆圆的脸蛋,眉清目秀。“爷爷,水来啦!”女孩喊着进了屋门,把水倒在木盆里,放了条毛巾进去,然后摇摇晃晃地端着朝床前走去。
  床侧坐着一个头发花白、肤色红润的老者,眼睛微闭,手搭在床上躺着人的手腕上,正专心地叩脉。
  床上躺着的是一个男孩子,有八九岁,面色青紫,口辱发绀,头在枕上左摇右晃,腿脚不时上挑,颇显烦躁。女孩走过去,把盆子放在床侧,拎出水中的毛巾拧了拧,轻轻拭去男孩的脸上的汗。
  老者站起来,面色凝重,若有所思地在屋里来回踱步。
  “爷爷,他怎么样了?”女孩问道。
  “这孩子所中的银针上喂的是‘黑曼陀’巨毒,这黑曼陀是五毒教炮制的巨毒之一。五毒教横行江湖数十年,人人恐惧,主要凭借五种巨毒:一种名为‘红豆痧’,人中毒后先是全身鼓起红肿包,然后全身血脉肿胀暴裂而死;一种名为‘比干粉’,这种毒药能让人失去心智,听命于敌人,再利害的高手,也能被五毒教牢牢控制;一种名为‘多情种’,别看这毒名字雅致,却是巨毒无比,是一种能引起瘟疫的毒,能让一个原本亲密的部族、家族间互相挑衅,自相残杀尽死。还有一种毒名为‘勾魂影’,这毒无影无迹,却能毒人于百步之外。这黑曼陀,是第五种毒药,中毒之后虽不会让人马上死去,但还不如早死。因为这中间,中毒者会有被火烧,被冰冻,被万箭穿心,被万簇刺髓等等异常痛苦的幻觉。”
  小女孩一听说这躺在床上的哥哥要受这样的苦,不由大感悲悯,使劲摇着老者的手,带着哭腔道:“爷爷,爷爷,你一定想法子要救救他啊!”
  老者叹了口气,推开门走了出去。
  
  在小木屋之后,生长着一棵足要七八人合抱的大树,树的半边象是遭了雷击枯死,剩下的半边仍然枝繁叶茂,根节虬劲。大树伸出地表的几条主根,也都有屋梁那么粗了,在地上盘桓交错,肆意伸展,将大树的下半截围堵起来,形成一个天然的屏障。
  老者四下张望着,谨慎地走到大树旁,在确定四周无人后,俯身穿过交错的树根,围着树转了半圈,转眼不见。原来这棵树的树根中空处居然有个树根仿生的暗门。老者穿过暗门,走下一段阶梯,从墙上摸出一个火把点亮,再穿过一段横行的甬道后,进入一个暗室。
  “噌楞”一声,暗室内有个黑影猛地跳了起来,伴着铁链撞击石壁的脆响。
  “扫来现在怎样了?”一个沙哑的声音问道,跟着两道眸子的光象火焰样在暗处一闪。
  老者举着火把站定。火光下,只见一名黑衣男子浑身缠满铁链,被捆得结结实实。另有几条铁链,在他身上捆绑几圈后,又分别锁于前后左右的石壁上。男子约摸四十多岁,满脸虬髯,相貌颇为英俊,只是表情十分的忧郁。
  “有些不好,不过也不是十分不好。我来就是想问你个事,我发现这孩子体内竟然有股奇怪的内力,这内力竟然可以抵挡黑曼陀巨毒向内脏的扩散。这内力,象是你传给他的。”
  “是,是我传给他的。我这次到牛家沟去,给他打通了任督二脉,又用移阳大法,往他体内输送了不少内力。我要教他武功,让他去杀一个人。”
  “什么人?”
  “一个该被他杀死的人。”
  暗室内又陷入死一般的寂静,只有松枝火把噼噼叭叭的响。
  “刚才你说,我传给他的内力能抵挡解黑曼陀毒?”
  “别无解药,以内力驱毒或可一试。”
  “那你还不解开我,让我上去给他驱毒?”
  “现在还不能放你出去。让你上去,孩子或许立刻就没命了。”
  男子安静下来,呆呆望着石壁,默然不语。
  老者叹了口气,转身向室外走去。
  
  又大又圆的月亮升起来了!
  明月,松林,清溪,木屋,这本该是多么美好而幽静的夜晚啊。
  然而这样的夜晚,在这血雨腥风的江湖中,又有几个人真正有福去消受呢?
  此时在小木屋内,一灯灿然。扫来躺在床上,面色青紫,浑身哚嗦,正在受着毒曼陀极度冰寒的幻觉之苦。小女孩坐在床侧,一会儿给扫来掖掖棉被,一会又焦急地看看在旁的爷爷,眼泪汪汪的。
  小女孩的爷爷,此时正在屋内焦躁不安地来回踱步。他不时停下来,侧耳聆听着木屋外面的声响。
  难道,要有什么事情发生?
  子夜时分,扫来的样子看上去安静了许多。小女孩伏在扫来的床头,已沉沉睡去。老者仍在呆站着,看着窗口泻进来的月光发呆。
  似乎从地底下传来轻微的震动,伴随着这震动,松林内响起一种怪异的声音。那声音似乎很远,又似乎很近,压抑,沉闷,如呜似咽,如泣似啸,如嗷似鸣。老者不停搓着手掌,显得心情颇为紧张。这震动和声音持续了约摸一个时辰,越来越细微,终至了无声息。
  月光如水一样洇进了屋子,木屋内有了森森的凉意。老者回头把孙女抱到一旁的床上,盖好被子。又给扫来掖了掖被子,然后点起一个灯笼,出门向木屋后的大树走去。
  树洞内死一般的漆黑、寂静,灯笼微弱的光将老者略显佝偻的身躯托曳成巨大的黑影在壁顶晃动。老者穿过甬道走进暗室,暗室内寂静的怕人。
  老者感觉有些异常,将灯笼往前举了举。眼前的景象让他大吃一惊,只见断铁链横七竖八扔了一地,白日锁在这里的男子竟然不见了!
  老者如同遭到雷击,呆呆站在那里。
  “唉——”暗室一侧突然传来一声低低的叹息。老者忙回过头去。只见一黑影蜷缩在墙角一动不动。火把移近,是原来锁在这里的中年男子。只是此时的他头发散乱,衣服残破,眼神茫然,形似一个鬼魅。
  男子一动不动地盯着老者,老人一动不动地看着男子。足有半天,男子轻声道:“我一觉醒来,就看到铁链断了。这精钢铸的链子也困不住我了,看来,你要再想想办法了。”说着,男子象蝙蝠一样轻盈地疾速飞出了暗室。“我去给扫来驱毒!”
  老者拭了把额上的汗,长嘘一口气。
  
  虽然是盛夏。灵药谷内却是凉风习习,舒适宜人。这是因为这里位于海拔较高的大山深处之故。沿灵药谷的溪水走下一个芳草萋萋的缓坡,视界渐开阔,可以绵延很远的连绵起伏的群山。再走,就到了一个悬崖。灵药谷内流出的溪水,的旁边几个谷内的水在这里汇合,形成一道雪白的大瀑布。
  经黑衣人的内力驱毒和老者汤药加针炙的精心治疗,扫来的身体渐渐恢复。黑衣人为扫来驱毒之后就不见了,扫来只能记得一个很模糊的黑影。老者天天各处跑着采药。每天陪着扫来的,是那小女孩。晴日的黄昏,小女孩都要带扫来站在悬崖边看落日,巨大的红日,发出万丈余辉,将灵药谷和灵药谷下那些低矮的群山全部染得红通通的。那壮美的景观,让两颗小小的心灵产生了强烈的振撼。
  “灵儿,灵药谷可真美。在我们牛家村,看不到这么美的太阳。”扫来感叹道。
  “那就不要离开灵药谷了。”女孩望着扫来,眼睛里清澈如水。
  这些天,扫来知道了女孩的名字叫灵儿。并且从灵儿口里知道了关于灵儿的爷爷和灵约谷的一些事。
  
  灵儿的爷爷名叫孟星云,人称“毒痴”,和当年五毒教的大毒师“毒魔”吴不凡,同样以精于毒闻名天下。不过两个人却有着大大的不同,吴不凡研毒、制毒,追求的是以毒物更好的杀人;而孟星云则研究破毒解、解毒,追求的是怎以更好的救人,两个人有数年时间,一直在暗暗地较量。吴不凡每研制出来一种毒,孟星云都能很快将其破解,并找到能化解此毒的解药。于是吴不凡就又潜心研制更厉害的毒出来,每有新毒物产生还专门施放在人身上,把人送给孟星云解救,逼孟星云破解。世上一物降一物,自有其规律,每种毒物也一样,都有破解它的药物,而那药物,大多对健康的人体来说,却是剧毒。而寻找破解毒物之法,是要经过实验的,于是很多被施了毒送来的人,要么成了被毒物毒死,要么被“解药”毒死,真正被找到的解药救活的人,十不到一。
  直到有一天,孟星云的孙女灵儿呱呱坠地,那圣洁的小生命,让孟星云在体验含饴弄孙的悠然亲情之乐同时,忽然醒转,自己这些年不是在救人,而是在和吴不凡一起害人。自己破解一种毒,吴不凡就会制造一种新毒出来,害更多的人。于是决定从此闭门,不再救治一人,躲开吴不凡。
  有一天夜里,孟家大院的门,忽然被擂得山响,继而就有一群行装各异、口音各异的的人闯进来,呼拉拉挤了满院,齐声哀求孟星云救救他们的帮派。孟星云看了看,有华山派的,有昆仑派的,有武当派的,有少林派的,俱是天下名门大派。原来在此之前江湖各派在华山派聚义厅举行武林大会,商议联合歼灭五毒教,将偌大个聚义厅围得水泄不通。正商议间,不知哪儿忽然飞出一只白鸽,落在大厅中央,咕咕而鸣,鸽子足上绑有一个小竹筒,看来是一只信鸽。就有人走过去一把抓起白鸽,打开信筒塞子,从中取出一张白纸,只见上面只写着寥寥数字:红豆痧毒,惟孟星云有解乎?众人面面相觑,均感莫名其妙。忽然,最早取出鸽信的人扑通倒地,手脚抽搐。跟着,厅中之人呼啦啦倒下一大片,尽皆口吐白沫,手脚抽搐。厅中之人吓得一齐向外拥去,挤挤挨挨,互争空间,竟有数人被在乱中踩踏成重伤或刺死。过了良久,众人方敢进去抬出倒地之人,那些抽搐者仍抽搐不止。众人怀疑是五毒派在信筒中放了毒。既然写孟星云有解药,就抬着中毒之人一齐来找孟星云。孟星云本已决定不接病人,然而这么多中毒者已抬到了门上,也只好破一次例。
  孟星云走到大门外,果见门口放着一排担架。仔细查看中毒者,看这些中毒者除不停抽搐外,浑身鼓着红肿包,肢体血脉管道暴张,看各项中毒特征,竟又是一种未接触过的新毒。孟星云有间秘室,里面养着许多老鼠,那实质上是他的毒物试验室。他取了一个中毒者一些毒血,然后就关闭房门,闷头寻找解药。这毒实在奇怪可怕之极,孟星云沉浸其中,不知研究了多久,仍无法找到解毒之药。他又累又饿地走出秘室,回到内室,眼前的景象让他大吃一惊,只见他的家人横七竖八躺在餐桌旁,也都全身红肿,血脉暴张,气奄息息,俨然也都中了红豆痧毒。那些帮派的人见了孟星云,一声呼哨,呼啦都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说:“孟星云,你的家人也中了毒,你还没有解药拿出来吗?”“孟星云,我的师兄弟死云了,你的家人也要跟着陪葬!”原来,这帮江湖人认定孟星云能救人而不救,就想出了个恶毒的法子,趁孟家人吃饭时,把从聚义厅捡到的还有残毒的竹筒扔到了孟家的餐桌旁,让孟星云的亲人也中红豆痧毒,逼孟拿出解药。
  孟星云一屁股瘫坐在地上,目光呆滞,如同土木形骸一般。那些江湖人又在旁鼓噪良久,孟星云半句也没听到。一干人无可奈何,只好退了出去。不知这样坐了多久,孟星云环顾自己躺在地上的亲人,已皆全部死去。忽看到扔在婴儿摇篮旁那个盛毒的竹筒,不由爬了过去,意欲吸残毒,与亲人一同上路。爬到摇篮边时,忽想起摇篮内的孙女灵儿,不由往里一看,摇篮内的景象让他又惊又喜,五个月大的灵儿遭此居毒竟然平安无事,此时正咬着手指头用她清澈无比的大眼睛,望着他浅浅的笑呢。
  孟星云将头埋在小孙女的摇篮内,嚎啕大哭。
  从此,孟星云便在江湖上消失了。
  
我要: 投月票 打赏 送鲜花 砸鸡蛋
作者文集|联系作者|责任编辑:罗飞
对《第二章 灵药谷》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