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主昵称:

博客访问:27811次

  • 我的博...

  • 月迷津...

  • 奔走在...

写诗方法

——《随园诗话》摘录
  
  一、写诗需有篇有句
  
  诗有有篇无句者,通首清老,一气浑成,恰无佳句令人传诵。有有句无篇者,一首之中,非无可传之句,而通体不称,难入作家之选。二者一欠天分,一欠工夫。必也有篇有句,方称名手。(卷五·五六)
  
  
  二、写诗并非越长越好
  
  
  用事如用兵,愈多愈难。以汉高之雄略,而韩信只许其能用十万。可见部勒驱使,谈何容易!有梁溪少年作怀古诗,动辄二百韵。予笑曰:“子独不见唐人《咏蜀葵》诗乎?”其人请诵之。曰:“能共牡丹争几许,被人嫌处只缘多。”
  
  
  三、诗不分厚薄以妙为好
  
  今人论诗,动言贵厚而贱薄,此亦耳食之言。不知宜厚宜薄,惟以妙为主。以两物论,狐貉贵厚,鲛蛸贵薄。以一物论,刀背贵厚,刀锋贵薄。安见厚者定贵,薄者定贱耶?古人之诗,少陵似厚,太白似薄;义山似厚,飞卿似薄:俱为名家。犹之论交,谓深人难交,不知浅人亦正难交。(卷四·四十二)
  
  
  四、诗少作则思涩,多作则手滑
  
  诗少作则思涩,多作则手滑;医涩须多看古人之诗,医滑须用剥进几层之法。(卷四·六四)
  
  五、灵感等得也等不得
  
  萧子显自称:“凡有著作,特寡思功;须其自来,不以力构。”此即陆放翁所谓“文章本天然,妙手偶得之”也。薛道衡登吟榻构思,闻人声则怒;陈后山作诗,家人为之逐去猫犬,婴儿都寄别家:此即少陵所谓“语不惊人死不休”也。二者不可偏废:盖诗有从天籁来者,有从人巧得者,不可执一以求。(卷四·六五)
  
  六、诗含两层意不求其佳而自佳。
  或咏《太行山》云:“但有路可上,再高人也行。”咏《烛》云:“只缘心尚在,不免泪长流。”咏《相见坡》云:“劝君行路存余步,山水还留相见坡。”(卷一五·七五)
  
  七、莺老莫调舌,人老莫作诗
  
  诗者,人之精神也;人老则精神衰葸,往往多颓唐浮泛之词。香山、放翁尚且不免,而况后人乎?故余有句云:“莺老莫调舌,人老莫作诗。”(卷十四·六O)
  
  八、诗如人之眸子,一道灵光,着不得金屑
  
  余尝谓鱼门云:“世人所以不如古人者,为其胸中书太少。我辈所以不如古人者,为其胸中书太多。昌黎云:‘非三代、两汉之书不敢观。’亦即此意。东坡云:‘孟襄阳诗非不佳,可惜作料少。’施愚山驳之云:‘东坡诗非不佳,可惜作料多。诗如人之眸子,一道灵光,此中着不得金屑;作料岂可在诗中求乎?’予颇是其言。或问:‘诗不贵典,何以少陵有读破万卷之说?’不知‘破’字与‘有神’三字,全是教人读书作文之法。盖破其卷,取其神;非囫囵用其糟粕也。蚕食桑而所吐者丝,非桑也;蜂采花而所酿者蜜,非花也。读书如吃饭,善吃者长精神,不善吃者生痰瘤。”(卷十三·七二)
  
  九、诗文妙处,全在于空
  严冬友曰:“凡诗文妙处,全在于空。譬如一室内,人之所游焉息焉者,皆空处也。若窒而塞之,虽金玉满堂,而无安放此身处;又安见富贵之乐耶?钟不空则哑矣,耳不空则聋矣。”范景文《对床录》云:“李义山《人日》诗,填砌太多,嚼蜡无味。若其他怀古诸作,排空融化,自出精神。一可以为戒,一可以为法。”(卷十三·七三)

十、诗须有干有华有肉有骨有人有我有声有韵有直有曲

  诗有干无华,是枯木也。有肉无骨,是夏虫也。有人无我,是傀儡也。有声无韵,是瓦缶也。有直无曲,是漏卮也。有格无趣,是土牛也。(卷七·三十)

十一、声凭宫徵都须脆,味尽酸咸只要鲜

  选诗如用人才,门户须宽,采取须严。能知派别之所由,则自然宽矣;能知精采之所在,则自然严矣。余论诗似宽实严,尝口号云:“声凭宫徵都须脆,味尽酸咸只要鲜。”

十二、一涉笺注,趣便索然

  从古讲六书者,多不工书。欧、虞、褚、薛,不硜硜于《说文》、《凡将》。讲韵学者,多不工诗。李、杜、韩、苏,不斤斤于分音列谱。何也?空诸一切,而后能以神气孤行;一涉笺注,趣便索然。(卷七·三五)

上一篇:人生甘苦 | 下一篇:“闾巷扫花”这个名字的出处?

本栏目图片文字内容版权归扫花网及作者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豫ICP备12017984号
Copyright @ 2012 Dangdeshengh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